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4章 虽骗亦非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老窖里出来的高度汾酒可不是闹着玩得,喝得最多的匪女梁舞云回到训练基地早已是人事不省了,被一干女生架着回了寝室,扔到上呃呃乱吐了一番倒头便睡,叫也叫不醒了。--凤舞文学网--(pm)即便是杨红杏也觉得喉咙里像烧了一团火,原本也泡过吧喝过红酒,本想这一二两不在话下,还真没想到难受到这种程度。

    那么简凡呢?这酒的后劲这么大,估计不醉也得趴下,即便是他真侥幸口袋里有钱买单,能不能回来还是另一说。一干女生估计认定简凡回不来了,就回来也最起码得被教官训一顿。

    下午两点半开课,今天要说的是警察法,几个人洗洗漱漱又给梁舞云请了假,磨磨蹭蹭着时间就到了,反倒是牛萌萌心有不忍,上课的路上悄悄拉着杨红杏有点担心地问道,姐,现在我想想,其实简凡也不错的,就是看不惯咱们女生有的气,说几句怪话而已,总比不声不吭那样根本不来往的队友强吧?咱们把人简凡灌醉了又扔到饭店里,这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没事!”杨红杏却是非常轻松地说道:“他要是个男人,他自己就能回来,而且不会计较这些胡闹的小事;他要不是个男人,那就反目成仇了,不正好吗?”

    “那他是男人吗?”牛萌萌莫明其妙问了句。

    “这还不简单!”仅次于女匪的秦淑云笑着咬着嘴唇悄悄说道:“晚上你到男寝室掀开被子瞧瞧不就明白了?”

    “呀!你坏死了………”牛萌萌糗得一脸飞红,要追打着秦淑云,两人一前一后奔向教学楼。

    杨红杏也笑了,每次看着牛萌萌这不经事的样子都有点好笑,真不知道格这么软,怎么能当了警察!不过转念一想起刚才的话,多少又有点担心,回忆起一天来发生的事,无聊之下的调侃和恶作剧倒让她尝出点暧昧的味道来了,而且今天中午看着简凡一下子变了子一般,对一帮子女生迁就的紧,浑然不似平时尖酸刻薄的样子,还真让她觉得心有不忍了,莫不是还真有点过分了!?

    哟!?不会真因为这事把他惹恼了吧?

    杨红杏想着,现在倒有点后悔了!

    患得患失地走到了训练楼前,基地的五层连体楼建成时间不长,通体的白色,可以同时容纳上千人的集训的队伍,一楼器械课里,教官们正在解说枪支的拆装,二楼心理辅导课里,不知道是来自哪个部分的警种,清一色的黑衣黑帽没有标识,像是缉毒警察;此次特招班的教室在三层,楼梯刚上了一半,却见得牛萌萌、秦淑云大白天见鬼似地往下跑,见着杨红杏便扯着胳膊紧张地说:“姐…姐…简凡,简凡坐在教室里!”

    “什么?没看错吧?”杨红杏吓了一跳。

    “怎么会?他跟没事样!咋办?”秦淑云紧张地说道。

    “没喝多?也没生气?”杨红杏诧异了。

    “没有,还在那儿和成钢几个吹牛呢!”牛萌萌道。

    “走………”杨红杏惊得心跳了几跳,小心翼翼地凑近阶梯教室的门口往里一瞧,人快到齐了,先来的几位女生,正使着眼色,手指点点地指着教室后头,靠墙坐着的,可不是简凡是谁,仍然像平时一样,围着肖成钢、裘刚、杨国江几个懒于学习的正在胡吹大气什么,看那样眉飞色舞、神采奕奕,那像半点醉了的样子,甚至于连杨红杏进教室门都没有瞥过一眼。

    杨红杏坐在前排略为思索了片刻,和几个女生耳语了几句便即蹬蹬蹬跑到教室后面,敲敲桌子,摆着架子正色地说道:“成钢、杨国江,还有你……坐到前面,我和简凡有事说!”

