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3章 刑警本色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各位听众,现在播报来自省水文监测站的最新消息。--凤舞文学网--免费提供十八时十七分,第二次洪峰顺利通过汾河二库,中断十八个小时的铁路运输已经恢复通车,汾河二库的水位已经下降到橙色警报以下,预计在未来两天内将恢复到正常水平,目前仍有两万名驻地官兵,武警官兵和公安干警奋战在抗洪一线上,在此,我们向他们表示崇高的敬意………”

    大原广播电台,播音员甜美的声音从随车的收音机里传了出来,喜讯多多。即便在市里,大原人眼可见得是汾河桥的水位在下降,市里的环卫、城建、城管几个部门组织着疏通下水管道清除路面积水,这个变化是可喜的,最起码看着这些平时耀武扬威的城管们好歹办了一回好事。

    听到这段广播的时候,两辆大巴已经驶近了狼皮沟桥,隔桥远观,淅淅沥沥未停的雨中,对面的路面上,持锹持镐披着雨衣的人正在清理山体滑坡被埋着的路面,直开到不能再向前的地方。押车的6坚定扯着嗓子喊着:“嗨,兄弟们……饿了吧,支队派我来给你们送吃的来了……快来领吃的。吃完好干活……”

    声音里通过车里的传话器扩出来,这边饿得奄奄一息的大小伙,又是一窝风地跑过来了,正在路面上清理石块的简凡看着郭元,笑着示意着:“看看……看成钢,这货被狗咬了,怎么跑得比狗还快。”

    几个队友一抬眼一看乐得笑得直打颠,跑在最前的还是肖成钢。从背山乡急行军到这里就是牢一肚,轮到清理路面了,又就着腿被咬手被咬,坐在一边歇着看别人干活,一说领吃的,跑得比谁都快。

    大巴的车厢里没有载几个人,塞满了成箱的方便面、面包、矿泉水,6坚定的矮胖子跳下来一挥手:“姑娘们,都下来,给抗洪勇士们分吃的喝的,一天了就吃了包方便面,我看是饿得够呛……”

    一声喊一群应,谢法医、史静媛、杨红杏、胡丽君还有留守的陈十环从侧门下来,陈十环笑着喊:“6队,你光喊姑娘们,这也太无视我了吧?”

    “你……你就是一阳人,不算数啊。”6坚定背着手,悻悻挥了挥。不理会一脸笑的陈十环插科打诨。这货和秦高峰一般地阳怪气。就不待见他。

    两辆车、四位女士加上陈十环和6队长,手忙脚乱地搬着面包、方便面、矿泉水,一干特警、刑警和民警排着队拿着,有的不管三七二十一,手蹭蹭,泥手就着往嘴里塞,一队一干人好歹在背山乡还吃了袋方便面,这里驻守清路的,一天压根什么都没吃上。几位女警先是忙着,等都到嘴里吃上了,指指点点,只见得个个头上脸上,和着汗泥、裤腿一别,整个都成了黄色的泥,有的没换雨靴,那皮鞋早成了水鞋,边吃边蹭着鞋上的泥、倒着鞋里的水,个个被笑得前俯后仰。

    “嗨嗨……别噎着,谁跟你们抢似的。”胡丽君大咧咧道了句,这吃相实在看不过眼。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净灌雨水了。要你,你来试试……”那吃着的是特警队的,翻着白眼。

    “多吃点、多吃点,管够管饱啊。”6坚定安抚着,问着:“哎,秦队长呢?”

    “在后面干活呢,正走着来呢。”肖成钢噎着。

    “咱们一队的人怎么不全,成钢,怎么就你呀?嗨……问你话呢。”谢法医说了句,看着肖成钢只顾埋头吃着,加重了语气。

    肖成钢抬起头来,喉咙使劲咽着说了句:“你等我咽了再问成不,山拐角,他们磨叽呢。”

    “哎,简凡呢?”杨红杏几分焦色地问。

    吃着的肖成钢那还顾得上,翻着白眼:“你问我,我问谁去?这么多人,没准在哪偷懒呢?”

