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9章 因吃不顾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简凡,来我办公室,”周一形队列,照例是广播、升国旗,刚刚散开就听到了队长虎吼了声,简凡正被一干队友围着,都抱怨着这两天锅哥不在,队里的保婷缺了,周六周都吃不着饭,简凡分开了众人,奔着上来了。--凤舞文学网--队前的杨红杏好似也正要喊着简凡。不过一听队长先喊了,到了嘴边的话愣生生刹住了。

    进门、落坐,秦高峰移移椅子。再看简凡,早乐呵着站到自己面拼了,怪怪地问了句:“傻笑什么呢?玩好了吧?”

    “哎”简凡笑着点着头。看样确实玩得不错,不过这心中之乐,怕是无人能知了。

    “玩好了,回来就好好上班。我提前警告你啊,下次再请假,一概不准。”秦高峰拍了一巴掌,貌似威胁。

    不料简凡一腰杆:“是,知道了。不清假。”

    “你得注意点影响。”秦高峰甩着手指点点,看今天表现不错,语重心长地说道:“过了国庆,就是考核、定级,马上就要转正了,到时候让我怎么给你写评语,写个吊儿郎当、还是写个自由散漫?你是个警察,不是个混混,也不是大师傅。不能上班老请假、老钻厨房,队里的规定和警察条例,都是给别人制定的,就你例外?”

    看来心里斟酌了良久才有了今天的话,以前都难得刮简凡一回。秦高峰说着瞪着简凡,知道这小子怪话连篇,没准又要找一堆理由和借口搪来

    却不料,今天简凡外意外。两脚并拢很正式的敬了个警礼:“是,队长。知道了。以后保证遵守纪律。”

    “哟”脱胎换骨啦?”秦高峰一愣,倒奇怪上了,诧异地站起来了,上上下下看着收拾得精神利索的简凡,到大出乎意料了,一看到现点不对了,眼睛分外红,诧异的问了句:“眼睛怎么啦?熬夜了”哎不对呀?你熬夜干什么?”

    “网下火车,火车上吵得睡不着呗。”简凡这次还真是搪塞了句。秦高峰无奈地笑了笑。跟着简凡好似现了今天队长精神尚且不错,接着倒先请上了:“队长,我有个请求?”

    “说”请假改请求了啊。”秦高峰坐下来,好似要说什么话。网还斟酌语句,就听得简凡朗声说道:“我请求尽快开始调查晋源分局的盗窃案,既然这已经是定了的事。为什么迟迟都没有开展?”

    “耶!?这可真变了,你是简凡么?”秦高峰惊了声,自己没说倒先让简凡说出来了。今天的事太过蹊跷,让秦高峰不得不惊讶了。看看简凡倒不像原先的样子,怪怪问:“怎么着?去了趟北京,觉悟提高了?”

    “队长,我觉悟一直很高。您不能都隔着门缝看人吧?而且我觉得你的看法有问题,做饭和查案都是为人民服务,干嘛就厚此薄彼呀?既然您不喜欢做饭,又迟迟不让我上案子,这不是故意给我难堪么?我都迫不及待要破了这个案子,为我们一队争光呢。”简凡正色说着,好像一切就是为了队长和队长里的荣誉一般。

    秦高峰笑了,虽然不知道究竟生了什么事,可他知道肯定生了不寻常的事,要不这么个小敲着不走、打着倒退的惫懒货色肯定不会主动请战,不过正好应合了自己今天要说的话,笑着说:“好啊,下午上班到支队报到,正式接案。我倒看看你查案有没有饭做得好。”

    “是”简凡一乐,敬了礼要走,不料队长又是喊住了。

    一回头,却见队长离了座位起来了,虽然有点诧异、有点不解,倒更像有点担心一般走上前来,拍拍简凡的肩膀,说了句:“还记得在抗洪前线我跟你说的话吗?”

    “噢,那个呀?记得。”

    “是行么?”

