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6章 去日苦已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哎。--凤-舞-文-学-网--简凡,老时今不来了啊。““怎么了?这么大了还翘班呀?”

    “吃坏了呗,大早上她闺女胖丫打电话。说她妈半夜流鼻血,上火。现在正搁家里冻冰棍吃下火呢”哎奇怪了,老严咋没事呢?今儿还精神甭好”我也没事呀?你”噢,你吃得不多。提醒你一句啊。老时家丫头可比老时还凶,回头找你麻烦可别怨我。”

    大厦前找了个停车的地网下车,张杰笑着汇报着今儿早的况,前一天晚上四个人在简凡家里大块朵颐了两大盘澜狗,吃得连声叫好,数时继红能吃,除吃了还打包了半盘。原本就想四个人不容易聚一起。多吃喝交流下联络联络感、鼓舞鼓舞士,谁可知道到先把最猛的女将放倒了。

    “这不能赖我吧。昨天你可在场啊。”简凡听得这话,嘿嘿笑着解释道:“昨天吃的时候我就提醒过了。老严体虚脾寒的吃了大补,而时阿姨典型的脾营养过剩。不能多吃,她还说她肚子什么都消化得了,,哈哈,,狗这东西比药还厉害。灵得很

    张杰一听到认可了,不过奇怪地又问上了:“哎我怎么没事件?”

    “胡说,你肯定有事

    “没有,绝对没有。”张杰摇头否认道。

    简凡停下一指张杰:“切”敢说你没有浑、口舌干,多喝了几杯水?”

    “那个有。”张杰点头。

    “敢说你没有旺盛,和嫂乎昨晚是不是那个、那个,多那个了两回?”

    简凡学着时继红的口气,做着一手指头、一手圈,指头使劲往圈里插的姿势。脸上带着表回头谴笑着看着张杰,张杰神里惊讶不已,指着简凡,嘴唇颤颤,没说话到先嘿嘿嘿笑上了,八成猜着了,还真那个那个了,看来还那个了不止一次。

    俩人捂着肚子笑了半晌,简凡一解释才知道,这用料里狗杞、落丝几味加之狗都有壮阳补肾的功效,服之能使气血溢沛,百脉。再加上熬得细汤时继红喝得最多,这么大火力一催,那当得是立竿见影了。俩个人偷笑着,正咬着耳朵猜测这老严回家晚上还没准怎么折腾着呢,就听得有人喊张杰,一回头看。简凡不认识,张杰倒笑吟吟迎上去了,一个三十岁左右壮壮实实的小伙,简凡看着面熟,一介绍才知道。是李威公司的市场部主任,再一介绍才知道,是原重案队的刑警。辞职出来后就在威盛房地产公司任职。看着俩人兴冲冲地说着,简凡心里又是咯噔一下,怪不得担心自己被策反了,敢李威以前还真策反过重案队的刑警。此时再看那位昔同行,西装笔、系着深色的领带。俨然一副即将成功的人士打扮,脸上笑吟吟地客着,那有半点警察的影子。

    俩人闲聊了几句,那人告辞驾着辆现代离开了,张杰却是看着这等风度。眼光里不无羡慕之色,简凡拉着张杰要上楼,歪着嘴轻蔑地随意问道:“你们前队友啊?为啥叛变投敌了涅?”

    “砸,,这怎么叫叛变呢,这叫职业选择,,就叫叛变也没啥,一叛变有车有房。老婆孩子跟着脸上也有光,就咱们那集工资。全交给老婆都换不上个笑脸,自个的烟钱酒钱还外头蹭去,搁谁谁不叛变呀?,看这位老兄活得多滋润,那像咱们。这么大了还愕被人当枪使唤。”张杰解释道。明显为前队友开脱。

    简凡却是不以为然道:“咦哟,,不至于吧?张杰我看你要搁鬼子来了,一准是汉;当警察你都想当警是不是?”

    “想,,为啥不想,不过我估计李威看不上咱,就现在说起辞职跳槽来。他都是样板啊,还有那王为民”我呢,除了揪胳膊压腿抓人再加上惹事生非,啥逑也不会,这年头。有本事的进公司、没本事的领工资;有出息的跳槽、没出息的卧槽,可咱们刑警连卧槽也不如,他娘滴。加班加点吃苦劳累、困难危险不许后退、工资不高还得交税、老婆孩子跟着受罪,当年选择当警察是个严重错误噪,现在好,后悔也晚了。想改行只能加入黑社会去,哎张杰看样这觉悟并不怎么高。--凤舞文学网--眼神里夹杂着羡慕的不满现状的复杂表,最起码人家开得那辆豪华现代就让人眼红得紧。

    简凡看张杰这么没出息,开了句玩笑道:“走吧”那这么多牢!黑社会更不收你,还以为你小子是卧底,那还不如卧槽呢?”

