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0章 有名名不正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肖副局长给人的感觉很好,不讨简几倒不觉得有什么煌广得此事有所别扭,下属居然向上司询问案经过,上司居然是涉案人,这倒是没经历过的,反倒是肖副局长很客气,把来询问况的简凡和重案队临时借调的张杰大大表扬了一番,勉励俩人尽早破案。--凤舞文学网--

    这个肖明宇副局长简凡记忆犹新,第一次金店抢劫案就是肖副局长给乌龙城关派出所的锦旗,一年多了,还是那张“”形的脸,脸色泛黄,笑的时候明显能看到两个,眼袋和清色很深的牙。相貌孰无可取之处,不过从人家嘴里说出来的,可算得上此案的关键了

    十四只前,也就是一九九年,八月二十一,下午十七时三十分,押解刑警李威、王为民把从嫌疑人处缴获的赃物交回库管。十八时下班时候开始下雨了,十九时,肖副局长本人亲自设宴,邀请李威、王为民以及四名参案刑侦人员在当时府西街的一家火锅店用餐,案子告破,大家心里着实高兴,自然就多喝了几杯,一直喝到尽兴而归,当时雨下得很大。”在这个叙述的中间,肖副局长着意强调到一个细节,李威推托有事没有参加,这件事大家都能证明。剩下的人连吃带喝差不多到晚上九点至十点,而当天,肖副局长本人也喝醉了,是王为民和其中一名刑警送回家的,这一点基本和以前数次的调查相符。

    尔后的事就简单了,第二天早上现物证仓库被盗,足有巴掌大的铁锁没有被撬痕迹。保险柜没有被撬,不过东西丢了。库管被人打昏了,现人时候戴着销子捂着嘴。于是,唯一掌握物证室钥匙的曾国伟顺理成章就成了主要嫌疑人,而此时曾国伟已经消失,当天就在大原城外三十公里找到了被弃的警用三轮摩托车,车上尚带着没有被冲洗干净的血迹。第一嫌疑人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悄况上报到市局,跟着省厅来人调查,在对晋源分局内部调查的过程中,现曾国伟当天晚上是八点离家的,但奇怪的是值班人员并没有现有人进入分局办公楼,从分局里开走了偏三轮警车。

    恰恰库管被人打昏的时候是省电视台新闻刚刚播完不久,这一点好似又能证明曾国伟没有充分的作案时间,因为从他家到分局步行需要十五分钟时间。虽然无法摆脱嫌疑,却让省厅专案组怀疑另有其人,进而着手对内部涉案进行了清查,包括当时的分局长、副局长以及一干参案人员,凡是知道当时赃物入库的内部人员都被隔离调查。

    于是,当天下班无故消失的李威就成了重点排查对象,李威也无法提供自己当天晚上去向的旁证,继曾国伟之后,李威顺理成章成了重点嫌疑人。

    但不顺理成章的是,曾国伟一直没有下落,赃物一直没有下落、被盗枪支也没有再使用,即便是省厅寄希望的李威上也没有现新的证据,调查七个月之后,库管因为受不了精神压力,从晋源分局的三层楼上跳楼亡、因为押解赃物被三查五审的刑警王为民愤而辞职、值班员因玩忽职守被清退、李威被隔离审查六个月后,调任当时刑侦一大队任代理队长,不过仅过了两个月也选择了离开警队。分局长杨公威也调离了晋源分局,一个分局人心惶惶、四零五散,市局请示省厅之后,紧急叫停了调查工作。

    于是,调查搁浅了,一搁就是十四只盗窃案之后才现当时失窃文物的价值,一件钱范,一件青铜酒皿、一件漆器、最贵重的一件据说是秋时代晋国的兵符。此后省厅及市局多次组织调查均没有新的现。直到其中那件钱范出现在国外个人收藏拍卖会上才知道,已经流失出境了。说到了十几年前的往事,同样仕途受到了影响的肖副局长是喘嘘不已,虽然对于文物走私活动重拳打击,但像盗墓和走私活动,从来就没有终止过,但恰恰生在公安内部,这是最让人孰不可忍的事。

