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4章 错亦心相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洪水席卷了边山河、汾河流域。--凤舞文学网--而有关于洪水的报道,却在席卷着电视、广播、网络以及其他可见的媒体。晚十九时五十分,紧跟央视、省台之后的大原新闻开播了………

    各位观众,各位市民,自十八以来,汾河支流边山河流域普降暴雨,引山洪,截止到目前降雨量已经达到346mm,过了历史最高的一九六九年,暴雨引了汾河水位暴涨,自昨天下午省水文监测站布红色警报以来,在省市有关部门的通力协作下,我市军民积极地投入到抗洪救灾工作中,为保卫二库、保卫汾河、保卫大原做出了极大的贡献。目前两次洪峰安然渡过,截止到记者稿为止,仍有两万余名驻地官兵、武警战士以及公安干警奋战在抗洪一线,请看记者从现场回来的报道……

    汾河二库区,冲锋舟破水而行,船上载着刚刚从洪区救出来的群众,救者神色凛然,被救者却是神色凄然。如汪洋般的洪水肆虐让观者耸然动容;背山乡、卧虎乡、阳曲县境内,七个临时安置点,大规模迁徙的场面,因为泄洪而失去家园的群众,在报道中被渲染为晓知大义,主动撤离;沿阳曲二级路、向北直通的大京铁路、大原向南的高公路,都活跃着军装警服的影在挥汗如雨。

    这则新闻后来毫无悬念地被评为年度最佳新闻。或许是因为这个张扬个的年代太过缺乏能让大多数人感动的东西,或许也只有这种灾难才能把人心重新凝聚起来。新闻布后不久,来自工商企业界、民间团体以及个人捐款,一个小时内涨了一千万,第二天总蓦集资金涨了三千万,比预料的翻了一番。

    紧随新闻后不久,又一则滚动的新闻条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由我市公安干警负责紧急修复的阳曲县至大原二级路狼皮沟一带全线通车…………

    一个人、一个小团队、一个小集体汇聚在这滚滚的洪流里,不会引起太多的人注意,可小人物,照样有他别具一格的精彩。

    ……………………………

    ……………………………

    狼皮沟施工现场,监近二十点的时候接近了尾声,几十名干警肩扛棍撬、轮番作业,把最后一个块半人高的塌方山石滚下路面的时候,人群中响起了一阵欢呼,在没有任何大型机械的辅助作业下,凭着人力劈开了接近两公里的山体滑坡掩埋路面,在这群城里长大的人眼里,或许算得上一个小小的壮举,现在再回过头来看着,这个壮举,让心里多少有点骄傲的感觉。

    一个人完成了壮举。有成就感;一个集体完成一项壮举,每个人都有荣誉感。站在人群里欢呼的简凡早忘记了自己是谁,不过他知道自己是属于这个集体的一份子。

    活干完了,该回家了,6坚定和秦高峰俩位队长在人群着清点着人数,报着名准备收队,干警们就着水洼洗洗手,找块石头蹭蹭泥、别起裤腿,足足五百多人的队伍终于66续续起程了。安然无恙地归来,一队的一干干警们围在队长边说长道短,直起哄着要队长请客,秦高峰难得地这么高兴,不过笑着就是不认账。6坚定多方证实,据说秦队长是刑侦队里出名的铁公鸡,自从当警察,就没有掏钱请过别人吃饭。

    说说笑笑地回到车边,杨红杏、史静媛、谢法医早等了许久了。次弟地上车的当会,最紧张的莫过于杨红杏了,一直就站在车门口,等着要等的人上车了,才尾随着简凡。有点鬼鬼祟祟。简凡跟着大队干了一天,早有点筋疲力尽,没注意到杨红杏在后做什么手脚,不料刚到了座位前,杨红杏从侧面一推,跟着一挤一拱,把简凡挤到了靠窗的位置,自己却是大摇大摆地坐到了座前,一下子把简凡囿到了小小的空间里。

    天色已黑,车里的灯光有点暗,简凡这才省过来。嘻笑着轻声说道:“喂,你不是不理我了嘛。”

    “是啊。我当然不理你了,不过我要做点别的………”

    杨红杏说着,手闪电般伸出来,简凡马上就闪不过地方太下,一扭头就碰着车窗了,早知道这美女功夫不外乎一抓二挠三掐,不过实在是避无可避,愣被那只纤手生生地掐在的胳膊上,刚一疼一张嘴,不料杨红杏对这动作早有防备,另一只手伸出来,闪电般地捂上了简凡的嘴,像劫持一般。--凤舞文学网--简凡只觉得嘴里被塞了个什么东西,喊声被塞回去了,一咬,是朱古力,酒心的。

