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2章 苦茶香袭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得出曾楠、蒋曲佳很高兴,其系干俩美女自告奋勇枫几一不厨房帮忙,不过曾楠恰如玩空手道的洗菜摘菜架势,简凡看的直咧嘴,蒋迪佳也兴致颇浓,甚至于还拿着那把锰钢菜刀想试试锋利与否,吓得简凡一把夺了下来,好说歹说才把这俩想体验生活的哄出了外间。--凤舞文学网--免费提供

    三五盘家常小炒、六七杯乡野自酿,简凡和蒋迪佳、曾楠吃得津津有味,席间曾楠和蒋迪佳颇为健谈,从当天所学的瑜伽动作要领,说到了设计瑜伽服的色调搭配如何能体现学员的曼妙材,又说到了新认识的一干姐妹轶事,看这样俩人大有展成闺蜜之势。今天曾楠之来,肯定不是奔吃来了。着样是心甘愿来当自己和蒋迪佳之间的这个灯泡,席间老是暗示着简凡挟菜,偶而还取笑几句,俱是把俩人往一块扯。

    吃了饭,未等收拾碗筷,曾楠便即大呼小叫着让简凡送俩位姐姐,而且特意地把车钥匙给了简凡,自己坐到了后座,把蒋迪佳硬推上了副驾,等送到了盛唐下了车。扶着车窗和简凡挤眉弄眼再见。千叮万嘱着,一定要把蒋迪佳安全送回家。

    虽然这表和话都有点假,不过呢,这一次简凡倒还真对曾楠的好感剧增。

    又剩下俩人独处时间,而且是曾楠刻意营造出来的。简凡驾着车缓缓地行驶在熟悉而又带着几分陌生的大街上,流光溢彩的城市处处华灯,悄悄几次瞥着副驾上的蒋姐,几未见,依然是那样矜持和稳重,同样熟悉的感觉里带着几缕陌生,偶而相视一笑之间,俩人之间好像在亲昵之间稍少带上了几分尴尬。

    真漂亮”简凡的心里暗暗赞道,鹅蛋形的秀庵容似乎根本不带一丝烟火气,偶而掠过车窗的灯影一瞥佳人之后,每每总有惊艳的感觉,总是让简凡觉得心里一如既往地痒痒,每一次都恍如初见,每一次都有想把蒋姐抱着揽着肆意亲吻肆意抚摸的冲动和,每一次都会憧憬很长时间,衣衫滑落、长裙褪去之后那种可能生的血脉贲张的场景,没见的时候会这样想,一见之后每每又压制着这样想。第一次也是此生唯一的一次让简凡觉得自己很下流、很龌龊”

    哟,这是吗?抑或仅仅是!?简凡很分不清对于蒋迪佳的感觉。

    过了滨河路、进了大学城,沿着山北大学的主楼一侧林荫道上,漫步着的是一双双一对对侣,车驶过之时,简凡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小学生时代的无忧无虑早已成为往事,只是这种生活不管什么时候看起来都让人憧憬无比。侧头一看,蒋迪佳也正扶着车窗看着窗外,简凡随意地说了句:“这地方的环境真好,不像商学院净是旧楼水泥地,连棵树都没有,我高中同学里有在这儿上学的,那时候羡慕他们的”

    “住得久了,那里都一样。”蒋迪佳回过头来,暗影中看不到了表,这是上车快到目的的第一次开口,不过开口就给了简凡个惊讶:“简凡,我辞职了。”

    “什么?”简凡微微一怔:“报社不好的嘛。”

    “其实那工作我不太喜欢。也不是我能胜任了的。

    我想干点简单的事,自己的喜欢的事。”蒋边佳像在征询似地说

    。

    ”

    “没有什么建议吗?”

    “呵呵”我上班都是瞎混呢,我能有什么建议。”

    简凡随意说了句,蒋迪佳轻笑了。车嘎然停在熟悉的单元楼前,仅仅迟疑了一下下。简凡就听到了蒋迪佳的手嗒地一声开了车门,心里跟着咯噔一下,有点失落,或许,俩个人再也回不到先前那种亲蜜和亲昵的关系了。

    蒋迪佳像有几分迟疑地下了车,却是头伸回来,笑着说道:“上家坐坐吗?这么长时间了。都没请你上家里喝杯茶。”

    “这,,这合适么?”简凡嗫喃地说了句,几近不可闻,伸着脖子看着蒋姐亲和的笑容。不知道此间有何意。

    “就我一个人,,上来吧。”蒋迪佳不容分说地邀道,拍上了车门。简凡心里怪怪地下了车,俩人相挽着,很随意,就像这里的住户一样,第一次上了蒋迪佳的家里。--凤舞文学网--

