正文 第75章 夜寒有情暖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百个人。--凤-舞-文-学-网--?

    或许没人能说的出其中的奥妙,或者像蜜、甜得腻;或者像酒,醉得悠长;或者像烈火,燃得高旺;抑或者像一泓泉水,绵绵而无尽。简凡此时是多种感觉交织在一起,说不清具体的某一种感觉究竟是什么。当吻和拥抱产生的愉悦不足以慰籍彼此的恋,总是期待着进一步展,或者说,俩个人终究要不可避免地走向袒诚相见的那一刻,这是期待已久的事。但期待什么时候走向真实,对于简凡一直以来是个。不可企及的奢望。

    或卑,就是今天。就是这个雪夜,就是现在”

    弱弱地提了个合合理,但有点非份的要求。蒋迪佳头埋在自己的肩上咯咯地笑着。像是在笑他还是蠢蠢动、原形毕露,俩人间的耳鬓厮磨,缠绵在椅子上。简凡眼可见的雪白的颈项中透出来的馥香阵阵,让如痴如醉的简凡又怎忍得住心稀飘摇。心稀飘摇之下,又在编造着谎言,恬笑着轻声说着:“姐,外面雪下得可大了,回不去了,别回了行不?”

    只不过蒋边佳还是那样矜持着,咯咯吱吱笑后,又是摩娑在简凡的耳朵上,温温的语气驳斥了简凡一句:“不行!”

    否定的语气中带着否定,不知道在否定简凡的提议,还是在否定自己的这个否定。带着戏诧语气的这个否定根本没有那坚决,简凡鼓鼓勇气,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用力了抱起了蒋迪佳,听得蒋迪佳“呀”的一声惊叫之后,没有放开,反而反抱得更紧了,生怕摔下来,四肢像八爪鱼一般紧攀着简凡,抱得紧了,一只手却在背后擂着的简凡,嘴里说着与动作相反的话:“呀,,讨厌,放开我,”

    “嘿嘿”喊破喉咙也没人理你

    简凡笑着戏德了句,抱着温软一怀的蒋姐直朝卧室走来,蒋迪佳像在挣扎,只不过越挣扎的感觉却是反抱着简凡越紧了几分,头深埋在简凡的肩上,好像这一玄的来临对于她同样是期待已久,紧紧的抱着、损着,生怕一不小心滑落、更生怕一不小心失去”,

    其实没有那么难。只是抱着佳人走向而已,一切都水到渠成,即便是有点抗拒在简凡看来也是拒还迎,知道了蒋迪佳的往事,知道了蒋姐曾经宅在家里很多年,或许像这种冰山美人,比一般女人的渴求要更强烈一些。

    为什么呢?简凡从每一次那吻的贪婪中隐隐地感觉得出来。从那眼光中的依恋感觉得出来。

    轻轻地、轻轻的把蒋姐放到了枕上,“啪”地开了灯,脸上尚余着酒色的蒋姐,红红的脸蛋像人的苹果、长长的睫毛在微微地动着,拔而俏直的鼻梁腻白着好像沁着汗粒,在上灯下熠熠闪着几点光,而那个眸子此时却不得而见。

    眼,是闭着的,是羞地闭着的。

    简凡像迸着双指轻抚过那嫩的脸颊,像欣赏一件绝美的艺术品、更像欣赏一件绝世的食材一般,好像还不敢轻易下手,看那唇,那么红、那么艳;看那脸,那么白、那么嫩;看那贝齿后微露的舌尖,那个俏皮、那么感。甚至于披散到了枕上如瀑般的长,也看得是如此地迷醉。

    稍顷,蒋迫佳微微一睁眼,却见得简凡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眼珠子里闪着狡黠的光。不知道此时此景该如何消除彼此间即将出来的第一次尴尬,蒋边佳嘴唇翕动了片刻,像在笑、像在言又止。不过在简凡看来又像是在一种无可抗拒的惑,轻吻吻了,由衷地说了句:“姐一你真美。”

    “我害怕。--凤-舞-文-学-网--”蒋迪佳推着简凡,最后一次试图抗拒着。

    “害怕什么?”简凡怪怪地问了句,好像不需要答案一般,坏坏地笑着:“难道你一点都不想?”