    杨红杏气得直想踹这货两脚。--凤-舞-文-学-网--胡丽君一听这个名字,一下子勾起了兴趣一般,笑着问了句:“简凡也来了?不会吧?这个小懒汉可是见事就躲。”

    “可不,活没干,净出馊主意,出的让狗咬了我一嘴,回头在地里偷菜,吃得郭元直拉肚子。他在就没好。”肖成钢怨念不浅,悻悻说道。

    “是吗?这倒像他的风格啊……”胡丽君笑着,回头看时,又过来了一队,领头的鹤立鸡群。不用看也知道是秦高峰,等走近了,却是带的十几个人,差不多都是一队的。人未到声先至,笑着问6坚定:“哟,御林军派出来了,支队长舍得啊。”

    “什么话?又摆活我?……一线和后勤,同等重要。没有我们给你送吃的,你不照样不行。”

    “哎,怎么把女同志都带来了。”

    “这你就不懂了,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有几个女娃,鼓士气。”6坚定悄悄说着,凑上来神神秘秘道:“你看你看,这帮臭小子,眼都往那儿瞟呢?……就这几个女娃在,加快你的工作效率,最起码翻一番信不?”

    俩队长相视笑着,简凡几个却是已经走到了车前,领了块面包和矿泉水,一抬眼却见得是笑吟吟的杨红杏,两个车厢里。史静媛、胡丽君、谢法医都在,讶声问:“哟,你们怎么来了。”

    “怎么啦?我们不能来呀?没我们你们吃什么?”胡丽君嘴快,笑着接了句。杨红杏却是笑着解释道:“6队长召蓦上一线送吃的女警,咱们队的都跟着凑闹来了呗……还有往库区去的,全体女警都出动了。”

    “噢……嘿嘿……”简凡想说却是有点无话的感觉,刚刚见识大自然的天威,现在却在欣赏大自然造物之美了。站在车旁的杨红杏披着喇叭式的红雨衣,白色的高跟凉鞋露着脚趾,别着裤腿小腿露着半截,站在车厢门口。俏格生生滴倒比方便面、面包还要吸引人几分,还真如6坚定所言,几百名特警、刑警边吃着的时候,边对几位女警指指点点,八成正咽着口水呢。

    雄群体里呆得久了,会出现审美错觉,但凡见个女人就看着细眉嫩眼漂亮得不行,何况这位长得也确实漂亮。

    这场合简凡可不想凑闹,靠在桥边细嚼慢咽地尝着面包。雨已经渐渐地下得小了,脚下的洪水比峰值过的时候已经下去了一半,现在已经能看着桥洞了。一天一夜的奔波,倒觉得感触良多,溶入在这个大集体里,特别是最后那段急行军,相互帮携着走过来了,只觉得彼此间的关系倒更近了几分。现在看看四周一泥一汗的队友们,倒不觉得孤单。

    边吃边走的,吃着的时候6坚定就催上了:“同志们啊,再加把劲,争取天黑以前清理干净,咱们一起归队,这一下子把特警、刑警都抽了个差不多,要再有个什么案子,那可了不得……快,加紧干活,回头回家让你们队长请你们吃大餐……”

    66续续地起,一眨眼功夫消灭的便面箱、面包包装纸零零碎碎堆了车前一车,几位女警着手清理着,简凡吃完了正准备起的时候,突闻得杨红杏喊着:“哎,简凡,来帮帮忙,清理箱子。”

    “噢……来了。”简凡好说话,应着就奔了上来,两个合力地踩着箱子压扁塞进车里,正递着的时候。杨红杏站在车上,鬼鬼祟祟笑着招手让简凡上车,简凡狐疑地上了车门。杨红杏看看四下无人,其他同来的几位都在忙着,笑眯眯地指着命令简凡:“张开嘴。”

    “啊!?什么?”简凡一惊没明白。

    “张开嘴,给你个惊喜。”

    “什么什么惊喜?”

    “快点……”

    杨红杏撒一般的笑着推了一把,简凡一张嘴,杨红杏伸着手飞快地往简凡的嘴里塞了一样什么东西,一嚼甜甜的,吓了一跳,再一张杨红杏却是威胁道:“敢吐!酒精朱古力啊,最补充体力了,好吃不?”