    “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

    “对。”秦高峰说道:“我知道你心里可能对我个人有点意见,有些事一直瞒着你,不过我也在做我自己认为正确的事,解释就不必了,将来你会理解的”我要提醒的是啊,如果觉得真有难度拿不下来的话,早点吭声,栽在这个案子上不丢人。如果你查到了什么,一定小心,千万别贸然独自行动。你的后,站着咱们大队、咱们支队”

    “队长,您放心,我个人主义到是有点,个人英雄主义绝对没有。”简凡笑着解释了句。

    “呵呵”这我到相信。要是个愣头青,这案子我还不敢让你上呢。去吧,支队长有安排。”

    秦高峰笑着,这才显出简凡的本色来了,轻轻推手示意着,看着简凡出了办公室。

    笃…笃…笃…

    第七次敲门声响起来的时候。简凡火了。不耐烦地应了句:“门开着,敲什么门呢?”

    肖成钢、郭元、王明一干队友出勤前先是轮番来档案室慰问了一番,慰问最多的一句就是,锅哥。--凤-舞-文-学-网--咱中午吃啥?好在几天试制的卤剩了一大堆,一大早给江师傅提到厨房了,一说有这等好吃的东西,好歹把一群队友打走了。

    门吱哑一声开了,进来的却是杨红杏,看着简凡眦眉瞪眼不高兴,也跟着安眉应了句:“跟谁火呢?谁惹你了?”

    “是你呀?我还以为又是谁来问中午吃啥。”简凡一看笑了。几不见,都觉得处处新鲜,杨红杏今倒也新鲜的紧,开了一颗扣子的领口露着一串珍珠项链,白白嫩嫩的格外招眼。迎着简凡走到了桌上,叉手而立着,像是关切地问:“哎,这几天钻哪去了?”

    “烦不烦呀?周四还专程给你告别了,这都忘了?”

    “怎么也不给我挥个电话?我打你的手机还关机?”

    “话费多贵呀?长途加漫游。再说没事打什么电话呀?”“再装!我问你妈了,你压根就没去北京,也没回乌龙。”

    俩人像往常一般争辨了几句,一听杨红杏这么话,简凡这才省得坏事了,忙得糊里糊涂,几天都没往家打电话了,惊得腾声站起来了,紧张地指着杨红杏叫嚣着:“哇”哇”你居然往我家打电话?我靠,怎么跟我妹样,生怕我妈不揍我似的?”

    “呵呵”一下就露馅了。”杨红杏咯咯笑着一把打开简凡指着自己的手指,笑着解释道:“不是我打了,是你妈给我打的,她问我见着你了么?那我怎么说,小,我说。不告诉你

    一看杨红杏这么幸灾乐祸的笑着小简凡紧张地问:“那你说什么了?,”算了。;。不跟你说了,我得赶紧给我妈打个电话。别老娘再聪不帆就麻烦了,说不清了”

    毛手毛脚地掏着手机。网掏出来,手却被轻轻按住了,一愣神,却是杨红杏按着,眼神里很的意地说道:“你一会再打,我告诉你妈了,你有紧急任务出勤了”怎么样?帮你圆场了,怎么谢我?”

    嘿嘿”这得谢谢啊。”简凡乐了,恬着脸,捉着杨红杏的手,谦恭地握着手乱晃着,一看白白嫩嫩的小手,估计是多不见味,心稍动,握着手作势要往嘴上放,笑着说道:“要不,来个吻手礼谢

    “讨厌。”杨红杏啪了打开了简凡的手,嗔怒了一下下,又是叱道:“老实交待,钻哪儿去了?说不清楚,我真告诉你妈了啊。”

    “我这回可是办正经事去了。”简凡正色说道,看着杨红杏兴趣来了,神神秘秘地咬着耳朵道:“我试制了一种卤的新做法,咦哟喂,太好吃了。绝对是大原数一数二的”做了一大堆呢。都放在厨房里,中午别回家了,去食堂吃啊”我有事,暂不陪你。”

    “啊”你,你去做吃的去啦?”算了,你也就这么大出息。”杨红杏哭笑不的地听着,了句感慨,不过一听放一堆进厨房,八成错不了,看着简凡兴高采烈,也没治了。不过今天这事还不是主题,话锋一转,压着声音问道:“哎简凡,我问你什么呢?上次那事,到底怎么回事?你这段时间老不高兴,我也没问你。”

    “什么事呀?”

