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1章 缺点与缺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天凉了!

    仿佛是一夜之间,冷风挟带着寒流把树上树下的叶子卷了个干干净净,大街上,只见得光秃秃的树丫像电线杆子一样杵着,根肥硕大的人工草被也显得了无生气,不知不觉中,秀着美腿着玉臂的妹妹们换上了五颜六色的毛裙、风衣,甚至于为了温度不得不放弃一点点风度,这个缺乏窈窕的季节,大伙儿都知道,冬天来了!

    靠近大原市西郊的一所依山而建白楼大院,挂着“大原市武装警察训练基地”的招牌,便是今年第一批特招警察的训练所在地了,大原市区及下辖各县的警察差不多都在这里接受过轮训,少则一周、多则数月,经常听得见里面的口号声和枪声不绝于耳!

    今天,也是炒豆子一般枪声砰砰,亏得是在远郊没怎么扰民!山头就能看得真切,足足几个足球场大的训练基地,着冲锋服站队列队形的、跑步的、喊口号的杵了一院子,枪声来自于基地西北角临时靶场,这里正进行着实弹击。--凤-舞-文-学-网--

    这是最早的一批特招学员,枪声刚停,五名试的学员站在当地,按着标准作业把枪平放在击台前,这里的条件尚苦,完全不像想像中或者电视里那种击,还戴着护目镜、隔音耳麦,整个就一野战靶场,有时候击风沙大了,能吹得人迷了眼。市里的警体训练馆地下击场要好一点,可这帮子没摸过枪的学员明显还不具体进那里的资格。

    一个虎背熊脸,头发像刺猥一般根根直立的教官夹着记录夹登记着成绩,边记边喊一句:

    “一号位,高亚楠,27环。”

    “二号位,薛凯,36环。”

    “三号位,郝建理,48环。”

    “四号位,肖成钢,52环”

    “五号位,杨红杏,41环。”

    “肖成钢同学的击要领掌握的很好,归队!”

    教官喊着,大致点评了一句,完成作业的五人转过来,唯一的一位女学警杨红杏成绩尚可,队伍里的几位女警都竖着“v”形手势,似乎给女同胞争光了一般祝贺着!那位叫杨红杏的女学警,不无几分傲气的站到了队里!

    教官虎视着队伍喊着:“第五列,出列!”

    话音刚落,又从队伍里出来四男一女,其中乍一看一位帅气人个小伙,可不是换上了冲锋服的简凡是谁?但见得这个小厨子穿上冲锋服、脚蹬着警用靴,蹬蹬蹬几步上前,上弹、拉保险,举枪在手,端得是虎虎生气颇有几分英气人。

    对了,衣服还免费呢!当兵从警,首先让简凡感觉到了的就是这样好处,省得买衣服了。

    事实上,简凡报到第一天就成了三十二多名男生中最惹剩余八名女生注目的一位,倒不是因为简凡太过于帅得一塌糊涂,实在因为剩下的三十一人惨不忍睹,不是太胖就是太瘦,要不就是像肖成钢一样,太黑,偶而有个长得模样还凑和的,偏偏又是个深度近视眼,一溜大白菜,还就简凡模样、个头和机灵劲都说得过去。加之从小在农村呆过,毕业又混过两天协警,体素质也说得过去,这事事排在老末的家伙来到了这里,反倒轮不着他是最差的了。

    到了这个队伍里,连简凡也没想到,反而莫名其妙地让他找回了点自信。当然,是局部的,不是全部!

    装弹、上膛、举枪,各人轻车熟路,按着标准要求作。

    教官在背后大声喊着:“注意要领,三点一线,有意识瞄准,无意识击发,保持手势的平衡,不要让后座力影响到你的成绩……开始击!”

    五支枪,砰砰叭叭响了。比前两次稍好点,最起码没人捂耳朵了。

    教官握着记录夹,沿着号位走着登记着:“一号位,刘江峰,42环;二号位,杨国成,36环;三号位,裘刚,40环………五号位,牛萌萌,36环!”

