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章 前事而今问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简凡仍然驾着那辆213警车。--凤-舞-文-学-网--耐心地等到了九鼎的楼下,等着一个女人赴约………

    工作的事很简单,警察这个职业里,只要不生了什么紧急况,永远都按部就班地机械重复,下午简凡到五一路派出所报了个到,被告知安防大检查隔一天才开始,这么好的机会当然要溜号了,赶紧地回队里补了一觉,醒来无所事事又钻击场玩了一个小时,不过心里一直积郁着唐大头提供的那张照片,左思右想之下,才想起约这个人。

    对,不是蒋迪佳,而是何芳璐。这个秘书很特别,因为配方的事和香香扯上了校友关系,而且一直保持着联系。从这里或许能知道点自己想知道的消息。

    一直到十八时过了,才见得何芳璐款款地从九鼎的大门厅里走出来,已经然换下了旗袍,着着一袭连衣长裙,露着半臂。外衣是个百搭白纱外,倒不逊于穿着旗袍的样子,像这座城市所有的白领一样,穿着永远那么得体,好像随时准备赴约。简凡动着了车,直停在门厅口接上了何芳璐。

    上车的何芳璐好似有意外之喜,坐定了随意说着:“哎,简凡,怎么想起约我吃饭来了?”

    “约美女吃饭还需要理由吗?”简凡呲笑着,一踩油门,一溜烟离开了九鼎,好似怕见人一般。

    “这个恭维太浅薄了吧?有没有好一点的?”何芳璐兴致颇好,笑着置疑了句。

    “有啊……这我可是行家。”简凡坏笑着,瞥了一眼何芳璐,调侃道:“在约会女人的时候,如果她不漂亮就说她有气质、如果没气质就说她有才、如果确实连才女都不是,那就说她有格……如果连格也没有,那就得说她可了;可也无可之处的话,那就只能说感了………”

    “哇……你不会是说我一无是处吧?”何芳璐故作惊讶了句。

    “嘿嘿……你理解错了,这上面的优点你都有,我实在不知道该强调那一点呀?”简凡嘿嘿笑着,不过拍马的成份。这个马看来拍得不错,

    美女都喜欢恭维,何况被一个帅哥恭维。何芳璐逗得咯咯直笑,直到说不成一句话了。

    不一会俩人到了电话上约好的茶油鸭店,座落在大同路的新店开张不久,整个门面红漆一片。服务员着的是清朝装束,古色古色的店面和伙计打扮顿让人耳目一新,何芳璐也算半个此道中人,刚坐下来马上倒被店里、环境、装束吸引住了。俩人之间或许仅仅是因为普通朋友的关系,这话便说得更多了几分,从美食之源到现代饮食业倒多少找到了点共同话题。

    坐了不大会,服务员便即上开了招牌菜,简凡细心地切着鸭让着,嘴里如簧之舌却是一刻不停地介绍着:“何姐,这茶油鸭我来吃过一次,口感外酥里嫩,色泽金黄,肥美鲜嫩,炸着的时候满街飘香,闻着香、吃着更香,号称是百姓的全聚德……您尝尝,她这泡生鸭的料里用了几味中药,能尝了枸杞、五味子、泡椒的味道来不?据说是传统的清宫秘技……不知道真的假的啊,不过好吃。”

    “嗯……确实不错。”何芳璐被简凡让得都有点不好意思了。颌认可着。再看简凡一整整齐齐的警装,好似和这么一位帅哥出来倒也不丢份,不过可惜的是。这位帅哥的殷勤肯定是醉翁之意不在吃了,何芳璐心里暗笑着,享受了一番殷勤,直吃到七八分饱,才不无谑笑地问简凡:“帅哥,钱也浪费了、时间也浪费了、嘴皮也浪费了,献了这么多殷勤,该说正题了吧?”

