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3章 庸材充梁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第43章庸材充梁栋

    ” 伍支队长瞥了简凡一眼,此时简凡眼里透着狐疑,似信非信、似疑非疑,闪烁的眼光里是一种不确定。--凤舞文学网--这个眼神让伍支队长很熟悉,就见过的某些嫌疑人的眼神,那是一种心理防备的暗示。不过略为安慰的是,这小子脸皮实在够厚,到现在还像个没事人一样坐着。

    话一停顿。秦高峰却是知道支队长的习惯,掏着火机俩个各点了一支,就见的伍支队像是说话说得伤脑筋一般,猛的抽了一口,烟头亮了亮,霎时嘴里鼻孔里喷着烟雾,这才开口了:“去年八 九金店案你们给了支队一个意外,我们没有想到俩个协警居然能把俩个通饵犯逮回来。在你们报考警队的时候我格外注意了一下。不过你成绩并不理想,意外的省厅警察心理学专家张处长对你的评价很高,于是你被破格进了第一批特招班。但在练队里,你的表现又一次让我很失望,天生的一顺眼。击成绩一塌糊涂,而且是警体练课上,居然还被女生打爬下了,对吗?吕教官说的,应该没错吧?”

    简凡听得跟微微咧着,一副有点不以为然的样子,心里暗骂着,破格!?我妈花钱买的好不好?女生打爬下我了,我好男不跟女斗行不行?这丫教官真能瞎咧咧。不过此时只敢在心里说说。看着伍支队长正色的表,没敢应声,不知道伍支队长说这话什么意思。

    没应声,支队长只当是默认了,接着问道:“就在我失望的时候,你干了一件出格的事,知道是什么吗?”

    “打架。”简凡迸了俩字,这老底估计要被挖了。那次能侥幸脱逃。八成也是有一定原因的。

    “记不错。”支队长赞了句:“你们当天四个人在九鼎休闲酒店侧门值勤。除了你,剩下的三人都比你的体素质好,特别是肖成钢,上过武校。一般人三俩个还真不是他的对手,可三个人对付四个保镖随从并没有讨到便宜,都受伤了……偏偏你呢,奇也怪哉,最差的一个人成了扭转战局的人,砸了其中一名保镖,把另一名引进厨房,里面没监控,我还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干的,居然把他也打伤了。随之又把厨师引起来和剩下的俩个保镖混战,然后你们四个作壁上观,呵呵,更离谱的是。居然倒打了一耙,把责任全部推到了公众人物上,搞得你们像受害者一样,,哎那天,好像是肖成钢先动的手吧!?”

    伍支队长像看一个顽童办的糗事一般,说着说看到先笑上了,其实那天看到监控的时候,再对比当天大报小报刊登的经过小也觉得是忍俊不。秦高峰也笑着看着简凡,简凡下意识地手摸摸脑门,跟着抚到前额上,有点不好意思。那事也是悄无声息地冷处理了。却没想到这个时候被支队长提了出来,难道还是自己被选中的理由不成?

    飞件事揭过了。没有造成什么更坏的影响。

    外界就此事对警察的评价很高,这事真相要是捅出来,等于是我们自己打自己的脸了,”支队长淡淡说了句,跳过去了,笑着接着说道:“知道了你有这么个本事,支队有意识地培养你。把你放到了最艰苦的一大队。你倒也很争气啊,被假钞案选上了。可谁知道你是一会胆大、一会又贪生怕死,差点掉了链子,不过幸好过来了,,说你胆小吧,打人的时候胆子又特别大,跟着出勤又打伤了人”说实话啊,你干的这些事天天让我心跳的厉害,你被督察带走的时候,我都准备放弃了,一个没有点自制力的人,我实在难以相信他会干成点什么事。我就准备把你扔到一队或者扔回乌龙,任你瞎混吧,”

