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3章 喜来精神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像夏季里的过**。--凤-舞-文-学-网--一阵电闪雷鸣之后依旧是朗朗睛空。

    九鼎休闲酒店经过了内部“装修”重新开门迎客了无声无息消弥了这次临在眼前的危机虽然退赔一部分转让费、虽然一个月未正常营业损失较重但毕竟解决了这次危机。在公司新召开的董事会议上蒋九鼎虽然诚恳地进行了自我批评但一干董事隐约知道了内知道了这次错综复杂和微妙的关系、知道了蒋总还能调得起暗藏的势力硬生生将仁通这个巨无霸拒之门外个个噤若寒蝉自然是不敢再行诘难。

    蒋九鼎倒觉得自己不吃亏赔的是钱、可赚得是威信。

    与之相反的是仁通房地产开公司来自四大产业的联合的围追堵截让张仁和四面楚歌如果这个尚可以抵挡得住的话那么针对他本人的就无法抵挡了稍稍迟疑了签字一天一夜之间张仁和又现自己陷进十面包围里公司楼层、办公室在大原的三个住所、一个老婆两个相好都有人无声地坐那里。这些人穿着黄马甲马甲上写着“欠债还钱”四个大字。任谁一看。也知道讨债的上门了。

    这架势大原人并不稀罕前些年公安对暴力讨债进行的严厉打击以后就演变成了这种外表看来温和的非暴力形式这些人就像你的影子一样无所不在公司、办公室、家里甚至于本人出行购物休闲、吃饭上厕所都有这样的人跟在背后任你是钢浇铁铸的也能把你成纸糊泥捏的。收债的行当里有句行话叫“三天不还钱让你丢丢脸;十天不清账、死活不商量”这意指随着时加长手段会变本加厉傻得你跳楼上吊都不在话下。

    效果很显著张仁和只坚持了三天老老实实签了协议辛辛苦苦谋来了莲花小区易手了。

    于是很多匪夷所思且无法想像的事又生在眼前先是有名有姓有单位的领导、专家和所在的区政府、环保、技术监督轮番在媒体上公开辟谣证明莲花小区各项建筑水平均达标;跟着媒体跟风爆料据说在莲花小区闹事阻挠楼盘销售的系一伙黑社会分子领头的叫祁定军绰号二秃子据悉打伤九鼎休闲酒店当家人并围攻酒店的也系此人所为目前已因聚众滋事和伤害罪被公安机关收押。又有风传原开商仁通房地产公司总经理张仁和将莲花小区高价出售后携款出逃司法机关已经介入调查…………真真假假、层出不穷的新闻。和男女明星的花边绯闻排在一起总是能成功地转移公众的视线人们在津津乐道这些奇闻秩事在谴责涉黑份子无法无天的时候没有注意到边的社会有多黑房价开始稳步拉升了………

    对于这座弥漫着功利和冷漠的城市人们只会关注你的繁华和风光而不会在意你的没落与衰亡。更没有人去深究背后究竟隐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

    ………………………………………………………

    ………………………………………………………

    一周后一个下着淅淅沥沥小雨的上午昨夜的一夜雨声连绵洗得城市里透着一股清新之气驾着警车的简凡停在和平路平安小区里。何芳璐带着路直上了14幢中单元四层一所住宅楼里。

    简凡有点喜笑颜开这个小区距一队确实不远驾车不到十分钟步行二十分钟就到单位楼层不错楼距够长绿地不少。环境尚可或许是第一次即将拥有一住房的缘故简凡除了对等了一周颇有怨言之外其他的觉得一切都好。

    上了四楼开了厚重的防盗门俩人进了这个未来的居室里何芳璐介绍着:“三室一厅一百一十五平米原来房主是出租的没有怎么装修这是卧室、这是卫生间……前后两个大阳台。--凤舞文学网--”

    简凡兴致勃勃地看着卧室很大还扔了一张没搬走的卫生间仅是简易地装修了下空的大客厅还扔着前住户留下的垃圾墙上只漫了一层白灰地还是水泥汀地面所能看过眼的就是两个大阳台亮堂堂的。正看着的时候何芳璐不无羡慕地说了句:“简凡你这福气可真不小啊。”

    “什么?福气什么福气?”简凡一愣。

    “呵呵……这是黄金地段的小区毗邻市中心小区和唐槐公园连成一体了环境也好房价高得要命一平米接近五千了……我工作几年了都没敢想在这种地段买房啊你可好白捡的。”何芳璐揶喻地说着。话里不无几分羡慕。

    简凡看看眼前的景像幸福之余稍稍多了点遗憾悻然道:“不过如此嘛我也没觉得幸福到什么程度呀?还没我乌龙县的家好呢!”

    “那能比么?县城的房价才多高。”何芳璐哑然失笑了。

    不料简凡想起什么来猛拍着前额大失所望的样子自言自语痛悔道:“哎呀失策呀失策……”

    何芳璐奇怪地问:“又怎么了?这都不满意呀?”

