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误打与误撞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寻时,五洲国际酒店丑层观景台,不少好事的住客甲都聚集到了这里,从观景望远镜里偶尔看一看被堵的三个街区,边聊着边晒舌着边猜测着,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可对于这些突如其来的事还是免不了几分担忧。(.book.com)人群里。谁也没有注意一直靠在楼沿之前架着微型望远镜观测的的简凡,从简怀钰处出来之后就直上观景台。一直枯站着看着,望着,直到看到七叉路口和拍杨街的车流开始松动之后这才暗暗地松一口气。

    那是警察来了,开始疏导了小不过永远是堵得快疏得慢,就这个样子。就现在警察的效率,没有四五个小时根本疏导不开,到什么时候对于简凡来说不重要了。重要的现在已经整十时了,康馨的签约毫无悬念地流产了,而且这么大的事,恐怕他就再有通天的本事也不可能短时间再把政商两界的人聚拢到一起,更何况就简凡看来,简怀钰如果再一次审时度势的话,那他对于和平安合作的初衷应该由此而有所变化。

    不管将发生什么样的变化简凡觉得也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已经尽了全力去做了,(身shēn)边能动用的关系的人脉几乎全部用上了,有点孤注一掷地感觉,如果这样还不能达到目的的话,那么接下来最好的结果也是老老实实搬出寇庄店另谋出路,更不敢考虑这事对自己带来的负面效应会有多大。

    “怕个鸟!?大不了老子换个城市开店。再不行回乌龙当大师傅挣钱”

    简凡暗道了句,破罐子破摔心里自己安慰着自己,一时间捋不清这些事能够引起的负面效应能不能从根本上左右局势,不过他知道负面效应小不了,最起码把警力拉出来不少,最起码现在已经把平安推到了风口浪尖上,还有最最起码,截访那件说小不说大不大的事,现在估计谁也不敢再包着了。

    即便是再黑暗、再缺乏良知的正义的环境里,对于类似的公众事件也要有一个说法,那怕这咋。说法是谎言也罢。即便是现在有人想编造一个谎言,也不可能再把平安抛过一边,只要平安还牵涉在这些别人躲之唯恐不及的事里,那他就会渐渐被孤立,被群众孤立、被警方孤立,甚至于被他们(身shēn)边合作者孤立,进而成为众的矢之,简凡还有一个更(阴yīn)暗的心理在作祟,截访肯定是上访地的政府和黑保安共同勾结,如果这件事真要处理,牵涉到了地方政府自然永远是安然无恙,自然也需耍找一个替罪羊,这咋。替罪羊,好像除了平安。还真找不出更合适的来了,,        暗暗地为自己的行径得意地笑了笑,有一种复仇之后的快感升腾在心里。就像以彼之道,还以彼(身shēn)之后那种爽快感觉。

    不过偶一低头再看到楼底动如蝼蚁的人群和车辆之后,快感之后的负作用让简凡砸砸嘴皮直撇着。

    知道有效果但不知道效果会如此地明显。知道(身shēn)处的这个城市脆,弱。但也没想像到会如此地脆弱,整个过程简凡看在眼里,八时三十分左右第一拔持着假广告来应骋求职的人哄到了门厅估计被保安拦住了,那个时候保安估计还有耐心解释说服,不过出租车流水介地往这儿送人谁也架不住,甚至于简凡看到十六路公共汽车挤了一车在晋安街一停,有多半车人直接蜂拥到五洲的门厅,门应就是长得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今天的事,而持着广告对于富士捷深信不疑的求职者自然是不依不挠。没过二十分就起了争执,五洲人保安队生怕惊挠客人直接排在门厅堵着来人,正中了简凡下怀。

