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章 将心来比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次当简凡嘴里哼着得儿里个当的小调从二楼奔下来进队长办的时候。--凤-舞-文-学-网--这恰如小兔儿撒欢、一脸上阳光灿烂的样子落到了梁舞云眼里不待梁舞云说话简凡倒一脸堆笑地打上招呼了而且破天荒地没叫绰号这么绅士怕是头一遭了看着这小子进了队长办梁舞云现在不但对简凡诧异而且对杨红杏也是诧异的紧回头就睁着大眼八卦地问:“喂老大昨天生什么啦?你给了他多少阳光呀这么灿烂。”

    杨红杏浅笑着神神秘秘地说道:“阳光倒没有我呢……给了他一个天。”

    “什么!?”梁舞云没整明白看着杨红杏似笑非笑、腮边飞红、眉间见喜恰如的表现。悄悄地凑上来:“喂我怎么看你们都像心萌动啊?你们俩不会那个了吧?”

    此话一说惹了老大了疑似心萌动的迹像一闪出逝跟着杨红杏又变成了柳眉倒竖。这是要飚的前奏梁舞云看得不对劲咯咯地笑着奔出了办公室。

    男男和女女相互扯起男女的话题来差不多都一个样子津津有味。梁舞云说得津津有味杨红杏虽然多少有点气恼不过回味里也有几分津津有味。

    但事实上让简凡阳光灿烂一脸的不是美女而是钞票大早上听着队长电话叫说让领奖金哦哟可给乐得。此时在队长办公室的简凡捻着一摞薄薄的人民币乐呵呵地塞进了口袋秦高峰笑着说道:“麻醉抢劫案告破你的功劳最大不过评功摊不上你了陆坚定还算有点良心给你算了两千奖金其他办案人员平分了剩下的………怎么样?看案卷也快半年了有什么感觉?”

    “感觉?”简凡一听怔了案卷里形形色色的罪案有很多经典的东西一队成立十几年破案无数传说中的变态杀人狂、变态色狂、传说中的杀手、传说中的飞贼、传说中的巨骗。这些人真正显山露水放到眼前之后失去的他的神秘也并不像人所共说的那么恐怖。

    “没什么感觉呀?……见财忘义的、见色起意的、为气所驱的、还有根本就是没事找事的头脑一就进来了。”简凡把所有的罪案一言敝之。

    “哟。”秦高峰笑了笑捉狭似地说道:“我怎么听着你好像在对自己总结呢?”

    简凡一愣哟好像说得还真是自己讪讪无语了嘿嘿地笑着。

    “能说得这么中肯说明你用心看了……其实除了有预谋、有组织的和团伙的职业犯罪社会上的普通人大部分就是你说的这种况头脑一转眼就把自己弄进来了。你参加的伪钞案、麻醉抢劫案也可以归到此类差不多都是俩钱害的。这天下都知道财、色、气伤心可难免于俗的又有几个人。呵呵……好了不感慨了你……想上案子吗?”秦高峰脸色如常。了几句感慨突然问了句征询似地看着简凡。

    简凡看看队长脸色和霭大胆地摇摇头那意思是:不想。

    “为什么?怕危险?”

    “不……没意思。”

    “没意思?”秦高峰也不解了。

    “是啊我就觉得没意思都说这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可恨之人同样有值得同的地方。比如这个麻醉抢劫案董海平是因为这个女人牵涉进来了是为所困;而女嫌疑人也是在被人抛弃被人玩弄之后心生怨恨自甘堕落。除了最后那个在大同抓住的嫌疑人该死之外他们俩个都可惜如果没有这些他们其实就和普通的人一样…………反正这些事吧就让人觉得难受破了案子都高兴不起来。抓这些人吧有时候就觉得简直是在拷问自己的良知……我我那个还是做饭吧我做着高兴大家吃着乐呵多好……”

    简凡摇着头想起了董海平那眼神里最后的一丝绝望怎么也从记忆中抹不去。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甚至连重案大队的麻醉抢劫案庆功会都没有参加。

    这堆烂泥看来还是不上墙不过秦高峰没有苛责反而赞同似地说道:“呵呵……咱们警察可以这样说是隔断黑白世界的一堵墙生活在正义与邪恶、黑与白、对与错的临界线上有时候连我们自己也搞混淆了………你这么想也没错我也不勉强你怎么样这段时间训练得如何今天下午我和你陈师傅咱们一起去击场玩玩?”