    这句话同来调查的简凡和张杰也颇生同感,毕竟在公安内部生了盗窃案,这对于外界而言,是个多么大的笑话。可偏偏这个笑话还延续了这么多年。

    隔了一天,再访当时分局长杨公威就是另一翻景像了,杨局长是属于那种白白胖胖养尊处优类型,和肖副局长俨然是两个极限,简凡和张杰这么俩个和人家女儿一般大的小警察站到了局长办就有点局促了,而且杨局长明显官威重、架子大且官气浓,从头到尾一直深坐在局长椅子里,说话都是一副居高临下的态势,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说当天自己的况。而且很郑重地提到,自己对分局生的此类事件,确实负有领导责拜

    领导责任是件么意思呢?那就是领导没责任呗。

    最起码从口气上听是如此。

    出了门张杰就直骂这是个老官僚,简凡都不好意思说这是一队某女的父亲。不过捎带着由父及女,那点好感可是然无存。加上伍支队长,两天走访了当时的三任领导,整个下来就是走过程而已,三个。人的话和以前的每一次都几乎吻合。

    简凡隐隐地觉得,恐怕和先前几次调查一样,一筹莫展的时候快开始

    “从司法局出来。--凤舞文学网--简凡和张杰并肩走着。张杰比简凡大一岁,家在省城,闲聊之下才知道人家早结婚了。此前的案子里俩人打过交道,倒也熟捻得紧。

    出了大楼。上了车,重案队调出来的一辆长安之星警车,张杰拧着钥匙,车呜呜呜叫了半夭就是不着火,气得张杰一拍车门掏着工具钻车底鼓捣了半天才重新动上车。这事到是让简凡心里最不舒服的事,到了支队了,条件反而更差了,支队从重案队匀了辆长安之星小面包车早被重案队那帮野蛮刑警糟塌得不像样了,走起来全车都晃悠,看着张杰着牢。简凡顺口就别了句:“我还没牢呢,你到有话了,还不是你的重案队的车,这车才几年就糟塌成这样子了?”

    “公家车,谁上还不都跟上别人媳妇样,使劲糟塌呢。这可不在我,那你赶紧向支队长申请呀,还有啊,经费补贴赶紧要,我现在都不知道我该去支队开油还是回重案队要油,这多别扭啊。”张杰驾着车,动着了,嘴里牢倒比简凡还重。

    “那我怎么开口呀?”

    “你是组长。我是组长呀?”

    “砸,张杰。你别这样啊,我可把你当哥啊。有事藏着掖着。不够意思了啊。”简凡将着这位爷们,处了两天,敢这脾气和一队那群哥们没二致。

    果不其然。张杰小话说上了:“哎哟”瞧你说的,你把我当哥,我也没把你当外人呀?”不过简凡不是我说你,你这个事办得可是大失水准。这案子就不是人干的事。你看啊,要给其他企业单位破盗窃案,破了破不了,都是有车有油、经费管够。你说你这案,找谁要经费去?就支队那标准,有车喝的,可就没人吃的了。”

    这也是前面临的一个难题而且简凡不知道朝谁去解决,一听这话简凡又来望梅止渴来了,教唆着张杰道;“张杰,难道你就没想想,咱们万一有眉目了呢?那可是马上什么都有了,要钱有钱、要车有车、要人有人

    “哎,你说对了,我敢断言,如果没有眉目这还好说,一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那可就轮不到你当组长喽。”张杰笑着看了简凡一眼,倒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

    哟,居然还不行,简凡又生一句,不服气地说道:“喂,张杰,你就没想过,万一在咱们手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告破,你说那时候你多拽?啊”功劳都咱们的了。就这案子,怎么也得给你好几千奖金吧?”

