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0章 小兵抵大将(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杏花岭派出所和所有的派出所差不多一个样子。--凤舞文学网--没甚稀奇三层小楼楼低院小、白墙蓝字地处近郊人口不稠赖人不少。外来暂住人口带来的治安压力不小。别以为警察好当那得分地方了要分到这类地方那不是工作是受罪。据裘刚说最大的愿望就是攒两年的钱够送礼了立马调离这鬼地方。

    简凡到的时候已经晚七点多了下车伊始这裘刚就没好话:“喂喂……简凡你有毛病不是?这又想干嘛别说我没提醒你啊这帮子涉黑份子咱们小警察最好别惹急了所长都说了关够时辰让他们滚蛋犯不着为俩企业间的事给咱们惹一不是。”

    “我就问两句怎么了又?”简凡抱着什么心态不得而知不过和裘刚同学间倒不客气。俩人一个窝里出来的又一块打过架关系自是熟稔得紧。

    “你就问也白问这都几进宫的货色了?人家蹲看守所比咱们的警龄都长这点反审讯的本事还没有?”

    “谁说要审讯他了?咱们警察要以德服人、以理服人、以法教育人。”

    “好好……走走郭所长说了啊问什么可以问问不出来不能惹麻烦你跨区作业本就违规了。”

    “知道了……你现在怎么跟个社区大妈一样啰嗦?”

    俩人一前一后进了派出所的小院。这其中的关窍简凡倒也清楚郭所长不愿意惹了辖区这么个纳税大户而且每年赞助呀经费呀什么地都得靠这类大企业解决一部分。但同样不愿意惹了仁通手下这帮黑货仁通的名声在外手下眷养的这帮货色一看案底就知道都不是善茬给自己惹上这么一群狠茬没准招祸也说不定。两相相较只得走中间路线了。做个样子把人收拾起来事过了随便安个治安处罚的罪名拉倒。既不得罪仁通也对九鼎有所交待。

    简凡还是通过蒋九鼎联系才得到了这个机会有时候这些有钱的主比上级的直接领导说话还管用。所长办在二楼俩人进得门了一脸忠厚墩墩实实的郭所长好言相慰了一番一是知道简凡当刑警的怕这出手没轻没重;二是知道这小刑警和九鼎的关系不浅又不能不给面子。强调了一番要照章办事、不得刑讯、不得违反相关规定的话。简凡再三保证只是正常的询问。这才说服了这位郭所长。

    一番寒喧才进了正题郭所长带着简凡进了临时的问讯室裘刚去提人羁押的地方就在所里东北角紧挨着厕所大夏天里这味道十足直到这人被提着进了问讯室眼尖鼻子灵的简凡都闻得出这家伙上已经带上了大粪味道。

    正主就是上午被关进来的那位一米八的个头满头毛扎着头根根直立脸上要是没有表的时候像块风干的岩石微微可见的胡茬布满了腮边下巴端得是男子汉味道十足。被裘刚带着坐下来时候两眼斜眼着向着天花板直接无视面前坐着的郭所长和简凡。

    “膨”地一声重响却是郭所长以手代惊堂木重重拍了桌子一下不过没吓着嫌疑人。倒把简凡吓了一跳。

    就见得这位郭所长悖然大怒一脸喝斥道:“皮向南你端正点态度这是什么地方知道吗?派出所;这位是谁你知道吗?市局刑警。有什么问题犯过什么事老实向政府交待争取宽大处理……否则的话对你来说是死路一条。”

    这是威胁和恐吓嫌疑人的开场白大部分派出所问讯都这水平先来个先声夺人煞煞嫌疑人的威风。要是胆小的或者第一次被逮进局子里的基本上要被这等正气凛然的神吓得心胆俱裂。

    不过对象不太对皮向南没戴铐子双手叉在前缓缓地回过脸来几分不屑地说道:“所长还有这位……你们这唱得是那一出啊?我怎么就死路一条了?我要是死在这儿您这几位能脱得了干系么?”

