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1章 痴男何其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第31章痴男何其多

    淅的夭来临的时方在外人眼里看着依然是平静脂心,干总通过自己的社会关系,终于和房地产业中的一位老总搭上了线,而且对方诺引见李威。--凤-舞-文-学-网--粗粗地一了解让年荣贵有点暗暗心惊,这个白手起家的威盛要说起来不比自己差,前一眸子风传仁通房地产老总到台、威盛回家联营吞并莲花小区的事就出自此人之手,这下子让年荣贵有点冷汗泠泠了。

    下意识地把这个小财神之称的李威当成了幕后的策划人,果如其然的话,那么自己就即使出了这三百万结交这么一位也不亏。从年总这个层次上,准备以通行的方式解决此事,即便是妥协呢,连人带交都赚回来,但凡行事留得三分面,后也好见面不是?

    至于弈授渔嘛,就不好说了,双方的尊卑份差别太过明显,如果真要和这个随时可能破口大骂的流氓坐到一起谈判,对于年总的份来说,当然是有失体统了。

    只不过计哉赶不上变化,而且唐大头也不知道真正其中的关窍和变化,徐而图之的办法对于不按常理出牌的唐大头而言,根本不起什么作用,何况,背后还有一个憋坏水的简凡呢!?

    这不,又来了,应了唐大头的格,没完没了

    那辆破面包又开到四方大院了,保安对这伙家伙已经有点麻木了小刘副总前一天千叮万嘱,千万别再和这帮流氓冲突,阻拦都没有就开进了四方大院,估计是事有所眉目之前,四方准备冷处理了。

    “傻柱,上,该你了。美女一大把,着你会不会抓

    车厢里四个混球嘿嘿笑着,孙二勇和车骡子唆导着,推拉门嚓地一拉,下来了一位大高个,保安一看,不知道那里冒出这么个货色来。不过比较放心,起码不像来寻恤滋事的。

    只见得这位帅哥高足有一米九,雪白的一西装、油光程亮的皮鞋,头梳得顺顺的贴在头上,手里却持着一束火红的玫瑰花,远远望去,绝对是高大威猛兼彬彬有礼型的帅哥形象,不过如果你细看就有问题了,两眼呆滞无神、大嘴唇耷拉着偶而吸溜下口水,纯粹一半痴呆的形来

    傻柱今儿打扮成这样要干嘛?片刻便见分晓,目标霎时就来,傻柱的眼里微微亮了一下。

    目标在车上刚刚下车,白色的捷达,下来位穿着丝裙背着椅包的女人,蜷蜷的长披在肩上,标准的公司白领形象,傻柱像猎狗见到了猎物一般,蹭地窜了出去。直奔向网下车的女人,那女人掩嘴惊呼。网要喊救命,却不料变生肘腋,傻柱奔上前来扑通一下子单腿跪到;款款献上了一束红玫瑰,跟着又是晴天劈雳地一句:“娜娜,嫁给我吧”。

    啊!?几个保安还当是有事来了,得,一看傻眼了、一看懵了,再一看大院里跪地求这倒是四方里第一遭,几个保安乐了,嘿嘿笑着看笑话,那是公司财务部的主管,据说和刘副总关系暧昧,敢外面还有个猛男追乎?

    那女人更懵了,这年头当众跪地求的人可不多了,感动之余有点遗憾不是自己,没有接玫瑰也没有应声,掩嘴笑着说了句:“你认错人了。我不叫娜娜。”

    说完了侧就走,人多眼杂怕人笑话,不料傻柱一骨碌起来,追问着:“那你叫啥?”

    “我叫韩莉,您真认错人了

    哦!?傻柱恍然大悟。快跑两步,又是扑通单腿一跪,直愣愣地献花上来了,声音放大了几倍:“的莉,嫁给我吧,我等的你好苦啊”。

    聪明人被傻人住了。面包车里知道况的,嘿嘿笑得肚子疼;公司进进出出不知道况的。也笑得肚子疼,几个保安此时一听叫“莉莉。”得,这没错,没准真是人家相好,乐得作壁上观了。

    “神经病。”那女人忿忿翻着杏眼骂了一句,转要走。

    不料傻柱直接鞠抱着哭天呛地喊上了:“莉莉,我等你这么多年,你怎么能扔下我不管呀?”你答应跟我结婚生孩子,你说话不能不算数呀?,,为什么要欺骗我的感呐,你知道我每天晚上想你想得多苦呀?你不在的时候。你知道我怎么过得,我天天打飞机 你可怜可怜我吧,”

    初时听得倒让人心生怜悯,一个大男人痴到如此地步也着实可怜,不过再听就有点忍俊不了。公司里的同行捂着嘴笑着没人上前劝阻,保安原本对公司里这牛哄哄的女人就不待见,也乐得看笑话了小一听居然打飞机都出来,几个人背过脸,都嘿嘿吃吃地笑上了。