    简凡嚼着,一嚼烂了,甜甜的咖啡味里冲出一股酒味,倒也香甜,点点头,嘿嘿笑着:“嗯,好吃。”

    “再来一个,张嘴……”杨红杏说着,简凡一张嘴,那小手剥着,又是一个塞将上来,冰冰凉凉的小手差点捂上了简凡的嘴。吃了不说,手抓着一包塞进简凡的口袋里,看来早准备好了。简凡不迭地谢着,杨红杏却是诧异地说道:“简凡,这事你怎么也来凑闹,轮也轮不到你呀?平时你不都躲得远远的吗?我那天晚上集合一到,一听说你自愿来了,我们都不信呢?”

    “咂……”简凡几分傲色地扬扬头:“别老眼光看人,我觉悟提高了呗。”

    “算了吧你。该你提时候不提,不该提时候乱提。”杨红杏只当是开玩笑,笑着出主意:“喂,在这儿磨一会,别去啊,偷会懒,等快完了你再去。”

    “哟,你这觉悟这么底?大家都干活呢,我在这儿偷懒?多不好意思。”简凡不高兴地辨了句。

    杨红杏瞪着眼更不高兴了:“装什么勤快呢,让你休息会都不领是不是?”

    简凡这话锋一转,却是恬笑着:“那……那算了,反正快完了,主要是靠人家特警队干活,咱们队里,都是磨洋工呢。”

    “这还差不多。”杨红杏跟着乐了。俩个人于是磨开洋工了,捡一块塑料纸捡半天,搬着纸板空箱子,要磨好大一会,看的时间比干活的时间还长。不一会儿功夫,陈十环带着俩司机和一干女警都饶有兴致看工地现场了,倒只剩下俩人了,简凡把分完的纸箱分开都塞到了车座下,等直起来的时候,却现坐到车前的杨红杏,手支着肘,托着腮,脑袋伸出来正看着自己。一看倒把简凡看乐了,笑着说:“怎么了这是?………梁舞云怎么没来。”

    “来了,到库区去了。你净想人家舞云干嘛。”杨红杏口气里怪怪地问。

    “哥们呗,关心关心怎么了?”

    “那你就没关心过我?”

    “谁说没有?现在你看看咱们俩,谁更需要关心。”

    简凡摆着相互看的手势,全里里外外湿了干、干了湿已经几次了,杨红杏注意到他齐腿高的靴子上沾满了泥,被逗得扑哧一下子笑了。俩个人相视而笑过后,杨红杏却是一副很揶喻的口气说着:“我昨天晚上梦见你被洪水冲走了,吓醒了,后来就一直没醒着。雨下得那么大,我们小区门口都积水了,市里有些路段车都开不过来,这边的不通………你怎么走也不告诉我一句?净让人担心呀?”

    不无埋怨的口气,像受了冷遇一般,平时相见的时候尚不觉得什么,一遇到事了,才觉得心底里也许埋了很深很深的因子,一下子芽破土而出了。杨红杏平里算个很强势的女人,天生的优越感,即便是在队里,对一干干警们也不假辞色,经常介地吆来喝去,不过对着简凡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了一副小女子患得患失的作态。

    简凡随意地坐到车上,却是几分无辜地道:“那顾得上呀?这边紧急集合,那边队长拉上人就走,到了体育场一领东西,马上出,等想起打电话来,连手机都没信号了,我连家里都没通知……不过后来才知道是转移任务,没什么危险……我现在不好好的吗?”

    说完了这些,明显的解释份量不足,杨红杏抿着嘴像在生气一般,一看这样子,简凡倒笑了,笑着安慰道:“好好……下次紧急集合,先通知你行了吧?今儿是怎么了?平时不觉得你很关心我呀?……哈哈……”

    “没良心的……”杨红杏翻了一眼,脸侧过一边。不过又有些许不忍,子挪了挪,命令也似地口气拍拍侧的座位:“过来……”

    “啊!?干什么?”