    “哎行。”简凡笑着点头道直觉得队长真是知人善任。

    说着秦高峰看看表简凡还以为没事了可以走了却不料秦高峰随意道:“还有件小事你……认识市局陶科长吗?分管安防的。”

    “陶科长?我不认识呀?市局我就没认识的人。”

    “噢这样刚才打电话陶科长说他有几个朋友找你有事可没说是什么事。一会就来他说你有点不愿意见这几位朋友一直躲着………好像是九鼎什么企业里来的?”秦高峰奇怪地说道。--凤舞文学网--

    “咂……”简凡悻悻吧唧着嘴又找上门了无奈地说了句:“没事队长我原来在九鼎当过几天厨师他们没准有些事想问我一会我跟他们说去。”

    “那好你去接接他们。”

    “是!”

    秦高峰摆摆去接人去了。而简凡颇觉得这事里有点难为。很长时间没有再见九鼎的那几位了五月中旬开始张凯和何芳璐的电话就不断蒋九鼎也邀过几次后来不行又把蒋迪佳搬出来了不胜其烦的简凡干脆把这几位的电话全部拉到了黑名单里他们想打都打不进来。算算时间半个多月了这段忙着挣钱还债早把这事忘了谁可知道这些人还真有办法私路不行走着官道自上而下施压来了。

    妈滴还让老子接你们…………简凡站在胡同口半晌不见来车一想起九鼎这干人的没有太多好感恶念倒是有点特别是对于从市局找人来一队这简直是以势压人更为不满了。

    等了十几分钟才见得来了辆奥迪驾车的不用看就是张凯了稍稍福了几分副驾上穿着警服的不用说是什么陶科长了长得精明有加像个年青得志的主;跟着下来还是没有意外的何秘书何芳璐着旗袍一伸腿下车就出来个婀娜多姿;最后一位有点意外了却是蒋迪佳也跟着来了四个人里面蒋迪佳最显眼比陶科长还要高出一点来。

    陶科长和张凯耳语了句什么看着站在一队门口的简凡像是在确认目标似的。跟着陶科长笑着就上来了乐呵呵地说道:“你是简凡吧?”

    “嗯我们队长让我接你请。”简凡不置可否地转领着众人。这陶科长怕是场面混得多了。几句暗示着只是来看看秦队顺便几位朋友能找找简凡简凡听得几分悻悻暗骂着还他娘顺便顺便就能顺出这么多跟班来?

    把陶科长领到了秦队办公室几个人都落座了却只有简凡傻站着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反正一言不。蒋迪佳和何芳璐看了一眼俩人都没说话张凯、陶科长和这位海拔非常出众的秦队握手寒喧着一回头张凯看着简凡也高兴说着:“坐呀简凡。”

    却不料简凡吸吸鼻子怏怏不乐地道:“我在队长面前一直站着的比队长还大的领导来了我敢坐呀?”

    言语里几分赌气、几分不悦倒把张凯说得尴尬了陶科长怕是知道了这些人之间的事干脆拉着秦高峰安抚着众人你们谈谈……一路拉着秦高峰出去把办公室让出来了。

    人一走没有领导没有管事的了简凡这架势就出来了反锁上门回头大咧咧坐到了队长座位上居高临下的看着熟识的仨人。张凯左边、何秘书和蒋迪佳坐在右边的沙上都是一路期待或许说不无歉意的眼神看着简凡。而简凡却是眼骨碌转着干脆悠然自得地抽出秦队一根烟点上明显不会抽瞎吹巴着头仰着吐烟圈。这表搞得仨人颇为尴尬整个就是捉弄几个人呢张凯看看蒋迪佳蒋迪佳正要开口不料简凡手指嘬在嘴上示意噤声。

    把众人的声音压了简凡说上了笑着道:“我知道你们来找我答疑解惑来了是吗?……这样吧我本来不想见你们可既然来了又碍于领导的面子我也不能慢待了你们我说几个事你们点头或者摇头就行了怎么样?”

