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5章 卿本糊涂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第3章卿本糊涂虫

    “移动靶。--凤舞文学网--一人一个弹先来。放心。我不讨你便蜻。 会站得肯定比你远。”简凡缓缓地把托盘放到杨红杏眼前,很郑重地说道,不过这种正色十有是装出来的,巴不得看着杨红杏出丑。

    靶厅显得有点小,但并不局促,靶和靶台相距十五米左右、靶台之后尚有接近十米的空间,靠墙的地方放着简制的茶几、两张椅子,像一个长形的大方盒子。杨红杏其实从进门就感觉到了不同之处,好像简凡和这里的人已经非常熟悉了。特别是送枪送弹匣的,陈教练称呼得和气,而且更让她诧异的是,简凡居然持着会员卡,那张钻卡一看就价值不菲,在枪支管理相当严格的城市里,这里也算得上是高消费地方了。

    简凡调试了开关,一摁之后,故意把移动度放大了不少,调到了o川尸秒的位置,这种度对于未接触移动靶的是一个,极限,如果凭着眼睛瞄准,枪口要顺着靶做位移,只是开枪的时候稍稍迟疑,那只有一今后果:脱靶。

    调试完了靶,简凡站到了墙角优雅地做了一个。请的姿式,这下倒把杨红杏搞得云里雾里了,好像就等着看自己笑话一般的成竹在,杨红杏悻悻侧过头,不理这货了。几步站到了靶台前,十五米左右的距离,靶看着很小,像移动的圆圈。上下位移的间距不足五米,而且是不规则的形态,有上有下,几乎不是同时出现的。

    举枪良久,杨红杏叹了口气,没有什么把握,这个难度太大了,又把枪放下了。回头一看简凡。正双手叉在前当半靠着后墙,一支脚支着地,两眼几近幸灾乐祸的看着自己,这到激起了好胜心,一回头,定了定心神,砰砰叭叭连续几枪”又连续几枪,分两次完了六子

    。

    子弹完,杨红杏闭着眼抿着嘴一副无奈,嘴里差点就要爆一句,真臭。枪声一停,后面扑哧声笑上了,正有点悻然的杨红杏回头看简凡,早吐着舌头笑弯腰了。看着杨红杏有点羞红的脸,简凡安慰道:“没事没事,这已经不错了,比我网开始强多了,才三枪脱靶,哈哈”

    说是安慰,不过更像是刺激。幸灾乐祸的厉害。杨红杏几分恼羞地把枪拍到了台子上。赌气似地说了句:“你来,我看看你水平有多高,还好意思笑话别人。”

    “往后站简凡笑着。胳膊挡着杨红杏直靠到了靶对面的后墙根,直坐到了休息椅上,几分诗笑着解释道:“虽然是比赛啊,不过你可以看做是观摩赛或者表演赛”最好捂住嘴。”

    “什么意思?”杨红杏讶声问。

    “嘿嘿,,怕你惊声尖叫呗。”简凡卖着关子。

    持枪,退匣,入弹,开保险”向着杨红杏诧笑了笑,转过来,闭着眼泪整了调整,正式上演了,,

    只见得简凡仿佛根本眼中无靶一般,抬手就是一枪,跟着人一矮却是一个花滚,砰地枪响之后,杨红杏几乎没有看到枪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第三枪是转腋下出枪,第四枪是换手击、第五枪是侧出枪、最后一枪更匪夷所思,子后仰着。一枪正中靶,枪响之后,三个靶齐齐地消失了。

    电光火石的瞬间完成了六枪击,花哨无比,回之后,再看杨红杏,果真是手掩在嘴边,两只眼睛瞪得比靶上的十环还要大,惊诧写在眼睛里、讶色疑结在脸上,似乎第一次认识简凡一般。

