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4章 无功岂心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间又向并推讲了两天。--凤-舞-文-学-网--个多月的调杳接浙了尾声一

    粗粗算来,沿着前七组的线索以及根据临时组长的推测。六人小组已经先后调查询问了不下八十余人,从纷阳回到大原,张杰、郭元、肖成钢三位又花了两天时间,围绕着齐氏兄弟把雾月阁的外围排查了一遍,这一次大把面积扩大了,齐氏兄弟齐树民不知所踪,而齐援民声名如中天,尚在服刑的郑本胜、已经死亡的陈久安、不知下落的李三柱、新现的薛建庭、连刃;甚至于还现了齐援民随的一名司机和保镖,除了涉案的郑本胜和浮在面上的薛建庭,让人惊讶的是,其余的几人从警务信息中没有什么案底可查,一个司机一个保镖根本就不是本地人,更是没有可查之处。

    线索没断、到更乱了,办公室这六人组比线索还要乱,数码机偷拍回来的照片存了几个了,主要的几位人物还洗印出来,和晋原分局的示意图挂了在一起,每天这些同志一进门,就跟着了魔症一般讨论谁可能是作案者。加上前两简凡和时继红把纷阳之行的大致结果一说,好像齐氏兄弟俩涉案的嫌疑更重了,张杰、郭元甚至于脑子不太灵先,的肖成钢也看得出来,这帮子靠着古董家的人,就即便不是晋原分局失窃案的主谋,手脚肯定也干净不了。言下之意呢,要把这个重大现汇总成文向支队交差。毕竟再过两天一个月期限就到了,按照惯例,总得给支队点东西交差,省得招骂。

    这里面年纪最大最稳重的严世杰可没凑闹,很尖锐地提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以目前的现根本说明不了什么问题,甚至于可以说一直到现在对于齐氏兄弟的嫌疑连起码的线索和证据都不具备,在这种条件下别说立案,如果上报支队,连继续调查的可能都要丧失。

    到了周五下午,外勤没出勤,又聚到一起讨论上了。这一次年青的同气连枝,把矛头直指老严,一人一句争辨上了。一有人置疑,老严来劲了,细数了几个不可能

    第一、齐树民一行四人被捕羁押于看守所,齐援民其时尚在云城,如何作案?就即便是其兄作案,那么具体的实施者是谁?难道就凭几个筛选条件认定是薛建庭?明显不能成立。第二、正在服刑的郑本胜虽然表现孰为可疑,但所述一切合合理。第三、最难办的,齐树民现在已经属于外籍,如果调查的话,需要知会省厅外事办,稍有闪失的话,甚至于要搞成国际事件,那样的话怕是连支队也不敢担责任。对了,还有最重要的第四,就即便知道重点嫌疑人是谁,失窃的文物、现金、枪支何在?曾国伟下落何在?没有这些证据,没哼哼力的目击、没有其他旁证,一切都是空谈,抓到谁谁都可以矢口否认。

    老严就是老严,预审出的人对每件事考虑的前后周详,再往深处说就更难听了,没证没据,像齐援民这种份的老板不可能亲自涉案,那么就即便是掘地三尺挖到了作案人,对于主谋仍然是无计可施,也就是说,你查不查、查不查得到,主谋仍然要逍遥法外。这话里透着老严对人世故的了解,不过这么一说,把一干跃跃试的小警察打蔫了。

    整个调查至此不但没有任何结论和结果,反而给调查组增加了一个,更大的谜团。是不是和齐氏兄弟有关?如果不是又是谁?如果是那么应该是团伙中的谁人所为?就即便是,现在有名有姓数得着的人已经有十数人,介入调查之后再浮出水面的还不知道有多少人,真要是介入调查,到那时候再现不了什么有价值的证据,又将何去何从?

    一边是线索如麻纷乱、一边是众口各说纷纭,争执不下。年青人恨不得挖个大案,特别是张杰争得面红耳赤,郭元和肖成钢在一边帮腔,而严世杰却是多方规劝着一定要稳妥为上、还有一个既支持老严、又护年青人的时继红,吵吵嚷嚷半天没了主意。

    没主意就该看组长了,这次凭着推测筛出了这么个嫌疑人、又从纷乱的信息中找到了古董这条线索,可以说已经让这次调查脱出了先前预想的范畴,简凡这六人里头威信到稍稍竖了点。众人激烈讨论的时候,简凡正心不在焉地翻看着一堆照片,一听问到了自己,简凡左看右看,审视了一番众组员,来了个雷人总结:“今儿别问我啊,我心思不在这个上头下午请会假啊,周五了我赶着会女朋友去。--凤-舞-文-学-网--”