    “……哎哟哟看把我笨得我光说要房了就忘了说要装修过的最好带上家俱。啊看这……这咋住人呢?”简凡后悔不迭地说道。

    何芳璐听得大眼瞪小眼跟着扑哧声笑了笑着解释道:“房子还是毛胚的好你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装修。蒋总可是挑了几个小区才找到这么一家。”

    简凡一怔两手一摊:“谁说不是呢可我那有钱装修。”

    确实没钱装修现在还欠着一股债就像一个没钱的主一下子得了辆好车却现自己根本加不起油一样临到这个时候简凡才现面临的尴尬。这种尴尬把刚得到房子的喜悦冲淡了很多。

    “我给你提供个建议啊。”何芳璐笑着道:“如果你暂时住不上。可以先租出去攒几年房租等你结婚的时候再装修不迟现在装修了万一到时候你女朋友不喜欢不还得返工么………给钥匙恭喜你。”

    何秘书这人说话基本都带点职业的味道恭维不绝口简凡接着一串钥匙一说到结婚却是有点悻然和自嘲道:“没钱的时候想房子有房子了。愁装修装修完了没准还想买车有了车了没准还要想干什么……这事呀就没个完就不会那么十全十美………走吧……没什么看头说到底就是个住的地方而已。”

    何芳璐笑而未答一直觉得简凡说话有时候听似白痴有时候却又有点高深莫测特别是经过此事之后再也不敢等闲视之了。

    俩人一前一后下楼驾着车回到九鼎休闲酒店。酒店已经恢复了正常营业也正恢复着元气暑期到后各地旅游的纷至而来的游客马上就会带着一个酒店业的旺季。

    虽然有几分缺憾可毕竟有了房子何秘书领着简凡进了蒋总办公室拿着薄薄的房产证看看上面“简凡”两个大字大名细看了几遍才小心翼翼地揣到了兜里。蒋九鼎也欠着子笑着道了句:“简凡这次你可是最大的赢家啊我们赔钱你净沾光了。”

    说话着何芳璐笑着出去了简凡揣兜里愣了下不以为然地道:“吃亏讨便宜你自己心里有数解决了卤方的问题解决了酒楼的问题、又解决了你们内部的争端巩固了你的大后方明面上赔钱可实际上你赚大了。”

    “说得好。”蒋九鼎心悦诚服的赞了句竖着大拇指道:“我最喜欢你见事这么明怎么有没有兴趣来九鼎谋个职呀?”

    “什么?”简凡愣着了正高兴了房子的事呢一闻此言脑袋摇得像拔郎鼓。那意思是:no。

    “真的?我还没开条件你就拒绝?”

    “你开什么条件我也不来。以前想现在不想以后估计也不会。”

    “呵呵……九鼎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堪?”

    “不是穿上警服和你站一起我最起码觉得我和你的差别不大可要是进了九鼎我就混得再好不也得站这儿听你训话么?”

    简凡一口回绝不管这是真心还是假意都觉得没有必要警服带来的实惠和警队的那个氛围已经让简凡的心理渐渐地有所改观了。

    “好好这事咱们有机会再说。”蒋九鼎摆着手停止了这个话题看着简凡火急火燎要走拦着道:“别急着走我还有件小事问问你。”

    “那你快说呀?我逃班出来的这段跟上你们净逃班了。”

    “你……你和佳佳?……我就问问你们那个……”蒋九鼎说了半天有点期期艾艾看着简凡瞪着赶紧解释道:“别误会啊我就想问问现在关系展到什么程度了?”

    “关系?”简凡嘿嘿笑笑捉狭似地说道:“噢我们还没生关系呢你这倒急了。”

    就吃过一顿饭还是那天和销售商谈判的时候;就逛过一次公园还是那天蒋迪佳邀着去玩的俩人不过像一对小青年一般在公园里坐了坐摩天轮、划了划船要说关系还真没有实质进展。

    蒋九鼎咂吧嘴有点无奈地道:“别偷换概念啊你们俩是不是想往恋人的方向展?”

    “是啊怎么啦?”

    “那你可想好啊佳佳可从小生惯养小脾气又大你受得了吗?”

    “这有什么?女人不都这样么?要没点小脾气那不成男人了吗?”

    “她从小就没干过家务什么都做不了。”

    “这有什么?那她什么都做了要男人干嘛?”

    “她花钱大手大脚你养得起她么?”

    蒋九鼎终于找了一个难得住简凡的理由。简凡眼骨碌转着猛地笑了笑着指着蒋九鼎道:“这也不是问题呀?有你这么个有钱的哥还怕没地方要呀?”

    蒋九鼎一愣倒被逗笑了不过这笑里多少有几苦涩的味道嗫喃地说着:“话我说到了啊佳佳不是你想像的那样嗯怎么说呢我觉得她不一定能看上你。你们不合适。”

    “那就是我的事了。”简凡伸着手做了个揖意思是和你无关。

    “ok我也这样对你做一个善意的提醒如果你拒绝我也没办法。”蒋九鼎道。

    简凡本来准备拂袖而去不过一看蒋九鼎这态度又扭过头来道了句:“蒋总看您的意思如果我喜欢她、她也喜欢我您一定会从中阻挠了?”