    “干嘛干嘛呀?前面睡觉多不方便!”成钢不耐烦地说道,典型的不动脑筋不上政治课。

    “班长,您不能什么都管吧?”杨国江也不乐意坐前排听教官喷口水,从来就坐在最后一排。

    “我就更不能去了啊,我正和简凡商量,回头到他们乌龙县玩什么呢?”裘刚随口应了句,城里长大的,最喜欢听简凡说农村的事。

    几个人一个寝室,一个得,简凡来这里最大的效果便是又多了几位和成钢一般志同道合的狐朋狗友。

    “是吗?”杨红杏似笑非笑地看着三个人,笑着斜斜一指,了句:“前面有几个美女想找你们谈谈理想、谈谈生活、谈谈学习,或者谈谈别的,你们难道不接受邀请?”

    嗯!?仨哥们一伸脖子,果不其然,前二排里的几位女生都暧昧的微笑着,淑云还勾着小指头。

    哗拉一下子,仨人着急得连招呼也不打,扯着书本一瞬间都跑了。

    简凡张口结舌,喊都来不及。暗说了句没出息!……却见得这帮见色忘友的哥们乐得颠和淑云、牛萌萌几个凑到了一起,早恬着脸说上了。警校里本缺女学员,女学员干什么都有相当的优势,杨红杏得意洋洋地笑着,大大方方地坐到了简凡边。

    话还没开口,上课的铃声响了,非常守时且严肃的文化课教官踏着铃声进了教室!

    课,开始了!

    简凡这平时上课肯定听到十分钟就走神,再听十分钟肯定点瞌睡,等课完了,也睡着了;到了下课铃声一响,肯定准时醒来,灵得很!不过今天特殊,不知道是边坐了位美女还是酒精在胃里多多少少发挥了点刺激作用,居然一点都不瞌睡,听着教官讲着警察法条文一副津津有味的样子,还五迷三道的作着笔记本,那笔记本根本还是空白的,今天没准是第一次作笔记。

    装相!……杨红杏暗道了句,有时候不经意看着简凡有意无意地看自己一眼,似笑非笑、眼光里不无捉狭,原本想着灌醉也没醉,没醉杨红杏怕真惹人生气回头还没准给什么好话,这才来提前说一句,不过看样,人家根本没有生气,反而还和拣了块金元宝一般喜滋滋地。--凤舞文学网--

    这次,不但让杨红杏上课走神了,而且心里更拿捏不定主意了!几番思忖之下,胳膊肘碰碰简凡,把笔记本推过去,上了写着一行字:你不生气吧?

    一会,递回来了,上面也歪歪扭扭写了一行字:你说呢?

    你不会怨我吧?

    你说呢?

    简凡画了两个大大的问号,问号画得像戏谑的笑脸,杨红杏侧目偷偷瞥得几眼,看着简凡却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这才放下心来了,一放心,刷刷地本子上写着:别不识抬举啊,本姑娘亲自来问候你,已经是给足你面子了,花了多少钱我给你。这你不能怨别人,平时你对女同学尖酸刻薄,她们不整你整谁?

    本子递过去,简凡看着,眼着想了想写道:这么值钱的脸哦,愧领了……对了,土匪还好吗?

    杨红杏接过来一看,却是心下更放心了几分,难得简凡还想着梁舞云,笑笑写了句:喝多了,睡了……可惜她的牺牲毫无价值,我们小看你了。

    简凡纸上回答道:咎由自取,不值得同;你们不是小看我了,是太高估你们自己了!

    杨红杏接过来,想了想再写道:那咱们扯平了吧,重头来过!………后面画了一个握手言和的图像。

    递过去的时候,简凡蓦地嘴角翘着像在屑笑,刷刷几笔不客气了:想得美,你这个主谋还没有正法,这事怎么扯平?

    杨红杏看着,又斜眼看着简凡,似乎不像兴师问罪,可又说不准他想干什么,不过好像并不介意把这种无聊的话题继续下去,写了句:那你想怎么样?