    这一堵,立时刻,激起争执了,更何况还有听说有人体彩绘表演来观摩的不三不四的人,围着门厅争执着几十人、后面越来越多的围观者上百人,再后来赶来的越来越多。渐渐地挤拥住了五洲整个停车场一直延伸到街外。看客是一种普遍的心理,即便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人也好奇地驻足或者停车,或者四处观望、或者拉人打听这儿发生了什么新鲜事。不到九时就已经堵得前后出不了进不了车了。等着商大牙一伙拿着截访事件的传单、拉着严惩申平安的白条幅粉墨登场,都不用想像。肯定是混乱一片,谁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什么事,谁也不知道(身shēn)边为什么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不过都渐渐地发现自己被温水煮青蛙困到这里了。街面是车、人行道上也停着车,耳边充斥着爷们的叫骂声,或者是埋怨被涮了没看到人体彩绘表演,或者在咒骂富士捷,更多的人是打听和讨论着这什么什么截访事件。心里到有点狐疑是不是截访引起民变(骚sāo)乱来了,毕竟这年头这事也不鲜见

    “哎,不是我太糟糕。而是这个世界太浮躁了啊

    简凡弱弱地摇了摇头,看着楼底依然没有散开的人群,有点愧疚地为自己无力辨护了一句,回过头。自顾自的离开观景台进了楼层,进了电梯,不由地闭上了眼睛。

    一切都结束了,最起码自己能做的事都结束了,这个特殊的国庆节没(日rì)没夜,查来查去,抓来抓去,仿佛又让他体验了一回曾经的警察生涯,现在知道自己为什么忍不住有时候喜欢那个职业了,相对于朝九晚五一成不变的生活方式,那工作中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刺激、新鲜以及快感,特别一次次抓住雪藏的嫌疑人、一次次揭破嫌疑人的伪装所带来的快感尤其无法抗拒。

    不过同样无法抗拒地是快感之后的疲惫。疲惫中无法如愿的苦闷,似乎也在重演很多年前同样的事,经过之后。就会觉得厌恶,就会避之而不及,就像现在一样,闭上眼的简凡不再回忆这几天接触了多少狰狞的嫌疑人面孔、不再回忆楚秀女可怜的样子,也不再去想这个案子之后还有多少龌龊的交易。只想着有好多天没有进厨房、没有熬卤汤、没有好好做一顿大餐细细品味了,说不定再拿厨刀又有点手生了,,

    叮,声电梯铃声,(身shēn)子一顿,睁开眼已经到了十六层,走在铺着地毯软软的甫道上,循着找到了心掳间,边想边摁着门铃,心里的事萦绕不去有点心不在焉,不料奇变突生,就像有人躲在门后一样猛地一拉门。简凡还没有看清对面的人。立时觉得前襟一紧,被一股大力拽着直扔进房间,门嘭声碰上了”

    “啊!?不会吧?你

    简凡被拽进房间,没等惊呼,声音变成了愕然,关门的肖成钢、一左一右围着是王明和郭元,俩个人都不怀好意地盯着简凡,原本心怀鬼胎的简凡心里大慌,紧张一脸弱弱问着。

    “我们这儿蹲点抓嫌疑人,你在这儿干嘛?”郭元正色说着,脸凑过来。

    王明也正色吓唬着简凡:“你干什么坏事了,老实交待啊简凡。出了事我们可保不住你。”

    “对,锅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荐成钢也一脸正色威胁上了。

    “啊呸,呸,呸,”

    简凡挨个呸了仁人一人一口,作势而已,不过仁人立时呲眉瞪眼要发作的样子,摆着捋袖子要上手段的模样。简凡立马举手投降,知道这几个货要来硬的,自己肯定是架不住了,脸色霎时一变谄笑着:“哥几个高抬贵手”,既来之见安之啊,中午我请客,怎么样?”

