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老兵再做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二急告急”挥中心向市局告急凸

    从上午八时以后陆续的报警电话不断,就像往常一样,不是街头碰撞口角引起大打出手、就是手机手链手包被盗,这小偷小摸和小抢小小打小闹的,是治安管理中让警察最头疼的问题,指挥中心派出七辆车出警全被堵塞在晋安街外后,才发现这十数起治安案件全部发生在晋安街区,现场发回的消息是严重堵车,人多车多事就乱。免不了磕着碰着了,免不了趁乱起哄的,到了九时事态不但没改变,反而呈愈演愈烈之势,指挥中心八条数据电路分支的40多部接警电话全部占线,临时调拔了刀名接警员仍然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中心(情qíng)急之下启用了备份的两条数据专线,把接警电话扩展了力部,交换机仍然显示着过载。这就意味着。还不知道有多少电话等着没有打进来,也在这个时候,大原市移动公司也发现了话务量异常峰值,晋安街一带出局的话务量在一个小小时猛增值七点二个(爱ài)尔兰值,超过了平均话务量的。倍,三个基站同时过载,接通率不足百分之三十。通讯基站的监控摄下了人潮涌挤的场面,第一时间里把这个画面传到了市公安局。

    急急告急,交通指挥中心向市局告急。处在最前沿的是七叉路口的交通指挥岗亭,八时三十分左右发现车流异常后曾经向指挥中心汇报,不过未引起足够重视,理论上只要依着“行车靠右”的简单规则,那是永远堵不上的,不过在缺乏公德心的国人眼里恐怕没有那么多规则可遵循,特别是没有晋安街中段没有交通岗亭的地点,车稍一臃塞,去向抢着走。占来向的道;来向抢着来,占去向的道,车流量稍一加大。于是成功地上演了大原天天在上演的故事:塞车?

    依然是没有引起交警部门的重视,等到七叉路和拍杨路口俩个相向路口以晋安街为中心全面堵塞以后,上千辆各式各样的公私车辆挤脏在不到十公里的路面上。这才有人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xìng)了。交通指挥中心的大屏在九时十五分开始全部接驳通了晋安街一带的交通监控,准备远程指挥疏通,只不过数十个画面看得让人心有余悸,堵着的街口路段像冰冻了的河流保持着僵持的状态,而在堵车地之后,数个监控还能拍摄到。不断地有各式各样的车向着这个方向而来,像飞蛾扑火一样挤臃进了堵车的行列。

    事发后一咋小时,到九时四十分交通指挥中心向市局告急的时候,堵车的路段已经延伸到淮海路,三个交警大队上百名交警全部出动疏导车流。不过架不住一直有车流向晋安街方向涌来,这边分流着,又对邻近路况本就不太好的回民街、北营路小漳泽街形成了压力,反而在其他地方造成了人为的堵塞。

    急急市局粱局长在九时四十分对交警、治安总队小防暴大队发布了动员令。临时组织起来了四百名防暴警盾在手、盔护头调拔到了事发地以防严重治安事件发生;五百名治安警和交通巡警支队三百名摩托巡警、五十名骑警组成的上百个疏导小组,就近分赴临近的各路口。疏导和分流向晋安街涌来的车辆

    乱、一团糟。各警种混合的队伍里缺乏了统一指挥,没有上路执过勤的治安警、防暴警拦车态度极其恶劣,出警二十分钟就有四十多个投诉进电台了。

    事,一团糟。整十时才开始的疏导分流明显为时已晚。越堵越长、越长越堵,像病来如山倒一样,城市的这个痈疾在今天来了个雪崩式大爆发了……

    唯一没有接到动员令的是特警支队,整十时,伍辰光带着支队一干中层领导在大门处迎接到了刚刚发布动真令的梁局长,都知道了事态的严重(性xìng),知道关键时候也要用特警支队。毕竟晋安街上店铺林立,五洲国际酒店又是涉外酒店,不出事则罢。一出事肯定没有小事。下车伊始粱局简短地说了几句动员的话,安排着支队人员各就各位准备随时开拔,直上了办公楼,屏退了众人,看样是和伍书记要商议什么事,支队长政委特地把办公室留了出来。

    急。焦急一脸,伍辰光从来没有见梁局这么皱眉的脸色,两条浓眉皱得几乎要直立起来,关上门刚刚落坐,粱局长开门见山地就问着:“伍书记,今天的事,你怎么看?”

    “我?”伍辰光霎时语结了,不知道粱局长大老远就来问自己看法,还是这话里别有深意,领导班子里数自己年龄最大,但要论资历,似乎还属自己最浅。

    “我觉得这叮,事事出有因啊刚刚从酒店得到消息啊,五洲现场有人打的横幅是严惩欺压百姓的凶手申平安之类的话,有关聚赌、非法拘(禁jìn)、雇凶杀人的涉黑事件被传得神神叨叨,我个人看法,这件事发生的太过巧妙了,一下子牵动了各方的神经。现在省川川二派专员来督导此事外理,加急传真电报的发文附的是亦册刚来函,市委市政府更不用说了,矛头是齐齐地指向咱们这儿了我就问你,你觉得是不是有人蓄意制造这个事件?”

