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章 巧把佳人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舞文学网--->

    要说简凡这模样哄着未成年mm,费仕青绝对相信,这长相太迷惑人,大学都毕业了还那么面嫩,回头背着书包装高中生都没问题。--凤-舞-文-学-网--可对面这美女明显已经不是轻易能上当被骗的年龄了,没准是那个单位下乡或者来乌龙旅游的客人,第一次见面想摸头摸死费仕青也不相信!

    可费仕青没想到的是,这个美女简凡根本就认识,那辆车也认识,不是别人,正是那天在饭店被自己宰过一刀的蒋迪佳,一白衣换成了休闲装,却不知怎么差阳错被费胖子盯上了!

    只要认识就好办!不就摸个手摸摸头发再要个电话吗,难度不算很大呀!?

    奔跑的过程中,简凡这心下早已转过数种方案,很快挑好了最直接、最好的一种,快到面前的时候,马上换了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喊着:“蒋姐姐、蒋姐姐……可找到你了!”

    仿佛是再见亲人般的笑容。这笑容绝对有迷惑人的效果,从小站在老师面前撒谎、每次恬着脸骗老妈钱的时候、每次考试被挂到老师那儿说的时候、每次笑吟吟下刀宰人的时候,都是这类笑容。

    女人可以装嫩!为什么男人不能装嫩呢?女人装嫩是骗男人,可男人一装嫩,不但能骗女人,没准连男人也能骗了!

    果不其然,蒋迪佳一回头,看着几天前的小跑堂化成了学生男,霎时光绽放般地笑容显在秀厣上,他乡遇故人一般不无兴喜,指着简凡说道:“呀?你……简凡!你怎么来了?找我吗?”

    “啊,是啊,找你!我找得你好苦啊,一路打听到这儿了。”简凡一副气喘吁吁跑了长途一般站定了,瞎话比菜做得还好。

    “有事吗?”蒋迪佳笑着,这么个阳光大男孩,帅哥小跑堂一脸急色地来了。还真让她诧异了。

    简凡笑着开场了:“您还记得您要的芙蓉玉米黄吗?”

    蒋迪佳笑了:“噢,我过两天去拿!事还没有办完。”

    简凡搓着双手又急着摆着。仿佛有点害羞、有点手足无措地说道:“不不。蒋姐姐。您误会我地意思了。我昨天见到我爷爷了。我爷爷说难得有人掂记着他地老店、也难得有人还知道那首打油诗。知道这首打油诗地。一定是打心眼里喜欢玉米黄地老客户。这不是卖地问题了。他嘱咐我。一定让我给您送一瓶来。我回来才发现……那个?我实在对不起你……”

    一个很合适地理由。一副期期艾艾地表。一双无辜地眼睛、几句诚恳地话勾起蒋迪佳地好奇心了。有点不解地顺着话头问了:“怎么了!怎么就对不起我了?我们不刚认识吗?”

    简凡很诚恳地说道:“我……实在对不起你。洗衣服地时候。我把你名片洗了。电话号码丢了。我想找你又找不着了。路过这儿刚好看见您站这儿。所以我……我来找你。再给我一张。我回头给您送酒来。”

    这个小小地要求。谁都不会拒绝地!

    “没事……别这么客气。”蒋迪佳一听笑着释然了。还真被简凡一番胡扯感动地无以复加。翻翻肩上地挎包。没找着名片却多了一支笔。笑着说:“名片来乌龙用完了。我给你写下来。不过我不能白要你地酒!我会照价付钱。”

    简凡就驴下坡。蓦地伸着左手伸到蒋迪佳眼前。笑着:“写这儿。蒋姐姐……”

    伸着手不无得意,一会敲诈胖子的第一步完成了!

    蒋记者看看简凡一脸笑容,丝毫不觉得这大男孩在捣鬼,抿着嘴笑笑,支着笔,刷刷在简凡的手掌腕部写了电话,边写边说:“百年老店看来不是徒具虚名,你们简家一家都是义商啊!我算领教了。”

    说这话的时候蒋迪佳好像暗有所指,对简凡的表也非常客气。

    “哎,对对……”简凡看着一行手机号,喜不自胜,心不在焉地应着。没有听出来这句话什么意思,这时候只惬意地感觉着被那只白晰小手握着的感觉。

    感觉……感觉仿佛一股微微的电流电过全,惬意无比;一米近的距离,当厨子这么灵的鼻子,能闻到从美女颈项里透出来的幽香……绿衣肩上,飘洒着秀发,有一种若有若无的清香,是茉莉花的轻香,很少见……混合着体香的茉莉花味,甚至比芙蓉玉米黄的味道还要香醇几分!