    支队长说着。看着简凡的表,一件件糗事被揭的时候,有点不太自然了,心里有点好笑,接着评价道:“当我准备放弃的时候,你好像故意一样。又开始表现了,在我不知道的况下居然一步跨到了我试图把你送的目标人面前,我吓了一跳,更没想到的是,你居然和他还能合演一出好戏,那一次我没起到作用,等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接近尾声了,仁通就那么糊里糊涂到了,当然,这一次在外界看来是一次商战,商和商之间的内耗,谁赢谁输都没有在乎……跟着不久,又出现了另一件事,是针对四方的,可以说经历了一次之后,你的胆子更大了、招数更损了、如果从涉黑的角度考虑,也更成熟了,”

    简凡终于找着言的机会了,悻悻插了句:“那是曾楠骗着我干的。我都不愿意和他们打交道。”

    听这话。正说的伍支队长蓦然笑了说道:“准确地说小是我授意让她拉你入局的。”

    “啊!?这简凡吓了一跳,惊异地瞪着支队长,似有几分不信。

    “假不了。我是想在幕后仔仔细细看看你到底怎么干,不过让我有点叹为观止啊,先是借刀杀人,借得还是你的同行,在大王庄把四方的车人全扣了;跟着搞了此烂事,嫁祸到了四方的竞争对手上,一转眼招法又变了。--凤-舞-文-学-网--自己干了坏事,又栽赃给四方;加上又在电话上做手脚,这些坏水是连绵不绝啊,最后居然还想出找群混球耍流氓围攻四方女职工的事”我要不是怕你玩得过火让治安队施压早早了结此事,我还真想看看你到底能玩出什么花样来,”不过这也是棋错一看,让你先行现端倪。别说你辞职,开除了几次都不冤。要是把这些事细细究起来,你够的着坐两年了吧!?”

    最后一句。支队长是敲着会议室的桌子说着。虎着脸说的,说的简凡一个激灵。不敢正眼看支队长的脸色了,头埋的很低,低得几乎触到了桌沿。此时才觉得,自己确实是聪明的有点过头了,这才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呢,敢一切都是支队长设计好了的,就等着自己去表演。这回糗大了。简凡心跳得比那一次也厉害,不知道支队长说这些是什么意思?难道。要协迫自己?

    妈的,管他呢,干嘛干嘛?破罐子了,还怕摔不成?我不要脸了。他支队好意思也不要脸!?

    “抬起头来。敢干还怕我说呀?”支队长敲着桌沿喊了句,简凡再抬起头来了,眼神里却是没有什么害怕,眼珠子骨碌碌转着小半天没说一句话,不过这种无声的反抗表让伍支队长想起句话来:死猪不开水

    。

    对,估计打算辞职就准备这样了。支队长暗笑着,很郑重地说了句:“简凡。知道我怎么评价你干的这些事吗?”

    简凡没理会。横下一条心,你干嘛干嘛,讲大道理也行、批个体无完肤也罢、收拾我一顿也可以,反正我是不理会。他敢承认他授意的,我还怕不敢咬他不成?光脚的不怕穿鞋,惹急了老子,把曾楠和支队长的猫腻给李威一捅,让他

    正打着小算盘。却不料支队长眼里笑意盎然,一竖大拇指,少见了夸奖表说道:“干得漂亮。”

    简凡一怔小心又跳了跳,正想着坏主意,不屑的那种表,僵到脸上了。不知道支队长说这话啥意思,难不成这支队也是黑社会总部?

    支队长好似要来个语不惊人死不休似的说道:“非常漂亮,丝毫不用怀疑,即便是我没有干预,你指挥着那群混混也能达到目的。而且并没有造成多大的社会影响,可以说外界根本不知,就即便是我知道经过把你扣起来小论罪量刑,也判不了你多重,能学会有效地规避刑律。你这警察没白当 ,就即便是李威,撑死了他就这个水平,严格来说啊,你和李威差不多是同一类人,都喜欢在背后看着谋的一步步实施,是吗?”

    听得简凡云里雾里,傻瞪着眼,紧张兮兮地说道:“支队长,我,,我还是没明白,您要干什么?”

