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章 纷繁见僵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夜幕来临的时候。--凤舞文学网--稍事休息的各组警察开始了不眠不休的一天,不过整个案子仍然像天色一般,漆黑一团。

    对于外界,无从得知有多少警察在幕后忙碌着,更无从得知这项工作的艰辛,更多的普通人或者在心底深处潜藏着暴力因子,对于敢对抗国家机器的歹徒们抱之于一种有点扭曲的崇拜感,就像看罪案大片一般,沸沸扬扬的传闻中,更多的人在神化三个、四个或者更多的歹徒,猜测他们是如何杀人抢劫、如何在光天化下脱逃、如何在众目睽睽下躲避几千警察的追踪,不过越是这样神化歹徒的无所不能,就越显得大原警察无知无能了。

    支队和市局保持了一贯的缄默,案后十二个小时,整零点,网警支队也派人加入到专案组了,任务是实时监控网络的动态,防止别有用心的人以此事为籍口制造混乱。

    又往前推进了四个小时,到了次凌晨四时,在数小时的高压下,第一嫌疑人、押款车司机柳旭成终于吐口了…………原来案前三个小时。司机柳旭成驾车载着俩名银卫和两名提款员到铁路二院临时提款,原本就磕药成瘾的柳旭成也颇具经济头脑,经常以贩养吸,当等待途中有个瘾君子多次打电话催促要货,柳旭成久等不到提款的人下来,正好上揣着几个小包,便即私自下车和联系的俩位瘾君子在前西路易,交易的时候又见得这瘾君子带来个小姑娘长得颇为俊俏,心猿意马之下,又和这小姑娘瞎扯胡咧上了,没过几分钟便看到医院里乱了,等一回去一看场面,吓得心胆俱裂,只怕单位追究责任,也怕自己贩小包的事败露,心慌之下便四处躲藏………

    预审室里的音像传在监控室里,忙碌了一天的6坚定和重案队几位成员加上老伙计秦高峰都在盯着嫌疑人的一举一动,包括交待时候的表,说话的语气。只怕这小子撒谎再让大队人马空跑几趟,听得这一番南辕北辙的交待,有点狐疑地问秦高峰:“秦队,这小子撂的是真话不?”

    “假不了。”秦高峰也在怀疑地盯着屏幕,屏幕上那位冷汗涔涔,或许是磕药的后遗症,紧张之下会没来由的全痉挛,胳膊的抖索从屏幕上都看得清清楚楚,看到此处才缓缓说道:“这种人不像个有胆子杀人抢劫的主。不过这里面还有事,明知道违反纪律敢私自离车,就为那几个五十块钱的小包?”

    “……继续挖,这小子在撒谎……”6坚定一下子想通了此中关节,耳麦里指挥着。

    又深挖了二十分钟,柳旭成嗫喃地交待了,要见的人欠他的钱,此时是要来还钱的……

    仍然无法自圆其说,又审了二十分钟,柳旭成才苦着脸交待,确实是欠钱,此人知道柳旭成好色成yin,带了个小姑娘来,是要欠债偿,上午见面是看看货色如何……这一次估计是交待完了,预审员再不相信,这人哭天呛地直磕头如捣蒜,赌咒誓说要有一句假话天打五雷劈……

    6坚定牙疼地直拍脑门,没料到此间是这么一种龉龊的交易,杀鸡用了宰牛刀了,白白耗费了上百警力和十几个小时。

    三个小时以后。重案队根据柳旭成的交待,在小店区一间出租屋内拘押回来了交易的一对男女,俩人都是磕药成瘾的货色,不过证实了柳旭成的话。而且据对方交待,色迷心窍的柳旭成,当时就在路拐角对那位女人下下其手,根本就连枪声都没有听到,更没有注意到是不是有什么车、有什么人从边经过,没有提供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这条线,错了………

    ……………………………………………

    ……………………………………………

    案后2o个小时,已到了次中午,弹道检验结果出来了,显示作案的七七式手枪根本没有任何案底,也就是说,没有和其他案件并案的可能,这也就意味着这是一个独立的案件,再没有其他的嫌疑人或者案件可供参考比对,这份检验报告掐断了吴镝试图从积案中寻找新的线索的思路。