    “我也想,可我害怕我们那样之后,你会厌倦我、会嫌弃我……会不再像现在这样喜欢我、

    蒋迫佳的声音几近不闻,稍稍的推拒之后,又揽着自己眼前的人,正是那种渴望拥有,又害怕失去的最后一丝矜持。

    “你知道,我舍不得你……你永远是最好的。”

    一句轻言,简凡吻了上来,所有的语言都淹没在这个深吻中,拥吻着、缠绵着,蒋迪佳似已迷醉在的缠绵之中,忽忽然脑中回的都是俩个相处的点点滴滴,好似处阳光明媚的乌龙初见那般温暖、好似处火场之外的那般喜悦、又好似舟公园的那般温馨,其实从第一眼起看到这个坏坏一脸的小子,就觉得好像彼此间要生点什么似的,却不知道最终上了这个坏坏的小子,滴滴的涌集的恋其实早一点点褪却了封闭的心门,褪却了女人的坚守、视却了俩人之间所有的隔阂。

    此时褪却的却是厚衣大衫,拥吻和缠绵中,一件件衣衫像一层层羞怯慢慢的褪到边,一个个轻本站祈地址已更改为:慨阶心,删敬请登法阅读!仙小漆的动作让俩人渐无寸缕。简几只觉得好似自己在作一伴旧“事而不是一件亵渎的事,深触着柔滑的肌肤揽着恰似受惊羔羊的蒋姐,又一次轻轻放在了枕上。

    灯下,绝美的玉体横阵,蒋姐颤颤的睫毛抖着,前傲然玉起的两峰如凝脂、如砌玉。俏然而凸的两点色泽让简凡一下子想起了今晚吃过了红烧樱桃。那般的艳,忍不住让人要唇舌相间浅尝深一番。每一次嘴唇和手指的轻抚都让她全微微战栗,双臂紧紧地缠绕着简凡,当深吻和拥抚把的渴望激得越来越高之后,俩人的动作开始慢慢激烈起来。

    于是,只剩下最始的勃在此时、唯余下了最原始的冲动勃在此刻,简凡轻轻地分开了让自己曾经动心过无次的瑜伽美腿,轻柔而坚决、略带着几分粗野的冲进了渴望已久的之地,冲进了让自己迷醉过无数次的体。免费提供本站新地址已更改为:慨除咕,洲敬请登击阅读!

    因为疼痛、因为惊惧、因为无措而惊声尖叫的蒋迪佳,把人揽得更紧,

    噢,对了,生米终究要煮成熟饭了,在世界末具来临之前,这一匆终于还是提前到来了。

    有人把形容成灵与的结合,诚然如此,蒋迪佳觉的自己和心的人仿佛、心与心再没有距离,在缠绵中溶合成了一个整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抚中再没有顾忌,在疼痛后渐渐走向舒爽,无论用诗、用词、用最美的语言也无法形容越来越迷醉的愉悦,伴着愉悦渐渐攀到了一个遥不可及的巅峰。

    也有把形容成了鱼与水的合欢。诚然也如此,简凡觉得有一条鱼很大、还觉得有一个地方,水很多,甚至于缠绵中;有水声沥沥和着喘声息息。像一曲美妙的节拍。

    于是,暧昧的灯下不再暧昧,的渲泻让的彼此迷醉,越来越粗重的喘息和啼充斥着这个空的房间,简凡感觉到了蒋姐那份也在此刻勃,湿湿的唇印满了自己的脸、额头和颈项,偶而四唇相吻,温柔间也挟带上了一份狂野。

    这份狂野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简凡紧抱着蒋迫佳生生觉得自己在她的体里像爆炸一般的倾泻之后,蒋迪佳全痉李着,起伏着、像攀着树的兔丝一般缠绕着,喘微微、汗星点点,此时方觉得全被汗迹湿了个通透。

    出汗了,很爽!

