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8章 满目荒唐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蒋迪佳迈着优雅的步子进了九鼎休闲酒店,里面比刚刚出来的时候更乱了几分,光大厅里就挤挤攘攘几十号人,一线名星金丽娜和值勤警察的冲突无疑成了最门的话题,但这个过程太过短暂了,有的人只是风闻到了讯音已经就结束了,于是看见过程的、看了一半过程的甚至于没有看到过程的,都在添油加醋地讲着,脖子里架着相机迟来一步的狗仔队可大呼失望了,飞机晚点了才回去,谁知道错过了好戏,早知道就连夜守在这儿了。--凤舞文学网--(pm)

    这些,蒋迪佳一笑而过,从大厅走过也未引得起多大的回头率,估计大家的兴致都已经被吸引到这个八卦话题上了,进了电梯上十七层的时候,蒋迪佳不由地看看手里的微型dv摄录,定格着的画面正是简凡擎着喊话器,挥着拳头的画面,很帅、很拽,像画报里六七十年代造反的红小兵,乍看一本正经,细琢磨却是几分可笑。连她也没想到时隔一个月,在这种况下见到了他,临走前的一笑之后,仿佛觉得那笑里有某种默契,像好朋友之间的相逢一笑!

    不过,让她耿耿于怀的是相逢难逢,一个月前的电话都没有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一个月鼓起勇气再拨的时候却是已经停机了,真不知道这小子是干什么的,还真穿着警服来了,莫不是?莫不是他已经成了一名警察了?

    敲响哥哥办公室门的时候,没人。拨了电话一问办公室门才开了,蒋九鼎做贼似地把妹妹拉进来,赶紧地关上了门,看来在躲今天这事,无孔不入的狗仔队和各方正式媒体把九鼎当做个关注焦点了。

    “哥,你不至于吓成这样吧?”蒋迪佳哑然失笑了。

    “哦哟,我简直和这帮小子有仇啊,这么着一下子害死我了,已经来了五六拔警察了,电话到快要打爆了,我干脆关机,谁也不见,哎!”蒋九鼎长叹着气,一副无奈的表,事实上从进门那一刻起就被搅得焦头烂额,副总、秘书和几个经理都派出去招待各方来人了。

    “给你看一个现场报道!”

    蒋迪佳说着,把dv放到了哥哥面前,一播放便是简凡挥舞着手大肆演讲的一段,一分多钟的视频,看得蒋九鼎心里怪怪的,简直是无法表达那种复杂的感觉,好像怎么看也像一个蛊惑闹事的主。看完了,蒋迪佳还饶有兴致地问:“哥,怎么了感觉呀?”

    “这小子现在真是警察!?”蒋九鼎不知道为何莫名其妙地问了句。

    “不清楚,应该是吧!怎么了,你心虚了?你不会心里有什么鬼吧?”蒋迪佳笑吟吟地看着哥哥。

    “我能有什么心虚的,奇怪而已………你给我看这个什么意思,还不嫌乱呀,拿走拿走。”蒋九鼎不耐烦地摆摆手,仿佛又是自言自语地说道:“我辛辛苦苦费了不少劲,才从组委会里得了这么个名额,本想沾沾明星的光,谁知道出了这事,要报道出去,公众形象都要下个档次,再说了,这些女明星能量大得很,我听说和工业园投资商还有裙带关系,这要回头再整我一下,咱们可和人家不在一个档次上啊!”

    “你是当局者迷,我是旁观者清,我给你指点指点迷津,你想不想听呀?”蒋迪佳看着哥哥一脸愁容,笑着说道。

    蒋九鼎不无诧异:“你!?那你”

    “呵呵………我从新闻的角度说啊,已经挖到第一批消息走了,这条新闻的卖点在警察、明星、保镖和冲突上,相关的才是厨师、酒店什么的,咱们处于附加的位置,所以………”蒋迪佳说着停下了。

    “别卖关子呀”

    “所以很简单嘛,没咱们什么事呀?公众关注的焦点在金丽娜和大原的警察上,你觉得炒这个有意思还是炒其他有意思呢?”蒋迪佳手指伸着,娓娓道出关键来了。

    “嘶……有道理!哟,佳佳,这两年新闻系没白学啊,继续说,那咱们采取什么办法。”蒋九鼎的兴趣上来了,要说经营是行家里手,要说这些事,还真是一下子琢磨不透,特别是碰到了一个份比酒店还高的明星就慌了阵脚。

    蒋迪佳对新闻一类的事已经司空见惯了,安慰道:“别心急嘛,见怪不怪,其怪自败,我估计呀,双方处在一个均衡的态势,就是说谁也怎么不了谁,明星的能量再大,她最终也不敢和警察叫板;反过来说,警察一般况下也不会动这个公众人物;至于咱们嘛,就属于非关键的要素了,尽量保持低调,或许根本就没人会注意到咱们,这就是爸常说的中庸之道,一动不如一静。你说呢?”

