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7章 孤枪雨夜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砰……砰……砰……

    声如爆豆的枪声回在孤零零、冷清清的地下击场。--凤-舞-文-学-网--瓢泼的大雨天天色近晚只剩下了一个孤寂的人单枪孤人在移动靶厅重复着不知道已经重复了多少天多少的击。天生的双眼缺陷几乎是无法更改的就像格里懦弱的因子一样一直藏在你体里、血液里某一个部位总是在关键的时候拖着你的后腿让你无法前行。

    而枪能给人力量从冰冷的金属质感中从猝而至的后座力中、从眼可见到的穿透力中简凡隐隐地感觉到了一种快意、一种渲泻随着子弹的轨迹释放出来。不和是正义的还是邪恶的不管是勇敢的还是懦弱的枪在手会让男人胆气更生。

    不知不觉中已经打坏了两支老五四式手枪这种在军警两界广为人知的传统名枪虽然没有六.四的小巧、没有七七那种简便但胜在稳定。胜在它的威力。或许就像队长所说这是男人的玩具只有够强够悍的男人才驾驽得了这种暴烈的玩具。

    只用一种枪、只有一个人简凡喜欢上了枪就像喜欢菜刀一样喜欢这种老式、传统已经濒临淘汰的枪。这里成了自己最惬意的空间可以自由地挥、自由地想像、自由地施展或许从心底里简凡一直想成为像队长那样顶天立地的男人;或许像李威那样警界和商界的传奇男人;或许即便是像蒋九鼎也有过人这处虽无大权在握却有财富累家。

    费仕青走了吃了三天、玩了三天潇洒地走了。从费胖子上能清晰地看到自己以前就是和他差不多一个样子。而现在却对这种生活有了点厌倦或者即便是想再继续这种生活也不会再有什么机会。

    男人活着应该有点担当了没有什么可以依靠的话还有自己可以依靠可以相信。什么事都不难就像这次得到房子一样我能搏到更多。简凡第二次站到那所房子里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很行。自己并不是那么一无是处自己或许需要更多的东西来充实枯燥乏味的生活。

    砰…砰…砰…

    枪声接连击中了移动的靶几乎不用再看简凡都确定正中靶心。就像在最得意的时候刀掠过层整整齐齐长短相一毫无二致。只不过只有在得意的时候才做得出好菜美汤而现在却是在失意的时候打出了很舒爽的几枪。

    陈十环师傅曾经说过狙击步打到了极致可以用第六感感觉到子弹击中目标的那一刹那。简凡一直以为这是胡扯不过今天隐隐地感觉到那种枪与心、枪与人合一的感觉。就像队长曾经说的靶不在眼中而在心中。或许不管是快枪和神枪它最终的都是归于一个目标靶永远在心里。而现在简凡有了这种充盈的感觉。

    怎么会这样?稍稍停顿了一下。一个飞快地转一个飞快的腋下出枪这一枪随着心里的波动稍稍偏移。几乎也接近了靶心。又是一个换手出枪自上而下的靶简凡几乎觉得自己感觉到了子弹的轨迹像一条刁钻的小蛇直插入靶心的位置。

    我知道了!………简凡恍然大悟。

    我的心静了!我知道我该干什么了我不再害怕了。以前我想穿警服又害怕危险、想和香香长相厮守却又牵挂着边的美女、想收黑钱又害怕担上恶名、想在外面闯却又忍不住恋家。结果是患得患失终究都要失去;怕狼怕虎终究要被狼虎分食。

    而现在我不再害怕了。黑钱不黑钱我已经收了而且收的不少;闯不闯我已经闯了。危险不危险我也趟了。假钞案里的悍匪曹航、混迹黑道的皮向南还有貌似巨无霸的仁通都不是倒在我的脚下了吗?我有什么可害怕的呢?

    “我…不…害…怕!”

    简凡心里一字一顿地说着两眼暴出了犀利的眼光手起枪动声响中靶最后一准确地击中在刚刚露头的移动靶上。后座力一丝一毫也没有影响到手势。

    缓缓地放下枪长舒了一口郁结在心中的气渲泻后的快感直透着毛孔释放出来让心在平稳中感觉这种惬意。

    啪…啪…啪…后响起了掌声是陈教练简凡笑着把枪盘交到教练手里教练的脸上挂着笑意有点惋惜地说道:“小凡不简单啊进步越来越大了。--凤舞文学网--我看你这样再打几个月不比专业选手差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跟我学学打比赛十米手枪不过你这姿势得改改真不知道你们队长怎么想的。这姿势乱七八糟的上不了正场的。”

    “呵呵……这是我自创的。不过我可不想打比赛天下的神枪手可多了就我这把式不丢人现眼么。”简凡几分谦虚地说道。脸上带着豁达比赛不是自己喜欢也不是自己追求的事当然不会去干了。

    “那你天练这玩意干嘛?”

