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3章 心有戚戚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重案大队直属支队队部管理,和各个刑侦队虽属平级,可在装备和待遇上要高不少,经常是市局、省厅和部级督导的案件都交由这里处理,虽然责任大点,压力大点,可政策给的倾斜自然也多点,有时候刑侦副职的支队长就直接兼任重案大队的大队长,现任这个队长陆坚定从基层干到这里,据说也是下一任副支队长的候选人之一

    忙碌了两天,11.2特大制贩假钞案接近了尾声,陕山两省的公安合作很圆满,两地协同作战共抓捕嫌疑人二十余人,大原市以范晋阳、何向东、曹航为首了十四人无一漏网,抓捕的时候又是人脏俱获,连审讯都没有费太大的劲便告突破。--凤-舞-文-学-网--预审、结案、移交,剩下的工作就不用自己心了,从支队出来,陆队长驾着队里的雪铁龙三厢车直驶向一大队。

    队里的这辆车基本就是队长专用了,倒不是车有多好,而是这车的外型和电影里美国fbi常开的那种suv特别像,驾着这车、戴个墨镜,偶而心血来潮来把吸附式警灯一挂,实在是拉风的紧,怎么说呢,就是特有成就感那种。几个大队的都知道陆队长好摆这么个谱,暗地里给人起了个外号叫陆摩斯,什么意思呢?装得快像福尔摩斯了!

    驶进一大队的时候正逢午时快上班的时分了,和熟人打电招呼直接进了队长办公室,此番目的看样是专程拜访秦高峰来了。办公室里,秦高峰挟着支烟,长腿搭在办公桌上,正摇着椅子看着一份案卷,陆坚定进门的时候,只是抬了抬眼皮,不不阳地说了句:“哟,您还有脸进门呀?”

    “我这脸不在这儿搁着么?怎么啦?”

    “借人的时候说得好听,把人都送医院里,你倒抹着脸来了。”

    这当然是在说简凡受伤住院的事了,秦高峰说得不不阳,陆坚定却是脸不红不黑,胖脸笑着一副恬不知耻的样子,大咧咧坐下来:“哈哈,从市局到派出所,谁不知道我陆坚定脸皮厚,你还别咋唬我,请功少不了你的份啊………嗨嗨,有点坐相成不成,就不待见客人,等我走了再摆这架子成不?”

    秦高峰笑着放下了腿,随手把烟盒扔了过去,俩人在工作上打交道不少,倒也熟稔得紧,看着陆坚定,笑着道:“怎么,有何贵干,又给你挣了个升迁资本,来磕头谢恩来了?”

    “我说高峰我就没法说你,怎么见了谁都不不阳这得。要不你这臭脾气,说不定都当上个副支队长了什么滴,至于在这鬼地方呆七八年不挪窝么?”

    陆坚定猛抽了口,嘴和鼻孔里哧哧冒着青烟,埋怨了句:“我今儿就来跟你说你手下这事了,这小子可真够野的啊,那个叫曹航的嫌疑人,手腕被咬了一块,脑袋给开瓢了,一枪打翻了不说,我们要是去迟点,他敢把人给毙了……我说你是怎么训出来的,整个一个悍匪苗子哦,曹航可是省散打队呆过的,三五个人未必近得了,嘿,居然被你们一大队个小内勤吓得尿裤子了,真邪了啊!”

    陆坚定说得言辞凿凿,这当然是证据确凿了,仿佛是说嫌疑人一般不无几分惊讶和愤概绪。秦高峰听得理也不理,不屑地说了句:“我的人自己会教育,你什么闲心?”

    “对,是得好好教育教育,这没准什么时候出事可来不及了。”陆坚定说着,就着话头了。

    “就这事啊?”

    “啊不!我是说呀……”陆坚定的脸变了变,诡异地笑着道:“我是说,这小子要不调我们队里,我替你教育教育?”