    简凡写道:很简单,从今天开始到集训结束,每天晚上陪我散步赏月、聊天解闷,把我哄高兴了,我兴许放你们一马。

    杨红杏心里一动,脸上微微发烫,写了句:你想得美……字后画了一个鬼脸。

    简凡在暗暗地笑着,眼睛贼忒忒地盯着杨红杏,脸还真像红透了的杏儿,绝对是没有反感,这下更进一步了潦草地写道:郑重的警告你,拒绝的话我会采取非常极端的措施……最后问你一遍,答应不答应!?

    休想………这次可没写,杨红杏趁着教官不注意,凑着简凡的耳朵上轻轻叱了句,微微地一股香风袭来,直扰得简凡耳朵痒痒。

    得了,简凡也按捺不住了,斜忒地看看杨红杏,也瞅了个空凑过去轻声说道:“我虎躯一振、威一发,不管多么高傲的美女都会被我倾倒的,嘎嘎……”

    杨红杏却不为所动,轻声道了句:“好啊,那你现在”

    “君子谋定而后动,岂能乱发!”简凡说着,又坐直了子,一本正经地听课。

    杨红杏轻哼了声,却是抽过本子,一副正经八百记笔记的样子,本子上却写了句:本姑娘严阵以待,下课就把姐妹们召集起来,有本事你来女寝室把我请走!可别请不走满地找牙啊!

    后面是一个得意的笑脸,笔记本已经被俩人胡乱涂画了几页了!简凡又翻了一页写道:好啊,我最喜欢有挑战扰活动,我会让你乖乖跟我走的,信不信?

    吹牛………杨红杏不服气地悄悄凑上了说了句。

    “我是顺手牵个妞!”简凡揶喻地说着,杨红杏不由自抬脚要踩,简凡反应机灵,早抬脚架住了杨红杏的脚,俩人僵持了几秒钟,均觉得不雅,又是瞬间放开了。

    杨红杏有点羞色地在本子上刷刷画了一句:有种你就来!

    简凡得意洋洋地写了句:没种我都去!

    一个本子,被俩人画得乱七八糟差不多了,杨红杏发作不得,画了一把匕首,血淋淋地滴着墨汁……简凡回敬了个枪手举枪瞄准的姿势。杨红杏哑然失笑了,回了句,你根本打不着靶,笨蛋!

    简凡却是捉狭地回到:谁说的?我打靶打不准,女人一一个准!

    杨红杏脸红耳赤,扑哧一下被逗笑了,一笑班上的几十双眼睛都朝着这儿看过来了,简凡却是一本正经地背着手坐着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似的!那教官估计也揣摩到了这丫没干好事,虎着脸喊了句:“简凡,站起来………回答一下,人民警察四个必须做到是什么?”

    “啊!?”简凡霎时被问愣了,张口结舌看着教官,这才省得,八成教官早瞅到了他正下面的小动作故意出难题,正傻眼着,旁边的杨红杏飞快的画着把本子露出了一角,简凡灵光一现暗道侥幸,照着大大方方念到:“秉公执法,办事公道;模范遵守社会公德;礼貌待人,文明执勤;尊重人民群众的风俗习惯。”

    “请坐!”教官看得没难住简凡,摆了摆,还是不放心地说道:“注意听课,这关系到你们职业前途,将来出去集训队穿上一潇洒的警服,大把的姑娘追你们,就怕你们到时候顾不过来!这时候急什么?”

    教官隐隐晦晦地说着,下面和女学员扯淡的男生都心知肚明,都是吃吃地笑着,这次,倒把杨红杏糗得一脸红!暗暗踢了简凡几脚。

    ………………………………………

    ………………………………………

    第二节政治思想课杨红杏还是鬼使神差地又和简凡坐到一起了,俩个人还是继续着暧昧和互相捉弄的话题,政治思想课教官是一位在职的老警察,看样反应不太灵光,还真没发现下面的小动作乱飞,连肖成钢也和秦淑云谈得火朝天!

