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温故知心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你就是麦燕,认识我吗?”简凡问道。

    铅灰色预审室,四面水泥墙的包围之中,一桌一椅,简凡和杨锋靠在预审员的位置,面前刚刚被带进来的女人头发稍显散乱,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线衣,紧(身shēn)的裤子趿垃着拖鞋,形容憔悴,眼睛有点呆板,和国产剧刻意刻画出来的文革受迫害的女知识分子很神似,在这个时候,就再美,你看到的也只有俩字:可怜。法律在很多地方的表现是残酷博形式出现的,不会考虑到嫌疑人的(性xìng)别而有更大差别。

    听到了面前预审员的问话,麦燕机械地抬起头来,一看到这张熟悉的脸,再看到那条熟悉的伤疤,受惊似地腾声从椅子上站起来,拉得铐链叮铛直响,法警立马斤喝了句:坐下,老实点 !

    于是,像马戏团训兽一般,麦燕很乖地又坐回了椅子上,眼睛里闪着几分惊恐,等简凡再强调一句的时候,她才紧张地点点头,嗫喃了句:“认识。”

    “那咱们是熟人了,就不客气了,孔宾强一定没告诉你他(诱yòu)来的是位警察,而且是位特警吧?放心,你们虽然对我不仁,可我对你们绝对不会不义……把那天案发的经过重复一遍。”简凡淡淡地说着,不带什么感**彩,对于现在惊如小鹿的女人,早被如狼似虎的特警吓破了胆,就现在这得(性xìng),别说实话实说,就让她承认杀人都没问题。

    惊恐地、不时地看了几眼简凡,嗫喃地把承认了无数次的经过又重复了一遍,简凡听着,不时地在纸上写着什么,杨锋也在记录着,很蹊跷的事现在一说倒不觉有什么稀奇的地方,上午十一十五分左右楚秀女被一个电话(诱yòu)到了MIMIMIa 西餐厅,是麦燕开的门,楚秀女在猝不及防下被孔宾强用乙醚捂着口鼻迷昏,而后俩人搀着出了西餐厅顺利地绑走了人质,一路行驶到汾西镇放下了韩功立,到了路口麦燕又被孔宾强扔下,尔后是乘坐客车回到了市区,在十五时左右到了天龙大厦开走了楚秀女留在停车场的车……再之后,到了兴华小区的家里开门,把孔宾强引进家里,埋伏着只等简凡上钩,人来了如法炮制,同样是被乙醚迷昏,被俩人拖着留了一堆指纹、体毛、内衣等证据再由麻三娃、耿金贵放进准备好的电视机大箱子运出兴华,回头再交到驾简凡车出来了麦燕和孔宾强手 里,注(射shè)之后安定扔在高速路口处……

    弱弱地说着,不过闪过几次惊惧的眼神,在杨锋看来简凡很像一位老预审络作态,即便是发生在自己(身shēn)上的事也丝毫不见喜怒之色,等到说完了经过,简凡和先前问麻三娃和耿金贵一样,对方燕和孔宾强的恋(爱ài)经过、俩人常去幽会的地方、经常聊天的内容甚至于俩人的(性xìng)生活很感兴趣,大部分问题让这个已经无话不说的女嫌疑人倒回答了。

    “麦燕,我本来很恨你呀,可以我又恨不起来……孔宾强不但利用了韩功立、麻三娃和耿金贵,而且欺骗了你的感(情qíng),你们相识不到一个月他就把你们引 JL 了犯罪道路,犯下的又是这么大案子,如果你知道藏。(身shēn)的地方,我希望你如实回答,争取立功赎罪,废话我就不多说了,为你自己想想,资料显示你是四川重庆人,家里还有个女儿,即便不为你着想也为你女儿想想……还有要说的吗?”

    简凡轻言细语的问着,像是聊天而不像在审问,对于这个女嫌疑人看到她脸上写着惊惧、眼光里闪了悔色,恐怕想恨也恨不起来。

    “没有,我们都不知道她在什么地方,昨天晚上打完电话他安排着回老家,给了我十万块钱,络们去的时候我正在收拾行李准备一早乘火车走……我真的不知道他住在什么地方,在一起的时候不是去酒店就是在我住的地方……”麦燕弱弱地说着,脸色里带上了一份悲戚。“带下去吧……想起什么来,可以随时告诉看守……”

    简凡示意着法警,头也未抬,低着头一直在写着什么,麦燕摁了手印,被法警带着先行一步,叮叮铛铛的铐链响着,出门的时候回头看了还低头写着的简凡一眼,那眼神俱是很让人心酸的哀求,不过那人,根本没有抬头再看她。

    过了片刻,整理着口供资料的杨锋看着简凡还在埋头沉思,一会想、一会写,有点不解地问着:“写什么呢?我乜L为你审审这三个嫌疑人有什么稀奇的地方,怎么根本就没问什么?你觉得他们说的是实话么?”