    仨人没有反应可也没有反对简凡这就开始了:“第一件事张副总啊你处心积虑想得到第一锅的汤料的配方虽然我不知道你用的什么办法可我知道结果你们直到现在做出来的味道还是四不像甚至于连普通的汤都不如对吗?”

    张凯心里暗地咯噔了一下看了看何芳璐俩人都点点头这个已经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了。

    简凡看着蒋迪佳一眼这位蒋姐姐脸上多有几分憔悴之色却不知是为何而。摇了摇继续说道:“第二件事卤酱料应该在五月初就已经出事了不过我想你们的办法是藏着掖着还试图欺瞒过去或者还在想你们那些什么营养师和大厨能解决了这问题现在是包不住了又回头来找我来了是吗?”

    这更不用说张凯有点脸色带苦在点头蒋九鼎了这么长时候而出问题的下线卤酱坊越来越多这件事越来越大已经到了非不解决的程度了来这里或许是无奈之举还抱着万一的希望。

    简凡接着道:“第三件事蒋总经理一定开出了一个很高很高的价格比前两次都高甚至于比前两次总和还高想拿钱把我砸晕对吗?”

    张凯和何秘书对视了一眼几分讶色之外同样点点头。

    点完头之后俩个人心下凛然几句颠覆了以前的想法一直以为这个有点贪吃好玩的小厨子很好打不过今天看来好像真正陷到泥沼里的不是他而是自己。

    简凡一看心明如镜了掐了烟叹了口气说道:“好我现在给你们解解惑第一其实从我进九鼎第一刻起你们极尽殷勤之能又专门僻出了厨房我当时就已经生疑了所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你这心思实在用得不怎么样。我相信你们每天称量过我熬汤时用过的中药配料。好在大家处得不错我也不好揭破这些还记得我临走的时候给二位送的药酒么?……其实我每天熬汤进料的时候已经暗暗地把一部分用进了药酒里你们不管怎么称量我用的配料都是错的……但是我不想骗你们把药酒送给二位如果二位细心的话应该能现可惜的是您二位可能根本没注意。”

    一句话说得张凯闭上眼叹气直拍前额头心里那个悔呀直呼失策。简凡再看何芳璐这位美女也在有意识的躲着自己目光。只有蒋迪佳很安静大眼眨着听着简凡说话。

    一句知尽占先机和优势就想当年玩恶作剧给宿舍几位哥们下一般最痛快的莫过于在紧要关头点破天机看着他们悔得直想自杀的样子。

    而现在看到了。

    简凡压抑住心中的乐呵继续说道:“第二个问题还在那个卤酱方子上蒋总经理口口声声说羡慕罗大御厨的长者之风也想插上一足朝我要方子其实我不准备收钱可他这心里估计有钱货两讫互无怨言的想法想堵住我的嘴挡住我的路让我事后不能说什么……而我当时也囊中羞涩遂了他的愿。张经理你在场我们的约定是他研究这个方子完善这个方子而且答应我只用于给九鼎添一道美食在这种况下我答应了他而且告诉了他很多种缺陷特别强调了千万不能量产………谁知道他一回头就变卦把这个方子注册了专利挂上罗家酱坊的名头大肆宣传招摇幢骗……哎张经理这事您也是受益者您有什么看法么?”

