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出口便惹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九鼎的主厨房座落在主楼和后院之间连接的地方,离主楼还有一段距离,一排窗户上朝后看,输气管有胳膊般粗,同时可以给上百眼火供气;而那抽油烟的一排子管,差不多有大腿粗,同时工作起来的时候,火炉、蒸箱、烤箱、送气泵都是呜呜直响,是这个四星酒店里躁音最大的地方!

    俗话说,君子远庖厨,意指在厨房血淋淋的,实在有侮斯pm)可这里头,还有一层意思隐含着不为人知。--凤舞文学网--现在虽然冻多了,可活物也不少,比如这活鱼,那帮厨小厮基本就是朝着鱼脑袋一敲,蒙了!要不直接就着地上,吧唧一摔,蒙了,蹭蹭蹭蹭就着地面上挖脏去鳞,完事了,大致一涮吧唧往盆里一扔!那地呀,脏兮兮的就用净水冲也冲不干净,残忍倒还在其次,关键是:这地方你要看在眼里,还能动了筷子吗?

    回答不言而喻,多数超出了君子们的心理承受能力。

    这就引出一句现代的话了,叫眼不见为净!那意思是,您要想吃得舒服点,最好还是别去看厨房,万一进门了,看着油烟机上冷不丁掉滴油,或者厨师呛锅,顺便勺子一捞就是一勺涮锅水,再或者,厨师没准感冒了,鼻涕长流,边擤边炒菜,做出菜来,再干净你胃里也会泛酸!

    这就叫眼不见为净!还有人说是不干不净、吃了没病!有没有病不知道,不过,厨房这地方,是个永远干净不了的地方!

    不过九鼎休闲酒店这儿的卫生条件还算尚可,张经理、何秘书带着尚自穿着厨师服的简凡进去的时候,里面干干净净!四十多个白衣白帽的大厨、帮厨、配菜的、洗碗涮盘的沿着菜案站了高高低低两排,空间尚大,油烟机控制得不错,最起码看不着滴油粘灰;菜案的中间竖着碗、盘、碟子十几样几百个,配菜的案子足足有半间屋子大。回头再看厨师们也是一光鲜,比之小店那样脏不拉叽一黑白不分的厨师装可强了不少!

    这里向前可以传到主楼、向后可以到了餐厅,简凡几个进去的时候,传菜的领班也带着十几个红衣蓝裤的服务员站到了门口,领班的装束和何秘书倒差不多,着红旗袍,手里握着个步话机,九鼎这地方都是电子点菜,服伺客人的、传菜的、领班手里都带着电子点菜盘,这边一点、那边一接收,厨房立马开火上锅,出锅再由这群服务员传到主楼或者餐厅,信息化程度相当高!几个领班各司其职,凭着手里的步话器就指挥得了几十名传菜、上菜的服务员!

    毕竟四星级,与众不同的地方还是有的。

    连着做菜、传菜的差不多五六十个人了,一看这阵势,进门就让简凡有点心虚,侧头赶紧看看旁边的何秘书,心里有点惴然,何秘书倒不以为然,这阵势怕是经过了,只是鼓励式地向着简凡笑笑!

    张凯可是这帮人的头,拍着手喊着:“师傅们,占用大家一会儿时间啊!我来介绍一下,这就是蒋总请来巡查的简师傅,今天蒋总安排简师傅来给咱们餐饮部找找问题、挑挑毛病,最好能给大家提提意见,以利于咱们餐饮部今后更好地工作,虽然咱们今年肯定是各部门里创收最多、红包最高的,但是问题肯定是有的,现在,有请简师傅,大家欢迎!”

    吧唧吧唧的掌声并未见得多闹。除了领导、除发补助的大家欢迎,剩下的基本没有欢迎的,特别是每月例行的巡查。今天一见是个短发嫩面的小子,和厨房里洗盘子涮碗的小伙差不多,大家便起了几分轻视之心。而张凯的话里,不无恭维这帮大师傅的意思。

    人群里,掌声刚落便有人接上茬了。

    “张经理,这是那位炒白菜的大师傅吧?”

    “哈哈……人长得也像白菜啊,这么嫩啊!”

    “来给哥们都炒份白菜尝尝!?”