    秦高峰诧异地瞪了陆坚定半晌,跟着是爆着几声大笑,这来意明白了,敢是想挖墙角来了,一副好笑的神却是没有回应。

    “嗨,老弟,给个话呀?就这惹事的茬,到我们队里,我给你看着,省得你心,咋样?老哥我对你不错吧?……明跟你说啊,我看这小子是块料,考验外勤能不能出任务,一百次安全顶不上一次危险,能趟几次危险任务过来,将来都是精英,一遇到这种事啊,新人不是吓破胆了,就是吓大胆了,我看这小子属于越吓胆越大的主,到我们那儿正合适。--凤舞文学网--”陆坚定干脆挑明来意了。

    “老陆。”秦高峰笑着说道:“你用完了人、请完了功、邀完了赏,然后回头又想连人挖走,你这是不是有点太不地道了。”

    “哟,您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我有点不地道。”陆坚定笑着,根本没有不好意思的意思,反倒就驴下坡了:“咱这样吧,不让你吃亏,你有啥要求,给我提提,一准给你解决怎么样?要车,人事对调、怎么都行,只要你同意,支队长那儿我去说……是块好钢就要用在刀刃上是不,我们大队母老虎有了,再添上这么几只小老虎,哟,全乎了。哈哈……”

    “这样吧,老陆,不是我驳你的面子,你知道我的作风,来的自愿,去的随便,只要他愿意去,我不拦着。可现在为时有点早,让他在一线多煅练几天,没进过派出所直接就进了刑警队已经是跳级了,才在一大队呆了几个月就进重案队,别人听着也说闲话不是,实习期满喽,要真想去重案队当外勤,我亲自给你送去。怎么样?”秦高峰好像乐得送这个顺水人

    “好好……我就知道你哥们够意思,不说了,到了测评完了,我来领人,在你手下练半年,拉出来就能上阵。”陆坚定一拍大腿,乐了。

    “哎,老陆,还有个小事我现在刚想起来。”

    “说!”

    “本没想找你,可你一说车,我倒想起来了,给我们一线解决个实际问题。”

    秦高峰说着,从这抽屉里抽出一厚摞发票,油票,啪地拍在桌上。

    “嗨,当警察不能这么黑吧?这刀下得太深了昂!”陆坚定一惊,这怕不得有好几千外勤差旅加油票,肯定是超标了没地方处理,到重案队打秋风。

    “呵呵,办不办啊,别说我不给面子。”秦高峰笑着,仿佛也是办成了事一般,直接把发票往前推。

    “好好,这次人算还了啊,回头我报了给你………宰这么狠,那这事咱们定了啊,到时候你不认账都不成。”

    陆坚定悻悻把一堆发票塞到口袋里说道,经常要甚至派出所和大队帮忙,给点实惠和人却是不得不办的,暗暗地只觉些行有点偷鸡不成反蚀米的感觉。

    “放心,就怕到时候你不敢要!”

    秦高峰还是不不阳地说着。

    ………………………………………………

    ………………………………………………

    市武警医院里,靠着三楼尽头阳面的一间病房里,一群警服着装的人正围着病,哟,细看之下不大开眼界,窗台上开着的迎花,屋子里这一群,还净是警花了,不过是花非花,一说出话来可呵碜得要命。

    “哟,简凡,你不用化妆都成猪头啦!”

    “好可怜哟,不过比原来帅多喽。”

    “该!犯罪份子终于替我们出了一口气昂!”

    “报应、报应,报应不爽啊!”

    “你们干什么?他还伤着呢,有没有点同心啊?”

    你一句我一句,神各异。除了杨红杏说了句公道话之外,牛萌萌、秦淑云和梁舞云,差不多俱是幸灾乐祸的表,平时被损最多的梁舞云却是咬牙切齿,每次都要比旁人多几句。旁边站着的谢法医笑着看着一干女警损着简凡,史静媛也是一脸莞尔,削着一个苹果。六位女警联袂探病来了。

    医院里呆了两天,简凡平时是人缘颇好,差不多队里人都来遍了,这一拔娘子军是谢法医带队来探病的。简凡打了两天点滴已经恢复了个七七八八,这出外勤抓贩假钞团伙,经历了搏斗又击伤一名案犯,这么大的事就在一大队都难得碰到,听者自是惊讶得无以复加,不过此时再看,却是说不出的滑稽可笑。挂着俩熊猫眼,脸上、手上贴了几块绷带,除了眼珠子看着还有几分狡黠之外,着着病号服怎么看都是惨兮兮的样子。

    简凡右看看、左梁舞云最高兴,牛萌萌有点可怜、秦淑云有点仰慕、而梁红杏就有点复杂了,半晌才说了一句话。史静媛和谢法医年纪大,却是安慰得多,不像这伙同学一般净开玩笑,左右故态重萌了,撇着嘴声音不客气地说道:“喂,你们来探病来了,还是来超度我来了,两天来了两回,净没好话,说话前先想清楚啊,我这乌鸦嘴可没受伤,想听好话是不是?”