    “主动请客,心里肯定有鬼。”王明一指,准确地判断到了简凡的心理。        “那正好,省我一顿,不请了。”简凡一摆手,干脆顺杆爬了。

    “哼,这事你请客可解决不了。”肖成钢鼻子哼了哼,说得简凡又是心虚得紧,眼珠一转,投向比这俩都老成点的郭元,谁可知道郭元也不芶言笑,瞪着简凡,这下简凡心里打着转悠,到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什么地方露馅了,不过想来想去,一时还真想不通这几个队友怎么着就会从天而降出现在自己面前。

    “简凡,想好老实交待了吗?我们现在可是人证物证俱在,想抵赖可没门啊。”郭元似笑非笑一句,说得正心虚地简凡伸着脖子往房间里看,霎时想起了唐大头。不料王明和肖成钢一挤拥,又把简凡挤得靠着墙,看来不取得一手口供誓不罢休了。

    肖成钢手指甩着简凡说着这小子想抵赖。王明叫嚣着你丫抵赖也不成,俩人一左一右挟着简凡动弹不得,大惊的简凡嬉皮笑脸喊着:“嗨、嗨、轻点轻点,兄弟们给点提示行不?交待也得有交待内容呀?,哟哟,疼死我了,兄弟们我有什么可交待的,就干什么黑事了肯定也拉上你们,我有什么事你们能不知道?”

    “嘿嘿,是吗?看来你是不交结喽”。郭元站到了简凡面前,“啪”声一咋,响指喊了句出来,尔后指着简凡损着:“你小子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我们辛辛苦苦大老远来找人,你倒好,搁五星级酒店包咋。房快活。我靠,”

    一听这话简凡霎时心里一放小不过卫生间门一开,立时眼睛瞪得牛大。出门一位整装的年轻人,一看那样简凡知道是重案队的队员,惊讶的在后头,跟出来的是围着浴巾的唐大头。耷拉着脑袋两眼紧张地左右看着,更惊讶的还在后头。同样围着浴巾紧紧地抱着(胸xiōng)的一位女人跟着唐大头的背后,瞪着眼的简凡喉咙里立时“呃”嗝应了一家伙,立马想到了这估计又是唐大头叫了个妞伺候,被这几个队友揪了个正着,别看唐大头多威风,可见了警察就焉,别说重案队这干他知道的,就派出所的片警,唐大头都哥、哥叫唤着亲(热rè)着呢。

    一愣,再一愣,愣眼看看这几位,现在不威慑了,似笑非笑地看着简凡,又看看唐大头,再看看那位惊如小鹿的女人,估计就是这酒店里的小姐。肖成钢、郭元那暧昧的眼神,估计是觉得抓着简凡在酒店开房碧的小辫了。那得意劲道比中了个彩票大奖还乐呵。

    妈的,是这事,”简凡一知道什么事倒心下安定了,立马脸一整,指着几位队友叫嚣了,对着几个人叫喊着:“怎么了,怎么了你们越学越出息了,窥探别人有意思吗?还把人家堵在卫生间里,这位姑娘,你叫什么?”

    “玉”玉玉小”。那姑娘靠着卫生间的门,紧张地说着。

    “看把人家姑娘吓得,都什么人呀?。简凡说着,火冒三丈的样子,起(身shēn)直到凌乱的(床chuáng)上随手抓着女人的衣裙一把塞到那女人手里。把人推进了卫生间说了句穿衣服。嘭声一关门,这回该教这几个使坏的队友了。手指一点义正言辞地教育着:你看看你们什么样啊。什么东西?这缺德事都干,你们非法闯进人家房间,又非法限制人家的人(身shēn)自由。这是严重的违法行为

    一教,唐大头的头昂上了,站在简凡背后,肖成钢、郭元、王明几人倒愣上眼了,还没等解释简凡一拉唐大头又有话了:“人家玉小玉和唐大头是(情qíng)人一对、相好一双,来这儿开房你们都管是不是?碍着你们什么事了,”我告诉你们,唐大头保留控告你们的权力。”

    一叫,四咋,队友没急,唐大头倒急了。头摇得像拔郎鼓,赶紧地摆手:“不告,不告,误会,误会。

    “瞧你那点出息。”简凡嗤了句。一敲门再一推门,那姑娘已经穿好了衣服。不容分说简凡一拉人说着:“拿上你的东西,走人,”

    这事也得速战速决,免得摆桌面上不好看,简凡估计郭元这几个也适逢其会,不会较这个真。那姑娘慌慌张张一脸羞红,提着自己的包蹬蹬蹬就要出门,本来已经没事,谁可知道还有个节外生枝的。唐大头一招手喊着:“哎,哎,玉玉。还没给你钱呢?”

