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一笑解悬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透过三楼的封闭的窗口,能看到支队大门前陆续驶回来的外勤车辆,一部分是反劫中心的车辆,另一部分是从重案队和交警支队调用的民用车辆,只有那相貌似依维柯的闷罐厢货才是特警专用的车辆,已经隐去的标识,俩个嫌疑人一个被抬着、一个被架着从闷罐车厢里出来了,迅速被队医带上了担架进行紧急救护,而救护的地点就是不远处隐在训练场后的临时 羁押所。

    伤肯 定不重,这么重要的嫌疑人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谁也交待不了。不过反过来说,肯定也轻不了,这帮特警长年累月的训练,一腿能踢断臂粗的木桩,一拳能砸烂六七层的红砖,为的就是对付这些恶(性xìng)犯罪,(情qíng)急之下的((逼bī)bī)问,难道还会很礼貌地求你说出 来?

    电话铃响了,秦高峰轻轻放下了百叶窗不再去看刁主任训斥一干特警出手没轻没重的场面,心里在喟叹着,对于这些司空见惯的事永远是一种漠然和无奈的感觉,整体司法的公正和个案的正义伸张,很多时候难以两全;就像执法者每每迫免不了触及法律的底线一样,无论你怎么样做,都会付出代价。

    电话是郭元打来了,秦高峰机械地问着:“郭元,你们忙了一天有点收获没有?”什么?调动一个外勤组监视居住?已经开始了,谁给你的权力 ? 你是想让我扒了你的 警服是不是?”到底怎么回事:\} 一 一 一 一 一r”

    秦高峰一听这帮野小子又擅自调人出勤了,听 口气还准备进行抓捕,一听这话生气了,大声叫嚣着,电话的那头郭元有点吱吱吾吾说着经过,秦高峰听着,听完了,不容分说的教训了 一句:“都给我滚回来,没有反劫中心的命令,谁 胡来我先撤了。 jl\} i; 。 。 r 。 。 。”

    说罢了忿忿挂了电话,生气了来回巡梭了几步,此时才想起天亮从这里已经出去的简凡带着重案队几人已经数小时没有什么消息了,不用说肯定又是简 凡搞得鬼,手下这帮子干警绝对不会犯这么高智商的铝误。“简凡……简凡……呵呵……这个小王八蛋………

    秦高峰想着想着忽然间又笑了,再循规蹈矩的人跟上简凡不到一天,就像中了魔咒一般,立时能把规章纪律忘到脑后跟上他胡来,难道这次,又让他蒙到了……“刘超胜……刘超胜……富士捷,外商独资企业……平安安保……新世界……这几家怎么可能串到一起?”

    泰高峰揣摩着,实在把这几个风马牛不相及的单位扯不到一块,可电话郭无言辞凿凿说证据确凿,简凡已经带着外勤找到了新的嫌疑人,又由不得他不信。 下

    想不通,秦高峰一下子也没明白简凡又从那儿牵了匹黑马拉出来了,可一听到外商独资企业和富士捷、平安安保的名字,生生把这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全训斥回来了。

    正自寻思的时候门膨声开了,是刁贵军主任,技侦大厅里一把拽着秦高峰就是,出 了门,小心翼翼地掩上门,直拉着秦高峰上自己的办公室,甚至于这动作还有点鬼鬼祟祟,回了办公室一把碰上门,劈面就问:“高峰,你再给我说说,简凡是怎么分析的这伙嫌疑人?”“怎么 了?有什么意外了。”秦高峰惊声问。

    “不是意外,是越来越意外……你看啊,从第一次索要赎金开始,到现在六个多小时了吧,绑匪没有再联系过,也没有过其他消息出来……今天下午十七时被捕的 俩位嫌疑人,俩人都交待根本没见过孔宾强;而且一口咬定根本不认识楚秀女。那天就在兴华小区运是个人,是男的,而且是交给孔宾强了,一口咬定那二百万,是孔宾强给的报酬,他们俩每人三十万,剩下的是准备给孔宾强和韩功立的。”刁主任奇也怪哉地说着,坐都忘了坐 了。秦高峰霎时明白过来了:“他们绑的是简凡?”“对……后半钕能对上号,上午的事他们根本不知(情qíng)。俩人一直在准备送货车。”刁主任道。

