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一报还一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有时候,子过得就像无厘头的闹剧一般,感觉既哭笑不得又郁闷无比。--凤舞文学网--

    别人不知道怎么样,可简凡这两天绝对郁闷到家了!指导员训完所长二叔训、所长训完老妈训、老妈训就训呗,还当着一干协警的面训,让简凡自觉得男子汉大丈夫这颜面可丢了个差不多了,派出所里辛辛苦苦混了半年,好歹有点人缘、有点威信,这一夜之间,又打回解放前了。

    自打在派出所领一份工资开始,简凡就过得战战兢兢,既怕丢了老妈的面子、又怕让二叔为难。这里工资虽然不高,可好歹是一份收入,而且能穿一狐假虎威的警服,总比坐家里当啃老一族强吧!?说实话,简凡也羡慕费胖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没钱了有人给、没人给就从家里偷的生活。可自己不具备人家那条件不是!

    检查开始写了,成钢揪着黑蛋、炭锤几个小子把检查抄好交了,五迷三道地扮了个认真反省自错误的好同志,居然还被指导员大大表扬了一番,还放了几休假。

    这下,把简凡将住了,都睁着眼看所长侄子可该咋办涅?出于维护二叔即所长权威的目的,简凡倒不在乎委曲自己一下半下,反正从小到大写检查挨批就是家常便饭,不过这次简凡老觉得别扭,写了一二百字再也写不下去了………一直觉得,这不对呀?我没什么错呀?乌龙峙口要是不跑,真伤着谁了都不好说,那不更麻烦了吗?二级路把两个抢劫犯轻轻松松逮着了,那我也是有把握才去的。这更没错呀?就一老百姓也得给个见义勇为奖吧!就没奖也不能让我写检查吧,总不能把我当窦娥来冤吧!?

    可这话,没法跟二叔说,从小就害怕这个不苟言笑的二叔,在他眼里,自己永远是个光着的小娃娃,说破了大天,也是自己没理。

    跟老妈梅雨韵就更不敢说了,一和她争辨,老妈铁定是把自己从穿开裆裤时候的糗事一直数落到大学毕业还得加上派出所这茬,这些铁证足以证明一个跌扑不破的结论:错就是错了,还犟嘴!

    好像活了二十几年就没对过。这么不被理解,只能和老爸说了,这前前后后的事简凡在饭店里悄悄跟老爸说了说,蔫不拉叽的老爸倒是很理解,拍拍简凡的膀子不无鼓励地说了句:“儿子嗳,爸支持你!”

    简凡刚刚感动了一下下,却不料老爸的话锋一转又是一句:“虽然支持你,可我更支持你妈,你呢……还是听你妈安排,我不一直都听你妈的,你妈怎么会错呢?”

    嘿哟……简凡瞪着眼被噎住了,爷爷怕、老爸怕老妈这两代遗传的特可一点没变,能怕到老爸这份上也是难能可贵了!气得简凡干脆连老爸也懒得搭理了。不过简忠实倒乐呵呵地,一点也不介意儿子的态度不端正的问题。

    简凡决定抗议了……

    第一天。不和老妈说话。故意不理她……还翻白眼。

    第二天。抗议二叔霸道作风。不去派出所报到也不交检查了………

    第三天。简凡自己抗议地都没什么意思了。这时候才发现自己还像小时候那样人微言轻。压根就没人理会他这个抗议!就像小时候自己赌气不吃饭一样。大人根本不理你。知道你饿了自己就会偷着去吃!

    好像没有人理会地子。并不比挨训好过多少!

    ……………………………

    ……………………………

    店里窝了三天,没有好事发生也没人找茬。这天早七点,简凡照例驾着车到了县城桥头菜市收购店里缺的一部分蔬菜调味,车停在菜市门口,大包小包的调味和蔬菜正扛着出门上车,远远地看着一辆本田车停到了菜场不远处,下来一个人,简凡一见此人,吃了一惊,躲债似地掉转了头返回菜市场。--凤舞文学网--

    谁来了!?