    “就击刮练场那事呗。你问队长了吗?”

    “问了。”

    “什么事?”

    “噢,接个案子。”

    简凡故作轻松地说道。一听这话,杨红杏到比简凡的兴趣还大,拉了张椅子坐着问:“什么案子?危险不?不会真还要动枪吧?”这段时间我一直想问你来着,你也不知道干什么呢?上班就溜。哎你快说说呀?”

    杨红杏连珠炮似地问了一堆问题,问得简凡不知道该回答那一个,眉蹙着、眼动着,脸上写着的是焦急,急之下还摇着简凡的胳膊,看来关切到不是假的。

    小案子。”简凡笑着说道,被这么关心倒稍稍有点感动,一说案子倒想起个事来,笑着打趣道:“这案子说出来吓你一跳信不?你知道查谁不?”

    “谁呀?”杨红杏眨着眼。

    “查你爸。嘿嘿,告诉你啊,我可不狗私啊。”简凡嘻笑

    。

    切,拽得你。”杨红杏伸手就是一巴掌,简凡堪堪避过。不过一看简凡,想起什么来似的,又是惊呼了句:“你是说。晋源分局那件案子?”

    “哎,对了。”简凡道。

    不料此话一说,杨红杏呕吧着嘴,一脸难受,简凡正诧异着,就见得杨红杏伸着手指戳着。点着,恨铁不成钢地刮着:“你不是脑子进水了吧?那案子是你能查了的吗?”

    “哟!?为啥我不能查?”简凡一愣,倒没想到杨红杏居然反应这么强烈。

    “你个笨蛋,涉案的都是警察,还有一个失踪了的警察,这是市局十几年来的第一大悬案。郭老都败下阵来了,你是谁呀?”我听我爸说啊,几年前省厅清理旧案,把这件案子当重头案要破,动用了支队和市局几十名精英,最后都半途而废了”你能行吗?上去不是找着去丢人么?”杨红杏侃侃而谈,敢这个大案倒也不是什么秘密。

    “没事,我就经常丢人,习惯了。”简凡不为所动,不过这案子对于他本人,怕是要另有所图了。

    “你可小心点啊,都是警察,要不就是当过警察的,我听我爸说过,辞职的俩位嫌疑最大,在社会上混得都不错。”杨红杏关切了句。

    “噢,谢谢啊,哎。班长,咱们私下里说句悄悄话啊”那个,”简凡神神秘秘凑上来。杨红杏被这态度迷惑了下,不小心把耳朵凑过去了,谁知道简凡却是悄声说道:“那案子,不会是你爸干的吧?要是的话提前告诉我啊”啊哟”

    吧唧一声,话音未落;简凡猝不及防捂着脑袋,又是啊哟一声,防着脑袋了没防着腿,却是杨红杏一巴掌带着一脚,毫不客气地给了两下,剜了几眼,柳眉倒竖着,一指仙人指路,看着抱着脑袋斜刺里看自己的简凡,忿意颇浓,气的半晌说不上话来,最后干脆一顿脚,蹬蹬蹬出去了

    “这么紧张干嘛?我又没说真是你爸干的?”

    简凡糊里糊涂挨了两下。看着杨红杏被气跑了,悻悻地自言自语道。

    咚,,咚,”叮咚。

    门铃加上擂门声音响着,平安小区里众幢楼,曾楠的住所门前,简凡上门讨债一般,擂了半天门才听到了脚步声,门咣声开了。

    一开门把简凡吓得倒退了两步,睡眼惺忸的曾楠,随意地披着乱。手按着睡衣,下却只着了一条短裤,修长白哲的长腿末端,跃拉着拖鞋,一看是简凡,糊里糊涂问着:“怎么啦?大清早就来抢劫

    “喂,这十二点多了。我都下班了。”简凡笑着道。

    “对我来说是清晨”进来吧。”