    秦高峰顺着这个思路问着:“也就是说,孔宾强是先和韩功立、麦燕搭伙,绑走楚秀女,神奇地把车在高速变没了之后;回头又和麦蒸在 兴华小区绑了简凡,让这俩人运走……而这俩嫌疑人,根本没有参与上午的劫案,一直以为人质的就是个男的,对不对?”“对……现在咱们掌握的四个人,案发后谁也没再见孔宾强。”刁主任道。

    终于捋清了,秦高峰哑然失笑了,似乎在某种程度上确实和简凡的推测有很大吻合,现在刁主任这样,不用说又要病急乱投医了,笑着说了 句:“这也很正常嘛,孔宾强为 了掩j$形迹,分段使 用不同的嫌疑人作案,理论上只要不是同时都落网,就没人知道全盘的案(情qíng)。

    “是啊,真邬了啊,韩功立不知道后半截的事,而这俩人不知道前半截的事,而麦燕呢,又不知道中间高速路上发生了什么事,如果这些能理解的话,那高峰你说……”刁 主任直接一副命令的语 气,手指点点问着:“这个人究竟要干什么?究竟是为了什么?”为钱?他根本没出 来分赃,只是安排麻三娃把钱蔑着,他作案都不相信同伙,难道还相信同伙能 把钱存好!?但要是去掉哉这个因素,我还真找不出他的动机来,总不成是闲着没事绑个有钱人玩吧?”

    泰高峰不置可否的笑笑,被刁主任这急色逗着了,笑着道:“这个……我可解释不了,能解释的人一会儿就未了。”

    “简凡吧……对,还是把他忽视了,我应该把他带在(身shēn)边来着……哎,对了,他们这一天怎么一点消息没有……王坚怎么也没有汇报……”刁 主任说风就是雨,摸着电话就要询问,不料手被秦高峰摁住了,稍稍惊愕不知这所为何来,秦高峰说着:“马上就到了,他又找了新的嫌疑人,而且想把重案队的外勤拉出去抓捕,我刚拦下来。“抓呀! ? 先抓回来再说。”刁主任火急火燎地说着,不管不顾了。“抓得是富士捷精密模具有限公司总经理,外商独资企业资质,归国华侨创办的企业,而且是省政府挂牌的重点保护单位……要不,你们去抓?”秦高峰噎了句。

    “呃。。。。。”刁 贵 军 主 任 嗝 应了 一 下,讪 讪 地说 着 :“那 咱 们 得好好合计合计……

    过去 是刑不上大夫,现在是刑不上大款,这些有权有势有影响力的企业,俩个勉强到科级的警察知道利害,捅准了是马蜂窝,要蛰人的;捅不准了更麻烦,没准是个黑洞,能把人生吞活咽下去。说到了此处稍稍有点尴尬,刁主任转着话题奇怪地问着:“这……到底怎么回事?上午那一锤不还是民爆公司么?怎么下午这一锒头又到富士捷了?有谱没谱?”“大多数时候,都不靠谱……刁主任,您得自喜分辨。”秦高峰意味深长地说了句,开了门,出去了,刁主任悻然摇摇头,仍然是没有找到可能靠谱的理由………

    不过这一次,似乎多少有点靠谱,最起码带回来的一大堆证物,似乎就为说服刁主任一干人来了。

    归队的茼凡、郭元、肖成钢加上一个随行的王坚都是掩不住脸上的喜色,直上了会议窒里,神神秘秘地关上了门,说是要说一段偷拍的录像,与本案有关,刁主任干脆把反劫中心的俩个老侦察员杨锋和孟向锐也叫上来了………

    没人汇报,就等着给大家看这一段,一俟人全了,门一关,外面一挂保密会议牌子,里 面霎时成了封闭的空间,录像一放,渐渐地,在简凡四个人相互看着喜色眼神里,秦队、刁主任和杨锋、老孟几个人,脸上疑色,越来越重,被(情qíng)节吸引进去了……电话的录音、饭店吃饭的(情qíng)景,不是别人,正是老孟认识的知(情qíng)的张芸和新浮出来的嫌疑人刘超胜:

    细节、细节、细节决定着成败,细节同样决定着嫌疑,对于这一群都是刑侦出(身shēn)的人,个个两眼犀如鹰阜,很多细节提起了这些莫大的兴趣……比如_ 个莫名其妙的短信引来了电话、又是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把刘超胜引了出来、再加上外围排查里已经对前男友刘超胜有所提及,这其中的兴趣就更大了;说到了案发时间约楚秀女到西餐厅,刘超胜瞬间的色变、发怔的细节;说到了遗嘱,说到DNA鉴定,这人无意中拿反了筷子,更是一个以直接证明四个字的细节:做贼心虚 !?

