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章 方寸我心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ketpc很重,掉在地上的声音很闷,吓了简凡一跳,支着子赶紧捡,一拿到手里又是暗暗叫苦,机下部凹进去一块,完了,这可完了,看人家秘密照片不说,还把人家掌上电脑摔坏了,这可咋交待。--凤-舞-文-学-网--一侧头,不无几分责难的看着这位探病来的人。

    不是别人,正是曾经朝思暮想,现在已经不太想的蒋迪佳,挎着肩包,一手提着水果,不无诧异地看着简凡的一连串奇怪动作,跟着又是如此诧异的眼神,本来就惴惴不安的蒋迪佳脸上也怪怪地,第一声叫的时候还没认出来,现在认请了,而且面前的人颇多变化,最起码脸鼻子以上的部位已经不像原来那么清秀了,对方的目光,像是第一次见面一般,上上下下审视着自己,敌意颇浓。蒋迪佳奇怪地自己上下没有发现什么问题,这才怪异的问:“简凡,我……我哪里穿的有毛病?”

    “啊!?没有……没有!”简凡摇着头,这么漂亮的美女,怎么会有毛病。

    “那……不欢迎?”蒋迪佳侧头问着。

    “不不!”简凡省过神来了,赶紧把刚刚看的东西塞进枕头下。

    “怎么,不请我坐下?”

    “请请……”

    简凡终于是反应清楚了,赶紧地请蒋迪佳坐下,蒋迪佳很自然地拉着椅子坐到简凡的边,一大袋子水果放到了头柜上,随意地问了句:“刚才看什么那么入神?我进门半天你都没反应过来。”

    “嘿嘿……机密案。”简凡笑着支坐下了,随口诌了句瞎话。再看蒋迪佳坐着,很随意往后拢了拢头发,赶紧地下地倒了杯水,蒋迪佳客气地接到手里,简凡这就怪怪问了:“蒋姐……你怎么知道我…我在这儿?”

    “怎么?你这事很秘密吗?”蒋迪佳仿佛窥得秘密一般得意地笑着问。

    “噢,不,奇怪而已。”

    “呵呵,我去过两次,第一次不在单位,第二次是昨天,说你住院了,打电话问了问香莼才知道你在这儿。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嘿嘿。”简凡傻笑着,没成想蒋姐还真想着自己。

    蒋迪佳像是在埋怨简凡冷遇自己,而简凡再次面对蒋迪佳的时候却是不无几分悻悻然,上一次的拂袖而去一直就以为是两人的最后一次见面,过了这么些天,还以为双方再不会有什么交集了。

    “呀……眼还肿着?”蒋迪佳说着,凑上来看着简凡的两只眼睛,手不自地触了上来,从眉骨眼角连到太阳都有瘀伤,仿佛是十分心疼般地轻抚过青瘀未消的地方,咂着嘴道:“还疼么?”

    关切地一声“疼么”,让简凡顿时觉得不疼啦!

    如此如此地近,嗅着那股熟悉熟悉的幽香,感受脸上被温暧的手指抚过,哪还会疼?不但不疼,反而陶醉了半天没有说话,刚刚在脑海里正yy着的对象和眼前的发生了交集,不用闭眼都能回忆起曾经那一夜的浪漫。多未见,只觉得蒋姐的脸色白了几分,眼睛却是分外地黑,睫毛还是那么长,微微地向上翘着,一说话露着整齐的贝齿,哪里,曾经深尝过的地方,不知道还是不是那么甜、那么美。

    “嗨、嗨……简凡,你不是被人打傻了吧?”蒋迪佳说话着就发现简凡的两眼发滞,张着嘴快流口水了,半晌没回过声来,赶紧地拍拍简凡没受伤的下巴,几天不见,心里暗笑着这小子肯定没想好事。

    嗯!?简凡被晃得摇摇头,一听这话乐了,傻呵呵说道:“嘿嘿,我本来就不聪明。”