    曾楠随意地说着。侧让着,简凡蹑扮倒觉得有点不自在了。好似知道简凡要来一般,曾楠一点也不觉的意外,进门让着座,放了罐饮料。先进卫生间洗漱去了。简凡坐到客厅的沙上四下张望着,数年前的小小户型的家居,不过装修的到格外别致,沙是贵妃似的,很俏皮;门前的风铃、客厅的吊篮、阳台的铁艺茶几还有头顶造型很奇特的吊灯,处处显得匠心不凡,不过再一看吊顶、墙线和整体的色调,到哑然失笑了,笑着心里暗道了句,丫的,把我家装的跟她家到差不多。

    卫生间里,哗哗拉拉的水声响了半天才见得曾椎出来了,笑着示意着进了卧室,眨眼间换上了短衫,挽着头出来了,边走边说道:“简凡,有什么事?”

    “我准备正式接手这个案子。如果真有所获,那味谱归我。”简凡心安理得地说道,直奔主题。

    “那当然。”曾楠笑着坐到了简凡侧,嘭地开了饮料放到简凡面前。

    “查不出来,也得归我。”简凡咬牙切齿。下了很大决心才说这话。

    曾楠扑哧声笑了。笑着说道:“没问题。

    看来这单生意是赚得,简凡几分得意地看看曾楠。曾楠的眼光里,很平静。浅笑着,像是欣赏,像是鼓励。不料简凡再爆了一句:“既然没问题。我现在就要。”

    曾楠一下子笑得更欢了,笑着起来,进了隔间的书房,翻腾了几下,一会出来了。手里拿着个布包,很随意如弃敝履一般,啪地扔到了茶几上。简凡一把抓起这朝思暮想的东西小心翼翼地翻开来小心翼翼地看了几页。确认无误,如获至宝一般,先自揣到了怀里。

    “你这脑袋反应可够慢了啊,敢想了四天才想明白?这才上门来要来了?呵呵”曾楠笑着看着简凡得了味谱喜不自胜的样子,椰愉地说着,看看时间已经十二点多了,随意地问了句:“吃了不?要不在这儿一起吃?我可钱了。”

    “你网起。你做饭了?”简凡讶声问道。“我很少做饭。要不出去吃,有时候懒得出去了。家里有方便面、蛋塔、火腿肠什么的。”曾楠随意地说着,拉着冰箱。一扒拉,方便面、火腿肠、法式面包,一大堆抱了满怀,刚要进厨房的时候,却看得简凡正怪怪的看着自己,曾楠笑着问着:“又怎么了?不能拿这种眼神看女人,容易引起误解。”

    这话引的简凡倒起了,怪怪的眼神一直挪步到了曾楠面前,盯着曾楠,不容分说,把一堆拉出来的东西一样一样取下来,曾楠还以为他要帮忙,不料简凡把一堆东西又塞回了冰箱,几分婉惜、几分不屑地道:“哎,可怜呀,可怜,守着奇珍美味,却天天吃垃圾食品这味谱在你手里。可真是暴珍天物了,你根本不知道它的价值和用途。走,去我家,当我谢你一…”

    这倒好了。曾楠是求之不得。二话不说,衣服鞋子都没换一前一后就奔着出门了。

    俩人住处相隔不远,不一会便到,一开门扑面而来的是一股说不出的香气,曾楠猛吸了吸,呕砸称奇,跟着进了厨房,四眼小火上咕嘟着蒸汽,香味就是这里来的,浓浓稠稠的汤汁翻滚着,案子上摆着几样配好的生菜,估计是早有准备了。

    “坐这儿。耐心等着。一会别惊声尖叫啊,”

    简凡正色说着。把被香味出一脸馋相的曾楠推出了厨房,摁到了椅子上,曾楠到诧异地,到坐着,扶着椅背盯着简凡。

    神迹,又见神迹,,一捞、火一开大、油烟机轰轰作响,四张炒瓢通通直接上火。一沥油,这边油红着,那边的菜刀声夺夺夺响个不停,跟着是葱姜蒜和四盘配菜刷刷刷刷几近同时到进了四口瓢里,火焰刷地冒上来了。曾楠猝不及防,掩着嘴啊地叫出声来了,还夹杂了句

