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章 诱将何须难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一大皮箱钱款和武器送达金广捷酒店的时候,胡丽君带着简凡已经回到了这里,一路上多绕了几个弯,确定后没有跟踪这才放心地回到了下榻的酒店,办这事双方都应该有一种默契,我不摸你的底,你也别管我的路,交易完了一拍两散,这也是一个约定俗成的章法,双方都是出于安全考虑

    接到了队里送达的武器、钱款和新的指示,却是让她带着简凡继续交易,以防嫌疑人产生警觉,胡丽君顿时觉得有点棘手,接头的时候是急之下的无奈之举,那右只为能够转移简凡对恐惧的注意力,而且看样效果不错。--凤舞文学网--但这事现在想起来再要面对,却是不由地感到非常非常别扭,俩人见面不过几个小时甚至于连对方的真面孔都没有看清就发生了这事,实在是让面对的时候有点难堪。

    不过这事暂且顾不上了,胡丽君现在担心的是,被激发出来的勇气,不知道能否持续到几个小时后的交易结束,难不成,再用这办法激他一下?

    不行,肯定不行,同样的办法只能用一次,对于已经熟悉过的事,怕是同样再来一次之后效果要大打折扣了,何况自己也再提不起那样做的勇气了。

    提着一大箱钱款进了房间,简凡却是正盘腿坐在上看着作为样版留下的假钞傻乐着,细细端详了一眼,虽然刻意地往老相化妆,简凡依然是看着清清秀秀,胡丽君暗暗涌起了个怪怪的想法,被这小子摸一下,我也不吃亏啊。

    仿佛此事成了两人之间都知道,却又都不敢说出来的小秘密,让俩人凭添了几个尴尬,放下的东西,扔下了外,坐到上检查着武器,刚把枪拿出来的看了一眼,不经意抬眼的时候,却发现简凡正盯着自己,此时心里多多少少有点鬼的胡丽君悻悻白了简凡一眼:“看我干什么?”

    胡丽君的眼睛非常好看,简凡心里暗道了句,不过妆太浓,具体啥样还真看不清楚,想到这儿,一伸手:“我看枪呢?谁看你呢?给我!”

    胡丽君一想心里乐了,正好顺水推舟,还真怕简凡反感似地,顺手就把手里的枪扔到简凡的上。

    此时,胡丽君还当简凡是看看而已,却不料拿枪在手的简凡蹭蹭蹭几下把一把老五四式拆成了零件,吧唧着嘴感叹了句:“咦,你们就没擦枪吧,这么脏,几年没开过了?……都是老毛病啊,枪没有保养好,时间长了会生锈的。”

    说着动上手了,仔仔细细地擦上了,胡丽君待一细看,却是简凡拿着面巾纸,擦着枪,还卷着纸芯蹭着枪膛,动作很仔细,好像又嫌纸不够用似的,干脆又找了块干毛巾擦上了。

    胡丽君看得诧异不已,问了句:“简凡,看你擦枪像个老手了,怎么?玩过?”

    “当然玩过了。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简凡蹭蹭蹭开始装枪了,神里非常拽。

    “什么?神枪手不成?”胡丽君诧异的那动作确实像个老把式。

    “嘿嘿……我是队里专管给别人擦枪的。”简凡说了句。

    这句倒把胡丽君逗笑了,简凡说着手却不停,早已经装好了枪,上好的弹匣,枪归,这个斜肩式武装带倒也好看,挂到上之后枪正好插到腋下,穿上衣服基本看不出异样来,简凡饶有兴致地把武装带挂进脖子,乐得颠做了几个快速出枪的动作,做完了看着胡丽君正笑吟吟地看着自己,不解地问:“喂,怎么光你们大案队有,这种武装带我们为什么没有?队里那帮外勤,天天把枪揣裤里,这么重,裤子要系不紧,准掉裆里。”