    蒋九鼎沉吟了良久,附掌道:“好办法!”。--凤舞文学网--言语里不无几分茅塞顿开的感觉。再看妹妹,这眼里的兴喜更浓了几分,一转念说了句:“佳佳,要不来帮哥的忙,咱们兄妹联袂,过几年再搞个五星的也不在话下呀,怎么样,考虑一下!年薪百万啊。”

    “哥,你和爸妈就都是我的银行?我取钱多方便呀?你这高薪对我可没有惑力哦!别提这个话题,我天生不喜欢经商,跟你还不如跟爸去当老师呢!”蒋迪佳笑着道。

    “得了,都是吃现成当姑的主!”蒋九鼎也是一笑置之了,看着妹妹要收起dv,不无紧张地问:“对了,佳佳,那这小子不会出什么洋相吧?”

    “小人物改变不了什么,世界不是因为小人物而存在的!”蒋迪佳笑着说了句颇带哲理的话,盯着哥哥。

    蒋九鼎听得这话,想了想,没说话,很赞许地竖了一个大拇指!

    ……………………………………

    ……………………………………

    对于冷眼旁观的人或许能看到事发展的趋势,而对于局中的人,仍然是一团迷………

    餐厅里有七八位警察在做着询问笔录,来自市局和辖区派出所的还对打斗现场拍了照,厨师们窝了一肚子火,大厨高师傅秃头上起了一个大包,右眼青得像大茄子,气愤之下,和警察说话都不太客气了。艺龙演艺经纪公司派出的司机、金小姐的助理、经纪人还有化妆师什么的,乱哄哄挤了一个包间,这次的明星仍然是大失水准,骂了一通、搅了一通、又哭了一通,做笔录的女警面面相觑,这……这怎么比个孩子还闹腾?

    说到事实真相更说不清了,厨师咬定是简凡带着人来寻恤,双方就有旧怨,而且是简凡带来的人先动的人,并且对高师傅有成见,打得最狠;而仨个保镖却一口咬定,那位小警察和厨师坑瀣一气,十几个围攻三人,三个人是自卫,保镖们也见多识广,丝毫不提殴打警察的事,再问就是误伤了!但金小姐的几个随从又及本却又咬定是警察故意找茬。三方的口供根本无法相互印证,而且存在一个明显的错误,那位叫简凡的小学警,绝对不会和保镖或者厨师是一伙,好像……好像双方确实是误伤!

    乱,乱,乱得找不着真正的因何在!

    市局督察处在事发一个小时后接到了现场物证,那份录像提取出来刚看了一半就傻眼了,居然是值勤的警察先动的手,不过看样不敌保镖神勇,四个人被放倒了;剩下一个没倒的,却比保镖还要神勇无敌,厨房里唯一的监控探头录下了几十秒的场面,持械的警察把保镖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跟着好像带着一帮子厨师冲了出去,进而形成了混战局面……再往后就和从记者手里得到的录像衔接上了……

    几个督察惊得眼珠子差点掉下来,本来就以为三个孔武有力的保镖是肇事者,这么着一来,好像他们才是受害者,得,几个人紧张地赶紧往管事的副局长手里交。副局长看得也是惊讶得合不拢嘴,十分钟后就得到了口头命令:隔离五个现场的值勤学生警;对媒体保持缄默,进一步挖掘新的证据,特别注意是不是还有遗留的监控画面………

    现场,得到的第一道命令是全部封存九鼎的监控录像………

    据说在金小姐的影响下,工业园区的几个老板向市府反映了此事,公安局局长办、副局长办的电话响个不停,都是上级各位领导在过问此事。

    事态,有点扑朔迷离了………

    …………………………………

    …………………………………

    最高兴的当然是一干记者了,以速度和效率著称的晚报社第一份全版报道不到两个小时就新鲜出炉了,一份打印的样版送进主编室还不到中午,戴着小黑框眼镜、明显肥肾亏的主编眼色一亮,附掌大笑道:“好好好……明星、警察、斗殴、保镖……有卖点、有点意思……”

    样版上,被打警察的照片挂了四幅,这是不容置疑的;戴着大墨镜的明星手指着在跳脚大骂,有意思,有看点;厨师保镖围着乱哄哄一堆人,有场景!而且特别是那个大标题“明星指使随从出忍辱负重”占了版面的六分之一,大黑体字格外醒目。主编是越看眼越亮,越看越喜欢,看着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笑了半晌才问来签发的记者:“这………你可以凌驾在男人上;但你永远凌驾不到法律头上……这谁写的?这么经典?哈哈………”

    “主编,这是原话,那个小警察是出口成章,铁嘴钢牙,说得现场上百人,净听他一个人摆活了!”记者谄道,只怕这稿子被毙,不过看主编格外兴奋心想着八成改改能过了,有点小心翼翼地问道:“主编,这个……不会太敏感吧被人找麻烦吧?”