    杨红杏学过的擒拿格斗压根没用过,基本都用来对付简凡了。先掐一把,后甜一下。简凡嘴里塞了两大块朱古力,尝不出是苦是甜来,车上的队友刚刚坐定,谁也没有注意到杨红杏这个小动作。轰轰隆隆大巴一开,杨红杏才得胜一般地压着声音,捉狭地道:“调戏我是吧,要付出代价滴……”

    “谁调戏你了……你要卖弄风呢,赖我呀?”简凡压着声音,嘴里含着东西,忿忿不已说道。不过杨红杏却是咬牙切齿地回敬道:“再说,信不信我掐你一把喊非礼……看谁相信你。”

    “怕了you了,别掐…我错了,绝对我是错了……”简凡紧张地挡着,别杨红杏真掐上自己一把,再喊非礼,那自己满脑袋是嘴也说不清了。

    哼……杨红杏得意的扬着脸,鼻子轻哼哼,好似为把简凡收拾得这么服服贴贴得意一般。

    车开了,平稳地驶在了通往大原的路上,一天一夜的劳累,一干大小伙们有一多半拿着矿泉水没啜两口便即头靠头呼呼睡上了,坐在前排的谢法医和史静媛、秦队长正说着什么。后面的,可就差不多只能听到鼾声了。

    杨红杏瞥眼几次看简凡,这简凡根本没有困意,正拔弄着电话,这个区断电断信号之后,不通,各组的都是通过无线电联络的,到现在通信还没有恢复,拿着手机也白拿,整个就是摆设。不过一看那个手机,正是自己送给他的。杨红杏莫名觉得心里跳跳的感觉。

    微弱的光线下,能隐隐地看到简凡凸出的浓眉、秀气的脸、直的鼻梁,绝对是个小帅哥,而且比自己曾经见过的那些书卷气颇浓的男人,更多了几分痞气和英武。看着专注的简凡,让杨红杏隐隐有点微妙的感觉,就像全微微过电一般。相识之时的假戏真做、牵手在集训场上看着没有月光的天空、酒桌上的捉弄还有医院里躺着的时候那副病厣,一切的一切历历在目,时而调皮、时而可、时而深沉、时而睿智时而又犯傻的简凡,不知不觉俩个人相处快一年的时间了,这个影总是有眼中挥之不去。

    以前,因为前女友,在俩人之间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疙瘩无法解开。那个女人杨红杏见过,不算漂亮,最起码没有自己漂亮,也算不上温柔,最起码从话里听得出她很有控制**。而疙瘩解开之后,又让杨红杏觉得俩人有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无法弥补。磕磕绊绊的感路上,比洪水冲过好似还要难走几分,可昨天深夜里被噩梦惊醒,梦中看着心仪的那个人被洪水卷走,想抓抓不住,想喊喊不出,急得大哭起来,被噩梦吓出了一冷汗之后,杨红杏觉得自己一直在乎的,还是这个人,毕竟从市局主动要求到一队实习,就是为了他;毕竟所做的好多事,都是默默地观察着他。

    看着简凡摸着手机把玩着,又塞进口袋里,这个说话不太方便的场合,让杨红杏想到了俩人在课堂上的时候,在笔记本上乱画着交流,于是掏出了手机飞快地划着字,胳膊肘动动简凡,示意他看。

    上面写着:【真想回到集训队。我们重新开始……】

    一个好似很深奥的话题和意味,简凡一看愣了,侧着脑袋,低着头,借着手机微弱的光看着杨红杏瞳子里闪着两个亮点,那眼神一定是似笑非笑,不无英气的笑厣上,好像那天紧红运动服一般。凸凹有致,活力四得的紧。

    一念至此,玩笑的心理上来了,接过来手机,写了句,遮遮掩掩地写好,从腋下塞给杨红杏,杨红杏一看是:【我给你开窗,你往洪水里跳,一跳就穿越了,想回那就回那,灵着呢………】

    带着一惯简凡式的黑色幽默,杨红杏脸上笑着,删了旧的,又写了一句:【一起跳,要不路上没人可掐了。】

    简凡一看,摇着头:【我可不想回到杯具的过去。】

    杨红杏一看,眯着眼笑了,笑着写道:【那我们一起到未来怎么样?】

    简凡随着划了一句:【不怎么样。】

    杨红杏一看,随手写着:【我知道你还在缅怀着过去,可我也知道你走得出来……你对未来难道真的没有憧憬过吗?比如事业,比如,再比如,如果上天给你一个她,你想过是什么样子吗?……】