    不是别人,是费仕青来了,两三天没见着把这货色都快给忘了,一见费仕青,简凡霎时想起了那天唆导他去泡蒋美女的事,这家伙吃了憋回头肯定要来找自己算账,这还成,先躲起来再说………

    坏了………车还在外头呢?

    简凡心里暗暗叫苦,那辆破柳州五菱,县城差不多有一半人认识是第一锅的拉菜车,这躲都没法躲了,半天才悻悻提着菜假装一无所知地出了菜场,看着费仕青正傻呼呼地等在车前四下张望,简凡有点心虚地笑着打着招呼:“仕青,这么巧啊!?你也来买菜?”

    “仕青!”费仕青一听这称呼,听傻了,从来没见简凡这么客气过。接着话头诧异地说道:“锅哥,你有病还是被你妈打傻了?什么时候这么绅士了!?”

    “废品,行了吧!你这全骨头都犯!”简凡看着,不耐烦地说了句,叫名字别说费仕青不习惯,连自己也觉得别扭。

    “嗳,对了,这才是你的龌龊本色,靠贬低我来抬高你自己!”费仕青嘻笑着,先自嘲后嘲人。

    两人一见面,从来就是互相人攻击!偶而客气一下下,谁都不习惯。

    “有话咱们改天谈啊,我回店。”简凡说着,急色匆匆开了车门就要走。却不料费仕青也二话不说,一把拽着人了,嘴里不迭地说道:“锅哥,我知道这俩天你心倍受摧残、蹂躏………可兄弟我真有事,你躲什么躲呀!?”

    简凡着急地抵赖着:“废品,你一找我,准没好事,你是有钱兼有闲阶级,可我还得做饭卖饭糊口呢!咱们不要纠缠在女人的话题上行不行?你失恋了,我表示同和安慰,你……你自个去河坝上郁闷会啊,我真忙着呢!”

    费仕青一听怔了,拽着简凡不撒手了:“哎,说对了,我正就为这事来的。”

    “废品!”

    简凡突然回头提高了声音,压住了话头,一下把费仕青说愣了,就见简凡很仗义地拍拍费仕青的肩膀,给了一个理解且深沉的眼神,语重心长地解释道:“哥还是要劝你一句啊!你不经常说吗?脸越靓、越;长得纯、遭人轮;美女美,是祸水………美女都是大老虎、美女都是老鼠药,谁要沾上都没好,这样想你就想开了!……回头哥瞅个跟你长得差不多、体重和你差不多的介绍给你啊。我……我真忙,我回家……”

    简凡知道要让费仕青缠住,怕是这一上午也说不清楚了,前几天的事又怕费仕青兴师问罪,只得先把话说了堵嘴,一脸急色要开车门走了。

    不过费仕青却是不依不挠了,干脆拦腰抱着简凡了,又是求告着:“锅哥,锅哥,你别费心了,我已经心有所属、名草有主,兄弟我是来谢你的……”

    “谢我!?”简凡吃了一惊,一回头倒不走了。看看费仕青,两眼眨巴着:“真的!?”

    这话吓了简凡一跳,有主?谁是主?

    “当然真的了,我大清早打电话你店里你爸说你买菜,我一路就追来了,就为谢你来了!”费仕青一脸诚实的说道。

    这人胖了,不管哭笑,脸上的表都让人觉得墩厚老实。

    “不会吧!”简凡掏出手机,随手拔了一个号,一听这才悻悻地说道:“这……这移动公司简直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商,欠一毛钱就停你的机……废品,到底怎么了?谢我什么?”