    一句话又把三个人问蔫了张凯嘴嗫喃了半天没说成一句这件事拖得时太久了久得已经无语可说了。而蒋迪佳却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过程暗暗地惋惜。

    “第三个是具体问题降温。”简凡说道这句话引得张凯和何芳璐一下子来精神了。就听得简凡道:“夏天里做卤酱缸与缸之间的间缝温度相互影响这个温度是相当高的刚入卤的时候可以达到七十度以上空调降温的话等你把这个温度降到常温其实在缸体交接的地方已经出现问题而且散不均匀这样的话就可能出现缸沿四周的没有坏而中间的全部坏了;如果用冷水降温的话那更惨土制缸好就好在透气能水一浸等于成了一个闷缸那是要全坏的即便是你透气也是上下层不同步。我想唯一没有出问题的应该是你们卖给的联厂他们比常人强的地方是有大型冷库不过冷库里的空气不怎么样出来的质要比冬天的降上一个档次。我说的对么?”

    “对!”张凯点点头直拍前额小心翼翼地说道:“简凡咱们前事不提就事论事你说吧帮我们解决这个问题价码你开。”

    一听这话蒋迪佳都知道没戏头侧过一边了。

    果如所想简凡只是想了想说道:“张经理您不会还认为我是揣着秘方准备要挟你们吧?我给蒋总打过电话他不接;我上门了何秘书像打叫化子一般打我说不定还以为我是讹诈来了。要不是看见蒋姐真心实意的面子上我理都懒得理你们………我跟你们说过很多次赶紧地停下来赶紧地停下来……怎么就没人相信我呢?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很蠢放眼前的人民币都不认识?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很好骗是不是?五万块钱就挖了个金娃娃一转眼赚了几百万您都多大了还相信这天上掉馅饼的事?”

    “不是五万。是二十五万。”半晌无语的何芳璐猛地说了句抬头看看简凡诧异的眼光看过来何芳璐长舒了一口气解释道:“你虽然只拿了五万可刘香莼从中提了二十万这些事既然你都说出来了我们没有什么避讳的蒋总在无法从你们家得到配方的况下只能退而求其次想到了刘香莼这条路把你请到九鼎这个主意还是刘香莼出的。”

    这下轮到简凡张口结舌了看着张凯不像说假话;再看看蒋迪佳侧过脸恐怕假不了。简凡一想这事愣了句:“到底什么况?”

    “我在找到她和她商量的时候预付了她五万她答应把你叫来而且一定会让我们得到卤酱料和熬汤配料的方子事成之后虽然汤料方子有点出入但卤酱坊已经创下了不少收益所以我们还是按照协议付给了她十五万九鼎和她之间是书面的协议这件事如果真的解决不了势必也要把她牵涉进来你愿意看到这个结果吗?”何芳璐扔出杀手锏来了不过看样对此抱的希望并不是很大。

    却不料简凡蓦地笑了笑得有点莫名其妙、笑得有点喜不自胜笑里还微微有几分苦涩笑了半晌才抬起头说道:“何秘书这件事你们已经走到绝路上拉谁也没有用千不该万不该蒋总不该把这份方子注册专利现在真正的归属人是九鼎就打官司你们都赢不了………到现在难道你还没明白为什么我只愿意拿现金五万而不愿意签字拿支票么?从见到你们那份招商广告基本今天的事就成定局了………你想翻脸随便这件事我甚至可以说我根本就不知………至于刘香莼么我们已经分手了而且你也太小看她了你想拿这事威胁她你去试试她现在的男朋友家里就是开律师事务所的这官司打起来可是有笑话看了啊。”

    简凡这话里不无幸灾乐祸的成份在内何芳璐看着这得就有点气刚要站起来说两句张凯急忙拦着回头赶紧的赔着笑脸说道:“别别咱们有话慢慢商量何秘书也是着急上火说话不中听这样简凡咱们兄弟俩好歹同吃同住呆了一周呢以前有对不住的地方哥哥我在这儿给您赔礼道歉了这事呀算我求您了还不成好歹让我们有个交待不是价码你开蒋总在这个上面从来不小气的。”

