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章 有勇莫耍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四方通信施工公司是通过省通信管理局认证的施工单位。--凤舞文学网--座落在杏花岭区杏岭路边的这个单位虽然不甚起眼,不过在通信行业里可是如雷贯耳,从大原到各地市的中继光缆有一半出自该公司之手;大原市政施工的管道,有六分之一属于该公司承建,通信行业里移动、联通、网通加上后来的铁通这几年整个就是群雄混战,谁都在抢着架设线路、抢着用户群体,让这种靠外包线路工程的公司赚了个盆满钵盈。不过五年的时间,原本靠着代销电缆电器交接箱等通信原件,一个不起眼的小公司,在杏花岭区修起了整整一幢六层通信大楼,像造反派一般迅窜红了。

    垄断产生了暴利,跟着暴利行业家的这类通信施工单位,也富得流油了。根本不用了解财务状况,看看大院里的装饰就知道。占地三十亩的的四方大院,有一半垒着两人多高的电缆、光缆辊;七八辆应急通讯抢修车全副武装整装待,这种可以应急电、抢修光电缆的高档车一辆的造价就有七十万了。除了工程施工,四方还承揽着几家通信企业机房的应急电、光缆抢修等外包项目,大院里公司人员和施工队足有三百人之众。前几生了地痞上门讨债的事,四方又从保安公司借调了三十名保安,只怕这干浑人再来上门,不过幸好当地派出所和治安队对四方也是大力支持。抓了几个人后,连着安生了几天。

    不过,这事像年总考虑的那样,还没完………

    上一次被抓的几个痞子刚被放走第二天,大上午又来事了,一辆丰田,后面跟着四辆商务车,不理会门卫的阻拦,直刷刷地冲进四方大院,大咧咧直停在办公楼前,车上刷刷刷下了一群西装革履的人,彪形的、不彪形的、凶相的、不太凶得,彪乎乎的一群围着一个彪乎乎的大脑袋,看样是带头的,直往办公楼里闯。

    找事的来了。一群保安叫喊着施工队的人,哗拉拉里里外外围了上来,一眨眼上百号人又把这干人围到了正中,不过今天诧异了,这群人没有动,大夏天袒着西装一趟,四周一亮,各人伸展着手,那意思很明调白,俺们没家伙,就俩肩膀扛了一张嘴来了。

    为的,可不正是唐大头是谁,被简凡训了一遭。还就不服气了,只当得自己在大原也活了三十年,什么鸟没见过,还就不信邪了,今儿亲自上阵来了,就见得唐大头威风凛凛,扯着破锣嗓子大喊着:“知道老子是谁吗?大原里打听打听,姓唐名授渔,绰号大头,老子扛着西瓜刀横行的时候,你们还穿着开裆裤呢……怎么着,来打呀,动手呀……兄弟们,伸着脑袋让他们砍,今儿谁能死到这儿,我唐大头他的给你披麻戴孝………谁动了你们,我砍了他全家………”

    说得这话纯属刀尖打滚、刃头抢的主,面相本就不善,口气敢要慷慨赴死来了,这么着一来,倒把一干围着保安和仗着人多势众的施工队人镇住了。

    一看人镇住了。唐大头不依不挠了,转着圈看着保安和施工队的人,伸着脖子,咧着嘴,一副无赖的形象,叫嚣着:“动手啊,你们都站着别动啊,我就看看四方的人能把我怎么样。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赖账你还赖成大爷了是不是?………你们是申安保安公司的吧?小兄弟,你们老大申安国在街头混的时候,见了我唐大头都叫声兄弟,我说你们可以啊,连我,你们怎么?怕我找不到你们家门上……信不信他我今晚抄了你们老窝,了你姐、了你妹、干了你老娘………妈的,打人的账,老子跟你们慢慢算……”

    这人越说越烂,几个保安一听心里打鼓了,真为那千把块钱工资得罪这么一号烂人还真划不来,何况这唐大头也确非浪得虚名,大原里倒还真有这么一号人。不过唐大头的话确实过于嚣张了,一干保安虽被压着,可到底还被激得血气方刚。

    唐大头环视着众人,除了自己带来的三十几人,外围倒有两三层,都眼光不善地看着自己,知道这阵势不过示弱但也不能激化,一眨巴小眼。硬话说完了,不软不硬地又上来了:“当保安的、架线的,啊……我唐大头恩怨分明,没动过的,我不难为你们,都他挣辛苦钱的,谁跟谁过不去呀?不过今天我们是上门要债来了,你们那个想动手试试斤两,请便……兄弟们,扯开怀,让他们动手……”