    “简凡,不是哥笑话你,这案子要是你手里能破了,我跟你姓

    。驾车的张杰似有几分不屑。瞥了眼简凡,看着简凡颇不服气,鼻子里乱哼,这才解释道:“别不信我悄,我十六上警校、十九上当警察,现在都七八年了,这个案子我听说过,没戏。我们6队长死活不接,6队长是什么人?那是人精啊,我就佩服这老家伙”你得摆正位置啊,咱们警队有句行话叫,组长组长,要饷没饷;探长探长,放p不响,你可千万别充个出头橡让领导削你一家伙啊。”

    “喂喂”有话说清,什么意思呀?”简凡讶声问,好像此时才接触到了社会大学。以前净在一队混了,没出过勤还真不如张杰这号混得烂熟的老油条。

    “这么说吧啊”知道为什么把咱们的办公地点放到支队吗?那是因为重案队和各大队都不想沾上这。知道为什么不成立专案组偏偏成立调查组吗?那是因为咱们根本没有办案权力,只能调查。没结果,撤了方便;有结果,再上不迟”,知道为什么让你当调查组长,前面加了临时俩字吗?有了突破,你头上立马就来上司接管;要有了问题。得,你是组长,管你临时不临时,那责任在你呀,直接捋你呵呵。这里头学问大着呢。”

    张杰和简凡颇有共通之处,嘴碎,俩人摆活着。而且张杰看样也是个老油条了。说得头头是拜

    简凡一听倒觉得这话里大为有理,讶声了句:“哇哇,,不会吧,这么黑暗呀?那我就不明白了,您老人家看这么清楚,那你还来?”

    “你以为我愿意来呀?我是被配到你边来的,,6队可真够损的,我都公开检讨了,还把我赶这儿来了。队里就数我脸皮厚,我估计这烂事扣谁脑袋上他都不好意思,只好拿我开刀了反正我也不在乎,上头还有你顶着呢张杰哈哈大笑着。把包袱又扔给简

    了。

    “哎,张杰。你犯什么错误了?不会是生活作风问题吧?”简凡笑着道。

    “生活作风现在还算问题呀?我要有那本事到不至于现在还放p不响的探长也混不上了。”

    “那你干嘛了?。

    “妈的,抓了俩卖粉的,没捞着证据,回头还被反咬一家伙,说我刑讯b供”我就踹了两脚,赔大了,扣了我一个月奖金

    张杰说着,简凡笑着不往下问了,这种事分不清谁对谁错,估计嫌疑人和警察都觉得自己冤。车摇摇晃晃慢慢行驶着朝着府东路的大恒出租车公司驶去,凡尽拜访另一名涉案人员。当时的值班人。两天了,也就俩个的调查组在瞎忙着,简凡想起件事来,又是问道:“咱们组那几位,什么时候来?你认识他们不?。

    “认识,二队严世杰,晋源分局盗窃案当时的第一预审员,他其实不归二队管,只是挂靠在那儿,人都内退基本不上班了”,还有四队的时继红,女的。来了也没啥用,就在晋源分局呆过而已。”张杰门清。三言两句解释道。

    “女的?怎么着,支队长还准备给咱们来个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小。简凡笑着随口问道。“好啦,你一见就知道了啊,想当年可胡丽君的名气还大,,我现在现这个案子。几乎是考验咱们的精神承受能力。就这两个老家伙,警龄跟咱们年龄差不多,又都是预审出,光说话就能把人噎死,队里都巴不得他们在家赋闲呢张杰应道。

    “有人总比当光杆司令强呗。支队长没准就是专门安排的当年的知人简凡口是心非地维护了支队长一句,手里还在翻着记录,想了半会却是越想越迷糊,又说上案了:“哎张杰,我怎么觉得这案子呀,咱们跟先前那几组一样,又快开始驴推磨转圈了!?”你看啊,肖副局长和一干刑警互相做证,嫌疑排除;伍支队长当时在阳高养伤,这他回不来,排除嫌疑;杨局长那份吧,好像不至于偷东西去吧?基本排除;库管自杀了,连那点压力都受不了,他耳能偷人吗?暂且排除;还有值班的。能坐视案而不觉吗?他要有问题,省厅那么多人咬不住他吧!?”其实说来说去,还是曾国伟和李威的嫌疑最大,这根本还是穿着新鞋走老路嘛,,你别想,我问你个问题,你直觉是谁?马上回答。”

    “曾国伟呗。丫的,我听说曾国伟懂古董,没准捞了一家伙真出国去了。咦哟小那钱范不卖了二百万欧元不是?二千万人民币哦,那多少钱呀?他当几辈子警察也挣不了这么多吧?”张杰撇着嘴不屑地说道,这也是最直接的嫌疑人,好像容不得置疑。