    “哈哈……”

    厨师、帮厨的,连洗锅涮盘的看也哈哈笑上了,厨房这地工作特殊,除了菜品味道要求严,纪律实在够呛,霎时间哄笑的声音此起彼伏,连那传菜的旗袍领班也笑得花枝乱颤。怕是都觉得这巡查的,太面嫩了。

    张凯指着人群叫嚣着,喂喂喂……老高,笑什么呢笑?严肃点……都别笑了!

    越说还越乱,场面乱哄哄的!何秘书没吭声,知道这群人可不像一般招聘的小服务员那么好惹,几个大厨,有的工龄差不多和九鼎创建的时间同龄,连董事长见了也让三分。而且确如张凯所言,除了客房部,餐饮部是创收最高的单位,每年拿红包,连有些中层管理人员也赶不上这里头几位年限长的大厨,现在让简凡这么个面嫩的小子来挑刺,不被奚落一顿才怪呢?就平时公司挂着经理名号的巡查见了这些大师傅们都客客气气。

    酒店行当里,有千军易得、一厨难求的话,特别是精通某个菜系,名声颇大的大厨,这些人有时候根本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厨师班,到那儿都是抢手货,人家就自己开店都是不愁生计,可比饭店的部门经理还要金贵得多。--凤-舞-文-学-网--但凡酒店管理,对这些厨师只要求卫生和菜品,至于纪律嘛,只要不误事,那是谁也不敢多管的!

    简凡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看着里头笑得最凶的一位,估计是厨师里的领班了,偌大无比的脸蛋像吊着的两块肥,笑着挤得眼睛成了一条线,偏偏酒糟鼻子奇大,又如同往那堆肥脸上插了一根野蘑菇。领头的一带头嗤笑,跟着差不多都看笑话,连那位穿着旗袍的服务员领班也在笑着,不知道是真被厨师的话逗笑了,还是被简凡面嫩得又红又白的悻悻糗色逗笑了!

    “嗨嗨………大家别闹了啊!简师傅年纪不大,可水平不低,咱们自己上的毛病自己看不到,让人外人找找问题、提提意见,对我们也有好处嘛,对不对?老高,你说是不是?”张凯示意着那位大酒糟鼻子的说道,看样这家伙是带头的。

    “行啊,没问题。我们能有什么毛病。咱们可四星级达标,卫生局的都挑不出毛病来,张经理,您好歹拉个专业人士来,这孩子不乡下来的吗?这儿他可能来过吗?”

    酒糟鼻子的高师傅,言语里的睥倪的味道很重,但凡这类厨师领班,要比白领的薪水还要高,只要精通一个菜系,手下徒弟、帮厨的能围一二十个人,无形中这就成了一个小团体,就老板雇了这些人,也不敢不买账。

    “哎哟……高师傅,蒋总安排的,您别往人脸上说呀?这过程你也得走下去呀?您这是给我难堪是不是?再说了,简师傅来了,也就认认大伙,见个面而已?您还非要让我说出个所以然来。”张凯说着,话里半恭维半埋怨,在这里早混成老油条了,话说得滴水不漏,公事一转眼成了私人交了。

    一听这话,倒把高大师傅说得悻然了,这直接领导的面子可不能不给了,不过话里并不是十客气地说道:“好啊,看呗!谁又没说不让看了。”

    说是看呗,可口气里不无技高一筹的得意!靠技术吃饭的这一行,谁行谁就是大爷,特别是这类被人前呼后拥的大厨,在自己这个小圈子里,那绝对是说一不二的,除了老板,谁也不尿你!

    简凡的脸红一阵、白一阵,好似已经糗得无以复加了。张凯再示意简凡开始的时候,简凡扭扭捏捏站到了俩人前面一干厨房人虎视眈眈的眼神,眼睛骨碌碌转着游离不定。

    别人刚以为这小厨子羞于见人的时候,却不料简凡的脸笑了,笑着挨着几个方向给厨子们、配菜师傅、洗锅涮碗捎带着传菜的小姑娘们深深鞠了一圈躬。

    没说话,光鞠躬!