    这一条费了很大的劲才写出来,写出来杨红杏侧过脸往简凡手里塞。塞到简凡的手里,却是忍不住偷看着简凡的表,那表,很慎重,好似触动了心里的那根弦一般的慎重。

    此时简凡看着屏幕上的字,一个一个不忍地删去,杨红杏么,或许是多少有点意思,或许是在安慰,作为朋友,杨红杏和梁舞云俩人不可否认都是不错的朋友。一说到未来的女孩,简凡的眼前有点痴,浮现着一个白衣长、裙裾飘飘的倩影;一个如山绽翠、笑意盎然的女人……想到此处,轻轻地在手机屏幕上划了一段话:

    【我心里喜欢一个女人,默默地喜欢她很长时候了。她很漂亮,漂亮的让我不敢亵渎;很高贵,高贵得让我自惭形秽;很温柔,温柔得让我心醉;很聪明,聪明得能预知我的内心;我希望我的未来是她,可我又不敢抱着这种希望……………】

    这一条费了简凡更长的时间,写着写着,却是挖空心思想不出更多的话来形容那个女人了,傻傻地擎在手里,有点忘了侧的杨红杏,还是杨红杏一把夺到了手里,看着简凡呆,还没好气地差点再拧一把,不过再看短信的时候,就保持沉默了,黑暗中看不见表,只见得杨红杏讪讪收起了手机,不再说话了。

    像是看懂了短信的意思,不再捉弄简凡。

    或许,或许她已经理解我的意思,她也见过蒋姐。或许她有点生气了………简凡心里有讪然不已,虽然杨红杏有时候行事有点霸道,有点目中无人,缺乏像蒋姐那样体贴暖心的温柔,可总得来说还算个好女人。而这种优越感十足的女人,又是如此强势,简凡本不敢想的,本来就没有结果,又何必开始呢?……长叹了一口气,轻轻地把车窗开了一条缝,呼吸着带着雨后清新的空气,目色里渐渐亮了,离大原越来越近了。

    走的时候是一片灯海,归来的时候也是灯火依旧,乡村的萧条和城市的繁华成了鲜明的反差,一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都有。此时又让简凡想起了那一队恰如逃难大军的迁徙队伍,想起了村里糟殃的牛羊猪狗、想起了那个孤居一地,养着花狗为伴的老。唏嘘不已之下,赶紧地给家里打电话,先问问爸妈安好,又问问枫林的爷爷,直到知道了家里一切都好,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终于回来了。

    ………………………

    ………………………

    大巴把一队的直接都送到了五一路胡同口,雨停了。除了住队里的,一部分还散住在市区,秦队长命令着简凡、王明、郭元几个人驾着警车,一辆车里塞了几个人,挨个送回家去,不眠不休地干了一天一夜,像以前所有时候的加班加点一样,没有更多的鼓励,唯一得到的好处便是,如果第二天没有什么案子,可以暂时休养。

    杨红杏没有挤梁舞云的车,反而挤到了简凡的车上,送了谢法医、又送了陈十环、再送了史静媛,就剩下的杨红杏,从下车到一队的途中杨红杏一直没有再和简凡说话,简凡尚以为这话有点伤着人家了,毕竟当着一位女人谈另一位女人,这种煞风景的事可是第一次做。

    回大原的路很长,不过糊里糊涂走得很快很短,而现在,到小区的路很短,走起来却很长,杨红杏一言未,像在想着什么,驾车的简凡有点辞穷,只觉得不该再和杨红杏谈到这个话题。不一会到了小区,停到单元门口刚刚雨停的小区积着几处水,灯光下反着光,像铺着一面镜子,简凡挑了块干点的地方停下来,嘴里轻轻说了句:“你家到了。”

    路,走到了终点,杨红杏半晌才反应过来从驾驶室的同一侧下了车,没有让开,却是敲敲驾驶窗,简凡放下了车玻璃,却见得杨红杏好似并没有生气一般,反而还是那般捉狭逗乐开玩笑的表,干脆臂扶在车窗上,伸着手指着简凡:“问你几个问题,不许撒谎,不许骗人,不许想,要快回答。”

    “噢,你说吧。”简凡点点头,不敢忤逆,这个班长太过厉害,动不动就敢上手。

    “我漂亮吗?”

