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章 貌似傻且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第27章貌似傻且蠢

    周晌午时大头从四方诵信大楼卫下来的时候,旧像被痛打过的落水狗一般。--凤舞文学网--耷拉着脑袋、斜忒着眼、看谁都不怀好意,不过像是多有畏惧不太敢作一般。原因在哪呢?因为四方大院里还停着两辆警车,西郊分局、杏花岭治安队的都在,这阵势还真让他作不得。

    这一趟低调得很。低调得简直有点低三下四了,今儿的人可见全乎了,沉着脸的年荣贵年老总小经常笑的刘副总,还有一干公司管理层,都在忙碌着,不过却不是招待唐大头,而是招待西郊分局、治安队的民警们,至于唐大头么。就办公室的递个纸杯到了杯白开水,连茶叶都没放。刘副总接待了几句,话里明显不怎么客气,年总呢,压根就不召见唐大头这货色。六层上的大办公楼里,一干正装的员工、领导都看收破烂的一般看着花格子衬衫剃光头的唐大头,那眼神八成就即便没把他当贼估计也不会往好处想。

    这架势让大原混了十几年的嘉大头那受得了,只有一种感岩:憋气,憋得几乎想揍人,可偏偏一群公安在场,其中还有自己认识的人,气再憋也得装着个孙子。

    下了楼,招着手。不过车里的曾楠却是不理会,不把车往院子里开,唐大头悻悻只得步行着出了大院,一股坐进车副驾里,唉声叹气上了,朝着后座看看,先一步坐在车上等着的简凡一句安慰的话也没有,净看笑话了。反倒是曾楠关切地问:“怎么样?。

    今天是唐大头约见刘副总的子,不过一看表也知道,不怎么样。车一起步,唐大头跟着小小话上来了,俱是埋怨:“我他娘滴,,刘方晖这老王八蛋,话都不待跟我说,我说兄弟我准备成立通信施工公司,没准和你们还能合作1你猜他们说什么,他说你有人,来我们这几干活吧,嘿哟,,。把我唐大头当民工了,,我说你们四方现在经营不善,这老出事。没准兄弟我能帮上你忙,嘿哟,他说什么你知道?他说公安局已经找到失物了,具体案正在侦察,那眼神就好像等着公安抓我似的”我说刘副总呀,你们四方过不了多长时间业务大大缩水,您不愁呀?没准我唐大头能帮上您点忙呢,你猜人家说什么,,我靠,拽死了。人家说,我们业务太多,你要想要,直接给你一部分,没问题。只要你有本事拿走嘿,简凡,你这不是玩我吧?干嘛呢这是,咱吃饱了撑的,也没必要股去贴人家的冷脸呀!?”

    曾楠驾着车,一听唐大头反过来说完好汉,哈哈大笑着,很爽朗,看着这俩人吃瘪,倒像预料中的事一般,笑着不怀好意地眼瞥瞥俩人,唐大头却是一副气咻咻地样子,两眼瞪得溜圆,这表不用说,自尊大大受伤了。

    “那年荣贵呢?”简凡在车后,问了句,脸上带着笑意,每次把唐大头拖出来当前锋,倒也确实有点难为了。

    “别提了,都客客气气招待公安和治安队呢,压根就没理会我。座都没让一下,算算算,别提多丢人了,我这次人丢到家了唐大头摆着手,一副无颜再见江东父老的难堪样子。

    “你有什么人可丢的。切曾楠笑着侧过脸,斥了一句:“说你都不听,反正你脸皮厚,又没人知道,啊,不丢人、不丢人,简凡,别告诉别人啊,”

    这话有故意刺激唐大头的成份在内,唐大头被刺激了下,这边刺激完,简凡跟着开口了。却是几分玩笑地说道:“这确实没有什么丢人的嘛,以一己之力敢对一个大公司叫板,大原里这种人你找不出第二个。吧?就公安站在你面前都不知道你就是幕后指使人,这大原也不会有第二个吧?明明知道受挫还锲而不舍,就这精神,也算是大厚第一人吧?,唐哥,您应该有自豪感啊,你想想,有人能做到这个份上么?小。简凡反其道而行,鼓励着唐大头。

    唐大头听着、想着。跟着脸上浮着微徽的笑意,好像确实如此,不过面对公安的时候。心里光忐忑不安了,到没觉乎着这里还有值得自豪的成份,简凡一提醒。唐大头却是自豪了,一拍大腿,洗然大悟:“这话我听,就是这么回事 ,我唐大头还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这事我跟他耗上了,就那部电影放的,没完没了,看他们能把我怎么滴”

    “咦耶真是憨狗不识唆,一唆火坑也敢跳,”曾楠撇着嘴评价了一句,又是斥着简凡:“简凡,你别唆导他,他这脑子不清,你非把他引坑里才高兴呀?”