    ,

    这一次走得有点忐忑不安,甚至于上楼心不在焉踩错了一个台阶差点摔一跤,蒋迪佳咯咯笑着,好像特逗似的。领着简凡上了三楼,开了门,亮了灯,换了拖鞋。说了句随意参观,很高兴地招待着,搬着茶几下的茶盘,拿着橱里的茶具,插着电壶,有条不紊地摆上了。

    咦!?,还真是要喝茶,坐在沙上,简凡怪怪地看着一丝不芶的蒋姐,蒋迪佳却是轻笑着说道:“每次我爸爸的朋友来,都是我沏茶的哦,简凡,今天你怎么了?”

    “我!?没怎么呀?”简凡说道。

    蒋迪佳笑着故意问:“不会吧,平时嘴就不停,今天怎么惜言如金了,好像没见你这么深沉过?”

    “呵耸,,我不知道该说什公”

    简凡讪讪应了句,说得倒是老实话,蒋迪佳笑了笑,像是一切尽在不言中一般,并没有揭破,好像以前俩人并没有生过什么尴尬,只是笑着转了个话题道:“水还得稍等一会,来,我领你参观我家”

    就像找个事、找个话题消除俩人之间的尴尬一般,蒋迪佳伸手拉看着简凡,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参观上了。有点奇怪,曾经见过西山花园蒋九鼎的小别墅。难不成蒋总他爹居然还住着这等寒酸的房子?简凡怪怪地想着,客厅已落眼底,老式的茶几、木沙虽有几分古色古香,可看样也不是什么贵重质地,扶手处已经磨得程亮,年代不短了,居中挂着副字画,就简凡这水平认不出好边靠着的大书房更壮面墙从灿引;都是书橱,显的格外局促,甚至于还有凌乱之感。最后蒋迪佳却是笑吟吟地开了耻面的小卧室,笑着做了个请的姿势,不用说是她的卧室了。

    小、橱柜、摇椅,靠窗的小桌上放着台精致的笔记本电脑,仅此而已,摆设简约却干净利落,房间的主人靠着门,看着简凡越来越惊讶的眼色,却是笑着说道:“以前最喜欢干的事就是靠着摇椅、晒着太阳,看杂志小说,有时候看着看着,就在椅子上睡着了”怎么了简凡,很奇怪吗?。

    “有点,,那个,,那个,为什么不换个大一点的房子呢?”简几比划着,似乎要表达一种意思,这地儿呢,实在不像个富贵之家的住处。

    “呵呵,,我们一家三地,我哥在西山花园住,我妈妈在鑫达花园买了房子。比这儿大,不过呢,我爸还是喜欢这里的人生在一起,,我呢,也在这儿住惯了,虽然房子小了点,不过环境要好多了”记得这个人吗?”蒋迪佳说着,随意进来了,抽了封相册翻着指摘着一张递上来,一看简凡乐了,是乌龙路边的小店,乌龙第一锅的泥金招牌字迹可见,照片上还有个人。正翘着脑袋,几分得意之和戏徒之色尽显在脸上。

    噢,想起来了,那是第一次见着那位胖主席带着一干随从光临自家的小店,这的意之呢,自然是刚刚宰了二百块心里正乐呵着呢,而此时一看却是更乐了,笑着端洋着,好像在看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子。边看边听得蒋迪佳解释道:“于主任一不小心拍下来的,我要回来了,,本来以为呢。你是我生活中一个匆匆过客,可没想到,现在成了我家的客人了

    简凡一愣一喜,听着这话,淡淡的感动从心底泛起,手里的照片之旁也有一张。是大原鼓楼前的照片,是蒋迪佳,不知道什么时候的照片,尚拉着双拐,也是灿烂一脸的笑着,俩个人的照片就插在一起,不知道是偶然还是有意让自己看到,草草翻了几张,有小时候的,梳着辫子的;有病房穿着病号衣的、也有挂着双拐的,每一张灿烂的笑容都那么动心,一抬眼,蒋迪佳也正着自己,笑容里依然那么坦然,让简凡有点痴痴的看着,不由地轻轻地放下了相册。靠着窗边的小桌,轻轻地拉着蒋迫佳的手,想说什么,嘴唇翕动着,却没有说出来。

    “水开了,出来吧,”

    蒋迪佳浅笑着,挣脱了,先自出去了,客厅里的水壶响着,简凡亦步亦趋地从卧室出来,看着蒋迪佳正小心翼翼地用木制的镇子夹着泡在水里的小茶碗放到了茶盘上,抓了一把茶叶扣进泥红色的紫砂壶里,大号的电壶水冲进茶壶,稍稍等了片刻,提着紫砂轻柔地倒进了茶碗,茶香扑来的时候,简凡正好网小刚坐定。

    “铁观音。我爸的收藏,他一般舍不得拿出来。”蒋边佳笑着让着,像俩人偷食一般。简凡轻轻端了杯,看着蒋迪佳,抿了口,不过却浑不像蒋迪佳脸上的惬意,反倒是一脸苦色。蒋迫佳微微一怔,讶声问:“怎么了?不好么?”