    蒋迪佳一看简凡发愣,笑着把他的手甩下来,八成看出这小跑堂有小色胆了,有点嗔怪地说了句:“不许这么看女人,很不礼貌哦!”

    说是如此,但并不像很见怪的样子。被人欣赏总比被人无视感觉好吧!

    “对不起,蒋姐姐,我失态了,不过我可不是不礼貌!而且发现那个……那个您想知道吗?”简凡瞬间省悟了,反应过来了,这正事可不能误了,马上换上了一副严肃无比的表,很慎重地卖了个关子。

    “什么!?”蒋迪佳诧异了。

    得,上当了,第二步开始了!

    简凡郑重地说道:“我刚刚突然发现,您的健康有点问题,您不介意我说真话吧?”

    蒋迪佳一下子被唬住了,两眼里惊讶多了几分:“是吗?我健康的呀!?你看出什么来了?”

    “呵呵……我是看您的头发看出来的,头发颜色、形态的改变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人体的气血运行和健康状况,我看到您的头发,那个实在是……我们家懂中医的人不少,那个……”简凡道,说话一直是半截半截说,这办法吞吞吐吐最好吊人胃口。--凤舞文学网--

    “是吗?那我?”

    蒋迪佳有所触动,不经意的被说动了,下意识地手指挽着头发往眼前放。

    “看您的头发……”

    简凡,开始了!顺理成章地食指中指一捻,轻轻的在肩膀上挟着蒋迪佳一缕头发,伸到蒋迪佳侧目能看得着的地方,很轻、很慎重,很严肃,丝毫不带亵渎的成份,一切都看得非常自然!

    【架着望远镜看着的费仕青下巴快掉了,吃惊地轻喊:他大爷的,真敢摸呀!……侠女、侠女嗳,快踹他一脚、踹他一脚。………费胖子紧张地喊着,不过景,并没有像他期待的那样发展,美女不但没发飚,反而很受用的样子,如此唯美的景,就像一对璧人在互诉衷,女人在含脉脉,男的在抚着头发安慰!】

    眼见的不一定为实!

    费胖子以为简凡在泡妞、而妞根本不以为简凡在泡自己!

    但谁可知道简凡醉翁之意不在美女而在于费胖子的钱包!

    不到一米的距离又被简凡拉近了几分,迎着蒋迪佳的目光,清楚地看着在眨的眼敛和长长的睫毛,美女的个子差不多顶到了自己鼻梁上,如此近的暧昧距离,简凡强自压抑着心下的蠢蠢动,摆着一副学究的神态,很博学、很老气横秋地缓缓地解释道:

    “头发颜色、形态的变化和人的肝肾、气血循环有关,肾脏功能正常与否和头发的外在表现紧密相联,有‘肾精气充足,其华在发’之说。肾藏精、肝藏血,精血可互相转化。肾精不足、血液亏少、精血亏虚,头发就会枯黄无光、容易断裂分叉;人的气血充盛,头发就会变得乌黑有光泽………蒋姐姐,您看您的头发,虽然保养的很好,但梢部颜色稍稍发黄,偶而有分叉现象,这说明你精血亏少,无法很好地营养毛发;可以看得出您在工作中思虑过多、精神压力也多少有点,这样导致了你体内的精血暗耗,发根会失去滋养的成分。所以,您只能算亚健康的状态。”

    天下就没有百分之百健康的人,人都不健康呢何况头发,简凡知道这偏门一般不会有人懂!怎么唬都不过分,从少跟着爷爷耳渎目染了不少中医知识,药酒药膳却都是懂一点,治病肯定不会,可唬人绝对没问题,唬女人就更没问题了,特别是唬智商并不见得很高的美女。

    这话一说,倒让蒋迪佳另眼相看了,诧异地说道:“嗯,差不多……我从小体不好,练了十年瑜迦,倒是调养的差不多了。咦,简凡,你才多大,中医你还懂?不简单啊!中医调理没有十几年功夫可到不了家。”

    诧异中带着兴喜,仿佛发现的新大陆一般眼前一亮。

    “嘿嘿……您说的没错,我爷爷是酿酒师,略通中医,我也学了十几年了,其实美酒、美食、美容本是同源的,看您的发色……”

    简凡胡诌着,得寸进尺地抚着蒋迪佳的秀发,一手感受着头发的滑爽,甚至挽起了她的头发看到了细腻白嫩的颈项,然后把头发伸到蒋迪佳侧目可见的地方,很庄重地说道。

    “您的头发不够黑、不够亮,偶而有分叉的现象,我建议您,不要太使用过多的化学焗油。通过自然食补的法子调理。人体内肾与五色相配为黑,多食用黑豆、黑木耳、黑芝麻等黑色食品有利于头发健康。避免吃辛燥、油厚的食物;常的生活要注意,洗发的时候,最好能自然晾干,不要使用吹风机,以免头发干燥。注意用梳子或手按摩头皮,促进血液循环………”

    手随着滔滔不绝的话在轻轻的抚着。话毕、动作停止,简凡不动声色的把手里蒋迪佳的头发轻轻的抚回原处,整个过程滴水不漏,就像一个医生在嘱咐病人!更像一位帅哥安慰人!

