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我为佳人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等待香香的时间里,几分钟便如同几年一般地漫长………

    香香叫刘香莼,熟悉的人都称这个顺口的小名,更熟悉的一点的,像费胖子之类的同学就称锅嫂,两人的关系发展有点年头了,不过直到现在为止,简凡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俩人的关系,说女朋友吧,有点浅了;说伴侣吧,又有点简单了;说感多深吧,又有点扯淡;把俩人的关系形容成打打弄弄的小夫妻倒有点像,只不过上船很多年了,还没来得及买票!

    要追溯俩人的关系,差不多要从穿开裆裤的时候说起,一中没有家属楼还是统一住公房的年代,大场上经常活跃着一群扛着棍子当枪、和着尿泥抹墙的小孩,都是教工子弟,偶而玩个抬花轿游戏,轿夫是费胖子,扮新郎新娘的,就是香香和简凡了。--凤舞文学网--只不过简凡后来被父母送回乡下去住了几年,等回来了,裤裆也缝上了,都上学了不在一个年纪,这才隔断了两小无猜。

    一直到上高中简凡留级了,偶然间发现当年跟在自己背后的鼻涕妹妹已经出落得婷婷玉立,按捺不住的少年冲动让简凡平生第一次对一位异发动了猛烈追求,那两年每天绞尽脑汁地想着就是怎么着讨得香香欢心,书桌课本里塞纸条鸿雁传,干过;为了买件礼物和费胖子偷偷坐车进省城,干过;瞅空就把香香约出来谈谈心说说,干过;偷饭店的鸡腿熟以飨美人,干过。反正高一、高二那两年,全部的心思和口袋里的零花钱都花在香香上了,直到有一天俩人钻进宿舍,把男女间最后的事都干过了!

    噢,对了。这也是简凡比别人骄傲的一件事,好像破处比别人早很多!当时关于知识的启蒙来源,就是费胖子书包里花样百变的黄小说,简凡记得颇为清楚,最喜欢的两部是《灯草和尚》和《少女的心》。

    早恋是包不住的,直接结果香香爸妈找上门来了,梅老师把儿子不止一次训得狗血淋头,劝阻无效之后,两方家长合谋着拆这对鸳鸯,两人被拆了班,香香爸妈每天防贼似地看着女儿上下课,一直看到高三毕业,让简凡不止一次地隔着窗户望美兴叹!

    早恋没有太影响到香香的成绩,依然是那么优秀,考上了省内一本,山北大学计算机系;当然,也没有影响到简凡,从来就是那么糟糕!花钱谋了个三本,不过戏剧的是,俩人上大学还在一座城市,双方的父母却是不太管了,简凡这个嘴上没毛的男子汉五迷三道地担负起了照顾香香的责任,捎带着把肥水都搂回自家地里了。

    对,从有了第一次算起,已经六年多了!很长了哦,要结婚的话,都快到七年之痒了!

    ………………………………

    ………………………………

    简凡叹了句,跟着就看到视线中奔过来一个倩影,小玲珑,细胳膊小腿像奔跑着的小鹿让人眼前一亮,亮的简凡两眼几乎成了一条线,而心里,却像夏里的玫瑰怒放。

    得,乐开花了!

    走近了……白底蓝线的短袖衬衫、深蓝色的工装裙,移动公司的标准工装,穿在小巧玲珑的香香上显得格外拔有致,脖子里晃悠悠的工牌左右摇摆着衬着比材还拔的,一脸兴喜地、俏格生生地站到了面前,那张洋溢的脸,简凡常比作王羲之兰亭序里的字,揉中不无抚媚,初看不觉为奇,却是越嚼却越有滋味的那种。--凤-舞-文-学-网--

    看着简凡,香香脸上不无久别重逢的喜悦,张口如同老夫老妻般地询道:“什么时候到的?干嘛不打电话我接你。”

    “废品家的顺车!直接到这儿了!”简凡笑着应道。

    “走……”香香很随意的挽着简凡。

    “去哪!”

    “吃饭呗,肯德基鸡翅汉堡怎么样?”

    “行,没问题!”

    “下午陪我逛街!”

    “行,没问题!”

    “晚上呢,吃你做的。你肯定琢磨出新菜来了。”

    “行,没问题!”

    白衣蓝裙,纤细的胳膊挽着简凡,随意地说着安排,两人在吃上的默契看样也由来已久了。

    一脸幸福且惬意的简凡一直机械地回答着没问题,脑袋里八成已经憧憬到了太阳落山以后的事!