    教官漏了一位,却是简凡,停顿了一下直接说了五号位,不过说完了回过头来,很复杂地看着简凡,又是拉开嗓子放大了声音喊道:“四号位,简凡,5环!”

    人群里,哄哄哈哈笑起来了,笑倒东倒西歪,像刮过了一阵狂风,吹弯了一半人的腰。

    简凡悻悻地站着,眼骨碌转悠着无话可说了,其他的项目尚说得过去,这一项属于局部之外的局部,一直难以逾越了。

    教官无可奈何地看着简凡,几分不解地问:“简凡,其他成绩都可以嘛,怎么搞的,六枪里五枪脱靶,你你连女生都不如,杨红杏你就别比了,你连牛萌萌的同学也比不过。”

    人群中,又是哄哄哈哈一阵笑声!五号位站着的牛萌萌是班里最胖的一位女,背对的教官向着简凡做着鬼脸。--凤舞文学网--

    “吕教官,我……我比上次强,我有一枪中靶了,我……”简凡好容易找了个借口。这借口让同组的几个人憋着吃吃直笑。

    教官不置可否地看了一眼,喊了句:“归队,第六组出列!”

    在众人嗤笑着的眼光中,简凡有点恬不知耻地站到了队伍里,和成钢并肩着,这里面那项缺胳膊短腿都不可耻,都是特招学员,最胖的一位,立定跳远才能跳八十公分;八个女生里,三千米能跑下来的,不到一半人。男生里洋相也不少,有的做引体向上,愣是一个也憋不出来,憋到最后憋得放了个,呼通一下子从单杠上栽下来了!类似的笑料每天都会发生,每个人都有成为别人笑料的资本。

    这边忙着,这边小话说上了,却是肖成钢呲笑着悄悄地说着:“锅哥,你怎么了,准头不应该这么差呀?不过二十米,你就扔六块石头也不至于只砸中一块吧?”

    “嘶,我一瞄准心里就怵,眼里就花。一看那靶是重影……我小时候打弹弓准的啊,要是换成弹弓就好了,我一准打六十环。”简凡也弄不清自己怎么回事,按着要领瞄,闭右眼,左眼也跟着闭,睁左眼,右眼也跟着睁开,反正非常同步,你不同步也不行。

    成钢嘿嘿笑着:“你将来不会别个弹弓执勤我可听说了啊,击项目不合格,有可能被淘汰。”

    “皇上不急,你个太监急个毛啊?………这话你吓唬吓唬别人还成,现在警察队伍里没拿过枪,没开过枪,就开过枪也打不着靶的人多得去了………像你这种猪头驴脑,又玩枪又打架的,党和人民需要你的时候,你小子等着上抓捕一线当枪靶吧………嘻嘻,锅哥我就这水平,我才不指望谁要我呢,我回乌龙县跟我二叔混去!”简凡得意洋洋地轻声说道,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嗤笑了成钢一通。

    入队二十天,这堆特招生里简凡早摸了个差不多,学历高得离谱的,有!后门大得不像话的,有!背景深得不可测的,有!但要说各项能全部合格的,肯定没有。一直到现在为止,简凡都觉得自己能够进到这个群体里,肯定不是自己发挥超常,不是有其他特殊原因就是二叔把银子塞得不少,不过悄悄问老爸的时候,老爸却说没有,让简凡迷糊了,一直找不出自己能混到这个群体里的真正原因。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自己和旁边站的所有人,都不在一个档次,甚至连曾经是自己下属的肖成钢,那关系也要比自己硬得多,现在没有其他想法,就等着一个月到期,打道回乌龙,跟费胖子一样,继续混着!

    乱想着,一回头却见肖成钢正诧异地看着自己,简凡没好气地说了句:“看……看我干什么?我说的不对呀?”