    调试了开关,消失的靶再次出现,齐齐地聚到眼正前方静止了,杨红杏惊得起一看,六个弹孔赫然地显在眼前,居然有三枪正中的十环,吃惊地回头再看简凡,简凡却是似笑非笑,学着西部牛仔的那种牛样子,呶着嘴,吹了吹枪口。很淡定地说了句:“今天挥有点失常啊,平时比这个稍强点啊。”

    说是这样说,简凡心里却是暗乐着:妈的,看来有赌注是不一样,惹得肾上素分秘过多,挥常了。

    说了句,再看杨红杏,俏格生生站在眼前,脸上的惊异一时还未能褪下,好像是被这事惊得说不出话来了,这表到让简凡非常满意,放下枪又是拽上了:“嗨”班长。你别这表呀?给你解说一下啊”第一招乌龙搅柱、第二招翻江到海、第三招叶底摘桃、第四招第五招名还没想好 ,最后一招叫犀牛望月,别告诉我你眼花缭乱啊,我估计你根本没看清没见过这么帅的枪法吧?没见过这么拽的枪手吧?哈哈,哎你别傻站着呀?回头准备起草一份卖契啊,就说我杨红杏愿赌服输、输人赔人,从今儿起连人带全赔给帅哥简凡,必须强调啊,不是女友份啊,你是我赢回来的”还得强调一点啊,自觉自愿帆,

    简凡的一张嘴吧嗒吧嗒说着一刻不停,说得杨红杏的脸瞬间变了几变,听得最后几句,脸黑了。--凤-舞-文-学-网--匕了句:“啊呸,你想得美!”

    杨红杏反应激烈,放大了声音。脸上有点烧,一不小心,被

    。

    “知道你要耍赖啊。”简凡嘻笑着道:“给你个耍赖的机会啊,要么离我更远点、要么更走近一点,省得不远不近、不疼不痒,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置你。”

    这句话透着隐隐的暧昧,杨红杏的眼神里诧异之后有点不解、跟着又多了几分疑惑,直愣愣地盯着简凡,简凡却还是一副恬不知耻的样子,似笑非笑地看着杨红杏,正要说什么,杨红杏却是嘬在嘴上“嘘”得一声,轻声说了句:“这儿没人吧!?”

    “没有。”简凡眼一亮,赶紧地摇摇头。

    杨红杏却是不容分说,拉着简凡前行了几步,双手一摁简凡的肩膀,把简凡摁着坐到了椅子上。而自己却站在他的前,眼神里的怪怪的打量着的简凡,这个姿势太奇怪了啊,简凡霎时觉得有一股血液直冲向脑门顶,糊里糊涂双手要来个环形拥抱。

    不对,不是血液,是精虫要上脑。急不可耐要把美人抱。

    噢,有点早了。啪啪清脆两声,落了。简凡一愣正待作,不料看着杨红杏却鞠侧看着自己,眼睛里捉到了小动作般地蹙着眉,似喜而非喜,这一下让简凡倒难以捉摸了,讪讪地笑着缩回手来。杨红杏却是椰愉地问了句:“简凡,我认输了啊,不过呢 我想问你一件事,不许瞒我啊,你要是瞒着代叫我也不认账了”好么?”轻轻地一声好么,一眼就看得唇红齿白就在眼前,简凡心里顿时痒痒得厉害,是要倾诉衷肠?还要是海誓山盟?要不就是要私订终?,太老了。肯定都不是,没准是寂宾难耐,想找个帅哥谈

    看着杨红杏,简凡的脑子里霎时飞快地转了几个念头,这个回答没有什么悬念。赶紧地点点头。这关头,你说什么我也答应。

    杨红杏倒被简凡有点瞎拽、有点急色、还有点傻高兴的样子逗乐了,看着简凡一点头,似在定了定心神,突然问了句:“简凡,你进队快一年了。收了多少黑钱!?”

    正精虫上脑的简凡冷不丁被刺激了一下,惊得一股坐起来。不料杨红杏比他更蛮几分,狠狠地一摁,又摁回到了座位上。一个要起、一个要摁,三两下过招,简凡看样有点恼怒,不过杨红杏边摁边解释道:“你少装蒜啊,我是关心你才问,别以为你神不知鬼不觉,真是查实了,别说几万,就几千块都能把你送进去”你是个小警察,你以为你警督呀!?”