    “可我也觉的他不像。小。简凡摇摇头,指摘道:“我跟你说件事啊,你考虑一下。你说一个当爹的,至于扔下女儿,十几年不见面么?就为了那几件当时还不值那么钱的古董。前提条件啊。女儿还网上初中,没有自立能力。”

    “切”这年头,扔爹扔妈扔儿女扔老婆,都不稀罕。有什么不可能的,要有挣两千万的机会,我立马扔了老婆潜逃,谁当逑这破警察。哈哈”我出国娶洋妞去张杰哈哈笑着说着,为钱做案,好像就在理之中。

    此时简凡才算看明白了,这货色差不多和肖成钢一个得,是喜欢动手而不喜欢动脑的料。脑子里根本不装案

    ,

    ,,

    俩人瞎侃着。不一会便到了大恒出租车公司,提前联系过了,出租车公司到也配合。领着二人进了办公室,一个相貌三四十墩墩实实的中年人正手足无措地坐着,一见得俩警察进门,像是受惊般地腾地站起来,两眼惊恐地看着简凡和张杰,嘴吧嗒着紧张地说上了:“真不是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当时就见曾科长驾着摩托车开着大灯停到了门口,我跑出来开门,随便问了句,他说“紧急任务”我开了门他就走了,”第二天就案了,我真的不知道其他况,这都多少年了,怎么一直不放过我呢?”

    叙述经过的是是当年的值班民警乔小波,要说也是同行,不知道为何胆小成这个样子,说话的时候嘴唇都抖抖索索不利索,简凡和张杰诧异地互视了一眼,给乔小波到了杯水,稳定了稳定绪。简凡问着:“你确认是曾国伟?。

    “那”那个”穿着尖雨衣,看不清楚,不过那车一直是他开着

    “他真的说话了?说紧急任务?”

    “确实说了

    “那说了你还辨认不出来?”

    “那天雨得特别大,我捂着脑袋光顾着开门,就说了四个字,没觉得那里不对弈?。

    “那你的认当天下班后再没有人返回?”

    “没有,大平雨天,谁吃饱了撑得。”

    “可曾国伟当时下班已经走了,接了女儿回家,这一点他女儿、他邻居都提供了旁证”八点到八点半之间为案时间。而这段时间曾国伟网网离家,你既然没有见到他进门,怎么可能看到他从单位出来呢?”

    “我”,哎的。这么多年啦,我也说不清了

    乔小波苦着脸。确实无法自圆其说了,这个苦脸的架势好似非常难为,简凡和张杰悻悻看了一眼,还是一如料想的失望。

    这个疑点是郭定小最早现的,虽然没有从晋源分局围墙现攀爬的痕迹,但当时雨季也无法排除翻墙进入的可能

    省厅当年的调查设计了几种作案模式,曾国伟翻墙进入分局,实施盗窃后潜逃,这是第一种;第二种,曾国伟有同伙,其中一人进了分局盗窃后,另一人负责接应。共同潜逃,遗留的血迹曾落心幕人员怀疑曾国伟或者其他人被灭口。但可惜的是没有必川个地点周围现尸体;还有第三种。就是曾国伟被人灭口,取得进入仓库钥匙后,实施盗窃,仓库铁门、库内的大保险柜都完好无损,曾国伟上的钥匙就成了关键。

    只不过如果曾国伟是无辜的话,那么案就要更复杂了。不独独是李威,剩下的知晓当天赃物入库的人,就都有窜通外人作案的嫌疑了。偏偏所有的设计都无法提供有力的证据,这才使得这一简单的盗窃案悬了十四只。不样的圆读体验,请到甩盯加此凹

    一番询问也是毫无所获,乔小波因玩忽职守被分局清退之后,一直当出租车司机,公司的反映是个老实人,派出所也没有什么案底,对于乔小波见到警察后的格外恐慌,简凡郑重地记下了这个疑点。好像能说明点什么,做贼心虚?不像,如果他有问题,肯定逃不过当年省厅和市局专案组那干人的眼睛,这倒让简凡心里隐隐有点奇怪了。

