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章 福至祸亦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这个晚上,大概是简凡留在大原最为惬意和得意的一个夜晚了。--凤-舞-文-学-网--

    灯火辉煌的城市就像一片明河星海,点缀在凭窗而坐的俩人畔,西餐厅晦明晦暗的水晶吊灯像故意在制造暧昧的氛围一般,在这个座位的四周留下了一圈暗暗的光影,眉飞色舞的简凡、侧耳细听的蒋迪佳,俩人的眼中,都有着对彼此的倾慕,这一刻,都不知不觉地沉浸在愉悦之中了。

    一说到厨艺,一看着对面蒋姐姐不无倾慕的神,离自己不过咫尺之遥,简凡的兴致自是颇高,就听简凡兴高彩烈地说道:“这种水果汤的七层味道其实是我玩的时候想出来的,做汤直接是调了七份,每调一份就先速冻成冰,等七份调好,已经是一层压一层成了一块整体,没有冻实,但是层次分明,一层比一层稠,越稠它的比重就越轻。开桌前一个半小时左右,把它们放到外面等着它们自然消融,各色的汤之间有一层薄冰隔着,而且比较浓稠,缓缓地化开之后,短时间里不会混淆在一起,只要时间把握的准确,它上了桌就还保持着七层不同的味道。呵呵………这就是秘密,就像哥伦布竖鸡蛋一样,谁都竖不起来,嘿,他咚地一声,在鸡蛋上磕了个小洞,竖起来了……嘿嘿……就这么简单!就像神奇的魔术一样,说穿了,就一钱不值了。”

    简凡的巧手做着动作和着解释,蒋迪佳先是惊奇,跟着是听怔了,尔后又是吃吃直笑,细细一想,还真是简单之至,一钱不值,笑着啐了句:“那你干嘛起个美人汤的名儿?还和张凯说什么欣赏美女的三个层次,净是胡诌是不是?张凯现在说起你来,差不多要把你当半仙了。”

    何止张凯,怕蒋迪佳也一直念念不忘那天的景,还真以为简凡有看着美女做美人汤的本事。

    “嘿嘿……那是蒙张凯呢。”简凡坏笑着,神色里,还是一副捉狭的样子,就如同逗费胖子玩一般。解释道:“都是一座领导,都是吃饭不掏钱的主,什么稀罕的食材都未必能入了他们的法眼。你不故弄玄虚点,他们就不觉得稀罕,不稀罕呢,这桌子菜就不叫成功。”

    原因一听,蒋迪佳释然了,要不说破,一辈子都堪不破其中的玄机,可笑之余还是有几分佩服,赞了句:“不管怎么说,那天的味道是稀罕的,我现在都能想得起来。我想,就即使他们知道你的做法,也未必比你强。”

    “蒋姐,你又错了!”

    简凡笑着,一副堪破天机的样子,解释道:“不是他们做得不好,而是你觉得他们做得不好。这中间是有区别的……嗯,也可以说,这道汤的成功之处不在于做得好,而是环境、景、时间把握的好,这,也是美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简凡又来了,一说起来,又忘乎所以了。两人本来咬着耳朵窃窃私语,恰如一对亲密的伴侣。不过一听这话,蒋迪佳却是几分不相信,伸开了他故作姿态握着的手,一指差点指到了简凡的鼻子上,笑啐道:“少来了,又蒙我!?我不信。”

    一见简凡这等正色的表,蒋迪佳估计是想起了在乌龙被他蒙的那回事,侃侃而谈正色无比,又是把脉又是挽发,你浑然不觉的时候,他早把你当赌注押了。

    简凡却狡黠地笑着道:“不是我蒙你,其实那天,你们被自己的感觉蒙了。这么乌龙有句俗话叫饥了香、饱了臭,饿得厉害,糠面窝窝赛过。就是这个道理,你最需要、最渴望的时候,才会觉得这东西好,就说那天的二十几道菜,川味麻辣、徽味油重、广式浓甜、鲁味咸鲜,牛羊就不说了,兔脯、田鸡、蟮丝、鲍鱼那一样都是十味俱入,说实话,这些呢,其实都是铺垫,而且这些菜差不多点的一级厨师都做得出来,说不定做得比我好,但没有我会的全,这些都不是关键,最关键的点睛之笔就在那一道汤上,有了那一道汤,全桌都成了经典了。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简凡眼亮着像在捉弄人,开始卖关子了,蒋迪佳听得入神,拽着简凡的胳膊肘摇着不耐烦地说道:“呀!?别卖关子呀。--凤舞文学网--”

    “味道好是一个因素,但不是主要的!”简凡笑着说:“关键的问题在于,你想想,你们吃了二十几道油大味重的菜,最需要的是什么?或者说,来个什么才能眼前一亮、锦上添花?”

