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章 行事本乖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对于唐大头这个认识半年多的人。--凤-舞-文-学-网--简凡曾经翻查过此人的相关案底最早的案底可以一直追溯到16年前最长的拘是在少管所住过一年最短的在看守所蹲过三个月至于被派出所、分局、刑警队滞留的次数就不好说了估计连他本人也数不清这家伙属于大案不犯、小错不断的那类人加之又有较深的背景谁也拿他没辙。

    当警察这么长时候简凡甚至于在潜意识里对这号游走于非法与合法边缘的人有一种莫名的佩服大原里混得人不少都不过各领风几年而已不是销声匿迹成了老百姓就是耍得过火进了大狱能混到他这种程度还能大摇大摆逛在大街上的还真不多。

    这种人当然不能以常理度之了简凡想了想觉得这事还是直来直去的好跟这号江湖耍心机自己也明显耍不过人家。一念至此。简凡双手合十学着道上这些人致敬的样子连吹带哄上了:“唐哥您这道行深得很就我们秦队都特推崇您说您是几朝元老了这里头呀肯定有点不寻常的事站在我这个角度肯定是看不透也想不通的我知道您清楚别的意思没有今儿就是来求教帮兄弟指点指点迷津。”

    唐大头被逗乐呵了不过这番恭维出自警察之口而且捎带地把秦高峰带上了让他也觉得着实乐呵笑着伸过大脑袋来神神秘秘地问:“你……想救九鼎?哈哈………”

    这家伙见事很明最起码不糊涂简凡心里暗道了句笑着点点头。

    不料唐大头脸有难色抿着嘴又摇上头了吧唧着嘴说道:“兄弟你实话实说我也不藏着掖着反正不管我的事。不是我小看你你要是市里省里那位大官爷的公子哥。这事没准难为难为也能办了。可你不行就一小警察说穿了连我们这号混混都不如谁也不把你当回事不是别说你就你们队长也未必行我都得抓脑袋头疼。我姐夫没准能办了可没啥好处他未必肯出手。再到大原找个能办了这事的人我还真想不出来这里头的水有多深谁也不知道我和我姐夫说过这事他也没整明白反正这里面的事不少。”

    唐大头神神叨叨地说着面色为难话里玄机不浅简凡倒没有经过此类的事只觉得诧异之余又有点不解不过里头的事肯定不小惊声问道:“唐哥。没见你这么吞吞吐吐过呀咱就想知道知道那你说清楚点让我知难而退呀?”

    唐大头使劲抹抹下颌像个苦思冥想的样子想了半晌才不太确定地解释道:“我也是道听途说啊有几分真的我也把不太准………知道九鼎海鲜酒楼不?这地儿处在新老城区交接部当年九鼎实业花了不到两千万吧建起了九鼎海鲜酒楼倒也红火了一阵不过近两年不行了。可经营不行了地皮却蹭蹭往上涨要这么算人家当年花两千多万也不赔钱。这不有人看着眼红么………从前年年底开始就有家仁通房地产开公司他们盯上海鲜楼这块地具体什么个样子我不太清楚反正就是挤兑得九鼎不太能干了着他们卖楼卖地本来也差不多了可不知道怎么着九鼎回头整了个什么卤酱嘿咸鱼翻了。这事就搁下了可谁知道没过一年又翻盘了这份什么秘方是他娘假的呵呵……这可逮着机会了。人家是新仇旧恨一起算不把他往死里整都是轻的。我估摸着呀这法院里告、路上围着打还有把假酒店围攻的都是这家伙找的事。”

    简凡狐疑道:“这样都行?那叫什么仁通房地产他怎么就敢保证九鼎一定会卖给他呀?”