    “别紧张,我其实已经和你站到了同谋的位置”现在说说李威。”伍支队长伸伸腰,又点了一支烟,还是漫不经心的表像在给儿子讲个小故事一般。不过说到李威,神色有几分慎重了,这个表被简凡捕捉在眼里,一切都归结到那个李总上。

    或许,他才是一切的根源所在,只是不知道,支队掌握了他多少犯罪的证据。

    ,,

    “李威因为晋源分局的盗窃案被停职审查了半年,当时他也是一名优秀的刑警小在侦破经济类案件特别是合同诈骗类案子上有一手,当时没有经侦专业支队,破获焦老四一伙走私文物案的时候人手不足,把他借调进了专案组。不过可惜的是没立什么功最后还被自己人查了大半年,这期间他又遭遇了丧子之痛,夫妻感一直不好,在调任一大队队长不久便辞职下海。

    这个嘛,在外界看来好像可以理解,对于公安工作和公安队伍心灰意冷,当时晋源分局辞职的民警不在少数。只是奇怪的,李威下海不到两年便家致富了。外界传说他走到蝶家的,不过我看不太像,除李真正开煤窑的老板。二道贩子挣钱的不算很多,而且李威呢,根本没有什么后台,他是怎么家的,这就值得商椎了”没人注意到这些,一直到四只前哄传一时绿色森林非法集资案李威才重新进入到了我们视线,这个案子涉案的万人,主犯刘理明最后被判处死刑,追回资金1如余万,尚有一千多万下落不明。当时间接涉案的还有李威、王为民俩人。这俩个名字你不陌生吧?” 支队长顿了顿。简凡点点又。知道李威上有案子,不过一听是经济类案件,到释然。敢这个谋家,捞钱的一把好手。

    支队长继续解释着:“王为民你还不认识,他现在是鑫通源贸易公司的总经理,和李威都有小财神之称,在拆斥资金上都是一把好手,当时我们现了妹丝马迹之后,决定对王为民动手,甚至于还对他们俩传唤过几次,不过可惜啊。他先我们一步毁了证据,更糟糕的是,主查非法集资案的经侦大队反被咬了一口,前一任队长高万宝被检察院当场抓到了受贿十万元。领头的被双规,专案组被调走几个人,此案糊里糊涂又没有了下文,外界纷传的破获大案,其实也是个烂尾案,在幕后了大财的,我们都不知道是谁。”

    “既然没有证据,那不能证明李威一定有问题呀?还有那个王为民”简凡奇怪地问了句,如果是经侦支队的受贿被查,好像不一定能证明嫌疑人有罪。

    “呵呵”秦高峰笑了,笑着插了句嘴说道:“行贿的是唐大头,他听谁指挥你比我更了解吧?”

    砸顺顺简凡吧唧着嘴,无言以对了。悻悻地看了支队长一眼,这好像也是没办法的事,有些案子你明明知道是谁的,偏偏就抓不着证据;还有些事吧。明明不是嫌疑人,还就能凭空生出指证他的证据来。警察坑人或者被人坑,都不稀罕,这个世界好像是相对论组成

    。

    静默了片刻,伍支队长像在自言自语:“不仅这些事。而且我怀疑他们俩个”说不定和十四只前的盗窃案有关,失窃的手枪再没有出现过、七万元赃款还有四件文物,其物叫钱范,是铸造古钱币的模具,据国际刑警回的相关资料,这件文物在拍卖会上以二百一十万欧元的价格成交。确认是从我省流失的可惜啊,咱们当时一群大老粗,压根不知道这群盗墓贼和走私文物的手里东西这么贵重,太大意了,,当年涉案被查的人,除了他们俩个,剩下的不是成了普通老百姓,就是升迁到了更高一级的位置,要说嫌疑对象,隔了这么多”

    说着的时候眼光游离,好似在回忆十多年前的案,不管眼神还是口气,都是一种严重的不确定。这个表呢,八成是被这案子搅得年深久,头疼惯了。

    而听者的凡,却是不由地想起了曾经见过的那位李总,温文尔雅的儒商形象,要比一脸凶煞的秦队长和雳的多,比这一种衰样的伍支队长也要强得多,小心翼翼地插了句嘴道:“伍支队长,我觉得您想得有点太离谱了吧?您不能因为人家有钱就怀疑人家当过贼吧?再说曾国伟根本没有下落,如果是曾国伟监守自盗呢?如果是一个隐藏的高人干的,根本和警察都没有关系呢?”