    “苦死了”简凡冷不丁放了句厥词。虽然衷于美食,可对茶就有点一窍不通了,顶多就是擎着大缸子牛饮,像这等一把茶叶闷壶里的功夫喝法。自然是苦味最甚了,蒋边佳扑哧声笑了,笑着说道:“网喝有点苦,苦完了就会舌底生津,喝惯了都离不了你再尝

    。

    简凡擎着杯子喝中药般勉强再尝了尝,好在茶碗不大,直着脖子喝下去了,网放下杯子,谁可成想蒋迪佳又倒了一杯,简凡蹙着眉苦着脸说道:“蒋姐。不好喝。”“我亲自给你泡茶,你都不给面子呀?蒋迪佳故意说了句。一句将得简凡顺吧着嘴,勉强又喝了杯,不过未谙茶中之趣,能尝到的,仅有苦味而已。网要放茶碗,蒋迪佳已经拿起壶来了,不料简凡只是虚晃一下。茶碗马上收回来了,谦让着:“不喝了,还是苦的。”

    “不行。非要喝蒋迪佳嗔怒地举着砂壶,似要强灌一般。

    “不喝。简凡也不悦了。

    “你敢!?。蒋迪佳瞪了瞪眼,给了一个不具威胁的吓唬眼光。

    “跟喝中药味道样,一点也不好喝。蒋姐;我真不懂茶。喝这东西还不如让我喝涮锅水呢简凡握着小茶碗。却是再不愿意尝那种直入喉间的苦味了,自己天生的味蕾敏感,特别对于苦味更是敏感的紧,现在还觉的一嘴都是苦。

    蒋迪佳笑了,抿着嘴像捉弄了人一般,见简凡甚为不悦到不劝了,笑着给自己斟上了一碗,好似非常惬意的抿着。自言自语道:“这种极品陈茶市价一两一千多块,我爸都舍不得待客,自己藏着。

    你错过了。你可别后悔啊。”

    “那有什备后悔的。我根本不喜欢简凡扣着茶碗,说了句。

    “那要是错过你喜欢的,你会后悔吗?。小蒋迫佳浅浅说着,简凡一怔一愣,抬眼一看,两个人正好四目相接,简凡眼可见蒋姐对着自己嫣然一笑。笑着轻吐珠玉般说出来三个,字:“比如,我!

    简凡一下子有点呆了,有点痴、有点愣、甚至于心里感觉到莫名地有点紧张地看着蒋迪佳轻放下了茶碗。像是在等待表白一般看着简凡。不过突如其来的一句。越了以前两人言语中涉及的内容,让简凡顿有无所适从之感。想了半天还是痴愣地看着蒋迪佳,还是蒋迪佳打破了沉默,看着简凡说道:“看来不能太过于相信自己眼见着的事,那天见到了曾楠我还以为是你的女朋友”不过后来曾楠才告诉我,你接了一个案子,工作也调换了,正忙得不可开交,她还告诉我她家里的事,她说

    很聪明。很善良,很有格的男人。劝我不要错讨你,儿”珊小说你正在郁闷着。就像那种失恋之后的郁闷,好多天没有见到你,我以为真把你吓跑了

    “我不是被你吓跑了,我是被自己吓跑了。”简凡轻轻地说了一句。

    “什么意思?”蒋迫佳抬眼,一涨秋水般地看着。

    简凡笑着,笑比茶还苦,摇摇头道:“我不是害怕担责任,而是根本没有那种能力担得起责任,,喜欢和真正走到一起是两个概念。”

    俩人的关系或许正如简凡所说,即便是有一千个。一万个喜欢的理由,但奈何也有一千个一万个,相难相守的现实阻隔着,有时候扪心自问,我可以什么都不在乎,可我喜欢的人呢?我可以不顾一切,可我喜欢人呢?答案。每每总是让人不敢去正视的。

    蒋迪佳好似无动于衷,只是淡淡地说道:“所以你就一直保持着我们之间的暧昧。回避着谈论感和将来?也回避着自己担不起的责任?,如果你不知道我曾经列属于残疾人一类的话,是不是还要把以前我们之间的暧昧进行下去?”