    安抚了乔小波一番。俩人告辞出了出租车公司,到了下午四点多,忙碌了一天终于又回到了新单位,刑侦支队,气派昂然的办公楼前,散落地停着几排警车,调查组的办公室安排在三楼东南角耸后一间,也是档案室腾出来的一间办公室,网网借调到支队长简凡就在这里临时任组长一职。

    心里装的事多了,话便少了,俩人一前一后上了三楼小网走到办公室还没到门前,就被一声级女声吓了一跳,只听得办公室里有人说着:“老严,咱们这第几次来调查组啦?七次了,还是八次啦?再这么成双成对,快成两口子啦啊?哈哈

    笑声以及说话声的分贝在楼道里清晰可闻,简凡皱皱眉头,张杰却是悄悄往办公室里一指:“时继红,绰号母大虫。”

    俩人正要迈步进门,就听着又是男声说着:“第八次了啊,咱们审过的悬案不少啊,就这回最悬,十四只都没踪迹”你记得咱们当时晋源分局那桩杀人案不,俩学生打架小的把大的杀了,那小子跑了十七年,上个月被广提留住了,哟,都成百万富翁了啊”

    闲聊着的俩人突然顿住了,门外进人了,进来的一个帅气秀气兼有,一个个子不高,精精干干。一愣神的功夫简凡也看清人了,男的估计就是严世杰了,当年的预审员。女的嘛,就是时继红了,此时才知道了张杰口中母大虫的意思,时继红脸盘颇大,烫着头,一看脸立马就能想到个。“肥”字,一看腰,立马能联系到动物世界。

    一愣神时继红倒先说上了,指着简凡笑着道:“哟,这孩子长得俊啊,比张杰可俊多了。小。

    张杰笑着应了句:“时阿嫉,你不会又给你胖丫瞅对象吧,咱们调查组组长啊,别乱高攀啊?”

    “哟!?就是啊,你不说我还想不起来呢?”时继红眼一眯,看着简凡来劲了。

    “嗨嗨,,继红,咱们可还没报到呢啊?张杰,这是一队来的组长吧?小。年纪看来五十多的严世杰比较识趣,敲着桌子提醒着时继红。

    “对,晋源分局盗窃案调查组临时组长,简凡。这是严叔严世杰,当时预审组长。这是时阿姨时继红,当时的书记员,她在晋源分局任过职,对那儿的况比较熟悉。”张杰介绍着,简凡和新来的两位一一握手,心里却在暗暗泛苦。但凡那个单位,都要有这么几个同事不亲、领导不的货色,严世杰是要准备退休的主,就那干了一辈子预审的眼神,简凡看得出来是不屑之色。而时继红呢,像这号连更年期都冲过去的老妇女,估计就等着冲回家抱孙子了。

    难题呀?难题。不知道支队长是什么用意。简凡幕座下。不大的办公室排了四张桌,时继红和严世杰对面坐着,简凡坐下,想了想开口了:“各位,今天人来全了。我说个事,大家看怎么样?”

    说着的时候一瞥眼。时继红抽抽鼻子似有反感,严世杰正端着杯子嘴撇着,好像在表达着一种意思:老同志是来坐镇来了,不是来听指挥来了。张杰有点紧张。咳了声差点站起来,单位间同事间的关系太过微妙,有时候没准一言一行就惹人了,而且警队里这号资格老的快退休的同志最不敢惹。

    不过简凡好似浑然不觉似地,早有了计较,笑着邀请道:“我有个提议啊,咱们下班一块搓一顿怎么样?张杰,你不用说啊,你巴不得宰我呢?我主要是请严叔和时阿姨,大家给个面子啊,我这个组长可是临时的,没准明天一捋。的,我想请大家伙都不好意思开口了”严叔,我估计你喝两口,我有乌龙正宗的玉米黄甜酒,低度不伤不醉人;时阿姨,我估计您面食,我能找着个您没吃过的地方

    简凡根本没有给众人开口的机会,很谦恭地邀请着,有道是要拉关系,唯吃一字,一吃一喝一熟悉了,这关系就融洽了,张杰放心了、时继红脸上微微露着笑意、着脸不动声色的严世杰,看得出倒也并不介意小警们给的尊重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