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1章 觅踪何其难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一一广案子之所以能吸引人的兴趣。--凤-舞-文-学-网--在于它的未知。但一;甲的疑难之处,同样在于它的未知。临时调查组在这个谜一般的未知里打转了十余,一个个最初尚余的那点漏点快被消耗殆尽,”

    前七个组虽然一无所获。在走访排查上也做了大量的工作,特别是当时郭定山一组,曾经在当时小区门口的商店里找到了一位疑似目击证人,证实曾国伟是乘车离去的。不过没有被采信。因为目击者本就是小区出了名的酒鬼,况且那今年代。满大街的跑着黄色的天津大被群众誉为“蝗虫”大原市何止数万辆之多,没有车牌车号为证,如何查起?不过这个细节隐隐旁证了简凡的推断,被时继红剔了出来,郭元兴冲冲往下查的时候,却现,连那个疑似的目击者也已作古。

    十几年了,不但人变化大。敢死了的都有了。

    张杰要说查案也算得一把好手了,按着简凡给的模板,重点别出来二十几位有文物倒卖以及暴力伤害前科的人细捋了几遍,不是年纪太就是年纪太老,年纪差不多的。又一口否定案当年根本不在大原,等找到几个嫌疑较大的,对方却给了一个最有力的证明,案一九九年。人家还蹲在监狱里服刑。总不能越狱出来作案吧?

    有证有据。这些人尚且敢直着脖子不认账,何况你问得十几年前的事。就知道都不告诉你。

    一天迭着一天过去了,丝毫没有进展,此中之难。未经历者想不透其中的艰辛,一群人像拉磨的驴推辗子的马,围着这个未知转了无数个。圈。一遍一遍的档案翻下来、一个一个的嫌疑人落实下来,一个个否定之否定的线索杂乱如麻。急躁和不安的绪已经在临时调查组暗生出来了,如果不是临时组长隔三差五聚一聚,美食好酒招待一番,还真不好把人心拢在一块。

    简凡这次颇背,这个组长当得井组员们还背,压根就一点线索没有,从肖成钢牢满天的话里组员们听得出来了,这些天净在南宫古玩市场里的逛悠。还是事没干。

    今天依然在市场里逛悠,掰着指头数逛了两周多了,眼看着离肖副局长定的期限只剩下五天了,简凡的心里多少也有点急躁上了。这个案子远比想像中有难得多,从市局此拷贝回来的线索姑且不论嫌疑人究竟在不在里面。就光那些嫌疑人都难查得紧,有尚在服刑的、有服刑期满不知下落的、即便是知道下落也有找不着人影的。十几夭细细查过几十个人的踪迹,依然是毫无所获。现在对这个群体的认知可算是多了一层,这群人才真正是住下就是家、四海为家。你要找特定的某个人,还真不是那么容易。

    队友肖成钢可懒得再陪着锅哥挨着一个摊位一个摊位扯淡,远远的坐在市场边上吃凉粉。简凡的边又多了一个人,是南宫古玩市场的管理员,姓姚,典型的官差地保得,嘴上开口是逑、闭口挂属,土生土长的大原爷们。边陪着简凡走边介绍着:“这市场建成十九年半。我在这儿干了二十年怀”当时就三五个人铺面七八个摊,你看现场,逑毛人不知道那来的,可多咧,一到周六周,还有北京、天津的来淘货,那有那多古董来,这群属毛人,你别看都乡下人,贼得很呢?弄个破锡瓶扔茅坑里沤上一年半年,出来就敢说宋代的;弄本破书潮一下霉一下再熏一下敢说是清代的货;还有更厉害的啊。看那个秃毛,那鹰勾鼻子,别看穿的不咋样,百把十万打不住,这老家伙能做三十几种铜钱,我干了二十年,人在这几卖了十六年,我就没见他卖过一回真的,他娘的。你说这年头人是不是都失心疯了,拿真钱去换假钱”