    蒋迪佳瞪着一双美目诧异不已地看着简凡抚平自己的头发,这段时间仿佛已经失去了意识,被这个男人、或者说男孩带着磁的话吸引了,还未等把刚才的话消化。简凡又五迷三道地握着她的小手,这时候,蒋迪佳倒是信的成份多了点,机械地被简凡握着手没有抗拒,反而饶有兴致地看着简凡要干什么。

    简凡呢,很郑重地给自己的龌龊行为美名其曰一句:“把脉!”。

    最后一道工序了,也是摸手,这得多摸一会,得让费胖子输得心服口服。

    美女有时候是可以白摸的,但需要一个信得过的理由,现在这个理由嘛,无懈可击!

    指比葱嫩三分、腕较皓月白几许,蒋迪佳的小手差不多到手模的水平了,看得简凡心动不已,惬意的摸着美手,这回可欣赏了个十足,足足握了一分钟,简凡才点着头说道:“嗯,精血暗亏………蒋姐姐,我建议您多尝尝我们家泡的药酒,我随后给您送一瓶,这种药酒是用首乌、菊花、侧柏叶、赤芍等天然的中草药泡制的,对于维护发根发梢生长都有很好的疗效。如果不喜欢酒的话,我给你一个煲汤的配料,用这几种药煲,保管您半年不到,出落得比现在更漂亮、更健康!用美食来催发健康和美丽,您觉得这个办法好吗?……看得出你并不衷于化妆,这很好,美是化妆不出来的,自然的才是最美的!您很美,有自然脱俗之美,但你能够比很美更美一点,也能够把这种美保持的更长久一点!”

    话完了,手放下了。蒋迪佳惊喜、诧异和被暗暗恭维后的满足,都写到了脸上!

    女人都美,不但美,当然也喜欢被别人赞扬和欣赏自己的美。脱俗是一种美,可再脱俗的美女,也脱不了喜欢别人恭维这个俗!

    不过,简凡却是不动声色地心里暗笑,我白摸美女、费胖子回头付钱,这单生意赚大发了!

    蒋迪佳笑着,很受用一般地像大姐姐看弟弟一般,捏捏简凡的脸蛋:“哇,名虽简凡,实在不凡啊!姐姐看来得好好谢谢你啊!这个办法太好了!看来我得好好向你请教请教!”

    “不用谢,不用谢……我应该做的!我一看您就觉得非常亲近的感觉,就像咱们是亲戚似的!”简凡厚着脸皮近乎,一脸涎色。

    不过蒋迪佳却不介意:“呵呵……是吗?我要是有你这么一位会做饭的弟弟就好了……哎,对了简凡,你的厨艺能赶上你爸吗?”

    “嗯,差不多!熬汤我不如他,炒菜的花样我要比我爸强一点!炖菜我们爷俩旗鼓相当。”

    “哟,那我得饱饱口福啊!”

    “没问题,您来了,随时欢迎!”

    …………

    这一手借发说话的本事迅速拉近了两人的距离,美丽和健康是女人最关心话题,只要说这个话题,鲜有不吸引女人注意力的。不过可惜的是简凡还滔滔说着自创的美食与美丽的关系时,当天那几个被自己宰过的客人都从门厅里出来了,而且还都对这个小跑堂记忆犹新,挨个打过了招呼,蒋迪佳仿佛也有点不舍似地拍拍简凡笑着说道:“谢谢你啊,简凡,今天我们还要下乡,咱们回头聊……”

    “……路上小心啊,姐姐!”简凡帮着美女开门迎上车。

    蒋字省了,成了姐姐了。

    蒋迪佳坦然受之,笑着坐进车里和简凡再见。车里几个人,被简凡殷勤的近乎麻的告别逗得直笑!都一脸暧昧地笑着。

    …………………………………

    …………………………………

    直到已看不见招手再见的蒋迪佳,直到看着车驶出了招待所大院,简凡奔着出了招待所大门,一副得胜的表,站在费仕青面前。

    费仕青傻了,根本不知道简凡在捣什么鬼的费仕青可惊傻了,看着简凡,一副不信的表,张着大嘴合不拢、眼瞪着比刚才看蒋迪佳的时候还圆,看着简凡,仿佛看着反穿裤衩的咸蛋超人一般,一脸一眼都是不相信,简直比大白天看见一群鬼还惊讶!