    要瞒这号职场打滚的女人不那么容易,何况又是个善于揣摩人心思的秘书呢?简凡讪讪笑笑,掩饰似地说着:“没啥主题,就想请你吃顿饭呗………嗯,如果你觉得心里不安的话,我想问个事……”

    话里有所难言,何芳璐接着话题往下说了句:“想问刘香莼吧?”

    “嘿嘿……没有,不过你提起来了,那就说说呗。--凤-舞-文-学-网--”简凡嘻笑着,好似问了一件不相干的事和不相干的人一般。

    “切,装……你下午一打电话我就知道你想干什么。”何芳璐略带不屑地说了句,问道:“想问什么?”

    “她……她怎么样了?”简凡问了句早想问的问题。

    “那你不能去问她呀?”

    “我能问我至于破费请你吃饭么?”

    何芳璐像在故意卖关子,简凡反问了句,何芳璐笑着释然道:“哎,早知今何必当初呢?还能怎么样,就那样呗。”

    “就哪样?”简凡追问着。

    “该上班时候上班、该下班时候回家,周六周偶而出去转转,我们交往不算很多,偶而聚聚,上周好像她妈妈来了,没见着她。”何芳璐说道,语焉不详。

    简凡小心翼翼地问了句:“她和那个于跃龙后来……怎么样了?”

    这句话让何芳璐吃惊一般地抬眼直勾勾看着简凡。看了半晌才嫣然笑道:“你这智商没问题吧?还能怎么样,掰了呗。”

    “掰了已经!?”简凡讶声道。

    “这事我倒知道点,于跃龙喜欢香香,追了差不多一年,可人家父母根本看不上乌龙乡下来的姑娘,压根就没同意过,你那么一下,正好,把人打成那样,有你这么个黑警察在背后,借他十个胆他还敢来泡香香么?……再说了,也给了人家父母一个绝好的借口,就掰了呗。”

    何芳璐缓缓道来,不是涉及自己的事,说得是浅显易懂之至。说着把简凡说得迷茫了,两眼游离着不知道在想什么。何芳璐看得此等形,倒不悦地数落上了:“你们俩都是我朋友,不过我觉得你这人不太够格当男人啊……我听香香说,你们俩从高中时候就处上了朋友,能走到今天多不容易……你想想,你除了人长得帅点,做得好吃点,你还给过她什么?我听她说。刚毕业你嫌活得不如意,没告诉她就奔回乌龙了;好容易重来大原了,还是一天糊里糊涂,不想想你们将来怎么办,连房子的事都是香香心办的……你要早这样关心多点,跑得勤点,多为她着想着想,至于走到现在这地步吗?”

    “哎,都过去了……说这些有什么意思。”简凡摇摇头。

    “既然都过去了,你还问得有什么意思?”何芳璐嗤笑着,不屑道。

    “我问问怎么啦?关心一下不成啊。”简凡有点扭捏。

    何芳璐掩鼻轻笑着。倒难得见得简凡这么个小男人做态,颇是有趣的紧,唆导着神神叨叨说道:“给你出个主意啊,你要真喜欢,现在就去找她,海誓山盟一番,没准能回心转意,就你刚才恭维我那水平就成。……我觉得她看错你了,不光她,我们都有点看错你了,我听说你打人那事,这事嘛,要想想也像个爷们办的事,有一次说起过,香香说了句什么来着,她说,早知道你这么有脾气有血,都不用搭理那什么于跃龙了,连自己都保护不了………”

    真个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说着何芳璐倒自己笑了,不过看样对简凡打人并没有什么反感,只是对俩个的分手有点可惜而已。

    “算了算了……知道她过得好,没什么事就行了。”简凡打断了何芳璐的劝说,转移着话题,猛地想起刚才的一句话来问道:“哎,谁告诉你我是黑警察?这可不是什么美称。”

    “这……”何芳璐一语结,反问道:“难道你不是么?”