    “躺下……”蒋迪佳说着,命令般的口气,把简凡摁到了上,轻轻地盖上了被子,怕简凡着凉也似地,一切安排妥当了,静静地坐在上,笑着看着简凡:“我给你削个梨,下火,不许乱动哦。--凤-舞-文-学-网--”

    头柜上有削刀,有各式各样的水果,来探望的人不少,蒋迪佳握着小刀,拣了一个大个的梨轻轻的削着皮,不过看样不常干这活,很笨拙的削了厚厚的一层,削了没几下就断了,又重新开始,不过削得很仔细、很认真。雪白修长的手指和梨放在一起几乎不可分辨,简凡看着,这笨拙的动作此时在他眼里看得是赏心且悦目无比。

    对于蒋迪佳,一直是心里挥之不去的一个影子,不见便罢了,一见便有点收拾不住心神的飘摇,可简凡知道,这是一位只可以任凭瞻月望星般仰视的女人,俩人间的距离并不会因为一次两次的交集而拉近多少,如果细想之下,别说蒋迪佳,就从小青梅竹马的香香按现代社会的标准自己都般配不上。

    此时再看蒋迪佳,开襟的呢子风衣里,仍然是白色搭配的上衣,柔顺的长发飘洒在肩上,鼻似月、目似星、两嘴翘翘千般,把这等景放到眼前,和心里最美、很美、更美的所有美女印像相比都不觉得逊色。

    哎……简凡在心里喟叹着,看来这相见倒不如不见,一见蒋迪佳就让自己觉得仍是彻头彻尾的无产阶级,而无产阶级摘得胜利果实只可以在理论上,永远到不了实践中。

    偶而一瞥看着简凡正看着自己,蒋迪佳微微笑道:“你……你为什么没有给我打电话?”

    “你没说。”

    “那你干嘛没有找过我?”

    “你没让!”

    一问一答,蒋迪佳扑哧一下子笑了,美目眨着不无几分歉意地道着:“我……我那天晚上不该对你发火,你不会还生气吧?”

    “我现在脑部失忆,好多事都不记得了。那天你生气了吗?还发生了什么?”简凡狡黠地笑着,不过此时顶着俩熊猫眼,实在帅气不起来。

    “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也忘了。”蒋迪佳抿着嘴唇笑着,把削得颇丑、形状颇不规则的梨儿递到了简凡眼前:“吃吧。”

    简凡接到手里,评价了句:“你削得真难看。呵呵。”

    说是这样说着,不过就着却是大啃了一口。蒋迪佳倒也不介意,双手讪讪的挽着,轻轻地放下的小刀,又掰了根香蕉,征询地问道:“要不给你剥个香蕉,这剥出来肯定不丑。”

    “嗯~~不吃,不吃了,这俩天净吃水果。”简凡摇头否决了。

    “简凡,你什么时候出院。”

    “不知道。”

    “不知道?”

    “啊,这得听组织的,本来我这伤根本不用住院,陆队长说了,执勤受伤了这事不多,让我躺着,领导要来关怀慰问呢,回头评功邀赏什么滴还能多点。嘿嘿……躺着蛮好的,天天有人来送东西吃。”简凡边吃边乐呵地解释了几句,倒把蒋迪佳逗笑了,笑着问了句,等你出院了,我来接你怎么样?

    “啊!?不用,队里要来的,我直接回队里,你把我往哪接?”简凡笑着,扔了梨核。

    蒋迪佳像有心事一般,讪讪笑着道:“我把你接到九鼎疗养一段。那儿条件好。”

    “去九鼎?”简凡一听,愣了下神,嘴有点走火了,没过大脑就说了句:“喂,蒋姐,不会是你哥又派你来当卧底吧,我全上下可没值钱东西啦啊?”

