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6章 虽勇未足赞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腊月天里,警校早已放假,偌大的校园冷冷清清,击训练场就更冷清了,半掩着的门厅,平时前台的招待都不见面,只有几个装修工在忙活着什么。--凤-舞-文-学-网--知道秦队长是这里的常客,就是歇业也进得来,简凡轻车熟路顺着甬道楼梯下去,常去的那个靶厅没有灯光,有点诧异地顺着甬道找了两间,顺着灯光走进一间,队长,就在里面。

    这里不像常去的那个击厅,要小了很多,长方形建筑像一个大方盒子,宽处不到五米,也就是容两到三个靶位的地方,进门的时候看样队长已经等了很久了,站在厅中央看着简凡,脸上没有什么表

    这点简凡倒不介意,事实上处了这么久,简凡估计队长基本属于审美观扭曲的那号人,但凡见人,不论美丑、不论男女甚至于不论老幼,基本都是这种盯着嫌疑人的目光,除非是很熟悉的人,否则你根本感觉不到他感的变化。隔了好多天再见队长,第一个仪式是着腰杆敬了个警礼,兴冲冲地说了句:“队长,简凡奉命归队。”

    对于这位处处关心的队长,简凡的感激之心还是有的,特别是经历过此事之后,更觉得平时要是没有队长这么着督促,就没有当天那瞎猫逮着死耗子的一枪了。看着队长,简凡捕捉到了他眉宇间掠过的一丝喜色,不由得心里暗自得意。

    不过秦高峰可没有多大表示,还是那样不冷不地问了句:“伤好了?”

    “好了!”

    “知道今天为什么叫你来吗?”

    “不知道。”

    秦高峰背着手,很慎重地说道:“把那天执勤的经过,给我详细说一遍。

    “哦,是这样………”简凡眉间有几分喜色,侃侃而谈,把从交易开始的经过详详细细地跟队长汇报了一遍,不管怎么说,毕竟都是一个市局认可的成功案例,肖副局长还亲自到医院看过自己。而且是成功地把一干嫌疑人全部缉拿归案了,要去掉受伤的成份,这足以让简凡感到几分自傲了。现在连简凡也隐隐地感觉到队长的用意了。

    听到如何如何惊险的话,秦高峰的脸色根本不为所动,听完了,盯着简凡的脸仿佛在寻找什么蛛丝马迹一般,盯了很久才冷冷地说了句:“你有什么感觉?”

    “没……没什么感觉。”简凡看队长这眼神,没来由地有点紧张。

    秦高峰却是不无几分慎重地说道:“曹航是个惯犯,是省散打队开除的人,进过两次监狱,就在大原道上也算是个小人物了,这样的人折在你手里也算他点背了,胆小的干翻了个贼胆大的。”

    “嘿嘿,我……我没觉得他很厉害呀?”简凡听得颇有长他人志气的味道,有点不以为然地说道。

    秦高峰鼻子哼了哼有点不屑,仿佛是打趣般道:“干翻了这么一号人物,没觉得很爽?很痛快?……难道没有觉得自信增长了那么一点点?”

    “有那么点。”简凡笑着道。

    秦高峰也笑了,不过这笑有点怪怪地,接着说道:“暴力是对控制最直接的宣泄,这种快感是什么也档不住的,小子,看来你也不例外啊。”

    “例外?我例外什么?”简凡没听明白。

    “就是不管你胆大与否、不管你承认与否,你的血液里同样有暴力因子。--凤-舞-文-学-网--是男人,都难得有例外………告诉我,现在还觉得很害怕么?”秦高峰像在导。

    简凡却是几分傻乐了,摇摇头:“不害怕,没有什么可怕的。”

    却不料笑着的秦高峰突地脸色一变,话锋转了:“好,进入今天的第一项内容,不要以为我会表扬你,我是来打击你极度膨胀的自信来的,你应该很庆幸没有在我手下出第一次任务,否则的话,这种况我当场会给你几个大耳光。不要以为支队和市局一表扬,你这尾巴就翘上天了,知道我怎么评价你这次外勤么?”