    没人注意到奇景又形成了,沿着门厅向外围了一圈,整幢楼先到的员工都伸出脑袋来探着头看笑话。--凤舞文学网--几十个人看着俩人表演指指点点。那女人挣不脱的时候,急之下,狠扇了傻柱一耳光,跳腰大喊着:“保安、保安,快把这个神经病赶出去”保安、保安 小。

    声音嘎然而止,却是傻柱色心大动,挨了一耳光,就着香脸蛋啵了一下,高兴地大喊着,这是我老婆,大家多多照顾照顾,小,众人看得这傻样,都哈哈大笑不知所谓,那女人却是面红耳赤,直奔着上了车,驾着车倒出来,鸣着喇叭一溜烟跑了。

    得,这人丢得,不上班了。

    秩序又有点乱了,保安们多有同这个。猛男,上前劝阻着要把傻柱请出去,傻柱却是悻悻地捡起玫瑰花,拍拍尘土,不清自出地出了大门。都当着笑谈以为没事了,这年头婚外的乱恋乱多得很,谁能说得清呢。

    网安静了没几分钟,只见的那个求的,捧着玫瑰不知道从哪儿又冲到门口,又朝着公司里骑着电动车上班来的女员工,扑通一跪,故伎重演了:“娜娜、嫁给我吧”。

    门口守着的保安吓了一跳。傻眼了。这才省得是来捣乱的。

    再一看,又傻眼了,马路上来了二十几个捧着花阻拦来公司上班的女员工,敢这是组团来马路求来了。想也没想赶紧地报警,这里离治安队不远,没过几分钟就听到了警报的声音,不过声音一响。持花的人哗哗拉拉一扔花,钻小胡同的、拦面的、进商店的,霎时跑了个无影无踪。只剩下一个傻柱还在大门口杵着,看来这家伙荤素不忌,老少不分,只要是女的,就守在这儿不让通过,非得听他一番表白不可,正上班时间,这么守了十几分钟,早把一干女员工2避二含了乃警车一到、保安的胆壮了,几个人搂聪肺施 似翻在地,劈里叭拉先揍上了。

    傻柱被打,急之下乱舞乱蹬,喊着:“谁打我,敢敢敢”敢动我,我外面兄弟好几百。信不信砍死你们,少

    几个小人摁住了傻柱拖了起来小有个保安示意:“人呢?”

    傻柱一看,刚才还在呢,一眨眼一个人没有了,悻悻地骂道:“这么没义气,怎么都跑了”你们等着啊,我把他们叫回来。”

    保安和治安队的那还再给他机会,推推搡搡,不理会傻柱的大喊大叫,直塞到了警车里,一路呼啸着带走了”

    “看见没有”出警这么快。你想干坏事,还真没有机今”

    不远处一处老式居民楼顶,驾着望远镜看着的简凡说道,边站的唐大头也驾着望远镜,两人从头到尾看到了全过程。今天简凡是专程请假来观战来了,说是观战。其实也生怕唐大头这干人干出太出格的事来不好收拾。像这么着胡搅一通么,到也可以接受,顶多治安管理处罚。

    “喂喂”二勇,你录下来了?行喽,你开回盛唐吧,等着我,只唐大头在打着电话,问完了回头才应简凡的话说道:“录下来

    。

    “那就好,光留下打人那段,你划有借口了,马路求不犯法,可保安打人就违法喽,用这个去挟制保安们,不管上告还是找茬你想办法吧,川简凡说着,放下了望远镜。

    唐大头笑着,深以为然。献计道:“简凡,我昨天沿着四方转了一圈,我也想到个好法子啊。他们公司那光电缆都在楼后顺下来进了管道,容易得很,那天晚上神不鬼不觉割逑了他,手机再封着,回头到那条路上割他们一条光缆,让年荣贵那老小、子吃不了兜着走。”

    “顺,你个傻。”简凡回头瞪着眼几分轻蔑地骂了句,看着唐大头也瞪上眼了,简凡指着斥道:“割光缆多大的罪你知道不?割一条节点上的,能让一个。区域一天没有通信收入;判你三五年都是轻的;要是割了中继光缆、省际光缆,逮着判你十几年都不重,知道什么叫重大通信事故么?真要干到那份上。你离死就不远了。”

    唐大头悻悻抹着嘴听傻了:“他娘的,敢砍光缆比砍人还厉害!?,那不割光缆,光割他们公司的那缆线成不?”

    “那也不行,人家就是玩技术的出,应该是早有防备了。同样的办法用第二次就不灵了。你信不信,现在人家没准备用电路都做好了。真是,走。”简凡没好气地刮道。

    唐大头快步跟着:“顺。接下来咋办?”