    作为局外人,或许对这个行业看得更清楚些,姚管理员喋喋不休地说着。

    简凡笑着随着姚管理员的手指一看,是个四五十岁的老头,穿着脏不拉叽的大褂子、摊子上堆着一堆脏不拉叽的铜钱,看来是专业经营,只有一堆铜钱。围着一群在讨价还价,看样都是趁便宜掏漏子,不过或许也正像姚管理员所说,那里头估计没真货,就有真货人也不会拿出来卖不是。听着姚管理员的唠叨,简凡笑了笑问到了正题:“姚叔,这里的铺面的摊位我都转遍了,您帮我找家年头最长、耳目最灵的,您不也对曾国伟有印象么?曾国伟好的就古钱币、古籍之类的古玩,这个市场里我想认识他的人不在少数,那秃头成不?要成帮我引见一下,您老不说话呀,这些人见了警察就没一句真话。”

    姚管理员笑笑,俩人才要往摊位上走的时候,管理员下来了,眼斜斜地盯着某一个摊,简凡一看,也是自己到过了摊位,摊主是个披着灰褂子的老头。须皆白,颇有点出尘的味道,每天盘腿坐在市场一角闭目养神,面前堆得是高高低低的书本,从宋元残本到明清孤本,基本都有。姚管理一回头一拍手:“秃头不行,找他,白毛。”

    “白毛?”简凡一看那样,乐了,这个绰号形象之至。

    “哈哈”这大胡子呀,比我呆的年头都长,我认识他的时候,还是半黑半白,人都叫他杂毛,现在全白了。干脆叫成白毛了,就姓白,听说祖上解放前也是干这一行的,还是个大富之家,不过到他一代,就这得了”千万别被这长相唬住啊,这老家伙造假书有一手,我都怀疑这胡子没准也造假了,那有白得这么厉害的。没准和现在娘们那黄头一样。染过的哈哈…”

    姚管理员说着,领着简凡已经上拼了,简凡饶有兴趣的刚蹲下看着书摊,老头的眼一睁吧唧了一句:“一本三十、言不二价“看这个,小哥天庭饱满、地阁方四必是大富大贵兰人,老朽送你一句话如何?。

    “什么话?”简凡愣声问。--凤舞文学网--

    “别听他啊。”姚管理员叫嚣上了:“一句话买他一本书,这老家伙卖不了书就出这馊主意”哎白毛,你连警察也宰呀?别给我找麻烦啊。”

    简凡蓦地被俩人说话逗乐了,敢这也是江湖道理,口不落空。嘻笑了笑,那白老头不乐意了,剜了姚管理员一眼,没好气地刮斥道:“姚胖子,我可没少交管理费啊,那有这么搅人生意的?”

    一句话有点露馅了,明显是市井爷们之间的拌嘴,那有刚才仙风道骨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简凡被逗得呵呵直傻笑,这市井百态之中。敢乐子多得很。附拾皆是。

    姚管理员一介绍这是市局的刑警,要来了解点况,相互一介绍,不过简凡看那老头的眼神并不友善,特别是对姚管理员更不友善得紧。赶紧地把姚管理劝走,回头恭恭敬敬地称着白大爷,把曾国伟的照片递到白老头眼前,问了句:“大爷,认识这个人吗?”

    “认识,你们同行,怎么来问我呀?”老头不咸不淡地撇了句。

    简凡一乐,收起了照片,兴冲冲地问:“那大爷您这些年见过他么?”

    摇头。

    “您知道他的什么况么?”

    摇头。

    “您最后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

    还是摇头。

    一问三摇头,看来老头对于姚管理的不感冒沿袭到自己上了,简凡想了想,眼骨砾碌转了转,这书摊的生意并不怎么好,一堆古籍细细闻辨之下尚在霉味这东西真不知道怎么能卖得出去,看看老头装腔作势地闭目养神,简凡笑着道:“大爷,其实您不知道,我是个古籍好者噪”我家里就存了一大堆这种古籍,咱们这样成不?老规矩,我问您几个小问题,一个问题买您一本书”,怎么样?”

