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1章 强中更见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次一早张仁和难得地起了个大早。--凤-舞-文-学-网--难得地比员工到公司都早难得地在办公室里正襟危坐一副大公司老总的气派不过没人的时候一遍一遍看着窗外催促着秘书联系只怕和威盛失之交臂或者再起什么变故。

    知道了真正的事主是谁就好办了无非是投之以利、报之以利而已张仁和思谋来思谋去就李威这四千万还不至于把自己压垮就按民间借贷最高二分利大不了多赔他一千万而已大不了比这再多点而已有什么怕的?和几个亿的资产相比这不过是毛毛雨而已。

    一直到上午十时李威才姗姗来迟轻装便行带着两位随从一位是公司的副总中年男子年纪比李威还大。另一位却是一位女士像秘书的角色。司机刚刚车停到了仁通院子里张仁和便殷勤地为坐在副驾上的李威开车门直迎着李总两人往楼上走。

    如果从外表看来你会以为俩人是多年的至交好友、是亲密无间的生意伙伴私底下再过剑拔驽张、背后里再过相互拆台这面子上的事永远看得是那么和谐。

    一路殷勤倍致把李总请进办公室秘书忙着沏茶倒水张仁和只当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生恭恭敬敬把一张支票放到了李威面前多少有几分谦卑地说道:“李总您看……这是两千万再给我三天时间我把余额亲自送到您公司。”

    哈哈哈……李威笑着靠后到沙上脸上虽无失色却多了几分戏谑不知道是对这个迟来的还钱还是对张仁和这个前倨后恭的态度却是不看那支票一眼揶喻的口吻说着:“张总您这欠款可是已经了三个多月了我手下来找您协商过几次不是找不着人就是被你们赶出门了今儿是怎么了?主动还上了可这数目不太对吧?你准备还我多少?”

    “李总。”张仁和摆出了老一了几分岂怜之色。关乎家、关乎公司不得不低头了这也是生意对手间常用的一招做势说道:“兄弟我实在有难处您估计听说了这一个月基本没有什么回款我在莲花小区投资了十个亿这点钱我还是还得起的………您多宽限几天利息按您的要求来。”

    “你……的房子还卖得出去吗?”李威突然撂了句。

    张仁和心下一凛看看李威不无戏弄的目光不是正视多有几分不屑这让张仁和被狠狠刺激了一下就如同对方家大业大权大势明摆着欺负你你还毫无办法似的有火只能压着有气只能憋着。

    憋着不过憋得难受脸有点胀喉咙里像卡了鱼刺。胖脸微微泛红半晌没说上话来。

    “张总呀我不是来要钱的我是来给你送钱的知道你有难处了我也不能太不仗义了到这个节骨眼是债那不给您难堪么?”李威款款道来。

    “什……什么意思?”张仁和狐疑道。

    “咱们不兜圈子啊打开天窗说亮话我出资买下你的莲花小区去掉你欠的本金和利息尾款一次付给你以后两不相欠如何?……这是出让协议如果你同意很快就可以拿到钱。”李威说着示意着秘书秘书从公文包里抽着一份厚厚的协议放到了张仁和面前。

    张仁和狐疑地看着翻进两页到了最关心的价格上手被烫着了似地惊了一下有点失声:“五点八亿……这连我的开成本都不够。”

    李威不动声色地笑笑不以为然地说道:“呵呵……张总十个亿唬外人行真花了多少钱您心里没数?那块地皮原先就是倒闭的大原印刷厂你买厂子做了手脚厂子比地皮还便宜开了两年你基本玩得都是空手道……按这个价格算你赔不了。只不过是赚得少了而已。”

    张仁和双手一摊:“你……好好……李总咱们这行谁也别笑话谁。就算我给你吃得下去么?您也想来个空手我?”