    这拉架势瞪眼准备上嘴的样子逗得众女警咯咯直笑,谢法医笑着啐道:“小凡,你就不能对姑娘们客气点,怪不得都不待见你。”

    “谢阿姨,你看你看!”简凡忿忿地指着众女,深恶痛绝地说道:“她们比犯罪分子还可恶啊,见面就咒我,我看谁最高兴,再高兴我生活不能自理了我就讹谁!”

    “胡说什么呢?给……”史静媛嗔怪了句,削了个苹果递上来。这简凡说话没遮没掩,几个女警也是没轻没重,不过看样这几位的关系都不赖,也不好夹在中间说什么。简凡却是不无享受的咬着苹果大嚼,嘿嘿地笑着损开了:“看史姐多温柔,你们几个学学,一天到晚疯疯颠颠,嘿嘿……将来找不着婆家,找着婆家也摊上恶婆婆,天天收拾你们。”

    咦!?集训队的四大名花叱目瞪眼,这话太过恶毒了点,梁舞云捋着袖子挥着手喊着:“老大,我们仨摁住,你来非礼,小样,还治不了他了。”

    几个女警做势要来非礼,简凡却是坏忒忒地笑着:“耶!欢迎非礼啊,你们一起上,我绝对不反抗啊!”

    一句话把众人逗得哈哈大笑,杨红杏被糗得面红耳赤,掐了笑得前俯后仰的梁舞云一把,几个女警相互推搡着,却是谁也不敢真动手,连谢法医和史静媛也按捺不住被逗得直乐。

    说是来探视,差不多就是来说说笑话,胡侃一通。简凡见着熟人也乐,众人看着简凡没事也放心,不一会快到上班时候众人告辞要走,简凡这睡了两天有点留恋了,苦着脸说道:“史姐,队长怎么没来看我?我什么时候出院呀?”

    “队长让你老老实实养病,你就老老实实呆着呗。”史静媛不置可否地道了句。

    问不出所以然来,这四个同学又跟着捣乱,各自招着手哄宠物一般,乖啊,乖乖躺着,姐姐们晚上来看你哦……

    简凡气咻咻蒙着被子不理会了,几个女警招着手再见轻轻掩上了病房的门。了无人声了简凡才钻出了被子,长舒了一口气,好像这两天比出勤还累,局里的领导、经侦队的、重案大队,还有一大队的,轮番来探视,还真是有点疲于应付了。

    想的人没来,净来了些没想的人。老爸老妈那儿,压根没敢说,怕爸妈担心;香香倒是说了,可工作忙,一看被人打成这得了,流了两眼泪,跟着就埋怨上了,而且移动公司这破单位,越到年底还越忙,除了下班其他时间还来不了。

    人一起赶紧起,隔着两间就住着胡丽君还没出院,这段时间没事了就凑那儿说话聊去,起来了却见得头柜上的一堆水果营养品间还放着一个小包,一愣神,八成是那位又忘了,刚刚拿到手里,门吱哑一声开了,一抬眼,却是杨红杏去而复返了,简凡一递包:“忘包了吧?”

    “嗯!”杨红杏讪讪上前,接到了手里,拉开了拉链,掏出来一个精致的大屏手机模样的东西,递上来,笑吟吟地没有说话。在此之前的冷战因为受伤的事得到了一个冰释的契机,都没有再提此间的事,简凡看看杨红杏,却是乐得接到手里:“呀!送给我呀?”

    俩人之间,只剩那么一层薄薄的纸有待捅破,但好像在彼此之间,也没有人想捅破,或许浸在这种温和暧昧里要比真正得到还有那么点意思。杨红杏是怎么想的简凡不知道,不过简凡肯定是这么想的。

    是台惠普的掌上电脑,简凡一说那话就后悔了,好几千块钱的东西,还能恬着脸去要不成。

    杨红杏却是笑着说道:“凭白送你这么贵重的东西你要呀?借你玩玩,里面有游戏,能上网,能还可以打电话,你一个人无聊的时候自己玩吧。”

    包挎上了肩,想说什么言又止,迈了一步,却没有迈出距离,简凡看着,笑着把玩在手里说道:“我出了院还你啊,正好无聊。”

    “嗯!”杨红杏仿佛有心事一般应了声,终于还是应声走开了,快掩上的门的时候才回头再见说了句:“里面有好多同学照片,你无聊的时候”

    “哎,好嘞!”