    下课、队列队形半个小时、吃饭,看完新闻联播,队员们一窝蜂地冲出了教室,这个时候男学员们一般都趁着时间煅练或者洗洗衣服,女学员更不用说了,除了看会电视的,这么大冷的天,八成是不会出来了。

    202寝室里,四位早知道原委都已经是严阵以待了,梁舞云还躺在上哼哼懒得起来,牛萌萌和秦淑云俩倒觉得简凡未必敢来,集训期间跑出去喝酒,这事要让教官知道了,他肯定没好;唯独杨红杏心里如同揣了只小兔子一般砰砰乱跳,好像又想让他来,又怕他来了大放厥词让自己难堪。甚至于有点后悔,为什么不在课堂上直接答应他呢?那样的话,他可以顺理成章地在楼下喊一句,然后自己顺理成章地奔下来,不就散个步吗?警营里他还能干什么?

    说曹,曹立马到,窗口掠过个人影,眼尖嘴快的秦淑云紧张地喊了句:“呀……还真有不怕死的来了!”

    咚咚咚敲了半天门没人理会,简凡喊着“我进来了啊!”说着便已经迈步进来了,一进门吓了一跳,站着三个人,上坐着一个,都虎视眈眈地看着自己,浑然已没了中午浓俨俨劝酒的

    “你来干什么?出去!”秦淑云不客气地道,有点底虚。

    “简凡,这次没整住你,还有下回呢?别拽,拽什么拽!”牛萌萌也不客气地说道。

    “简凡,我就不说了啊,我要喝坏了,这辈子我跟你没完!”上梁舞云蔫不拉叽地威胁了一句。

    杨红杏得意的笑着,没说话。

    四个人对酒量如海、而且根本不气不恼的简凡这时候倒是颇有好感了,不过一商量之下,还是采取了恶劣的态度,总不能真坠了202的威风不是!说着都是柳眉倒竖,回复了以前对抗的局面。

    却不料简凡得意洋洋,不走也不害怕,摸出个小瓶子往梁舞云上一扔:“给你!……海皇片,今晚吃上两片,明天就好受了,不能喝别喝,喝多了伤啊!”

    良言一句三冬暧,众女心下有点感激了,粱舞云不好意思地笑笑:“谢谢啊!我还真有点喜欢你了,哈哈……”

    “有眼光,我很值得你喜欢哦!”简凡恬不知耻地说了句。

    这话让杨红杏听得刺耳,没好气地说道:“来收买老二呀?送完药了请便吧,我们要休息了!”

    没人了玩暧昧,有人了,杨红杏肯定不假辞色。

    “别别……我还有事!”简凡道。

    “你能有什么事!赶紧走啊,你一大男人钻女生宿舍算怎么一回事?”秦淑云接了句。

    “我想请一位美女,出去陪我散步!”简凡厚着脸皮说道。

    没门!………四个女人早知道了原委,异口同声地说道,吓了简凡一跳。

    简凡笑着道:“我只请一个,又不请这么多,你们不会四个都想我提前声明,我不介意的啊!”

    “死皮赖脸!想都别想!”四个人都是同时说道,像是在故意给简凡难堪。

    如果在平时,简凡这损话早出来了,不过今天好像很笃定很有城府一般仰着脑袋看着梁舞云说道:“土匪,别人不支持我,你也能不支持我?中午还喝交杯酒来着。”

    梁舞云脸上发烧,嘴却硬道:“胡说,谁看见了?萌萌、淑云,老大,你们看见了吗?”

    “没有!”三个女人商量好了似的,又是异口同声一句。

    得,这是准备赖账赖到底呢!几个女生得意的看着简凡,商量的办法就是死不认账了!你拿这个威胁没用。

    却不料简凡乐了,怪里怪气地说了句:“是吗……土匪,那你看这个搂着我脖子的人是谁?”

    啊!?……梁舞云接过照片,却是俩人中午楼着喝交杯酒的照片,一紧张手擂着喊着:“呀呀呀、羞死了羞死了……老大,你可我这名节可全毁你手里了!”

    “切……你还有名节,还没准搂过几个了……”秦淑云摸着照片一看,乐了,仰着头哈哈大笑,三个人都看着,乐了会又惊讶地问:“简凡,你真卑鄙,居然偷拍!”

