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9章 峰回路亦转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一“现在宣布市局一项决知…” 会议室里鸦雀无声,肖副局长的脸拉着颇有几分威严的样子,环视了一圈,此时的会议室里明显地分成了两个阵营,市局和支队的一大部分,差不多占满了圆桌的座位。--凤舞文学网--右手角一小撮,是另一个阵营,简凡、张杰、严世杰和时继红在座。郭元和肖成钢还在一队忙着,这个临时调查组高矮胖瘦不一,和从市局下属各部门调出来的精兵强将相比,不管怎么看都像个乌合之众。

    不过这群乌合之众接的娄子可不齐援民被刑拘不到二十四时,关系直摘到了省厅,省厅外事办、督察处都派人核实具体况,一查之下,对于齐援民一队并没有确凿的指控证据,迫于压力市局只得放人。梁局长、肖副局长以及伍支队长一队其实就刚网从一队归来。不但亲自放了人,而且仁位领导口头向这么文化名人道了个歉,这事办得,净让人憋曲了。

    一边是捅了个大妾子。一边又找出了一个淹没十几个的悬案线索,薛建庭的预审还在继续。郑胜已经被市局从纷阳解押回大原深挖余罪,明眼人一看都知道。沿着这条线索往下深挖细查,真相就昭然若揭了。而此时,要宣布的决定就有飞鸟未尽、良弓先藏的意思了。听着让人心寒。肖副局长顿着话音的片玄,悄悄扫了一眼简凡,简凡脸上尚带着余笑,不知道是还沉浸在喜悦之中,为了案子出现转机而喜悦,或者。是还无从得知组织上决定

    清了清嗓子,肖明宇副局长翻着一纸决定朗声念到:“即起成立晋原分局失窃案侦破专案组。由我和梁局长以及省厅督导员冷志和同志、支队长伍辰光同志组成督导组,督促案件的侦破进度。吴镝同志任专案组组长、重案大队陆坚定同志、市局预审处高志国同志任副组长”原支队成立的临时调查组即起解散,原临时调查组组长简凡同志暂时停职检查,其他组员进入专案组参加侦破工作”

    朗朗的声音在说到简凡停职检查的时候,肖副局长眼皮抬着,有意地看看自己下的小警察,奇怪的是没有看到他脸上明显的变化,这倒让肖副局长有点暗暗称奇了,难道这么大年纪,还是个荣辱不惊的人物不成。

    “好了,现存散会

    肖副局长说了句,提前起了,会议室格外地安静,今天的气氛明显不太好,这个绪来自于伍辰光支队长,虽然话里没说,可一直就是虎着脸敷衍了事,肖副局长巴不得早一点结束这场短会。

    蹭蹭擦擦的挪椅子声响着。随着领导的步子一干人陆续起了,陆续离开了会议室,此时的简凡脸上方显出了一丝失落,但这失落是随着一个影的消失出现的。

    是胡丽君,数月未见,此次会议上简凡的关注胡丽君更甚于关注这个案子的结果。从进会议室,简凡一直微笑着试图传递某种不为第三人知道的信息,试图和胡丽君四目相对的时候来一个。戚戚心相知,今所见的胡姐梳着短解、右手持着警帽正襟危坐,依然是那样飒爽无比,特别是眉宇间的英气更人的几分,此时才让简凡心里猛省得,为了案子为了工作,自己几乎是“三月不知味”了,噢,此非彼噢,反正就是看得心里有点蠢蠢动,只觉得那个曼妙的影一直萦绕在脑子里”直到听到对自己的处分决定,才见得胡丽君眉毛微微一动,眼光向自己投来,不过那眼光实在没有暧昧可言,更多的是惋惜和失望,这么着一看,焉能不让简凡心里失落得厉害?

