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章 心有多起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第32章心有多起落

    ,“喂一一噢。--凤-舞-文-学-网--杏花岭治安大队吧我重案队张杰啊,没气。以其他事,就想问问,一大队秦队长是不是去过你们那儿,就这两天吧,不是,有个案子在一队提资料,得他签个字。这找不着人,我了,那我再等等他吧 ,谢谢怀

    打电话的不是什么张杰,而是简凡,挂了电话,换下了手机卡,心里却是越沉越低。

    直怀疑这事中的蹊跷。一直觉得不知道错在哪里,可总觉得哪里不对,最后干脆换了手机卡,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给杏花岭治安大队打了个电话,瞎问了几句,没想到还真应验了,敢不是什么时候去的,而是今天就在那儿,自己和唐大头一伙捣蛋的时候,队长就在治安大队等着,这事,让简凡迷糊了,心里泛着疑问?队长,要干什么?傻柱被放了,不会像前几次放唐大头一样吧?这一次,要是队长知道的话,他有什么动机呢?就为了保我,不至于呀?

    凭心而论,虽然有所畏惧,可对这个不芶言笑的队长还是心存感激的,特别走出事的时候,那一次有点万念俱灰了,而队长霎那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本事让简凡顿觉叹为观止,后来曾细细地问过郭元和肖成钢是怎么办到的,知晓了内,却是对这位队长的的敬畏更深了几分。要说自己能走到今天。多亏了这位队长,否则的话没准还是个枪都拿不起来的窝囊小警。自己干的这些事嘛,有很多地方还是受了队长的启。

    念至此,简凡倒是多少有点放心了,暗忖着:我出事队长都使劲包着,这没出事,也没多大的违法质,比伤人可轻多了,队长总不太会把我怎么着吧!?

    使劲地抹抹鼻子,定定心神,别没事先自己乱了阵脚,在他眼里更愿意把队长看做一个护犊子的家长,种种迹像表明,就即使有点小错,队长肯定也不会深究。一转念又暗忖着,他问我就装,装不过去就老实说了也没啥么?反正我啥也没干。

    暗自安慰着自己,一路想着已经到了五一路胡同口,看看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已经下班了,的凡快步走着,这个时候江师傅肯定把午饭已经做好了,今儿就能吃个现成的了。

    过了胡同、进了大院。院子里已经空了,敢都聚到后院的食堂里了,网进了前后院的过道,背后突然响起句粗声大气地喊声:“站住

    正心虚的简凡浑被吓的一激灵,站住了,一回头却是梁舞云没回家,从办公室里钻出来了。一看简凡愣的得,跑上来的梁舞云笑着斥道:“一看就没干好事,上午去哪儿了?”

    “我请假了。病了

    “偷懒,什么病?”

    “男科专业疾病,你管得着么?”

    “胡说

    “不信呀?非着我脱了证明呀?切,”

    “呵呵,你脱呀。你敢脱我就敢看,看再给你拍照留证。哈哈,”

    两人对了几句,简凡的心稳了,捉狭地玩笑话上来了,梁舞云被逗得呵呵直笑,对于这个同学兼队友,虽是女警,可脾气比一般男人还直,你就是把她当男人对待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俩人笑着说着,梁舞云看样有事,神神秘秘的说道:“简凡,我可专门等你回来说件事,有一个坏消息要通知你,还有个问题要请你帮忙解决一下。”

    “什么,这么神神叨叨。”简凡有点暗惊,现在看谁都像有问题。

    不样梁舞云说的是其他事。猛地意外了:“我要走了。”

    “啊!?这么快简凡还真吃惊了。

    “没办法,四严重缺人,罪案信息系统年底要经省厅验收,我的基层实习提前结束了。哎。好子要到头了”我真羡慕你和班长啊,还能钻这儿潇洒几个月。”梁舞云苦着脸,说了个坏消息。

    “哟,,这也不是行么坏蒋息呀!?”