    吴镝看着从市局带出来的一干年青精英,有点一筹莫展,市局为了快侦破此案,把局里刚刚启动的罪案信息系统工程以及两年来培养的罪案信息精英一共十几人全调支队临时帮忙了,不过吴镝很清楚,如果再没有有价值的线索或者准确的信息作为排查条件,ccic罪案信息对于侦破的功效就会显得越来越弱,这一帮子坐在屏幕前的精英,甚至于不如在基层的片警管用。

    而现在,功效衰竭的症状已经明显了,每隔一小时的简报越来越没有说服力。

    ……………

    案后二十三小时,次下午15时左右。大京高路盘查点传来了一个惊人消息,截获了一辆牌奥迪车,车上搜出了两箱现款……一时间警笛大作,正在市区各处协查的重案队员齐齐向现场赶,把车上的两男一女拘押回了重案大队,原来还和特警叫嚣的仨人被拘回了重案队便蔫了,细细盘查之下,车确实是非法的牌车,但钱却是刚刚从工行取出来的,三个人一个是司机,一个是二,一个是乡下迹在大原购房的小煤老板,正准备到京城车展上演一幕提着麻袋买名车的暴户。--凤-舞-文-学-网--

    虚惊了一场,这号敲骨吸髓的货色根本不需要抢劫,重案队的像处理柳旭成一般,另案移交。

    6坚定和秦高峰收罗的一干生龙活虎的外勤警察,只觉得是浑有力泄不出来,几乎要被憋疯了。

    相对于其他组的左冲右突,指挥着医院排查的胡丽君却在稳打稳扎,这个外勤组汇集了几个大队的成像精英,十几个小时的排查,医院的锅炉工、清洁工、临时工、实习医生甚至扩展到了有登记的病人,足足有上千人之众。这其中的排查难度相当大,排查下来却是失望的成份居多,有作案时间的,没有作案动机,有作案动机又没有作案时间,时间和动机都有了,体型体貌相差甚远,外勤组和支队的信息梳理保持着同步,从次凌晨开始,先后在市区传讯了27个有嫌疑人员,均无所获。

    是遗漏了什么?还是嫌犯根本没有出现地排查的视线之内呢?这是一个让胡丽君无法确认的问题。依据案现场的描蓦,此人应该在存盘的现场录像中出现过;但排查之后,却好像所有的线索都凭空消失了一样……

    僵局,环绕着医院在梳理线索的外勤组陷入了僵局,胡丽君清楚,在这个时候需要一个突破,对于线索排查的突破,或者人的脑筋突破来一个灵光一现,只要一个灵感就能让嫌疑人现形,只要在警方的排查眼线下现形,那怕是一点蛛丝马迹,他也将无所遁形……不过现在郭定山提供的五条排查线索都陷入了僵局,连郭定山本人也正重新梳理着各条线索,这个时候已经没人再注意到胡丽君随口说出的第六条线,简凡。

    案次下午十八时,胡丽君无奈之下打了个电话询问简凡的近况,结果和预料中毫无二致:同样是一筹莫展………

    ……………………………………………

    ……………………………………………

    接完胡丽君电话的时候,和肖成钢正在晋源区清河农贸市场边上一家小饭店里吃晚饭,简凡这次可算尝到了一个作警察的艰辛,抗洪救灾中是有形的任务,而今天这个任务简直是大海捞针,从前一天晚上一直排查到次下午十八时,仍然是一无所获。

    肖成钢边吃边埋怨着:“锅哥,再往南就出城了啊?你还准备查到什么时候?”

    透过窗子能看到路口的特警在盘查车辆,再往南就是高路、二级路的交汇路口,一天一夜简凡有点疲惫,肖成钢还好,在车里净睡觉了。

    看着简凡没说话,肖成钢的牢更多了:“喂,锅哥,您这不是跟自个过不去不是么?从昨天晚上开始,咱们跑了七八个派出所、十几个舞厅迪厅,净会了一群混混;一路上从二院到了晋源区,卖菜的、收破烂的、小卖部的,你逮谁问谁?……这是干嘛呀?”

