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章 逼尔上梁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经侦支队座落在开发区,原本是个不起眼的小单位,不过这两年经济既发达又腾飞,经济案件也跟着发达了,这就把经侦大队的重要显示出来了,全市科技强警差不多就体现在这里了,新楼新车格外显眼,新招的学警们且不论水平如何,这朝气蓬勃总是有了简凡坐到秦淑云办公室稍等的时候,看得心里实在是羡慕得紧,40多平米的大办公室就两张办公桌,笔记本是ibm、激光打印机是松下的、传真机夏普的,房间里还带着空调,窗明几净,屋里还有一个大叶盆景,坐南朝北,这家伙上班时候肯定是亮堂堂的,比一大队那鬼地方可不知道要舒服多少了。--凤舞文学网--

    “哇……”简凡入眼诧异地喊着:“这人不能和人比,警察也不能和警察比呀!?跟你们比,一大队简直就是土匪窝了。”

    秦淑云俩人被逗笑了,同办公室的那位姓廉,年纪却是要比秦淑云大不少,看样像个老同志,一路上早看得这个满嘴跑火车,说话不把门的小刑警有点意思了,笑着接了句:“简凡,想来我们这儿吗?办完这案子,申请调我们这儿来呀?”

    “我就应该来这种单位,对口呀,我大学学的是国际贸易,放刑警队那是大材小用了,呵呵。”简凡胡吹大气道,一下子接触的都是新人新事,实在心虚得紧,一心虚话就多,话一多,就漏嘴。

    “就你,快算了吧。你就适合生活在一大队那种暗的角落。”秦淑云道。

    “嗨,嗨,怎么说话呢?怎么听你这话,一大队的都像犯罪分子样。”

    “别人不像,你像!”秦淑云捂着嘴咯咯直笑,笑着不无几分八卦地问简凡:“哎,简凡,你和杨红杏怎么样了?”

    “什么怎么样了?”

    “嘿,装傻,问你们俩发展的怎么样了?”

    “没怎么样啊!”

    一听这话,秦淑云没挖到什么有价值的话题非常失望一般,不无几分埋怨道:“简凡,你可真没良心,老大可是专为你才要求去一大队实习煅练的,要不冲人家那家底,去那个单位不行?学警训练的时候你追得紧地嘛,这怎么到一块了,反而才凉拌上了?”

    “咂,这你就不懂了,泡妞有三大忌你知道不?老大不能泡。”

    “什么!?”

    “没听说过呀?真笨,这三大忌呀也适用于你们,我告诉你,分别是:兔子不吃窝边草、同学同乡别乱搞、同志关系别扰……本来还有点意思,这马上同学同事加同志,太熟了就不好意思下手了,弄成了还好说,弄不成就是满城风雨,那不给自个找不自在不是。”

    简凡一张嘴,小话一说,俩女警被逗得前俯后仰,笑得是花枝乱颤,秦淑云原本还想问什么,不过多不见简凡,再一见之下,这笑料不断,只顾着乐呵了,有什么话也问不下去了。

    停留的时间很短,跟着秦淑云一接电话,就领着简凡上三楼封闭式会议室。同去一大队的刘副支门口接应到了简凡,领着进门,简凡再一回头,却见得秦淑云被关在会议室外,正想询问,又不敢问了。正眼一瞧,又是心虚不已。大大小小、颜色各异的笔记本沿着会议室放了一溜,居中的投影仪吃吃地响着,不知道接着谁的电脑画面,画面上警盾替换了瘟都斯的桌面。

    一大队的俩领导认识,剩下的四个男的都不认识了,差不多都四五十岁的样子,会议室里烟雾腾腾,纯一溜烟枪冒着凫凫青烟,到这地儿,不吸二手烟都不成。现在简凡理解为啥刘副支在这支队也算金花了,敢到这个层次,压根就很少见花,清一色的老爷们。

    “就是他吗?”会议桌后某一位发言了,双手叉在前,很威严,脸很黑、脸上坑坑洼洼,看样像是伍支队的上级,刘副支和伍支队介绍了下,那人还是虎着脸,像审犯人一般地盯着简凡问:“出过任务吗?”