    唐大头却是撇着嘴不予理会,辨了句:“哼,别说坑,茅坑我也跳。

    简凡你看吧,看我把这帮王八蛋怎么着收拾喽,真他妈不行,我扛个炸药包灭了他们去

    再往下,火气就更大了,唐大头刚刚萎靡下来,被简凡几句又撩得上火,雄心迸出来了。看着一个唯恐天下不乱、一个志在把天下搅乱,曾楠却被气得有点不打一处来,本来今天跟着唐大头,还是就事说事,怕这货胡来,知道俩人又要来四方单刀赴会,就跟看来了,不过现在俩人一唱一合,好似自己成了外人一般。

    仁个人辨着,简凡惜言如金,曾楠和唐大头却打惯了嘴官司,俩个。人互不相让,一行径直到了并州路海上明月酒店里吃午饭,要了个包厢刚坐下,唐大头就着点了几样大菜,又要白酒,却被简凡制止了,没酒了,唐大头却是气咻咻地一杯一杯灌水,好像要浇灭心头火起一般,喝一杯骂一句,现在好似看谁也不太顺眼,特别和曾楠争的厉害,俩人你一句我一句,就快拔拳相向了,等菜上来了,还是安生不了,狼吞虎咽地吃着,恶狠狠的嚼着。注意了简凡几次,唐大头想问又没好意思开口,再看简凡不紧不慢地挟着菜,网要张嘴问,谁知道简凡却把眼光投向闷闷不乐,明显吃饭也不太爽快的曾楠了,冷不丁冒了句:“曾楠,你这件艳色长恤真漂亮?哪儿买的?”

    唐大头听得这句不关痛痒的话,格觉得喉咙里被噎了一下子,世。--凤-舞-文-学-网--寸这个时候居然还注意女人。又是不怀好意地盯着简凡心吓得简凡眯着眼几分色迷的盯着曾楠,根本不理会自己,而正生着气的曾楠一看简凡,一怔一愣。简凡黑白分明、眼光闪烁地样子,像是欣赏,这下乐了,嫣然一笑,笑着解释道:“法兰西的手绘长恤,牌子叫艾莱,银都商厦的专柜买的,怎么样,漂亮吧?”

    像是在卖弄,那种女为悦己者容的卖弄,特别是前黑色纹路清晰的飘带,高耸地飘在前。简凡却是饶有兴致地竖竖大拇指,笑着评价道:“有眼光,黑、白两种颜色巧妙结合在服饰中,前处的纹路领带玩转拼接技法,令妙曼曲线脱颖而出。色彩明艳不。活力焕……漂亮。真漂亮

    简凡摇头晃脑地说着,不知道是真心赞美还是假惺惺故作姿态,不过几句话说到了正点上,领带的拼接、颜色的结合还是故意缩小了腰凸出曲线,这几点倒是曾楠故意再为之的,言语之中听的简凡还真看出了用心,心里直觉的枰枰直跳。向来大咧咧的样子。倒有几分扭捏了。偶而一瞥简凡,不料此时简凡也正看着自己小不知道这一夜之间有了什么变化,让那双眼睛里看到了几分欣赏,四目相接,秋波横生,俩人都饶有兴致地互相看着。

    俩个人莫非来电了!?不过唐大头看得傻模愣眼不高兴了。嗤着鼻子,指指简凡,再指指曾楠,恶狠狠地说道:“嗨嗨嗨,,这干嘛呢?吃饭就吃饭,乱什么呢?嘿哟,你们俩真可以啊!?”