    “咂……唐大头提供的线索还是有价值的,有人确实在万柏林生态园旁边的饭店看见过这种枪。”简凡吃着大碗烩面,此时这个美食家的嘴里已经是食之无味。心里想着的是线索、线索。

    唐大头手下的人手确实不少,两个小时后便有了一条线索,是三个月前的一件事,几个街上碰瓷的混混拦了一辆车,一听是外地人口音,正想讹俩钱的时候,谁知道对方比自己更恶,下来三个人三下五除二放倒了几个混球,还拿着一把古里古怪的枪恐吓,那枪混混们记得清楚,股后带了一个大瓶子,足有腕子粗,至于对瓶子为啥记那么清楚,是因为其中一位被那钢瓶子砸了一家伙脑门。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混混们都怀疑这丫根本不是枪,吓唬人的。

    这个线索提供回了重案队和ccic处理,但没有引起什么重视,提供线索的本就是一个劳教过的家伙,说话又是一个大舌头,在城区一家迪厅见着这位看门人的时候,只觉得这货和港台片里那个大傻长得颇为相似,说的这事又是几个月前,实在难以采信,即便是想采信,这群眼里只认识人民币的货色,根本说不清三个人的体貌特征,只说其中一个是大胡子,长得像**。这次协查经胡丽君派出的队员核实之后,又成了重案队的笑柄了,直夸这帮小子有想像力。

    这回连肖成钢也觉得有点丢人了,看着简凡还是过于相信唐大头,不耐烦地说着:“锅哥,唐大头那东西你也信呀?这家伙就没靠谱时候,天生和咱们警察就是冤家,没准是逗咱们玩呢?……再说就即便是真的,这都几个月了,咱们上哪找去?”

    “成钢……”简凡听得肖成钢语气怨言颇浓,放下筷子,掏着上的地图铺到了俩人中间说道:“晋源区是全市最偏的一个区,治安力量最弱,几乎就相当于大原的城乡结合部了,你看啊,环城高公路、大运高公路,再加上向南的二级路、2o8国道还有乡村公路,在这里纵横交错,向南就是天龙山,周边是大片的耕地菜地,很容易隐于此………现持枪的地方在万柏林,离这儿不到七公里,如果他要选择一个试枪地方的话,这里是绝佳的选择,没有比这儿更好的地方了,很有可能从这里试过枪之后返回市区的途中遭遇到了碰瓷的那伙混混,从这里回市区,万柏林是必经之路……”

    “锅哥,你这不对吧?”成钢看着地图有点犯迷糊,置疑着:“他不能在市区找个打靶的地儿?击场有好几个;公园里、那个烂尾楼上、要不就直接找个地下室……干嘛非要大老远跑城外去?再说跑城外,干嘛就非得到晋源区……”

    一连几个问题,简凡努努嘴一一否决到:“击场有监控档案,他不敢去;公园里、烂尾楼上还有可能的任何地方,我想他都不敢去,人口密集的地方藏一次容易,时间久了肯定会出意外……要找一个可供击的地下室得多大,他要是有这个钱,还抢劫干嘛?再说持抢的是外地口音,他们不敢,肯定也不会找个人多的地方去试枪。市区我觉得几乎可以排除,如果他出现过,几千警力排查不可能什么都没有现吧?”

    “那那……不管你怎么说啊,反正这没谱的事,我不干了,这都天快黑了,总得让人睡觉吧,你要去一个人去……”成钢说着,想撂挑子了。

    简凡蹭地一声直收回了地图不理会地吃着,边骂上了:“你个小王八蛋,今天一路管你吃管你喝,连吃冰激淋都得我给你买,现在半路就想反悔了,你想好啊,万一我要是找出几个嫌疑人的踪迹来,你想想是个什么功劳?万一我蒙到这个嫌疑人的体貌特征来,你想想,这是个什么功劳?……就你这得啊,文凭没文凭,能力没能力,不拿几个功劳顶着,你以后能在一队直着腰说话么?你把自个当根葱,你觉得有人拿你蘸酱呀?”

    “这………”肖成钢被简凡一句话说得直抓后脑勺,狐疑地问:“锅哥,你肯定能找着?”