    一句话把郭所长噎了下再拍桌子跟着下文就来了:“不要故做轻松你犯的什么事我们都知道九鼎休闲酒店在我们区是纳税大户你们煽动闹事、围攻企业这是什么罪?你别以为你逃得了啊!……你别以为我们没掌握什么证据就拿你没办法。啊……这是给你一个争取宽大处理的机会。你不要不识抬举。”

    还是老一简凡无奈地听着每次“啊”一声这就是思维停顿了。找不出有力的话题了威言恫吓呢要是吓唬小地痞混混有用像这种成了精的货色可没什么用了。

    果不其然这皮向南斜着眼一瞥回了句:“所长知道还问我干什么?有证据你定我的罪就行了咱们费什么嘴皮子。您还别吓唬我像你这样是恐吓知道不?……你要是有证有据我还能这样早被你们打个背铐押看守所了。咱别费劲我什么也没干我也什么都不知道……”

    郭所长再要飚却被简凡拦住了跟这号死硬份子打交道难得很这类没有份、没有地位、没有正当职业的人群你还没有什么可威胁他的。

    这种人当然是不能以常理度之了简凡倒也正是为此而来的。款款起很客气地倒了杯水走上前来递给皮向南皮向南瞪了一眼。倒也不客气接过来抿了口一眨眼伸着两根指头:“嗨兄弟给支烟抽。”

    这人倒潇洒简凡乐了朝裘刚要了支烟给这人点上了皮向南一接着烟可来劲了点着支着劲猛抽了口闭着眼享受着。--凤-舞-文-学-网--根本不理会面前的几个警察了。

    这是个老炮………裘刚眼中多见无奈之色这号主根本就软硬不吃和警察天生是冤家别说抽支烟就是把他请出去吃顿大餐都未见得能掏出句真话来;而郭所长却更是有几分悻悻之色了只觉得一队这小子还嫩了点虎着脸诈还诈不出一句话你要是和声悦色更别想了。

    沉默了一支烟的功夫那抽烟的皮向南压根没说话净抽着;简凡坐下来也没有说话反倒饶有兴致地盯着这个人抽烟仿佛这家伙从嘴里、鼻孔里凫凫出来的烟像是在玩杂耍一般。

    良久简凡才开口很和气地说道:“皮向南我大老远从一队来看你又是倒水又是敬烟不能一句话也不跟我说说吧。”

    “警察兄弟我真没什么可说的。你说你们问得都是我不知道的事说的都是我听不懂的话你让我怎么说?”皮向南根本不加理会。

    简凡眼骨碌转着伸手示意着郭所长别作反而更耐心地说道:“噢我理解非常理解要不咱们换个角色我来说你来听或者你想问也行怎么样?”

    “随便喽。”皮向南挥着手无所谓的态度。

    “好……咱们开始啊。”简凡懒洋洋的支着肘就像聊天侃山一般说上了:“先呢我先表达向你们的尊敬啊其实对于我而言。我是羡慕你们这种生活方式的啊闭上眼就是天黑、躺下就是家里、揣兜里的就是收入、搂怀里的就是老婆……呵呵要搁过去这就是侠义英雄的本色啊。”

    郭所长和裘刚眼一下子睁大了却不料这胡扯所为何来。皮向南怔了怔跟着哈哈大笑了笑得爽郎之至笑着道:“好啊那你也试试这种生活?”

    “有机会一定试。”简凡说着引出了正题话锋一转道:“不过可惜的是这种生活方式对你来说从走进这里这一刻开始已经结束了。”

    嗯!?……这话说得皮向南心中一凛眼皮一抬不过跟着嗤着鼻子不屑道:“这位警察不必跟兄弟玩心眼、也不必危言耸听我有多大罪我知道。我怎么活着和你们无关。”

    “是吗?”简凡就着话头来了:“我不觉得你有多大罪可你今后的生活方式肯定不会是你喜欢的……对了有件事我可以先告诉你你进这里之后生了很多事估计你不知道……莲花小区仁通的员工被买楼群众追着打了你们总部好像被有个叫什么唐大头去搅和了一通是不是你们欠人家钱了?……还有平阳路派出所、寇庄派出所、西山区派出所拘留了十几个打架闹事斗殴的痞子混混里面有个姓郝叫耗子的;还有一个绰号叫根子的;好像还有一个被开瓢了叫什么斗鸡眼的………这些人可怜的啊连个交罚款去赎人的都没有…………对了皮向南以你老板的能力你进来快一天都没见着人你不觉得里面有什么事吗?”