    “扑哧、扑哧”。几声。肖成钢、郭元、王明几人再也按捺不住,捂嘴捂肚子和嘿嘿哈哈笑上了,那小姐嘭声关门早溜得不知去向。唐大头立时省得漏嘴了,捂着嘴尴尬地回头看着,迎面是简凡瞪着眼两手做爪掐着唐大头的脖子边掐边骂:“我靠,大早上就发(情qíng)”,你丢不丢人,发(情qíng)还让人家给逮着了。”

    “必,哎,轻点、轻点,,这有什么丢人的,上了人家不给钱才丢人呢?。唐大头翻着白眼辨着。一听这句大伙笑得更欢了,简凡却是连叫唐大头两句的心思懒得生了。一把推开这货,悻悻地说着:“收拾东西,走走”,咱们别搁这个丢人现眼

    “嗨,”那可不行,他可以走,你不能走。”郭元拦上了,指着唐大头可以走,看来要留简凡了。肖成钢也凑上来了嘻笑着:“锅哥,秦队让我们看住你,你可真难找啊,要不是在监控里看到唐大头进这咋。房间,我们还逮不着你呢?哪儿惹着秦队了。秦队让我

    “好啊,我正有事跟你们说呢”那个。说之前先把这货给我赶出去。我看着他就来气。”简凡指指唐大头,一副气不自胜的样子,唐大头自然会意,披着衣服边提留裤子边跑着:“走了、走了,这就走,不用赶”

    嘭声再次关门,一干刑警自然又是逗得嘿嘿直笑,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着。敢(情qíng)是没找着简凡可在监控里看到了唐大头,知道唐大头和简凡关系不懒,几个人挤进五洲又摸到了这个房间,把((嫖piáo)piáo)宿的唐大头堵了正着,连崔带咋唬唐大头虽然不露口风,可搬出简凡来当挡箭牌,这倒省事了,正合了这几位找人的心意,守株待兔把人给等来了。

    心怀鬼胎地看着众队友的脸色还在乐着。那是被老唐被逗得,简凡暗暗忖着不知道秦队下这咋,命令究竟是什么意思。一俟郭元要向秦队汇报找到简凡了几个手机都是忙音没有拔出去,简凡笑呵呵地旁敲侧击了句:“郭元,你傻呀,外面大堵车,一人聚集通信肯定阻塞,你省省吧啊。        “是啊”这他妈今天邪了。让我们跑步来的这儿。”肖成钢发了句牢(骚sāo)。

    得。简凡立时明白了,这几位队友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眉头一皱坏主意转悠出来了,一敲茶几喊着:“哥几个,,过来过来,知道秦队为什么让你找我吗?”

    摇摇头,都摇摇头,不解地看着,特别是那个新人,很崇拜地看着。

    “告诉你们啊,那是为了保证我的安全。他交给我一项秘密任务,你们想知道不?”简凡问,一脸(诱yòu)惑,美女不一定能(诱yòu)惑得了这些人,不过要是秘密,特别是案(情qíng)秘密,一准行。

    果不其然,都知道简凡(身shēn)份特殊,都正色看着,等着下文。

    “这事除了你”。简凡指指那位新队员,继续说着:“和我们大家都有关”郭元,成钢,你们参加过晋原分局失窃案,记得里面陈久文和司机被杀咱们提过异议,怀疑是他杀吗?”