    ,。

    不用小心。一切皆在掌握之中,沿着瓢而起的火焰,很温顺。简凡长勺像长了眼一般。次弟搅着,看似随意地挨个拉着炒瓢翻炒着,数次之后,只见的臂一伸、勺一捞,汤汁一浇,烧红的锅“哧”得一声直冒白汽,腾腾几下,提着瓢的简凡已经四菜分别装进了盘碟,噢,五盘一碟,一手托两盘。在曾楠惊得合不拢嘴的神色里,放到了桌上,这回仲士了,优雅地作了一个请的姿势。

    其实不用请。等简凡抄好大米放上来的时候。曾楠早流星赶月地吃着顾不上形象了。吃着嘴里不迭地问:“这个,这个肥好吃,还有这个。西葫芦吧?”

    “这个应该这样吃。”简凡笑着坐到了对面,挟着其薄如纸白切、浅浅地一蘸酱。尔后很郑重的放到了曾楠碗里,眨眼间消失在曾楠的嘴里,吃着的曾楠喜色和讶色俱有,不住地点头,嗯嗯,好吃,真好吃,一点都不腻啊。

    惊讶于炒菜度之后是惊讶于这味道了,边吃边说好吃,吃了半天再抬眼看简凡的时候,却见得简凡坏笑着,笑吟吟贼忒忒地看着自己,曾楠哼了哼,不觉害羞,眼神里却闪过一丝喜悦,不过却是口是心非地说道:“拽什么拽呀?不就会做饭不?我也会,切,”

    “是啊。我没说你不会,而且今天这顿就是你教的。”

    “啊!?,,你说这是曾楠一怔,想起那天简丹背了一份味

    。

    “对。”简凡得意地开始释疑了,指着居中的白切说道:“我背下来的那份方子做得就是这种主料,学名叫松香白切,即便是不沾酱也是一种美味,看见我最后呛锅了吗?其实一个配方有很多种用途,同样也可能到炒菜上,用稀释以后的自汁呛锅,马上可以提升原菜的味道,不仅美味而且营养丰富,和食疗可以说是同源的,,这四菜、西葫芦、青柚丝、辣子白菜再加上口蘑小油菜。你觉得和你吃过的有差别吗?”

    “嗯”就觉得好吃。”曾楠听得云里雾里,嘴唇里嚼着、咽着,听得这么说。傻傻地回了句,不过好似有点痛悔一般。一顿碗筷,怅然若失伸着手讨要道:“简凡,我是不是吃亏了啊?你把味谱还我,我要自己学。现在反悔行不?”

    “不行。归我了,嘎嘎嘎,到我手里的东西,想要,没门。”简凡伸着脖了说子句,得意地大笑了几声。曾楠,好似并非真的反悔,只是耸耸肩。撅着嘴以示失望,再看青青绿绿的炒喜、白白嫩嫩的切,回味着嘴里的味道,又按捺不住了,挟着大嚼上了,,简凡浅尝着,细嚼慢咽着,边吃还边自言自语着:“罗大御厨简直是神人啊,二十几味中成药和食材调料有机结合,份量的搭配简直妙到了毫巅,熬出汤来几乎尝不出药味,我再投胎两次都练不到这水平,识得吃中神髓,尝的无上美味,此生足矣。这辈子不白活了啊”

    曾楠悄悄观察着简凡,气定神闲之中谈笑风声,看来此位吃才是惬意之至,爽快之至。看来这味谱功效不浅,别说让他去查案,就去做案都没问题。

    不过呢。当下午支队召开案分析会,商讨准备从重案队和各大队抽调几名组员对晋源分局的积案开展重新调查的时候,个个面面相觑,明显觉的有点问题,问题在于这个案子怕是各队领头的都知道,谁上都落不着好。郭定山、伍支队、秦高峰和吴镝先后栽了跟头,6坚定聪明,死活没接倒还保全了一世英明。再一听准备牵头的是一队借调来的简凡,不约而同的想法都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怕要坠落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