    “咂,你这脑子有问题。肯定的事,能轮得着咱们干?第一嫌疑人司机,是6队在抓;医院里的线索最有价值,是胡丽君在抓;枪源线索各大队都在挖;交通监控信息吧,咱们就没有那硬件条件,轮到咱们头上的,就是没有人要的线索………可没有去干的事,未必不是好事;没有要的线索,未必不是一个有价值的线索。鸡窝里没准下的还就是凤凰蛋、大白菜还要上大台席呢。这侦破呀,我算看明白了,跟做美食一个道理,得有耐心,得火候到了;和看美女也一个道理,你得由远而近感觉她的气质,得找一个很有利的契机把她的衣衫一件一件剥净,然后,就呈现在你眼前了……咱们哥俩要立个功,多拉风?省得让陈十环骂咱们没出息。”

    简凡边吃边说,风卷残云地吃完了饭,喝了最后一口汤,肖成钢听得早一脸笑意,早忘了刚才还要坚持撂挑子,又糊里糊涂跟着锅哥出了小饭店,上了小本田,两个人持着证件通了盘查,这里,就已经置城外了。

    对于外勤协查肖成钢熟悉的紧,这人属于头脑相对简单的主,你指那儿我就去那儿,而且是高兴了好好干,不高兴了就撂挑子。和简凡在一起,估计也是碍于面子的缘故。

    从白天一直奔波到黑夜、从月上枝头又到了繁星满天,沿着铁路沿线的临时房屋挨个窜门走访了几个小时,又沿着国道向南行驶了十公里,一路上看着地形地貌,每至一处,简凡四下看看然后又摇摇头开始寻找下一处,晚九时,一无所获的简凡往回走。路过了先前来的刘家堡乡公路路口,这里距离大原市区有六公里,向西四公里不到就是有名的天龙山石窟,向东就是汾河的盆地了,如果是白天,处的地方就能看得见天龙山的全貌,不过黑夜里却看不出什么端倪来,凭着记忆,简凡知道这山前是风景区,山后绵延十几里是一片缓冲的林地。

    突然觉得灵机一动,一拍脑门,回头就几分恍然大悟地征询成钢:“成钢,这后山像不像个击场所呀?少有人来,别说拿汽枪,就是放炮都没人管你;山脚下几里地都是农田,正好可以解释有机肥来源;山上漫山遍野的山菊,正好可以解释花粉的来源;这和弃车现场的泥土化验吻合;而且这里离市区不远,有车的话,用不了一个小时就到,车扔到前面的风景区边上,没准谁以为是在游山玩水的,他们隐在这里,或许正好可以解释为什么市区根本没有现持枪人形迹的原因,因为他们在市区根本没有露过面,唐大头现的那一次,或许只是他们偶然地出现过一次,还是几个月前………这里我上大学的时候来过,坡度缓,可以找到平地,山脚一片都是梯田,夏天里这里有一大片青纱帐,正是隐藏形迹的绝好地点。方圆几十公里,找不到比这里更合适的地方了。”

    简凡越说兴趣越大,仿佛现了新大6一般的兴奋,从市区一路反向追到这里,终于觉得眼前大亮。

    “锅哥,这地方,你得带个部队来搜吧?再说就找着了又能咋地?又不是抓着嫌疑人了,看把你激动的。”肖成钢不屑地说了句,早走得不耐烦了。要不是碍于吃人嘴软,早要回队睡觉了。

    “走,买应急灯,上山。”简凡来劲了。

    “啊!?这黑天半夜的,上山?”肖成钢吓了一跳。

    “你看车,在车里睡觉等我总行吧?车是借人的,别丢了我可赔不起。”

    “噢,这还差不多。”肖成钢一听,终于没有反驳了。

    一个小时后,车停了天龙山脚下,简凡辨着方向,带着应急灯直晃着消失在山间林里。每隔十几分钟,肖成钢就打电话催催。又过了两个小时,肖成钢放倒车座呼呼大睡上了,连问都懒得问了……

    案后三十六个小时,已经是次的午夜时分,6坚定在重案队召集了各组带头的人总结侦破工作的得失,再向队员布置排查任务的时候,看到了秦高峰和一队几位协查的人,此时的胡丽君才省得自己外勤组还有强拉进来的简凡,再打电话询问的时候,得知简凡跑到了城外天龙山上寻找可能的试场所,有点觉得可笑,又有点不忍责备,总觉得这个在她眼中还有点像大男孩的简凡,有点古灵精怪的可,有点傻得可,有时候看见他贼忒忒地看着自己,肯定没有安好心的样子,更有点可,不过大案在,却是无暇再嘘寒问暖,安慰了几句早点归队休息的话便即忙着手头的线索了。