    听这话,简凡史生了。瞪了杨红杏一眼,网网升起的绮念尽去,没好气地说道:“你这是诽谤加诬蔑,有证据吗?你还别吓唬我,我还就没收过。”

    安生地说了两句,瞪着眼又对着杨红杏补充了一句:“收了也不承认。”

    “谁稀罕你承认了,要真一天对着督察你这么横我才服你呢?证据就摆在眼前,你否认有什么用?”杨红杏几分轻蔑地说道,似有不齿,或许从这里现了什么不对劲。

    “有么?哪儿有?”简凡摇着脑袋。

    杨红杏却是语重地解释道:“队里有人传说你和一些盛唐不三不四的人来往密切,我都不相信。不过今天一天击场,我倒有几分相信

    。

    “啊!?”简凡一惊。诧异地看着杨红杏,此时的杨红杏一脸正色,倒不像在夸大其词,说的简凡心里七上八下小心翼翼地问:“击和盛唐能有什么关系?”

    “那我问你,你在这儿练了多长时间?打了多少子弹?说实话,别告诉我天生就会,你要有那水平,你就不叫简凡了。”杨红杏伸着手指。像在指责。

    这倒不是什么秘密,简凡想了想说道:“打了八个多月吧,子弹么,说不清,有时候十几。有时候多,三十几。”

    “好,我告诉你问题在什么地方。”杨红杏解释道:“这儿一子弹售价在三块到五块之间。按会员价最低不低于两块五,你平均每天二十算,八个月三八二百四十天,接近五千子弹,售价一万多块,再加上每天在这里占用的场的费。比子弹的价格还要高,你这八个月,没有三万多块下不来吧?”别以为我不认识那张会员钻卡啊,我爸就是个好者,那种卡我爸也有。你以为谁都有那闲钱买呀?”

    的侃而来,杨红杏说这话也是伶牙利齿,耸后说出总问题来了:“这就是问题,我再问你。你挣多少钱?”

    “噢,这样啊,吓死我了。”简凡长叹了一口气乐了,掏着口袋里队长给的那张卡。在杨红杏眼前晃晃说道:“这不是我买的,队长送的,队长是这里的客座教练”真的,不信你自己去问去。我是这儿的贵宾,呵呵,不信你问陈教练。一分钱都没掏过,掏钱的事,谁干

    “真的!?”

    “真的。队长告诉我。我这资质太差,转正定级要考核,让我练练到时候应付应付。

    “然后你就练了八个月?”

    “对呀,玩着玩着就喜欢上了。”简凡想当然地解释道。

    个是心事重重,一个是不以为然,杨红杏看得简凡解释得轻松,反正脸上更不轻松了,摩娑着下巴来回地踱着步,这到把简凡又搞迷糊了,不就个击么?怎么着就能被搞出这么弯弯绕来,隔了良久看着杨红杏在思考着,弱弱地问:“喂,班长,你又怎么啦?我这枪法臭了小你笑话我;我现在练好了,你到也鄙视我”你总不能里外看我都不是人吧?”

    “你个笨蛋、糊涂蛋。”杨红杏瞪了眼,省过神来了,对着简凡放了一句厥词,又是说道:“现在的警务有百分之八十根本用不到枪、剩下的百分之二十即使要用枪。也很少开枪,除非是一些恶犯罪。即便是对付这些恶犯罪,也会有专业的武警、特警承担,刑警里没开过枪不会用枪的人多了,凭什么非揪住你练?你想过么?队长花这么大精力培养你,肯定有深意,这是准备让你干什么?你想过吗?”你这种打法我见过,特警实战教材里有这种练队员随机开枪的路,不过你的打法比他们的更邪门,一点章法都没有,别说你能创出这东西来?八成也是队长教你的吧?”