    “哎哟,我想起来了。”张杰好似什么恍然大悟一般,快步跟上拉着简凡道:“我明白为啥你当临时组长,还硬扯上我了,回头又把老严、老时拉来了。支队长是别有用意呀。还是领导有一手。

    “什么用意。”简凡一怔没想明白。

    “咱们都没人要呀?”张杰说着便脸上放光,说了个稀里古怪的理由。看着简凡理解不了这等高深的理论,立马解释着:“你看你啊。光会吃,光知道吃;我呢,光会惹事;老严吧半退了,就不退也没见他会干什么;老时吧,就更不用说。浑除了毛病就是一堆肥,走到那,那儿就鸡飞狗跳”咱们这四个人虽然不咋地,但对于支队政治思想以及忠诚度上绝对是合格滴,为啥呢。因为咱们叛变无路,投敌无,门啊”呵呵,亏了支队长这么聪明啊。选了这么个临时组长,经常带着大伙吃,要另请个稍有点架子,早散伙了。”

    张杰如同现新大6一般,细数着此次调查组四个人的特,还真有点一言以救之的精辟了,不过这话听得简凡直翻白眼,气得剜了几眼都没说上话来,悻悻地指着张杰半天才憋了句:“张杰,你不是太有才你他妈是巨有才。”

    这具空间虽可气派一点都不觉得

    一亮证件,来之前已经打电话预约过了,一位长得颇标志的前台妹妹领着俩人到了会客室,笑着做了个请的姿势,把二位领进了李盛会

    。

    这是最后一个要排查询问的。简凡的心有点复杂,单不说俩人以前曾经有过密谋,就是冲着和唐大头的那层关系、和曾楠之间不清不楚的关系,简凡都觉得此行有点难堪之虞,而一直到此时也无法理解伍辰光支队长的用意,连着几天的排查不闻不问。就像放手让自己去干一样。但问题也就在于此。如果放手彻查此案,支队长明显给了警力的条件都不足,就像敷衍塞责一般。而且如果再一查究往事惹恼了李威,那么像支队长后续说的那些什么什么乘势而起、乘机而入的设计,的直就成了笑话了。

    走进门的那一刻,简凡甚至还觉得自己仍然被扔在浆糊锅里,说是查案,其实还真不知道,这个案子究竟有什么可查的,这么伤脑筋的事,如果不是为了那本味谱。简凡宁愿和前几组一个样子,下一个曾国伟监守自盗待查的结加…

    偌大的会客室,围着一圈黑色的真皮沙,很庄重,八成也是公司开会的地方,居中而坐的那位,正是多不见的李威。

    终于又一次见到了曾经的警界传奇人物了,坐着的李威腰杆笔,估计那是多年军警生涯养成了习惯,偶而抬眼一瞥,眼光像要看穿人的心肺一般犀利。一进门,连向来大大咧咧的张杰也显得有点拘束了,和王为民比,此时正襟危坐正翻看着报纸的李总不像那么诈写在脸上;而和肖副局、杨局长相比,笑着起招呼的李威又不像那么大架子、那么大威风,这种亲和不像是居高临下而来的,就像朋友之间那种亲和;当然和乔小波、和伍辰光支队长,和涉案任何一位,都没法

    。

    这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人。刚刚落坐,简凡的心里和剩下的几位一比,下了这么个定义。见年时久了,越了解越觉愕这个人颇不简单。

    李威客气的寒喧着,前台迎客的妹妹婚姓婷婷如穿花蝴蝶般给两个斟上了绿茶,抬眼再看这位李总的时候,透着金边深遂的镜片之后,简凡突然觉得有一种被人看着心慌的感觉。或许是心有戚戚乎?不久之前还在这里商议着怎么搞违法乱纪的事,而现在来查的又是违法犯罪的事实。

    “二位”你们,谁来问呀?”李威笑着看着俩小警察,就像看着顽皮淘气的孩子一般,不过那种笑倒并不让人反感,张杰指着简凡介绍着,这是我们调查组组长,进门几个眼神,到没现简凡和李威本就是旧识了,李威一看笑了。笑着问道:“咱们以前也算同行吧。千万别客气啊,,如果加上这次。应该是第三十七次对我询问了,不知道你们习惯不习惯,我已经很习惯了,这样吧,我先给你们详细叙述一下经过,你们看如何?”

