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8章 潮头再起浪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前深陷‘降价门’、‘讨薪门’的仁通房地产开公司再爆新料。--凤-舞-文-学-网--该公司在开莲花小区住宅楼盘资金筹措上存在违法行为………在此之前该公司因莲花小区楼盘降价以及民工讨薪等一系列事件遭遇公众信任危机据行内权威人士透露前哄传的楼层厚度不达国标、净化处理不合格、楼层承重能力均存在一定问题匹配的物业管理、绿地面积与先前仁通的宣传确有出入该公司自停止售至今已有四尚未就以上事件做出说明。

    据有关专家指出受国内拉动内需、物价上涨以及房地产行业整体供不应求的大形势影响我市楼盘价格近期不会有大的变动此次降价属仁通公司一次变相的炒作行为对于莲花小区在开以及修建中是否存在违法行为相关部门近期将就此事介入调查………”

    脆声郎郎出自一大队技侦办公室放下了报纸却是梁舞云在读报读完了却现没有引起什么轰动效应跟着奇怪地问上了:“同志们给点反应呀?………哎隋鑫说你呢说说是不是对未来充满失望和迷茫。”

    这话说得几位女士咯咯直笑上了。隋鑫正翻着案卷持着无所谓的态度说道:“您算说对了啊找老婆是雾里看花、买房子是水中望月、涨不涨、降不降对我没影响除非分公房。哈哈……”

    “切……什么年代还想着分公房。”杨红杏笑着道。

    史静媛难得心好接着话说上了:“舞云你没现你刚才读的报有问题吗?从刑侦的角度讲这字眼里问题可大了啊第一行内权威人士指出这是谁?姓甚名谁?第二、有关专家指出这又是谁?第三、相关部门介入调查。那个部那个门呢………所以我听到这个新闻的结论是这条新闻的本也存在问题。说不定是炮制的一个炒作行为。”

    杨红杏也跟着点头称是隋鑫也点点头:“嗯史姐说的有道理。”

    梁舞云却是不以为然挥着手:“哎哟……史姐你生活得太逻辑、太刻板了想那么细干嘛?要追究起来这满纸说的都漏洞………哟简帅哥进来进来……”

    梁舞云眼尖一下子瞅着窗下路过的简凡招着手跟着简凡笑吟吟地进来了一看屋子里五六个同事笑着故做惊讶:“哇开会呐。”

    “哟简神探。那案子查得怎么样?”隋鑫打趣道。几个人跟着呵呵笑。杨红杏回头看着简凡标志笔的警服精神抖擞眼里的意怕是只有自己感觉得到史静媛笑着关心道:“简凡这俩天看你忙得呀?”

    简凡一律笑着作答看来纯属班上清闲一办公室人正扯淡呢嘿嘿笑着想跑这梁舞云却招着手:“过来过来这两天干什么去啦?食堂里的伙食水准直线下降啊大中午说吃顿饭吧你还不在你不在我们还吃得有什么劲?”

    “啊!?你是吃饭呢?还是吃我呢?”简凡一愣明知故问。这话偷换了概念两男警哈哈大笑梁舞云一下子被说愣了纠正道:“我别装糊涂啊说吃你做的饭呢?你这两天怎么没做饭?”

    “江师傅做得就不错是你们嘴太刁了。”简凡形未动解释了句回头却是有事一般不理睬地要走。嘴里说道:“以后别跟我提做饭啊我不当大师傅了。”

    “那你当什么?”杨红杏紧接着问。

    “哼我要当大侦探。”简凡笑着出去了。

    众人眼看着这货潇洒地上了警车一溜烟出了大队跟着回过头来都是面面相觑

    隋鑫看着这么意气风评价上了:“哟这倒走出失恋的影了啊!”

    “嗨这小子怎么怪怪的他不当大师傅其他他也干不了呀?”梁舞云看得觉得那里有点不对。

    杨红杏瞪着不乐意地道了句:“你小看人吧你!”