    唐大头一听笑着竖大拇指:“呵呵聪明一问就到关键上了这是里应外合一般出事都缺不了家贼九鼎内部也有问题。”

    “啊?家贼。”简凡吓了一跳。

    唐大头笑着不以为然地道:“他们是民营股份制的四家参股小股东联合起来挤兑大股东这不很正常的事么?你这样想这么大的酒店开支得多大?让他们一月俩月挣不着钱回头法院再一判赔偿多少一下子就抽得他们没有流动资金转不动了别看他们市值三两个亿能拿出几千万的流动资金来都是高看他们。”

    “噢这是内忧外患一起上内应外合着蒋九鼎卖酒楼。然后抽空他的流动资金再着他出让一部分股份然后其中的某一家股东实现控股把蒋家打下去是不是这个意思?没有那么容易吧?难道九鼎经营这么多年就没点官面上的底子?干这生意谁家朝里也能说上话吧?”

    简凡像是听明白了大学里学了几年的贸易管理好歹今天才用上了这种股份制的民营企业积弊到一定程度总会像火山喷一样全部出来的。不过听到这儿。心理负担轻了点那份方子不过是个导火索而已。

    唐大头拍着大腿一甩手掌:“就是这意思而且还就没那么难别看这些有钱人五人六一夜之间被整成穷光蛋的人海了去了大钢几十亿的资产那不说倒就倒了呗;海红焦化那老板多牛儿子结婚请得是央视名嘴主婚今年涉及什么非法集资不也被抓了;你九鼎这种民营的店根本经不住人折腾法院要判个什么商业欺诈回头赔上几十家的钱赔都赔死他了;就判不下来拖都拖死他了。--凤舞文学网--九鼎这回可是栽到家了红的黑的都拿他开刀反正不管怎么说九鼎这次资产肯定是大大缩水了这么块肥谁下手都不在轻处。

    你要问九鼎有什么能耐我不知道不过我还是个街头混混的时候九鼎那老太太就已经是省城名人了那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她再厉害也快六十的人了我好像听说他们之间还有个人恩怨九鼎依仗的后台也倒了她儿子呢是国外回来的在省城还真就没什么底子………弄不清楚这里面的道道太多呵呵还是咱们这号无产阶级好啊。根本不怕有人掂记着咱们。”唐大头着感慨虽然不一定是个穷人但这仇富心理还是重得很话语里听得出兴灾乐祸。

    唐大头侃侃说着这里头的看来已经摸得门清了不过这话让简凡想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这才问道:“唐哥您说了半天这个什么仁通房地产到底什么来路要说白的手眼通天说得通难道这房地产业还涉黑?”

    “哎哟你这话说得现在只要挣钱的行业那家股能干净了?不说别的就这盛唐没有几十号大小伙给你护着摊子你别说挣钱了连小姐的人安全都保证不了。房地产业更是这样了拆迁、征地、修楼加上后面售楼要没有点手段别说修楼你拆都拆不了。仁通是什么水平你打听打听把咱们俩捆一起还没有人家一根汗毛粗这人的水平最起码和我姐夫一个档次甚至还要高手下光拆迁雇的地痞流氓就一两百号人这大原市里头没有人家拆不了的地方。”

    唐大头掰着指头侃侃说着看着简凡不动声色还以为吓住了笑着转了话题道:“别思谋了这些烂事不是咱们插得了手的哥给你找个妞乐呵去啊我看你不会是盯上曾楠了吧?那妞可是个野玫瑰啊一般人她可看不上眼………”

    “别别……你别转移话题。”简凡坐直了伸手制止了唐大头的话唐大头说话的时候简凡就一直盯着他的一举一动这才挑了个刺问道:“唐哥有些话你还是藏着掖着了我觉得你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没有说你说话的时候眼睛在闪。………而且这里面有个问题没说通既然你们没有什么交集不在一个档次上那么你怎么会坐视盛唐的保安去帮着他们别说你不知道啊你要是不知道肯定说不了这么细。这里面的利害关系你分得清的呀?”