    得,点头了。简凡暗笑了笑。先自往手里拿了一本,嘴里问道:“大爷,听说这行您消息最灵,时间干得最长,你们这行里头。十几年来,有没有一夜之间了横财的主啊?”

    “有”摆地摊的都顾着温饱攒俩小钱,你眼前开着铺面的,都是了横财的。”老头随意说道。

    简凡抬头一看,一道街逛了十几天已是熟捻无比,经营字画古董的雾月阁、经营陶器的沉香轩、经营玉器的居宝斋、还有经营杂类的博练阁林林总总大大小小的牌匾挂了一条街,一看之下才省得,这本书白买了,第一问题等于没问,都是有钱的主。

    “我是问那种一夜之间暴富,横财比较大的主。”简凡解释道,征询似地看着老头。

    老头诧笑着,看着简凡忘了拿书了,掂了本放到简凡面前,笑着说:“这一行要富都是一夜暴富、要横财,都比较大,具体有多少,那就是未知数了,他不说你永远不知道。”

    得,买了两本,都白问了。简凡心思一转,又是一句:“大爷,这行里心狠手黑的主,数得着谁?”

    “问得好。这一行,没有心善手白的,都够黑。生意做得越大越黑。”

    “如果说杀人放火有人敢干么?比如为了抢一件价值连城的古董?”

    “敢,都敢,我也敢。”

    “谁手,比如您见过或者听说过类似的事么?”

    “有,都有。警察能遮半边天,剩下的半边就自己解决了。做生意靠嘴、抢生意可就靠拳头了。”

    “您知道十四只前那桩走私文物的案件吗?好像那四个人就有三个出这个市场。

    “知道。不过您应请比我知道的更清楚呀”

    话一句一说着,不经意间,一句一本书的约定已经往简凡面前撂了一大撂书,等简凡省得停嘴了,膝边的书已经十几本了,而问了半天还是来回话,数了数十四本,抬眼老头正诸笑地看着自己,像看一个上当受骗的小娃儿。简凡看着也问不出什么来了,悻悻的数了钱递过来:“大爷,十四本,四百二,您点点。”

    老头的眼神里闪过一丝诧异,没有接,简凡笑着劝道:“大爷,占用了您的时间,知道了不少况,按劳取酬嘛,您别客气。”

    说这话老头才接过来,随意塞到自己口袋里。评价了句:“小哥,一看你就是一个新手。”

    “是吗?您怎么看出来了。”简凡笑道。

    “眼睛里没有敌意、说话很客气,面相中正,大善之人”不瞒你说啊,我见过俩个好警察,一个是你,一个是曾国伟。”老头评价道,给了简凡一个不错的评价,八成是收了钱的缘故。简凡一听这话,就驴下坡了,把一撂厚厚的古籍放回老头摊上,征询似地说道:“大爷。那就好,我用这价值四百二的残本孤本,再换您几句话成不?不瞒您说。这上头的字我认都认不全,留着它还不如换您几句话。”

    “说”免费送你几句。”

    “跟我讲讲另一位好警察的况。您知道的。”

    简凡客气之至,又把书当谈资给老头放摊上,四百二等于白出了。老头这下倒接受了。坦然而言之:“哦,,小曾呀,呵呵,是个好人”我来大原混饭的时候啊,第一天摆摊就被小混混给抢了一半,还是小曾帮的忙,一转眼二十年了”小曾的家学渊源啊对于宋元明清时代古籍辨别很在行。纸质、线装、墨色、技糊一看一捻便知,我当时也学了个三脚猫功夫,一见他是惊为天人呐”当时这条街上啊。他有个外号叫曾三眼,就是说他长了第三只眼,别人看不明白、看不懂的东西,他能看得出来,但凡有拿不稳主意的古钱币、古籍,都要请曾过过法眼,店面最老的博办阁他是常客,好几家都想请小曾坐店。可小曾呀,没法说,守着忱狐碗办就不愿意出来“…可惜呀,晃十几年都没见…好像我听说他得了个什么宝贝,举家迁走了”这个市场要是小曾在呀,淘上二十年过来,早应该成千万富翁了