    这样子差点就要拍案而起了,一侧过脸,曾楠却是针锋相对,恶脸相加,如果没人在场,没准要上手了。简凡却是椰愉地笑着撂了个包袱问着唐大头:“对呀,吃饭就吃饭,你乱什么火呢?你现在看所有的事都不顺眼,你让接下来的事怎么办?”

    或许这番赞美只是在平复曾楠有怏怏不乐而已,不过却让唐大头觉得冷落和被刺激了。骂骂咧咧1急不择口了:“我他妈能不火么?那有心思吃饭。

    曾楠一听火了,却是针锋相对斥了句:“不吃滚出去,谁还求着你来吃似地。”

    俩个人好似天生的仇家,而曾楠怕是对这个破坏调的大灯泡不假辞色了,形象也顾不上了。简凡却是若无其事的挟着菜吃着,听得俩人干上了,这才放下筷子缓缓说道:“唐大头,你只看到了让你郁闷的一面。为什么没有看到让你高兴的一面呢?我觉得今天你应该好好庆贺庆贺才对。”

    “什么!?”唐大头斜忒着眼,瞪着简凡。

    “最新消息,西郊分局今天搜查了诚通施工队的驻地,拘留了四个,涉嫌砸抢通信车、盗窃通信仪器的人,并且扣押了部分设备,案子有了重大进展,不过四方恐怕要付一笔不菲的办案经费了,这是高兴之一。高兴之二,公安一介入。诚通公司一牵涉,再加上前几生的事,这种况下,四方还能保持正常的运营吗?你都看到了,周都没有休息,经常见不着面的年荣贵也出来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你这第一扛”

    句出口,唐大头愣了,听着上心了,曾楠也不火了,听着在意了,俩人一下子被简凡的话吸引住了,就听得简凡继续说道:“还有高兴之三,至始至终,你都在他们眼前晃悠,而且他们对你肯定有所怀疑,生的这些事最大的嫌疑是你,可惜他们没有任何证据,而且这次查出来的结果肯定是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也许他们期望通过分局和治安队能把你压制住,可他们愿望落空了,一切还要继续你觉得你吃瘪了,可他们同样是有苦难言,不是么?向内要稳定人心、安抚员工,向外要打分局的、治安的,还没准我那帮同行得要他们多少办案经费呢?所以呢,应该火和头疼的,是他们,而不是你,”

    简凡娓娓道来;足不出户而这些司空见惯的事就像生在眼前,说得很透彻、很清晰。唐大头一听,愣了,想了想,若有所悟:“对呀!?刘方辉那老家伙前些子见了我老是笑眯眯的,今天见了我没好话了。脸拉得比逑还长。好像我跟他老婆有一眼似的,,哦哟,对呀。老小子快憋不住了。”

    曾楠听得这话。不悦地侧头斥了句:“你文明点,正吃饭呢,说得恶心不恶心。”

    不过唐大头却不在意曾楠的态度,只是很期待地看着简凡,紧张地问:“下面,咋办?现在雷子盯得可紧了。我可全指着你了小连我姐夫都没治,让我收手呢。”唐大头问着,看着简凡似笑非笑的样子,狐疑了,好像每次出坏水都这表,这下倒上心了,一下子把刚才的不

    忘了

    “吃饭,,细嚼慢咽,保持一个平和的心态,一切就迎刃而解了。”简凡缓缓地说着。又拿起了筷子,示意着俩人一起吃。挨个安抚了俩人,现在要吃饭了。

    唐大头有点按捺不住1不过看简凡悠闲悠哉地吃着,这份气定神闲的态度倒多少感染到了自己,这表只有一个解释,这小子坏水已经憋足。正等着放呢。这么着一想,倒安生了;而曾楠吃着的时候细嚼慢咽,还真恢复了几分淑女的作态,只是眼睛偶瞥得简凡几眼,简凡到客气,殷勤地给俩人劝着饭、挟着菜,曾楠也高兴了,一盘香酥鸡上来,也先给简凡挟着让着,不过光给简凡挟菜,连唐大头理也不理。

    简凡暗笑着,曾楠属于那种帐极度分明的女人,对你好,什么都好,即便是办坏事也是好;如果看不惯,直接就是一点好脸色没有,这格倒是很真可惜这的格,却安在了一位美女上,实在是看得多少有点不伦不类。