    人,陆陆续续走完了,谁也不知道简临时组长失落所为何事,都当是受了这个停职检查的处分心不佳。只剩下了当初的铁杆四人,严世杰大摇其头、张杰有点悻然不已,时继红有点忿忿不平,如果不是人多的话,八成早叫嚣上了。--凤舞文学网--

    “这也太不要脸了吧?”时继红终于按掩不住了,虎着脸说了句:“没线索谁也不来,等着看咱们笑话。有线索了,一窝蜂全来了,就等着摘桃子呀?简凡,阿姨支持你,走,咱们找支队长去,干嘛停你一个人,大家都参与了。”

    “呵呵,,继红呀,你怎么还跟年轻时的脾气一样呀?你找支队长有什么用?这是市局自上而下来的,还有省厅的督导员,他也当不了家。再说你们这事办得,确实也放不到桌面上嘛。”严世杰提醒了句,比较公了,简组长就瞒着自己一个,干的这事,今儿早上才知道详,自然是大摇其头了,这么着办案,不把自己栽进去才怪呢。说是这样说,说得也对,不过被时继红狠狠剜了一眼。

    “哎,组长,你别傻愣着呀?说句话呀?不是被气傻了吧?你走了我们咋办呢?”张杰推了把,有点不忍看着临时组长如此下场。本来以为查到了线索就没啥事了。谁可能支队周一一开会就来了这么一下,别人不问罪,倒先把组长挑了。

    此时的简凡才醒过神来。从对胡丽君态度的极度失落下醒过神来,左右看看队友,大大小小都还围在自己左右,虽然有失落不过到不至于被气傻了,笑着说道:“气什么傻了?我应该高兴,案子有旧口叶,我不管对谁都有所交待了。我能不高兴吗我终干巾甘彻时纹个重担了,省得被你天天挂嘴上损着,我能不高兴么?越往下越艰难,这次是收拾了齐援民个措手不及,再往下人家有防备了,那可就没那么容易找着漏洞了”有人抢着担子挑,我能不高兴么?。

    言辞凿凿。越说越像撒气,此时到真有点说不清简凡的真实感受了。四个人都像心下无着,正郁闷着会议室门开了。通讯员喊着简凡到支队长办。又通知着张杰、时继红几人专案组喊着一起开会,说是开会,怕是要移交几个人辛辛苦苦累积了一个多月的资料,时继红和张杰自然又是牢满腹,反到是简凡好言劝慰,才把这两大一小劝走了。

    ,

    这个变故有点出乎意料,不过尚在可以接受范围之内,看样简凡到还真没有太多的放在心上,或许在开始想这个事怎么作的时候已经多多少少想到了可能的后果。一路弱弱地想着,轻轻地敲了敲支队长办的门,听得支队长的声音,轻轻地推门而进。

    抬眼看着自己的支队长有点疲惫,不知道因为案子还是因为其他,有点过份客气地把简凡请着坐下,亲自到了杯茶水,这倒让简凡受宠苦惊了。惊得一股又站起来了,又被支队长硬摁着坐回到了沙上,就听得支队长像长辈宽心一般说上了:“简凡,这是组织上的决定,你不要背思想包袱,停职检查也就是给外面做个样子,向省厅和市局有所交待,昨天你们干的事嘛,实在有点太出格了。要不是查到了线索,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

    一弈这话。简凡讶声回了句:“支队长,我没说我有包袱呀?”