    “对呀?这就是你的任务,去证明我是错的。或者。我没错。”伍支队长顺水推舟了。

    “支队长小您这不回原地了吗?”简凡面露难色,说来说去,还是去跟李威打交道,而这号进入警察眼线的人,不管多大的老板,估计都没好。

    “精彩就是在这儿。”伍支队长手指指着天花板点点,神恢复了神秘,笑着说道:“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现在处在前怕狼、后怕虎的境地,对吗?你的眼光很好。你知道李威肯定有问题。所以你不能往前一步,你害怕和他一起倒霉,对吗?但你也没有机会后退,一后退,对你的所作所为。又是警队不能容忍的。你怕夹在中间难做人,对吗?”然后呢。你就想了一个万全之策,就是我看到的,辞职,捞一把好处就溜小对吗?”

    简凡被说得舌头着嘴唇,悻悻然之色很浓,见好就收、捞一把就溜基本就是自己的为人处事准则,却不料被支队长这么说出来,颇觉得有点难堪,不经意地看着秦队长,也是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那眼神里玩味的紧,八成也是早知道这些事,净看笑话了。

    “听清楚了,谜底就在这儿,”伍支队长看着简凡走神,敲敲桌子提醒着说道:“我的设计是心愕帜李威的外围人员接触。赢得他们的信任:讲而沥过你典别来的过人之处,引起他们的好奇和兴趣,他们一定会想办法靠近你,收罗你近两年李威和王为民收罗的警察中的败类不少。对于收卖人心,他们有的是办法注意,这是表面上的工作,你已经做到了,而且过了我的预期效果,李威对你很赏识。

    你可以没有想过;如果顺理成章你辞职或者被派去卧底,即便是李威也不太会相信你和重用你,一个对职业不太忠诚的人。还能期望他忠诚于什么?你顶多能当个马仔的料, ,所以,我准备反其道而行,不但不让你脱警服。而且还准备往你的肩上挂星星,对于你已经涉黑或者是有意识的涉黑,我不但不会打压、不会查究,而且还会一步一步把你位置提升,增加你手里的砝码。让你的位置越来越显得重要和关键,之所以没有告诉你。是准备等着你们正式接触后才挑明,怕你提前知道后表演的有所失真在你和他相处、合谋或者生其他联系的过程,我相信以你聪明绝对能够现他们的秘密。即便是你查不出这个。悬案,也肯定会有其他收获的”你听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听明白了。”简凡有点惊讶,讪讪地应了句:“您”您这是要培养一个黑警察呀!?”

    秦高峰扑哧一下笑了,伍支队长也笑了,笑着说道:“对小再黑你也是警察,有警服在他就不敢动你,何况你现在已经是警队里的名人,又是三等功臣,这就是最安全的保护衣,没有人敢公开针对一名功劳卓著的警察”

    飞”简凡隐隐觉得那里有所不妥。

    “严格地说。是外黑里白这些年经济一达。在公安队伍里培养几个代言人和保护伞是他们惯用的伎俩,特别是一些关键岗位,他们会不惜重金的”这次任务我不给你明确的命题,那样的话会限制你的思维,你的主攻方向就是查究他们大额资金的来源、手底的人员构成、主要的关系网络,为我们以后确定准确的侦破方向打好基础,不需要你拼命、只需要动脑筋,在这个上面,你的小聪明可就能派上大用场了,怎么?不想挑战一个极限吗?有些刑警一辈子都碰不到合适的大案,你可真幸运。”

    简凡有点动摇了:“我,,合适吗?”