    “不不……我的信誉比你要好。你看看协议的购买方是谁?”李威笑着道。--凤舞文学网--

    张仁和翻着协议书翻到最后一页跟着吃惊地看着李威。就听得李威很沉稳地说道:“这个不会有假吧?大原资金最雄厚的富泰、有国资背景的华鑫、政府指定的廉居楼开商申达加上我们威盛一共四家我没这么多钱就即使有我拿回来也消化不了那么这四家联合您觉得这还是问题么?”

    张仁和额上有点见汗要是一家尚且好对付这四家联合怕是要把自己连骨头带并吞了看来这事早已经蓄谋已久了。双手几分颤抖地放下协议忍不住在点痉挛嘴唇嗫喃动动:“张总你这是要把人死路上呀?我种树你们乘凉、我修楼你们坐享这要按市价出手卖到七八个亿都不是大问题你们可真够黑的啊。”

    “呵呵……从你嘴里说出这个黑来很可笑啊我估计你打一开始就没有准备还威盛的拆借资金是吗?你这家十年跟着背后倒了小公司有多少?不少吧?……没人着你卖楼盘啊我是可怜你给你一条活路而已。再过一个月欠银行的贷款、欠小公司的拆借款、欠私人预交的房款他们要来你可没我这么客气啊………噢对了你欠我们四千万随后我让手下也上门取去啊已经过了三个月了再拖着就没意思了你们家住在宣华?好像悦欣还有一别墅?我一定会叮嘱手下人对你一定要客气点……”李威欠着子。话虽缓可言辞间并没那么客气。

    张仁和抽着纸巾擦着额头的汗有点冷汗泠泠知道自己的一切俱在人家的算计中喃喃地说道:“我考虑考虑……李总我考虑考虑……”

    “那好我们走。”李威起了秘书跟着起了张仁和一惊也跟着起了李威看得刚刚还光鲜无比现在动带着失魂落魄相的张总笑着道:“没人你啊张总可这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啊就你那个破小区我们还真不想要要不是看你还不出这个钱来我也不想出此下策……你多考虑考虑没事我们不急………噢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张总昨天好像杏花岭派出所抓了几个在九鼎闹事而且殴打九鼎当家人的小子他们已经招了好像是个什么绰号二秃子受人指使干的这个案子在杏花岭分局已经立案了不会是您吧?……我在公安上关系比较熟如果你需要帮忙的话一定告诉我啊……”

    张仁和手里尚拿着协议听得此言张口结舌协议“啪”地一声落到了地上。

    李威看着仿佛有几分可怜似地摇摇头一行仨人离开了………

    仨个人上小公司。这次把个大公司得无路可走多有几分意气风之色随从是公司的副总上了车笑着说道:“李总九鼎的事还真是他们干的?可真够黑的啊。”

    另一位却是曾楠有点不太相信地问:“李叔这事你都查得出来不会是诈他吧?”

    “不不………确有其事。”李威坐到副驾上心畅快无比地说道:“你们不知道啊这是昨天晚上的事我听郭所长说呀简凡去了三言两语从那帮小子嘴里诈出来了又给了我一个砝码啊。呵呵……那张嘴呀我领教过不是一般地厉害……哎楠楠你今天稀罕怎么也来凑着看这个闹?”

    “没事呗看看你们怎么样争权夺利。”曾楠笑着说了句。

    副总和李威倒被逗笑了李威却是笑着道:“争也好、夺也好这样挣钱可容易得多吧?怎么样?有兴趣来帮叔叔吗?”

    “没兴趣。”曾楠撅着嘴摇摇头非常不爽的样子。

    “对了你和简凡没有再多接触接触?”