    “好了开始工作啊简凡有上进心了这不是好事吗?舞云、红杏你们俩准备一下会议室队长下午要传达市局暑期安保工作要点隋鑫你通知外勤几个组长把手头的案子放放下午三点开会……”

    史静媛安排道几个人各自领命忙去了不一会都忘记了读报的内容不一会都忘记了一队那位临时挂任外勤的厨子。

    谁也不知道刚刚的谣言已经风传了四天憋了这四天今天要有大动作了简凡驾着警车当然不是去查案。--凤舞文学网--一路疾驰着拉上了外面等着的肖成钢和郭元边走边忽悠:“裘刚那儿有事请咱们支援一下。上次人家可帮咱们啊。”

    郭元笑着不以为然:“你这查案子呢还是还人呢?”

    肖成钢却是无所谓:“让他小子管饭啊。”

    “放心吧今天可有人管。四星级的管饱吃。”

    简凡笑着驾着车警车鸣着笛消失在大街的车流中。

    ………………………………………………

    ………………………………………………

    平阳路仁通总部会议室里弄弄攘攘连着三天被退房的搅和今天更有甚者三家银行派出的七名代表围着王秘书七嘴八舌地说上了。

    “王秘书你这太不像话了吧?我们等了三天张总连人影都不见你让我们回去和行长怎么交代这都延期一个月了吧?”

    “有点过份了啊你得给我们提供新的质押……”

    “我们今天还非见着人啊见不着人我们还不走了。”

    七个代表个个义愤填膺原本都不担心出去的贷款楼盘一售便是现金滚滚而来但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别家在卖房而仁通的却是不断的退房。如果这样的话资金回笼可就遥遥无期了几个消息灵通的银行毛了追着上门要债来了。

    倒不是贷款非要催而是外面开始哄传仁通的贷款有违规现象这才使得几家银行都摆着架子催上了人人都心知肚明这个系统里哪家的贷款能没点小动作这不没事找事吗?

    副总和王秘书应接不暇王秘书提前一步得知了信息早通知了张仁和陪着笑脸说着好话:“大家安静一下。张总马上就到啊……”

    一听着正主要来说算平息了众的忿忿之意。再等了十几分钟听得脚步传来代表们不约而同地站起来王秘书开门领着路终于见着这位神龙见不见尾的张总了。

    正主一来人群顿时安静下来了都目视着这位老总倒也确是气度不凡两眼里闪着几分目空一切大马金刀的坐到主座上挥手示意着银行代表坐下。一干代表讪讪而座心里却都打着小鼓看这架势不像失魂落魄的样子呀?

    气势上来了先压了银行一头银行代表给钱的时候都是爷不过反回头来要钱的时候这爷的架势可就摆不出来了特别是碰到这个家大业大债比家业还大的主。

    “好吧我人来了大家不是要见我吗?陈主任您那儿贷款还不到期呢?利息我可没欠着您呀?……刘主任您是不是觉得我们楼盘缩水了要砸手里要落井下石是不?……老高咱们可是多年的老关系了啊你们那儿的贷款虽然延期了两个月可你们陈行长是同意了的啊?怎么要反悔呀?……这么些年大家不都是互利互惠的嘛你们是巴不得我倒霉是不是啊?难道我倒霉了对你们有好处?”

    张仁和的气势端得不是盖的挨着个数落了几句几十年商场的历练洞悉这些人的心理直敲到了银行这些主的心头上所谓收贷不过也是试探水深水浅。生怕跟着这些企业主赔钱。

    这几句倒把银行代镇住了建行来的那位几分谦恭地道:“张总不见您人我们心里没谱不是?贷款六月底就到期了可您这儿没有洽谈这个还款意向啊?您总得给我们点保证我们回去也好交差呀?”

    “对我们也是这个想法张总八千万对我们这个小行可不是个小数目啊……延期虽延期了我们行长的意思是给我们增加一部分有效质押也要应付上面的检查嘛。”另一位直说了话里怕是在暗示其中的猫腻。

    各个代表的言大部分都是这个意思对于初露败像端倪的仁通无论哪家银行也不愿意跟着这艘大船沉没当然是自保为上了。

    “钱!马上还!”

    张仁和猛爆一句听得交头结耳心下无着的众人心头一凛不过跟着这张总却如调戏一般欠着子两手一摊:“可你们总得给我点时间吧?”