    “这还不够坏呀?我可真不想回市局。好子从此结束了。”

    “呵呵”对我来说是个好消息,你一走,没人天天缠着耍土特产、没人咋里咋唬天天吓唬我,更没人一到周六周扰我。大星期天还跑队里找吃的。

    简凡笑着说道,对于基层的警察而言,服从命令服从分配这当然没有什么二话了,而且看梁舞云回局里,说是坏消息,其实也未见得有多难过,说完了补充了句:“你别苦着脸呀?多少人想回局里回不去呢,真是的。”

    “嗯,,我会想你的。”梁舞云仿佛有所不舍。

    “别,你想吃的还差不多。”

    简凡刻意地把话说成玩笑,梁舞云也乐了,处了这么长时间,要相比而言,和梁舞云的关系却是拉得更近。闲扯了几分句,梁舞云又是请教上了,看来今天的问题不少,就听她说道:“简凡,还有个小小问题,帮帮哥们。”

    “说”想吃什么。我给你做。要开欢送会,我给咱队准备四大桌,就搁咱们队里开,怎么样?”简凡大包大揽了。--凤-舞-文-学-网--

    “不是”梁舞云面有难色说道:“想咨询你个私人感问题,我

    “啊!?”简凡看着梁舞云是正色说这话,脸上一扭捏吓了一跳,悻悻说道:“你”你这不是着太监进洞房么?我就有那心,我也没那力呀?我自己的感还一塌糊涂呢,你还咨询我。又跟男朋友弄别扭了吧,这兄弟可帮不上你了。”

    “哎你说对了。”粱舞云也接着话头找着切入点了:“正因为你一塌糊涂。所以你经历的感波折比较多,要是花好月圆、两相悦的事,我还找你说呀?”

    “我靠,挤兑我是不?”简凡瞪着眼不乐意了。

    “不是,你听我说。”粱舞云面带着难色说道:“有个不开眼的小子。天天纠缠我,搞得我心里七上八下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甩吧又不好甩,,顺。真难办,简凡,给出出主意。”

    “这主意让我怎么出,你自己都是警察?。

    “砸,我妈给介绍的,警察管什么用呀?”帮帮姐们,你不经常甩人和被甩么?你这经验绝对丰富

    “嗨,摆明了骂我不是?自己解决,有经验也能教你。”

    “呀呀”简凡别走,我是真心求你来的。你可怜可怜妹妹行不?我都被这事搞得头昏眼花、失眠健忘了”你不最心疼我了

    ?。

    俩人拉拉搡搡着,简凡要回后院吃饭1梁舞云拖着胳膊不让走,简凡无奈之下。不以为然地看着梁舞云,手指点点道:“这个太好解决了,我说你怎么这么笨,我问你,他长得帅不帅。”

    “还可以吧。 ”梁舞云道。

    “那有钱不?”

    “嗯,也还可以,中上等吧

    “大原有房不?”

    “有。”

    “份呢?”

    “年轻有为。目前是一个单位的中层

    “这就简单喽。”简凡一听。摆着脑袋,盯着梁舞云突然爆出结果了:“那你就从了他呗,就这条件,打着灯笼都难找,嘿嘿”

    说完了简凡嘿嘿坏笑着看着梁舞云,纯粹小人得志般地捉弄上了。梁舞云一听,举着小拳头要打人。简凡一避,掰着手指数着:“你看啊,又有钱、又帅、又有房子,还年轻有为,你还要什么?除非他生理有问题。”

    “哎呀”不是这样的。”粱舞云重重一甩简凡胳膊,解释道:“我心里有一个,比他更帅”虽然后来这个有钱有地位有房子也有车。可我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怎么谈?。

    粱舞并说着。双手合在一起握在前,一脸花痴的样子,简凡一看这得,妙计瞬间涌上心头,看着这过道有人能看见,便即鬼鬼祟祟拉着粱舞云躲开了几步,正色说道:“我还真有办法帮你解决,看你敢不敢用?”