    “让你过来。”

    杨红杏不耐烦地命令着,简凡亦步亦趋地和和杨红杏坐到了一起,大巴车上的座位很高,坐下来差不多掩住了半个脑袋,杨红杏笑着掏出条手绢来,叠得四方四正,伸着递过来,嘴里却是不客气地说道:“给你,擦擦额头上,还沾的有泥,你快和肖成钢一样了。”

    “嘿嘿……哟,真漂亮……”简凡接到手里,感觉到淡淡的香气、暖暖的体温,不过想了想却是没动,嘴里说道:“这么干净的帕,可让我怎么舍得用哦……哎,你放什么地方呢?这么香?”

    “废什么话……”杨红杏听得这话里暗有所指,脸有点红,一把抢过来,指头挑着直拭着简凡的额头几处,像擦拭一件瓷器一般地仔细轻柔,这下。轮到简凡脸红了,刚讪讪要推开杨红杏的开了,嗔怪着男人都不会照顾自己。

    “好了…好了…”简凡不迭地握着杨红杏的手,脸色几分讪讪道:“别别……别让人看着人笑话。”

    “在集训队那么多人,你都不怕笑话,故意调戏我,现在倒怕笑话了?”杨红杏揶喻地问,大眼睛一闪一闪,像在,像在暗示,更像是乎同志之间的关切。

    简凡一只手捉着杨红杏的小手,这才省得还握着,俩个人是面对面地坐着,几近靠在一起了,一听着集训队,眼骨碌转着坏笑着,压着嗓子说了句:“你真不怕吧?”

    “吓唬谁呢?”杨红杏被握着的没有动,另一只手手指却指着简凡的鼻尖,语带不屑地说道:“知道你没那胆,集训队晚上散步时候是不是就没安好心?”

    简凡唬人一般地一瞪眼:“小看人是不是?那时候是学警,现在是刑警,没看过那电影么?刑警本色……嘿嘿……”。说这话的时候,简凡把“色”一字拉得颇长,一听就是曲解了意思了。

    “笨警蠢探还差不多。”杨红杏笑着,就像俩人坐在课堂上开玩笑一般。

    不料简凡做贼也似地四下看看无人,最近的几个人都在桥那边看着工地、看着桥下的洪水,一看形势大好,贼忒忒地瞪着杨红杏,压着声音说道:“这可是你创造的机会啊。”

    “什么机会?”杨红杏心里怦怦直跳,意识到了什么,好像在紧张,脸刷地一下子红透了。

    “你要**了,别怪我啊……”简凡坏笑着,说着推金山倒玉柱地人要压将上来,脖子伸着,嘴呶着伸到前头,整个一垂涎三尺、急色不已的得

    或许期待过这种场景,如果绵绵意也罢、如果絮絮话也罢、如果温言相慰也行,谁可接受得了这么直接下作的方式,撅着嘴直接伸来了。杨红杏一羞一急,手猛抽回来,半捂着脸,胳膊肘推着简凡:“呀,羞死了,你真流氓……”。

    不料简凡只做了这么一个姿态,跟着是哈哈大笑着起来,走了两步很慎重地一回头,杨红杏刚看着,一见简凡回头,却是莫名地脸红,马上埋下头。就听得简凡坏笑着:“哎,这可是你不愿意啊,不愿意我走了啊,省得大家一会看着笑话我?流氓倒无所谓,别光担了个流氓的名儿啥也没沾上,那才冤呢?”

    杨红杏脸皮再厚也挂不住了,悻悻地说了句:“呸……不理你了……”

    “不理正好,我去挣个抗洪英模奖,到时候大原市万千警花瞩目,想追我都没机会了啊……”简凡恬不知耻的自夸道,笑着下了车,笑着奔着走了。

    杨红杏脸红了半晌,心跳了一大会,却是不知道一直是有意躲躲闪闪的简凡今天怎么变得这么大胆且流氓了,想了很长时间才明白,这是故意的,故意扮了个下作的姿态让自己反感,他仍然在躲着,只不过换了个方式而已…………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