    看这样,倒有先后为主的意思,简凡微微怔了怔,没想到在最大的嫌疑人这里能得到如此的配合,一怔之后恢妾了原状,笑着解释道:“李总,您是老刑侦了,案很简单明了,案卷上很清楚,我们俩后生小辈,其实也就是有不懂的的方来向您请教请教,其实过程不重要,我就问几个小细节怎么样?”

    嗯!?李威倒怔了,脸上颇有几分讶色,不过这话好像说得据入耳,就见得李威态度更和雳了几分,笑着应承道:“这是第一次没有用把我当成嫌疑人的口吻说话”哈哈”难得,好,没问题。”

    张杰摁着录音,拿起了笔。简凡却是双手放在膝上分外恭敬地问道:“案卷显示,前七次的排查,最终结果都把矛头指向失踪十四只的曾国伟,您和他是同事,您觉的应该是他吗?”

    简凡眼中的不动声色好像在炉后灶前和击刮练场上已经练就出来了,只是一副长波不起澜的样子,很冷静地看着李威。李威被这个问题问得蹙眉了,像是思索、像在回忆、也像在斟酌语句,半晌无语才摇摇头,很郑重地摇摇头。

    简凡微微一惊,如果在况不明的条件下,把责任归咎于曾国伟,这是一种务实的态度;如果要提出异议呢,那就代表一种慎重的态度。从以往的况看,务实的多、慎重的少,但现在看这样子,李威比其余几个涉案人好像更慎重,这一点又不太契合他和曾国伟有旧怨、而且是敌的事实。

    “能提供您的判断吗?”简凡谦恭地问道,简凡的脑子里突然飞过时继红关于李威的流言蜚语,不知道那些事是真是假,而此时的感觉却是,谁要把这种男人甩了。那好像真有点瞎了眼了。

    李威思忖了片刻开口了:“客气了”作为一名刑警,对于一个案子应该有你起码的直觉,不独是我,我想大部分看了案卷的对于曾国伟犯案都应该有最直接的判断,应该不是他,,我提供几点你们参考。第一,作为一个父亲,妻子早逝,唯留一女尚未成人,又没有什么大变故,这种况下抛下幼女自己亡命天涯,十四只不见踪影,说不通丁第二、放在犯罪者的角度考虑,要逃过全国各地警方的排查,这不是件容易的事,最起码得选好出逃路线、准备好跑路钱甚至于联给人、藏之地,这不是仓促之间能办好的事。而他一逃就是十一渊,众可能吗如黑非要说他隐姓埋名躲在某个角落甲,博旧刚杂甘女儿不顾,专案组相信。可我没法相信,,第三,还是放在犯罪者的角度考虑,一件文物,特别是价值连城的文物,这东西走私有他特殊的途径和通道,这不是他一个普通警察能接触得到的,何况是个内勤,他偷了那些东西等于是废铜烂铁,根本出不了手理由很多,我想那一个专案组都考虑到了这种况,甚至于大家心里都认为曾国伟是清白的,可都没办法,查不到真凶,只能让他背黑锅了,对吗?”

    李威缓缓地说着,子直靠着椅背上,双手交叉在腹部,像老僧坐定一般。举重若轻地说了这一番,像是回到了刑警生涯中那种缜密的

    维。

    这角度很客观,简凡心里暗暗有几分敬服,其中的理由和自己想到的几近相互印证了,看着李威清澈深遂的眼神。简凡心里有点打鼓,不过还是鼓鼓勇气小心翼翼说道:“李总,对你您的行事我有一点不了解,,曾国伟失踪、裴自杀,乔小波被清退,理论上说,不管是谁泄密,能背这个黑锅的人已经增加了,而您审查结束的时候没有选择辞职。却在被调任我们现在一队代理队长的时候辞职,这件事。有什么特别之处吗?”对不起。如果涉及,您可以不回答。”