    唐大头的眼睛蓦地睁大了奇怪地盯着简凡简凡却是笑着示意想了想唐大头笑了笑着说道:“你小子眼真贼啊这都看得出来哎明说了吧其实也没什么难言之隐我呢就是个收债的这仁通呢一年半前开了个莲花小区四十幢住宅楼修到半路的时候后续资金不足从我姐夫这儿拆借了四千万可这帮家伙一点信用不讲到现在才还几百万妈的连利息都不够。”

    “他们欠你的钱怎么你还怕他们?”简凡道。

    “哎哟你这话说得你以为是欠百把十万的主着他卖房卖车就还钱了?……现在欠债的才是大爷欠这种还不起的债才是大爷的爷我不但怕他而且我还怕别人动他更怕这家伙得个伤风感冒什么的一下子嗝了我都没地儿要去了。这不我就等着人家刚开的莲花小区售楼结束我好收回欠款不是?……现在人家一吭声要借人借车办事我他都不敢说个不字只怕这钱打了水漂。”唐大头悻悻说道话里的忿恨和无奈很浓。

    “噢这样啊你姐夫真有钱借给别人就借了四千万。”简凡顺口说了句明白了这是一个既有妥协又有矛盾的结合。

    “拆借不是他的钱他在官面上的关系不如别人那地皮越来越紧张可不是他搞得到的所以只能退而求次把钱拆借给别人挣点利息呗。这种公司间的民间借贷多了不稀罕仁通这个老板叫张仁和本事大得去了我后来才听说这家伙开住宅楼手里压根就没钱骗了银行的骗其他公司的、骗了公司的再蒙私人愣是把个住宅区鼓捣起来了这人怎么说呢咱不服都不行………现在这搞房地产的呀有一半是骗子;剩下一半不是骗子可都他是空手白狼的比黑社会还黑。”

    唐大头无限羡慕地说道对于能够白手起家不管是偷的抢的还是坑蒙拐骗在这个只注重结果不注重过程的时代总是令人羡慕不已的。

    俩人边吃边谈用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简凡倒暗暗觉得唐大头这家伙并不像长相那么诨最起码见事颇明能把几家的利害冲突说清楚。俩人再扯了几分简凡听得这里面没有什么东西了掏着手机看看时间笑着要告辞。

    却不料唐大头根本不依拍着大腿瞪着眼怏怏不乐地喊着:“你看你这人当差的不能这么势利啊问完了事拍拍股走人这那行刚才我知道你有话咱们才关上门说现在完了得该办我的事了吧?”

    “你还有事?什么事?”

    “装傻是不?看不起我唐大头是不?你不我不你可你来不能不陪我喝两杯就走吧?走二楼音乐厅就咱哥俩喝个迷迷糊糊各回各家睡大觉……你敢走啊你要觉得以后用不着我唐大头你立马走人我还不待拦你了……”

    简凡待要推辞唐大头却来了个不容分说连拉带拽出包间下楼了简凡只觉得这人颇为可得即便是有点过头了可骨子里还是透着亲好像半年多了只是拿钱吃请而且让人家办事。要真走还真有点不好意思只得和唐大头相携着下了二楼。

    ………………………………………

    ………………………………………

    都知道这地方藏污纳垢可真正放到眼前你是看不到的不但看不到反而觉得这地方高雅得要命。唐大头粗粗一介绍这地儿一、二楼音乐厅、茶座和舞厅三到九楼是普通的包间十楼以上有vip包房和钟点房。即便是走在走廊甬道里你也见不着你想见的场景别说见不着就从警察和治安的角度来讲像这种组织严密的夜总会就是来个突击临检都未必能抓得着多少证据。

    乘着电梯下了二楼这个音乐厅茶座进门顿有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吧台酒柜里竖手榴弹一般插了上百瓶各色洋酒穿着马甲打着领结的服务生正眼花缭乱地调着酒。耳边响着轻柔的萨克斯这段音乐好歹听懂了是回家。舞池里有几对和着节拍正以暧昧的姿势抱着慢舞着。看看四周简洁明快的装修整个就像一个酒吧的格调四散坐着二三十人甚至还有女宾结伴来了看着衣着打扮应该是有钱兼有闲的阶级一类。