    粱局长沉声问着,脸上(阴yīn)晴不定,看样领导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伍辰光霎时心里空落落地吓了一跳,不过微微点点头,这么明显的事如果看不出来,那真是白痴了。

    “是谁?”领导问。

    “这叮,幕后可就不确定了。申平安得罪的人太多,谁都有可能背后来这么一下子。再说康馨家园这个项目明显是肥(肉ròu)一块,我想很可能还有这个原因在内。或者有其他试图染指的人想通过这事件整倒申平安。让他声名扫地这介,就说不准了,我听说,申平安的来历也不浅,好像和沈副市长那叮,这种人即便是就干了事,也不会给我们留下把柄的。”伍辰光讪讪难言的解释着,脑子里闪过一个熟悉的人影,不过即便他觉得是他,也不敢相信就是他,或者就即便是他,伍辰光更不敢说出来。

    “呵呵不管他是谁。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黑锅马上要扣到我们脑袋上了。”梁局长重重一拍桌子,气不自胜了。一刹那伍辰光皱着眉头没有明白领导这句深谋远虑究竟有何意,梁局一叹气解释着:“你想想,省厅和省府可不管那么多,出了这么大的。将来问责的时候找谁?除了我姓粱的还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还有。现在我都不敢在市局呆着,上门采访的记者都被堵在会客室,好像生怕误了这个大案的报道一样。截访这事是被市府的压着不让公开,可将来万一申平安东窗事发,受谴责的还是咱们公安局办案不力老伍,你年纪大我掏句心窝子话啊小我也是咽不下这口气啊,咱们都是老党员了。党指挥枪这没错,咱们就是党手里的枪,可咱们不是个别党员手里的枪吧?不能他们发横财。回头还得咱们背黑锅吧?”

    兀自气咻咻说着的粱景德局长恐怕是心里郁闷地慌,说话近乎于直白了。更或者是对正在发生还一时不知道究竟会有一个什么样处理结果的事有点担忧,这咋,节骨眼上,伍辰光一下子倒讷言了,不知道该劝进还是劝退。

    “粱局,我觉得咱们还是从长计议吧,这个事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关系太多也太复杂,申平安这儿是个关键的结。解开这个结有些关系就明朗化了,”伍辰光打着哈哈,不料梁局长今天的表(情qíng)很坚决,摆手制止了伍辰光的发言直接问着:“你们现在手里掌握的证据有多少?”

    “不多,可也不少截访事件那是明摆着,能说清这件事而且指证平安安保公司的保安现在我们已经滞留了三十多名,这人有点肆无忌惮了。出了这么大事,居然还试图拉拢支队的办案人员打听案(情qíng)。另外就是南城的赌场根据方有信和三分局局长候啸勇的部分交待,可以确定((操cāo)cāo)纵赌场地下生意的就是他。反劫中心在查的绑架案,也和他有关,不过这件案子没有直接证据。两个主要嫌疑人都已死亡”

    伍辰光声音朗朗地汇报着,粱局长不时了砸吧着嘴,那作态伍辰光自然是心知肚明,要动这号人。只能是铁案如山,否则稍有喘息那就是后患无穷了,倒不是在意申平安是谁,关键是他(身shēn)后的人伍辰光看得出让梁局有点忌惮。

    弱弱地听着,有丝愁容升腾着,伍辰光汇报的功夫里还起(身shēn)给领导端了杯水,半晌听完粱局稍稍有点难色问着:“伍书记,现在我真不知道我该相信谁了,上面人对我是颐指气使、下面的人对我是阿腴奉承,局长这个位置就像一孤岛。找个同路人还真不容易我想听听你的正式意见,直接说,不要顾忌。”

    “粱局,您这是我这个大老粗可给你提不出什么建议来。”伍辰光笑着婉拒着,不料粱局长脸色一整不客气了:“别藏私啊,伍书记,咱们是关起门来说话,要不是你年纪大了,就你在刑侦支队的几件大案。直接进省厅都有可能。曾国伟那件案子你追了十四年,换作旁人的话,早扔过一边了,这都清闲了三年不鸣了,我把你放这儿了,你愿意放进这叮,一鸣惊人的机会?”

    “粱局您真听呀,那我可直说喽。”伍辰光被梁局一夸,自信有点膨胀了。这么一说,梁局长自然是催促着,不料伍辰光故态重萌,刑警那老一(套tào)上来了,只是淡淡一句:

    “很简卓,快刀斩乱麻:抓!”

