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5章 因餐谋一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嗯!这小牛做得有风味,又嫩又香,哎,老大,麻利点,动手,别让他们三抢完喽……,,餐桌上,一袭白线衣挽着袖子的粱舞云边吃边给杨红杏挟着,对面就坐着着三个狼吞虎咽的主,除了张杰都是一个队出来的,彼此间就没有必要装绅士淑女了,只见得肖成钢运箸如飞,鸡块卤小牛往自己碟里盘里挟流星赶月地往嘴里塞;张杰次之,吃得满嘴是油赞口不绝,看来偏麻辣鸡块;郭元呢,边吃边感叹,简凡真会吃,这房子简直要成厨房了,就这家里跟备战备荒样,那里都有吃的二这话粱舞云深以为然,餐前早在屋里参观了一番,秋后的山楂南瓜特杏儿核桃落花生早收罗了一口袋,乐得捡到宝了似的,准备回去慢慢品尝。--凤舞文学网--

    说话着厨房里的简凡又端了份桃仁炒玉米出来,看来有故意巴结女士之嫌,笑吟吟地直放到杨红杏面前,做了个请的姿势,惹得粱舞云一阵哈哈大笑,杨红杏反倒有点不好意思了,关切地问:“简凡,别光我们吃呀?你也乘呀。”“再做一份汤,立马就来,放心吧,饿不着厨子,哎,你们仁,注意点风度啊,别让俩市局来的小看了咱们临时调查组。”简凡放下盘子,开了句玩笑,三个临时下属,嘴里嚼着嘴皮子金动着,俱是不屑,眯着眼挥着组长,赶紧去做吃的去呀,汤还没上呢?

    十二道大菜颇有看头,油色鲜亮的麻辣鸡块小风味别致的醉香牛貌不起眼的白切卤味美色淡的水晶肘子小清清绿绿的百合芥蓝通红一盘的焦盐大虾小黄白相间的桃仁玉米 各色的美味齐聚一桌,当得是比一队大食堂的水平要高不止一个档次,而且这用料更是考究,蘸酱分麻辣甜鲜酸五盘可任取食之醋是大原东湖的保健陈醋,就连凉菜里拌的油肖成钢都吃出来了,一介绍这是乌龙特产的小磨香油,手上作出乘的香油可比市里的有尝头,说句嚼得齿颊留香是一点~都不为过。这一餐从十一点开始,已经吃了近一个小时,看样简凡也是准备颇足,菜是流水介地上来,即便是不太懂美食的队友们,也是吃得舒爽之致,大声叫好了。

    杨红杏可没有剩下这几位好吃,眼睛老是瞟着厨房里,早晨一叫梁舞云说来简凡家吃,这嘴馋惯了的梁舞云懒觉都不睡了,异早便和杨红杏来了这儿,俩人先是参观了一番新家,虽然有点空空,可这风格还真像那天看到装修图的样子,墙线柜组和屋子的色调搭配颇有浪漫之风,梁舞云也直感叹简凡这家伙会吃会住会享受,嫁这么一位一辈子可不吃亏了,咬着耳朵唆导让老大将来入主这里… 俩人来了不久便见得张杰小肖成钢仁人俩肩膀扛张嘴来了,大呼小叫地进了门就喊饿。从进门到现在,简凡就一直在忙活,五个人等吃的功夫,瞎扯闲聊中杨红杏都听得出调查的案子正僵着,不知道为何这心里总是有点牟挂放不下。

    众人说说笑笑地吃着,各人手边的盘碟里扔着一堆虾皮小排骨,再大的肚子不一会也被撑得不少了,动筷的就越来越慢了,汤还没上来,重案队的张杰就差不多了,放下筷子,抚着肚子,一副惬意的抿着新倒的玉米黄和郭元肖成钢感叹着:“哎哟哟……撑死我了,成钢你可真能吃啊,还没吃饱啊…、咱还别说啊,简凡这手艺真是没得说,自从我进了调查组,胃口是越来越刁了,回家说了我媳妇好几回,就因为吃搞得我们夫妻感都有点不和了,砸砸,我煎想啊,我媳妇要有简凡这手艺,那可是要爽死我了。”这也是一份憧憬,看样接憬的还厉害,说得是眉飞色舞,听者是哈哈大笑,郭元就着这话头推了张杰一把:“笨蛋,做个变手术,回头死缠着他给他当老婆,让他伺候你呀?”“对对 ”肖成钢抹着嘴“既然大悟道:“女变男不容易,男变女太容易了,蹭地一刀就解决问题啦, 现在这伪娘可多咧,时尚呀。”俩个江左右挤兑着张杰,俩女士可笑喷了。五个人正乐呵着,简凡端着一份白瓷盆小汤又出来了,顿地一放桌上,清清亮亮有几分晶莹之色,漂着葱花香菜和荤味浓郁的香气随着范蒸汽鬼鬼而起,看样也是美味,不过此时吃得有点过饱的几位可有点提不起兴趣了,只有肖成钢抢着又来了碗,简凡特意地给梁舞云和杨红杏盛上,边盛边说着:

    “粉肠豆腐汤,不吃别后悔啊,数这份汤上序细 粉面做底小肠丝呛味刀上玩好了,豆腐丝和肠丝混合一起根本看不出那样是那样 …”说着就回厨房端自己的份饭去了,张杰和郭元听得简凡这话,又是生怕错过了美味,俩人各盛了一碗,轻啜着,清清淡淡香香绵绵的味道入口,满嘴的重油咸鲜这么一尝,还真是又被小小爽了一下,不过看样吃得的确够饱,一个尝了小半碗,便再吃不下去了。--凤-舞-文-学-网--简凡端着几样留下的菜拼成了盘就着米饭吃着,看着这仁队友的得,笑着说道:

    “你们几个,快松裤腰带了啊, 说说,吃得怎么样?不要吝啬表扬啊。

    提前说好啊,谁要说得我听着不满意,下次再吃没谁的份了啊。”“哟哟 这那成?我先言。”张杰笑着接话头:“组长您老人家这手艺根本不用评价,这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办案数不着你,可做饭,就数不着别人了。您老人家是这个 ”张杰正色地竖大拇指,惹得梁舞云和杨红杏直笑,简凡边吃边笑着接纳了:“嗯,勉强通过。郭元,你呢?”“严重同意张杰的说法,再加一句,关键的一点在于,这是不掏钱白吃,你们说说,这么好的事这么好的吃的,大原上哪找去?”导互元,故作正色说道,一干队友在一队类似的玩笑早开惯了,…小话总是脱口而来。

    “对,锅哥,我们要说好了,伙食安排在你家成不?”肖成钢奏了上来,众人笑着,简凡否决了句,回头又看看俩位女士,舞云自然是一片溢美之辞,杨红杏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简凡,这眼神让简凡心时暗暗一惊,却是不敢和班长再开玩笑了,生怕误解的太深将来解不开了。

    随意地说着几句,简凡边吃边进到正题里了,示意着大伙道:“好了,没吃饱的继续吃,吃饱了咱们趁饭时聊聊那案子,你们几个,补充的资料凑全了没!司机和保镖什么来路查清了吗?”清了,司机张大友,阐岁,没有前科,大原籍;保镖也姓齐,张岁,齐双云。云城武校当过教练,听说手底下有两下子,这俩人跟着齐援民十几年了。我们还查到,上个月齐树民回过一趟大原。就这此了。”张杰补充道,新增了几例消息。

    “活动况呢?”简凡问道。

    “连刃天天在古玩市场晃悠,可薛建庭一般很少到古玩市场,我估封一个明一个暗,找着动手的目标他们才强买强卖,有过几例举报,是强行收购外地人的古玩,不过在南宫派出所都不了了之了, 老板齐援民呢,也不经常到店里,有大宗交易的时候才出现,对外界而言,也是个神龙见不见尾的人物。就以现在的证据,甚至看不出齐援民和薛建庭这类人能有什么关系。差不多都这样,现在这半黑半白生意的老板,脚踏两路,都得有人。”郭元介绍道。

    这一个月的上作够细了,和所有祟子的排蠢一样,人容易找,可嫌疑人难找。俩人细细一说,简凡就着话头道:“蠢了一个月了,你们说说,谁是晋原分局作案的直接嫌疑人?”这…张杰和郭元被简凡冷不丁来了一下,张口结舌,说不上来了。肖成钢嘴里在嚼着,不以为然道:“我们那知道?要知道不简单了?”“不知道不会猜呀?真是,白吃了。”简凡翻了翻白眼,明显不太满意手下的表现。

    粱舞云和杨红杏扑哧声笑了,重案队张杰和郭元都是老同志了,敢还被这个新同志说得一愣一愣,仁人一愣神,梁舞云反应快,笑着问:“哎简凡,你这组长调查案子,就靠猜呀?”“这祟兰十四年了,不猜你给我想个招让我交差?”简凡噎了粱舞云一句。噎完了,侧头看位组员也正看着自己,不耐烦地说道:“今儿是二十九号啊,我为啥请你们吃知道么?你们得帮组长分忧,得给我想个办法找出直接嫌疑人来,想个办法把事了了,不能光吃不办事啊 说说,把重点嫌疑钉在谁上,怎么样找出证据,怎么样把祟子再向前推进一步。郭元,你说””“我, 我 张杰你说吧。”郭元面露难色,嗫喃了句,把包被撂给张杰。