    “你快说呀?怕什么不敢用。”梁舞云催着。

    “你就告诉他,你被人强暴过”简丹正色说道,眼睛舟上睁得很大。

    “啊!?呸。呸你一脸”找刺激吧你。”粱舞云食指戳将上来

    。

    简凡又是一避。释然地笑着道;“你咋这么笨呢,下次他要约你,你就正儿八经给他摊牌,说你被人强暴过;再加上一句,不止一次”再加上了一句。后来跟人同居,还被甩过 ,就这三句话,能把大部分男人全部吓跑。用不用在你啊,办法都告诉你了,”

    粱舞云被简凡说道脸扭了、鼻子歪了、眼睛是眯一会瞪一会,大眼瞪小眼直看着简凡嘿嘿笑得不见了俩眼珠,这简凡出馊主意一半合合理,一半又不合常理,你听不听都不对,不过梁舞云只是难堪了一下子,跟着一竖大拇指:“好办法,可以试试。”

    啊!?这次倒轮到简凡吃惊了,只怕梁舞云这傻大姐子真按着这办法来,赶紧地劝着:“喂喂,舞云妹妹,你可想好啊,我这嘴可是张乌鸦嘴。千万别轻易尝试,这办法虽然直接有效,可副作用也不小”男人在这种事上心理都比较龌龊,没准回头私下一交流,把你名声都给搞臭了。嘿嘿”小,到时候别来找我后账啊。”

    粱舞云嗤道:“算了吧你”我看就你龌龊。还好意思说别人。

    ”。

    简凡不以为然:“不要转移话题,讨论你的生活问题呢,别扯到我上。”

    “好啊,不扯你。”粱舞云话锋一转,问题又来了:“好是好,就是还有小麻烦。上次和这个人约会了一次,不巧让我现在的男朋友碰着了,这个”这个让我怎么解释呀?我那男朋友你见过的啊,就来队里接过我一次。大高个,比你还帅”我就怕这事影响我们的关系

    “打住、打住,别扮得你跟烈女样啊。”简凡呶着嘴,赶鸡撵狗一般打断了梁舞云絮絮叨叨的话,这八卦的话题对于简凡倒不是什么难事,就听得简凡捋着关系道:“噢,我明白了你整个。是搞三角恋对不对?男一号你们两相悦对吧?又出来个男小三,你也觉得他条件不错对吧?现在是无法取舍 ,哎,我问你,你不会也跟我以前一样,脚踩好几只船吧?”

    “呀,什么呀!?你正经点好不好?都说了没感觉,我就不知道怎”万一他问起我了”简凡口、。只你当朋友才跟你说的别老给我开玩梁嘿一。点面红耳赤地说道。

    “你弱智呀?那解释什么?”简凡正色道:“男朋友喜欢你,那还解释么。不就吃个饭么,又不是真开房上了?你要喜欢男一号,那也不用解释呀,越是叽叽歪歪,越让人觉得你心里有鬼。大大方方地,就当什么也没生。”

    “这还差不多”梁舞云高兴了,真心诚意赞了句。

    表扬就掉链了,简凡还意犹未竟,眼睛睁得贼大八卦地补充道:“什么差不多呀。就是这个理,,别说你们没有什么。就真有一眼,也千万不能说,打死池不能说,别拿这个来考验男人的怀啊,十个里头有个受不了。剩下一两个受得了的,八成自己也跟别人有一眼,哈哈

    简凡被自己说乐了,乐得嘿嘿哈哈直笑,本以为梁舞云听罢还苦着脸,不知所措。却不料粱舞云脸色却未见有多难堪,眉毛挑着,像是逗简凡,简凡猛地想起一件事,愣怔怔看着梁舞云,恶狠狠地说了句:

    “我靠,你不是玩我吧?敢玩我,信不信我强暴你。”

    梁舞云却是根本不理会这威胁,手指捻起前挂着的女式手机,手机。是开着的。就见得梁舞云款款摁了手机,迎着简凡诧异地目光说道:“我还真玩了你一把刚才的咨询里,女主人公不是我,是班长;男一号是你。男小三呢,是市局的吴镝,刚才你说喽,都不用解释了”不过我得替我姐们解释一句,她可是有一是一、僧分明啊,不像你这么龌龊,遮遮掩掩居然还想对媒人意图不轨,你自己掂量着啊,刚才老大可都听到了,,哈哈,”

    捉弄与被捉弄掉过个了,梁舞云掩着嘴笑着做着鬼脸去食堂吃饭了,技侦办的办公室门开了,着的一警服飒爽的杨红杏款款地出来了,俩个人看来是合伙导演了这么一幕,简凡看着杨红杏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八成还是回味刚才逗弄粱舞云的话,一想想刚才教梁舞云的话,简凡看着杨红杏,脸不自然地刷刷红了。

    在杨红杏脸上丝毫找不到一丝扭捏和作态,大大方方地走到了简凡面前,看着简凡。抿着嘴几近要笑了,却是问了句:“哪儿有病了?怎么也不告诉我?”