    “抓!?你想过没有,万一证据不确凿有了反复,我们就被动了。”粱局长讶然说了句。

    “粱局您是搞经济出(身shēn),没有在基层呆过,其实只要进来几天,证据就确凿了。”伍辰光眼光里闪着狡黠,听得粱局长微微皱眉,知道刑侦上猫腻太大,摆不到桌面上来,一念至此,干脆把话摆明了,指摘着说着:“不是我不想抓,可这其中牵涉到的关系太多,…“二;府其系省府的人在帮腔打掩护说(情qíng),下面又和咱”缪午扯不清。我不得不考虑这些利害关系说到这儿,我干脆把话给你挑明了吧,昨天晚上我和市委刘书记也就此事进行了探讨,刘书记倾向于把这颗毒瘤拔了,但是得选个合适的时候。不过在我看来,他这招是想给原市长班子使叮,绊子,这两帮子不和,我这个政法委书记实在不想夹在他们中间难受。

    “那就跳出来就事说事,还是抓伍辰光有破除万难直向目的地进发的自信。铿锵一句,粱局长忧柔寡断地思考的当会,伍辰光抓着这稍纵即逝的机会劝了句:“放下一切都不谈,其实今天发生的事给了我点启发。现在哄传的截访事件,我们站在正义的一方;堵车堵路事件只要迅速疏导,应该酿不成什么大事,这个很好搪塞;我觉得关键是申平安,这个棋子不但自己兴风作浪,想整他的人也在不断兴风作浪,这个键一去,一切就风平浪息了,,我觉得现在恰恰是最佳的时候,这边先控制涉案的人。没有其他理由,就是截访事件协助调查。另一边我们准备新闻发布会,公开向社会宣布这件事(情qíng)的经过,反正已经纸里包不住火了,干脆敞开来让大家围观,我就不相信,群众是痛恨欺负群众的保安,还是相信痛恨解救群众的公安!?”

    “这介,这介,这个听着很合理不过”梁局长被伍辰光几句说动了,考虑着这个建议的合理。如果真的公之于众,不但堵上了想来说(情qíng)的路,估计没人到这个风口浪尖的找事。更重要的是,如果高姿态站出来,那针对警察的流言菲语肯定立时就烟消云散了。片刻没见回决心下来,伍辰光急得牙疼。就等着领导拍脑门决定一下,生怕有变,又是凑上来道:“梁局,您担心什么呀?不管这事解释的如何。所有的矛头都会指向对非法拘押群众的保安,就地方县市真有问题,还不是和稀泥?”

    “稍等一下,我向刘书记请示一下,这事太大粱局长终于下决心了。拿着手机拔了个号码,伍辰光知趣地回避到了门外,出了门就听到了梁局爽朗的笑声开始谈话了,哪有刚才那些郁闷。关上了门,踱步地走廊中。说实话。现在他倒有点郁闷了,以前觉得当刑警难,有些案子找不到嫌疑人能难得人几天几宿合不上眼?不过现在觉得那不算难,真正难的是,你明明知道嫌疑人是谁,还就是没办法动他。

    不能动的原因和证据无关。和侦破无关。甚至于和警察无关,有关的是总有那些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人,不管是短暂的还是长久的,总能够想方设法把自己置(身shēn)于法律的监管之外。

    “哎,臭小子,还是你见机得快,活得不舒服就溜了”

    踱步着的伍辰光突然回想起了让他念念不忘的简凡,想起了这个被自己,被秦高峰苦心孤诣培养出来的刑警,其实他经历的那些困和苦自己也同样经历过,甚至于经历得更多,只不过自己是忍气吞声熬出来了,而简凡却不声不响地挂枪溜了,每每有事进行得艰难反复之后。伍辰光萌生退意时,总会对简凡那种拿不起就放下的生活态度有点羡慕。

    这一次,在秘密排查平史安保涉案中,重案队拘押的地下赌场嫌疑人方有信已经和盘托出,因此牵涉到三分局局长候啸勇也认罪,特警支队也投入了部分警力彻查整个截访事件的来龙去脉,掌握了大量人证物证,要是普通人,恐怕早镣镑挂着进看守所了,可偏偏这个不是普通人申平安。还就迟迟不能动。

    “这下,能说动粱局吗?。

    伍辰光思路又回到了原地,几个电话打来他都不予理会,挂念着粱局请示的结果,案子和和吃饭一样,要趁(热rè)来,否则越拖越凉,越难吃,即便吃下去也难消化。现在,他倒有点寄希望于老天开眼、刘书记开恩了,更希望市府里斗得不亦乐乎之后那位领导一拍脑门把这个祸害立斩于马下了

    吱哑,门开了,正思忖着的伍辰光一惊。迎了上来,梁局长眉眼几分舒展,看了看伍辰光吐了一个字:“抓”。

    “是。

    伍辰光巨大的喜悦袭来,像个网入队的小警一般立正,敬了个礼。不料粱局长轻轻放下了伍辰光的手,郑重地,正色地敬了一个警礼,同样郑重地说着:“应该敬礼的是我。我的顾虑太多了还是老同志眼光远,和刘书记想到一块了,下午在市局办一个新闻发布会。时间你来定,发言你来准备,你说得对,我们是解救群众的公安,我们有什么可顾虑的!?特警支队交给你指挥。不管平安藏多深,不管多严重,也像你说的,快刀斩乱麻。发布会以前,全部解决。”

    “是!保证完成任务

    伍辰光这一次信心十足,又回复了刑警当年的豪气,敬礼喊了句,霎时把心里积郁的不快扔过了一边。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