    “不敏感怎么能叫新闻呢?好,写得好,非常好……谁找麻烦,明星还不就是让人糟塌的,越糟塌越红,现在这女明星我告诉你,要是没有报纸媒体找点绯闻烂事糟塌她,那就说明她过气了!她们巴不得天下媒体都把屎盆子扣她们脑袋上呢,这就叫炒作………再说了,咱们现在站在支持警察、同警察的角度,公安局巴不得咱们这么干呢?发………马上发,增刊!别让其他家抢了先,下午全部上市!”主编说着,刷刷划了几个大字签名,递过去了。

    增刊,十万份!

    那现场报道的记者一看心里一阵狂喜:丫的,这个月奖金又能增加不少了…………

    ………………………

    ………………………

    铺天盖地的报纸媒体给轰动一时的省城汇演又增色了不少,大演未开,前戏已是足看了,同样的报道多了便有十人成虎的功效,加之谁也没有发现更有力的证据,大致报道的方向便都将矛头指向了本就绯闻不断的金丽娜,除了今天的主体报道,很多词穷凑版的媒体把更多隔夜馊饭搞出来炒:据说这位明星属于一脱成名,靠脱保名的,被潜规则过n次;据说这明星目前已经是法国籍,不过被金毛男友蹬了之后又返回亚洲娱乐界找食;据说这位明星行为不端,数次指使记者,有暴力倾向,有此前科这次施虐大原警察不足为怪;据说……据说还有什么来着,和某某某富豪都有裙带关系,试图入嫁豪门,奈何红颜薄命难以如愿,这里面潜台词怎么说呢?人家不要她呗………

    工人体育馆演出现场,类似的报纸已经是满天飞了,大原晚报、娱乐时报、信息报、城市报都增刊了,生怕错过这个炒作明星带红自己的机会。网络上版本已经新鲜出炉了十几个,都是炒这件事,百分之九十九是站在警察一方的,毕竟那几幅被打警察的真实照片确实有震憾力,偶而有敢为明星说上一句两句质疑话的,立刻被无数带着器官的人攻击的回贴淹没了………说实话,这个新闻里更吸引人眼球的是女明星和她前的无数绯闻,不炒她不看她,那咱还看得有什么意思?难道看几个满大街可见的警察?那样不更没意思了不是?

    到了下午十七时,官方有动作了!

    不知道是迫于媒体的压力还是想借势而起,反正是有动作了……不少媒体得到了邀请,发布会的现场就设到了九鼎休闲酒店的多功能会议厅,蒋九鼎听从的妹妹的建议,一直保持着低调。这个短会开得不长,金丽娜本人及她的律师、经纪人双双出场,特别声明上午发生的斗殴事件属保镖的个人行为,金小姐作为公众人物曾对此事进行过劝阻无效。致使和警察以及厨师发生了冲突,金小姐表示将配合公安机关查究事实真相,严惩肇事者。而且金丽娜当场对被打警察表示歉意。

    话里言辞凿凿,那意思是,斗殴的事,怎么可能与一位滴滴的女明星有关?

    当然,与会还请到了市公安局的发言人,一位处理此事的副局长,在会上叙述了事的经过,据称事已经基本调查清楚,确实是三位随从与厨师发生了口角进而大打出手,值勤警察因为警籍尚未办理的学警未配警号,被保镖误以为保安而遭了误伤。相关涉案人员已经被处以治安管理处罚。至于网上流传的学警公开发言,实出于义愤,部分是实但也颇带有感彩,希望不要因此误导媒体。

    像一场木偶戏一般,都被牵着,达成了一种奇怪的默契和妥协………

    不过有一点在场的人都看得出来,丫的根本就没一个人说得是实话。

    ………………………………

    ………………………………

    世界确实不是因为小人物而存在的,一切虽有变故但依旧照常举行。

    或许有了这么个烂事,让观者来现场看一看肇事的女明星的心理更甚了几分。华灯初上的时候,工人体育场里能容纳三万人的地方座无虚席,流光溢彩的霓虹灯、美焕绝伦的舞台布景让人已经想不起白里的不快了,明星集体出场和领导一起致词祝工业园区落成典礼的时候,仍然是掌声一片,尖叫声此起彼伏,场面依然像所有的时候一样,让人兴奋、激动!