    “玩呗……我得感谢我们队长让我接触击否则我还真不知道开枪也这么好玩。”

    “玩?……呵呵你可真有心劲。哎对了有位女士在门厅一直等你好长时间了。我说让她进来找你吧她说不想打搅你。”

    “谁呀?”

    “我哪认识?”

    “噢……”简凡一听和陈教练快步出了击厅凹形的击厅封闭很好三十几阶的台阶上面根本听不到下面的枪声。刚迈上台阶让简凡微微一愣是曾楠!

    门厅里亮着灯比外面的天色还亮休息的沙上坐着位女人翘着二郎腿蓝色的喇叭式牛仔、尖头的红色高跟鞋格外显眼上上穿着米黄色的低v领薄衫而整个人却抱着肩像怕冷一般地瑟瑟抖靠在沙上几缕头湿漉漉地贴在额头。

    这倒让简凡有点哑然失笑了笑着迎上来:“这……这。曾领班您这是怎么啦还淋雨了啦?”

    “还不是为了找你?这个死唐大头把我车借走又不知道疯哪了。出租车不让进警校后院我淋着雨跑进来了。”曾楠说着有几分嗔怪。

    “有事打个电话不就行了这干嘛呢还搞成这样?……这个……我就不脱衣服给你披了啊我也只有一件半袖。”简凡开了个玩笑。看着曾楠薄薄的半袖衫贴在上凸凹有形地材却是更完美了。曾楠也不介意笑着提着个大兜起来俩人出了门厅天色已快暗了雨却下得更大了一思量之下干脆一前一后抱着脑袋奔着直往警车上跑而曾楠似乎很享受这种景一般尖叫着直往车上跑。

    上了车简凡赶紧地开了暖风开了雨刷车的功夫悄悄一瞥眼曾楠理着额前的乱简凡又赶紧地找了块毛巾递过来再看嫣然一笑的曾楠也跟着笑了。

    笑里带着几分诚凄风冷雨的天气里如果有一位女人在等孤独的你那怕你就不喜欢这个女人那怕你就对这个女人有点芥蒂也不会在乎了多多少少有点感动。

    曾楠擦着头边擦边埋怨道:“你可真行啊大下雨天还真钻在这儿……本来想给你打电话可又怕你这人别扭好话赖话都听不进去我才亲自来了。简凡。我长得也不至于青面獠牙能吃了你吧?躲我这么远干什么?”

    简凡笑着口是心非地解释道:“哎呀曾领班看您说的哪有的事啊。”

    “不许叫我曾领班?这好像是个多大的职务似的?真是。叫姐。”曾楠很虎气地说道或许是受了雨淋当委曲了拿这个当暂时的资本要挟。

    简凡仰头笑着:“呵呵……这就当便宜姐了?你多大呀?”

    “比你大。”

    “那不一定说不定我还是你哥呢?哈哈……”

    “好给你证据还不信我了是不是?”

    曾楠说着正从挎包里拿着什么挽头却顺便把驾照抽出来简凡随意的拿到手里一看里面夹着份证却是讶色一脸直愣愣地盯着曾楠怪怪地问了句:“喂你这份证不是假的吧?”

    “你是公安你问我呀?”曾楠挽着头笑着说道眼神里透着狡黠。

    肯定不是假的简凡悻悻把份证递回去悻悻地说了句:“扯平了咱们谁也别叫谁。同年同月同。你不会知道我的生吧?”