    “我那里是啦?”简凡质问着。

    “咂……”何芳璐不悦的眼神看着简凡,反问道:“这还用说吗?把于律师那种家庭都压得不敢作,这是一般人办得到的么?李威是谁知道不?在省城房地产那个圈子里号称李财神,谁要缺流动资金,一个电话他就能给你办了事。张仁和是谁知道不?省城房地产业号称奇才……这么几个人物都被你调得来回动,你说你是个小警察,谁信呀?哎,简凡,你别对我藏着掖着啊,我没什么可求你的。反正我小职员,也没什么可怕你的。我是有话直说啊。”

    “啊!?……我。我确实就是个小警察嘛,这……”简凡两手僵着,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事。

    “装……”何芳璐翻了个卫生眼,不过跟着笑吟吟地说道:“你要是个小警察,我还懒得应你这邀请呢!不过现在呢,我还真不敢小看你,没准什么时候还真有求得着你的地方,呵呵,要是我将来开公司,有你这么个黑白通吃的朋友罩着,我还怕什么呀?”

    何芳璐说着,语气缓了,人也更靓了,笑容里虽然职业的味道浓点,不过也看得出少不了几分讨好的恭维,这么一来,就让简凡有点受不了了,听得云里雾里,张口结舌问着:“有……那么玄乎么?还黑白通吃?我像么?”

    “你自己办的事,你自己不知道还问呀?”何芳璐看着简凡,像是在寻找什么,找了半天有点失望地说道:“我怎么看你也不像个有霸气、有涉黑背景的主啊………可有些事又让我不得不信,蒋九鼎见了张仁和都得头疼,一回头这张仁和不声不响就被搞得灰头灰脸,现在已经销声匿迹了,我就奇怪这里面到底生什么事?……还有啊,我毕业就应聘进了九鼎,现在月薪不过六千多,蒋总是个典型的资本家,净见加班不见加薪,你要是个普通人,他舍得花五十多万送你一房子?”

    “哎哟……这什么跟什么呀?”简凡直拍脑门,挥着住了,无奈地说道:“不要乱想啊,女人的想像力太丰富了,丰富得要胡思乱想了……我求你办件事。”

    “说呗,荣幸之至。”何芳璐大包大揽了。

    “嗯,很简单,你和香香成朋友了,如果她有什么事,告诉我行么?她一个人在大原,我……有点不放心,再说……我们分手了总不至于非要仇人吧,反正就很简单,万一有什么困难,有什么事了,多个朋友,多份力不是……”简凡解释着。

    何芳璐看着,诧异之后嫣然笑着道:“早干什么去了?切,现在才想起关心来呀?行,没问题。交给我了………认识你这么长时候,就这句话还像个爷们,我先替香香谢你了啊。”

    一声谢谢,很诚恳的谢谢从简凡嘴里说了出来,何芳璐多多少少有点感觉到,俩个人之间的痛楚并不是那么容易消除得掉的,呷着水、无聊地把玩着餐巾纸,何芳璐突然觉得这个数月前见到那个小厨子,已经很陌生很陌生,凭空地多了几分苍桑和成熟,就像城市里打拼的同龄人一般,经历过最初的阵痛之后,慢慢地都开始溶入到这个环境里,开始变得圆滑,但却变得不像自己了。

    “简凡。”何芳璐看着简凡默然无语了,打破了沉默,仿佛要把积郁在心里很久的话说出来一般,小心翼翼地问道:“你不会是真要追蒋迪佳吧?”

    “这个,有什么问题吗?”简凡一抬,精神来了。

    “问题大了。”何芳璐苦笑道:“你不觉得你们俩不可能吗?”