    看完了,兴趣很大,不过失落也不小,似乎对于豪门血脉的关系更甚于案(情qíng)本(身shēn),投影仪一关,灯一亮,刁主任惊叹着:“简凡,这事你都挖得出来,那DNa鉴定在谁手里?”“没有,假的,我蒙他们的勺”简凡呲着嘴笑了,一笑同行的四个都嘿嘿傻笑,敢(情qíng)一天就办了这么件恶作剧一般。“那遗嘱呢?”秦高峰问。

    “没有,假的,也是蒙他们的。”简凡笑意更甚了。同行的肖成钢和王坚傻乐呵着,刁主任眼睛一瞪,俩人瞬间安生了,只剩简凡一个人是嘿嘿傻笑,半晌才发现没人笑了,立马嘎然而止,换上了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

    “还有问题啊,简凡…”杨锋心细,似乎从前男友和简凡、和楚秀女仨个人之间的某种关系产生的联想,正色问着:“以你的思路这个案子(诱yòu)因在于将来财产的分配,那我问你,可能做这件事的人很多,比如楚喜峰、楚宇飞、袁纪兵、或者其他股东甚至其他我们没掌握的嫌疑人……这么多人,你怎么就知道找刘超胜呢?”

    嗯……这个问得好,刁主任暗暗赞了个,这么一问也觉得简凡似乎有点假公济私之嫌了。几双目光投向简凡的时候,简凡却一点尴尬紧张也没有,自己没回答,手一指同行仨个搭裆:“你们说,咱们怎么找的……我可让你们心服口服了啊,下面的机会给你们……王坚,你先说。”

    什务?刁主任霎时惊愕的眼神又投向这个貌不其扬,一脸老实相的王坚,一眼看得王坚倒有点紧张了,肩膀耸了耸,肯定是桌子下简凡在做什么小动作,王坚鼓鼓勇 气,清清嗓子,直愣愣站起(身shēn)来,敬礼,准备报告主任,不料主任现在顾不上这一(套tào)了,不耐烦地摆摆手:“坐下坐下,直接说……”“哦……是这样,我们不是找他一个人,而是把所有嫌疑人都找了一遍,根本楚诚然葬礼上的出现的名单。“怎么找?”杨锋有兴趣了。“每个人都发条短信或者直接打电话。“什么意思?”老孟问上了,没明白。

    “我们就这样发:×先生,我有楚诚然最终遗嘱文本,不知道您想不想出价买下………第一条短信我们连发了一百二十多个人,偶像哥说……哦不,简凡说,如果与此事无关的人,肯定只等是个玩笑「大多数人肯定根本不予理会,不过如果与此事有关的话,不管他自己还是他通过什么 方法,这条短信总会榄得他们心神不宁………接下来我就进行第二步。”王坚说得蛮有条理,看着刁主任和杨锋、老孟都被自己的话吸引住了,大有成就之感了,稍稍一顿,又是感激地望着简凡。“第二步是什么?”刁主任奇怪地问。

    “还是发短信,打电话。”王坚猛爆一句,简凡和肖成钢几个人在笑,刁主任一边几个人却是一头雾水。一看上面人都被自己唬住了,王坚这才解包袱道:“第二步是解决介于信和不信之间的问题,塔像哥,哦不,简凡说,关键时候把楚家野种这个事说出来,知(情qíng)人不信也得信……只要他相信,只要他心虚,他就会跳出 来,那怕是仅仅为识别一下真假他都会跳出 来,那,结果就跳出来……”“呵呵……这么简单?”杨锋哑然失笑了,这如同儿戏的手法,你可能说对也不对。“简单你试试去?”牛成钢撇上嘴了,一伸手指很拽地说着:“一下午光发短信发了二百多条,电话接了十几个,接得我现在手疼耳朵烧,打听这事的人部少,但知道楚家野种这件事的人不多,而真正感兴趣的 人就更少了,愿意花锌购买的只有俩个人。“还有一个? 是谁?”秦高峰眼迷蒙着。“大恒律师事务所景睿渊,王坚约的,明儿上午面谈。”郭元芙着。