    “拜托,是你们没脑子,为什么找个开放式的餐厅,遍地都摄像头,我又穿着警服,我一咋唬饭店经理,他就都给我了……嘎嘎嘎……看我像刑警队的么?专揪你们小辫,呵呵,看你们笨的,捉弄人都留下这么重要证据!”简凡得意笑着。

    “那又怎么样?谁怕谁呀?”秦淑云不以为然地说道。

    “是吗?……那这一张呢?”简凡把照片递过去挑了一张,得意地笑着:“你你也在里面,这多像一龙二凤,咱们三个人玩三角恋游戏。嘎嘎嘎………咱们俩人的脸就快挨到一起啊,我贴到公报栏里,我看你解释得清吗?”简凡乐得呲牙咧嘴,没皮没脸说着,气得秦淑云悻悻把照片扔到了上,悻悻地说了一句:真倒霉。

    “胖妞,过来,还有你……看……”简凡举着照片挥着手。牛萌萌一看,乐了,嘿嘿傻笑着:“这没事,我就敬了一杯酒,这又怎么了?”

    “是吗?”简凡歪着嘴不屑地说道:“你们听好喽啊,我现在就去散布谣言,我说二0二女寝舍集体暗恋我,有照片为证,都哭着喊着死乞白咧地要当我女朋友,结果被我一脚一个,都蹬了……嘎嘎嘎……我挨着男宿舍先说一遍,说完了,我明天一人发一张照片……再不行,我把你们的照片发网上,哈哈……过不两天,你们比芙蓉姐姐还出名啊………哈哈哈……”

    简凡得意的坏笑着,从餐厅里发现了这么个契机,却是正好利用上了,本来准备吓唬这帮女生一顿,不过一上课和杨红杏瞎聊了一番,改目的了。

    你……卑鄙!三个女生,都红着脸啐了句。知道简凡肯定不会这么干,他也未必敢,但照片到了人家手里,却是把几个噎得说不出话来。

    不知道为什么,简凡从进门就一直针对除了杨红杏之外仨个人,而杨红杏仿佛看戏一般,微笑着看着简凡和其他人斗嘴,匪女梁舞云反应快,伸着脑袋问了句:“简凡,为什么只吓唬我们仨,老大呢?我告诉你啊,可都她带着头,有本事你找她。”

    “是啊,我就是来找她来了!这就是我留给你们的谈判机会,只要你们老大陪我散散步啦、聊聊天啦,哄着我高兴啦,这事我就当没发生,什么照片什么喝酒,我当没发生过………以后对你们毕恭毕敬,今天请了不说了,集训完了,再请你们一顿都没问题!匪女,你说呢?”简凡揶喻地问着。

    梁舞云想也不想,乐了:“行!你抱走吧,哈哈……”

    “淑云妹妹……你呢?”简凡再问一个。

    “看来需要老大继续牺牲色相了啊,不过你也不错,同意了!”秦淑云一听,知道简凡志在老大上,倒也不阻拦了。

    “萌萌妹妹,你说呢?”简凡温婉客气地说道。

    牛萌萌扭着胖乎乎的脸蛋看看简凡,又看看杨红杏,从进门简凡就没有威胁杨红杏,这八成有备而来,而杨红杏也没有怎么斥责简凡,想想便说道:“姐,那你陪他吧,我看你们也像一对!”

    “呀……你说什么呀?”杨红杏一下子孤立了,有点手足无措。

    简凡似笑非笑地看着杨红杏,得意地说道:“走吧!你不是说服从集体吗集体可都同意你陪我散步啊!集体的利益大于一切啊!你说的!”

    简凡恬着脸做了个请的姿势,三个人乐了,乐得秦淑云推了一把杨红杏,杨红杏就势揶喻地笑着,简凡回便开了门,向着屋里招手,示意着出去了!

    这下,终于如愿以偿了,假戏当真的唱成了!

    下着楼梯,杨红杏还是忍俊不笑着,四个人都商量好了的同盟却怎么也没料到简凡是这样半真半假地说服了同舍的人,迈着步子说了句:“你鬼可够大了啊,这办法你都想得出来?”