    “锅哥你老说我没追求,你看看你,怎么老把乌龙挂嘴边。有啥好的。我不回去。”成钢去想起这茬来了,埋怨了句,和简凡俩人唯一在这个观点上无法认同。

    “你不想回拉倒,我觉得还是县里好,赶明儿回去当个户籍警,风吹不着、雨打不着,碰见上户口的就能吃拿卡要,多好!要不当个片警,一条街走过去,都喊着大哥请我吃喝,回头还得给送礼,瞅谁不顺眼了,我拉上黑蛋、炭锤那帮小子给他们找麻烦去………哈哈,多爽哦?一天小酒喝着,泡个小妞摸着,口袋里小钱塞得满满当当,我眼红死你我!”

    简凡得意洋洋地憧憬着未来的警察生涯,好像以他的理解和了解,当警察就有这么多种好处,再往深里凭空也不好想了。成钢嘴来得可没有简凡快,挠挠脑袋,倒也觉得颇为有理。

    没成想,成钢没说话,后头的那位女生听得简凡说得话,嗤着鼻子哼了声:“呸,流氓!你怎么混到警察队伍里来了!?”

    成钢吃吃地笑着,简凡一回头,却是刚刚击完毕的同组牛萌萌,整个一白切肥脸蛋,嘴唇加外的厚,简直能当费胖子的妹妹了,据说这丫头宅得特厉害,是被有背景的老爸强行送进警察队伍里的,入队第一天简凡就给起了个“清纯小肥牛”的绰号,后来一传就成了清纯小肥妞,这绰号不知道被谁传到了胖妹妹的耳朵里,自那以后这牛萌萌什么时候见了简凡都是嫉恶如仇的眼神。

    简凡摇头晃脑着乐了:“喂,胖妞,咱们可是阶级同志啊,这流氓二字从何说起呢?作为预备警察说话你得凭证据啊,你有目击证人还是有确凿证据?否则你怎么会知道我是流氓?莫非你也是女中同行?嘿嘿……”

    此话一出,前面几个男生肩膀剧烈了耸动着,八成是想笑又怕教官看着,硬憋着呢,要论斗嘴,宅家里的女生那是简凡的对手,后面的胖萌萌被简凡说得面红耳赤,悻悻地又是一句:“流氓加无耻!”

    又是一句女声声援的:“无耻的流氓!”

    跟着又是一句半开玩笑地声援:“比流氓还无耻!”

    简凡回头一瞥,却见得左右俩位都在声援牛萌萌,一位是杨红杏,临时班长;另一个是学计算机的梁舞云,据说学到编程水平了,是队里唯一一位破例许带电脑入队的学员。

    简凡这损嘴说话就来后面几个得意地说道:“喂喂,咱们不带这样以多欺少啊,你们就吵架吵赢了也胜之不武啊?我一直怀疑你们不会是集体暗恋我吧?要不怎么会这样恨之深呢?我一张口你们马上群起而攻之,这恰恰说明了之切啊!哈哈……”

    这里的生活很无聊,无聊之下,这些男女玩笑就开得越有劲了,后面的几个女生听着简凡这么说,一人一句,干上了:

    “就你?盛阳衰,帅得像不败!”

    “拽得像河莉秀二代!”

    “猪八戒儿子充高鼻子老外!”

    “你还帅锅哦,简直是衰锅啊!”

    三个女生变成了四个女生,一人一句,说完了都是得意窃笑!

    后面一同仇敌忾,前面听着的男学员们可没人来声援简凡了,女生本来就不多,论头分配是狼多少,就胖妞这得抛个媚眼都能引过一群人来,当然没人像简凡这么着惹女学员了。

    简凡嘴皮功夫可比枪法要厉害多了,这脸皮子可比背景要厚多了,进了基地一天没老娘敲打着了,尾巴越翘得高了,听得后面的女生窃笑,简凡瞬间换了一副口气,低三下四的说道:“妹妹们别这样成不?我暗恋你们还不行?你们个个如花似玉、英姿飒爽,难道你们没发现,特招一班里的三十二名男生,都愿意拜倒在你们的冲锋服下!”

