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浪平波不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哗”地一声音煤屑四溅,像破土而出的土投鼠,从列车中段的车斗煤堆里冒出来一个人影,全(身shēn)和媒染成了同样的颜色,只剩下黑白分明的眸子,跃(身shēn)而起一刻也不停留,飞奔着踩过煤层、踏上车厢边沿、跃(身shēn)直朝刚刚落物的地方,连窜过几个车厢,从高架桥落下钱箱赫然就在眼前 不远。

    警惕地看看四周,列车已经驶出了大原城,周遭是一片庄稼地和起伏的丘陵,深秋的季节一片黄色的田野,极目远处的公路上并没有见到飞驰的警车和刺耳的警笛。霎那间跃过最后一道车厢,蹲下(身shēn)子手迫不及待 了“嗒”声开了箱子,红通通、亮堂堂、干干净净的百无大钞霎时让运人的眼睛迷离,差点睁不开眼睛,仿佛眼前晃过的是无数的小妞在抛着媚眼招手、鼻子里闻得到的是美酒的芬芳、脑海里挎过的是香车美宅逍遥出入,所有的梦想在这一刹那抓到了手中。

    说什么来着,富贵险中求,迟早咱也有……全(身shēn)黑漆的人咧唱一笑,露着白森森的牙“嘭”声合上成箱,掏着早已准备好的胶带,一囹一围缠在皮箱的开口处,边缠边警惕地看着四周的环境,巨大的喜悦袭来,连这个简单的动作让他也感觉到心跟着铁轨的卡嗒声在跳、手随着心的节奏在抖,一圉一圈地缠完皮箱,摸着电话放大嗓门喊着:“麻哥,到手了,你在那儿?”

    “我看见车 了……下一座铁路桥往下扔,河边烧了一堆火,正冒着烟 一 一r一 一 一

    声音传来,第三层接应的人已经等候多时了,车上的这位全(身shēn)趴着,车行了不远果真看到 了铁路桥下冒起了烟色,支(身shēn)向后看看,已经进了丘陵地带,铁路像一条黑蛇蜿蜒在山里 少见人迹,只有桥下燃着火堆的旁边同伙在招手,车上人举着箱子,奋力一抛,黑影划着优美的弧线,缓缓地向桥下落去……

    隆隆的车声,渐行渐远,桥下的人趿进水里,捞起了封得严实的箱子,启封检查,同样是被一箱 子 钞票刺激得两眼放光、两手发抖,抽了两张粗粗一看不连号,脸上的喜色更浓,匆匆地合上箱子,跨上扔在草丛堆的里摩托车,突突突地沿着河谷的土路消失在这个接应点………

    “(日rì)标物脱离铁路轨线……开始移动……经纬点在阳曲县大峰山区,与公路直线距离 有公里,离我们外勤抓捕一组直线距离25公里……正向西南方向移动……改方向了,成东南方向,这是在山路上转……”

    技侦员((操cāo)cāo)作着电子坐标定位,坐标仪跟着屏上的光点随时汇报着位置,跟着钱抓人这是一个最老(套tào)最笨的办法,不过你不可否认,这也是最有效的一个办法,最后钱到了谁的手里,恐怕你说他不是主谋也难,而且有近三成的绑票案件都是通过这种远程定位抓到人的,技侦水平的发展已经能够在钱的银线上、在整摞线的扎带着以及装钱的器具上都做手脚利于跟踪,如果纯粹是非技术(性xìng)的绑匪,很难逃过这些技侦手段的追踪。

    “改向西南方向……接近公路,阳辉县级公路,与我们外勤最近一组距离忏公里……向大原方向驶来……”

    汇报进行着,不时在的喟叹着这些嫌疑人的急域伎俩简直是防不胜防,谁可能想到会把交赎金的地点选在移动的列车上、谁可能第二层接应之后还有一层接应、谁又能想到向北行驶了三十多分钟,又折回来了。

    “这是从火车上又转移了一个地方……通知外勤组紧紧咬着,杨锋,把县、乡级公路图全部调出来,给外勤提供准确的行车路,\};! i; 。 。 r 。 。 。”

    刁主任喊了声,声音中很焦虑,技侦大厅里杨锋应了句,手指劈里叭拉在键盘上((操cāo)cāo)作着,对于围捕有目标的绑匪特警们还是相当专业的,从星月别墅开始,嫌疑人虽然脱了一层又一层伪装,可特警们依然如附骨之蛆一般如影随行,不用说,此时是要放长线钓大鱼,看这个接应人能不能把目标引到窝点,那样的话,对于此次反劫,不管怎么说都是完美了。

    有序而紧张的空间里,神经像绷着的弦,指挥着整个反劫行动的刁主任此时又进入了极度的焦虑的紧张,这种时候的胜败几乎全系于电子跟踪了,迟迟没有下达抓捕命令的原因除了 想钓大鱼之外,还有一层在于此次出现的特殊(性xìng)上,那就是两千万的赎金只有这第一次首付,不知道接下来嫌疑人究竟还会要出什么样的花招。

    老实说,换手机、换车、在火车上接货、送货,几个小伎俩虽然并未见有 多么高明,耳让刁主任越来越感觉到棘手,生怕此时再出现什么差池。甚至于此时期待着绑匪有点良心、有点江湖道义,期待着那个素未谋面的人质,还活着………

    “三号、三号……目标来电话了没有?”刁主任突然快步迈到指挥设备前,对讲里喊着。

    “没有,送货人刚刚到家……”

    对讲里,响着星月别墅小区的留守人员的回报。

    忧虑、期待、张望、狐疑弥漫在此时枚侦大整沉闷和压抑的空间里 一 一r一 一 一 一 一r“强哥,谶到手了,我看了,二百万应该没错……哥,你那份我给你送哪儿?”