    唐大头一挥手,要耀武扬威了。一句出口,随从齐刷刷把西装一后摆,一扯衬衫,三十个光膀子露出来,吓得众人齐齐后退几步,只见得这干混球,有一半膀子齐纹着龙虎豹,偶而有几个横的,刀疤伤疤不知道什么疤,一前能数七八处,一干老爷们这么着趟出来,狰狞无比。--凤舞文学网--气势端得是不同凡响。

    一张一弛,倒把四方上百人惊得静静围着,谁也不敢动手了。这三十几个可都是唐大头一块混的精英人物,聚齐活了,这威风自然是厉害得紧。

    警……警………三辆警车叫嚣着,鸣着警笛直冲进大院,车下呼拉拉跳下了十几个警装的治安队员,这里离报警点不远,大概从唐大头进门,这报警就出去了。不过今天有备而来,唐大头看样并不畏惧。老大不尿老二的斜站着。

    “让开、让开……谁捣乱……”

    带队的警察分着人群。一干人直进了中央,那领头的一看唐大头,脸上有些不自然了,笑着问道:“哟,唐经理,又要挠乱治安呀?这刚放走两天,亲自上门来啦?”

    “闫队长,我们这是正常的生意来往,催讨公司债务……你看见我们扰乱治安了?啊……你们扰乱治安了?是你……还是你……”唐大头装腔作势地说着,围着人群问自己手下人,大伙都摇摇头,再看这场上的架势,就扰乱也未必可行。

    “唐大头,你别给脸不要脸啊?是不是想让我们把你带回去,过过堂。”姓闫的队长三十多岁,看样也不是个善茬,虎着脸问着,对于这号地头蛇,从来就没好脸。

    唐大头一看,对上了:“好啊,闫队长,没事,您要抓我,我立马跟您走,除非你有本事毙了我,要不我明儿还来………你们告诉年荣贵,钱一天不还,我就呆这儿一天,少还一个子,我还就不走了。这辈子,我他跟他耗上了……兄弟们你们今天给我作个见证,大家看看,我犯什么法、触什么忌了,一会有警察抓我,没事,他们抓他们的,没你们的事。将来我要死到里头,这债,你们继续朝下要,年荣贵只要不死,他就赖不掉,他就死了,朝他老婆、朝他儿子,继续要……”

    说得是唾沫星子飞溅、神是大义凛然不已,这要账的本事可比手下动手干架强了几倍不止,倒把在场的治安队里的难住了,这话里明显是不死不休,而现在还没借口把人带走,就依个扰乱治安带走人,罚俩钱放出来,估计还得来。那位闫队长看着形势大出所料,明显有点棘手,拔着电话不知道请示着谁。一会儿楼里出来的一位四五十岁自称副总的带着一位办公室主任分开人群直和闫队长站到了一起。

    “唐大头,给个面子。今天我值班,别让我交不了差呀。”闫队长小声说着,这号出了名的烂人,倒也不愿意结下仇,话里倒比对一般的小混混客气了许多。

    “行啊,闫队长,没问题啊。”唐大头骨碌碌转着小眼,应承得利索,不过一反问:“那明天呢?我还来?”

    “这是他们刘副总经理,直接跟他们交涉,带这么多人干什么?有话坐下来谈嘛。”闫队长指着下来的人。

    “好啊……早给我们谈,咱们不没事了吗?”唐大头接受条件了,一挥手喊着:“散了。车上等着。”

    领导的话端得是不同凡响,唐大头一呼一喊,一干混混如鸟兽散,哗拉拉直钻到了车上,动着车停到了楼侧,像没什么事生一般。这边闫队长和刘副总商议着什么,一会直领着唐大头上办公楼。

    要债,起码要着见着正主,这第一步,快办到了。

    唐大头虽是艺不高,可胆子不小,被请到办公室,有人伺候着点烟,有人伺候着倒水,回头这刘副总抱着足有一块砖厚的资料进来了,往桌上一放,谈判就开始了。一个副总和一个主任轮流说着,这原委越听唐大头越有点心凉,原来这湘南电缆厂也就是效益不佳的厂子,三年前通过市网通老总的关系硬往四方推销了一批电缆、挂钩、线夹之类的小物件,仅结了预付款就现电缆电气能检测不合格,正自交涉的时候,又逢市网通老总因为贪污案倒台了,双方的债务纠纷就此而起。湘南的电缆厂要货款,而四方却因质次价高拒付,偏偏两方又因为都不愿和倒台的领导挂上勾,都捂着私下里交涉,反正就是交涉不成,一直拖了三年……

    “唐经理,我们知道您的名声。”那位刘副总客气之至,婉言道:“可现在我们已经正式上诉湘南电缆厂,准备追讨预付的款项以及赔偿,您现在让我们付货款给你,是不是说不过去呀?”