    “拜托,杨组长,麻三娃看着穿警服的就哆嗦、耿金贵现在还神志不清,麦燕坐在那儿手都发抖,这(情qíng)况下,还有什么可问的………哎杨组长,你们下手不比重案队的轻呀?把人打成这个样子怎么交待「是说躲猫猫、还是的小时候受的伤,要不跳火车栽的还是海南旅游出的事?”…哎,别说他们,我现在想着都后怕,要是我没当过警察、没有经过这些事,进来懵懵乎乎啥都不知道,被你们特警揍一顿,再车轮审上三天,估计我都得承认我是绑匪……”简凡调侃的口气,刚刚见过的这仨个嫌疑人,个顶个都是 惨兮兮地样子,即便是简凡和这仨个有扒裤子揪毛的仇恨,也在这一时间化解了。

    就是嘛,人家都落到了这步境地,还有什么仇化不开的。不但化开了,听这口音,对特警突审的这种技术手段颇有几分不满,杨锋知道简凡忌讳什么,自嘲地解释着:“没办法,现在法治还(禁jìn)绝不了类似的事,必要的威慑还是需要的,简凡你当过警察,难道这些事没经历过?怎么看你很反感。”

    “不,正因为经历的多了才反感,反铐吊死猪、熬鹰战车轮,重案队的拿手好戏,如果用到了真正的嫌疑人(身shēn)上倒也无可厚非,不过如果搞成冤假错案那就惨了………就公检法常用的熬鹰审讯办法,普通人能支持两到三天就是奇迹了,就是钢筋 铁骨也支持不过一周,而且这种审讯比拳打脚踢还狠;很容易 引发突发(性xìng)精神分裂和心脏猝死,甚至于出了事这种你们都不用为生理原因致死负责……((逼bī)bī)着人认罪,可比抓住真正的罪犯要容易多了……”简凡说着,最后笔划完了,收起了笔,很深沉地看着杨锋,这时候想起了很多人,伤痕累累的李威、乔小波,还有唐授清、齐援民,还有晋原分局失窃案跳楼的裴东方,那件事让 时继红和严世杰一辈子都心安不了,有时候伤人者往往到最后成了自伤,伤与被伤的双方,都是悲剧。

    “我同意你的说法……”杨锋也触景生(情qíng),一脸无奈地说着:“如果真的抓不到孔宾强,找不到人质下落,他们的(日rì)子会更难过,现在比以前好多了,我记得以前有些技术 力量落后的分局出了命案,限期无法破案,一着急的局领导开会定凶手,拍桌子结案……呵可……现实就是如此,不是你我改变得了的。”

    “我从来没有试图改变现实,不过我在不断地改变自己,如果有越来越多的人不断改变自己,最终这个现实将会有所改变……好了,杨组长,我很欣赏您的敬业和专业,找人的事交付给你了,其实你也需要改变自己。”简凡说着,话题转回了不凡前在会议窒刚刚拍(胸xiōng)脯做的保证,一眨眼把烫手的山芋扔到杨锋手里 了,杨锋一听怔了:“耶?你自己当了上架鸭子,还不忘拖上我呀?”

    “我是带着你上庆功台………很简单的事,给你,咱们商量一下找人的事……”简凡说着把自己在三个预审中间写下的东西,杨锋一看是密密码码的一页,边看边听简凡解释着:

    “第一,孔宾强不缺钱,麦燕的长相也不次,俩人的新鲜劲应该还没过去,所以也可以说不缺女人,这样的话我觉得洗浴中心、什么小旅馆、什么廉价的出租房可以不考虑了,在这种大案之前之后,他都不会冒险去这些地方,应该有一个固定的蕺(身shēn)之处。

    第二,刚才和麦燕的交谈你听到了,先后开过不同的四辆车「丰田、别克、桑塔那还有辆越野,基本和民爆公司说的吻合,这些车从哪儿来,他总不能买一辆开两天就扔一辆吧,除了韩功立提供之外,他还应谋有来源,我觉得他可能是租的车,不管是找到来源还是找到租车的地方,都会对我们有所帮助。

    第三,刚刚的谈话我问到了俩人的私生活,你注意一下,从约会到俩人见面上(床chuáng)或者吃饭,这中间的时差都不大,根据这个划个活动半径,重点搜索中高档小区的出租单元、单(身shēn)公寓以及酒店类的住所,我想以他的(身shēn)份和行为习惯应该出没在这些地方。

    第四,果树场、兴华小区、天龙大厦,都在大原西北城区,看来对这一片他很熟悉,甚至于再大胆一点猜测,这家伙行事 作风这么大胆,说不定藏(身shēn)的地方离这个区域就不太远……把这些可能的细节捋完了,我想离找到他就不远了……”

    简凡侃侃地说了一大堆,说得杨锋频频点头,民爆仓库、嫌疑人预审,正像确上凡所说,凸显出来的细节越多,对于这个嫌疑人的了解越多,除了认为时间太短之外,杨锋倒丝毫不怀疑迟早能挖出这个人来。现在嘛,稍稍有点疑问也提出来了:“还有个问题,如果他已经潜逃、如果根本不在大原远程指挥,我们即便是找到藏(身shēn)之处又有什么用?”