    “错了。”蒋九鼎笑着摇摇头很高深莫测地道:“如果你们彼此都是出于真心我喜欢都来不及呢怎么会阻挠……小伙子我妹妹可不是一般人追得上的哦你想挑战自己的极限?”

    “有什么不可以呀?”简凡一听乐了这话撩拔得倒比怀里揣的那份房产证还让心里觉得喜气洋洋蹦着出门的时候猛地想起蒋九鼎来又伸着脑袋回来捉狭地说道:“谢谢你蒋总认识你这么长时候就今天觉得你最帅。”

    ……………………………………

    一路兴喜地奔着下楼来上车的时候仍觉得心里有莫名的喜悦冲在心头对蒋九鼎抱以理解和支持甚至鼓励的态度颇为感激乐滋滋地坐在车上开着音乐想着是不是该找个什么借口、或者理由约约蒋姐。

    以前总有一种自惭形秽的心理在作祟站在娉娉婷婷的蒋迪佳面前总觉得不敢面对或许是在城里时已久现在倒不觉得这里有多艰难;或许是这次事件进一步膨胀了自信现在简凡倒觉得这些大家名门也并未见得多么神秘;抑或是根本就按捺不住年青和动的心。

    正自想入非非摸着电话寻思着怎么说的时候手机倒自己响了吓了简凡一跳一看号码居然是乡下费胖子被打搅了好梦简凡电话放到耳边便即生气地训道:“喂喂……胖子还不倒俩个月就要上债了啦告诉你啊没钱。………啊?什么你来大原来…….什么你在一大队?我靠你不会是逛夜总会被一队抓了吧?……好好马上就到你等着我啊……”

    又是一个意外之喜天上没掉林妹妹居然掉下个费胖子来过年见了一面五一费胖子旅游去了俩人除了电话上扯淡算算还真是快半年没见面了。一听得这喜讯、一听得费胖子居然摸到一队了等着这乐得赶紧地驾车往回赶。

    车停到院口下车往进快步奔着的时候远远就听着费胖子粗嗓子大舌头正在技侦办里说着什么又走近了几步一看乐了。

    几个月未见这费胖子又胖了一圈脸上的压迫得眼睛几近快赶上老三的眯眼他坐下的时候根本看不着椅子在什么地方就见着这货咧着大嘴唇左右旁坐着梁舞云、杨红杏、裘刚仨个人都瞪着眼睛听这货忽悠:“……就这时节呀绵延三百里的芙蓉山上大大小小的野物有几十种山猪就不说了这么大、这么粗牙这么长二百斤都不稀罕;野兔更多傻了吧唧最好逮;还有獾在我们那么集市上就能买到……你们见过八两金王八不?哦哟一百二十块钱一两就这东西有价无市。还有野生的香菇、山木耳、冬虫夏草………我们那老家遍地都是好吃的啊赶明儿各位警花去了我请客………哎这两位警花姐姐还不知道二位芳名呢?要不留个电话?”

    简凡在窗口上笑杨红杏、梁舞云和裘刚在办公室里被逗得笑简凡知道这货一碰上能搭讪的美女肯定是豁出小命来卖弄不过说半天显摆了半天还是在吃上。费仕青说话不怕没有中心这货活着只有一个中心就是吃。

    梁舞云估计是要逗这个胖子装做不高兴地说着:“嗨你还没有自我介绍呢就我们呀?我们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坏人啊?”

    “咂……这话说的。”费胖子愣着极度地表示被误解了支着脖子解释道:“您看我这材这是社会小康的标志啊;您听我说话简直是精神文明建设的优秀典范呐;再看我这这长相多忠厚老实我要是坏人这天下那还会有好人?………对了我还没介绍呢小的姓费、名仁青就是费点劲就能仕途青云直上的意思现任枫林镇镇党委秘书兼通讯员七一我可就入党了啊组织都相信我是纯洁的难道你们警察还怀疑?”

    杨红杏和梁舞云加上裘刚仨人如听天书一般被费仕青逗得前附后仰费仕青倒觉得没有什么不对跟着傻乐呵。杨红杏却是看着简凡站在窗边笑一想这俩人是兄弟却是笑得更厉害了笑着的时候仨人都看窗外费仕青一看简凡回来了乐了乐得颠起来简凡哑然失笑着:“费胖子你不到值班室等着怎么钻技侦上了?”

    “嘿嘿……”费仕青未言先笑恬道脸道:“我看着这儿有俩警花我就摸进来了。哈哈……”

    简凡笑着不怀好意地瞪瞪上上下下看看正要说话费仕青马上制止道:“不许损人啊不许说胖、不许说肥我就比你帅那么一点点你用不着在俩位美女面前打击我吧?”

    “你肿了。”简凡看着费胖子又胖了一圈挑了这么个字眼压抑着笑意道:“上肿了嘴也肿了。”

    杨红杏仨人一个仰着两个捂着肚子哈哈大笑上了简凡拉着傻乐的费仕青赶紧地走………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