    “你……”蒋迪佳一下子有点语结,本来轻松的氛围被破坏了。有点不悦地瞪着简凡,简凡省得说错话了,苦着脸直抹嘴赔罪道:“说错了、说错了,我是说,我上没有值得他掂记的东西了。”

    “什么?”蒋迪佳更忿怒了几分,瞪着眼凑上来了,像是示威。

    “咂咂……”简凡吧唧着嘴,躲避着蒋迪佳的目光,不迭地说道:“又说错了,那个,反正就那意思。”

    “你……你就是这样看我呀?什么就那意思?”蒋迪佳摆过头,气咻咻地说了句。

    “不是,不是。”简凡摇着手证明道:“我是说………算了,不说了,越解释越乱,我就那意思,就是不想再去九鼎,也不想再纠缠在那件事上,话我都说到了,事我也办到了,我知道我挽回不了,可将来他出了麻烦,别回头赖我成不?一句话,不管有什么事,我和九鼎和你哥都没有什么关系,行了不?”

    “你……真的不想再从中分一杯羹了?虽然有缺陷,可它也值不少钱………你说的温度的事,我告诉他们了,他们现在正想办法完善这个配方和工艺,这件事我和我哥商量了几次,他们准备给你正式从整体的利润里分红。怎么样?我帮你争取的。”蒋迪佳听得这话,反倒安静下来了,坐到了前,盯着简凡仿佛要等着他兴高采烈一般。

    简凡听得蒋迪佳说着,神渐渐地肃穆起来了,两人各有所思的眼光碰撞着,蒋迪佳很殷切,简凡很慎重,讪讪问句:“还是以罗家酱坊的名义?”

    “是,这个没法更改了,专利和商标都注册了。”

    “不要!”

    简凡听得这话,表冷了几分。

    “为什么?名利双收,什么都有了,过上几年,你可以攒一部分钱,说不定就不干警察这个危险职业了,自己创业也有底子了,不好的么?罗家酱坊的事我听我哥说过了,毕竟是几十年前的事了,咱们难得还限于这个名字?”蒋迪佳说着,看着简凡不乐意,劝慰着:“我和香莼谈过了,她同意这事,你们俩人的当务之急是解决在大原的房子问题……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嘎,怎么这么别扭?”

    “蒋姐!”简凡看着蒋迪佳,斟酌了半天才说道:“我爷爷、叔叔、婶婶差不多都是生意人,卖过菜、粜过粮食、卖过酒,到我爸这一块,卖过二十年饭,这么宰上客人三十五十都不是个什么大问题,要真把没把握的东西放到客人桌上,这就是大问题了。做这配方当时的初衷只是好奇,摸索了十几年做了七八成像而已,没想着卖多少钱,是我一时糊涂卖了,凭心而论,五万块不少了,我没想多拿………这么着吧,我把五万连本带利退给你们,你们把专利和注册商标什么都撤了,配方我也不收回了,也收不回来了,不管你用什么名字,别用罗家酱坊,罗家和罗大御厨在我爸心里和神一样,你们起什么名不行,非把罗家拿出来糟塌,人家一家都灭门了,这么干,你就没问问你哥,就不觉得自己良心让狗吃了啊?”

    “你……你骂人?”蒋迪佳有点花容失色了,咬着嘴唇瞪着。

    “对不起,在警队学坏了,顺口了。”简凡悻悻说道。

    俩个人现在差不多脾气都上来了,互瞪着谁也没有示弱,这是简凡的一个心结,无法化解,而蒋迪佳好似一副好心被人当做害人心了一般,也是忿忿不已。片刻之后,蒋迪佳努力平心静气地说道:“简凡,你知道我为这事费了多大周折,其实严格地从法律上来说,你和九鼎没有任何关系,他们可以一分钱都不给你。我好心好意给你争取这些,你为什么就一点都不领呢?”