    “嗯,有这事。”郭元点点头。脸色一惊:“你找到凶手了?。

    “不会吧,这都多少年了?”肖成钢不太相信。

    “嗯,还真找到了”小简凡得意洋洋地说着。一说连郭元也不相信了。得,简凡一招手干脆把众人引到客房电脑前,开机。插优盘  不一会放着几样证物证词众人惊愕一脸地看着,就听简凡解释着:“往前推八年当时李威已经是省城有名的小财神,而申平安那时网网注册平安安保公司,不过十几个人队伍,俩个人合谋,李威提供当时齐树民走私的确切消息和行车路线,申平安雇佣孔宾强、韩功立设伏杀人夺货。尔后李威出资将劫来的货收入囊中”李威现在已经同意提供几样证词和证据,包括当时他给申平安转账的开户行记录以及转账金额。当然。他的证词仅限于这四样古董是出资从申平安手中购得的,,怎么样兄弟们。我告诉你们他在哪儿。把他提留出来怎么样?”

    “嗯,这个”肖成钢网要点头,不料肘被郭元一捅,声音顿住了,郭元看完了这段视频,思忖了片刻摇摇头:“别蒙我们啊,简凡,这东西不能作为直接证据,只能提供一个旁证。”

    “哎呀,那要你干什么吃喝的?不就是寻找真相,挖掘嫌疑人么?总不能什么案子都一览无余地给你摆面前吧?抓回来审审不就清楚啦?”简凡不以为然地说着。权衡轻重仅限地脑袋上有乌纱的各位,对于这号已经习惯了听命于人、凭命令行事的底层警察,这方面就比较弱了。不过恐怕这事都难以成行,看了经过连王明也摇头说着:“不够。简凡你又不是不知道申平安什么人,就这东西你难得住人家呀?人家也可以是从谁手里买的,大不了销赃而已,,就这号人,销赃算个罪名吗?看守所都不用进就取保候审了

    “嘿哟,你们是不是警察呀?一个申平安就把你们吓成这样,,就这案子把人抓回来,用不了一天就把他熬出来了,不就点口供吗?这些人一倒霎了比谁交待得都快,而且一扯一大串,兄弟们,这可是奇功一件呐,肖成钢。不想当队长啦,,郭元,你当个小(屁pì)组长就满足啦,就你这没背景没本事的穷警察,没有件大功你丫一辈子是当外勤的材料”,哎,王明、王明小听我说,兄弟们,”这个

    简凡得吧着说着。不过这回的忽悠严重失效了,离开这个组织时(日rì)已经很长了,影响力已经很低了,不经意间发现连肖成钢、郭元、王明几个都已经成长了,不再是被唆导几句就义愤填膺要站出来洒(热rè)血抛头颅的傻了。肖成钢嘿嘿着看简凡的笑话。王明保持着不动的姿势听简凡忽悠,郭元终于个电话进来了,正接着电话,半晌简凡忽悠得没劲了。一摆手:“哎,真是没天理呐,你们就不觉得活得憋曲得慌?。

    “不憋呀,(挺tǐng)好的。”肖成钢道。

    “嘿嘿,简凡,只要不见你。我们都不憋,(挺tǐng)顺溜。”王明噎了句,噎得简凡直翻白眼。

    正说着接电话的郭元像吃了枪药一样紧张兮兮一拔拉了肖成钢,愕然地一端简凡下巴,很不悦地问着:“简凡。你丫是不是知道内部消息,还瞒着我们。真不够意思。”

    “什么内部消息,扯淡乙。简凡一扬脑袋,躲开了。

    “要抓申平安。”

    郭元一站直喽,一字一顿,听得几双眼睛霎时一凛都盯向郭元。

    “呃”一地声,简凡支着脖子,真被吓着了,呲眉瞪眼现在轮到他不相信了,斜眼膘着郭元,很不相信地的样子。

    “走”新任务,抓捕已经开始了。”郭元一挥手,队友跟着就要走,简凡紧张兮兮地起(身shēn),不料郭元回头一指瞪着:“秦队特地交待了。没你的事啊,让你躲得远远的。等这事完了再找你算账。”

    说着几咋,人风风火火扔下简凡就快步往外奔着,简凡仅仅是稍稍一愣,霎时忘记了心里的郁闷和不快,背后跟着奔出来追着喊着:

    “兄弟们”兄弟们,等等我,这(热rè)闹可不能误了我,我还找他算账去呢”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