    老头看样已经淡看人生了,波澜不惊地缓缓道来,不过话里多是和古董行业相关的事,而这些事简凡大多不太明白。老头的话快要接近尾声的时候,简凡看着人群里的肖成钢慌里慌张地奔上来了,感觉有什么事,匆匆告辞了老人,一起就被奔上来的肖成钢一把拉走了,边走边说道:“快快、锅哥,张杰有巨大现,要向组长大人汇报”

    什么什么?什么现”还巨大,你会不会用词。”

    “他说他现了嫌疑人了。他让你赶紧归队。

    “我靠”就张杰那智商?不至于吧?”

    “我也不相信,他脑袋上顶一堆处分,都抓错人搞的。”

    “先回看看…”

    是继续山重水复,还是来了个柳暗花明。简凡也说不准了,算算时冉已经到二十五号了,再想想平时比自己还吊儿郎当的张杰。简凡实在不敢相信这家伙比干出点像样的事来,肖成钢和简凡快步奔着上了警车,一路呼啸着向支队赶来了……

    第四卷四面皆楚歌第章山人不识让,

    嘭地推门而入,办公室里的人被吓了一跳,进门的肖成钢和简凡也被吓了一跳。人全乎了。时继红、严世杰、郭元和站在临时组长位置贴着几张照片的张杰正是讨论着什么,进门的简凡惊声问:“怎么回事?”

    郭元一指张杰,回头看张杰,却见得瘦瘦的个子精干之外。多了一份自得,伸着手,那就请组长坐下,简凡和肖成钢狐疑地坐下来,一看那几张照片,奇怪地问:“张杰,那不3飞文物走私案几名落网的嫌疑人吗?不可能再和他们有关吧?当时他们在看守所里吧?”

    “嘿嘿“…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但我的现堪称本世纪以来大原警界的最大现,你们想听不?”张杰神神叨叨地说道。简凡看看在座几人,都似笑非笑,敢还就自己和肖成钢蒙在鼓里,悻悻然点点头。

    “好基本案。一九九年,3飞经过五个月大案侦破以后,落网的四名嫌疑人齐树民、李三柱、陈久文和郑本胜分别被判了二十年、十五年我两个十年缴获的赃物正是8引晋原分局失窃案被盗的赃物,今天我来个逆向思维,从最不可能的角度给你分析此案…,我也学学咱们临时组长啊。一嘴挑大案,哈哈”

    张杰站在办公室中央。细数着四个嫌疑人,省得门没还闭,赶紧地上前闭上门,锁好,看着众人笑着,摆着前些子临时组长站在中央刮话的样子说上了。

    “我先说说这几个人现在的下落啊,齐树民,因倒卖文物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在西北劳改农场服刑六年零八个月后,因体原因获得保外就医,我在翻阅档案的时候留了个心眼,查了查他的下落,你们知道生了什么?”他现在居然不是中国人了。居然有外国国籍了,摇一变成了圣基茨公民了。”

    张杰把肖成钢说愣了:“鸡翅!?说什么呢,还猪肘呢。”

    “就是啊,这什么地方,没听过呀?”简凡也迷糊了。

    严世杰笑着解释道:“中美州小岛,那儿号称富人的天堂,只要卖下一幢价值七十万美元的别墅就可以办理国籍。而且那里税收宽松,护照享受世界七十多个国家的免检。现在是有钱人移民的选之地。”

    这下恍然大悟了。变成富人了。简凡细细看了样照片,十多年前的,像个意气风的有为之士,一听张杰介绍心里犯疑了,二十年刑期,服刑不足一半,保外、移民…张杰到底要说什么?