    “哇!你你什”,什么意思?”简凡惊声问,吓了一跳,现在一想倒真不是危言耸听了。

    “说不定是特殊任务。”杨红杏道。

    “悄!?不会吧?,,就我这得?”简凡更吓了一跳。

    说这话,杨红杏也怀疑了。疑惑地看着简凡道:“我也觉得纳闷,这说不通啊,要是危险任务,别说特警武警,就咱们队里,比你强的人多了;要是卧底。那应该低调点,可你现在这么风光,名气越来越大,也不像呀?如果出一些特殊任务,理论上应该找实战经验比较丰富,这和你也不沾边呀?”哎,队长没告诉你什么?”

    杨红杏说着,坐下来了。俩人此时却不像胡闹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脸不解,简凡注重的是细节,可偏偏没有从这方面考虑过,而杨红杏的眼光却是高一个层次,一眼便看出了其中的玄机。只不过孰对孰错,却不是俩人解决得了的。简凡想了半天,看着杨红杏,傻不愣瞪地说了句:“没说过什么呀?你还不知道队长那子,整天阳怪气,难得说一句话,我除了请假都没找过他。”

    “这儿我来过,没有什么客座教练这一说。里面肯定有问题。咱们证明一下怎么样?”杨红杏出了个办法。

    “怎么证明?”

    “跟我来,你别说话。看着我干什么就行了。”

    俩人一细商量,起了。杨红杏却是比较焦急,拉着简凡出了击厅,枪交给了库管,拉着简凡直到了警惯披分外前台。看到了挂着“击七练俱乐部字样的办公唾,则不明白了,对于持枪和枪械练,第一步就是要核实份,估计要办卡的时候,在这里都会有备案。后面地下击的营业场所,和这里是分离的,暗暗地有诧异,杨红杏居然比自己还熟悉这里。不过一想她家的背景,倒觉得正常了。

    “我们是一队的,帮我查一下这张卡的备案。”

    杨红奔亮着份,把会员卡递上来,办公室里坐着一值班人员,翻看了看杨红杏的刑警证件。同行里的到没说什么,劈里叭拉敲击着键盘输着卡号,念了个名字:“简凡。有份证备案 咦!?登记单位就是刑侦支队一大队呀?你们单位的呀?”

    简凡听着心里就跟着抽了一下子。杨红杏应付这种场合却是利索,不动声色地说了句:“内部调查,暂时保密 ,查一下他什么时候办的卡?”

    “去年十二月二十四。”

    “续费呢?”

    “嗯,一次了三万,后面又续过一万,直接是卡上转账出来

    。

    财务上有凭证。需要给你打印吗?”

    “不用了,谢谢啊。”

    杨红杏客气着,和那备案的告辞出来,再回头一看简凡脸上的得意俱失,一脸是悻然无比,这就又有话可说了:“怎么样?如果这卡真是队长给你的,这四万从那儿来的?就即使是队长掏的腰包,你觉得他就是想花上几万让你玩!?”我真不明白,你到底是聪明还是笨呀?说你笨吧,6丛专案组都把你传神了;说你聪明吧。这糊里糊涂玩了八个月了,你居然都不知道这东西是要花钱消费的”你觉得天下掉馅饼就能掉你兜里?”

    简凡对此话却是已经不入弄了,低着头思索着什么,这一次的震惊要更大了,对队长的狐疑又深了几层,联系着以前的事,好像彼此间的关系已经越了那种同志间应有的,第一次收钱,队长不以为然,反而有所默认和鼓励;犯了事被督察揪了,队长又是暗施援手;和唐大头越走越近,又觉得有时候事展的几乎异常地顺利,好像有人一直在背后推波助澜一般,再加上今天的事,让简凡顿时觉得心里挖凉挖凉的。不过还是纳闷,就像杨红杏所说,不管是特殊任务还是卧底任务,好像都不会和自己扯上关系。