    这下,厨房里的伙计们乐了,四位大厨的脸上可是笑意盎然了,看来,这小子谦虚的,心里暗暗倒觉得刚才挖苦人家有点过了。

    “各位大叔、大哥、还有小兄弟、姐姐们!”简凡十分十分的谦恭地说道:“我是乡下来的,我还真没见过四星级的酒店是什么样子,特别是没见过这么大的厨房,我们家那厨房,还没有这么菜案子大………这毛病,我怎么可能从大家上挑出来呢?就真有毛病,我也不敢挑呀?……各位多多关照、多多关照!”

    简凡谦恭地说着,抱着拳行了一圈礼。说得一干厨房里的人跟大夏天喝了一杯冰水样,舒坦,既然人家都承认自己乡下来的没见过世面,还能怎么着。

    简凡说着,回头示意的张凯道:“张经理,我看还是算了吧!咱们走吧。这活我真干不了!”

    “哎……别别……”张凯说着,看简凡这么谦虚,客气上了,硬拉着简凡,着急地说道:“简兄弟,好歹给大家提点意见嘛!来来来,大家欢迎简师傅给咱们说两句………欢迎欢迎……”

    这次的掌声倒烈了几分,掌声的意思呢,怕是看在简凡刚刚谦虚的面子上。

    张凯摆着手示意着掌毕,回头笑吟吟地看简凡,简凡苦着脸:“真让我说,我说什么呀?”

    “哎,当然让你说了,要不参观参观!?”张凯说道,客气地邀请着。

    “那高师傅,您呢?”简凡笑着,眼看着站在领头地位的酒糟鼻子。

    “说说呗,没事!哈哈……这小孩有意思的哦!”

    酒糟鼻子的胖高师傅,呵呵笑着,看着这么大个娃娃,倒觉得为难人家,有点以大欺小了。

    “好!那我就开始了!”

    简凡就着话头,脸一虎,话如掷杯一般吓了几个人一跳!

    一句话咋唬得一干人心头一凛,却不知这个刚刚还一脸谄媚的小厨子何来的气质,剑眉星目,一脸严肃,瞪着众人,成了凛然不可侵犯的神

    就见得简凡提着案上的菜墩双手捏着把,一使劲,这圆圆的菜墩便如同陀螺一般滴溜溜转了几圈,被简凡“砰”地一家伙砸在案子上,一声巨响吓得众人又是心头一凛。

    哟哟………厨子们心里暗惊,这二十多斤的菜墩能这么玩起来了,看样也是个老把式了,心里稍稍削减了几分轻视之心。

    就见得简凡菜墩一拍,指着菜墩说道:“为什么我说挑不出毛病来呢?是因为这里都是毛病、都是问题,根本不用挑,我一看就是一大堆!”

    哗……地一声音,五六十人哗然一片!几个领班的厨师怒目而视,要没经理在,估计抄着家伙就上来了,下面的帮厨的、学徒们看看师傅没吭声,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窃窃私语着指指点点,连张凯的脸刷地一下子也变了,这才是打到自己脸上了!

    何秘书不知道简凡何来的这么大气势,看着群激愤了,暗自捏了一把汗!

    “我知道你们不服气!我一样一样给你挑出来。”简凡提大了声音,声音清脆里带着锵锵金属磁,本来不愿意说的,却不料这厨师们一开门就给自己个难堪,干脆豁出去了。平生最见不得别人把自己当成小孩。

    就见他指着菜墩上的凹形说道:“这是第一个问题,这个大凹槽说明了什么问题,说明你们当厨师的刀工根本不过关,一个大厨他的菜墩菜板,十年都形不成这么大的凹槽!………你们用过刀吗?知道真正的刀工是什么样子吗?我是乡下来的,我也会用刀,你们大厨们谁能和我做得一样,或者做得比我好,我立马滚出九鼎,永远不进这个大门!”

    得,这话里说得要把一干人的噎死才成!那高厨师心下暗惊,直愣愣地盯着简凡,不知道这黄口小子怎么说出这等深奥的话来,现在已经没有人很注意这个细节了。

    说着就见得简凡随手拿了一个极薄的玻璃杯子,抽了一根苦瓜平衡放到了杯口上,蹭地一提刀,嘴里喊着:“看好了!”

    蹭地一家伙手起过头顶,仿佛力有千钧一般蹭地砍了下来,一百多双眼睛霎时瞪得溜圆,难道剁杯子、把玻璃杯剁成两半,没那么快的刀吧?