    不可否认,能让一座城市为之着迷或者让一座城市为之恶心呕吐的女人,其功效基本是相同的,这就叫做倾城美女。

    金丽娜无疑就是这种角色,一出场献歌,台下的口哨声、尖叫声、喊声、掌声响成一片,高举着的荧光棒汇成了灯的海洋,巨幅的fans广告牌上书写着“金丽娜我你”,要不是台前有一队武警在拦着维持秩序的话,狂的粉丝粉条们几乎要冲上台去来个集体拥抱。

    依然是光满面、依然是笑厣如花、依然是歌声动人………台前与幕后本就是截然不同的俩个人。观众或者仅仅是喜欢舞台上这个形象而并不介意下了舞台她会变成什么样子。

    这个画面震动着现场的人,而且也通过现场直播传到了大原市家家户户。

    此时此刻,在公安招待所,某一间简陋的房间里,五个小人物四散坐在头椅子上,无聊地看着电视,金丽娜出场的时候,和她有过一面之缘的成纲傻眼了,瞪着眼看了半天才回头问:“哟,没这么漂亮呀?还金丽娜我你,我你还差不多。”

    半躺着的裘刚,捂着一只青肿的眼不屑地说道:“你懂个呀,人家一个名星出来就是一个团,知道不,化妆师、形象设计师、助理十七八个,就是一老媳妇也能给你化妆成清纯少女,你信不?”

    几个人逗得哈哈大笑着,笑着的时候回头看简凡,刚刚洗完了澡,正专心致志地剪脚指甲,裘刚想起个事来,饶有兴趣地问简凡:“锅锅,杨国江他爸可是个老板,你这上午把他归到农民行列里,这岂不是对农民阶级的极大侮辱!”

    正嚼着苹果的杨国江被噎了一下子,俩人经常斗嘴,没开口简凡却漫不经心地说道:“老板的官方叫法是什么?农民企业家!那不还是农民嘛!”

    “就是…”杨国江说上话了:“裘刚,你就损我行锅锅,那说话才叫牛呢,有本事你在现场不说,现在背后乱放!”

    “你还说我,你不也是都没放一个?”

    俩人辨上了。成钢却是想起了几个人的处境,不无紧张地说道:“哎,锅哥,咱们可咋办呀?”。

    简凡慢条斯理地剪完指甲,一抬头却见得四个人都看着自己,没好气地说道:“看我干什么,我那知道。我要是局长那好办,给你,发个打架斗殴奖……给你,发个蔫不拉叽奖………给你,发个只会扯淡奖,还有你,傻b挨打奖,行了吧?”

    挨个把四个人的得数落了一遍,依然是针针见血。

    “嘿……”几个人怒目而视,围了上来。抹着红药水的、包着脑袋的、手上贴着创可贴的,四个伤病号虎视眈眈地看着简凡。

    “干什么?想造反呀?不是锅哥我上午急中生智,你们开个瓢断根肋子都是轻得;不是锅哥我派班长取走录像,现在你们得关闭了;想知道怎么办是不是?给点态度呀?就这态度呀?”简凡迎着四个人的眼睛毫不示弱,像在寝室里训斥几个人一般,大小都不放过。

    四个人一听,知道简凡装大头了,赶紧地,杨国江去倒水递过来,裘刚赶紧地削苹果,另一个在谄媚地给简凡捶背,成钢傻站着没找着趁着的活,简凡一指:“去,洗袜子去!”

    “啊!?干嘛让我洗呀?不能因为我小就欺负我吧?”成纲不乐意了。

    “数你一天能惹事,今天是你先动的手吧?又连累锅哥我了。不罚你罚谁!”简凡斥道。

    四个人的同盟瞬间被打散了,剩下的仨也都瞪着眼:“去,给锅锅洗袜子!”

    作威作福了半天,咬着苹果配着茶,穷开心了好一会简凡才对着围着自己的队友说道:“放心,这次我想咱们躲过去了,原因有三。第一,要出事早出事了,现在能让你住招待所?第二、现场谁也说不清楚,证据在咱们手里,这么大的公众事件,我就不信局里敢公布成刚打人的录像,公布出去多丢人,特别是还没打赢,被人家揍了一顿,多损坏警察形象啊?第三嘛,嘿嘿嘿………就即使处理也是处理你们四个,我没参与打架啊!”

    简凡嘻笑着说着,几个人省得上当了,又是把简凡摁倒在了上折腾,一室里俱是五个人的闹腾声音!

    世界不是因小人物而存在的,但小人物同样不在乎世界以什么样的方式存在。于是,五个没心没肺的家伙闹腾了一会便即睡了,乱了一天,早都困了,睡得还香!简凡甚至没有做梦,就做梦或许也梦不到,在西郊训练场冷清的场,还有一个孤独散步的影,俩人相约的散步,他失约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