    三个没问题说得香香扑哧一下笑了,简凡依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笑着捅捅简凡:“你就不能有点主见呀?怎么老是没问题?”

    “嘻……白天你安排,晚饭以后,我就有主见了!”

    简凡嘻笑着应了句,明显暗有所指,香香还略带着几分不好意思地顺手拧了一把,嘴里却是说着,想得美……

    当然美了,简凡的心里比这天气还美几分,香香还是香香,还是那位和自己在一起的香香,从眼里的喜悦能看得出来………看来是自己多心了!心下直骂自己小气,噢,也不能怪自己,得怪这死胖子,天天吹耳边风,危言耸听地说绿帽即将扣来,吹得连自己疑神疑鬼了………现在再侧瞥香香,额前飘着碎发、脑后却还是一个小马尾巴,一笑起来就露着两个小虎牙,煞是好看。还是一副青人、活力四,还没有完全脱去学生时代的清纯打扮!

    老妈在对女人水涨船高、择优选老公的理论简凡却是从不苟同!不管怎么着,简凡一直觉得香香当老婆是最合适滴………虽然没有那么高挑的个、也没有那么膨湃的,算不上人见人,偶而笑一笑也生不出百媚来,甚至于还不如自己曾经泡过的英语系那位学姐漂亮,不过,人得活得现实点,守着这么位不太漂亮也不太丑的女朋友,既知根知底又知冷知,要比随便找一个门当户对的要强很多,更何况还有俩人青梅竹马的那段呢!?

    如果真和香香结了婚,这大学倒也不算白念了哦………简凡经常这样安慰着自己,要连个老婆也落不下,这大学还真是白念了。

    “嗨嗨……你这么这么讨厌,说句话都走神?问你什么呢?乡镇公务员考试成绩出来了吗,考得怎么样?”

    香香猛地推了推正走神的简凡,把简凡从yy中惊醒。

    “咂……你不老说我是应试教育产业下的伪劣产品吗,你说考得怎么样?”一听考试,简凡心虚了。眼光躲躲闪闪,明显不想提起这回来了,干脆来了个以问代答。

    “咯咯,就知道你上不了正场……你不会来事的吗?现在怎么不行了?上大学不数你能吗?怎么不显显你的本事呀?”香香听得这话,掩着鼻子直笑,话里有几分取笑和挖苦。

    简凡大学应付考试的办法无所不用其极,作弊手段行不通之后马上想出了新办法,一考完就提着礼品和费胖子去收卖老师。还别说,乌龙县的野生木耳、黄花菜、小米颇受城里人欢迎,还真给简凡和费胖子这俩懒汉加笨蛋敲开了方便之门。

    “那不一样,老师那儿百把块钱就搞定了,办工作我那有那本事,就我有钱我也不知道往那送呀?”简凡有点失落地回道,唉声叹气着,毕业这一年处处碰壁,本来俩个人还门当户对,却不知道怎么地差距越拉越大,简直不可同而语了。

    “考不上才好呢?下乡有什么意思?……要我说你还是想不开,能挣了钱,干什么不行!”

    “哪干什么?”

    “开饭店,我吃了一年了,省城大小饭店,就没见着手艺比你好的。到这儿开一家。”

    香香一听,跨了一步站到了简凡面前,眼神里鼓励着。

    “咂………”简凡一听这话,却是马上意会到香香话里的依恋,还是不愿意自己回乌龙,要真下乡那更不愿意了,想了想,想得猛抓后脑勺,为难地说了句:“那有那么简单,不是你做得好吃就能当了饭店老板,房子、地段、人脉、推出什么样的菜品,还有店里雇员,这不是简单的事,大原开个中档的酒楼,没有二三十万根本起不了步,就小饭店都得十万八万,谁……谁给本钱呐?”