    哧……地一声轻响,苦瓜从中一分为二、刀刃堪堪的挨着杯口,杯子纹丝不动,连响声都没有听到,那刀是切开了苦瓜,却没有一点碰到杯子。

    嘶……一群厨子倒吸了一口凉气!传菜的妹妹看着目瞪口呆,还有这么耍菜刀的?这可够酷了啊!

    几个大厨心下却是凛然不已,这刀工的准确度可是要超乎一般人了。

    这一下子,可比一千句、一万句话还管用,霎时间两百多平米的大厨房,静悄悄地,连自来水滴落一滴都听得叮咚一声,清清楚楚!

    简凡环视着众人,挑恤一般看着,却是没人再敢站出来!就即便是有刀工好的,谁能想到这种玩法!?其实这个玩法比罗锅剁要低一个档次,是软的、而苦瓜是硬的,即便是稍稍差一点,苦瓜也会被切开,简凡耍心颇大,当玩一般的练着,却不料这时间派上了用场!

    环视一圈无人挑恤了,简凡这才缓缓地说道:“天下大事,衣食住行都是一等一的重要事,为厨师,练好你的刀工是第一要务,这么大的凹槽,说明已经有将近一碗的木渣进了客人的肚子里,这是对客人最大的不尊敬!即便是我的水平也不到家,真正的刀工是切菜不起渣、剁不触案!……这是这是第一个毛病。张经理,还想我继续往下说吗?”

    “说吧、”张凯摆摆手,无奈地说道,这一刀不但把厨师们咋唬住了,连张凯也觉得诧异无比,偏偏人家说得还有那么几分道理。

    “好……第二个毛病,在你们的锅上!让开………。”

    简凡说着,在案桌上随手提起了黑炒瓢,把在手里,锅像拔郎鼓一般转悠着,嘴里一喊,人群现在老实了,自动让开了一条路,还当是这厨子要架锅上火。

    却不料,又来了一个变故,人群一分,简凡手里的锅却是脱手而出,远处伺立着的传菜妹妹们惊得“哇……”地喊了一声,还以为简凡要借机给谁脑袋上扣铁锅报复!

    咚……地一声,立见分晓,隔着近十米的距离,飞出去的锅稳稳当当地坐到了火上,就像有人亲手放到了火上一般!

    火开了,众人诧异中带着几分敬畏地看着简凡,就听得简凡说道:“你们炒菜的锅,我敢保证,从来都没有洗干净过!”

    正要发作的高大厨一回头却又见简凡随手扯下了厨帽,蹭蹭就着锅底蹭,几下一亮手,雪白的厨帽已经是蹭黑了一片!

    得………厨师们大眼瞪小眼,没话说了!居然还有人吹毛求疵到如此地步!

    “你们做菜我相信技术很高,但你们忽略的是细节!”简凡随手拎着厨帽,看着环视自己的厨师们,不怒而威,侃侃说道:“客人是我们衣食父母,当厨之时要常怀一颗感恩之心,把锅碗瓢盆先涮干净是做厨的根本,厨师,何为师,德高为师,不是技高为师,你们用这种锅做出来的菜、熬来的汤,真正吃客一眼便瞧得出来,到那时候,你们砸得是自己的饭碗!”

    环视着众人,简凡立到了案桌前,回头看看悻悻一脸有点发作找不着茬的高厨师,不屑地说道:“高师傅,还要我继续说吗?”

    “好,小子,你继续挑,我今儿还给你飚上了!别让我揪着你小辫,揪着了没你的好。”酒糟鼻子的大厨,悻悻说道。这两下子,要说都是不是毛病的毛病,菜墩凹陷、炒瓢起黑都是正常现象,可又确实是问题,被人家这么着一说,还真有几分道理,看来还真是小瞧这个乡下来的厨师了。

    “好啊,那我就再挑一个!”简凡不置可否,沿着案桌走了一圈,和几十双或大或小、或服或不服的目光对视了一圈,堪堪站回了原地,揶喻的口吻说道:“四十二名厨师,我粗粗看了一下,张经理呀,这卫生条件真够呛啊!?17个人留着长指甲,一半指甲里的污垢;十二个人留着长头发,头发里有头屑的有三人;还有三个人,领子脏得起油了,衬衣怕是有段时间没洗了吧………当厨做菜,抛开色香味不谈,干净是第一位,知道菜里汤里偶而的一根头发怎么来的吗?就是这样无意中来的,只要有这样一次无意,九鼎的名声就下一个档次………即便是你们侥幸逃过去了,客人没有发现,但是,你们用这样的手切菜、洗菜、炒菜,是对客人的尊重吗?不服气的话,把你的手伸出来,让今天晚上吃饭的客人看过一遍,我看看还能留下几个不倒胃口的!”