    “噢,那就好。千万不要有负担,作为我个人,还是支持你们的。”伍辰光坐回到了办公椅上。好像就是冲着为下属宽心来了。

    不过简凡更诧异了:“支队长,这包袱和负担,不是一个概念吗?我真没有啊

    “嗯!?,,噢,没有就好,,不过你这说话可像有绪了啊,作为警察,对于组织和上级的决定,要无条件服从伍辰光又是说了

    。

    不过引起了更大的反应,只见得简凡呲眉瞪眼,好似真被误解了一般声音加高了几个分贝解释道:“我没绪呀?我也没说不服从呀?。

    “真没有?”这回轮到毒队长诧异了。

    “真没有。一个多月了没休息好、没吃好、没睡好、没玩好,,正好一停职,啥都补回来了,我得感谢领导这么英明,嘿嘿,”简凡笑着说道,笑的有点没心没肺。

    气着了。这么没心没肺真把支队长有点气着了。嘶地倒吸着凉气,招着手:“你”你站起来了,过来过来 ,我问你,有些话我就跟你挑明了说吧,对于市局这个决定也出乎我的预料,不过你实在是不争气,要不是捅这么个毒子,专案组的职位我尚能给你争取一下,你们搞得这事,让我这口没法开呀?”不管真没事还是假装没事,都得跟没事一样,啊!?工作还是要继续干好、干漂亮喽”不要觉得心里不平衡啊,组织上是经过慎重考虑滴”如果有机会,还是能回到专案组

    伍支队长侃侃而言,不过以他从警几十年的水平。这话就有点官冕堂皇了。简凡听的支队长敲着桌子说了半天,才瞅空插了句:“支队长,您”我我怎么觉得是您心里不平衡呀?不,不会是您有绪吧?。

    “什么!?”支队长乍被这么一说,拍桌子叫嚣了。

    “这还用说吗?案子线索出现了,不像您预料的那样专案组组建了,不像您预期的那样;嫌疑人出现了,也不是您预料的那人。您,,您让我当两面派的想法也落空了,该失望的是您呀?”简凡被支队长一咋唬。针锋对对真话说上来了,支队长听着听着,眼瞪得越来越圆。不过这个想法也郁积在简凡心里良久了,越被压迫越释放得厉害,一时恃逆反心理更甚了几分,不闪不避地接着说道:“这么一停职一打我,我没事了,多好呀?省得被人当炮使

    “你”你伍支队长拍案而起,手指点着简凡几近气得说不上话来,再看简凡斜眼忒忒像个老大不尿老二的嫌疑人得,气着了,气得一甩手指着门逐客道:“滚回一队,停职检查

    “是”简凡敬了个礼,大迈步向前走着,到了门口,像是踌涸了一下步子。回头问道:“报告支队长,停职期间还用上班么?”

    “哼,不用了,你还想上班呀?”支队长气咻咻的摆过头。

    “知道了,谢谢。”

    简凡说着。看着支队长猛地扭过头来眼光不善,一惊,惊如脱兔,拉门就跑。

    网拍上门。就听得什么东西“通”声砸到了门上。八成把领导气着

    。

    捂着嘴,眯着眼,窃笑着奔着下了五楼,这一次真觉得浑轻松了,支队长一直把自己当成摆在黑白之间的棋子。两头为难。这一次终于可以解脱了;那个悬了十几年的案子,有人接手那烂摊子最好,光俩个出来的滞够难缠的了,命案背后有多少事,谁管谁管尖,好”最关键的是,味谱归我了,这下我耳尽力了,而且找到线索了,总算也对得起曾楠了吧?

    案子不知道什么结果。可对于已经有了更好的结果,焉能不乐?

    下了楼,简凡正寻思着这卸包袱了,该干嘛去,一摁车钥匙看着那辆洗得干干净净的警车。又有点悻然了,得,这东西得交,看来也有不便之处。不过也没有什么留恋的,返回去,把车钥匙交到了支队办

    。

    这个临时组长,终于当到头了,开始的有点不尽人意。不过好歹结束的差强人意了,别人满意不满意,简凡对于这个结果,倒也颇是满意,出了支队门,想了良久自己该去哪,最终还是决定了一个不得不去的去处:菜市场。

    ,

    临时的一去,正式的一上任,便即显示着警界精英的雷厉风行之处了,而且这待遇相差甚远,张杰和时继红、严世杰各抱着一摞档案到了重案队辟出来了四五间大办公室,立马被这办案架势惊了一跳。