    “怎么不合适。家世清白、经济拮据、未婚、格尚未成形、没有明确的信仰导向。比较容易收买。只要你到了关键位置,甚至有很多人会自动送上门来,你需要的只是把信息统计好,交给我,你放心,梁局长、我、高峰三个人会起一份会议纪要存档,只要我们三个人不是同时从地球上消失了。就有人证明你的清白。即便你真干了什么黑事,但你的出点是好的、最终的结果也终将会是好的。”伍支队长加着砝码。

    简凡没有说话。眼睛骨碌砖地转着,游离不定,像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更动摇了。嘴唇翕动着,不过没有说出来。不知道是真不愿意,还是觉得从辞职立马又吃回头草有点说不出口。 伍支队长继续拔拉这个已经不太坚定的小警了:小伙子,你现在可拒绝,即便你现在就走,我也会看在你为警队出过力流过汗破过大案的份上,给你自由。你现在已经得到的一切,全部属于你,没有人会追究它的来源是否合法,,话就说到这儿了,我不喜欢拖泥带水,愿意,欢迎;不愿意。请便。还是那句话,这辈子就冲着那俩钱去了,活得不觉得太没技术含量了吗?你上这警服给你带来的好处不少了吧,你难道真没有想过为它做点什么?”

    说活着,简凡还是没有应声,仁个人都安静着小伍支队长拉着椅子坐起来,先径自出去了。看来把决定权又一次扔给简凡了。

    看看领导的领导走了,侧看看边的现任领导,秦高峰却是抿着嘴,没言,似笑非笑地看着简凡。简凡有点不确定地问了句:“队长。我合适吗?”

    “怎么不合适?”秦高峰笑着拍拍简凡的肩膀也站起来了,说了句:“贪财、好色、自由散漫、没有原则,再加上有点贪生怕死,我还真找不出比你更合适的。”

    像是句玩笑。不过简凡抿抿嘴,不服气地辨了句:“队长,你说的这些,网才支队长说都是优秀品质噪。”

    “哈哈 哎。我真是服了你了。行了,我也那句话,来者自愿、去者自便,选择权在你,我在支队长办公室”是走是留。看你了。”

    秦高峰说着,掩门离开了会议室,把简凡一个人扔到那儿了。

    像是有点心事重重的样子,秦高峰几步回到了支队长办公室,敲门而入的时候,支队长正擎着茶杯,示意着秦高峰坐下,秦高峰人没坐,话先来了:“支队长,您网才可都是在暗示好处了。没说危险呀?”

    “这么拖拖拉拉个子,你怎么跟他说,他就想溜呢,要卑跑了,你给我再找这么个活宝啊?”

    “他会同意吗?”

    “呵呵这个惑,不是一般人拒绝得了的小便宜、好处、荣誉、职位可是打包成餐一古脑全给他了,他要是看不透,那可是真蠢了,,这小子典型的两面派,干这活再合适不过了。”

    “李威可不那么好上当啊。”

    “那可不一定。就这货色,除了那警服小浑上下就没个地方像警察,李威对这种人也会防备?”

    “呵呵,理论上行得通,可我怕这家伙真倒那边去,咱们可哭也来不及了啊?”

    “不至于,这小小子见事明,溜了有可能,黑透了不可能,,嘘,他来了。”

    正说着,茗笃的敲门声响了,支队嘬着嘴唇嘘了声示意噤声,秦高峰顺势拉开了门。简凡走了进来,此时的简凡好似已经经过了深思熟虑,脚步不再踌躇、表不再畏难、稳键的正步跨到了正襟危坐的支队长面前,啪地敬了个礼朗声说道:“报告支队长,我接受这个光荣的任务。

    难得地听到这么一句慷慨激昂的话从简凡嘴里说出来,秦高峰一怔,猛地鼻子哼一声。赶紧地捂着嘴压抑着没笑出声来,伍支队长却是不动声色,伸出手来,简凡知道要什么,双手递上了辞职申请表,只听得几声嘶嘶有声,一张已经签字的表格化作一堆纸屑,被支队长随意地摁到了烟灰缸里。抬眼看着很郑重的简凡。笑着安排了句:“从现在开始,你可以放心大胆地和他们交往,详细细节秦队长会安排你,,归队。”

    “是!”

    简凡,信心十中地敬了一个平生最乐意的警礼。(未完待续)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