    俩个人默默地走着,一前一后,前面的杨红杏刻意的放缓了步子,想跟简凡讨论几句什么,不过看着简凡已然成了斗败的公鸡,耷拉着脑袋不知所想,几次找话题都没有回音。

    “哎,还玩不?”杨红杏说着,拉了简凡一把,一抬头已经回到了地下击场的门厅口。

    “走吧,不玩了,没心。”简凡摇着头,实在说不清其中的蹊跷,本来不觉得有什么事,让杨红杏这么一说,到觉得其中的事好像颇

    。

    们个讪讪上了车,杨红杏安慰了句:“别想了,回头问问队长不就明白了。”

    “队长那阳怪气的,我敢问么?我就问,人给我说不?,哎,红杏。我咋办?”

    简凡讪讪说了句,倒要问计杨红杏了,眼前一掠过队长那张经常不见笑容的长脸,虽然不觉得害怕,可现在也不觉得亲切了,现在再一起,这张脸上隐藏着的深意或许还真是自己没有看出来,

    杨红杏看着简凡心下无着的样子,却是笑了,笑着说道:“看把你吓得这样,你是警察,就即便有什么任务也很正常,怕什么呀?队长能吃了你呀?没准他就是想培养培养你 ,哎你没说瞎话吧,那四万块钱不是你交的吧?”

    “切,我要四万,我舍得砰砰叭叭都买了子弹玩?那我才有病呢 明儿开始,不来了。你这一说吓得我心里七上八下的,别真让我摊上个什么危险任务那才叫背呢,还是老老实实当大师傅实在本来我没想这么多啊,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越想越像了,队长凭啥花四万块钱给我办卡呢?”

    简凡有点不高兴地唠叨着。动着车,现在对于击的兴趣霎时降到了冰点,对于队长仅存的好感开始疑箕重重。把今儿来这儿的主旨呢,早放过一边了,那赌注赢不赢地事到也不提了。

    杨红杏看着俩人又要不欢而散,试图安慰道:“这个可能不是很大吧?就你这资质还真不算高,说胆量,连肖成钢都不如;说刑侦,队里专业毕业的海了去了;说出警经验吧,那个也不比你差;不过你运气不错啊,碰了那么个好案子撞手里了”别想了,不会有什么大

    。

    “那可说不准,这蛋职业什么事都有可能生,我算看明白了啊,人不能太优秀了,太优秀了容易出事。”简凡悻悻地说道,踩着油门,疾驰出了警校大门。

    “你这还算优秀蜒”杨红杏霎时乐了,乐着的时候看看简凡却是笑容尽失,多少有点后悔今天多此一举,真正地真像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过看这样简凡肯定不知,而且以他的抠门格肯定舍不得花这么大价钱来练击。一大会都没说话,杨红杏加了句玩笑话试图改善气氛,椰愉地问道:“哎简凡,今天的赌注我承认有效啊 ,能不能告诉我,你把我赢回去,准备怎么处置!?”

    这句话有反应了,简凡侧头看看杨红杏,却见得这位班长眼如秋水,似笑非笑,不过此时却是不再有调侃的心,网网上脑的精虫早爬得无影无踪,撇撇嘴不屑地说了句:“你自便吧啊,没心。”

    “没心干什么?”

    “哼,没心非礼你呗。”

    “嘶,”杨红杏不料问到了这么个让她颇为难堪的大实话,吸了口凉气,要示威却无处可示。撇着嘴说了句:“你真无耻。这么不要脸的话都说得出来?”

    “切,一男一女还能干什么?你准备和我讨论道德问题呀?”

    简凡不屑地说了句,气得杨红杏有点语结,一个是心事重重、一个是赌气咻咻,从警校直送回杨红杏家里,再没有其他的话了。到了小小区门口,简凡扔下杨红杏掉头便走,杨红杏看着车尾有点怔,一直是试图弥补着俩人之间的差距,不过现在看来,好像裂隙一点没小,却更大了几分,,(未完待续)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