    这话还像话,后面的几个女生听得简凡服软了,都乐了,班长杨红杏得意的代表女生发言了:“知道就好,知道你还不老实,再欺负萌萌,小心我们八个警花上擒拿课揍你一顿。”

    女生吃吃地笑着,简凡这话锋转了,揶喻地口气说道:“我是最老实了,难道你们没发现,看来我不表白一番对你们慕之,你们还不明白我的心那…………杏子妹妹,每次从背后看到你的时候,我是想犯罪啊;舞云妹妹啊,我从侧面看着你,我是马上想后退啊;胖妞妹妹啊,你就更厉害了,每次我见你,我都想自卫……故老相传,省城这大学里头是山大的姑娘工大的汉、警校的流氓满街窜,这个观点不对哦,应该在流氓前加上了‘女’字才对哦………”

    此话一说,都听得出来是损人,前面的一排男学警,嘿嘿偷笑着,肩膀一耸一耸,后面的女生被噎得有点词屈理穷,相互看了一眼,使着眼色,左侧个最高的杨红杏伸着腿直踹上来………

    哎哟一声………正得意洋洋说着的简凡猝不及防,一声惨叫向前仆倒,一仆前面还有人,仆倒了两三个!

    怒目而视地回头看,后面一排女生,都一本正经,装做什么都不相干的样子。不过都是使劲咬着嘴唇,怕笑出声来。

    教官吃了一惊,回头叱道,一看这况喊着:“简凡,又是你?怎么回事?”

    “报告教官,我……脚歪了,没站稳!”简凡不迭地站起来,完全低估了这帮女学警的暴力程度,平时用嘴,这次腿都用上了。怒目而视了女生们一眼,却是不敢如实汇报,被女生踹了这恶名可担不起。

    “简凡,一会解散你留下。”

    “啊,干什么?”

    “捡弹头弹壳!”教官说了句,知道又是捣蛋。

    “啊!?………是!”

    简凡悻悻应了声。检弹头弹壳却是最辛苦的差事了,弹壳尚好,弹头却是不太好找,特别是像自己这种放了空枪的。捡完了还得交回枪械室过数,整个就是整人呢。

    试一结束,教官一喊着解散,乐子又来了,一干男生女生都笑得乐呵呵地看着悻悻的捡弹壳,刚刚被简凡损过了三位,个个摆着手。

    “哟,帅锅,你捡弹壳的姿势好帅哦!”

    “小锅哎,挨个叫姐姐,姐姐们帮你捡!”

    “喂喂,再摆个酷点的姿势出来!”

    几个女生说着就哈哈笑得前俯后仰!教官看着此此景,却是无奈地摇摇头,看着基地门口进来一辆越野警车,知道是约定的支队长来了,让临时班长杨红杏带着队回训练室,自己一路小跑着迎着车上来了。

    下车的里头有一位壮观的高个子,吕教官一眼便认出来是一大队的队长秦高峰,跟着副驾下来的才是领导,支队长金越清,还有一位女的就不认识了。却是刑侦一大队的史静媛。

    “高支队长,秦队,你们好………请请,什么风把你们吹来了?”

    张教官客气着,把三个人往办公楼里请。几个人寒喧了几句刚刚坐下,金支队长掏着打印好的名单半开玩笑地说上了:“小吕啊,我们这次可是得到市局刘局的许可了,专程到各队挑人,刘局说了,你得无条件配合。”

    吕教官接过名单笑着应道:“那没问题,你就挑我都没问题,我说金支,这刑侦上也缺人呀?”

    “可不,都往机关里钻,都喜欢坐办公室,谁愿意上一线呀,我们这一线好容易培养几个,干不了几天就都跑了,从来就没有不缺过人。”金支队长笑着说道。

    吕教官说道:“那我丑话说前头啊,您最好到其他组挑,这一组可够呛,基本训练科目能达标的都没几个。”

    “是吗?”