    “急什么呀?树倒糊称散,先把糊孙赶散,就树不倒他也要倒”吓不住年荣贵,吓这些小职员总没问题吧,要是公司连这么点小安全感都没有。谁还敢来上班呀?”这是着他解决问题。”简凡道。

    “那下午还来?”唐大头问道。

    “当然来。不但要来。要不间断地来”哎,傻柱不会说出什么来吧?”简凡有点小不放心地问。

    “他呀,没事,傻得都不知道跑,你教他说什么他只会说什么,”没事,这小子从小就在派出所长大的,派出所都不待见留他。”

    唐大头信心十足地说道。敢连么号傻人能用上,也算是一大创举了,派出所再厉害,总不至于和傻柱较劲吧!?

    ,,

    ,

    杏花岭治安大队,半个小时后。

    闰队长进到值班室了小治安队出警的,却是知道闰队和四方的关系不错,赶紧地汇报道:“闰队长,就是他”连自己叫啥都不知道,我们问了西街派出所,敢这小子还是个名人,傻柱,大名王拴柱,就街头一混混,给人看门把门的主小这儿,,这儿有点问题,”

    治安员示意地指指自己的脑袋,那意思是,这家伙脑子进水了。

    闰队长看着镝在椅子上的傻柱,两眼虽然呆滞,不过却是不怀好意地盯着治安队几个人,面相确实有点傻,进了治安队还大喊大叫,网网没人动滚,边打滚还边喊着,警察打死人了,打死人了,惹得治安队都不那么安生了。本以为是个装傻充愣的主,不过一问之下,才知道是真傻。

    “傻柱,知道我是谁吗?”闰队长突然笑了,笑得很和雷。

    傻柱一愣,咬牙切齿地迸了两字:“雷子。”

    干治安队的,呵时笑了。闰队长也笑着说道:“对,雷子。看样你对雷子没好感?”

    “凭什么抓我啊?”傻柱大喊着:“马路求也犯法呀?那还有马路的你们咋不抓呀?”

    “哟,有见地的,谁抓你了,我们是问问况而已嘛,给他解了 ,走吧。”闰队长突然摆手示意道,俩个手下不解地看看,不过还是给傻柱解开了镑子。一解铐子,傻柱这回可真傻了,傻愣愣地看着闰队长。闰队长却是笑着:“还不走呀?”

    “什么?,那我可真走了啊。

    傻柱吓了一跳!还以为又得被关上几天,这倒好事从天而降了。

    “谁拦你呀?去吧,继续求去吧,这是你的自由,你求谁求谁。”闰队长挥挥手,傻柱试探走了几步,看看是不是有人在玩自己,一看没动静,霎时撒腿就跑,闰队长网看窗口,这小子早窜出门外去了,,

    “传讯一下四方值班的保安啊,不能随便动用器械,特别是不能随便打人,,啊,人家在没有实施犯罪的况下,就不能认定为嫌疑人,一点法制观念都没有。正常人都不行,何况一个。傻子”下个治安管理处罚通知单小刘,给四方送去 ,真是,数他们事多”

    说活着人已经出了门,后留着俩个治安员你瞪我我瞪你,俩人的心里一个观点,得,四方肯定把闰队长惹了,要给他们穿小鞋呢。

    闰队长出了滞留室,和雳的脸色已经换作了不悦的表,上了二楼,进了队长办,办公室正坐着一队队长秦高峰,看着秦队要起,闰队长赶紧地让着:“坐坐。秦队,这次兄弟得好好谢谢你啊,要不是你,我还得蒙在鼓里呢。

    “呵呵 客气啥,那天请我撮一顿就成了。不过小闰,我可丑话说到前头啊,这事你可别跟旁人说,我也是偶然在总队办公室看到的,悄悄抽走了,你要把我卖了可就不够意思了啊。”秦高峰笑着说道,眼一瞥正是一封…快件,这份寄到治安总队的快件小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到了他的手上。

    “这上面说的不是事实啊?这,这怎么可能?吃请吧正常那家单位没有?连这都不对了?还索贿。这简直是给人扣屎盆子嘛 ,四方这些人也忒不地道了吧!?不会是有人借四方的名捣乱吧?。闰队长把手里那封举报信甩得哗拉拉直响。话里气愤异常,这封举报信累述了吃拿卡要根本和事实对不上,倒不是没有这种事,但这信里所说一看就是编的,时间地点都有问题。偏偏都有问题吧,下面还落款是四方通信施工公司,加盖着大印,这就让人郁闷了。

    “不管是确有其事也好,子虚乌有也好, ,你做好思想准备啊小上面对待这些事可是宁信其有、不信其无”没准会责成总队来调查调查,别让查出其他事来啊”再有呢,和四方不要走得太近,让人抓着把柄捅一下,咱们怎么算也划不来呀?真是得了多少好处也算?明明是个,清水衙门嘛