    “没有。--凤-舞-文-学-网--”简凡摇着头,有点紧张,看那人比秦高峰还凶。

    “单独处理过案子吗?”那人再问。

    “没有。”简凡心里蓦地一动,心思转悠了。

    “那是没有过和这些人打交道的经验喽?”那人又问。

    “没有,一点经验都没有。”简凡赶紧地说道,强调了句。

    得嘞,简凡心理暗自高兴了,把自己说得差一点,衰一点,没准领导一摆手,说上一句,那回……哈哈,那样的话可就躲过去了,岂不更好。

    那知道这话一出,这领导不但不摆手,反而是拍了一巴掌,好似这么笨的警察正中下怀一般地高兴,笑着说道:“好,就是你了,生面孔、新手、懂假币,从哪儿看都不像警察。坐!”

    嘶……简凡倒吸了一口凉气,隐隐地觉得肚子疼、牙疼,暗骂了一句:妈的,今天嘴漏了,又说中奖了。这可真够背的,这任务不会是专门给我准备的吧?怎么哪里都那么合适呢?

    想是这么想,不过还是悻悻地坐了下来,不敢造次。

    会一开才知道,还真是撞到大雷子上了。案子大,在座的人都大,问自己话的那人是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姓陈;在座的两位经侦支队的领导、一位重案大队的陆队长,还有一位是特警支队的,年纪最轻的却交通指挥中心的,原本看着还像个领导的刘副支在这场面上可就不够看了,丫的成了个端茶倒水的丫环一般。悄悄地瞥了瞥桌上的资料才发现,这刘副支居然起了个很土很暧昧的名字,叫刘花,简凡蓦地想起了经典武侠中的韦小宝他妈,好像也叫花来着。

    心下里忍着暗笑,不过刘副支倒很照顾,还倒过杯茶来,简凡笑着赶紧轻声道谢,坐下来开始细听关乎自己的大案了。

    介绍的陆队长,一个四十多岁胖胖的中年人,牙上烟渍很厉害,几次都示意着简凡仔细听。一介绍才知道,领省陕西陕南警方四个月前发现了当地市面上大量流行编号为hf、hg的假币,经鉴定,这种类型源自同一电版,比台版的hr、ds版本要更先进不少,很难用眼识别,甚至于做工精良的可以骗过普通的验钞机,陕南警方经过三个月的侦破,抓获了四名嫌疑人,据审讯交待,所有的假币均来自大原。

    本来由经侦队负责此案,不过重案大队在排查一桩抢劫杀人案的时候,无意中牵涉到了本案的同一嫌疑人,两案并案跟踪调查又过了一个多月,根据线索顺藤摸瓜,摸到了这伙嫌疑人在大原城郊结合部的三个窝点,但无法确定真正制贩和藏匿的地点,收获也不小,锁定了浮出水面的三个嫌疑人。画面上放出了跟踪拍摄的住所、嫌疑人的正面侧面像,一位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样子,像个老师,姓范名晋阳;第二位是个光头胖子,矮胖子挫个,以一家长途货运部掩护,姓樊名朝东,绰号就叫胖东;第三位长发遮着眼,说是对方保镖,姓曹,绰号草蛇。三个家伙都是有案底的人,矮胖的那个和另一桩抢劫案还有关系。

    看了二十几天案卷简凡多多少少也有点了解,那一件案子都不孤立的,有些惯犯根本就是进进出出屡教不改,有些根本就是没家没业,把看守所当家,公安局当院,被释放了就当出门旅游,过不了几天肯定重新回来,比回家还准时。今天一听到这么一伙人,简凡的心里却是更担心了几分,再一听副局长的安排就有点傻了:市局的方案是准备设局来一个交易,外围围堵、中心捕,一网打尽!