    优雅兼高雅俱有的环境彬彬有礼的客人都在享受着夜生活的惬意勿庸置言这是一个自成一统的小世界小格局是属于少数人的纸醉金迷生活。

    俩人找了个座位坐下碰了两杯浓稠的红酒还真让简凡这个喝惯本地玉米黄和汾酒的胃觉得有点不适应而唐大头明显心不在焉早眼溜溜地把场子里扫了一遍尔后是凑上来轻声道:“看咱们这儿美女不少吧这个厅里绝对一个小姐没有都是女宾。看……左手那儿那位最漂亮经常驾个宝马来溜达有时候还带着人来一高兴了往这儿扔好几千。”

    简凡随着唐大头的示意看着穿露脐装的年纪根本不大却是啜着红酒优雅地夹着一支女士烟抽着旁边的仨更是了得雅桌上已经放了四瓶看这架势咋舌不已其他的配对的不少像是侣多少有点诧异地问道:“呵呵唐哥我可没想到你们这儿还提供谈的好地方啊?………不过这女人可不怎么样啊像这么着喝活不到五十就得浑毛病。”

    “切……拉倒吧做还差不多都是及时行乐还顾得了那么多………现在不光男的出来找食这寂寞难耐的小**多了不过在这一点上你和其他人不太一样不像来这儿的雷子妈的逮着长得不错的娘们先上了再说………有时候想想这不是什么好事没听人说嘛美丽的女人迷死男人、放的女人男人、温柔的女人死男人、有钱的女人玩死男人、有权的女人弄死男人女人的天职就是整死男人咱们一大老爷们要是死在女人上那不太冤了不是?”唐大头笑着轻声乱七八糟扯了一通看样在风月场上混得久了心得体会确实不少。

    “同意!”简凡竖着大拇指赞了个看来多少有点小瞧这个大头货色了。这人难道还是个洁自好的混混不成?

    不过跟着就大跌眼镜了偶而有起的女客人唐大头是恬着眼直勾勾看着不时地嘴唇明显是馋涎滴如果不是简凡在一侧的话没准早寻机搭讪上了不一会来了个更雷的那位叫曾楠的领班不知道什么时候款款进来了笑着轻声说道:“唐大头莎莎叫你送她回家你顾不顾得上?”

    这话里好像暗藏玄机简凡瞥得曾楠这眼里当得是暧昧无比不用说也想得出唐大头和那位等着回家的要生什么而唐大头一反刚才的世故瞧透的神态放下酒杯猛点着头:“顾得上、顾得上人呢?”

    “在六楼等你。”曾楠笑笑看唐大头有点难为又是说道:“没事我陪简先生喝酒。”

    “那好啊曾楠你招待好啊我……简凡哥们去去就来啊……不过没事有楠楠陪你我都不用来了。哈哈……”唐大头一副猴急了拍拍简凡肩膀简凡拦都拦不及这货色就快步出去了。

    简凡悻悻的看着有色忘友的唐大头再悻悻地看着款款而坐的曾楠相视笑了笑曾楠很潇洒的轻轻甩了响指服务生上来耳语了几句一会儿这服务生又端着一瓶酒上来了。简凡笑着说道:“您别跟我喝酒我喝酒不会醉。”

    “是吗?我听唐大头说过不过我不太相信哦。”曾楠说着倒上了浅浅的半杯倒酒的姿势分外优雅瓶口转着一滴未沾而整个动作像是随意完成的倒的时候眼睛还瞥着简凡随意的问了句:“简先生上次您来我的手机短信收到了么?”

    “噢谢谢收到了。”简凡隐隐晦晦说着知道是说那次送的好处。

    一句之后就剩喝酒了。在这种风月场所里或许是心理作祟的缘故总觉得男人女人的眼光里都有问题而曾楠这副大眼睛恰恰看谁都像有秋波来的感觉特别是脉脉盯着的时候总让简凡有点不太自然。事实上从进到这里就一直感觉有点不自在这里的灯红酒绿掩映下的繁华、男男女女眼光中的迷醉简凡知道对于自己不过是偶而的交集永远不会成为自己生活的一部分直到现在为止都觉得和这里人的关系有点突兀唐大头的盛、这位叫曾楠的都施之于一个无品无位的小警察总觉得其中有所原因绝对不会是因为自己长得帅。

    或者是因为自己的警察份?抑或者是因为秦队的影响力?这些小问题简凡倒没往深里想呷着酒来者不拒不过没说什么话俩人坐着的时候有点沉闷几杯下来已经是半瓶不见了暗暗诧异的曾楠找着话题道:“简先生您是不喜欢这儿呢?还是讨厌我?”