    “我 我哪知道?”张杰傻眼了。军于肖成钢,就不用问了,简凡筷未停,像是根本不为所动一般,像是故意刺激道:“张杰,你聪明的嘛,那线索是你捋出来的,要不是你还没有这么快,现在怎么不挥你的聪明才智了?”“嘿嘿 组长您别挤兑我啊,这祟子我问过胡姐,他调查文物走私案的时候,齐援民就是目标,只不过没有抓到现行,是她给我指的路数。要我,我哪知道。”张杰解条道,坦白了。简凡再回头看粱舞云和杨红杏,俩人不理会简凡的示意了,杨红杏斥了句,我们是外人啊,连祟都不太了解,你让我们出什么主意?

    看来今天的宴非好宴,简组长要问计大伙,不过大伏也是抓瞎一片,说到其他是侃侃而谈,可要说到直接的嫌疑人证据以及下一步的调查走向,不但抓瞎,而且有点傻眼了,要放到队里,每个案子都有行动封划和重摸排的嫌疑人,像这种悬案,差不多都是第一次接触,没证没据,自然是有点束手无策的感觉了。

    众人一愣,简凡轻嚼慢咽着,偶而端着杯子抿口酒,像是的享受这美食与美酒的乐趣,又像在思忖这话怎么开口,过了半晌才说道:“作为你们的组长,临时的,我有一个,办法,也可以说是行动州划,今儿借吃饭的机会咱们统一一下思路,我提前强调一句啊,绝对要保密,仅限于咱们六个人,不能让第七个人知道… 这个办法,我有把握把嫌疑人逮起来。”这么神神叨叨一说,众人的兴致提高了,张杰郭元几个一直跟着案子知道有多难,而杨红杏和粱舞云道听途说过这案子,其中之难也略有所知,简凡这轻轻松松一句,倒把众人的胃口吊到了极致,俱是睁着大眼,不太相信地看着依然在轻嚼慢咽,悠然自得的简凡。

    简凡看着众人眼神有点疑惑小有点不解更有点不太相信,笑着解释道:“所有嫌疑都指向齐氏兄弟,这话对吗?”“对。”张杰带头肯定道。

    “以犯罪特征排查潜在嫌疑人这是咱们常用的手段,咱们设计出的特征你们数数,第一团伙作祟;第二直接嫌疑人大原籍小第三最了解失窃文物的价值;第四有财力有能力组织和实施作案。所有的犯罪特征都能在以齐氏兄弟为的这个小团体中得到印证,对吗?”简凡再次解楼道,有时候在不知道嫌疑人的况下,以描述的犯罪特征来排查嫌疑人的确是常用的手法,不过那是有间接的证据或者目击,像这样凭空推测倒也不是很多。

    郭元想想,没有想出其中的问题来,只得点点头,肯定了句:

    “没错。”“我再做一个推断,齐援民小新现的司机张大友、齐双云,以及辞建庭连刃,包括不知下落的齐树民和李三柱,这几个人中肯定有知者,你们相信不?”简凡问道。

    这一句等于没说,基本把嫌疑人团体全包括进来了,众人点点头,理论上,嫌疑人应该出自这个团伏。

    “哎,这就对了,咱们来一个一网成擒,把这些人全提留起来,怎么样?你们仁带头,把自齐援民以下,包括齐援民在内的进入我们视线的嫌疑人,包手下那几个带头的混球,明儿给我全抓回采。简凡终于说出了想了很久的办法,手一挥,坚决之至。

    这个,方祟吓了众人一跳。呃呃几声,郭元张杰俩人被噎得直打嗝,要这么抓人,回头就得被督察提留走,何况现在这儿坐着的就有一位督察。肖成钢也觉得这办法实在把人雷得有点外焦里嫩,睁着大眼看着锅哥,今儿锅哥表现的比自己还弱智,实在有点大跌眼镜。

    杨红杏先是惊诧,跟着是有点可笑,笑着看着一本正经地简凡说着:“简凡,你这是考验督察的原则?你这一抓五六个人,听名那齐援民也不是个普通人,你们一动手,直接就得去我那儿报到去,对这个也有心理准备?”

    杨红杏是有委婉地提醒,不过招了简凡个白眼,就听得简凡悻悻的辨道:“破不了这个悬案我告诉你们,不是智商问题也不是警力或者其他问题,而是体制问题…紫后短时间里想不到这个关节完全有可能,但袭这么些年了,再精密的设计也永远蒙敞不了大家的眼睛。我给你们举个例子啊,吴镝,在四年前就提到过这个思路,不过被否决了。我们如果按照正常思维走,也是同样的下场…啊,做一个方祟,报支队长一看,支队长一拍桌子,不行! 就即使支队长同意,再往局里一报方案,那个领导一迷糊,立马就流产了… 就即便是批下来,战机已失 想不想听听我的设计,要是你们觉得危险你们觉得不能干,咱拉倒,散伙…想不想听听?”