    “嗯!?不知道?”蒋姐姐美目眨着,很诚实的摇摇头,估计就只想做忠实的听众。

    “笨!……汤呗!”简凡呲笑着说道:“你想啊,像这么吃一顿大餐,吃到最后肯定是满嘴油腻加咸重味道,已经分不出什么什么好味道了,突然有一盆清凉的汤入口,又是大天,清凉的感觉一下子从喉咙里直透肺,肯定是如饮琼浆玉液,他能不叫好吗?别说水果汤还加着下火滋补的黄片糖,就是给你们上一盆冰镇自来水拌糖精,你们都喝得津津有味……嘿嘿嘿……这就是奥妙所在。他们即使做得出这份汤来,但挑不对时间、机会,你就不会觉得好…………比如现在,你不饥不饿不渴,而且这个季节,我把这汤再做一遍,你马上能喝吐了,你信不?”

    简凡低着头,捂着嘴压抑着笑声,不无几分得意。蒋迪佳恍然大悟之后,想通了其中的奥妙,猛地掩住嘴怕笑出声来,不过眼早笑得成了一条线,却没有想到是这等原因,笑了半天才嗔怪地说了句:“你个小坏蛋,亏得我爸经常把你挂嘴上。”

    俩人的这番笑谈更是拉近了彼此间的距离,不一会菜上来了,俩人轻嚼慢咽着,蒋迪佳还回味着这段话,偶而一看简凡,还是没来由地想笑,几次都低着头忍俊不

    简凡一副无动于衷的表,等着服务生离开了,这才食指轻叩着桌面提醒道:“哎,别笑了啊,这是美食的最高境界,吃得你口服、想起来让你心服,说起来让你佩服,一句话,不服不行!………嘿嘿……我知道你哥一直想复制第一锅的手艺,即便我全盘教给他,他也只能学个形似而神非,而且,他派的人不对,派了个张凯,这智商比我还低,我估计他下辈子都学不来………我跟他说啊,张旭看公孙大娘舞剑学狂草、简凡看着蒋姐姐瑜珈做羹汤,都是有感而发,有凭而做,出来绝对是极品,嘿!他居然深信不疑啊!”

    不说还好,一说蒋迪佳却是再也忍不住了,扑哧一声大笑出来,笑得差点趴到了桌子上,领座有客人诧异的目光投了过来。蒋迪佳省得失态,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捂着嘴强自忍着,又是忍了半天才坐直了,脸上尚在笑着,不过却是正色说道:“不许再逗我了啊,笑得我肚子疼,还怎么吃呀?”

    简凡反而成了浅笑的模样了,乐得看着美女失态,自己却一本正经地说道:“又赖我了吧?你要问的,我是在为你解疑答惑。”

    说了半天,这其中的道理非常简单,只是抓住了吃客的心理而已,蒋迪佳也没想到在这个简单的层次上能说出这么多道道来,要这样说的话,还真是不服不行。再看简凡的眼神里,玩味和开怀之后,依然是目光清澈如水,蒋迪佳蓦地不知道为什么被感动了一下,简简单单的一个男孩,在面对可能心机叵测的每一个人都从不设防,都是如此地真诚。偶而的小聪明和恶作剧,看得都是那么地可

    笑了半天,终于安生下来了,俩人边吃着偶而碰一杯,让蒋迪佳不无诧异的是,简凡一手持刀、一手持叉,切着牛往嘴里放,动作娴熟无比,切下来的牛利利索索,骨上不沾不留,干干净净,这本事像一个经常吃西餐的主。蒋迪佳浅尝着,兴趣又上来了,轻声问:“味道怎么样?”