    “大恒律师事务所!?”杨锋狐疑地喃喃了一句,简凡笑着在一旁补充道:“杨组长,您忘了,九月二十八号的监控,你提取的,四个嫌疑人跟踪踩点的监控,其中一个点就是大恒律师所的所在地。”

    “哦……对对,漳电大厦里……对对,我说怎么耳熟。”杨锋宴时恍然大悟,稍一大悟,跟着 又是狐疑一脸,一下子理不清这之中究竟有什么玄机了?

    不是他一个人没理清,而是留守的所有人都理不清了,弱弱地看着消失了一天的这四人,眼里的惊讶、异样、狐疑写满了眼神里,简凡永远是那么得意洋洋,此时更甚;连一贯见了主任、见了队长都恬着脸笑的肖成锏、王坚此时都有点得意了,仿佛是一天被打了若干针鸡血一样,自信兼得意。“就这些!?”

    泰高峰打破了沉就,心里知道再陌生的人和简凡出去连吃带玩干上一天,差不多都能成哥们了,他可没有被这种表像迷惑。

    “还有,我对这个案(情qíng)做一个综合的描述,而且我们四个人在等待和监视的时候深入地讨论了一番,不知道秦队您,还有刁主任、杨组长、孟师傅,您几位,愿意听不?”简凡弱弱地卜问着,王坚早(屁pì)颠(屁pì)颠弯着腰,摸索着带回来的什么东西。

    “废什么话,现在什么时候了?简凡你来说,你这嘀利索。”刁主任摆摆手,早把简凡当属下使唤了。简凡此时倒不以为忤,起(身shēn)把卷着一大块纸铺开,一看是短了几块的破地图,脏兮兮的被拼糊在一起,就听简凡介绍着:“这是王坚和重案队这俩兄弟从现场找回来的,上午我们四个人找了几个小时,下午重案队的鉴证又出现场勘察了一番,主要东西就是试(射shè)嵌入到树干 里的十九个 弹头,这张疑似作案模拟图,还有一大堆垃圾。”

    照片,一样一样摆了十几张,烟盒、瓶罐、鞋、居住过的屋子,秦高峰和刁主任四个人传着看着,仔细地听着简凡在介绍着:

    “抽得是硬中华、喝得是剑南(春chūn),据接班的保安介绍,他回过民爆公司三回,说是取自己的东西,三回开得是不同的车,一次是宝莱、一次是别克、还有一次是丰田,保安都知道孔宾强这哥们路子野、有门道、(身shēn)上有成,而且 很大方……从这现场的发现,我推测,对于此次绑架案,应该几个月前就开始密谋了,找个人迹罕至的地方试(射shè)、摸拟、踩点,一切安排就绪只等着实施。”“嗯,这个可以肯定。”刁主任道,现存还被几个嫌疑人手法搞得有点惊讶,很老练,最起码很多方式方法是闻所未闻。

    “但这里面有一个疑点,你们看孔宾强的生活方式,抽的、吃的、花的、用的、开的,直接可以划到高消费行列没问题吧?这中间我想不通的问题是,如果他生活像这么富足的话,还需要绑架吗?还需要窝到这地方当今月薪 千把块的保安吗?特别是根据后来见过他面的人供诉,此人整个一副大款的派头,怎么看怎么不像要绑票勒索的主……简凡说着这个不是疑点的疑点。秦高峰不由得接了句:“很容易解释,有人收买了他,就像八年前一样?理论上像他这种刚出狱不久的二劳份子,应该没有这种经济实力,这是唯一的解释,否则就是作了其他的案子。

    “时,没错。应该是有人收买……我现在判断整个步骤用了很长时间,甚至于这个麦燕也是他有意去认识的一个女人,不单单是为了生理需求,而且有为了作案方便的原因……杨组长,你证实一下,我猜他是离开民爆公司以后才认识的麦燕,对吗?也就是说八月份以后。”简凡征询道。