    这么一说,众人虽觉得这些事太过雷人,但也不好驳了简组长的面子,都点点头。

    就见得简凡进入状态了,放下筷子顿着杯子,捋着袖子,指指点点地说上了,这个困绕了简凡不少时间的案子此时从简凡的嘴里说出来,个个,关节如同菜名用料一般朗朗上口,细细地把想了多的办法一说,众人眼里的疑惑慢慢尽去,不过稍稍留下的还有点怀疑,而且杨红杏一听简凡叙述,心里倒明白了点,今儿把自己请来吃饭不是献殷勤,敢是要拉自己入伙了。

    办法,很神秘,只限于在座的六个人听到了。

    这个,办法细细说来足足用了十分钟的光景,说完了把众人都说得差不多愣了,郭元摩娑着下巴似地考虑可行张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咬着小指听得入神了连肖成钢也觉得,这办法听起来雷人,不过细说起来,倒也合合理,梁舞云和杨红杏俩人互视着,似在相互透着心意,不知道此事是行也不行?

    看着听完了,众人尚未表态,简凡这有点不高兴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沾染了点支队长的毛病,指节敲敲饭桌喊着:“办法跟你们说了啊,我在南宫街上的混了十几天,经常听到这么一句话:你胆不够肥,别人就不知道你是谁?” 这话说得很有道理啊,雁过留音,人过留名,咱不能白当警察一回吧? 我说说你们,肖成钢,你不是一直想名扬大原警界吗?没准这就是个机会呀? 郭元,你当七八年警察了,连个人功劳都没摊上,将来你要提拔,有你的份么?万一抓住了,这功劳有多大你自己想想 张杰,你就不用说了,就即便是抓错了,赔礼道歉放人就行了。我听你们6队长说过你,基本就没有抓对过人,就你这得还在乎再错一次呀?… 舞云,班长,您二位就是个客座的,要不是他们没一个玩电脑高科技的,我还不敢请二位呢?要不成,你们俩就打打配合,什么事都没有。可要万一有戏了,哎,这可有说道,俩女英雄横空出世了,哈哈 表态,都表态,谁要不参加,我跟谁断交。”

    简凡厉数着各人的优缺点,这话说得有点投其所好了。而且有点~把自己意志强加于人的意思,说得有点冠冕堂皇,可没人知道他在打着什么小九九。说完了一瞪肖成钢,吃得满嘴是油的肖成钢此时知道又像乌龙当协警的时候一样,该站出来支持锅哥了,就听得肖成钢表态道:

    “锅哥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我无所谓啊,反正锅哥是组长,有事也是他担着。”

    这话说得倒指到了关键,郭元稍稍担心,不过也点点头:“试试就试试吧,反正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说不定简凡这招能收到点奇效。”

    张杰想了想,点头了,悻然说道:“哎,这饭好吃难消化,得,舍命陪组长,反正我经常抓错了,犬不了再写份检蠢,回重祟队出外勤去。”

    仁虎将一答应,简凡乐了,回头看着杨红杏的粱舞云,征询似地问道:“那你们二位。”

    只是个在技术上的配合而已,粱舞云这回可没当家,看着杨红杏微微占头,回头诧笑地看着简凡,伸着纤指指摘道:“办法够缺德,作为警察我是不能同意的。”

    简凡一瞪眼,粱舞云话锋一转又说道:“不过冲着老大的面子,我帮你。前提条件是啊,就今天吃的这标准,成不成事再来几顿,要不显得我们价码太低了,一顿饭就讨立上贼船了…是不是啊郭元?”

    “哎,对对,光顾着答应没提条件了,舞云说得对 ”

    “立规矩啊,就这标准,一月一次,不行,两次…”

    “锅哥,今儿可没吃到鱼啊,下回得给兄弟们补上啊 ”气氛,因为吃又烈起来了,粱舞云一提议,郭元张杰和肖成钢就着拿着这事提条件了,简凡自是满口答应,笑着看着杨红杏,杨红杏也在抿着嘴笑着,偶而笑意盎然的时候带着几分羞意,红唇间微微露着一圈贝齿,让简凡的心被慢慢揪着,虽然席间没有太多说话,不过俩人此时的就契让彼此的都觉得心里暖暖的。

    这个有意的饭局成了一个开局,一个打开谜局的开局,悬了十四年的谜由此开始慢慢揭起了神秘的面纱,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