    “不错,很有味道。”简凡点着头。

    “是吗?我还以为喜欢中餐的一定会贬薄西餐。”

    “不,那是狭隘的民族主义绪,我没有的啊!西餐还是有一定可取之处的,比如蔬菜沙拉的做法基本保留了菜的原味,要从营养的角度来说,这是最科学的。”简凡很中肯地说道:“不过好吃不好吃就另一说了,咱们这儿人,胃里怕是不好消化这生东西。这样说的话,西餐永远是点缀,它成不了主流。根本不需要贬薄它去。”

    “你喜欢就好,别你吃不好了,回头又说怪话。”蒋迪佳说道,笑着看着简凡,心里泛着绮念,怎么也想不通这简凡的脑袋里装得是什么东西,每次见着都是不同的感觉,每次都能笑得忘了一切。

    俩个人轻声说着、啜着红酒,偶尔还chears一下子,气氛自是轻松无比,一瓶红酒浅浅地下了一小半,盘碟中菜品已去十之七八,时间缓缓地流逝了不知道多久,蒋迪佳优雅地抹抹嘴,笑着看着简凡说道:“简凡,其实,我今天找你还有一件事。”

    简凡听得稍稍一顿,笑着回了句:“蒋姐,我知道你心里还放着你哥那事,没事,你不说我也准备告诉你。”

    蒋迪佳却不领了,嗔怪了句:“喂……先听我说好不好,不要老抢白我行么?”

    “行,你说。”

    “我说话的时候,不许插嘴,等听我说完再开口。”

    “行啊,我当听众,没问题。”

    蒋迪佳在就着此时的环境的绪来说事,而简凡答应得轻松之至,心里却知道这世界上不会有无缘无故的和无缘无故的恨,彼此能坐到一起,缘份是次要的,关键估计还是和九鼎纠结的那件事,虽然蒋迪佳几次声明不是为这件事,可简凡知道最终还要回到这一件事上。

    那样也好,最好是解决干净,去掉心里的一块石头。自从知道了九鼎扩张的程度,这个秘密也不敢再留着了。

    蒋迪佳看着简凡,眼神里带着几分歉意,缓缓道:“我不瞒你,简凡,今天你到的九鼎我才知道详,我哥下午打电话让我和你接触一下,具体洽谈一下,我没答应他,事前后的原委从何秘书和张凯那里我知道了个大概,这更让我觉得心里难安了………乌龙一行,纯属偶然,我只是不经意地告诉我哥有这么一家特色炖菜,却没想到整出这么多事来,我,简凡,我只是想很正式的向你说一句:对不起。”

    “对不起?和你有什么关系?”简凡愣了下神。

    “毕竟是因我而起、毕竟蒋九鼎是我哥哥,而且我了解我哥哥,他是彻头彻尾的生意人,能挣一万的生意,他挣八千都不会放手。我一直怀疑他有问题,之前我给你打过电话,可一直联系不到你,今天终于有机会了,这些话我得当面说出来,否则我会一辈觉得心里不安的。”

    蒋迪佳现在倒是郑重无比,双手像百无聊赖的交叉着,话里歉意很浓,这个表并没有掺假,简凡看得有点不忍,笑着不以为然地道:“瞧你说的,有那么严重么?”

    “呵呵……你要不介意,那我就放心了,不过这件事因我而起,最终我想还是让我给你提一个公平的解决办法。”蒋迪佳高兴了。

    “公平?好像扯不到这个上面吧?”简凡一听,还真没听明白蒋迪佳要说什么了。

    “听我说……这份方子给九鼎赚了将近四百万,我知道你的心结在我哥不该打着‘罗家酱坊’的旗号上,而且他从你手里得到这份方子的时候,我想他一定用了不少心机。要论斗心机的话,我想你斗不过他,最终落到你手里的只有五万,对你而言,太不公平了,我的想法是这样………”

    蒋迪佳说着,从随的风衣里掏出来一个信封,轻轻地放在桌子上,盯着简凡,仿佛生怕简凡怪罪似地说道:“这是我刚刚从九鼎支出来的三十万,先送给你,过两天他回来,我们一起找他理论,我再为你争取一部分现金或者股权,他敢骗你,他不敢骗我,而且你是我朋友,我不会让你吃亏………事既然已经这样了,再挽回也不可能了,就这样将错就错着,咱们都不必太耽于罗家、李家、蒋家,你现在刚刚工作,肯定也需要钱,就拿这笔钱在大原置一房子成家立业怎么样?把这件事做成双赢结果你同意么?……自从认识你,和你在一起每一次我都很高兴,我也不想因为钱、因为误会或者其他的什么失去你这样一位好朋友,你能理解么?”