    来自市北的精英们围了一个大办公室,不到一个小时便即收拾利索了,几张办公桌一并。围着一圈笔记本电脑、传真、打印机男男女女七八个人,正梳理着什么资料,看着长相实在有点呵碜的时继红和老得有点不像样的严世杰送档案,只是随意地接了过来,一句客气的话都没有。虽然是公事公办也就当如此。可这帮小年青这表搞得俩老同志一脸讪色,和前组长相比实在相差过远。

    陆队长正安排着抬办公桌,给专案组腾地方办公,张杰这小人自然走进门就被抓了壮丁,跟着重案队一帮小伙抬桌子扛椅。好容易收拾妥当,新任的专案组长从单间出来喊着人要开个案分析会。看看时间都忙活到十一点多了,要平时这个时候,简组长早领着大伙溜号了,颇觉得前后相比天壤之别。开会的当会,张杰拉着时继红直嘀咕:“时阿姨。我觉得这案子在他们手上破不了。为啥呢?简组长咋干的,干了一个月,在外头跑了二十几天,光排查的嫌疑人查了一百多,南宫街上的铺面转悠遍了,,您看今儿这架势,这像办案么?净开会摆架

    。

    “走走,听听去,老严,过来,下午一块请假成不?告诉你啊,你不清我请,准不准我都不来了,干得憋气,还不知道小凡咋样了呢?我得看看孩子去。”时继红小声喊着严世杰,三个人前后相随着进了第三间偌大的临时会议室。排了几排椅子,先期到位的专案组人员足有二十人,四的、重案队、预审处的,多有不识之人,仁人挑了个靠后、靠边的位置坐下来了。

    这专案组比临时的调查组设备可要先进多了,开会前几分钟,刷刷一拉窗帘,光线一遮,整个屋子黑了一片,前头的笔记本一接驳,半面墙大的投影一放,这效果可就出来了。就听得前排站着的吴镝向新加入的队员们介绍着:案卷犬家已经了解了吧,我粗粗看了一下。很了不起啊,简凡同志虽然停职,但在前户个月的调查中。用五个筛选条件筛选了二百多个嫌疑人,最终沿着古董的线索追查到了现在的嫌疑人薛建庭,找到了失枪,目前预审还没有结果,现在让大家熟悉一下简凡同志对于晋原分局失窃案的现场描蓦,很有借鉴价值”我们先这样假设,嫌疑人为团伙作案,我们假设为、、,两到三个人配合,,当时的事现场描蓦的结果是这样的

    一听这经过,时继红轻轻翕动着嘴唇说了俩字:“剥窃。”

    “也不算刻窃,人家注明出处了。”严世杰笑着不不阳地说了句。

    “剩窃我的了,那车里作案是我想的”张知卜声嘀咕着。

    仁人自然对全盘照搬临时调查组的成果大有不悦,不过好歹承认了调查组的工作多少觉得有点安慰了,站在前排叙述了足足半个多小时,把案好像前前后后说了个差不多,甚至于假定现在的嫌疑人薛建庭就是或者的角色,与已知相比并没有什么突破,张杰仁人自然是听得兴味索然,等到了听完了,窗帘重新拉开了,兴致颇好的的吴镝看着后排坐着的原调查组仁人,征询似地问道:“张杰呀,你在调查组呆的时间最长,给大家说说,在目前这种况下,如果是你们组长简凡,他下一步会干什么?”

    “这个呀?”张杰一愣,看着众人的目光都朝后看,嘿嘿一笑,问侧:“几点了?”

    “十二点一方了。”时继红看看表随口答到,迫不及待要回家。

    “报告吴组长“在现在这种况下,简凡一般都请我们吃午饭。”张杰正色说道。

    会议室,哗地一声笑的东倒西歪,笑得最响的自然是时继红了,前排吴组长讪讪站着,比当了嫌疑人还难受,没想到第一天就被挂到讲台上下不来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