    杨锋稍稍一愣,这份口供刚刚得到不久,而且这个细节甚至连技侦上的人都不相信,狐疑地和老孟对视了一眼,点点头确认了:“没铝,麦蒗据查是新大陆歌城的一个服务员,俩人姘居在一起不到一个月,在酒吧认识的。”

    “那这就对了……这个作案过程我根据越来越多的信息,反复模拟了几次,应该是这样……”简凡铺着地图,手指指摘着:“九月二十九(日rì),孔宾强和麦燕埋伏在西餐厅,通过未知的嫌疑人电话邀约楚秀女前来,其实方式没有那么难,就像我们今天蒙人一样,说一个她不得不来的理由、或者是她不得不见的一个人,很简单就OK7 0你们看到了,这个人可能是认识楚秀女的任何一个人……到了西餐厅楚秀女毫无防备进了包厢瞬间被人迷晕,尔后麦燕和张宾强搀着楚秀女下楼,一个女人搀一个女人,这事不会引起别人怀疑,他们顺理成章地把楚秀女运上了车……而且当时十一点多,为了保险起见,他们使用了车技高超的韩功立,就是生怕出 茬子……可成也韩、败也韩,杨锋也恰恰从车技和习惯上找到了端倪……”

    说着,看了看众人,都表示同意,这几点已经没有怀疑了,都可以证实 了,顿了顿就听简凡接着说道:

    “接下来,有个关键点他们玩得一手很漂亮,就在汾西馈,你们看这张草图,我-已 经询问过七位在民爆公司值过班的保安,其中有俩个人无意中瞄过一眼,称孔宾强有几次拿着不同的地图在看,大家问时,他都以喜欢旅游搪塞过去了……虽然我没有证据,可我现在敢说这张图就是孔宾强在离开时无意中撕破以后留下的,就像留下那些俾洞一样,他或许根本没有想到我们会找到那里………根据这图示你们看……路线向南到汾西再折而向北回大原,所标识的正是高速路,这一点外勤排查能证明,当天汾西镇高速路交通监控留下了那辆银灰色子弹头轿车的画面,可奇怪是他却消失了,有进入记录,没有出口的记录……在这儿,牛头山遂道左近他们标识了俩个圆圈,而且这里我判断应该是交通监控的盲点,什么意思我不清楚,不过我想,这里应该是子弹头消失的地方吧?

    简凡手指重重地点在标识地点,欠回了(身shēn)子,坐正 了,看着会议桌对面的几个人。

    刁主任把地图拿着看了几遍,除了乌七八糟的污渍和几个手工画线之外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即便是孔宾强留下的证物,好像也并不能证明什么,不过被简凡唆得心里疑惑越来越大,瞪着眼转悠了几囹,一时不知道该如何点评这事,弱弱地把地图递给了旁边几个人依次看过去,看到杨锋手里,杨锋直接了当问道:“那你说,车为什么消失了 ?”

    “不是毁了,如果毁了有痕迹;不是推下路崖了,高速路是封闭的;更不是蒸发了,他们没那本事……不过杨组长,你想过没有……如果是辖;,←、「↑;u”呢?”简凡说着伸着手一要,旁边坐着的王坚立时会意,把手枳;。!:\}:。 '「“!:个照片递了上来,一到杨锋手昙-,杨锋眼前一亮:“对呀!?▼:。 丫。。 !§车 ! ?”

    “什么?”刁主任赶紧地凑上来,几个人依次又是一看,是大型货车的运载画面,开放式的货车能拉两层六辆小轿车,各人眼前一亮,就听简凡笑着道:“我们下午商量了一大堆,专门到汽车交易市场转悠了好久,能装下子弹头轿车的货厢多得是,他们只需要搭一块缓冲板子,直接就开上去了……

    “还有一种办法我们也考虑了下。”郭元接着话头说道:“我们在去年打击一次盗抢机动车 团伙的时候,根据嫌疑人后来的交待,他们偷到车的时候,拆成零件不超过半个小时,喷个漆嘛,有二十几分钟足够了,如果他们找个避静地方漆了漆逃过了我们监控追踪也有可能