    “在我眼里,你永远是最完美的。不管什么都改变不了。”简凡有点微微脸红。解释道:“你不用质问我,我就这得,以前对于女人总是抱着曾经拥有的想法,可和你在一起,特别是知道了那些,我现我开始想天长的久了,一想就有点害怕,,我要是个富人我就不害怕,我能给你别人给不了的优越生活;要是个有学问的,也不害怕,最起码和你有很多共同语言;要是有份有地位的,也不害怕,最起码我也敢大大方方挽着你的手站在你的亲朋好友面前,可我什么都不是,本来勉强能当个好厨师,现在连行都入错了。”

    一番奇也怪哉的表白听得蒋迪佳掩嘴轻笑,像是释然一般把简凡的杯子放正了,斟着茶,边斟边说道:“有时候谁也要干一些自己不喜欢干的事,就像喝茶一样。”

    好像说得离题了,好像有什么隐喻,斟满了,往简凡的面前放了放,饶有兴趣的看着简凡,简凡被这等眼光看得有点心里虚,讪讪地端起了自己不太愿意喝的茶,放到了嘴边,迟迟没有下口,就听得蒋迪佳说道:“我爸说茶有三道,第一道是苦若生命,我尝过了,尝得刻骨铭心;第二道是甜似,我正在尝着,不知道是不是,不过我觉得很甜;第三道是淡如轻风,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达到那个境界你所说的都是外的事,如果生活都由你说的这些维砌起来,那还有什么意义吗?或者说如果我在乎的是那些,我和你的生活根本不会有什么交集,我很珍惜我们之间的相互喜欢,我们之间。你觉得有距离,那就差着千里万里;如果你不觉得有距离,那就是心心相依

    简凡眼瞪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茶碗里的茶已经一滴不剩流进了嘴里,这一次可没尝到什么苦味,而是根本不知道茶味,眼愣愣地看着蒋迪佳,小心翼翼的放下茶碗问着:“姐”你这说得这么深奥,什么意思呀?你在暗示其实我们之间没有距离?”

    “知道还问。傻瓜。”蒋迪佳嫣然一笑,直白了。

    简凡一听心里猛地被乎了一下,暖洋洋的感觉升起之后,头脑有点晕晕地,脸上坏坏的笑着表变了,玩味地接了句:“称呼改了啊,一般况下,女人一旦称呼家人傻瓜,那只有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蒋迪佳讶色问。

    “上傻瓜了呗简凡笑着,神色里带上了几分得色。

    “是啊,没错。

    我上了个傻瓜,我喜欢和那个傻瓜一起傻开心。”蒋迪佳笑着,像放下了心底的重负,浅斟着茶水,抬眼瞥着愣的简凡问道:“就是不知道那个傻瓜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笑吟吟的眼神之中任谁一看传递的也是慕,蒋迪佳放下砂壶,直神着简凡,想过差距、想过放弃也想过俩个人各行其路不再有什么交集,可一直放不下这个粘稍乎乎喜欢着、着自己的小男人,很多次从他那种患得患失的眼神里,也看得出,他所受到的煎熬,要更甚于自

    。

    就像现在。用了很久,用那双美目鼓励了很久,才见得简凡鼓着勇气表白道:“真的,比真的还真。”

    眼睛睁到了最大,简凡正色说着,语气很坚决,虽然言语有点苍白,可这一次好像胜过了以往任何一次山盟海誓的表白,有时候和一个女人相处一天便是结束,而和蒋迪佳相处了一年,仿佛今天才是开始,简凡看着那双让自己动心过无数次的眼睛,眼光里即便是生气也透着和善。想过无数次拂袖而去,可到了最后,还是脱不出这双光的距离。

    或者,俩人真的没有什么距离?

    时间,静止了。眼光,凝固了。两个人,只剩下了目光间的距离,蒋迪佳微微笑着,嘴角微微翘着,像在期待什么,像在害羞怕说出什么,简凡像被横石吸引着,缓缓地伸着手,缓缓地移动着子,隔着茶几把蒋迫佳拉着。顺势绕着拉到了自己怀里。蒋迪佳像是很矜持扶着简凡的肩膀。四目相距的距离再一次凝结之后,却见得蒋迪佳摩娑着简凡的脸,轻揽着简凡脖子,不等简凡再示真,很主动地吻了上来,,

    于是,行有的距离,消失在唇与唇的相触之后的甜蜜里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