    言辞犀利正敲中了皮向南心里最狐疑的地方几个名字都没有假能说出绰号来肯定是实打实的事了。简凡注意这货的鼻子抽抽像这种心理因素引起的面部表变化细节说明这几句话奏效了。

    现在张仁和的人根本不知道外面况如何而这正是简凡有所恃的地方。或许可以凭着双方尾不能兼顾的机会来离间一下。

    听得这话皮向南仅仅是稍有变化跟着反而更洒脱地说道:“那又怎么样?打架斗殴这事不过就是治安管理处罚罚俩钱而已顶多拘留十五天。谁在乎。”

    “你会在乎的。”简凡笑道:“我敢保证你要被拘留了饭钱都得自个掏没准连个探视的都没有。”

    “你们拘留不了我没证据你凭什么拘留二十四小时你得放人就是刑事拘留也就两天。”皮向南道。

    “噢懂法的啊知道用法律保护自己的权益。可法律也有保护不了你的时候………比如你不觉得在这儿要比你出去更安全吗?”简凡神神秘秘说道。

    “什么意思?”皮向南心中一惊。

    “皮向南。你不像个见事不明的人你这样考虑仁通市值几个亿的大企业现在都是四面楚歌张仁和能不能过去这一关都难说你在其中有多大份量你掂量过吗?九鼎再不济也是个过亿的实体企业了你敢保证你们这些人没人胡乱咬你一口?……万一九鼎把火气撒在你们这帮幕后人上你们挡得住吗?现在买条命可不值多少钱呀这种事也不少见吧?……你已经坐在这儿了难道你还不明白张仁和即将成为昨黄花到他自保的时候他还顾得上你?”

    简凡缓缓说着像是讲故事一般抑扬顿挫娓娓道来其中的关窍不过一件简单的事被他形容的有点凶险无比。说服人就是牵着被说服人的心理想法跟着你的语言走这一简凡从小就会。直听得皮向南眼睛转着不知所想。不过这种眼珠子乱转的表正显示出了嫌疑人心里的慌乱。

    注意到此处简凡更进一步趁打上铁了:“皮向南事已经很明白了如果从根里说其实蒋九鼎和你们老板张仁和没有本质区别都是有钱人都有藏的黑手都有雇的人所不同的只是此一时彼一时而已你们风光过了现在该他们嚣张了……你觉得你从这儿出去以后能有好吗?”

    皮向南说得面色如苦悻然地辨白道:“真不是我干的我要说什么你们才相信呀?”

    “我们相信可你能保证九鼎也一定相信吗?”简凡反问了句。继续说道:“可我相信你知道是谁干的即便是你不说同进来了三个人里难道就没有一个人不懂这其中的利害?难道就没有一个人肯告诉我?………这就是我们给你的机会你说不说其实我们不在乎我们就是一个旁观着而且郭所长也没准备找你麻烦否则铐子早勒上你了;但是从这儿出去之后九鼎和其他几家幕后老板会不会拿你开刀这是不是就不好说了?…………怎么样我这个建议不错吧对你来说不过是个举手之劳然后把包袱扔给所里我们来解决这个问题你出去后可以继续逍遥还可以继续过你以前的生活即便是张仁和倒了我相信你一定会找到一个新老板。”

    “对小伙。多一事不如小一事干嘛非到这风头浪尖上混着。你进来我可没难为你吧?”郭所长听得随口接了句。

    俩人一唱一合说得皮向南略略动心了直吧唧嘴我…我…我半天没有下了决心。

    “噢别说话我还有样东西给你看。”简凡看着火候已到起拔弄着手机示意着举到了皮向南的眼前一副警察拘押走嫌疑人的图片那位嫌疑人胖脸矮个一眼过去可不是老板张仁和是谁正心下暗凛的时候简凡已然收回了手机笑着说道:“今天下午十六时市局协同检察院控制了一个骗贷老板据说他在质押地产的时候做了手脚目前欠银行的要上亿了……噢案子还在调查中我无法告诉你更多细节。……我看你这人也比较顽固就当我白来了。你放心明天所里就放人这些事你出去自己解决吧看来我们帮不上忙了……”

    这纯粹是个假照片唬人下班后才找人胡乱ps的不过放到手机里本画质不清晰现在皮向南的脑子早被说得不太灵光了猛看一眼未必认得出来。简凡说着就要起刚走两步这皮向南眼骨碌转着不无几分急色地道:“等等……我考虑考虑……这事真和我无关。”

    “呵呵这个你不用强调我们知道以你的份是张老板的亲信怎么可能动人?我想肯定是张老板支使着那个人联系好了和九鼎有磨擦的销售商假借销售商的名义聚众闹事拦路打人的吧?”简凡笑着猜测了句。

    皮向南心下一惊:“啊!?你……你怎么知道?”