    像多口相声一样,简凡又跟着道:“不管那一种(情qíng)况,那怕就是他们大变轿车变没了,这说到底都是有人接应,结合前面孔宾强的消费水平,准备时间,还有电话的(诱yòu)人质那事,不管我们怎么想,还是有来后我们没有发现的嫌疑人……

    “最可疑的就是刘超胜,他直接出二百万买张芸手里的遗嘱的鉴定。”王坚也凑上(热rè)闹了,敢(情qíng)和刑警们混了一下午,对侦破有了浓厚的兴趣。“对了,简凡,你怎么知道楚公子不是楚诚然的亲子?而且编这么个鉴定的事,他们就相信?”孟向锐终于提了一件疑问。“呵呵……老孟,这是你找出来的。”简凡笑着道。

    “什么?我找的?你是说……”孟向锐不太相信地问着,那天和简凡一起到兴华小区,可事实是什么也没有发现呀?

    “对,就是那几分体检单子,我也没发觋什么,不过我想如果就是个旧单子,楚秀女不至于郑重其事地和(日rì) 记收藏在一起吧,我昨晚在刁主任办公室看了俩个小时才发现,答案就写在第一页,气死我了,眼前的事都没发现。”简凡侃侃说道,孟向锐还是没听明白,狐疑地问着:“第一页,什么?”

    “血型。”简凡道。

    “血型?”刁主任和杨锋也奇怪了。

    “时,血型,楚诚然0型血、李婉如0型血、楚公子 A型血。

    板本不用作鉴定,父母俩个0型血,生下子女为A型血的概率为零。”简凡道,又补充了一句:“我大早上问一队的谢法医了,她告诉我的,这是个常识问题,我忽略了。”

    咝……地几声,是刁主任在倒吸凉气,此时不知道嫌疑人的到底(身shēn)处何方,不过知道了简凡这数人一天的工作迳才喜 正的惊愕了,仅仅是发现了血型上的问题,就挖出了这么多的蹊跷的疑点;仅仅是摸到一群保安就找到了孔宾强的栖(身shēn)之地,而且拿出来了这多的证物,尽管还不能证明什么,不过让刁主任对于这个前警察的看法又上了一层,几分惊愕地看看简凡,又看看一干喜色一脸的小警,再看看旁边一筹莫展的几人,期间的相差何止一点半点。

    “接下来你有什么想法,现在不但主谋我们不知道是谁,而且连这件案子的主犯我们也没有抓到,没错,你最初的判断是正确的,这是一个分层次的案子,麻三娃和耿金贵是一层,他们只知道绑你的事;韩功立只知道踩点的送人;连麦燕也说不出人质的最终下落,唯一知道全盘的只有孔宾强。”刁主任直接问上了。

    “没有想法,再硬虎头煮到时辰也要烂,我们离他已经不远了,期限已过,我觉得现在没有患得患失的心理负担了,更应该大刀阔斧干,直到把他们全部挖出来……”简凡铿锵一句。“说得好,就应该有这种精神。”刁 主任抚宇称好。

    简凡脸色一变话一转:“刁主任,我需要装备、需要人、现在仍然是争分夺秒 的时S1,我有 把握在明天天亮之前把真正的嫌疑人带到你面前。或者我把孔宾强挖出来。”

    呃地一声,杨锋惊得喉头打结,这话忒大了点。刁主任一副不太相信,又不敢不相信地看看面前几位小警,又看看秦高峰那不(阴yīn)不阳的脸色,沉吟了片刻,拍着桌子决定了:“好,给你……外勤和技侦,还有他们俩,归你指挥,不过抓捕需要经过队里的批准。”

    把重案队、把杨锋、把孟向锐,都扔给简凡了,霎时间又让老孟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不过简凡倒(胸xiōng)有成竹一般,得意地看看同行三人「轻轻说了三字:“没问题,不过我们去扳,我估计有人快找来了…

    这句话,听得很多人不懂,不过看样峰成钢和郭元很懂,王坚勉强懂,四个人会心地笑着,秦高峰从这些 人脸色上看出来了,这几个家伙阳奉(阴yīn)违在 这儿装相,没准把坑早挖好了……………(未完待续,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