    唐大头心里咯噔一下子,凉了。丫的,上当了,八成被外地的生意人当冤大头耍了一把,这要是上法院,三审五审六调查,结案还没准到驴年马月了,就湘南电缆厂那破厂没准连应诉都不会来人,即便是判下来,也落不下好。

    “听到了,唐大头。”闫队长不无几分自鸣得意,谑笑着看着唐大头吃瘪的样子,玩味地说道:“案子已经上法院了,在未判决之前,你要到这儿阻挠人家的正常工作和经营秩序,那我可只能公事公办喽。现在这年头可不是拼刀拼枪的年代了,我相信你不至于和你手下那么浑吧。”

    “唐经理,这都是电气能检测的资料,您过目一下,我们四方是个大单位,一年几千万的营收,不至于赖湘南这三二百万的货款吧?实在是这货残次的厉害嘛……”刘副总推着资料往唐大头面前放放,这其中的关窍怕是唐大头一时无法领会,四方之所以收下这批货,怕是碍于领导的面子在里面,即便是残次品也没办法。不过错就错在领导不该倒台,一倒台,人就倒了,那事嘛,就只能公事公办喽。

    一个红脸、一个白脸,把唐大头难住了,不懂装懂地乱翻了翻这些资料,却是推过一边,黑沉着脸,眼看着今天讨不着便宜,再看刘副总和闫队长根本不把自己当回事,悻悻地一推资料,撂了句:“算我倒霉……上法院就上法院,谁怕谁呀?”

    说罢头也不回地走了,闫队长和刘副总直看着唐大头一干人呼啸着出了四方大院,俩个相视笑着,刘副总殷勤地邀约着闫队长中午留下来一道叙叙……

    ……………………………………………

    ……………………………………………

    上法院是肯定不会的,唐大头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这一仗把唐大头搞得灰头灰脸,头越来越大,回头再找介绍这笔生意的一个朋友,却现早已恰去楼空,敢这货色和外地这湘南电缆厂的已经是约好唱双簧的。这才省得一辈子打鸟,这次还真是被鸟啄了,有苦都不好意思说了。

    还不死心的唐大头又憋了几次坏水,准备夜袭四方捣乱,等手下孙二勇带人到场的时候,却现那里停着辆警车,看样四方已经是固若金汤了;又想了个绝招,让车骡子,梳长头那个,带着一干烂人准备到年荣贵住的高档小区里来个流氓动作,泼墨刷漆恶心恶心,不料没想到的是,这干混混连小区门都没进去,刚闯进去,警报响了,又把一干人吓回来了,后来不成就窝到小区口上等年荣贵的家里人出来耍流氓,结果更背,这有钱的主跟普通人不一样,年家大闺女牵了一条半人多高的藏獒,看那架势,混混们压根就没敢上前扰去。至于年荣贵本人,就更难见着了,唐大头要债要了这么长时候了,到现在才现,还没见着真正的法人代表呢。

    把个唐大头难得哟,头是越来越大,这不,连着三天,大晚上独自一个人喝闷酒,喝到了半晌灵光一现,趁到了盛唐吧台,要了瓶轩尼诗,颠往十三层跑。

    本来想找那个人解决,不过那天看那话说得绝决,好似还真没有回旋余地,自己折腾了半天没有结果,看来只能迂回作业了,到了经理室门口正正衣领,轻轻地敲敲门,里面响起了一声女声,进来。

    不是别人,是曾楠。唐大头一进门,只见得曾楠依然个老样子,两脚无聊地搭在办公桌上,偶然地盯盯监视屏幕,一看是唐大头进来了,理也不待理,只是讶声了句:“哟,唐大头,你什么时候也懂文明礼貌了?”

    “嘿嘿……看你说的,咱不一直都文明人么?哎,楠楠,给你拿了瓶红酒,你喝着啊,记我账上了……要嫌闷着慌,我帮你看着,你歇会……”唐大头恬笑着,殷勤倍至,客气倍至,倍至的曾楠看外星人似地,惊讶地腿一收,站起上,俏生生地站在原地,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盯着唐大头要看个仔细,嘴里怀疑地说道:“呀?唐大头,这几天没见,你上夜大啦?越说越你越喘了啊。”

    曾楠笑得前附后仰,只见得这唐大头仿佛见了丈母娘一般的乖巧,伺立着好像随时准备点头哈腰似地,脸上几乎谄媚地要开了朵花儿似地,这倒和平素里老大不尿老二的得相差甚远。

    “哎,哎……我没上夜大,我头大……”唐大头说得悻然之至,被曾楠糗得哭笑不得,讪讪地一说要债失利,损失惨重,前后细细一说,倒把曾楠说得同心顿起,忙着倒了杯酒给递上。唐大头接着酒杯一饮而尽,不无几分低三下四的求道:“楠楠,我平时这嘴臭点,可我是真关心你呐?你说对不?”