    简凡一个激灵,这会全明白了,妈的,敢自己糊里糊涂成饵了!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人在毂中有话难发,简凡现在的一肚子苦水没地儿倒了,而且这场合根本没有自己说话的份,就能说话这当会却是退堂鼓也打不得,拿着警察的工资难道还敢不接警察的工一座面不改色的老警察们,心里真觉得不是个滋味,有点那种糊里糊涂被推到一线当炮灰的感觉了。

    这个会开得短小精悍、事办得是雷厉风行,副局长一部署,特警队设点围捕、经侦大队负责查封几个涉案的账号,摸查嫌疑人资金的藏匿方式、网络和交通管制中心监控嫌疑人以及嫌疑车辆的动向,各自领命之后,一摆手,却是重案大队的那位陆队长,带着简凡,两人一前一后,挟带犯人一般,出了经侦大队呼啸而去………

    …………………………………

    …………………………………

    四十分钟后,当一西装革履的简凡从重案队休息室出来的,重案大队队长和几位接应的人员脸上都浮着笑意,嫩面嫩脸戴了一副眼镜,眼影和额头化妆着色深了点,比原先来的年龄稍大,怎么看也像一个诈的生意人。

    “好,就这样了,记清你的份啊,你现在是陕西渭南人,姓杨名二刚,杨双成是你本家哥,千万别露了馅啊。还有什么问题么?”重案大队陆队长笑着说道,这人倒比秦高峰和霭,从经侦支队出来,一路上几句话倒熟悉了几分。好歹简凡敢说话了。

    “陆队长,陕西的买家真来了怎么办?那我不危险了。”简凡不无几分紧张地问道,今天糊里糊涂被人揪来揪去,第一次经历这事,还是心里慌慌,

    “放心,他们本家兄弟都在咱们手里,这是嫌疑人照片,这个杨二刚和大原几位都没见过,杨双成已经在电话上引见了,只要你不露馅,出不了问题。”陆队长大咧咧说道,递过来照片看着。

    “我可啥也不会,就会摸钱啊,这……这行不行啊?”简凡紧张地说道,要上场了,有点心虚。

    陆队长宽心似地说道:“哈哈……就这个本事呀管大用场了,我跟你细讲一下,但凡这些制贩假钞的交易,他们只批发不零售,而且只和行内打交道。见面一是试你的言行举止,一有不对,他们马上就消失了;第二,和你交易之前,他们还要试水,就是试试你摸认假钞的本事,不是他们行内人,一般是不会和你交易的,即便是交易也是黑吃黑;要是没你的话,我们都要考虑到银行系统里找个饵了。任务的成败关键就在你,只要你和他们讨价还价让他们相信你确实是个行内的买家,促成这次交易,人脏俱获,把主谋引出来,你的任务就成功了。剩下的事我们来办,几百警察等着他们从老鼠洞里钻出来呢?一会到了酒店,给你送款的队员会细给你上一课……还有问题么?”

    “有,那……那,危险不?”简凡问道,越到临阵的时候,越紧张。

    “不危险,一点都不危险……不但不危险,就跟玩一样,而且还给你配了个媳妇,胡丽君,进来!”

    陆队长一说话,门口应声进来一位,进屋马上一室皆亮,黑色的高腰皮靴、大红的毛裙、紧的白毛衣,外面着大风衣,一米六几的个子,个也可以、条也可以,笑容也可以,模样也可以,不过是很恶俗的浓妆艳抹打扮,越是这样打扮,越说明根本不会打扮。

    陆队长指着新人介绍道:“重案大队的队花,便宜你小子了,给你当一天老婆,胡丽君同志出过十几次任务,临敌经验非常丰富,关键的时候她会保护你的,而且带着女伴,容易放松对方的戒备心理,我问秦高峰了,知道你是个内勤,所以我会格外小心,放心,外围有几百名特警、边有重案队策应,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眼线之下,一有不对我们马上可以控制局面,来,你们认识一下,准备去酒店。”