    简凡斜觑着眼,一副不屑的神,伸手端着费仕青的胖下巴,往上顶了顶,帮着费仕青合上了嘴,然后这手伸到了他脸前。

    此时无声胜有声,地球人都知道这个手势的意思:给钱!

    却不料费仕青两手捧月般地握着简凡的手,上下看看,跟着叭叭在简凡手上使劲亲了几口,边亲边惬意地说道:“哇,这是美女握过的手嗳……哇,好香!多亲几个……”

    亲不着美女,亲着简凡也让费胖子眉开眼笑,笑得猥琐之极!

    这下倒把简凡气得哭笑不得,不耐烦地抽出手来,劈头就是一巴掌扇费仕青脑门上,手又伸到脸前,瞪着眼叱道:“给钱,别装傻!”

    “哦……我……我没带那么多钱!”费仕青还是发愣,不知道是装傻不想掏钱,还是在震惊之中。

    “就知道你要耍赖!”

    简凡可不客气了,动手要拽费仕青的裤子,费胖子紧张地赶紧提着裤子,肚大没胯,最怕人拽裤子。刚一提却不料简凡这快手伸向他几个口袋,三下五除二摸了一通,瞬间把口袋里的一叠钞票抢手里了,数了数才二百多,简凡倒也不嫌少,很拽地把钱塞自己口袋里,看着还发愣的费仕青,朝着又是一脚:“你个死胖子,还局长公子呢,装二百就给我打赌,赌五千你是不是输了准备赖账!?”

    “谁赖账了,你又没说现过现立马就给,我欠着还不行?”费仕青一瞪眼,怏怏不乐地说道。

    “你个无赖,欠我多少顿饭了,就没见你还过……好了,拜拜啦啊!你一边凉快去,明儿还赌叫我……再赌先把债还了啊!”简凡把费胖子捉弄了一番,回头推着自行车要走。

    俩人从小就以捉弄对方为乐,都以掏空对方的口袋请客或者敲诈对方的银子为乐!

    费仕青急了,蹦着粗腿跟在简凡背后,拉拉扯扯地说道:“锅哥,锅哥,你怎么办到的,教教兄弟……这么个美女,你又摸手又摸头发,还被美女摸了下脸蛋,要我早幸福的晕倒了……锅哥锅哥,以前就知道你骗未成年少女有两下子,没成想您在御姐方面还大有研究啊!……给兄弟指条明路!让兄弟也去试试去……哎,对对,那电话呢,给我抄下来……”

    “咂……废品,这教你能学会吗?就你这得,你抬头往上看,别人看不着你的脖子;你低头朝下看,你看不见自己脚。你都好意思出来泡妞啊!跟我学泡卤还差不多!”简凡故作不耐烦地停下来了,瞪着费仕青,逮着机会了使劲损着。

    这费仕青火急火燎,上窜下跳,一会在左一会在右,不但不介意被简凡数落,反倒恬着脸谄笑着迎上来了,点头哈腰地说道:“锅哥,乌龙您是第一帅哥,这我没法比!咱们不是兄弟吗?有难同当、有福同享,有了美女一起上……那个……”

    费仕青说着说着脸憋红了,嘴刹住车了,再说就不像话了。胖脸紧张地看着简凡,现在揪心的不是那二百块钱了,而且已经消失的那位美女。

    “少废话,先还赌债!……你宰我的时候可没客气过啊!”简凡不依不饶地说道。

    “教兄弟一招,没问题,我下午送你家去,我爸那柜子里有好酒,我偷一瓶五粮液给你咋样?”费仕青拍着脯说上了。

    “这还差不多!”简凡一听,接受收买了。勾着指头说道:“过来,我告诉你………看你小子这么上心,得,把约会这个机会送给你了,今儿晚上,你到店里找我爸,整瓶玉米黄给这姐姐送去,就说你是店里的伙计啊,你这长得也太呵碜了,别说是我朋友啊!……这样的话,不有认识的机会了吗?下面的,你自己想办法吧,至于你能聊到什么程度,能不能让美女青睐你,就看你的本事了。”

    简凡边说边忍着笑,这下,又找了个冤大头送酒的,省得自己跑腿破费了。

    费仕青听得却是喜笑颜开,不住地点头,听完了,万分感激地握着简凡的手不住地点头鞠躬:“锅哥,兄弟我多谢了啊,从小到大,就你照顾我,我感激得真是无话可说……下辈子,下辈子我当哥照顾你啊!”