    “这也太容易猜了吧都是外地人求爷爷告还没准能不能要回钱来要没人撑腰他们敢在省城地界上打人吗?”简凡道。

    皮向南吸吸鼻子下决心了:“我说……警察同志我举报一个坏分子……是二秃子带人干的这事可真和我无关的啊……”

    “裘刚记录。”简凡回头笑着笑着跟郭所长示意。

    郭所长瞪得一副不相信的眼睛这神神叨叨很多自己听不懂的话居然就办事了居然就让这号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货色竹筒倒豆子般地倒出来了。

    看着俩年轻人审着问着记录着郭所长赶紧地支出来了悄悄地寻思着打电话一接通了几分得意地说着:“蒋总呀这个真凶呀我们还真就挖出来了您放心我们一定秉公处理……对对简凡嘛来了和所里干警一直审的……对对您别客气呀支持地方企业服务经济建设大环境不也是我们的本职么……好好……放心详细况我回头跟您说……”

    本来没有指望从这些人上能挖出点值钱的东西来可这么个意外之喜让郭所长倒乐了直觉得凭着这事和九鼎的关系要更好处了最起码以后要个赞助什么地腰杆也硬了。有点喜出望外地把简凡送走回头便提审上其他几个了只要一个开口其他的就好办最好能互相咬起来那事就更容易办了。

    …………………………………………………

    …………………………………………………

    风驰电掣地来、又是风驰电掣地走简凡从杏花岭派出所出来便直奔中西广场本说就来试探试探谁可知道一磨叽拖两个多小时看看时间已经快十点了生怕老三生气一路疾驰着到了广场换了警服着的大t恤就往摊位上奔。

    远远地看着老三前挎着包招呼客人简凡跑得气喘嘘嘘嘴里不迭地应着:“蕊、蕊……迟到了、迟到了……”

    嗯!?不料老三端端简凡的下巴谑笑着根本没生气吧唧推过一边嘴里道着:“什么上学逃课、上班翘班、做生意怠工……今晚没工钱啊我有新帮手了。哈哈……”

    “谁呀?”简凡一愣侧一看锅边已经伺立一个人那是帮工勉为其难凑合着拉面。倒着啤酒的却是一位女人背着没认出来看看老三神神秘秘笑笑;再一看惊得舌头差点掉出来一回头嫣然一笑不是别人居然是曾楠端着倒好的杂啤笑着示意。

    简凡怔住了还没弄明白这是个怎么回事呢老三笑眯眯地说着:“呵呵……锅哥我现和你一起做生意有好处啊你在这儿净勾引美女来;美女来了净勾引客人来哈哈……明儿你给我多勾引俩咱这摊这生意可要火爆了……哎这曾楠不会跟你有一腿吧?”

    “滚一边去吧。”简凡悻悻骂了一句。看着客人不少忙忙碌碌赶紧地上前替换下了帮工系好了围裙刀掂面手脚利索地上手了。

    水平的优劣一看便知简凡一接手马上就有条不紊了不像帮工那么手忙脚乱人少了压锅里人多了赶不上一碗一碗出着面不慌不忙。

    倒酒上的间隙曾楠笑着凑上来了几分揶喻地问道:“喂看不出来啊白天当警察、晚上当厨师?真有你的啊?”

    简凡笑着并不觉得有什么难堪:“一个主业、一个副业、一个工资、一个外快那样都不能少。呵呵你怎么来啦?”