    唐大头先自狼吞虎咽地吃完了,扔下筷子,旁若无人地剔着牙,点了支烟,跟着曾楠也放下了筷子。俩个人都看着简凡,简凡慢条斯理磨叽完了,掏了几张打印纸递给唐大头,唐大头铺平了一看,好像密密码码的人名、电话、住址。正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的时候。简凡笑着解释

    :世凌你卜周提供的电话号码表。我用了几天时间整理了心。一四方备案以及这些人的个人资料比对,一共挑出来3个人,女的侣个、男的万个,分别隶属于四方的网络、运行维护、抢修、光模块技术以及管理、财务等部门的领头人。很好找,加上那七个跑外施工队的小工头,基本上代表了四方的中坚力量。”

    曾楠心里咯噔了一下。唐大头一开其问出了俩人都想问的话:“什,什么意思?对付这么多人?”

    “呵呵,都说擒贼先擒王,可这个王咱们擒不住,把咱们绑到一起也威胁不到他,没办法的况下,那咱们反其道而行,来个擒王先擒贼怎么样?。简凡说着,看着唐大头一脸迷茫、曾楠也没听明白,笑着解释道:“很简单嘛,唐大头你想想,如果现在公安一大查、连抓带赶轰跑了你手下这些混混。你一个人还能成什么气候么?到时候你要人没人、要车没车、要办事没人跑腿,你一个光杆司令,说不定来三两个高中生你一个人都不是对手吧?”年荣贵这是个偌大的团队,上层关系、自有的管理系统、还有跑外的施工队都是他所依仗的势力,就即便是个巨无霸。也经不住一件一件拆他的零件吧?”

    “咋办?你说,”唐大头明白了,一听来劲了。曾格却是暗暗心惊,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简凡,只怕漏了什么话。

    “很简单,我想了十几种办法,你依着这个办法往下想,我相信,你的办法比我的更多

    这个思谋了良久的办法简凡开始低声细细地说上了,解释着各个细节,唐大头听得脸上渐渐见喜,好似在斟酌一般,其实对于简凡也清楚,像唐大头这号几进宫的人,识得行事厉害之处,真正涉及到一些重罪,他肯定要设法避免。 太出格的事他也不会干,毕竟已经混到这个程度了,这十几年肯定也不是白混的。曾楠听得简凡说出来一堆主意,脸上却显得有点难忍,像这话听到耳里引起了消化不良一般,满脸都不太舒服的表,看来这一堆主意,要比以前的更馊了。

    而简凡,详详细细地设计着每个细节,条理地罗列着每个步骤,偶而一个帅帅地手势,大有纵横开盏的味道,直说了十几分钟,有点口干舌燥,说完了擎着杯子叩水,征询似地问唐大头:“怎么样?这办法不为难吧?”

    “不难唐大头摇摇头,确实不难。

    “好办不?”

    “嗯,好办。简单的很

    “那你能办好吗?”

    “没问题,看武的

    简凡几句询问,唐大头大包大揽了,看来确实不太难,简凡笑了笑,似在鼓励,接着回头又征询曾楠道:“曾楠,我知道你担心,这主意,很危险吗?”

    曾楠摇摇头,不算危险。不过却有点不认可地开口了。怪怪地说着:“简凡,你那些得这些东西?怎么其唐大头还流氓!?”

    唐大头扑哧一下子乐了,仰着头张着大嘴笑着,简凡也笑了,眉目间绽着坏坏的笑意,曾楠也跟着笑了,看着俩人,有点无奈地笑了

    午饭过后,唐大头一通电话一打,安生了几天,一干潜藏在市井里毫不起眼的混混们,又要兴风作浪了。

    黑蛋和炭锤俩小子,被安排看到都局寄目快递。黑蛋偷偷地瞥了一眼内容,却是吓了一跳。居然是举报杏花岭治安大队对辖区商户吃拿卡要、乱收费、索要财物的一堆烂事,寄送的单位呢,足足要几十个,什么市纠风办、市委、市政府办公室、信访办、纪检委再加上公安局、什么反贪局还有市电视台、市广播电台、行风评议办公室一大堆眼花缭乱的单位,让俩人歪歪扭扭地照抄了足足写了两个小时,光快件费用就花了好几百 ,而炭锤完事了又接了趟同样的活,却走向通信管理局举报什么线路设障、阻挠施工乱七八糟的事,这几件事让俩人干得有点莫名其妙,不过却是看明白了一点,唐大哥呢,八成是准备背后下黑手,又要出什么事了。