    胡丽君咬着嘴唇笑着,笑着看着简凡做秀一般,解释了句:“大案队出外勤比较多,跨区办案也多,这是为了方便出勤,你们大队现在是责任片区的,外放任务没那么多,所以就没有配这种武装带,喜欢么?这条送给你了。--凤舞文学网--”

    “哎,哎,好……”简凡乐了,看着武装带质地不错,兴冲冲地拿在手里的把玩。

    “一会系上武装带、挎上枪,和我一起去把这伙小子抓回来,怎么样?”胡丽君冷不丁问了句。

    简凡闻得此言,子激灵了一下,手麻利地卸下了武装带,扔到了上,瞪着眼一副不耐烦地说道:“喂喂,有完没完,刚才还说没事了,现在又要让我去呀?你们大案队没人是不是?”

    看来,胆子并没有发生实质的转变。懦夫并没有因为一摸就成了英雄。

    “哼,不去拉倒,谁也你去怎么地。”胡丽君也开始给简凡脸色看了,大大方方收起了枪,看着简凡有点悻悻的脸色,好像在故意扯开话题一般:“好了,你休息一会。我就奇怪啊,没想到你陕西话说这么地道啊?你在那儿呆过?”

    “没有,不过差不多,我老家枫林镇出一百多里就进陕西镜内了,村里娶回来的陕南婆娘不少,打小就听她们骂街吵架,早学会了;我家饭店就开在路边,一年到头那里人也见,别说陕西话,咱周边这几个省方言,我都能听懂,说个差不离,要不人家上门了,咱拿什么近乎啊?”简凡想当然地说了句,这倒不足为怪了,连胡丽君也想到这一层了。

    看简凡笑了笑,胡丽君眼睛游离着想到了一茬话题,跟着拉着脸拉下来了,故意道:“喂,简凡,其实你可不是个好队员啊,刚刚接头不按方案设计,吓得我出了一冷汗,连队长都训了我一顿。”

    “什么?”

    “压价呀?你把人家吓跑了我可前功尽弃了啊。”

    胡丽君不无埋怨地说道。不过事实却是队长对这几句临场发挥非常满意。

    “不会!”简凡有成竹地道:“一看你就没做过生意,老话说这嫌货的,才是买货的,咱们越挑毛病,越摆着一副可要可不要的态度,他们才能越相信,咱们就是来买货的。你看咱们一说趟路他们态度就变了,咱们一压价,他们就说好话,我估计这家伙里头利润不小,要是实打实买,再下十个点都没多大问题………哎,胡姐,我表现得真那么差?”

    简凡看得胡丽君不满意似的,有点怪怪地问。

    “嗯,一般一般,勉强过关。”胡丽君整理着东西,顺手把简凡手里的假钞样本也收起来了,看这架势,是准备要分道扬镳了。不过听到简凡的解释、识得其中关窍之后,却是暗暗佩服,这讨价还价的心机,还真不如这小子。

    简凡看着先前还似火的胡姐霎时成了冷若冰霜,这心里还真是不太好受,虽然不是个美女吧,可被人轻视的感觉还真不那么好,想了想,想出一茬补救来,嗫喃地说了句:“胡姐,我……我发现了个新况?”

    “是吗?”

    “真的,是关于本案的。”

    “那”

    “我觉得你们把主要嫌疑人定错了,应该不是那个看似诈的范晋阳。”

    “你是说胖东?不可能吧?”胡丽君狐疑地说了句,眼前浮现出那个看似白痴的偌大的脑袋,和精明的范晋阳一比,实是优劣太过明显。

    “你看啊!我给你说几个细节,第一次使眼色,胖子先使眼色,然后盘问底细就停止了,这胖子装得跟白痴样拿着真钞考咱们;第二他使眼色,这范晋阳才把真正的电版假钞扔出来让我看;第三次,他们觉得价格凑合适中的时候,一锤定音的那时候,还是胖东收得尾。我觉得胖东是头,这范晋阳根本就一马仔的料。你别小看胖子啊,这长相最有迷惑,我就有一发少,长相可诚实了,可相比之下,比谁都诈。”

    简凡努力回忆着见面的场景,掰着指头,煞有介事的说了说心里的疑问。

    “嘶……哟,听你这么一说,倒有点道理啊。你等等,我把这况给队长汇报一下。”

    胡丽君想了想,倒也真觉得疑窦重重,这才一骨碌起、摸着上衣口袋里的手机给陆队长汇报上了。

    汇报完了一转,回头却看着简凡正不无得意的看着自己,八成是那种受到重视的感觉好吧,就着这由头,简凡又是神秘兮兮地说上了:“胡姐,你们下一步怎么办?”