    简凡一听不是找后账,倒不担心了,乐呵呵地看着费仕青。

    “你教我泡妞啊,我还没谢谢你呢!……在你的指导下,我成功地和蒋美女勾搭上了,啊!……哈哈…这俩天我跟蒋美女天天下乡,咦哟,爽翻我了……咦哟…锅哥,你不知道蒋姐姐什么份吧?说出来吓死你……!”费仕青得意的说道,看来衣锦来昼行给简凡看来了。

    “别别,你先别咦哟,这到底怎么回事?你真泡上了啦?你……怎么勾搭上了?”简凡张着大嘴说着,诧异不已。

    “啊!不你教我的办法吗?我胡扯瞎扯,扯得昏天黑地,然后就泡上啦!”费仕青瞪着大眼,一脸兴奋,简直兴奋得丧失了语言表达能力,干脆一言以敝之泡妞过程。

    “你们……你们没有发生肢体接触?”

    简凡舌头着嘴唇,着逗着费仕青,揶喻地笑着问道。八成这费胖子在吹牛。

    “那个那个,还没来得及发生呢!”费仕青一听这话隐有所指,反倒有点不好意思了。

    “咂,你胡思乱想什么呢!?我知道你没那本事………我是说……蒋美女没有劈里叭拉、稀里哗拉在你脸上、或者上、或者肚子上给你来个肢体教育!?她那手,那小手,没有和你这猥琐地脸蛋来一个剧烈接触?”简凡呲笑着,戏谑地捏捏费仕青的胖脸,作了几个揍人扇耳光的假动作。

    按照正常思维,这费胖子如果按自己教的胡诌八扯,万一色心大动再学着自己动手动脚,应该是这么个被痛扁的下场呀!?

    “没有,绝对没有,那怎么可能?蒋姐姐最温柔了,她是我见过最温柔的女人。”费仕青一脸幸福地说道,神色中非常虔诚兼十分神往。

    “我考!……不会昨晚看那个av妹妹看昏头了吧?”简凡伸着五指在费仕青眼前晃晃,费仕青浑然不觉,一幅为伊消得人憔悴的傻模样。

    这下,简凡恍然大悟兼大惊失色地说道:“完了完了,你小子中魔症了………赶紧地啊,让你妈回乡下找个大仙驱驱鬼。我说费胖子,你不要一天看那乱七八糟的网络小说幻想啊,越幻想越让你觉得现实越郁闷………”

    费仕青一听这话,神神秘秘地笑了,笑着说道:“嘿嘿……锅哥,你郁闷不等于天下人都郁闷是不?………等着我啊,我拿点东西给你,别误了我正事………”

    说着费仕青回头跑到了本田车旁,敲敲车窗。

    车窗开了,副驾上的人下了车,笑吟吟地递给费仕青一样什么东西。

    啊!?………一看那个人,简凡瞬间傻眼了!

    这人看得简凡的脸越来越抽搐、眼越睁越大,副驾上和费仕青同乘一车的,可不是蒋迪佳是谁?而且还笑吟吟地向自己招招手,不过人没有上前来。好像站着等费仕青。

    此此景却是真真切切的,却是非常真实地展现在自己眼前,并不像那天自己设计着骗人!

    不会吧!?我都不敢想的事,居然让费胖子办成了!?简凡使劲揉揉眼挠挠脑袋,心里震惊简直是无以复加,两三天前这费胖子还没认识蒋迪佳,这才过了几天就翻大解放了,看着两个招呼说话同乘一车,已经是非常熟悉了。莫非,莫非这费胖子还真的差阳错上手了!?

    一霎那的功夫,把简凡震惊得直到傻的地步了!

    看着蒋迪佳依然是那样俏丽迷人,简凡心里震惊之余又是颇为痒痒,痒痒得简直恨不得仰天长呼:苍天呐!好白菜怎么都是被猪拱的下场!

    诧异着费仕青跑上来了,怔了!