    “相 信 我)一 定在 大 原 一 一 一 一 一 一”简 凡笑 了 昊)解 释道=“你 还是 忽 略了细节或者你对细节还有怀疑,其实对于有人雇佣孔宾如作案的事我丝毫也不怀疑,从他貌似大款的生活就看得出 来,从他根本不去分赃现场也看得出来、从他现在还没有出现我更看得出来………我觉得他之于幕后那个我们不知道的人,就像麻花、刺头之于他一样,也是随时可以抛弃的弃子,找到他藏(身shēn)的地方,没准会给我们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怎么样杨组长,就像找韩功立一样,再来一个意外,现在是我挑头,找着了是你的功劳、找不着你们刁主任顶多说我徒有虚名把我赶回厨房当大师傅,你可以轻装上阵不带任何思想负担……”

    简兄笑了,杨锋跟着笑了,不知不觉地接受了简凡给的这个简单任务,接受得很坦然没有一点逆反,而且根本不觉得有多难,说活着简凡起(身shēn)告辞着还要安排外勤的事,和杨锋并肩出了预审室下了楼,王坚开着车接着简凡上车,将上车的时候简凡又想起什么来,返(身shēn)回来很恳切地对着杨锋说着:“对了杨组长,有件事不知道求你合适不合逗?“什么事? 说吧,我-听你指挥呢?”杨锋笑着道。“给麦燕找俩件衣裤让她穿上。”简凡提-了很奇怪的要求。杨锋一怔:“麦燕……她可是害过你呀。

    “她已经罪有应得了………给她咎下尊严吧,毕竟是女人。

    简凡恳求着,杨锋点点头,看着谢过之后上车一路驶出支队的 简凡,良久才笑了笑,自嘲地笑了笑,回支队的宿舍找了一(身shēn) 旧衣裤直进了羁押仓,不过还是一副冷冰冰的 面孔,让看守把衣服递进了仓里,看着麦蒗嘤嘤地哭着 不迭地鞠躬谢着,心里微微地不知道被什么一种异样的感觉感动着…………“过来……过来……王坚,我说你傻愣着干嘛呀?保持警惕(性xìng)是对的,可你搞得这么紧张,怎么看怎么像贼头贼脑……过来……”

    简凡不容分说,上前揪着还有点不好意思的王坚直进了食尚总经理办,此时已经是晚八点半了,江师傅正和张芸一起坐着等简凡,一 俟俩人进来,屋里这俩都站起(身shēn)来准备走了。“师傅,辛苦了啊,这俩天可全靠您啦,我得再为人民服务俩天……”简凡先问候的江义和,老江倒巴不得简凡还穿着警服呢,乐呵呵地看着简凡有点眼(热rè),说了句放心的话先告辞出去了,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给仨人留下空间了,江师傅一走,简凡把张芸和王 坚往一块一拉说上了:“你们俩啊,从现在开始,扮成一对(情qíng)侣……张芸你大摇大摆回家,带着王坚回你家,从现在到明天有人联系你给钱,王坚要寸步不离。”“啊?那多不方便?”张芸一听,脸色泛苦了。

    “有什么不方便的,您看,这么个帅的小伙,便宜你了…”简凡端着王坚的下巴拧着脸直朝向张芸,把张芸气得直翻白眼,王坚这时候反倒脸有点烧了,不好意思地说着:“哥哎……哥,我…还没谈过恋 (爱ài)涅?”