    案子,还在僵着,搜索的面积在扩大………

    四队和铁路警察无意中现了一条枪源的线索,正在连夜深挖嫌疑人……

    一队和重案队员们抓紧时间轮流休息,等着线索出现以后实施外勤作业。

    吴镝领导的ccic信息处的工作暂停了,一天一夜没有休息的年轻人叫苦不迭,开始埋怨外勤提供不到有价值的信息,甚至于对临时领导,这位年纪和自己差不多的吴科长也是颇有微词。

    胡丽君重新回到医院的时候,只有来帮忙的杨红杏还醒着,忙碌了一天的队友们,有的趴在桌上,有的靠着沙就睡着了,这个时候,那怕是一点点可能的蛛丝马迹都会立即让一干疲惫不堪的队友们重新振作起来,可惜的是,什么都没有………这时候,连她自己也觉得,有点累了。

    …………………………………

    …………………………………

    简凡不累,大半夜愣是钻进山里了。

    对于山路熟悉无比,对于散着松香和泥土气息的地方亲切无比,暴雨浇灌后的山间空气格外地清新,好像一下子要洗净肺里的污浊,雨后的小路有点泥泞,走到了半山腰就是一片开阔的林地,接到胡丽君电话的时候正坐在一块石头上歇着。

    这一天已经找了不下几十处地方,都觉得不符合心里对嫌疑人的设定,而往山上走的时候,黑夜里却有越来越豁然开朗的感觉,挂了电话,应急灯一耀,远远的是一片绵延的山间平地,稀稀疏疏的幼林地不知道有多长,即便是闭上眼睛,简凡也能回忆得起前一天的案现场,背后开枪的人,需要多稳定的心理素质才能把子弹入两个活生生的同类脑部,完了还会从容地沿着原路返回而不逃路;前面包抄的俩人,在跑动中把两铅弹准确出,从容地带走劫款,四个人的配合默契,这应该不是一天两天练就的,最起码在一队也找不出这么四个配合无间的人。什么也需要时间来磨合,枪法、配合、协作,都不是一天练就的,那么这里,是他们试的场所吗?

    每到一个地方,简凡都会自己问这样一个问题,每一次都会找很多理由来否决,不过这一次,很难找到否决的理由。这个时候,也许这四个人,正蜗居在市区那一个不起眼地方,冷眼看着一窝蜂乱撞的警察偷笑,而可能搜索到的地方,他们都掩藏好了一切形迹。不管是住所还是案现场、脱逃路线,都策划得精密之致,指模、脚印都被巧妙地处理了,没有给后来者留下有多少价值的线索。但唯一不会掩藏的就是他们曾经的试练场所,因为那个时候,他们还不是嫌疑人。

    是这里吗?离案已经三十多个小时了,具体找了多少个地方简凡已经记不清了,而现在觉得那一个地方都没有这里合适,山腰里平地有十几米宽、稀疏的树间可以做为包抄模拟地,随便那一棵树都可以挂上靶子,即便是容纳上百人同时训练都没什么问题。在大原,或许还有比这里更好的地方,但没有比这里更合适、更安全的地方,公园去过了,七八处,人多眼杂不可能;郊区庄稼地有可能,可过往的车辆不少,可能也不大;市区里更不容易找到这么一块净地,如果他留下那怕一点线索,都逃不过遍地排查的片警和治安员,但事实是市区排查一无所获,如果作为枪手,简凡觉得自己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这里。

    那么即便是这里,我又能找到什么?我又能证明什么?简凡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不过觉得应该这样做,就像队长说的,做你认为没有错的事,就是对的。

    如果是对的,那我就应该坚持下去……

    这一坚持,漫漫的长夜过去了,肖成钢一觉醒来的时候,天色已亮,看看锅哥还没有回来,赶紧地打电话看是不是被狼叼走了,一打还好,还在山上,整整地找了一夜,不过遗憾的是一无所获。

    等到了头高起,依然没有见锅哥回来,有点饿的肖成钢再打电话,锅哥电话里不理不睬,像了疯、了痴、了狂一般,还在找,还在找……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