    “是吗?我不相信。你别近乎那有那么巧?”曾楠脸上惊诧一脸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的。

    简凡顺手也掏着证件里的份证递过来曾楠一看眼里着喜悦的光芒玩味的看了半晌才转过脸来怪怪地表还上了份证。简凡嘘的一声示意别说话却是很不以为然地道:“世界上每分钟有三百人出生同年同月同生的有四十三万人就按男女平均算要二十一万多男女你不会说他们都有缘份吧?呵呵……我怀疑你提前知道了这事故意把话题往这个上面引。”

    简凡的话里在惋拒或许早已经看出了曾楠眼里不无惑先前凭着这张脸蛋勾引个妹妹姐姐还真不是什么难事不过现在心放平了就觉得这真没有意思了。开玩笑了说了句稳稳地起步了驾着车离开了击场。

    不过曾楠却很洒脱也是一副开玩笑地口吻说道:“巧合总行了吧?这可不是我们当得了家的啊………那扯平了我叫你简凡你叫我曾楠谁也不称呼谁这总行了吧。”

    “同意……对了找我干什么?表示谢意呀?”简凡回头看了一眼。笑着问。

    车刚刚驶出了校门曾楠指着说道:“你停到路边我给你说件事。”

    “怎么了?”简凡狐疑道。

    “这样……我先把话说清楚我没有巴结你也没有讨好你的意思啊更没有勾引你的想法啊咱们有做朋友的基础还没有成男女朋友的条件这次来只是李威让我给你送点东西作为对上次你出主意的报酬知道你这个人比较别扭所以电话上我没敢告诉你现在是专程送上门来了你要是不要别给我难堪回头你送还给李威就行了。怎么样?这样说你不反感吧?”车停了曾楠凑上来很诚恳地说道脸色很郑重一点也没像开玩笑。

    简凡笑着问:“送什么?还这么正式?我还不知道什么东西呢让我反感什么?”

    “还能有什么。钱呗。十万。”曾楠说着从大提兜里提出了捆好了一扎直接放在俩人之间悻悻地看着简凡悻悻地说了句:“不要矫也别客气他们赚得更多四家瓜分了仁通比放债的利润翻了几倍都不止。”

    “可我没做什么?这个………”简凡看着黑塑料袋捆着的钞票语气里有点不太确定。四下看看长街上只有雨声砰砰叭叭地敲着车窗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除此之外谁也不知。正是收钱的绝佳时机何况这个钱除了没纳税好像也不算太黑。

    曾楠嗤着鼻子纤指一指不屑地说道:“切傻瓜你的作用大了没有你李威想不起来和九鼎合作即便是他想合作九鼎也未必相信他的居心;没有你提醒用造谣打压房价的办法以他的实力根本不敢动仁通;没有你带头掐了张仁和的几条线就斗起来他手下就唐大头带的一群草包未必是仁通的对手……懂了吗?他其实早就想动张仁和只是没有把握而已而你的出现正好是瞌睡着给人送了个枕头。你这角色不太光彩可干得确实漂亮张仁和快被得走投无路了。”

    曾楠的话里不无几分欣赏虽然没有亲参与虽然仅仅是从李威和唐大头嘴里得知的全但下意识里对这个设计着整个事件的人还是掩饰不住地几分欣赏。

    简凡一听说到了自己颇为得意的那件事释然了:“那这样说十万就有点少了啊。”

    “确实有点少了………你太低估李威了你也没想到他会乘势而起联合几家一举吞了莲花小区吧……不过这事我帮不了你了只有这么多。嫌少你朝他再要去在这个上面他倒也不小气。”曾楠一看话音看样简凡并没有反感笑着问:“那你是不客气喽?”

    “哼要再客气就真成了你说的傻瓜了。谢谢啊。我倒没想从李威手里再得一笔这也算意外之喜了吧。”简凡把玩着重重的摞成扎钞票随手放到座位下。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有点心安理得了不知道为什么对张仁和的倒台和走投无路并不觉得有愧疚心理。

    起动车的时候又停下了看着曾楠正期待地盯着自己一双忽闪闪的大眼睛格外人近处相看就像伸到面前的桃子几乎是触手可及了不过此时的简凡却没有什么邪念洒脱地笑着问:“哟……你看人不能用这眼神不管从那个方向看都是媚眼会给人错觉的啊。李总不会连你也送给我了吧?”

    “切除了我谁也当不了我的家………你还别调戏送给你你都未见得敢要。”曾楠几分脸红地笑了不过话轻松了玩的心态上来了掐着手指示意道:“我有个小小的要求不知道你能不能满足我?”

    “不能。”简凡不买账了。摇着头准备开车。

    孰不料曾楠生气了火了跺着脚嘴里不迭地说道:“喂……这么不给面子呀?可怜我一个弱女子大老远来给你送钱淋了一雨回头烧感冒还说不准你也太狠心点吧?”