    ,

    卫生间里的水流哗哗响着,蒸汽腾腾的整个浴室里,唯余简凡在冲着水,闭着眼还是回味着刚刚的幸福片段,美中不足的是蒋姐还是那羞怯,洗澡的时候都躲躲闪闪不让简凡尽览无余,整个浴室虽可容纳一对绝对没问题,不过蒋姐还是那个样子,把嘻皮涎脸要凑进来来个,鸳鸯浴的简凡关到外面。洗完了又是捂着毛巾咯咯笑着直钻进被窝,生怕简凡看见似的。

    女人好像都是这样。即便是一切都袒露无余了,还是想掩饰最后一丝羞怯”当然这样也好。最美的不是寸缕未挂,而是隐隐约约;最动人的不是玉体横陈。而是半露羞。男人虽然是用车半思考的,但却是聚集在眼睛和脑子里的,否则怎么会说精虫上脑呢?

    虽然无法尽览。不过却让简凡看得兴趣盎然,蒋姐虽然比自己大几岁,但宅在家里的时间够长,认识和相处的时间越长,越觉得她在很多事上很单纯,也很善良。就像当时九鼎那份假方一样,因为过意不去而三番五次找上自己要补偿着一部分钱。从她的上看不到别的女人那般骄矜和功利、也看不到那种揉和造作,或许这个正是这种率而为的子让俩人相互吸引着?

    简凡说不清,不过知道自己是确确实实的喜欢,喜欢和她在一起的感觉,就像她喜欢自己一样。如果要娶个老婆,这种格的自然是不二人选了。

    洗完了,擦干了。跃拉着拖鞋进了卧室,灯亮着,被子卷着筒成了一个人形,里面裹着蒋迪佳,蒙头裹着,敢听到了脚步声躲起来了,看了一眼简凡有点笑,单已换,敢干净的蒋迫佳早翻着柜子换上了备用的,刚刚的单被叠着放到了上,俩人的衣服也被叠着放在一起,这才不大一会。蒋迪佳已经消除了房间里的全部凌乱。

    轻轻地走上去,简凡捉狭般地扯着被角,一把拉了开被子,只听得惊呼一声,蒋迪佳果然没有睡着,一袭雪白的玉体毕露,惊得蒋迪佳一下子蜷成了一团。刚刚惊魂未定,尖叫又起,只见得简凡恶虎扑食般地扑了上来,一把揽起蒋姐,大被一蒙,俩个人钻在被窝里闹上了,,

    咯咯的笑声压在被子里,是蒋迪佳被逗弄到了什么部位、一会又是简凡吃痛的叫声传了出来;估计是被掐了几把,打闹了半晌,简凡无意中触到了蒋姐的后背,干脆一拉被子

    蒋油佳搬讨来到了灯下看着后背卜自只抚过的凭咒”

    蒋迪佳看不到后的几的表,不过只是稍看了一眼,感觉简凡从后伸着胳膊把自己揽紧了,心里暗暗感动着,知道要听到他的安慰,只不过一听简凡安慰,被气着了。

    简凡以手当凹,大肆抚着,嘴里却是说道:“就几条手术疤而已,这有什么呀?维纳斯还缺胳膊短腿呢,美女和美食是一样的,十全十美的,上哪儿找去?,哎哟哟本站祈地址已更改为:慨阶心,删敬请登法阅读!

    话没完先吃疼叫上了,又被蒋迪佳掐了胳膊一把,一缩手,蒋迪佳挣脱了怀抱扭过子来,侧侧地把简凡压在下,灯下看得之后的蒋姐自是美艳不可方物,没等简凡呶着嘴上来,却被蒋迪佳捏着鼻子摁下去了,就听的蒋迪佳戏德般道:“我知道你的想法和眼光很另类,这个伤痕不仅仅是难看,医生说如果有意外,我还会躺回到轮椅上,到那时候你怎么办?”