    “胃疼 ”简凡霎时反应过来了,弯着腰双手摁着胃部,惺愕作

    。

    “我看是心病吧你上什么地方都可能出毛病,唯一出不了毛病的就是胃,你不比谁会吃呀?”杨红杏椰喻地说道。

    “不是”我看见那货,我就胃疼简凡苦着脸,指指梁舞云的背影。再回头看看杨红杏的脸上,杨红杏笑意渐渐凝结之后,却是不无威胁地指着简凡叱了句:“下次再不接我电话小心你全都疼哼,你出的那馊主意恶心不恶心,你真好意思教舞云啊!?”

    拉了简凡一把。简凡悻悻地和杨红杏并肩走着。看着杨红杏,俩人像管教和被管教的关系一般,嘴唇翕动着,想说什么,却嗫喃了半天没有说出来。却不料杨红杏眼斜膘着早看到了简凡的不自然态度,猛地问了句:“你想说什么?。一句好话,这实在难以启齿了。 特别是还大言不渐地说脚踩几只船,这丫的可够丢人的了,不过幸好杨红杏没有从这里难。

    “我想明白了,你胃疼也有可能,是反酸了吧?是不是从明天晚上看到吴镝就开始反酸?”杨红杏笑着,椰愉地说道:“不过看你这么酸溜溜的,我倒高兴的,好歹总比没心没肺强点,你要是昨晚接着电话质问我一番。没准我会更高兴,,吴镝一说他碰到你了,我一猜就知道你鬼鬼祟集又在暗处呢,还装病,,有话干嘛不敢说出来,还憋着,自己郁闷了你赖谁呀?切,”

    简凡悻悻的摸着鼻子,嘿嘿地傻笑着,这点大方和坦然到把简凡心里的疑窦挥去了。这个特殊的解释方式到让简凡全盘接受了,只不过被这俩人一唱一合搞得有点糗。糗得尽失说话水平。还就说不上来了。

    而杨红杏此时却像是自言自语,像是自得其乐,偶而还瞥得一眼简凡,下意识和自己曾经认识的男人相比,作威作福的有之、价不菲者有之、背景深厚的有之,独独像这样患得患失、惺惺作态、会玩会吃的小男人仅此一例。好像比自己见过的都可,一如既往地可,特别是在乎自己的样子。非常非常地可,连那个教唆别人的坏样子,也是如此地可”,

    ,,

    个人的感、事业、理想呼里呼塌不是走上叉路就是撞车的时候,人应该是个什么样子呢?

    不用想像了。有现成的蓝本,简凡现在就是。

    本来有点心虚,可让杨红杏看来仿佛是心有戚戚,中午坐一块吃饭,眼神一直膘着,眼光比碗里那辣枚还辣几分,直让简凡觉得芒刺在背。和杨红杏处的时间越长,越熟识了杨红杏的格,一点也不轻佻、一点也不风以接受的是。还没有期望的那么高,除了在练基毛八1川场、除了那个浅浅一吻的晚上,剩下的时间俩人相处整个就是五十年代革命同志谈恋的那种感觉,让简凡越来越觉得浑不自在1实在想说一句,你长的太过正气凛然了,不是我喜欢的那个类型,甚至于有时候按捺不住想表白一番,自己真正喜欢的,是体态丰腴、眉目风的女人,”可不知道咋地,犹犹豫豫了半天,就是没吐出口来。

    简凡知道杨红杏喜欢自己,或许这种喜欢也是幸福的,对于她、对于自己都是如此,实在没有勇气打破这种幸福和期待,但同样没有勇气捅破这层窗户纸。

    下午坐到了档案室里,股上长了一百根刺一般地坐立不安,倒不是担心唐大头那事。其实就成与不成,自己不过一个出馊主意的而已,自己没有什么损失,最担心的还是队长,穿着这警服偶而干点小小坏事可以理解,不过偶而干点小坏事让人瞅见了,就没法理解了。