    “李叔别老关心人家私事……”曾楠几分嗔怒道。

    李威和副总俱是笑着没有介意跟着话题到了具体的细节作和公司后的展大计曾楠坐到后座却是一句也听不进去昨晚上被人扔广场上正自生气着呢又听到了这个名字心底的忿意却是更浓了几分。从来对警察没有什么好感而现在对这个警察的恶感却是更甚了几分。

    ……………………………………………

    ……………………………………………

    这一天距九鼎关门歇业整整第五天笼罩在九鼎上空的霾渐渐散去从上午开始全省各地牌照的车辆济济一堂排到了已经清理干净的停车场上“内部装修、暂停营业”的牌子收了回去迎宾员依然是那样职业的笑容。

    这是正式开门迎客的子也是招待各销售商的子和仁通在这里闹得不亦乐乎的时候蒋九鼎已经派出了张凯联络各地分布的下线销售商53家销售商里有17家已经上诉了最终有多少家要把九鼎推上法庭还是一个未知数而所有环节里真正难点在这儿。

    这是九鼎自的矛盾即便是李威也帮不上忙一旦诉诸于法律就有它自的程序而这个程序却是靠一些下三滥手段没有用的下线的十几家销售商或许也正是瞅准了九鼎这一弱点在赔偿上不松口。全赔这就亏大了而且颜面尽失;不赔不可能依照法庭调查下来配方的缺陷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即便就官司而言这些小门小户的销售商一窝蜂告上来同样让九鼎疲于应付。

    阳光明媚的子蒋九鼎坐在宽敞的办公室里还在翻阅着一堆资料偶而看着眉头锁着看这样怀疑的成份多多少少还是有点。而且有点看不懂简凡的手法这些资料能够指出下线销售在制料的时候存在问题如果真上了法庭不过也是一个两败的结局虽然比原来一无是处强一点但离他所说一次解决问题还是有差距的。

    隔着三间副总办公室俩个人正争执着。一个是帅哥简凡、一个是副总张凯。

    脱下了警服着的西装九鼎中层管理人员的工装而已质地不错深蓝色的西装着在上笔站在穿衣镜前简凡却是颇有牢:“大夏天长袖衬衣就够还得穿西装………穿个衬衣行不?我就不穿这么正式别扭。”

    说着就要往下脱张凯一看急了赶紧拦着:“嗨这可是专门给你订做的啊五十几家销售商可都要来啊你总不能穿个半袖坐主席台上吧那像什么话?………好好别脱就一会穿完了衣服送给你成不?”

    “不要……上面还带着九鼎的标识呢?一看就是受压迫阶级穿的衣服。”简凡指指前想了想就一会时间倒也不再坚持收拾着警服平平整整挂到了衣架上张凯却是担心此事的把握有点不确定地问:“简凡你这样行不行呀?这些销售商要不买账怎么办?”

    “那我有什么办法?早告诉你们要出问题谁还都不信。”简凡嗤着鼻子道幸灾乐祸地笑着。

    “好好……咱不揭旧伤疤啊。我这不是担心么?”张凯苦着脸陪着笑伺候蒋总还说得过去伺候个这么个小孩其实心里比简凡还别扭。

    简凡坏笑着故意说道:“噢那你不放心你去!?”

    “得……不说了你小子诚心把我当雪碧加红酒挤兑我呢是不是?”张凯笑道。

    “这很简单的事嘛就和俩人打了架说理一样他往你上抹黑、你往他脸上摔泥回头俩人都是灰头灰脸这道理上哪讲去?到这说不清理的时候谁厉害谁就有理谁嘴快谁就有理。”简凡轻描淡写地说道。张凯却是难以领会这等浅显的道理悻悻地把收集的一堆资料放在桌上叹了口气道:“不管怎么说啊我得谢谢你了啊简凡有这些东西起码不至于让我们上了法庭哑口无言……你抓紧时间看看人快来全了。”

    简凡刚坐下敲门声又响了还以为是蒋总不放心来看看张凯一开门让本就没心思看资料的简凡眼前蓦地一亮婷婷聘聘几未见的蒋姐站在门口抿着嘴笑着好似看到了简凡一西装革履颇像成功人士一般眼里多少有那么点玩味的赞赏。

    “蒋小姐有事啊?”