    “呵呵,怕什么呀?医生那鬼话你相信呀?要是个小灾小病,他就吓唬你多严重;要是得了不治之症,他马上口气一转,骗你有望康复人能活几年呀?要活五十。咱们都过了一半多了,活六七十也过了三分之一多了,大不了我推着你走呗简凡说得轻松之至,说着有几分怜地抚着蒋迪佳披散的长,话锋一转,正经味道又变了,戏德地说道:“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你可都两次大难没死了,福气大啦,呵呵。”

    虽然听得有点怪怪的,不过让蒋迪佳心中还是多了几分感动,呶着嘴亲亲简凡的手。又把的臂膀展开,轻轻地躺下来,掖掖被角,颇为动地幽幽说着:“其实我想,我们没准会像古人说的那样,执子之手、与子储老,说不定我们能活到七老八十还在一起,就像歌里唱得,直到我们老得那儿也去不了,你还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就像现在,”

    话依然那个委婉动听,如莺声沥沥,听得出话里对这个小不正经男孩依恋得紧。不过这个美好的愿望立时被简凡嗤之以鼻了。只顾着伸着舌头朵颐着那个如楼桃的部位,一听不以为然地说道:“那多没意思呀?汾河路上不经常见那么一对吗?不是个傻老头搀着个傻老太太,就是个傻太太推着的痴呆老头,活到那份上就没意思了。要活就活我爷爷那样,七十多了耳不聋眼不花,下河能挑水、上山能种地你呀,将来就活成我那样,快七十的人了,在我们村里吵架骂街,罕逢敌手,别看不识几个字,脑筋好使着呢,就现在骂人骂一个小时,不带重复的

    简凡说着,怀里的蒋迪佳早已乐得笑成了一团。简凡今夜是志得意满,佳人在怀,根本没有困意,即便是说的时候手也不太老实地在怀里美人上大肆一番,说着稍稍安静了下,简凡又悄悄附到蒋迪佳耳朵上,鬼鬼祟祟道:“哎,姐,第一次,感觉怎么样?”

    这话问得蒋迪佳有点脸上烫地感觉,埋着头道:“你怎么知道我第一次?”

    “嘿嘿,这还不简单,我不是第一次呗。”简凡嘻笑着。

    一笑就被蒋迪佳揪上耳朵了,只听得蒋迪佳气恼的说道:“我没有标榜我有多清白,你倒标榜起你多龌龊来了,告诉你啊,以后别在我面前提这个话题。以前我不管,以后你归我管。”

    “嘿嘿,服从管教。”简凡笑着,拿下了蒋迪佳的手,正经了一句敢还是对感觉有所疑问,又是凑着问道:“哎你还没说感觉如何呢?要在交流中不断升华,咱们得交流,是吧!?咱们总得在交流中不断增加感,对吧!?”

    邪话被正说了,要想让简凡正经起来怕是没有那么容易,蒋迫佳笑着,想了想,也是悄悄凑到简凡耳朵上,弱特地提了个要求:“那你再来一次……我告诉你感觉

    扑哧声简凡被逗笑了,终于把已里话引得出来了,简凡笑着直抚着肚子在上打滚。蒋迪佳有点恼羞,拳打脚踢着上翻滚着的简凡,边打边嗔骂着,笑、再笑……不许笑……

    几下之后,想想自己说的话,好像也是忍不住把心里的渴望说出来了,这下连自己忍俊不地笑了,大被蒙着俩人,笑声淹没在被子里。

    又过了一会。被子里伸出来一只粉琢玉雕的胳膊,啪声拉了灯。关灯的时候,听得被子里有男声在埋怨着,喂喂,关灯干嘛?看不见怎么干呀?

    笑声、打闹声和已经生的事和生过的声音。不一会在黑暗里再次重复起来。

    雪,早停了;夜。还长。

    夜里的故事,还在继续着”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