    一干正在兴头上的人队友一听,心有灵犀,时继红带头否定这个提议了:“坚决不行。”

    “那下周请客行不?”简凡话一转,笑着问道。

    这个没问题,众人皆乐了,鼓掌欢迎道,肖成钢代表众人大喊了句行。

    简凡是逻辑开始推理了:“哎,这就对了,你们得先同意我请假的需求,才有请客的好处”就像先有作案后才有破案一样,你们继续争啊,我先走一灿,”有话饭桌上谈。”

    说活着这组长倒草草安排了诸事,先行溜了,众人又被搞了一个一头雾水,这话题又转回到组长上,肖成钢爆料直说组长在和某女督察眉来眼去;张杰又是八卦地扯到组长经常溜回去接一位富姐,自己曾亲眼见过一回;时继红却是大叹这小伙子跟谁当女婿都是福气,不说别的,就冲着那能吃劲都是福气,一干人讨论的烈程度倒是要更甚先前了,说到兴处,争执不下的众人又和好如初了。

    ,,

    ,,

    接手调查的这个月是简凡最尽心工作的一个月,即便是这一个月,把众人支着干活自己溜号的次数倒也不在少数,如果不是手底这几下子笼络着众人的胃,怕是早有人提意见了。

    乐滋滋地溜出去。离下班的时间尚早。驾着支队新配的桑塔再沁山二卓一路听着音乐驶到了府西街,直看到了那幅“越跳越美丽”户件广告牌,找了个,地方停车下来,悠冉自得地进了馆内直上三层,几个服务员和保安早知道这位警察和新任教练的关系,这段时间来得颇勤,都笑着打着招呼。

    蒋姐还真辞职了,说辞就辞,一点也不像简凡这么轱乎,一辞职了可没有原来那么无所事事的清闲,每周来瑜伽馆四到五天,比原来可忙多了。不知道这事为什么让简凡觉得心里怪怪的,原来蒋迪佳一天无所事事净是寻着吃和玩。俩个人到一起就乐呵得不得了,不过那晚俩人之间的关系挑了明灯之后,真把蒋姐当未来的女友追求上了,反倒觉得没有以前那种患得患失的暧昧和每天心痒挠抓的感觉了,而且蒋姐呢,对于简凡不时流露出来的猥琐和下流,包括语言和动作经常给予坚决回拒,看来出书香门弟的蒋姐接受这个不太正经的小简凡尚需不少时,俩个人虽然依然是那么亲昵,不过总是让简凡不敢大施手脚,偶而独处的时候总是亲亲摸摸浅尝辄止,还稍稍缺那么点深入深入的时机和勇气。

    像往常一样,贼头贼脑伸着脖子偷窥这里。哟”今天有新花样啦?支着脖子从窗外往进看的简凡一愣神,心里暗惊了一句,再一细看乐了。居然是自己没见过的双人瑜伽,居然是蒋迫佳和曾楠俩人在练功间跟一干女学员做示范。伴着轻柔的音乐,只见得笑吟吟的蒋姐和曾楠俩人互挽着手,一会肩立、一会互背、一会又是侧卧,边讲解边示范,不一会又是一个经典的背附式,爬在毯子上四肢着地尽量在伸展的曾楠像贴画一般,而背靠着的蒋姐挽着曾楠的手,绷着腰腿向上尽量伸展,俩人像连体人一般,一动一展、牵一而动全,偶而会响起学员的的掌声在惊叹。

    穿着白色练功服的俩位各有千秋,苗条秀硕颇显个子的蒋迫佳、奔放烈,上凸四感特别强的曾楠,让偷窥的简凡有点喷鼻血了,猛然想到这俩人自己都曾经摸过,猛然又臆想到这么个摞人方式,这么个,体位,要是把俩人都抱上来个双飞,那可是此生何求了啊!?