    “呵呵,这个呀。不涉及我的,涉及你们的了,或者说,我们共同的。”李威欠欠子,又一次出乎意料,不仅没有什么尴尬,反而开怀地笑上了,笑了几声示意着张杰说道:“把录音机摁了,我告诉你这个。不用记录,大家都知道。

    张杰看看简凡,简凡点点头,啪声摁了录音,就见得李威招招手让二人上前来,俩人几步上前。就见得李威捋着袖子,把胳膊直伸到二人眼前。俩个人一看,霎时抽了一口凉气。光滑的腕部隆起着两道环形的伤痕,年深久和肤色根本不一样,都是行业中人,一看便知道那是手镝形成的勒痕、小臂、肘部都有类似的伤,历历在目,甚至有点触目心惊。简凡和张杰互看了一眼,心里挖凉一片,不知道李威要干什么。

    “你们,见过乔小波了吧?”李威像是在说一个无关的人。一听这话,简凡心下一凛,猛的明白了为什么乔小波见着穿警服的就打颤抖,敢也是那个时候留下的后遗症了。刚刚一愣神就听得李威说道:“乔小波差点被专案组的吓成白痴,出来好多年都不敢出门,我听说呢裴是被三个组轮班审了几天受不了,急了才从三楼跳了下来,,我很庆幸我当过几年兵,脸皮呢,比他们厚几层;子骨呢,比他们结实点,虽然我的嫌疑最重,可不是我,我要是死了更说不清了,所以呢,我就选择赖活着了,,呵呵,我这可是有证有据啊,而且你们肯定在案卷上没有看到过。包括裴的死,你们肯定也不知道详。”

    像是玩笑一般说着这些难以启齿的往事,李威的坦然和大度让简凡和张杰有点脸红和心惊。如果说当时没有过刑讯供那是假的。只不过没想到能留下的痕迹是如此之深,十几年拿出来仍然让观者无法释怀,简凡看着李威淡然一脸的表,突然想到了蒋姐说得那茶中三道,到了最终顿悟的时候,或者就是茶道到了极致,一切都淡如轻风了。看着李威正端详着自己,简凡笑笑,轻声道:“李叔,那我更不明白了,好容易苦尽甘来了,也提拔了,为什么还是选择辞职呢?”

    “呵呵李威摇摇头笑笑,看看张杰,又看看简凡,释然地说道:“处在你们这年龄还理解不了,这样说吧,我在你们这样大的时候也是血青年,当时我们就靠着拳脚和镝子办案,我觉得我问心无愧,因为我是警察,我上的警服代表着正义可正义又是什么?是拳脚?是手铐?是无端和猜测和怀疑?是对嫌疑人的精神和折磨?这些我曾经都相信过。有时候即便是有所过份,我也会用正义作幌子为自己开脱遮丑。

    可在这件案子中,十四只前,当我从一个施虐者向一个受虐者角色转换的时候,我开始理解一个人被戴上手铐的时候,心里是多么惶恐,那怕他是清白的;当我被镑着被同行连番审讯的时候,疼痛和疲劳就像我曾经施加在别人上的一样,我那时候想到最多不是洗脱我自己,而是在扪心自问,我曾经做的是对,还是错?我是不是曾经像被别人冤枉一样。冤枉了很多人,如果不是裴的死,案子不停,我估计脱不了;至于调任一队的代理队长么,那是对这些隐瞒的一个筹码,好捂住我的嘴,”后来我想当当正正地主持一次公道和正义,想洗脱我的嫌疑,洗脱曾国伟上的嫌疑,可同样被阻止了,没有人给我这个机会,除了辞职我还能怎么样?,,一个人可怜之处不是他没有信仰、也不是背叛信仰,而是被信仰抛弃和背叛,,我,就是那个可怜人。像以前任何一次一样,我坦然接受你们的调查,我为我说的每一句话负责。”

    张杰和简凡听得这位已经去职多年的警察前辈之言,声俱有、言辞恳切,而对于前辈所说的那些司空见惯的拳脚手镝之事顿觉冷汗涔涔,呆立在桌前看着要来调查的嫌疑人,好像自己俩人成了被质问的角色,此时方觉得,本案最大嫌疑人李威上,什么样的复杂东西都有,独独不像有嫌疑

    三个人像泥塑木雕一般静止了良久,还是李威轻叹了声打破了沉默,颇有长者之风地劝慰着俩人说了句:小伙子们,都坐下吧,茶快凉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