    “好,第一个成富人了,暂且不谈“第二号人物啊,郑本胜,被判处有期徒刑占年,服刑八年零六个月获释,不过四只前重新犯案,仍然是倒卖文物,这个案子是胡丽君负责的,她还记得这个人是从江苏抓回来的,第二次犯罪被判处死缓,两年后被减刑为无期。现在正在汾阳劳改农场服刑。”张杰指着照片解释道,这是个络腮胡子,样子凶。

    狗改不了吃屎。呵呵”时继红笑着评价了句。

    “耸三个人,陈久文,服刑的六年,回到大原之后据说生活不错,还在星苑小区买了房子。不过这人比较背,三年前出车祸死了”第四个李三柱,这个就更蹊跷了,找不着踪迹了。你们说说,奇怪不?”张杰几句一介绍。看着众人。

    简凡听得云里雾里。敢把自己叫回来就为了这么点破事。没好气地说了句:“张杰,你吃猪吃成猪脑袋了,你这说了个?人出狱了。财了,和咱们这案子有什么关系?”

    这句话是在故意置疑,看看张杰的现到底有多深,其实就这几个特征都判断得出这四个人不简单,简凡这么一说,一般况下,张杰肯定是说不上话来要耍赖,不料今天邪了,张杰笑着还是镇定的态度,玩味地说了句:“临时组长,我还没说完呢?”

    “那还不快说。”简凡叱了句。

    “呵呵”我告诉你几件事,你就觉得有意思了。第一件事是。齐树民有个兄弟,叫齐援民,南宫古玩市场开了个经营古董的铺子,叫雾月阁,组长你应该见过了吧?有点意思吗?”

    张杰神神叨叨这么一说,简凡眼睁大了、愣神了。敢还真有点,意思。眼前一下子回忆起白毛老头说的那话,最大的就是最黑的,雾月阁难道和这兄弟俩有点关系。

    “雾月阁是3飞案后三年落户大原的。在此之前,齐援民在云城也是个无业游民,当时的上百万投资丁,二卜数目。这钱的来源有没有问题?和他监狱里住的几干,汉有关系?”还有,几个人都获得大幅减刑,咱们关起门来自己人说话啊,这里头的花销少不了吧?何况还保外?”张杰说得眉飞色舞。

    简凡愣了,看看众人,这二十几天,糊里糊涂就在眼皮底下现了这存多事,还真是惊讶得有点目瞪口呆了。不过更惊讶张杰一夜没见着就跟变了个人似的,说得条理清楚,层次分明,一点点把疑点都集中到了齐氏兄弟上。

    “第二个疑点啊,陈久文出狱之后,一直就给齐援民当司机,根据交警三中队的现场堪查,肇事者应该蓄意撞上陈久文的车,不过也是没下文了。”

    “第三个疑点啊,郑本胜的走私文物案件,隐隐地指向齐援民。胡丽君曾经对齐援民进行了例行询问,不过这老家伙一堆二六五,什么都没承认,重案队没有证据指控他。只能放人。”

    “第四个,疑点啊,齐树民虽然有外国国籍,但每年都有几次出入境记录,也就是说,他在国际间来回转悠,国内至于在那儿,在干什么。是不是还藏在大原,就不得而知了。”

    “第五个疑点啊。雾月阁用了不到十年,在大原是数一数二的古玩商店”两年前一幅八大山人的水墨画创下了拍卖三百八十万的记录,名气大得很,隐隐已经成了同行的翘楚啊”你们知道齐援民是个什么货色?云城市公安局有留存资料,这家伙二十年前就是个盗墓的出。哈哈“这是家学渊源呀。”

    张杰侃侃说着,简凡冷汗涔涔,敢自己第一天进的就是雾月阁,还傻了吧叽拿着曾国伟的照片问那个笑吟吟的老板,那老板还客客气气说认识。自己的上还装着一张齐援民的名片。

    妈的,这叫什么事,敢……敢就在边。简几心里暗暗打鼓着,有点心下无着了。肖成钢却是着感慨,惊讶兼羡慕地看着张杰,竖着大拇指:“哇”摸着大鱼了啊。”