    说你们怎么办?当然和我没关了。

    胡丽君摆了理不理的架势,说了句:“有原定方案,你什么心?再说没你的事了。”

    原定方案就是两种,第一种,嫌疑人黑吃黑,抢了交易款,不过那是徒劳,这笔钱款有三个定位,钱到那里我们就能追到哪里;第二种,正常交易,以真易假,人脏俱获。当然,这是最好的结果。

    “胡姐,我觉得这方案压根就是扯蛋,方案是死的,任务是活的,计划很难覆盖到所有变化,谁敢肯定就这两种可能?”简凡提着意见,仿佛要努力证明自己技高一筹一般。

    “那你有什么好办法?”胡丽君侧着头,一脸玩味地问。

    “我没什么好办法,但我想不止这么简单。”

    “说理由。”

    “这样啊!”简凡的得意之更甚了几分,又是一副指点江山的态度说道:“我觉得你小看了这对货色,特别是那胖子,这家伙贼眼溜溜转了不少圈,我想没有这么简单,还有第三种可能。原因有二。第一,你要说我们已经取得的他们百分之百的相信,那不可能,肯定会绕很大的弯,没有那么简单上来就给你东西,卖土豆的都知道大的放上头,小的压下面,你敢保证他们不留一手?

    第二,你要说他们纯粹不相信咱们,也不对,按照你们估计,这段时间陕南打击的严,他们没有大批量出货,纯粹打劫咱们我觉得也不可能。你注意到了没有,胖东这人很有生意头脑,四年前出狱后就一直经营着一家不大不小的长途物流,而且据你们查实,经营况良好,没有查到什么违法违纪的行为,他在跟咱们说话的时候说到细水长流你还记得不?从长远考虑的话,打劫咱们等于永远断了他以后通往陕西的财路,而且还可能招致报复,这种傻事他不会干吧?”

    “这就是你说得第三种可能?”胡丽君若有所思地问。

    “是啊。”

    “我怎么没听懂你到底想说什么?或者说胖东到底会怎么样干?”

    “我旨在证明你们两种方案的推论都是不全面的,他真要怎么干,那我还真猜不出来,这你有点难为我了吧?我要猜得出来,何必交易呢,我直埋伏到那逮他不就得了?”简凡斜眼忒忒地看胡丽君,反驳了句。

    胡丽君又接着刺激了一句:“你这么多心干嘛?反正也没你的事了。”

    “我………”简凡张口结舌,看着得意洋洋地胡丽君,想表达什么却被噎住了,瞪着眼,不过悻悻又侧过头了。

    得,胡丽君暗道了句,激起来的勇气已经开始消逝了,这小子又开始回复那吊儿郎当的得了。

    静默了一小会儿,胡丽君收拾了枪塞在枕头下,坐下来,脱了靴子又换上了拖鞋,简凡贼眼溜了几眼不知道这娘们要干什么,不过没敢问,跟着就听到了胡丽君揶喻的口气说话:“简凡,坦白地说,我很欣赏你,外勤的实战高手不少,可脑子很清的不多,也没想到你脑子这么清楚,刚才对第三种况的分析也在大队的考虑之中,不过也和你所说一样,实战是千变万化的,真正要发生什么况谁也预测不到。你今天很让我惊讶。”

    “是吗?”简凡听得这话像话了,翘着嘴角扭过头来。不料正和胡丽君对视了一眼,这一眼没来由地让简凡感到有点紧张。那胡丽君捉狭似地手指着简凡,笑着说:“我也有一个惊讶,不知道会不会吓到你。”

    “什么?”简凡道。

    胡丽君得意地鼻子重重哼一声,却不理会简凡了,径自进了卫生间,里面响起了哗哗的水声。像在洗脸……不过,好长时间没出来,不会吧?在洗白白?……简凡坐在上,两眼发着亮光,心里暗道着,哇!不会吧,要来真格的?