    “什么?”简凡心里怏怏不乐了。

    秦高峰吐字如吐唾,字字声重地道:“蠢!非常之蠢。你是靠运气拣了一条小命,如果后援迟上几分钟,曹航取你这条小命比掐死一只蚂蚁还容易;如果胡丽君出了意外,所有的责任就要都扣你脑袋上,你这一辈子都翻不了;我听说你还殴打嫌疑人用枪着他是吗?众目睽睽之下,你要走了火,那你就得给这个人渣赔上一辈子了。”

    简凡听得这话格外刺耳,悻悻道:“就没指望你说好话。”

    这话里,倒也不无几分赌气的样子,简凡知道队长说得没错,但相比之下,更愿意听胡丽君那种鼓励式的口吻,或者听听陆坚定的胡吹大气也成,队长说不出什么好话这肯定的,不过难听到这种程度也真有点例外。

    秦高峰好像还生怕简凡不理解地似地又在加砝码了,笑里轻蔑的味道越来越浓:“看样你小子不服气是不?好,我给你指出四点,你不是嘴利牙尖么?给我说圆了,算我错了。第一点,胡丽君突然出手没有什么错,伪装不下去的时候只能突然出手,货已现,已经没有必要拿出现金的再冒险。她错的地方在于太过于高看你了,而你,根本就是掉意轻心,认为场面全在控制之下对吗?你回头想想,如果你也持着枪着曹航的脑袋,他敢动手么?”

    “这……”简凡一下子语结了,可反过来想,这个常识问题,没人告诉我呀?

    秦高峰可不管这些,继续说道:“第二,以你的眼光当时没有认出曹航来有可原,但他动手之后你应该知道了,既然知道了还敢和他搏,简直是找死。俩人缠斗分开之后,应该马上持枪击伤或者击毙他,而不是找块石头砸人;第三,他既然已逃,你又听到了路面上的枪声,你手里有武器,你应该做的是回救援你的队友,她要是出了意外怎么办?何况四个人和证物重要,还是那一个脱逃的重要?第四,在没有后援的况下,你居然敢擅自追击一个急了的人,如果他手里也有枪的话,你觉得你的胜算有几成?………”

    简凡听得语结之后是冷汗涔涔,再回忆当时的事实确是如此,胡丽君一直在勉励,是因为不想让自己背上这个包袱;队长和局里都在嘉奖,那是维护警察的名誉;这些事真细较起来,还真有点一无是处了,几句话让简凡无可辨驳了,悻悻说了句:“队长,当时被打急了,谁顾得了那许多。”

    “这件事唯一可称道的是,你小子比较有种,没有被吓破胆。不要给自己找借口,到了任何危难的时候,拼命蛮干胡来解决不了问题,你需要的是镇定、从容,一切谋定而后动,同样的事再发生一次,你觉得你还会全而退,还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么?我今天的话,说的有错吗?”

    “没错。”简凡子,鼓鼓勇气说了句:“您说的都没错,可就是有点小看人。”

    “是吗?”秦高峰这回看着简凡怏怏不乐甚至有几分不服气的态度,倒真有点可笑了。看来这次确实是激起了少年的血,连说话都带上几分火药味了。一笑之后,秦高峰几分不屑地说道:“给你一个机会证明你自己,或者你也可以看作让你发泄的机会,我们现在有不到五米的距离,你可以用想到的任何办法来攻击我,我只用这一根手指来还击你……怎么样?”

    简凡诧异地看着秦高峰轻蔑的眼神,竖着一根中指,直愣愣地直到眼前,简直是侮辱。而且还生怕简凡不理解似的朝上竖了竖,轻蔑地说道:“来呀、来呀,这个动作不理解什么意思么?”

    简凡被激得心头火起,话落手动,根本没有任何招呼,直扑向秦高峰,拳手直朝着秦高峰的小腹招呼。心头泛着恶念,你丫这么拽,干你一家伙还别怨我!

    挟着劲风扑来,端得是虎虎生威势不可挡,简凡已觉得自己的拳手几近招呼到了队长的小腹,却不料变生肘腋,秦高峰侧一让步,形高大地看着并没有什么动作却让简凡堪堪落空,跟着只见秦高峰胳膊一绕,中指一点,简凡眼前蓦地失去的目标,后颈一疼,哎哟一声一坐到了地上。手捂着后颈发愣,没怎么看着就中招了。

    抬眼,眼前秦高峰退了几步,仍然竖着一根中指,轻蔑地笑着。

    简凡悻悻的捡起警帽,嘴里大言不惭地说道:“你偷袭,卑鄙。”

    秦高峰被这倒打一耙的话说得一愣,一愣跟着就见黑影砸来,刚起的简凡瞬间又扑将上来。

    原来是拿在手里的警帽脱手,这招却是不错,扔个家伙吸引对手注意,对方会下意识地去接,只要一接就空门大露,正是攻击下三路的最好办法。而简凡眼光也正落在高个队长的要害部位,心里的想法是只要干着他了,他就没话可说了。

    简凡的出手快,可秦高峰的防守反击一手挥掉警帽,竖着中指几乎就在简凡眼可见的况下直刺到了中路,简凡蓦地觉得那指头瞬间抵上自己的咽喉部位,一疼之下马上后退,这次可没倒地丢人。