    “我………”曾楠一愣神跟着玩笑上来了:“我也来挣外快呀?老三说了啊倒一晚上酒给我五十吃饭免费。咯咯……”

    曾楠笑得扶着菜柜直打颠好似这也是一笔意外之财一般。

    简凡笑笑无语了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像这类不缺钱的主兴致来了什么稀里古怪的事都干得出来。不过看曾楠这架势在服务行业干过倒酒上酒却更得心应手了见了男客人甜甜地叫声帅哥来杯杂啤怎么样?见了女客人不无欣赏地叫声美女要不来杯杂啤?哄得这长得歪瓜裂枣的爷们和一膘肥的老媳妇净喝杂啤了。

    老三看着这啤酒桶空得更快了偷着乐呵着呢;简凡是一听曾楠说话倒比自己还能忽悠也在偷着乐;偶而一瞥好像曾楠也在偷着乐。

    又是忙忙碌碌一个晚上几个人忙活着收拾了摊点老三拉着家伙什回家简凡打扫着摊点起的时候却现曾楠两根手指捻着一张崭新的五十大钞笑着:“喂今晚你得谢谢我要不黄老板这么抠肯定扣你工钱不给你全工资了。”

    简凡道了句:“扣就扣呗我还欠着他两万没还呢。”

    “是不是?两万块钱就卖了呀?每天就干这个?”曾楠笑着问。

    “啊是啊不好么?”简凡隐隐觉得这话里有点轻视的意思不置可否地说了句不理不睬地离开了摊位。

    “喂喂喂……我没其他意思啊你这人怎么这样脾气还大?”曾楠蹬蹬蹬几步跟上来感觉失口了。

    “我也没其他意思呀?你怎么知道我脾气大了。”简凡边走边说。

    “喂喂喂……等等……”曾楠不迭地拦在简凡面前赶紧地说道:“我还有正事给你说呢。”

    “那好说吧。”简凡站定了。看着眼前的曾楠不知道何故下意识看着曾楠会想起蒋迪佳好像没有蒋姐高也没有蒋姐那么清丽眉目间的媚意浓了几分特别是那双眼睛谁看着都像勾引人。

    “我就来提醒你一句啊别太自作聪明了。”曾楠正色说道。

    “什么意思?”简凡一惊。

    曾楠看简凡上心了这才扔出了心里想说的话:“李威不是那么简单的人蒋九鼎也没有那么蠢他们都听你的把你推到前台出馊主意的是你带头抓人的是你回头解决的问题也是你你可别糊里糊涂把自己陷进去出不来啊?”

    简凡诧异了:“什么?陷进去?怎么陷进去?”

    “你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呀万一他们势均力敌谁也奈何不了谁要不握手言和了那最后你不成替罪羊了?两头都落不下好。”曾楠不无担心地道。

    “不会。”简凡摇着头很肯定地说道:“莲花小区是仁通的命根子现在被刨了一干起来就是你死我活李威要收钱、银行也要收贷款、接下来李威肯定唆使一大群债主来个群狼抢食张仁和没有机会翻盘的。”

    “是吗?你这么肯定?”

    “普遍规律而已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猢狲赶跑了现在轮到推墙了。这还能有错?对我而言我不涉及利益冲突穷光蛋一个所以没有谁的矛头会指向我。”

    “那算了算我白心了。”曾楠说着有点失望不过也认可了这个说法。

    “不不……好意心领了啊谢谢啊。”简凡这才诚心诚意地合手做揖不过不无奇怪地问:“哎不对呀?唐大头说你不是李总的养女吗?怎么你也直呼李威呀?”

    “他供我上的学可那是出于愧疚没有什么可领的。我自食其力已经很多年了………有时间如果你有耐心我再告诉你………今天我挣了五十咱们一起把它花了怎么样?”曾楠似有难言之隐在转移着话题。

    不过这等期期艾艾表倒让简凡心下暗凛丫的这俩人到底什么关系?不会是……心里一惊却是不敢再拉扯了怪怪地问了句:“哎………你开车了没有啊?”

    “开了呀在那儿……”曾楠指着一个方向兴喜地道还以为简凡同意了。

    却不料简凡一副释然的表说道:“噢那就好。这么晚了自己开车小心点不送了啊………拜拜明天见啊……开车慢点小心驾驶啊……”

    说着却是逃也似地快步走了直奔到警车前做贼也似地动着立马就跑。

    被扔在大广场上的曾楠悻悻地骂了一句什么中指竖着直朝着简凡逃也似的背影气咻咻地直跺脚……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