    简凡起相送着,却被婉拒到了门口,一直看着杨红杏款款离开了走廊,跟着又跑到窗口,看着单位那辆警车载着一干同事离开了医院,暗自长叹了一口气,摩娑着手里的小电脑,有点悻悻。

    理想中可以共浴河,而现实却是一道无法逾越的天堑,俩人,或许再也回不到集训队那无忧无虑的子了。

    无聊地躺到上,翻着那台精致的掌上电脑,翻到了图片收藏,还真有集训队时候的集体照片,简凡乐了,笑着用笔触放着着,看着熟悉的面孔,肖成钢一脸傻样;裘刚故作正经;牛萌萌在傻乐着,秦淑云站在边上深思、梁舞云那架势比教官还拽、杨红杏还是那么漂亮……笑着梳理着回忆中的点点滴滴,现在再想起来当时的感觉,死活不想当警察,被二叔赶着进了集训队;又死活不想去一大队,又被二叔赶到了一大队,恍惚间这刚刚几个月的事就像几年过去了一样。

    翻到了下一页,哟,简凡吃了一惊。上面的图片却是拍那天俩人在笔记本上谈话的那一段,龙飞凤舞、歪歪扭扭的大字,被翻拍成了照片,还有俩人涂鸦般画的娃娃,是张一枪中靶的图画,当时好像说,噢,俺女人准的!那堂课上得什么简凡已经记不清了,不过和杨红杏写得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放到眼前,俩人的神动作却是宛若眼前,就像初恋时候调戏香香一般,让简凡不笑意盎然,虽然不怎么喜欢集训队那生活,可不经意回头看的时候,留下来的回忆还是那么美好!

    再往下翻,简凡却是看得更来劲了,一百多张照片,全部是私秘的照片,梳着冲天髻蹒跚学步的,不细看都看不出来是杨红杏;上小学的、上中学梳着马尾巴的、穿着校服的、穿着学士服的,整个就是一个个人的成长经历大汇萃,是一个丫头变成一个漂亮女人的最直观的显现,特别是杨红杏穿着学士服那张,浑然不似平时表现的那么强势,温静贤淑的表里任谁一看也是个乖乖女,直看得简凡瞪着眼就到了屏幕上。心里感觉怪怪滴,哟,没穿制服的时候,比穿着的时候还要漂亮!

    越看越来劲,无意件夹,呀地一声,却是差点拿不稳手里的小电脑,映到眼敛的都是精雕细琢的艺术照,穿着白纱长裙的,在某个海边泳装的、室内装璜考究作布景,作着沉思、作着恬静、作着抚媚、作着各式各样表的杨红杏越看越撩人,敢……这便是传说中的!?

    哇……简凡看着两眼浑然不觉痛了,一丝水迹细细地从嘴唇上流了出来,垂涎三尺的本露出来了。使劲地瞪着屏幕,好像等着画中人脱下最后一件衣物来个一丝不挂似的,肿胀的眼,此时熠熠生辉放着光,啥光,光呗!

    哟!?她给我看这啥意思?简凡看着,抹了把口水,一下子想起个事来,不会是故意给我看的得人家兽没处发泄,这不害人吗?不过转念一想,算了,害就让她害一回吧,吃不着葡萄咱也不说葡萄酸,咱看看葡萄总不碍事吧?

    于是乎,又从头开始看,一张一张地细细欣赏,看得如此的投入,仿佛这画中美人的畔多了一个帅哥,谁呢?当然是简凡我了;仿佛那双恬静的美目正凝视着她的梦中人,谁呢?还是我啊,除了我还会有谁?……迷迷糊糊开始了白做梦的时候,连门吱哑一声响都没有听到,连有人进了病房也没有注意到,直到有人轻轻地喊了一声:简凡!

    简凡正意着,不经意的应了声,还以为护士来了,一瞥之下,一吃惊,手里的电脑一下子滑到了被子上,吧唧又摔到了地上…………

    【恢复零点更新了,节时间我尽量保证一天一更,有时候难免琐事缠有所延误,大家多多担待,有不能更新或者延迟的况,会提前通知大家的!建议大家白天看,晚上等的话,万一老常喝酒误事,又要连累大家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