    这话说着,其中有一小半人已经不自地开始缩手了。酒店里对前台服务的装束,特别是男服务员的装束有要求,讲究头发前不盖额、后不覆领,对厨师倒没有更高的要求,至于厨师的手具体保持成这什么样子,好像更没有要求,让简凡这么一挑,连张凯也觉得,还就是这么回事!

    扑哧一声!有人笑了!跟着是几个人开始笑了,却是那帮子传菜的女服务员,看着一帮子厨房里天天叫嚣着的厨子们被训着一脸糗声笑了!特别是听到“倒胃口”那几句,引得几个服务员都轻笑起来。

    怒视转移了,一干厨师都瞪着十几个吃吃发笑的女服务员!

    简凡却是不依不饶,要把这群厨师的自信打到谷底似的,跟着介挑着,厨房的水池上浸着油腻、案桌下塞着的抹布没有洗干净,酸碱度肯定不合格、菜刀上留着污渍没有磨亮、甚至于连厨师里有体味的都成了毛病,一大堆毛病挑得那几位厨师领班脸色越来越土,简凡注意到,说话时候,那厨师暗暗地使着眼色,里头像是打下手的几个小年青人,趁着没人注意,溜出门去………

    宁欺白头翁,莫欺少年人。几十个人都被少年气盛的简凡糗了一顿,说时迟,发生的快,被人训了十几年的简凡最深谙这训人的本事,抓住一个小辫穷追猛打,说得一帮子厨子脑筋根本反应不过来,几分钟时间,这九鼎的厨房已经被简凡说得一钱不值,甚至不如大路村边的茅房,至于厨房里的师傅成什么东西了,那就可想而知了!

    从厨房里出来,张凯的脸色也变了几变,却不知如何弄成了这种境地,何秘书一脸讪讪,不知道该站到那一边,三个人尴尬地刚出厨房的大门,就听得简凡惊呼了一句:“哇……我靠,真暗算我来了……”

    花池子后面,隐约亮着俩个脑袋,简凡对刚刚出来的俩个人早有防备,知道这厨子们没安好心,你让人家丢了脸,回头就派俩下手来捣鬼,让自己出洋相!一省念之下一缩,钻到了何秘书后,半搂着何秘书的肩膀。

    何秘书和张凯还没有反应过来,啪啪啪几声,直砸到了俩人上,躲在后的简凡却是安然无恙。

    啊!………干什么呀?……谁呀?

    花池假山后藏着的人,看没中目标,早一溜烟跑了!两个人一看,苦也,八成是厨房里的人使坏,上中了几个暗器,却是鸡蛋,青青黄黄的流在了衣服上,何秘书却是一枚鸡蛋正中前,两手尴尬地伸着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哟!这厨房人太不像话了,连总经理秘书也敢砸!?……何姐姐,要不我给您擦擦!?”

    简凡笑吟吟把刚刚蹭脏的厨帽递给何秘书!那颗鸡蛋砸得真有眼神,正中双峰之间,自己还真不好意思替人下手擦!婀娜多姿、凸凹有致的材,大红泥金的旗袍,流着一摊黄白之物,简凡看着,脸上不怀好意的笑着,不是非要笑,实在是按捺不住!

    何秘书忿忿地看了一眼简凡,刚才就是这小子扶着自己的肩膀躲到自己后,现在却还来卖好,瞪着眼,鼻子里重重哼了一声,蹬蹬蹬响着高跟鞋走了,不理会简凡了!

    回头再看张凯经理,早悻悻的走了,本来还抵挡着怕简凡出洋相,谁知道洋相全让自己摊上了。

    “哎,伙计不学好,迟早店要倒!怎么九鼎里的人,都这么没气度!?”

    简凡摇摇头!捉狭般地笑笑,要玩这种恶作剧,和费胖子上小学就会,想让我出洋相,没门!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