    这事呀,搅得简凡心神不宁,一直到了下午五点多,接到了电话队长找,心里咯噔一下子,沉到底了。步履有几分沉重地出了档案室,心里有几分黯然的想着队长没准会自己一顿,保持了若干年的那颗平常心被打破了,这心里七上八下像揣了一堆蚂非跳个不停,这架势到让简凡想起了,在学校犯了错准备见老师、闯了祸准备回家见老娘一般。做不做贼,这心虚的实在厉害。

    路心里忐忑着。眨眼就到了队长办耸室门并,正正子,喊了一句:“报告”。

    “进来。”

    简凡应声而进,前行了几步站在队长面前,如果从外表看,似乎看不出什么变化来,这好像得益于简凡从小脸皮厚的缘故,心里再忐忑不安,也会装得跟没事人一样,饭店里陪客人的笑容有多假,那么此时的正色样子小也有多假。

    秦高峰没说话。平坐着,脸上没有带任何表1直愣愣地盯着简凡,偶而只见得粗黑的皮肤稍稍一颤,那家伙是横在颤,简凡看得心里直打鼓,丫的。不会是收拾我一顿吧?不会是教育我一顿吧?不会刨根问根穷追猛打吧?不会是要揭我老底,这要是再捅出来可糗大了。

    丝毫不怀疑队长此房已经洞悉了自己的心里,那双犀如鹰隼的眼光,简凡相信自己肯定逃不过去,那点小伎俩骗过别人没问题,可要骗过黑白都熟知的队长,肯定难度大多了。

    却不料,隔了好半晌,秦高峰只是面无表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像个警察了。小。

    简凡心下一凛。有点哭笑不得,不知道这话什么意思,不过却是保持着立正的姿势,很正色问了句:“队长,有任务!?”

    “当然有”,明天上午整八时,一队所有参加六 二四专案组的队员统一到市局大会议厅报到,召开庆功大会,你带队。”秦高峰说道,声音很短促。

    “我”我带队?”简凡一惊。

    秦高峰脸上浅浅地笑了,笑着解释道:“第一个找出线索来的人是你,市局已经批准记你个人三等功一次,你卑傅陈十全也荣记三等功一次,我们一队集体三等功一次,你代表一大队上台领奖。明天你是主角,我是观众。小。

    嘶”简凡倒吸了一口凉气,有点眩晕,从小到大压根连三好学生也没当过,无数次羡慕和憧憬之后,这理想都没有实现过,谁知道老大不小了,这荣誉居然接路而来了,虽然可以不在乎那张奖状,不过如果代表着一队站在领奖台上,全市各单位的代表参加,下面将是黑压压的一片警服,齐刷刷的注自这家伙,想着就有点激动。不由自主地激动。中顿时充满了荣誉和自豪感觉,

    “上一次还没到庆功你就出问题了,这一次呢1好歹你总算熬到庆功了,希望你珍惜荣誉,再接再厉”去吧,准备准备。明天可不准请假啊”。秦高峰笑着挥着手。简凡应了声,乐滋滋的奔出来了。

    本以为糗事被揭。却不料天降大喜,简凡心里乐的直开了花了,网出了门,形象没有了。一蹦三跳,小马驹儿撒欢一般往楼上奔,奔着就觉得裤袋里手机嗡嗡作响,一看却是一条短信而来,信卢小是唐大头。

    看内容傻了:兄弟,钱全要回来了,你放心,哥不会少了你那一份,

    嘶,简凡又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回可真胃疼了,刚刚高兴了一下下,古怪的劲头又上来了。妈的,这死唐大头,简直是搅老子的兴致,骂了句,又有点古怪了,这么快就要回钱来了?今天这事,怎么处处透着邪!?

    肚子里一半喜、一半忧、一半取舍不定、一半说不能,简凡悻悻地想着,想了半天直到回到了档案室,想了想近些天的所作所为,再想想明儿将会戴着大红缎带上台领奖,总觉得不知道是心里还是胃里那里别扭,想了很久才苦着脸,拍着脑门,暗暗总结了一句:妈的,我这活得也太具讽刺味道了吧!?(未完待续)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