    蒋迪佳缓缓地把现金支票推到了简凡面前。

    没音了,话完了简凡的眼早瞪得铜铃般大小,喉咙里“呃”地噎了一下子,喉结动动,两手僵着,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桌面上,信封里露着一角,窄窄的支票子,那是什么?那是钱!那是十多年的工资!那是车!那是媳妇!那是房子!那是……什么都是!

    不由自主地掏出来那张支票,从来没见过这么多、这么可的零挂着,简凡看得如此滴心旷神怡。眼中掠过了一切,房子车子加娘子,梦想中的一切一下子都触手可及了。

    蒋迪佳看着简凡,还是很诚恳地劝慰道:“请收下,我不会因此小看你。相反,如果你碍于面子想故作清高、不好意思收这个钱,那我才会看不起你。有时候,男人的面子不得不靠钱来维持着,在省城不名一文,谁会给你面子?你现在正需要它。”

    蒋迪佳的温言软语诚恳中透着客气,虽和何秘书解决的方式基本相同,但话要中听得很。而且这个心理价位已经是超高了。

    不知道被蒋姐感动了,还是被支票糊住了嘴,蒙住了眼,简凡半天没吱声,偶而抬眼看看蒋迪佳心中的女神,仿佛要从那一弯浅浅的笑里发现点什么,不过,看来只有温柔恬静,却不像有谋的样子,或许,她确实是诚恳地,没有挟带什么。

    简凡正要准备开口的时候,突然很诧异地拧拧鼻子,深呼吸了几下,脸上怪怪地:“嗯!?烟味?哪里起火了?”

    一说这简凡一坐起来,吓了一跳,自己的鼻子有多灵自己是知道的,一丝不详的念头涌上来了。

    蒋迪佳一惊站起来了:“哪里?我怎么没有闻出来……”

    简凡狐疑地四下看着,一朝20层楼底看,楼底影影幢幢在向外跑着人群,惊声叫了句,坏了!

    是坏了,跟着怦地停电了,好多人同时惊叫起来,昏黄的应急灯只闪了一下,砰地爆了。惊呼地声音更大了几分,刚刚还柔似水的环境里,瞬间成了漆黑一片,门厅口服务生一拉门,惊叫着,着火了……一声惊叫之后人便跟着跑了,楼道里踢踢踏踏都是人群杂乱的脚步声。人群乱喊着,着火了,着火了………

    餐厅外也是乌黑的一片,偶而有亮着的应急灯昏黄如豆,根本起不到照明的作用了,封闭式的餐厅门一开,涌进来了浓重的烟味,被隔着的警报声音响了几声嘎然而止,惊呼声、女人的尖叫声、桌椅碰撞声和盘盘碟碟砰砰叭叭一地清脆地碎响着,餐厅里乱作一团,便是数十只耳朵也听不清到底有多少种声音掺杂在了一起,一眨眼的功夫,几十人哗地一下子像开闸的水一般涌向了门口,加入到了乱嘈嘈逃命的人群之中………

    “简凡……简凡……”

    蒋迪佳目瞪口呆地一瞬间,心里害怕地一回头喊着,隐隐地看着对面座位上已经没有人了,刚刚没注意一下子早没了简凡的影子,心里惊恐之下,什么也顾不上了,朝着门的方向奔了过去加入到了逃命的人群里………

    从天堂到地狱,仅有一步之遥。

    街区之外看着富丽堂皇的五洲光亮闪过几次之后便是成了漆黑一片,较近的已经闻到了浓烟呛人的味道,呼救着、惨叫着从火光中逃出来的人群依然是惊魂未定,有的在拔着电话,有的在声嘶力竭地呼喊着亲人的名字、还有衣冠不整的,在寒风中瑟瑟发抖,高层反应迟的,依然在浓烟滚滚的楼层里呼喊着、冲撞着、奔逃着,不过几分钟时间,火光从四层窜上了五层,起火的范围在蔓延着,偶而有玻璃墙被烧爆了,像冰山消融一般,哗地一声巨响仆倒下来,又引起一片惊叫和狂呼。金碧辉煌的酒店霎时变成了浓烟缭绕的炼狱……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