    众人被噎了一下这老总笑着甩出包袱来了:“大家放心我给大家透露个消息我们正和九鼎实业洽谈将原柳巷小商铺市场和现在九鼎海鲜酒楼连成一片开高档的商住写字楼光这一片地皮连起来要有七亩地市中心的地皮这个值多少钱各位心里有谱吧?废话我不多说啊一周内我保证大家看到九鼎和仁通合作的消息刊登在大原报的头版………如果现在非要着我还贷没问题给我三天时间谁要我就还提前还也行不过得合同来各位在这次的损失有多大以后咱们双方还能不能合作下去自个掂量………”

    这几句中气十足不卑不亢极尽巧言善辨之能七位代表倒被唬住了。只有副总知道这还纯粹是八字没一撇的事只有秘书知道账上的余额除了退房的已经不足一百万了也只有张仁和自己知道遭遇这种信任危机之后怕是连银行也不敢再过于相信他了不过虎死不倒威越是这种危险时候越是不能示弱否则的话倒得更快。

    几个化不高、水平不浅的张总佩服得无以复加缠了三天没人招架得住的银行方面代表几句话就被镇得服服帖帖一个个灰溜溜地说上软话了不管是为了要钱还是为了张仁和规划出来的前景暂时的妥协看样还是必须的。

    弄弄哄哄地到一个上午过了一多半差不多到了十一点才把银行方面的代表送走张仁和进了办公室虚脱一般倒在老板椅子上不料风风火火的王秘书未敲门而入紧张之色更甚于见了银行代表顾不上老板脸上的不悦慌慌张张地又爆了条消息:“张总九鼎实业和威盛房地产公司刚刚签署了合作协议九鼎酒楼的归属权现在到威盛手里了。”

    “啊!?什么时候的事?”张仁和一惊站起来。

    “就在刚才药业参会股东刚打了电话。”王秘书说道这是先前和仁通联合的一家。

    张仁和目瞪口呆无力的跌坐下来惊讶的合也不拢嘴讪讪地说了句:“我知道是谁在捣鬼了………赶快通知黑皮他们来见我…………联系威盛拆借资金马上还……”

    晚了秘书联系不到威盛公司老总而张仁和也联系不到自己得力的手下了……

    ……………………………

    ……………………………

    在银行代表们吵翻天的时候简凡、肖成钢、郭元、裘刚驾着警车已经到了工人体育场边上的小区。唐大头躲在暗处电话指挥着简凡几个警装人员直奔上某幢楼层张仁和手下眷养的狠茬就住在这里看着警察飞奔而上自己却是捂着嘴躲在角落里偷着乐。

    一上午杏花岭派出所出警已经带走了三个人都是张仁和手下干黑事的主最后这一个绰号黑皮张仁和的得力手下虽然在仁通仅仅挂了个保安的名字可不少黑事都出自于他的手。警察逮这号人不容易可同行撬同行却是容易得紧唐大头放出去的眼线没费多大劲就把这几个人的住处都挖出来了。

    咚…咚…咚…一阵不客气的擂门声门开了却是一位衣襟不整的女人脸上残妆犹在看着门口站着四位警察有点心虚地问:“你们找谁?”

    肖成钢虎气咋唬着:“开门有案子找皮向南。”

    “他不在。”女人紧张地说道。

    “胡说昨晚上我们就守在这儿。”

    “快开门否则我们申请破门了啊。”

    几个如狼似虎的警察叫嚣着那位女人明显不愿可也不敢担上这个阻挠执行公务的罪名悻悻地开了门一人堵门仨人找人穿了半截裤子的嫌疑人正无计可施看着警察堵死了赖上了:“怎么了怎么了警察了不起呀我犯什么法了?”

    郭元是临时拉来的壮丁不知道具体案看着裘刚裘刚还没说话简凡倒说上了:“谁说你犯法了?”

    “不犯法你们来干什么?乱抓人呀?”那人叫嚣着。

    “谁抓你了?心虚什么?有犯的案子呀?”简凡再问。

    这赖人倒被噎住了想了想嘴硬道:“那没犯法你们也不抓人干嘛闯我家里?”

    “谁闯你家里啦?那女的开门让我们进来的。”简凡再噎。

    手底不一定厉害可嘴上要数简凡最能胡诌三句话比地痞还无赖说得肖成钢咬着嘴唇笑锅哥可越来越不要脸了。

    不过这几句效果显著嫌疑人被气得直翻白眼态度老实了系好的裤子苦色一脸:“警察同志您几位要干什么明说呀?”