    看着看着。心里开始偷着乐呵了。边看边傻笑着。

    这一看,又有点投入过份了,傻了巴叽直愣愣地看着蒋迪佳和曾楠做着动作浑然忘我了,还是曾楠现了窗上这双眼睛,趁着蒋迪佳讲解的功夫,曾楠蹑手蹑脚到了门前不远,含脉脉、两眼暧昧,伸着长长红舌头沿着感的嘴唇撩了一圈,一矮,偌大的波峰漾,简凡霎时眼睛大了一圈,嘴唇直往下耷拉,不过曾楠马上正色一凛,捉狭似地做了个鬼脸,指指蒋迪佳,吓得简凡一惊一凛,赶紧地闪人。

    妈的,这明知道我意志不坚定,又在故意撩我,还当着蒋姐的撩我老人家,这我可得不假辞色,坚决不能让她得逞”靠着门外的简凡心里暗道着。心里在暗骂着曾楠,没过几天功夫,曾楠倒还真成了蒋迪佳的闺蜜,这个月忙得焦头烂额,倒不知道俩人什么时候关系展迅,而曾楠总是在自己面前搞个小动作,偶而一个飞吻、偶而像个不经意的光乍现,总是搞得简凡每每失态,生怕糗到了蒋姐眼里。

    真想不到这年头那里能来这么多无所事事的女学员,简凡等在门外又捱了一个,多小时才见结束,直到看着一对闺蜜说说笑笑出来,简凡等得七上八下的心才算稍稍放下,脱下了练功服、换上了大红色外风衣的蒋迪佳,看着倒比以前偏的白色更显几分艳丽,轻盈地挽上的简凡的胳膊,随意的迈着步子,招呼着曾楠,俩人林论的话题还走动作的配合上,这等敬业精神让吊儿郎当惯了的简凡实在觉得孰无半点可取之处,刚走几步。曾楠像在故意一般地提醒着简凡道:“简凡,你没事自个,去玩吧,我和蒋姐还有事,你一个大男人老钻到我们俩女人中间算怎么回事?”

    “啊!?什么?,,这怎么我成外人了?”简凡被这话刺激到了,侧眼一瞥看着蒋迪佳正掩着鼻子轻笑,曾楠一脸捉狭。

    “怎么啦?说得不对呀?这一个月啦,吃了几次饭越来越没有创意,我们都吃腻了。是不是蒋姐对了简凡,有奇谱在手了,怎么做的不见进步反倒有退步了啊?。曾楠站在蒋迪佳的另一侧,侃侃说道。一听这话简凡无奈地摇摇头道:“哎,没法说,要把一件事做好呀?那得眼到手到精气神俱到,这案子搅得我心神不宁,现在看谁都像嫌疑人,,呵呵,味谱你还别说,我根本没敢看,为啥呢?我怕我一沉迷呀,光想着做饭,心里又没有办案了,等这事处理完了啊,我潜心修练几个月再给你露几手

    这话说得倒有几分豪气,蒋迪佳笑着不经意头侧侧靠着简凡的肩,亲昵之像颇浓。像是也关心这事一般,随意问了句:“楠楠爸爸那件案子,有眉目了吗?。

    “有那么一点点,我正是找个突破口,准备来个毕其功于一役,,不过没有结果之前,我暂时不能告诉你们啊,”简凡摇头晃脑地说着,好像还真有了一般。曾楠嗤着鼻子不屑道:“别吹啊,要是你查三五个月有眉目我还相信,这才几天?”

    “切,那也说不定啊,没准就这两天简凡神神秘秘说道:“说不定就给你们个惊喜啊

    简凡一正经,越看越像不正经,俩女士都知道简凡说话不太靠谱的子,俱是一脸不信之色,曾楠逗闹地说道:“噢,惊喜呀?哎简凡,我们俩现在也有个惊喜告诉你,想知道吗?,,蒋姐,告诉他呗。”

    俩女人笑着看着简凡不解,边下台阶边见得蒋迫佳笑着说道:“我们俩今天有事。准备一凡,二上、回头还要把我们自己设计的练功服卑改一下”死山有时装演出,我们俩还准备一起去看看,所以呢?”

    像在征询,像是委婉地请辞,像在表达歉意,不过曾楠可不客气了,凑上来恶狠狠地说道:“听明白了没有,准备放你鸽子。自个凉快去吧。”

    “那那你们去玩吧,我改天约你。”简凡心里虽然有点失落,不过此时可不太敢表现得太过没有度量。曾楠笑着招着手倒车去了,这边的一对璧人却是牵着手,告别时分,蒋迪佳拥着简凡,轻轻在简凡额头啄吻了吻,跟着上了曾楠的车,俩女人看来早商量好了,也是兴高彩烈地离开了。

    ,,

    ,,

    要是不和蒋姐一块晚餐、散步瞎聊,这空闲的时间基本就没事可做了,悻悻地回到平安小区的家里,草草做了碗炒饭就汤吃罢,简凡又是回到了书房,打开笔记本电脑,又开始重复一个月来的工作了,把涉案的嫌疑人,从第一个询问开始的肖明宇肖副局长开始、细细地看过一遍案卷、照片、记录,一直看到两天前纷阳那位服刑的郑本胜,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闪烁的言辞,还是让简凡心里郁结的谜团更大了几分。