    秦高峰娓娓劝着,颇有长者之风,听得闰队长频频点头,这事可小小觑不得,要真为这空来风的事出点茬子,那可冤大了,小,小

    “什么?傻柱放啦

    从观测点下没多久,还没有出杏花岭区就接到了这个消息,吓了简凡一跳。

    唐大头放下电话一点头:“是啊,这小子都奔回去了。”

    “不对不对简凡眉头皱着,这次该着他懵了,使劲拍着脑门,不知道错在哪里。

    “放了还不好,你还想让他住两天呀唐大头不以为然地道。

    “不对,这里面有点问题简凡盯着唐大头,正毛说道:“原来啊,那些乱七八糟的举报就是个试探,可能起到作用的机率微乎其微小即便是真有作用,我们内部查也不会有这么高效率,没有一周时间根本见不到效果,我只是想这封举报信转回到杏花岭大队,对其中两方离间一下就成,或者有人敲打敲打他也成”这就见到效果了,不可能

    “砸,看你,想那多干嘛”快了不更好。”唐大头不以为然地说道。

    “坏了简凡听不到唐大头说话,心里暗暗吃惊着,早晨请病假说要上医院就看得队长眼神怪怪的,现在觉得有点芒刺在背了,几天前队长就暗示过通信车砸抢的事,难不成?难不成他能把这些事联系起来?

    再一细想,把平时的细节细细一捋,完全有可能,这么长时间简凡和秦队长都没有打过几次交道,这个队长至今在自己眼里、甚至于在一队所有人眼里还是保持着神秘,平时沉默寡言,即便是偶而开口也是怪声怪气,要是,,

    “坏了,,要让我们队长知道就完了。这么大的败笔”简凡心里像块大石头悬起来了,那些举报信要瞒过其他人的眼睛容易,可要瞒过队长的眼睛就不那么容易了。队长上认识支队总队的和市局的,向下又知道唐大头、李威这群人等,每天像幽灵一样出没,要是谁不小心露个细枝末节,队长十成十能猜到自己在干什么,遇上这种事,以自己对队长的了解,肯定是要护犊子,不过那样的话,万一有一天问到脸上可就难堪了,这家伙穿着警服干坏事,实在说不过去。

    念至此,简凡紧张了。即便是没有干多大的坏事,一想起队长那张黑脸就紧张无比,紧张地说道:“我得回去了啊,老唐,下面事你自己办啊 记住喽啊,千万别伤人,胡搞瞎搞怎么都行,当流氓成,千万别搞成犯罪份子啊,有什么新况电话上通知我,”再坚持一星期,四方憋死了也得还钱

    顾不上解释了,拍门下车,拦了辆出租车赶紧地往队里赶。

    ,”

    策划人的退出并没有影响进程,下午上班时分,唐大头又把傻柱搬来了,傻模愣眼地杵在四方门口。沿着大门左右两行,零零碎碎都站着手持玫瑰花,准备随时上前扰的人,对于这干讨债的,捣乱就是上班,只不过这样干还真是第一次。个个眉开眼笑、兴高采烈,只不过下午还真没扰到几个人,原因在于,四方公司里的相互转告着,只要别是女,都没来上班,

    人数虽然不多,可影响不少,财务科、办公室、总经理助理办、秘书以及网络规划部门几个要职都缺席了,偏偏公司的接线员、文员、派车开油票的、报销支出单基本别都是女,这一下子搅得对正常秩序还真影响不小,更大的影响是。下面那群保安在治安队吃了瘪,对这帮混混也是和声悦色,只怕再干一顿自己洗脱不干净,为那么点工资,还真不值。

    天平向一边倾斜了。

    唐大头愈来愈占据到了主导的位置,正寻思着,怎么着把男的搞的也不敢来上班才行,那样的话。四方连个人都没了,还干个呀!?不过最头疼的是那一干施工队的爷们,要正面冲突生怕占不到便宜。

    直到了下午四时,况才生了变化,本来年荣贵和李威约到了晚饭时分几个老总叙叙。不过时间不等人了,亲自到威盛房地产公司,足足等了一个小时才见到了传说中的小财神,端得是气度不凡,几方差不多是同一重量级上的人物。相互恭维着。此中究竟生了什么事李威倒还没整明白,不过年总和刘副总的客气之致实在盛难劝,言语中有一句话让李威暗暗心惊,居然是让昂达公司,也就是唐大头开得那家皮包公司随时可以到四方结清货款。

    这次简凡可预料错了。连唐大头也觉得展得太快了,接到姐夫的电话,一听着这消息,乐歪了。

    不久,四方门口守着的人一时间全撤了,幕后究竟生了什么谁也无从得知,不过就像什么事也没有生过一样”(未完待续)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