    简凡这才放缓了语气:“噢这才算句话这样有案子请你回所里协助调查。”

    “喂别来这一啊有什么这儿问带我走没门。”那人看样反应过来了强硬起来了坐到沙上翻着白眼看着简凡几个。

    僵住了这正是整个计划中的一个步骤要想办法把张仁和手下这几个找事领头的主隔离起来砍掉张仁和的左膀右臂而这个绰号黑皮的皮向南正是张仁和最得力的一个手下但对于这号半黑半白的家伙涉案不少但真正有征据的却又乏善可陈九鼎和本区杏花岭派出所关系不错伤害案子就报案在杏花岭派出所一直了无下文今天就是冲着这个事找麻烦来了。

    不过也是一个难点没证没据随意带人不是那么容易的简凡眼骨碌一转看着立在墙边的女人梢染着、脸上残妆看样原来应该很浓手指甲染得五颜六色想了想猛地咋了句:“你们俩有结婚证吗?”

    “啊!?”连那男人包括几位同事都讶色看着简凡不知道何来这一问。

    那女人躲躲闪闪低着头不说话简凡更有谱了指着那女人说道:“你口音根本不是大原人把份证、暂住证都拿出来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们俩搞什么勾当啊说一晚上给你多少钱?”

    那女人悻悻反驳了句:“谁要钱了?”

    “那更不对。”简凡虎着脸一丝笑意也没有就着这话头咋唬:“不要钱没有结婚证这是什么行为非法同居懂不懂法呀?是不是比非法同居更严重我们还得进一步调查………”

    郭元和裘刚暗笑这丫的要钱就是、不要钱就是非法同居反正你怎么都有错有错最起码传唤你没问题。

    皮向南瞪着像要作的样子郭元的手已经伸进了腰里裘刚拎出了铐子三个人虎视眈眈再横的人遇到了警察也不敢太过胡来那人看着这架势摆着手:“好好……我跟你们走别难为她……”

    “……这才是爷们。走我们不但不难为她保证也不难为你……”简凡竖竖大拇指赞了个。

    远远地看着简凡几个把绰号黑皮的皮向南带上警车呼啸而去唐大头直乐得笑弯了腰好多年的冤家被自己这么着捅了一家伙当得是得意的紧笑了半晌才了条短信。

    短信给姐夫李威内容是:拔了四颗牙。

    ……………………………………

    ……………………………………

    九鼎休闲酒店的会客厅刚刚签署完了协议的双方正举杯相贺蒋九鼎已经去掉了绷带再现了以往风流倜傥的面貌老董事长也出席了这次签约仪式看来宾主双方都心照不宣对于这次没有任何基础的言和都像在做秀一般。

    不过越是做秀还越做得像真格的。邀来的新闻记者有若干家明天这个合作消息估计就到了报纸媒体的显著位置。李威是携着曾楠和公司几个中层赴约来了曾楠正和何秘书以及几位女士聊得起劲。

    蒋九鼎借机搭讪和李威碰杯的时候悄悄地凑上耳朵来问道:“李总不会有什么意外吧?”

    “放心那条疯狗牙已经被拔了想咬人都没机会了……您随时可以开门迎客我保证从此安定如初当然主要还是派出所的同志们辛苦啊………”李威神神秘秘笑道。

    看着蒋九鼎意气风看着这个环境富丽堂皇看着出入这里的衣着鲜亮心里暗暗地泛着疑问倒先找了个主动说话机会问着蒋九鼎:“蒋总我有个疑问不知道您能不能帮我解一下。”

    “请讲您别客气。”

    “是这样咱们可是素昧平生如果不是那个小警察咱们恐怕到现在都坐不到这儿我就有点奇怪您是怎么把这个小人物收罗到旗下了?”李威说着。

    “噢……他主动找我的要给我解决难题代价是一房子按现在这样展一半产权已经到他手里了。”蒋九鼎笑着不过言语听得出这投资物有所值。

    李威有点哑然失笑在此之前宁愿将这个庞大的合作计划认作蒋九鼎的手笔却不料是这样一个经过笑着揶喻地说道:“不会吧要这样说我们俩岂不是他为了得到一房子而布下的棋子?哈哈……”

    俩个人相视而笑好像并不介意当这一趟棋子………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