    “好好,好意领了,不说了,你走这些真没什么意思,好几个月了,该说的我都说了,就当我们都不认识,你们发多少财我不在乎,别再来找我好不好。我现在都怕了你了,本来运气就背,自打认识你不是背了,是倒霉了,见了一回面就被你哥下了,再见了一回,又着火了,又见你一回,还没准要发生什么倒霉事呢?快点走,省得我心烦。”

    简凡说着,明显不再想讨论这个问题了,钻进被窝里蒙着头,不理蒋迪佳了,双方纠结在这个问题上。

    “你起来……你再装!”蒋迪佳气不自胜了揪了被子,瞪着简凡,没好气地说道:“你当几天警察了不得了,我怎么就倒霉了?明明是你倒霉,自从认识你我的麻烦就不断,你妈训了我不说,现在你也敢训我。不是请你,我能被火困到酒店里么?你还说得有理了。”

    言辞间忿忿不已,还真被惹恼了。一拉被子,简凡却是不装了,翻下了,看着蒋迪佳发怒的样子却是更有一番风,嘿嘿笑着撂了句:“知道我是警察还敢动手,这是袭警知道么?”

    “你……”蒋迪佳站起来了,刚要发火,却又被简凡这等无赖的子逗笑了,想了想,却是默默地拿起了挎包,看着简凡无奈地摇摇头说道:“简凡,既然你一直误会我的好意,那咱们没什么可谈的了,九鼎的事不管你说卑鄙也好,小人也好,都无法更改了。”

    转说了句,几步走到了门口,蒋迪佳好像等着挽留的话却没有听到,诧异地一回头,却见得简凡愣在窗口,目光里很复杂地看着自己,两人对视了片刻,蒋迪佳蓦地心弦一动,嗫喃地说了句:“对不起,九鼎是我妈妈一手创下的产业,我在家里就是个吃闲饭的人,这事我当不了家,我只是想尽可能地弥补你一点。坦白地说我很喜欢你也很感谢你,可我也理解不了,你保持这高风亮节有什么意思?做给我看?”

    对于简凡,蒋迪佳一直感觉很怪,说不贪财吧,按费仕青所说,讹朋友的钱、宰客人的钱都干。说贪财吧,真正放到眼前的大笔款项却是不屑一顾。蒋迪佳一直以为简凡是故作姿态,那一夜之后把实给哥哥一说,俩人才达成了这么个一致,却不料仍然是被拒之千里之外。

    简凡听着怪怪笑了,笑着说道:“天上掉馅饼拣便宜的事固然好,可有时候掉得不是馅饼,是铁饼,要砸脑袋的………该拿的钱我拿了,人不能贪得无厌,差不多就行了。”

    “你,你什么意思?”

    “你觉得我误会了你的好意,其实你一直也在误会我的好意。”简凡淡淡地说道,气定神闲,在饮食上绝对有大家风范。

    蒋迪佳不以为然道:“我知道你说什么,可你太小看九鼎的研发能力了,现在营养师增加到了十人,外聘的配料师也有七八人,正准备把这一块市场蛋糕做得更大,即使是有什么问题,群策群力也能解决的。”

    简凡更不以为然了,笑着说道:“呵呵……是你太小看传统配方了,四百年不倒、几代人传承,就凭你几个傻b营养师能完善得了?”

    蒋迪佳听得这话忿意又起:“你……你怎么越来越粗鲁了?”

    简凡却是针锋相对:“那你怎么越来越功利了呢?”

    “好好……停止争论,我们之间以后不提这个话题,也不见面了好吗?”蒋迪佳忿忿说道。

    “没人你呀?你自己来的。”简凡又是一句难听话。

    “我……好好,算我自作多。算我看错人了。你这种人,根本就不知好歹。”蒋迪佳口不择言地说了句,转跑了。

    不等简凡开口蒋迪佳便即快步出了走廊,简凡又是回探在窗口看着蒋迪佳出了大院,上了车,感觉得出蒋迪佳很生气。不过简凡却没有什么愧疚,最起码问心无愧了,这号美女端得是可望不可及,离远点也好,咱看着也多点美感,少点反感,省得扰得人流口水……直到看不见车影了,简凡才悻悻躺回了上,一摸枕头下那掌上电脑,细细端详了许久,心里却是暗道苦也,银色的机下部凹了一大块,杨红杏要说脾气,可比蒋迪佳要大多了,这要知道了,没准画中风万千的样子立马就竖眉瞪眼变成母老虎了,这可咋办?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