    “漂亮,这还用说,肖成钢都看得出来。”

    “我聪明吗?”

    “当然聪明。你这学历局里都排得上名吧?”

    “我高贵么?”

    “当然高贵了,局长千金,能不贵么?”

    “最后一个问题。我温柔么?”

    “嘿嘿……你不火的时候很温柔的。其实再厉害的女人都有温柔的一面。”

    四个问题,简凡不但回答,而且带着旁证,不无恭维的成份,杨红杏顿时眉开眼笑了,借着偶而过去的车光,一映如斯,秀厣上绽着花朵一般,这那是失望,简直是喜出望外。简凡心里咯噔一下子,坏了,她不会理解错了吧,这四个问题不是我写的那个短信么?坏了………想要出声解释一句,咱哥们想的那朵花,可不叫红杏啊………

    晚了,解释也晚了,刚有想解释的意思杨红杏的手轻轻掩上了简凡的嘴唇,很温柔,很轻柔的说道:“别说话,我知道你的心思,那条短信是我接到过最美的话……其实我也喜欢一个男孩,以前很淘气、不过很善良;很撒谎,不过心眼不坏;无大志,不过讨人喜欢;婆婆妈妈,不过会心疼人……以前我以为他一点出息没有,不过我想我看错了,他很勇敢而且有所担当,我想,经历了这么长时间,他应该成为一个合格的男人了。”

    这话听得简凡心头泛苦,错了,这那跟那呀,那条形容蒋迪佳的短信,杨红杏把溢美之词来了个照单全收,扣自己脑袋上了。一看着杨红杏陶醉的样子,简凡喉咙里呃了一声,想解释,又不敢煞这风景。要直说出来,不挨俩耳刮子才怪呢。

    杨红杏浑然不觉,脉脉话娓娓道来,陶醉在这个迟来的温中,就听她说道:“以前,我不知道你的心思,我以为你心里没有我……不过今天我也知道了,你是喜欢心里做事的人,我知道你在暗处也许一直默默地看着我,有危险了不告诉我,怕我担心;知道我饿了,会给我准备一桌丰盛的大餐;知道我烦了,就躲得远远的,给我思索的空间……其实我在生命中等待的或许就是这样一个男人……我想,他就是……你。”

    压抑在心里许久的话终于畅快的吐露出来了,脸上羞之后更加抚媚了几分。这话听得简凡“呃”地一声,肚子收缩,嘴唇动动,丫的不解释不行了。刚要张嘴,杨红杏却是两手只捧住了简凡的脸,很抚媚地笑着:“你不用解释,也不用逃避,该来的总是会来的,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从来没有嫌弃过你什么……我也知道,你想干什么……”

    这么近,这么暧昧,这么抚媚的眼,简凡吃惊地嘴唇翕动着:“我……我没想干什么……我……”

    又晚了,话到半途被打断了,却是杨红杏伸着脖子,捧着脸蛋,很钟轻轻吻了一下,仿佛觉得不过瘾似地,又重重的嘬在简凡的嘴唇上,很快很快的两个吻,尔后却是笑着说道:“这……不是你想要的么?从集训队开始,你不就一直想这样吗?其实我一直在等,只是你胆小而已。”

    “我……我原来想,现在没…没想这样……我……”简凡心里暗自揣度了半天,不知道这话如何开口。惊讶之下,说得倒都是实话。被吻过嘴唇麻麻的,压根没那种幸福的感觉,吃惊的成份倒大了点,一向横眉竖眼的班长下子温柔得像个小女人,还真不习惯。

    “以后你可以这样,我会给你机会的……不过,看你的表现喽。”杨红杏浅笑着,终于完成了一项大的心愿一般,轻招着手,温柔无比的招着手,小鹿一般地蹦蹦跳跳进了单元楼,仿佛还有几分害羞似的。

    没人捂嘴了,简凡倒自己捂上了,想着想着胃里七荤八素,呃地一声打了个嗝,突如其来和猝不及防的飞来艳福,直觉得这事好像那里嗝应地慌,悻悻说了句:“哎,误解、误解,我今天真没想那样。”

    不过,不过是甜的哦,这才是无心插了根垂扬柳呢,简凡心里有几个窃喜、有几分意外,更有几分被美女赏识后的得意,直停到院子里呆了很长时间才反应过来,驾着车缓缓离开,没注意到楼上的某一间,有一位女人托着腮,正傻傻地看着……………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