    “攀交呀?哈哈……好,领了。”曾楠笑着坐到了椅子上。

    唐大头却还站着,抖出包袱来了:“那我有难处,你不能不帮吧?”

    “你算了吧。收债那事我可帮不上你。”

    “你帮不帮吧,你要帮,准行。”

    “怎么帮?”

    “帮我请个人。”

    “谁呀?”

    “简凡。”

    “什么,他!?”

    曾楠抿着酒被噎了一下,再看唐大头说得郑重其事,几分不信地问:“喂喂,唐大头,你可是老江湖了,你办不了的事,他行么?再说,你请个警察帮你收烂债,这叫什么事吗?不成不成。”

    唐大头一看曾楠摇头,急了,嘴里不迭地道着:“你别小看他啊,这小子憋坏水可不比一般人,连姐夫都佩服得五体投地;还有啊,上次他一眨眼就拉出一帮雷子来,那多顶事,比姐夫还厉害,回头把黑皮几个小王八蛋都提留起来了……我不是没办法,那杏花岭治安队就天天守着,我没机会呀?咱们这份不跟大骡子一样么?出不好,谁看你都像坏人,这雷子盯得太紧………”

    “你让一个警察,去对付另一帮警察,可能么?他们是一家哦,你个猪头……”曾楠悻悻地翻着白眼,不屑地道了句。

    “谁说不是呢?可我咋办嘛?二百万呀……我地妈呀,这他二百万够我后半辈子了……哦哟,把我心疼滴哟………你们也太不把我当人了吧?姐也不管、姐夫也把我扔一边,还说我多事……哦哟,真把我跑了,你们能有好啊……”唐大头直拍着大腿了一通牢

    曾楠笑得花枝乱颤,直到唐大头牢完了,才迸了句:“活该!”

    “好,一刀两断啊,有事以后别找我,我靠。”唐大头火了,拍着大腿起来了。

    “嗨嗨……别闹了,你这脑子有问题。这笔账就不该接,现在都上法院了,那么大单位你怎么出手要……再说,你找简凡不白找么,他一个小警察,能帮你什么忙呀?他就想帮你,怎么帮呀?”曾楠摆着手,口气倒软下来了,要说盛唐这里,唐大头还真是个顶梁柱,那个小姐妈要跳槽了不稀罕,可唐大头真跑了,还真是盛唐的一大损失。这个混混虽然是仗着姐夫和表姐在这里胡吃胡闹,不过平时办事确实也不少,最起码这里没有像其他娱乐场所那样打架闹事生。

    “你只要帮我说通他,就成了。他要是真没办法,我认栽了,我赔这二百万,不说了,以后再不提了。活该我倒霉,这总行了吧?”唐大头破釜沉舟要来最后一招了。

    曾楠盯着唐大头,看唐大头说的这么郑重其事,想了想突然问了句:“债包多少?”

    这是问总额,唐大头张口就来:“三百二十万,不算利息。”

    “那意思是?如果都要回来,你挣一百二十万?”

    “对……加上利息,不止这么多。”

    “那好,真要回来,算我五十万。”

    曾楠一个狮子大开口,唐大头“呃”地一家伙一口气没憋上来了,张口结舌地瞪着曾楠。

    “给不给,我还不想要呢。”曾楠斜忒着眼,抿着酒杯。

    “成!”唐大头咬咬牙答应了句,自了句:“反正要不回来,我是没钱给你,还得你救济我。”

    “哈哈哈………”曾楠豪爽地笑着,手指勾着示意着唐大头上来面授机宜,就听得曾楠轻声说道:“简凡这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你这样这样……他碍于面子,就不好意思不帮你了。”

    声音小小的,只有二人听得见,唐大头听得云里雾里,狐疑地问:“行不行呀?别让我赔了钱又当裤子啊。”

    “你不试怎么知道?要是真行,我也笔小财,我能骗你么?要干赶紧准备去………”

    曾楠笑着出了馊主意,不多会唐大头从这里出去的时候,脸上的霾好歹开始渐渐散去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