    这个文件夹可不小了,电子文档的案卷、涉案人分类照片、从此提取的记录、模似图画面再加上询问的录像,要比晋原分局那几摞案卷丰富和翔实的多,每一次看过去都需要几个小时,甚至于因为这东西把简凡的睡眠习惯都改了不少。

    第一次如此用心的干一件事,直到现在为止,仍然是茫然无绪,让看着简凡都觉得心有不甘,时间已经到二十九,过了三十,迟上一两天支队和市局要是真组建专案组,就即便支队长把自己再安排到组里,没准还是围着这个谜转圈。

    长长的一个月,牺牲了不少锅碗瓢盆的功夫和泡妞浪漫的时间,结果实在是有点差强人意的厉害。看着资料的简凡有点心里惴惴不安,每每见到曾楠,脑子里不由地浮现那份让自己垂涎不已,恨不得关起门来修练几个。月的味谱,那东西,志在必得。而得到它,简凡却是想堂堂正正的拿走,不让自己为得到味谱而负疚。

    其实这些天郁结的事很简单,捅了这个马蜂窝就有人跳出来,肯定有人跳出来,谁跳出去谁就最可疑。

    一个个嫌疑人的面孔从屏幕上出现,消失;一份份电子文档浏览而过;这些东西太过熟悉了,熟悉得有些东西能脱口而出,二百多嫌疑人已经缩到了二十几人、缩到了一个小小团伙,难道真没有办法再查下去了吗?这个,团伙切合当初的所有推测,最了解失窃文物的价值非他们莫属;最有可能铤而走险的非他们莫属;九十年代二百多万差不毒称得上巨富了,一下子折这么多,急了干出点杀人越货的事来完全有可能;而且这帮人长期涉嫌非法贩卖和走私,完全可能在当时的分局找到内应;使曾国伟离家、行窃、再行销赃,一切在他们上都能得到合理的解释,,可为什么,我就无计可施呢?

    有一个。办法,敢不敢试试呢?简凡快看到了最后,脸上浮着捉狭的笑容,就像捉弄费仕青、黄天野那种坏笑,这个想法也在脑子里回旋了不少时候,现在依着案子的线索再行铺设了一遍,细细找寻其中的破绽,几遍下来倒越觉得可行之处颇多”,

    看来得冒险一试了,简凡心里暗暗地想着。

    从晋原分局这个)案子看,这伙人胆子大得没边、可心思也能细到了毫,不但巧妙地取走了赃物,而且把分局一摊水搅混了,让办案者十几年都无所适从,那么”现在他们肯定是高枕无忧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或许真像严世杰所说,即便你就知道是谁,都毫无办法。

    妈的,谁说没办法,我还就有,看来得突出奇兵了,我也得来搅一棍,要不都还觉得没事了,稳坐高台不动弹了简凡咬咬牙,终于做了这么个,决定,就像设计仁通、设计四方一样,随萦绕在脑子里的一个个想法,终于串到了一起。

    开始布置了,想了一会措辞,看看时间已经接近零点了,思忖了会还是拔了电话:“喂,”班长,呀,睡了呀?蕊我问什么呢,那个”你馋不?我明天准备做一顿丰盛的午餐招待你如何,我新房在平安小区,来了请你观摩观摩,,你叫上舞云,我叫上郭元、肖成钢他们,咱们聚一聚咋样,嘿嘿嘿”我可是准备大展一下厨艺欢迎你机,好好,我等你啊,明儿到平安小区给我打电话,我接你去,”

    杨红杏在电话里先是睡得有点迷糊、不过跟着惊喜,没几句又被简凡戳破了惺惺假作态,自然是不拒绝这番好意了,俩人扯了几句,简凡笑吟吟、乐滋滋地挂了电话,又是挨个拔郭元、肖成钢、张杰的电话,就一句:“组长我老人家明儿准备四凉八两份汤、一共十四道大餐,外带俩美女坐陪,你们来不?顺便谈谈工作?,,三十秒考虑,快说。”

    没有任何意外,三个草包可比杨红杏痛快,只回答了一个字:去!

    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唐大头的,这个时间唐大头倒还算清醒,俩人在电话时里头,嘀咕了很久,四方和仁通的事,欠了偌大的人的唐大头对简凡所说满口答应,这个人也越来越让简凡觉得当朋友没的说,虽然有点辉,可还真是两肋插刀的主。

    挂了电话,又把细节思忖了良久,对于能不能达到目的简凡不敢断言,不过这么着一来,有人坐不住是肯定的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