    另外几拔用惯了的手下也在争分夺秒地往老街胡同唐大哥家里赶,不一会胡同里一群就照面了,保安里眯眯眼小小迷糊,刚从医院出来的;大马金刀的孙二勇。留着勒子型的车骡子,再加上头脑不是那么灵光的傻柱,一干唐大头的外围兄弟高矮不齐、胖瘦不一小十几人弄弄嚷嚷进了唐家的老院。唐大头的相好菲菲却是已经摆了几件啤酒,一干混混边喝边扯上了,,

    这也是唐大头的中坚力量,差不多等同于企业里的中层管理人员,端得是小觑不得,以往唐大头只要在这里一聚会,没准那家竞争的夜总会就要倒霉,不知道这一次,还能不能奏效。

    此时的曾楠和简凡却是已经到了平安小区的家里,隔了一周再看装修过的房子,顿时有眼前一亮的感觉。一米见方的大地砖青亮得能耀得出人影,已经开始墙面打腻子了,房子里施工的人有个人,大卧室里留着的仁人看样是木工。正开着电锯沙沙锯着木工板,曾楠介绍着这里要做一个墙柜,还要把所有窗台包了;卫生间里俩工人,正忙着贴着墙砖,量尺寸的工人介绍着那里那里是洗脸池,那里是整体浴室,虽然没有装好,这说得也不比装修得差;而最小的卧室里,一面嵌在墙上的书橱已经成形了,只等着上漆亮色。不管走到那个家里,都是一派繁忙着的景像。

    工人们看样对曾楠很熟悉,打着招呼,直把曾楠当成女主人了。曾楠偶而安排着几句,这儿什么样子、那儿什么样子,从进屋看了一圈,简凡倒好似成了外人一般,前一天曾楠还说撂挑子的话,不过今天提也没提,而且敢看样子,干得比以前好像更有劲了。

    这事有点插不上手了。简凡悻悻地看了一圈,钻到了后阳台的厨房具。闭上了做好的隔断门。四下里瞧瞧已经贴了一圈瓷砖训请。装修图卜示着读里将定做一圈厨柜。正面架个欧有”柑油烟机,后的隔断架上放碗筷和调料的地方已经做好了。

    这难得就是我将来的家!?

    简凡突然觉得心里怪怪的。憧憬了很久,当房子就在眼前,就属于自己的时候,并没有感觉这之中会带来多少幸福感,和枫林老家的老房子相比、和乌龙县的家相比、甚至于比第一锅那个。土里土气的厨房都有所不如。如果将来真是自己孤零零地生活在这个钢筋水泥的盒子里,那种感觉嘛,也未见得就有多好。

    不过又能怎样?在这个城市,虽然有房子不一定会幸福,但如果没房子,那就肯定是不幸了。

    哎,叹了口气,却是不知道心里所想。正准备出去的时候,门哗地一堆开了,曾插几分笑意的走进来,看着简凡高兴地问了句:“怎么样?还满意么?”

    “满意,当然满意了”卓楠,你不是说让我接手么?。

    “我改主意了。”曾楠笑着说道:“男人十个里面有八个对居家是外行,这个事交给你我不放心,别中途而废了,将来说起来都不领我这个人了。”

    “呵呵,你说对了。我还真是外行。噢,对了,需要钱不?我还有七万多,全部家产了”要不这个先给你?”简凡说着,掏着钱包里的银行卡,解释了句。

    “没事,木工的墙漆完了才结账,你急什么呀,如果一点家俱不买,还用不了十万呢!”曾楠却把卡推过一边。

    “那也成,随后我付账去吧,你别管了。”简凡说着,把卡收回了口袋。

    “那当然。还准备让我替你付账呀?我给你监工已经不错了,而且把我的设计眼光展现在这里。不朝你收费就够意思了啊。”曾楠椰愉地说着,看着简凡脸上浅笑着。小心翼翼地问:“简凡,你今天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呀!?。