    张凯这软话说得中肯简凡听得有几分不忍回头看蒋迪佳依然是一言不这倒让高兴的感觉消失了几分想了想说道:“其实这是个好生意奇货可居放在手里慢慢出独此一家能吃几年十几年都说不定不过你们太心急了只嫌钱挣得少了、挣得慢了……哎其实美食本天成任何附加的外力都会起到反作用卤酱制法其实就是菌类酵和做酱油、醋和酿酒的道理基本相同你既要保证温度适中散均匀同时也要保证正常通风通气因为菌类是活的而不是死的………跟你们说这些没用你们眼里只认识钱。

    办法倒是有可费时费力基本没有能用的乡下的土法子打一眼十五米深的井把缸吊在里面可以正常酵这相当于一个自然的冰箱出来的味道很正;第二个办法就是花上几百万建一座冷库味道稍稍差因为空气的流通不是很好;第三如果依山的地方可以打一个三十米以上的窖来保持夏天正常酵………即便是这样也不能保证大批量做这就是我一直强调不能量产的原因。当然更直接一点的办法是找到罗大御厨的后人让他们给你真正的配方……不过我相信那一种办法你都用不上您这是大肥猪抢着进屠宰场自寻死路神仙也救不了你们了。”

    简凡无奈地摇着头这话说得难听之至张凯和何芳璐早已听不去了干脆起了或许来这里只是抱着万一之想其中的关窍蒋迪佳已经提醒过不止一次。三个人起来简凡却还坐着不理不睬这仨位了。蒋迪佳示意着俩人先出去自己却恰恰几步走到了简凡面前直盯着简凡。

    简凡蓦地抬起头了再看蒋迪佳直视着自己眼神里不无哀怨、脸色中不无憔悴简直和一个多月那位容光焕的蒋姐姐判若俩人。只是看着简凡没有说话不像要质问也不像请求只是看着像一个受了委曲的女人等待着别人去安慰。

    只不过被调戏之后简凡早有了此等自觉哑然失笑地说道:“喂蒋姐您这气色可够呛怎么了?不会跟我一样失恋了吧?嘿嘿……”

    蒋迪佳只是脸上微微掠过一丝笑意跟着又回复了原状忿忿地说道:“你终于有一个笑我自取其辱的机会了其实你一直是等着我上门是么?”

    简凡眼愣了愣有点不太自然地看着蒋迪佳半晌憋了句:“其实……我是不想见你。”

    “谢谢你。”蒋迪佳盯着简凡半晌也是莫名其妙说了句。

    “什么?谢谢我?这……这谢字从何说起?”简凡诧异道。

    “谢谢你救过我谢谢你一直对我很好对我很坦诚我们家都不相信你而我对你的话也是一直抱有怀疑看来是我错了我们都错了可我们还是抱着万一的希望毕竟是我哥……”蒋迪佳不无失落地说道

    “蒋姐这个……这个真没办法如果有可能到现在了我没必要瞒着了就冲你们出那么多钱我早卖了。其实我一直不敢要钱你就应该想到有问题。”简凡一听赶紧地打断了生怕这美女再提要求那自己可真没办法了。

    “我相信哎……怨我们。”蒋迪佳幽幽地说了句摇摇头轻轻的转走了走到了门口再回头的时候看着简凡愣着眼眼光躲闪着说道:“简凡那天……那天对不起我有点过份了其实我只是想开个玩笑后来你不告而别我想我无意中伤到你了对不起……”

    简凡愣了人愣的时候蒋迪佳走了真的走了等了一会简凡才奔着出来眼看着秦队送着陶科长几个人上车从大门里却是已经看不到蒋迪佳的影子。

    吖的这事闹得怎么蒋九鼎这货眼看着要倒霉嗨我为什么没有一点快感涅?

    简凡摇着头想了半天不知道为何早就巴着九鼎倒霉可这一天来了自己心里还是有失落………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