    “一切皆有可能。”简凡文邹邹说了句。

    “呵呵……你眼中见到的和事实是俩个样子。蒋迪佳到现在为止都没有男朋友,像这么漂亮的女人背后连个追得男人都没有,你不觉得奇怪吗?”何芳璐突然问了句。

    “哟!?………”简凡一怔,倒真奇怪了,一想还真是如此,诧异地盯着何芳璐,就听得这位蒋总秘书说着:“作为朋友我劝你一句啊,我也不是背后说小话的人,不过我怕你陷得太深受不了,听我一句,蒋家的大小姐,不是你娶得起的。”

    “切……”简凡一听,扬着头,不理会了,这话有点伤自尊好像。

    不过何芳璐却不急不恼地说道:“我不否认啊,蒋迪佳是个几乎完美的女人,可你知道这个女人的过去吗?你一点都不了解,是不是晚上净做梦傻乐呵呢?呵呵……”

    “有……有什么事?难道……”简凡吓了一跳。

    “对,肯定有事……”何芳璐缓缓解释道:“别想歪了,蒋迪佳是个十成十的好女人,也是个可怜女人………十六岁的时候,出了一场车祸,伤到了脊椎,在上瘫了四年,我听她家里人说的啊……前后动了四次大手术,勉强拄着拐能走路了,后来开始理疗、学瑜珈,刚站起来没几年……二十六才学完大学课程,到报社谋职其实也挂个幌子有事干比家里闲坐着强,而且我听她妈妈,就是我们董事长念叨过,要把蒋迪佳送到国外,医疗条件好点,因为她有可能再犯病,一犯瘫倒的可能很大,这种女人谁敢娶回家,万一再复,那可是一辈子的事。再说就愿意,你也得拿出那么钱来呀?怎么样?是不是破坏了你心目中女神的形象?”

    一段话说完了,很自然地看到了简凡张口结舌,嘴合不拢了,两眼中俱是惊讶,结结巴巴地问:“真的……假的,你不会是在危言耸听吧?”

    从来没有想到过风万千的蒋姐,会是一个重症初愈的人,从来没有想到过,这其中还有这么深的事。不过何芳璐很满意这等结果,笑着加码道:“这不是什么秘密,省城这富二代多得很,知道蒋家这个半残废大小姐的人多得去了,谁敢招着呀?都心明眼亮,就你犯糊涂呢,蒋家有儿子,想要人家那家产,没戏,人家不招女婿。不过,你要真想把她娶回家养着供着,没准蒋家正求之不得呢,没准还会给你一大笔钱……呵呵,就怕你以后受不了。而且呢,蒋迪佳也是个独主义者,她未必接受你……”

    “我……靠………”简凡看着何芳璐幸灾乐祸地笑着埋下了头,嘴里憋出来了俩个字,再想想那个蒋九鼎不无鼓励地让自己去追他妹妹,再想想俩人曾经激吻的时候,自己咸手刚伸进衣服里就嘎然而止,再想想不管什么时候见蒋迪佳都是独自一人,眼里含忧,只有在见到自己的时候才恍若云开出,这一切的一切,背后还有这么大个不为人知的事,或者,仅仅是不为自己知道而已。想骂,骂他娘蒋九鼎俩句,不过又忍不心来,一想起蒋迪佳的样子,又有点出不了口了。

    这个故事就让俩人之间有点尴尬了,何芳璐的话直刺到了简凡内心最深最美好的地方,或许是梦想破碎,或许是心有戚戚,再也说不出流利的话来了。

    “好啦,吃饱了喝好了,该起了……别想了,她现在在大洋彼岸,想也白搭。”何芳璐款款地说着。和简凡一起起了,这个去处简凡却是知道,一周前在大原俩人通话,蒋迪佳就说要出国旅游一个月,和父母一起。

    一路无话,悻悻把何芳璐送回了开区的住处,这里是白领有名的单公寓,何芳璐下车殷勤地邀着简凡上家坐坐,简凡却是翻着白眼,理也不理,驾着车飞驰而走,油门大踩,这破213的的排气管呜一声冒出了一股黑烟。

    何芳璐躲开了,笑着边上楼边心里暗想着:完了,这小子又开始失恋了,看谁都不对眼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