    简凡和那姓胡的握手之后,简凡这识人眼光多毒,特别是女人,边见过的都是嫩得掐得出水来的妞,一握手一近距离看便即省得,这丫是个奔三的老娘们扮嫩呢,跟站街大嫂一般,用化妆品掩盖年龄呢。不过话也不敢说出来,悻悻地握了手,倒比那女警还扭捏。

    看着简凡在观察女伴,陆队长不无得意地问道:“这回总该没问题了吧。”

    “那个……还有一个小问题。”简凡小心翼翼地看着陆队长,指指姓胡的女警:“那个陆队长,能不能那个……”

    “有什么你说呀?”陆队长道。

    简凡小心地提问了:“那个,能不能给我换个媳妇,这也太不像了。我这么小,她这么…那个……就跟那家大嫂样。”

    一听得这话,那女警听得明显是嫌自己老了,膛目结舌一副要揍人的样子,陆队长两人一愣神,却是仰头哈哈大笑起来,笑了半晌又瞪着眼指着简凡:“组织给你安排的保镖加老婆,不要也得要……秦高峰是怎么教你的,有你这么挑三拣四的么?这出任务,你还以为你真娶媳妇呀?找老公小胡都看不上你呢。准备走……”

    这是最后一次中转了,中转出来就已经半下午了,掩饰着出了重案队,俩人如同旅游的夫妻一般在街头打了个的,一路驶着到了建设路金广捷酒店,一下车,简凡一看不过个三星级,暗自哼哼了句:“缩水了、缩水了,还说五星级呢,这郭元小子净骗人。”

    “说什么呢?”胡丽君提着皮箱,随意地问了句,不过话里对简凡却并没有几分客气,一路上俩人都没说话。斜着眼看简凡的时候,胡丽君却又忍不住笑了,俩人扮这么一对夫妻,不光简凡别扭,连自己都别扭。

    简凡没吭声,往酒店里走着,那女警故意逗简凡一般,挽上了简凡的胳膊,简凡挣了几下都没挣脱,悻悻地说了句:“喂喂,你别当真啊,再说进出酒店都挽小蜜人,那有挽老公挽这么紧的!”

    那胡丽君笑着却捉狭般地挟地更紧了,气得简凡没治了。

    登记、持着房牌上楼层,进了电梯一看只有俩人,简凡要退时却被胡丽君一把推了进去,一进门,胡丽君一按12层,得意洋洋地看着简凡,仿佛是这猎物到手一般,怪声怪气地问了句:“小子,你还不乐意是不是?”

    “注意称呼啊,我现在是你老公,有和老公这么说话的吗?”简凡挑恤了句。一副痞态,估计是现在不得不来了,干脆破罐子破摔了。

    “你……你才多大?信不信我抽你……”那女警丫的就一暴力分子,说着就伸手做势。简凡指着胡丽君赶紧威胁道:“喂喂,不能动手啊,我可帮你们重案队干活,敢打我我立马就跑,你再去找人吧。”

    那女警见简凡如此惫懒,倒被逗笑了,俩人出了电梯,简凡又被胡丽君挽着过楼道,边走那胡丽君还边揶喻地说道:“简凡,我真有那么老吗?”

    “嘿嘿……”简凡傻笑了片刻马上一本正经地看着胡丽君,盯着坏坏地看了半天才说道:“老不是你的错,可这么老了还装嫩就是你的不对了。”

    “你给我进来。看老娘怎么收拾你。”

    刷卡开了门,胡丽君却是一手卡着简凡脖子,简凡刚要还击,胳膊又被拧住了,跟着就被押犯人一般揪进了房间。

    门被胡丽君一脚踢上了,房间里“啊”地叫了一声嘎然而止…………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