    简凡正瞪着一双大眼诧异地盯着自己,就像那天在政府招待所里自己的震惊一个样子,张着嘴一脸不信,可又摆在眼前不敢不信。

    得,该费胖子翻了,费仕青来了个如法炮制,端着简凡的下巴,使劲往上合上了,还故意活动了活动下巴,得意地笑着说道:“锅哥,我知道你正经历着一个男人一生最复杂的感,惊讶、怀疑、猜忌、悔恨……对了,最关键的一种是妒嫉,你不是妒火中烧了吧!?”

    费仕青一脸小人得志般地欠揍笑容,损得简凡半晌接不上话来。

    “妒你个头呀?我至于妒嫉你吗?”简凡省过来了,掩饰地说道。

    “真没有?我可真泡上美女了,极品,你真的一点不妒嫉?”

    “你拉倒吧啊!没有!一点都没有。还是我教你泡的,怎么可能!”简凡坚决地摇摇头。

    “好,不妒嫉就好,蒋美女今天中午回省城,我做东在第一锅请她吃饭,把这个稀罕东西给我做一份,我要宴请美人,哈哈……我带两个美女光临你家小店,蓬壁生辉呢就不必了,不过你得把你拿手的绝招使出来,别让兄弟我丢了份啊!……你泡妞兄弟我当了多少次灯泡都不说了,这人你得还回来啊!”

    费仕青说着把手里的东西递过来,却是草绳拴好的两只王八,简凡一看倒识货,这是乌龙野生的八两王八,看来这费胖子还真是上心了。

    “又来我家白吃白使唤我,你想得美。”简凡悻悻说道,心里怅然若失。

    “锅哥,咱们二十年兄弟了,我给你钱这不是骂你吗?谈钱多伤感,得,两只王八,一只归你,当手工费了。啊,回头我再弄我爸瓶五粮液给你,成不?”费仕青不无耍赖地说道,在第一锅吃饭从来没有掏钱的先例。

    “去吧去吧!中午扛上嘴来吃就行了………哎哎……不是一个美女吗?怎么两个?还有谁?”简凡说着,想起这茬来,又拽住了费仕青。

    今天这家伙给自己的震惊比前二十年加起来还多,连简凡都诧异得不行,对费仕青的变化起了兴趣。

    费仕青一回头,咧着嘴傻笑着:“嘿嘿………兄弟我这次交上桃花运了啊,大小美女都青睐我,哈哈……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拜拜,我们还下乡,中午一点回来啊………”

    费仕青招着手,奔着回到车上,坐到了驾驶员的位置。这是他老爸交通局的公车,典型的假公济私!

    车鸣着喇叭,车窗摇下来了,是蒋迪佳在笑着招手再见,简凡傻傻地机械地笑笑,眼看着费胖子志得意满地驾着车消失在视线中!

    过了良久,简凡还傻站在原地,被刚刚这一幕惊得怔了半天。

    哇……这这这……这也太恶搞了吧?简直是乾坤倒转、月逆行呐,这么滴滴个大美女,居然也有喜欢丑男肥仔的恶趣味!?走眼了、走眼了,我当是那家大家闺秀呢,弄半天跟费胖子一个层次哦!…………简凡拍着脑袋,大为失落,这费胖子风得意也不能得意到这份上吧,工作有了、车估计马上就有,捎带着连妞也上手了!嘿……这还真是傻人有傻福啊!

    一时间,惊讶、怀疑、后悔再加一肚子的妒嫉一下子把心里充得满满当当,这感觉,好像还真和费胖子说得一模一样!

    郁闷!郁闷之极!…………特别是费胖子一脸小人得志的表更让简凡的郁闷加深了几分,甩上了车门,心里还是有点忿忿不平,这死胖子,十年不开斋、开斋还泡着极品了,泡也泡罢了,还得老子给他当厨子做饭!

    郁闷,真他妈郁闷到家了………最郁闷的是,这妞,居然还是我教人家去泡得,这冤不冤,早知道,我去下手多好!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