    简凡叱道:“滚!拣了便宜还想沾我便宜是不是?”

    “哎,立马就滚,我准备去……”费仕青捡到了金元宝似地,回头就跑。

    简凡蓦地想到了什么突然喊了句:“站住!”

    费仕青应声站定了:“怎么了?”

    看着费仕青一脸暗自高兴的憨相,从小到大都是别人捉弄的对象!简凡突然觉得心里颇有不忍,暗忖是不是捉弄得有点过份了,想了想提醒了句:“废品,别说哥没提醒你啊,这妞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别到时候你毛都没沾着,回头怨我啊。人家穿得是两千块的公主鞋、挎的是lv包、手腕上一块玉镯我看顶得上咱们一年学费,上那衣服什么牌子,那字母我都叫不上名来!一上下怕不得好几万!……咱哥俩就是一对土鳖、你老子就是有钱,你大不了是个有俩钱的土鳖,那层次不-是咱们够得着的!”

    “没事,我就喜欢,我就想认识而已………你老爸说的好,美食不一定非要吃,观着闻着想着就是一种享受;这话引申一下就成什么呢?美女不一定要,放眼前看着就赏心悦目,这也是享受,对不!”

    傻里傻气的费仕青说话经常爆句经典。

    简凡一听老爸的话被这么引申,嘴里泛苦,正话反说着:“有长进啊胖子,你这样想最好!希望别大了,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这事当不得真!”

    捉弄不能太过份,毕竟是哥们。简凡的话里,倒是现实的很。

    “嘿嘿………”费仕青毫不介意的傻笑了半天才凑上来说道:“锅哥,这话我也送给你,今天失望最大的肯定不是我,你也别太当真了啊!”

    “什么意思!?”简凡一听这话里有话,倒怔住了。

    “自己想去!”费仕青倒卖起关子来了。

    一句把简凡说愣了,自己倒得意洋洋地走了。

    简凡诧异了半天,直看着费仕青迈着八字步走远了,想了一大会一拍脑门恍然大悟,对了,考试!光顾着瞎扯着玩呢,把这茬忘了!

    心里一急,跨着自行车急切地往县政府大门口赶,门前挤挤攘攘地早已聚了不少人。蹲着的、站着伸脖子的、一脸失望的、更多是牢一堆埋怨怀才不遇、考试不公的!

    简凡顾不上注意这些,挤进人群,顺着榜单的最后开始找,这是简凡看榜的习惯,知道自己没本事挂到前头,找啊……找啊……哟,终于看到自己的名字了,第五十七名,排在中间,考了71分。

    简凡终于长舒了一口气,好歹这次考试还算公平,基本代表自己的真实水平,五十七名虽然没有面试资格,也无缘于那个岗位,不过勉强能对老妈交待了!

    意料中的落榜,从小到大都是如此,简凡倒没有觉得天崩地裂,只是有点悻悻,知道自己不是那块料,没有抱着太高的希望当然也没有那么多失望,挤出挤挤攘攘的人群,准备打道回店,老老实实炖菜卖饭,猛地想起了费仕青的那句话。

    哟……怎么没见费胖子的名,这小子这次没失望!?

    这一急,又重新挤了回去,爬在榜单上从后往前数,这费仕青从小到大考试一般都是榜尾十名以内!经常就挂在榜尾最后一个,应该一眼看得见!

    今天奇了,从后向前一直找到自己跟前仍然不见费仕青的大名……找啊…找啊……一个一个名字挨着找……呀!?简凡吃惊地揉了十数次眼睛,看得真真切切,费仕青的大名在第一行,第十一名,分数九十二分!

    “九十二分!?这货能考二十九分都是发挥超常!”

    简凡这自尊被大大刺激了一下!看来费胖子早知道的结果了才那么笃定!再一细看,费胖子曾经神神秘秘说过了俩人一届的三本毕业生,某某局长的外甥、某某乡长的侄女,都在榜上………简凡霎时觉得刚刚摸美女和捉弄费胖子的快意消失了,代而言之的也是一种被捉弄的感觉!被捉弄了,甚至不知道捉弄自己的是谁!

    “妈的,这社会什么时候有过公平了!?”

    简凡摇摇头,刚刚公平了一下又有点忿忿不平了。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公平不公平,好像和自己并没有多大关系。即便人家一碗端平,自己也是沉在水底的渣滓。这时候,油然而生的失望还真是真切得很,还真被费胖子说着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