    “有的。”

    “那你们谈。”

    张凯笑着知道能把简凡邀来蒋大妹从中起到的作用不小谦笑着掩上了门。

    白色的高跟凉鞋、过膝的裙裾、淡衫半遮半掩的小臂、隐隐耸出一截的前再往上是看了无数遍、想了无数天不得而见的笑厣。从下看到上、从上看到下简凡目光中毫不掩饰地流露出想据为己有的贪婪。蒋迪佳“噗”地一声忍不俊不笑了笑着说了句:“你怎么了?好像没见过我似的。”

    “啊对……”简凡正正心神:“好几天没见你了。”

    “这几天不安生我一直和我嫂子住在一起……想见我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蒋迪佳笑着随意地踱着步子站到了窗口靠着窗棂好像也似许久没见的样子笑吟吟地看着简凡。

    简凡悻悻讪笑着:“我……不好意思打扰你呗。”

    “事的经过我都知道了简凡不管你为什么做的这些谢谢你。”蒋迪佳侧着头恢复了往的笑容也恢复了昔的容光。

    “还没完呢?结果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简凡摇摇头。

    “这些事难不倒你。能看清各自需求、能把两大企业说服合作就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蒋迪佳仿佛比简凡还有成竹一般款款地走到简凡面前笑着说最后一句:“虽然这个合作仅仅是个幌子。”

    “呵呵……都有利他们求之不得和我的关系不大。”简凡一笑置之。

    “看来一切尽在你的掌握之中啊?”蒋迪佳笑着问:“那么今天的事呢?有几成把握?”

    蒋迪佳所指当然是销售商关于假配方上诉的事了九鼎给的底线是退还技术转让金赔偿不高于总金额的百分之二十;而现在除了十几家上诉的即便没上诉过的期望值也不止这么高揪着大企业大户了狮子大开口也是人之常。为这事简凡专门请假出来了。

    简凡想了想确实不敢太过夸海口:“没多大把握我尽力而为。”

    “骗人吧?你会干没把握的事?”蒋迪佳不信眉毛挑着眼睁大了。

    “真的。”简凡坏笑着点点头。

    “再说。”蒋迪佳纤指指来。玩笑般地质问。

    简凡道:“真的没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要生什么意外。”

    一听到“意外”这个词蒋迪佳的眼神里有点笑意盎然眼睛里的光泽比窗外的天色还要亮几分笑着的时候轻轻附下子嘴角翘着玩味地说道:“要是现在生个意外呢?”

    简凡心里一凛眼瞪大了近在咫尺的蒋姐、两次吻着的时候都在夜里却不知近观的时候比yy中还要再美几分甚至于能看得见白嫩的脸蛋肤色的光泽使劲地喉结动动咽着口水要说话不料蒋姐手嘬在嘴里“嘘……”的一声示意着简凡别再说话。

    一切都安静下来了俩人做贼一般四目相对眼神的切满溢、暧昧十足简凡正自暗忖怎么着来个拥抱蒋姐这回却是主动地捧着脸蛋隔着桌子温香软玉般地送上来了………般地浅尝着、急色般地着温润甜腻地粘乎着多未见聊解相思之苦一般抓紧时间放纵片刻。

    在别人的办公室里做贼般地一个长吻心里揣了只兔子般地砰砰直跳激动加紧张俱有心是砰砰乱跳不过却是胡来不得一会儿俩人知趣地分开来简凡尚自意犹未竟地嘴唇。蒋迪佳咯咯笑着尔后又是捉狭地支在办公桌前揶喻地问道:“现在呢有几成把握?”

    简凡正正子坐直喽全如瞬间注了鸡血一般两眼炯炯有神地看着蒋姐姐嘴唇动动说了俩个字:“十成!”

    这话里中气十足、气宇轩昂比拥资亿万的蒋大老板还要有几分魄力那还似一个吊儿郎当的小警察。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