    “我都说了,你会出来,其实你并不反感,只是需要一个台阶而已,我给你找了一个最好的!”简凡笑着说道。

    杨红杏踢着腿,讪讪地道:“简凡,你有女朋友的,你不怕我喜欢上你、或者……或者你喜欢上我?”

    “其实我一直就很喜欢你啊,你们寝室里处得最好,都玩,萌萌可、淑云温柔、土匪又豪气,还有你,这么爽快,都值得喜欢……不一定喜欢就非成恋关系,我估计集训完了我就要回乌龙那山坷拉里了,说不定都见不着你了!”简凡笑着道,好像是巧妙地避开那个敏感的话题。

    杨红杏听得心里咯噔了一下,莫不是另有所图,跟着小心翼翼地问:“那为什么不留到市里,你……需要我帮忙吗?”

    “不不……我其实巴不得回乌龙县呢。我家里开了个小饭店,一直是我爸里外忙着,要是回到县里,还能帮着他干点活,工作挣钱两不误,那多好?”简凡道,话题便慢慢开始了,偷偷地伸着手,装着很不经意的样子把杨红杏的手握在手中,幸好,没有引起美女反感!

    故老相传,泡妞的时候,能握了手肯定就能亲了嘴………简凡心里暗忖着这事敢不敢干的时候,有点心虚,怎么着才能让一切自然地水到渠成不声不响呢?关这儿二十天了,跟这么个美女暧昧一下,柔一下,也不错哦……

    杨红杏像是非常高兴一般,随着了摆着俩人握着的手问着:“那你没有自己的理想吗?”

    简凡乐了:“有啊,怎么会没有?”

    “是什么?”杨红杏饶有兴趣地问。“

    “这个……这个不好说,不好意思对你说。”简凡嗫喃了句。

    “说呗,我不告诉别人!”杨红杏揶喻的口气摇着简凡的手,像昨晚的恳求一般。

    “好,我对你说了,你别笑啊!”简凡想想,说道:“我有个从小一块长大的哥们,叫费仕青,200多斤重,他给我们俩定了理想,四句话:天上纷纷掉钞票、多得只想当柴烧;各色美女任我泡、看我想要不想要………说了啊,别笑啊!”

    杨红杏早压抑不住了,猛地爆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笑得前俯后仰差点摔得在场上。笑着啐道:“就不喜欢你这没正形的样!”

    简凡也乐得哈哈直笑,这么长时间没见那个蠢胖子,倒还真有点想!

    简凡正思谋着把话题展开大说特说,大泡特泡的时候,冷不丁刺耳的警报响了,是紧急集合的警报!吓了人一跳,顿时心里凛然地站定,有的赏已经跑着出了寝室,速度快的队伍已经开始喊报数。

    得,不用泡妞了,简凡懊丧地想着,全他妈泡汤了!

    杨红杏仿佛发现了简凡的不愉快似的,笑着说道:“帅哥,你运气实在不佳啊!不管今天晚上你怀着什么鬼心思,都没戏了昂!”

    好像被美女窥破了心思一般,简凡讪讪笑笑:“哎,这就是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再有理想也是听人使唤的命!……走吧!”

    俩人小跑着,恢复了队友间的距离,循着灯光和吕教官的声音奔回了队伍里。

    队伍紧急集合了,吕教官扯着嗓子喊着:“立正,稍息,接到上级的紧急通知,今天晚上将执行一项特殊任务,我重复一遍,不是演习、不是演习,每个人要打起百倍的精神来……”

    听着,看着,大门口已经开进了几辆公安标识的客座大车,简凡心里暗道:不会吧,集训没完就让我们上一线!这丫也太没人了吧?

    任务一宣布完毕,得了,简凡惊得心扑通一下子差点跳出膛来,千想万想,估计是打破脑袋也想不透怎么会有这么烂的任务扣到一干学警的脑袋上,而且是去自己最不愿意去的地方执行这个特殊的任务……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