    简凡有些难为,要当厨子还凑和,开饭店经营可没那本事了,这问题也曾经考虑过,甚至上大学还在几所饭店装模做样玩过几天,到这个开店,可比乌龙要难得多了。而且老妈不知道怎么地最反感自己系个围裙,怕是连当厨子这愿望也是实现不了。

    “没出息,就知道你瞻前顾后,什么也干不成。”香香笑着,支着手臂戳了简凡的脑袋一下下,这一招,还是跟着梅老师学会的。简凡嘿嘿嘻笑着不以为忤。被老妈戳有点害怕,被香香戳却是只觉得温馨有加。

    “谁说我没出息,你看你看,我还没给你说呢,这次我可是公事来开会来了,周一的庆功会……”简凡说着想起这茬来,不无几分兴奋地把《公安信息》递到了自己最心仪的人手上。

    “啊!?金店抢劫逃犯……是你……你们抓住的?”香香一看,眼睛扑籁着,诧异地盯着简凡,仿佛第一次见面一般。

    “是啊!我们派出所,抓住了俩,剩下的俩,还是通过这俩抓住的。我和成钢是头功。”简凡得意洋洋地说道。这是活这么大,最得意的一件事。香香的惊讶让简凡颇为满足了一番,直等着香香惊讶之后是惊喜、惊喜之后是什么?没准会是的拥抱哦!

    却不想,香香眼瞪得溜圆,忿忿地把信息纸摔到简凡上,说了句:“有病!…”

    “啊!?有病………这怎么叫有病,一大队刑警,专程到乌龙请我来开会,切!我现在是英雄,你是英雄的女朋友嗳。”简凡笑着,却不知香香的火气从何而来。

    “我……我可怎么说你!”香香小细指指着简凡的鼻子,恨得有点无语的样子,气得直跺脚,嘴巴飞快地说道:“这事省城都搅翻天了,一死一伤,死了的就不说,你猜伤着的那个怎么了?”

    “怎么了?”简凡愣傻了。

    “俩个人都是保安公司临时雇的劳务工,乡下进城打工的,医保都没有。受伤住院了,金店、保安公司互相扯皮,连医药费都没人负担,那个死了的,连赔偿都没地方出。报纸上都报道出来了,你窝在乌龙县知道什么呀?”香香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却是一下子怎么也接受不了在老妈面前大气不敢吭的简凡,居然敢去抓逃犯。

    简凡两手一摊,还是不理解:“那不对了,这种逃犯有机会就更应该把他们抓了。”

    “谁抓谁抓,关你什么事了?你们破协警,都有病!还英雄呢,你看你长得像吗?这两天省城大报小报都在讨论这事,现在都说是当个英雄,流血流泪;当个狗熊、好吃好睡;见义勇为,那是脑子进水了………我怎么着就没想到脑子进水的是你呀?你要是伤着了怎么办?”香香数落着,有点生气。

    “没什么不对呀?我这不好好的吗?再说,我妈还让我考警察呢!”简凡狐疑地说了句,却不知道这件事,怎么着就引起了香香如此大的愤慨绪。

    不对呀?不是说美人英雄嘛,这又错了吗?早知道就不说了。

    一听考警察的话,香香更是气重了几分,有点怒不择言地说了句:“啊!?考警察?……你妈也有病!”。

    简凡一听,回敬了句:“你妈才有病呢!?”

    “你说什么!?”香香一下子叱目瞪眼,要发飚了。

    简凡蔫了,蔫着也不服气地反驳了句:“不说了,我回去告我妈说,等你回乌龙,让我妈找你算账。”

    老妈也是香香的英语老师,家有悍妈就有这么个好处,一提起老妈来,香香也怵,每次简凡都搬出老妈来威胁香香。

    却不料今天不起作用了,反而起了反作用,引发了香香更大的怒气,掐了两把捎带着踹了两脚,拿着简凡当出气筒了,边施虐边说着:“你敢……几天没见,你还长脾气了是不是?你今天是故意来气我了是不是?……”

    “别别别,好香香,咱不生气啊,不提这回事了,反正我也考不上……好好……消消气啊。”

    简凡一看这场面不好收拾了,却是话软了,陪着笑脸,一把抱着香香,嘻皮笑脸直抚香香小酥给消气。

    “走开,看着你,我就来气。”

    香香不悦地打掉简凡伸上来咸手。那手要伸过来,说是抚消气,其实揩油的成份更多点。

    一个陪着笑脸说好话,一个气咻咻的不理会,又重演着已经演过无数次的弄别扭场面,一直延续到上车下车,直到进了肯德基大厅坐下来,香香还是有点生气,直到看着简凡一手一只大可乐、且抱着一只纸桶,把汉堡、鸡翅、薯条摆好,还殷勤地挤上蕃茄酱送自己嘴边递上来的时候,香香俏眼中的忿意慢慢的消失了,每次只要生气,简凡都会以实际行动和优质的服务来道歉,香香的怒气和忿意慢慢消失了,慢慢地浓蜜意从两人的眼中升华起来……

    于是,这个浪漫的一天,终于从午后开始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