    “有么?怎么了?。

    “这表有点不正常呀?以前见了我都躲着,好像生怕我吃了你似的,今天怎么这么和气,变子啦?。

    “呵呵”以前呢,我只是觉得你在关心你的投资,所以什么态度无所谓,只要有投资回报就行了;不过昨天晚上呢,我觉得你关心我本人的程度更甚于关心你的投资。所以,我要为以前对你的态度道歉”简凡很诚恳地道了句。这其中的变化也确实如此。

    曾楠的脸上喜色更甚且带着几分嗔地道了句:“算你有点良心,,哼。小。

    不过简凡却话锋一转来了:“我提醒你一句啊,我这人良心没有财心重、财心没有色心大,而且是个严重表里不一的人,你就把我翻过来倒过去看上一百遍,也和好男人不沾边啊。小,

    “这也没什么嘛曾楠一听倒不介意,笑着道:”现在男人,不都你这得么!?”

    简凡一听乐了,嘿嘿哈啥的笑着,俩人之间的事想了很久,这番托辞也斟酌过很久了,借着这个机会说出去,或许是想委婉地表达自己的意思,不过看样曾楠却根本不在意这些,俩人相视着看着,简凡突然把厨房的推拉门轻轻闭上,几分正色地问曾楠:“哎,曾楠,我问你件事,你不介意吧?”

    “说吧。

    “嗯,咱们认识好几个月了吧?。

    “是啊,怎么啦?”

    “我纳闷了,你对我这么好有什么想法?今儿咱们碰上了明说啊,你到底想把我展成你什么人?”

    “嗯,,我还没想好。”

    曾楠说没想好,不过看脸上片片飞红的样子,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简凡听得此言,却是委婉的说道:“呵呵”那你慢慢想吧,可能你不算很了解我,我呢,是个没本事当大丈夫,又不甘心当小男人的人,当老公吧,缺乏忠诚;当人吧,又缺点浪漫;当朋友吧,咱们这职业又存在冲突,利害关系太浓了点;我想来想去,咱们之间的关系展下去,好像除了当伴侣,再没有其他可能了。”

    “你”曾楠的脸色变了几变,这番自报家门说得让她有点哭笑不得,脸上怪怪地看着简凡。说了这么多怪话,难得简凡脸上还一本正经,逗得曾楠扑哧一下子笑了,笑着指着简凡,几分玩味的笑着道:“那你想么?”

    轻轻地一问,媚眼儿乱飞。简凡故作姿态的捂长吸了一口气,这次倒不闪不避曾楠的目光了,眼睛还故意地朝着坚的前上瞅着,那绝对是自己没有领教过的尺度,一番带着邪地眼光看了看,点小着头涎色地说道:,“实话实说。想。”

    “你想得美!”不料曾楠的媚眼霎时一变,又成了杏眼怒目,卫生眼一翻嗤鼻道:“你房子是蹭来的、装修钱还没着落,还得继续蹭,跟你有什么好?等着我倒贴你呀!?你以为美女都是白痴呀?”

    几个问题问得简凡直摸鼻子。敢料想大出意料了,两手一摊悻悻问道:“那我就不明白了

    “有什么不明白啊,把你展成小跟班,又是警察又是帅哥,跟在背后多有安全感,多有范儿啊!?”再说了,偶而调戏一下帅哥,也是不错的嘛,你不也经常调戏美女么?这是一种生活态度,呵呵”本来觉得你还可以,不过现在越来越觉得你和唐大头一个得了,对你没兴趣啊,别自作多”哈哈”现在帅哥不值钱啊,盛唐里小帅哥随便拉一个都比你强”

    斥责了一番,曾楠幸灾乐祸地看着简凡直摸鼻子,又捉弄地喊了句:“不但比你帅,功夫还比你好,还会伺候女人,哈哈,”

    扔下简凡,曾楠咯咯地笑着。径自出了客厅。简凡直看着这个婀娜的背影,有点失落,一个窝囊加花心且没有责任感的男人,百分百会让女人反感,看来成功地引起了曾楠的反感,不过这个成功带来的失落感更强,暗道了句:丫的,谁说大无脑了!?这位到是大,脑子到清得很 ,(未完待续)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