    “噢不不……我没来过这地方有点不习惯。”简凡掩饰也似地说道报之以一个歉意的眼神。

    这个借口看样很让曾楠满意笑着啜着酒侧头欣赏一般地看着正襟而坐的简凡道了句:“你确实与众不同。”

    “是么?哪里?我倒不觉得。”简凡道。

    曾楠放下酒杯浅笑着:“呵呵男人分两种一种是好色、一种是非常好色可我看着你好像不属于其中的任何一种。”

    简凡笑着反问:“你怎么看得出来?”

    “眼神。”

    “眼神?”

    “对眼神男人的眼神也有两种目光高一点是欣赏;目光低一点是流氓。”

    “那我是那一种呢?”

    几句过来曾楠看着简凡被撩起了兴致笑着说道:“大部分男人是流氓很少数的是报着欣赏的眼光看的可你呢?好像也不属于其中的任何一种。”

    简凡蓦地笑了这句话宁愿理解成人家笑话你有色心没色胆配着那双有点妖的眼睛或许就是一种暗示或者。如果论美的话曾楠要比蒋迪佳差那么点了今晚上抱着蒋姐都亲过一番自是有点除却蒋姐难有的感觉了很免疫地笑了笑不闪不避那目光,款款说了句:“曾领班我也有个观点女人也有两种一种是假装清纯一种是假装不清纯。你是哪一种呢?”

    “我……呵呵……”曾楠一怔掩嘴轻笑了正要接话的时候却现这是个小圈你不管怎么回答都要落人口实不管怎么回答都有装纯之嫌装纯什么后果呢?好像是比雷劈还严重的后果哦。浅笑着半晌才反应过来看着简凡道:“给你留个悬念你猜。”

    简凡笑着不置可否这个晚上心里或许装进了太多的事还真没有兴致和这位领班**扯淡俩人再饮了几杯才起告辞。不过几句功夫多少让简凡对这位聪慧里带着狡黠的领班有点另眼相看了最起码这不是大无脑的那种更不是卖弄风的那种颇为绅士地给女士拉门曾楠点笑着直送出了门厅口待到告辞的时候简凡才微笑着回过头来说了句曾领班刚才那个问题您为什么没回答其实很简单您也不属于其中的任何一种。

    这句话又让曾楠微微一怔招着的手有点僵在空中眼一眨不眨地看着简凡步行着走出车场影消失在夜幕里半晌才笑着摇摇头返回了那个她并不喜欢的空间。

    ………………

    ………………

    夜静了霓虹灯依然不知疲倦的闪烁着从这个光怪陆离的环境里回到了静谧的宿舍躺在简陋的上大睁着眼简凡辗转着一直无法入睡数羊数了一千只、数骡子数了两千只到最后数得越来越清楚了脑子里一直萦绕着唐大头的话和今天生的事实在睡不着了干脆起钻进了档案室一遍一遍地翻着案卷一点一点从公安户口网上查着目标的信息一直翻到天色大亮这好像是平生第一次失眠天亮了那锁着的眉头依然没有舒展这也是平生第一次感到为难有一种有力使不出的为难。

    到上班时间简凡才做了一个自己也说不清的决定敲响了秦队长办公室的门拿着一份五年前的案卷征询似地问着队长:“秦队我想查这个积案。给我一周时间我想单独查。”

    秦高峰接过薄薄的案卷是一桩入室盗窃案件只有失物清单没有嫌疑人、没有目击证人甚至于连事主都说不清楚是由五一路派出所转来的大致一翻秦高峰却是没有表意见只是淡淡说了句:“可以。你要破了这个案子就能当队长了。”

    “有您在让我当我也没那胆量啊。”简凡握着这个自己也知道根本无从可破的案卷心里偷笑了。案子肯定破不了可要破的话就能出外了能出外就自由了至于自由了要干什么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