    简凡道:“我可不想去夜总会那鬼地儿玩啊上面有规定真撞枪口上扒了我警服都是轻的。”

    “咂看把你吓得不是去盛唐………很简单找个温暖的饭店给我一杯乎乎的咖啡茶也行呀!然后把我这个弱女子送回盛唐这个要求不过份吧?这么大冷的雨天你准备把我扔哪儿?”曾楠或许把这个见面的场景预练了无数说得真意切丝毫不见和唐大头一伙呲眉瞪着的凶相。女人是善变的在熟悉和陌生的人面前、在喜欢和不喜欢的人面前完全是俩个不同的样子。现在这个天气为这话做了绝好的掩饰。

    “那……”

    简凡动着车起步了瞥着曾楠虽想避而远之可于心确实有点不忍好歹人家送钱又淋这么一雨反正我于心无愧怕什么一念至此笑着道:“好吧地方我挑啊别想宰我。”

    “嘶真小气……而且一点都不绅士地方要女士挑。”曾楠笑着捉狭道。

    “呵呵……哈哈……大原里能有几个绅士?还不和去你们夜总会的一样?除了装b的就是一群傻的我可不当那玩意。”简凡笑着说了句。引得曾楠笑得花枝乱颤直跺着腰打颠不过却是竖着大拇指直赞着这句话确实到位。

    天地一线的雨幕中车缓缓地走着曾楠鞋子湿了干脆脱了露着纤足盘腿坐着开着音乐吹着暖风享受着这惬意的一刻偶而瞥着一本正经驾车的简凡嘴角、眼角、心里俱是笑意暗自庆幸自己这个办法得逞想让一个男人注意要么装纯、要么撒、要么撩拔、要么惑……方法不一而足可当所有的都不管用的时候还一个绝招那就是装可怜楚楚可怜的女人总是能激到男人的慰护之心消除男人对你的隔阂今天感觉颇为不错最起码没有从对方的眼中看到厌恶。

    刚上了滨河路几辆沿街而走的警车鸣着警笛呼闪而过一看车队足有十几辆还有那种闷罐子车简凡心下一凛这是特警中队的运兵车嘴里喃喃道:“哇不会出什么大事了吧?”

    “怎么了?”曾楠从癔想着反应过来趿上鞋了支起子来问。

    “看特警中队这么大阵势……一年难得见一回。”简凡示意着。

    对于此事曾楠却不知道该表什么意见正说着手机响了短信的提示音简凡一看心里一凛还未说话曾楠倒紧张地问:“怎么了?”

    “紧急集合。警务平台上的短信……这我可不是骗你啊。”简凡亮着手机。

    本以为曾楠会有几分失望不料曾楠却是示以理解的笑笑提着包挎到了肩上笑着指着前方:“到前面停一下到路牌那儿我下车你赶紧回去吧。”

    “对不起啊改天我请你。”简凡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关系其实我就想在吃饭的时候告诉你一句话。嗯………你在听吗?”曾楠轻轻地问听着简凡应了声想了很久直到下车时手搭上了车门开说道:“那天晚上我不怪你把我扔在中西广场不过我生气的是你理解错了我和李威之间的关系。他和我父亲是同事兼战友。”

    “那你父亲是……”简凡一惊回过头看正着眼神里闪着几分哀伤的曾楠四目相对。不过伤心仅仅是一个瞬间跟着曾楠的脸上洋溢着欣慰、满是幸福的感觉轻轻地说了句:“他是警察!因公殉职的一位警察我以为你知道。李威一直把我当女儿看可父亲只能有一个没有谁可以替代而且他离我的父亲差得太远我叫叔都很勉强。”

    简凡顿生敬意正直了子很诚恳地道了句:“我确实理解错了。向警察前辈的女儿郑重道歉。对不起。”

    “没关系出警小心安全第一。回来再请我不迟。”

    曾楠说了句调皮地挑挑眉毛招着手转下车快步走到了避雨处向简凡挥着手。一霎那的停顿简凡觉得有一种感动回在心底鸣笛示意着车开起来了倒车镜里曾楠的影子倒映着还在招着手瓢泼大雨中孤零零的一纤弱女人还真让简凡觉得有点可怜。

    狠狠心咬咬牙加着油门风驰电掣地朝着一队赶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