    “那不正好,找一下初恋的感觉……我说你活得真没劲,人家都婚外恋了,你还没开始恋……怎么样,让张芸姐教教你。”简凡又指着张芸,唆导王坚了,张芸有点难为了拉拉简凡:“哎……不方便,真不方便,我单(身shēn),带着男人回家,这……”

    “没事……我保证没事……”简凡端详了一番张芸的很精明但并不明媚的脸指摘着:“放心,王坚的政治觉悟比我高,就你这长相我都把持得住,何况王坚 !?”“你……”张芸霎时听出来这话里味道馊了,一咬嘴唇放大了声音指着简凡顿足瞪眼叫嚣着:“简 凡……我要跟你记仇 !?”“就是嘛……偶像哥你说话也太难听了。”王坚立时和张芸同仇敌忾了。

    “嗨哟……看,已经站到一块了,还说不合适不方便……再看这儿。”简凡说着撩起了王坚的衣服一拧(身shēn),腰后别着乌黑裎亮的枪支,惊得张芸咯噔了一下子,就听简凡指着吓唬着张芸说着:“这是保护你,你以为呢?不让你掺合你非掺女-进来,我差点都小命赔进去,你现在知道了这么重大的事,迟早有人找上你,到时候没人保护怎么办?反正就一个我、一个王坚,你得选个带回家以防万一……

    “算 了……我信不过你,还是他吧。”张芸霎时做了决定,拉着王坚出门,不理简凡了。王坚在抉择中 胜出,得意洋洋地回头做了个鬼脸。

    告别了江师傅,一前一后两辆车次弟离开了寇庄店,一路尾追着直到回到了老军营 小区也没有发现跟踪,让简凡是既有点放心又有了点担心,远远地看到张芸挽着王坚宛如_ 双(情qíng)侣回家,这才把车停着靠边,摸索着进了对面的单元楼,摁着某间的门应,嘭声开门直上了楼层,上了这幢楼的四层,敲响了四零三的门,门一开,闪(身shēn)进去了。

    肖成钢、郭元领着重 案队俩个外勤队员正在监视镜里看着什么,简凡进门把寇庄店 里收拾回来的一摞盒饭放桌上招呼着大伙来吃,几个恐怕早饿了,拆了包装狼吞虎咽地吃着,肖成钢却还眯着一只眼看得起劲,简凡边吃边笑着道:“咦?成钢你什么时候这么敬业了?这。时候不可能有人来。”要掏乡;;j;;:乡乡↓看」!;「1乡《乡乡;;;乡乡;嘿,没准 -会儿就“耶,这王 八蛋,偷-窥 上 了,滚过来吃……”简 凡训 斥 道○

    肖成钢又看了几眼才恋恋不含地回过(身shēn)耒,边吃边绘声绘色描述着,对面这幢单(身shēn)公寓楼十七层修得颇为不错,是小区后开发的「说是单(身shēn),其实放单的很少,起码肖成钢看到亲嘴和搂着进楼的总有十几对。

    几个爷们在一块照样的开着玩笑,郭元边吃边有 点担心地说着:“简凡,这会不会来呀?我怎么觉得有点没谱啊……”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想他们总该干点啥吧?这么大的秘密出来了,某些人能坐视不管?要不就是明天给钱的时候做手脚,反正这事不能掉意轻心,这伙人不是等闲之辈,到现在孔宾强都没有出现,我一直觉得有问题。”简凡说着,边吃边抿了。水,还不忘问问几位前队友味道如何,不过问也白问,自己现在和这些人也一样了,吃到嘴里的就是饭,能咽下去的就是好吃,什么味道嘛,估计是说不出来了。

    “你没谱,你干嘛说明儿天亮找到人?你这不欺骗组织、欺骗兄弟们感(情qíng)嘛?”肖成钢不乐意撇了句,引得其他几人呵呵直笑,那俩位虽然没且,过简凡,可知道简凡的大名,对于简凡可不敢开这玩笑「神色里尊敬得紧。

    “那可不一定,这儿守着,支队的技侦杨锋指挥着,外勤又有一百多警力轮番排查,我就不相信瞎猫逮不住只死耗子,更何况咱们的方向肯定是正确的……哎,你们别赖账啊,下午你们可输了,我可是找到嫌疑人而且说服反劫中心按咱们的思路来了。”简凡翻旧账了,这一下肖成钢和郭元同时抵赖了,矢口否认,再说这嫌疑还没怎么确定了,自然是不认账了,简凡笑着损了这俩人几句,草草吃完喝了几大口水,又是一天一夜没休息好,重重地把自己扔在沙发,安排了两句,先自睡上 了 十 一 一▲r,十 一 一

    辛苦,当然很辛苦,就像回到了千里追凶的那段最让他值得回忆的经历,刚刚躺下的时候一会儿想到了已经失踪敏(日rì)的楚秀女,不知道是生是灭”现在没什么怨念,就觉得这女人,很可怜,可怜得自己忍不下心来不去做点什么;一会儿又想到了爸妈,这事杨红杏已经代为解释了,简凡没跟家里联系,生怕老妈训起来没完,实在影响心(情qíng);想到了爸妈又不由得想起了杏儿,糊里 糊涂摸着手机准备给杨红杏发个短信问候什么地,不过此时稍稍一放松下来,人困得厉害,俩眼皮直打架,短信没写完,手一歪,呼呼地和周公约会去 了………∫未完待续,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