    “张杰简凡思忖着半晌看了看众人都关切地望着自己,这才说道:“这个仍然是推测,你只是给了我一个大疑团,嫌疑很重,但没有任何能说明问题的东西。你的意思是,齐树民被捕后、其兄齐援民组织力量实施晋原分局的盗窃是吧?可这样的话,具体的实施人是谁,就即便是在齐援民手下。那肯定也是雪藏看见不了光”这方面你查了吗?”

    “查了。”

    张杰又是一句,吓了简凡一跳,好像一不见隔了好几秋似的,张杰变得如此聪慧无比。

    就见这个突然变聪明的小警有成竹地解释道:“齐援民手下有个叫薛建庭的刺头,有伤寄前科,柳巷派出所抓过他、南宫派出所也拘过他几次,这个人差不多就是齐援民的狗腿,但凡有外地的手里有好货被他看上,不管强买强卖还是巧取豪夺。他都得搞到手。据柳恭派出所介绍,这小子有点变态,全纹的都是女图,别人都叫他“花庭,…,组长,说到这儿我不得不佩服你啊,您老人家两眼一抹黑,没有任何线索的况下,你的筛选模板,居然把薛建庭筛出来了,他就在岛人里头…给你看看他的详细档案。”

    嘶…”地一声,简凡倒吸着凉气,被这偌大的现惊得目瞪口呆,直抚着肚子惺惺作态,难不成。又要挖出来个大鱼?

    档案时,是派出所的建档,伤害罪,被判断拘役,照片上的人剃着光头,两眼的眸子像怒目而视。一脸横悬着高鼻梁阔嘴唇,典型的牲口长相,脖子里能隐隐看看连上来的纹。简凡心里慌乱不已,紧张地看着,心下无着地看看时继红和严世杰,再看看几位队友,弱弱地问:“那”那咱们怎么办?”

    众人嗤地一下笑了,张杰像是恨铁不成钢地说道:“组长,你就临时的也是组长呀?,…现在看你的了?这可二十几天了啊。我可是挖呀、挖呀、挖了好几百人才挖出这么条线来。哎你要觉得没价值,我没意思。”

    “别,别说这些,非常有价值。我在南宫见过齐援民,他认识曾国伟。”蒋凡悻悻然道了句。

    “啊!?”又是一个惊讶的消息。

    小凡,我建议一句啊。”严世杰听得也严肃上了,正色提醒道:“就现在办公室这个几个人,你得强调保密了。不管是不是,不管怎么查,都要在保密状态进行了,否则的话一传出来就是满城风雨了。就刚才张杰调查的结果,这不是个简单的人,经营了十几年根深蒂固,谁敢保证传不到人家耳朵里。”

    众人一听老人言。俱是称是。时继红直夸老严想得周到,回头大伙又是问简凡的下一步计划,简凡想了半晌,一咬牙:“查,张杰。你和郭元往下查,看看还有什么现。肖成钢。跟我走,申请外调。”

    “去哪?”

    “汾阳。”

    喂,锅哥,快下班了,二百多公里呢?”

    “两千公里也弃一趟。”

    线索真有,众人的心劲瞬间被提上来了,唯有肖成钢不太乐意,俩人刚要走,时继红也抢上来:“我也去。”

    “别别“…时阿姨,您这大年纪了,路途这么远。”简凡安抚道。

    “让她去吧,她娘家在纷阳,没准有个熟人照应着,何况老时预审书记员出,审人她比你在行。”严世杰一眼窥破了时继红的用意。

    这个不用考虑了,郭元和张杰看样是同时突破了,高兴地双击掌,要回重案队调阅齐援民的资料。简凡、肖成钢和时继红三个人风风火火地下来了,简凡亲自驾着车,回一队办了个外调介绍信,直驱车出大原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