    金支队长三位,一听倒不解了。

    吕教官翻着档案撂了厚厚的一撂,嘴里却说道:“理论吧还凑合,文化素质高,可体素质太差,嘿,还都是大学生,说不敢说,训不敢训,我真不是知道是我训练他们还是他们训练我,这八零后的小少爷小公主实在难伺候,第一天封闭式开始,要统一保管他们的脑,有一半人喊着我是侵犯人权。一个比一个有个啊,那像咱们那时候,组织让干嘛,二话不说,立马就走………都在这儿了,档案和训练成绩,你们看上谁了,自己挑。不合格了可别怨我啊。”

    教官无奈地笑着。这话引得金支队长和同行的两位都是一脸笑意。

    “哎,这是你的老观念了,特招的这群里,我听刘局说呀,有外语过专业六级的、有计算机高级程序员、还有直接就有会计资格证的,科技强警这是必由之路嘛………你对人家好点,现在这年青人一提拔都是坐火箭上,回头就成你上司了……哈哈……看看这个,这几个人怎么样?”金支队长说着,在名单上划着圈。

    吕教官看着,却是已经划出了几个名字,一看哑然失笑了,解释道:“肖成钢是个好苗子,我听说武校出的,体素质没得说,击成绩优秀;刘江峰也凑合,这个有点孤僻,年龄也不小了,二十六了;简凡………哈哈……”

    吕教官一说便是乐呵了,笑得有点控制不住了。

    “怎么了?”秦队长和史静媛本来抱着这希望来的,一见教官笑了,有点诧异地问道。

    教官乐着说道:“哈哈……这可是个活宝,第一天来登记特长,他写的什么你们猜,他写得他会吃!他一口气能报一百多个菜名不带重复,那小嘴和女生吵起架了,几个人都吵不过他……哈哈。”

    史静媛笑着接了一句:“他是会吃的,他家就开饭店的。”

    吕教官道:“还有啊,他是个一顺眼,你们要啊?”

    “一顺眼?”史静媛没听懂。秦队长解释道:“就是两眼不能一睁一闭,只能全睁全闭。”

    “你们”吕教官笑着挑了一份击科目的成绩单。

    “五环!?”

    史静媛看一看便笑了,笑着递给了队长和领导,俩人看得面面相觑。

    吕教官还觉得砝码不够似地加了一句:“噢,你们看得是最好成绩!”

    确实是最好成绩,剩下的两份更差,吕教官一解释才知道,这还是训练过了稍比前几次强了,第一次开枪直接就把枪扔了捂耳朵,第二次开不是往天上飞就是往地下钻,个别训练了几次,好歹能把枪抓稳了,不过眼睛同步的毛病却是不好纠正了,像这类况警察队伍里不是没有,倒也不是不能干其他,但要干持枪出勤的刑警,那估计是没戏了!

    三个人听得一番轶事,可笑之余多少又点失望地从训练主楼里出来,刚上车,史静媛看着提醒了句:“秦队长……那不是简凡吗?”

    一侧眼就看到了训练场上,简凡端着一盒子不知道什么东西往楼里奔,匆匆一瞥仿佛没看到车上的仨人似地,拔腿便跑……

    秦高峰发动了车子,摇摇头笑笑,叹了口气,莫名其妙地说了句:“支队长,我一直觉得这小子是棵好苗子,特机灵,要不再考虑考虑!?”

    “考虑?这还有什么考虑的?其他警种凑合还罢了,咱们刑侦上还缺这号吃闲饭的?怎么,给你配个打水扫地的通讯员呀?”金支队长笑着说道。

    “呵呵,我可没那福气……您是领导,我听您的,不过说好了啊,今儿使唤了我们一天,人可得先紧着我们一大队挑。”

    “我看没挑头,还是警校小中专的小伙出来像样,这帮子社会招生,实在没什么看头。”金支队长评价着。

    仨个人聊着,车缓缓地驶出了训练基地………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