    不过转念想想,看这姿色一般,要比蒋姐姐差一截,而且说不准就是个警嫂,还没准谁家媳妇呢?这可不是咱喜欢的类型。一想到此处,顿时觉得心里的绮念散了,对于御这么大的姐,实在不是自己所长。

    这一等,就是差不多一个小时,听得洗澡的胡丽君还喂喂打了一通电话,在外屋看电视看得无聊的简凡早有点昏昏睡了才听到了卫生间的水停了,隔了一小会,门开了,洗完了澡的胡丽君擦着头发出了卫生间,简凡不经意瞥了一眼之后,稍稍放下的心又被抽起来了。

    洗干净的妆束站在穿衣镜前,胡丽君上已经穿得整整倒也确实没有色的意思,不过此时再看,却是人已经大变了,新浴出妆,素颜黑发,从镜里的一瞥根本没那么老,束挽起来的解发看得额头宽窄适中,先前被描粗夸大的了双眉实际却是弯弯细长,放在那张脸上再合适不过了;被抹得猩红一片的嘴唇洗净之后,根本不会让人反感,微微上翘的嘴角多少显得有点感不已。特别是这个时候,只穿着白线衣的上衣显得是如此地凸凹有致。

    丫的,这是我摸过的吗?简凡悻悻伸着自己的一双手,手心里莫名其妙地感觉到了一丝异样,神却是懊丧不已,正如猪八戒圄囵吞了人参果一般,没感觉到什么滋味,现在回味却是绮妮得紧!

    回味了不知道多大一会,一抬眼却见胡丽君站在头,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简凡讪讪在前抹抹手,又讪讪放下了,一下子有点糗,。

    “喂,你想什么?”胡丽君得意地问,八成很满意简凡的这种吃惊和懊丧,有了这种表,说不定还能再刺激一回。

    “嘿嘿……你想什么,我就想什么。”简凡傻乐地说了句。

    胡丽君口不择言,顺口啐了句:“小流氓,知道你没想好事,没有下回了。”

    简凡嘿嘿直笑了半天才说道:“有一回就够了,没想下回,谁说谁才想下回呢?”。说完了,笑得却更厉害了,胡丽君一省得又是这小子说话把自己进去了,玩笑般地做势要打,简凡一骨碌侧下了,坐到椅子上。看着胡丽君抽着枕头下的枪,斜肩挎在上。

    两人,此时再看一眼,简凡有话好像开不了口,而胡丽君也有话,在故意不开口,慢条斯理地收拾着衣服、枪械,仿佛就是展示自己材的玲珑有致一般,等一切都收拾妥当了,这才回头双手叉在前,颇有几分大姐大派头地看着简凡,不无欣赏地说道:“简凡,本来我不想让你去,可刚才我细细考虑了一下你的话,很有见地,你的洞察力不比一个优秀的侦察员差,特别是你能注意到每一个细节,我倒觉得你去,比谁都合适,而且现在你说得我对自己也没有多大信心了,怎么样?像前一次一样,保护我一回,或者,我们再并肩战斗一回?”

    这话里,夹杂着邀约、夹杂着欣赏、夹杂着刺激,也夹杂着鼓励,说这话的时候,胡丽君抿着嘴,挑着眉毛,像是挑恤,不过在简凡眼里,却像是挑逗一般,隐隐地还觉得手心里发发烫,迎着胡丽君切的眼光,简凡悻悻抹抹鼻子,鬼使神差地说了句:“去!没有我,你对付不了他们的。”

    这句话,中气十足,勇气十足,那像个胆小的内勤,英雄胆又被刺激上来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