    刚一退,简凡旧招未老,新招又生,使出了当学生时候打架用过无数次绝招,一手摸一串钥匙“蹭”地直秦高峰脑袋,趁着秦高峰一低头的功夫,干脆跳起来直蹬小腹。平时就是这么着和队里的外勤们胡闹,这招经常打得郭元和肖成钢防不胜防。

    说时迟,那时快,秦高峰一低头的功夫,简凡的单腿已至,不料秦高峰低头并没有影响动作,又是鬼魅般地一侧,简凡甚至没有看到那根指头从哪里戳出来了,只觉得肋间一麻一疼,呼里通隆栽倒到地上。

    三合三分,三招轻轻松松摔了两跤,顿时把简凡的脾气打没了,俩人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悻悻地起,秦高峰却是弯腰捡起了钥匙和帽子,笑着看着简凡:“绝招不少嘛简凡,你二叔说你在学校就淘气捣蛋,我都不信,今天看来没说假话,被你这长相迷惑,折在你手下的不少吧?”

    看着一坐地的简凡,秦高峰倒觉得这等机灵和手快的劲道确是不小,只是取巧的很,再看简凡悻悻地坐着接到警帽扣上,抹抹鼻子,肋间隐隐作痛,有点无奈地说道:“干不过你,咱们不在一条水平线上,要犯罪份子都有你这水平,我第一个不当警察了。”

    “哈哈……”秦高峰笑道:“没有那么玄乎,我这根指头并没有练过一指禅或者什么功夫,只是戳到了你体最软的部分,第一次在你后颈椎的末梢,如果用掌的话,你现在应该昏迷了;第二在你的喉结上部,是你的呼吸管,你不得不退;第三次戳到了你软肋间,所以你才这么疼………怎么样,我这办法好,还是你的办法好?你随便学上几招,还至于用牙咬,用石头砸都没有打倒对方吗?”

    “队长,你不是想把我训练成杀手吧?”简凡狐疑地问,不知道队长这意思。

    “你有那出息么?”秦高峰还是语带不屑,满是否认的口气撂了句,不过却是解释道:“老话说的是艺高人胆大,没有武力做基础,所有勇气都不值一提。比如你我对敌,我可以轻而易举摧毁你的反抗,你便是再有勇气、胆子再大又能如何?为了避免你以后再犯混,我可以教你,你愿意学么?”

    这话说得简凡愣了愣,不过想想刚刚糗态,再想想经历的危险,使劲点了点头:“嗯,我学。”

    “好,回去找谢法医,让她给你讲讲人体的解剖图,让她告诉你最容易受到攻击的部位,先学会保护自己,再去学怎么打倒对架就到外勤里挑对练,不懂了再问我。”秦高峰说着,向着击台走去。

    “队长,你也不给个秘笈什么滴,我练练?”

    简凡颠跟在背后问,还以为要面授机宜,敢是找人对练,那容易得很,和外勤那帮货最起码不会这么吃亏。

    “学武一年不如打上一架,真本事都是打出来的。来,试试你这段时间的进步,看靶。”秦高峰说着,调试着击台的按扭,一调便听得哧哧声响,前方二十米处三个靶两上一下,居然是移动的靶,接枪在手的简凡一愣神,没敢开。秦高峰却是叉着胳膊看着简凡,没有说为什么。

    简凡又被那眼神刺激了一下,跟着砰砰砰连开三枪,脸上马上飞红一片,咬着嘴唇,不好意思的看着队长,又是三个脱靶。

    “好,正常发挥水平。继续。”秦高峰笑也没笑,不过这话听得刺耳,像反话正说。

    又是砰砰砰三枪,简凡的脸上发烧,悻悻看着秦高峰说了句:“队长,靶在晃悠,打不住。”

    “哈哈……你住了几天院,被人捧得心晃悠了,打得住才见鬼呢。走吧,今天到此为止,以后到这里玩。等你心态放稳的时候,靶就不会晃悠了。”秦高峰说着,收起了枪。

    俩个人一前一后出了击场,看着队长高大的影、矫健的步伐,很潇洒地上了车,车又换成了一辆大城市猎人,车和人都是一般地虎气,顿时让简凡觉得眼不已,心里暗道了句,丫的,警察当到队长这份上才叫牛啊,好车经常换。我要到了这水平,白天换靓车,晚上换美女,倒也幸福得紧………

    心态放到多稳简凡倒不知道,不过他知道,现在自己已经回复到了正常的心态,最起码刚才想到这些,心里就知道,肯定实现不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