    摩托车上,麻三娃一手握着油门把,一手打着电话,悠闲悠哉地窜在乡间公路上,裹着大绿军袄的样子和运儿乡下进城卖鸡收猪娃的没啥两样,就是乐得跟过年一样,嘴快歪了。

    “先存着,咱们几个都出去迪避风头,过段时间再碰头,不管你去哪儿,千万别回家啊……“知道了强哥,老韩那份呢?”“一样,你们蕺好,风声过了再取出来。从现在开始别联系了,过段时伺-我找你“好嘞……强哥●放心吧……”

    麻三娃听得电话已断,看了一眼手里拿的破摩托罗拉老式手机,知道事(情qíng)已经完了,这家伙也该退役了,随手一扔,远远的扔到了路边草丛里,加着油门拐下的乡村公路直上了国道,漆黑的柏油路上车来车往要比山里(热rè)闹多了,没有注意到这辆像进城赶集的摩托车,正牵引着背后十数辆特警车缓缓而来……绕了一个大囹,又回来的终点,大展。

    车被丢弃地枣沟路口,拦了出租车这位嫌疑人大摇大摆地回市区了,追踪的特警几乎看到了面部特征,识别出了这是五个涉案人中的一位。

    半个小时后,目标钻进了 中钢铜厂宿舍楼,电子追踪停止了,以此为中心几个出口慢慢地聚拢着包围囹………

    一个小时后,电子追踪定位到了宿舍楼里的四层某间,已经处于半停产状态的钢厂,又逢十一放假,在厂的职工不多,化妆进入宿舍楼的特警没费多大劲就把侦听贴到了门上,不经意地听到了这位目标呼叫同伙来会合的声音,抓捕延迟了………

    而通过门卫对这里的侧面了解,并没有发现人质可能的藏匿地带,人多眼杂的宿舍地区,也不可能蕺下个大活人。

    午后一时二十五分,随着第二位嫌疑人乘车进入楼层里,楼顶设伏的特警架好的信号拦戬装置,一 张天罗地网正在慢慢铺就…………只要没有人质的消息,反劫特警们不管抓那一个都是投鼠忌器,理论上钱在这里,应该是他们分赃的时候了………事(情qíng)还没有完?肯定没完。

    星月小区的外勤还在驻守着,等着郸-匪的电话响起,此时的神(情qíng)中多了一份馈定,连着两天多来的工作把这个团伙卸胳膊下腿已经五去其四,就剩最后一个了……

    支队的技侦大厅里,空气里的喜悦成分浓了点,知道特警绕了上百公里此时此刻已经把中钢铜厂区围成铁板一块,现在张网以待,等着一网打尽。现在除了这个主谋孔宾强,都已经在特警的掌握之中。

    不管过程多么繁复,这个结果总归还是好的,监控屏已经已经传回了外勤偷偷拍摄的窗户录像,那俩个人嫌疑人看样正举杯邀庆着……技侦大厅里,刁主任兴奋的搓着双手,偶而摇摇有点微酸的脖梗,支着脖子看屏幕看了两个多小时,现在已经是午后一时四十分了,丝毫不怀疑接下未是团伙的土崩瓦解,即便是找不到人质,这也是一次成功、完美的反劫行动。

    一大会无所事事才想起来,好大一会儿没抽烟了,一摸烟盒已空,再抬头秦高峰已经把自己的扔了过来,客气地谢了句,秦高峰没吭声,竖了个大拇指示意,从刚才的围捕,作为同行看到的是设备先进、跟踪技术的高超以及调度灵敏、反应迅速,从大原到阳曲、从阳曲到枣沟、再从枣沟绕回大原,一路上几十名特警互相呼应,这种调度水平明显是重案队不具备的。

    “别夸啊,我们一年有三分之二时间在集“要是没这点水平,该让你笑掉大牙了。”刁主任此时终于能心平气和地说句话了,说活着时候,咨询着秦高峰最后一个问题:“老秦,接下来你说会怎么样?孔宾强的手脚被我们卸完了,他已经成了聋子、瞎子,你说这小子一直就钻哪儿呢,直到现在都没有露面,不在中钢铜厂,那儿的人根本没见过他。”“我……”秦高峰稍稍迟疑了一秒,芙着道:“我拭目以待,呵呵,我可没简凡那乱猜的本事。”

    “哎……不能这么说,他的推测还是(挺tǐng)吻合的,最早找到作案第一现场、最先撬开第一嫌疑人韩功立的口、最早(诱yòu)出麦燕的栖(身shēn)地,要还在你们队里,我非借调来给我当下手……”刁主任现在想起来「数了一堆,言辞里不无赞许。

    “呵呵……这是个无政府主义者,规则对他没有约束力,真到你手下,有你头疼的时候。”舂高峰不置可否的安笑,刁主任这就不同意了,哎了声转着话锋褒奖着简凡说着:“完全守规则和完全不守规则,都难成大器,你看我这里,都是政治合格、品学兼优、素质过硬的警察,可以说都是按规则选拔、按规则办事的人,可是……比如挑赌场、比如整韩功立那两下,他们就学不来……”

    后半句,是压低了声音说得,说得(春chūn)高峰眉眼兼笑了,笑着委婉地提了个意见:“哎,刁主任,既然你这么相信简凡,简凡可还推测这不是一起绑架案,推测我们短时 间抓不到主谋、推测这五个人在实施绑架的时候还有同伙接应……这些事,你怎么看?人质可还没找到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照样是交不了差。

    这……”刁主任又被桊高峰点到了软肋上,难色压住了刚刚抓捕俩个案犯的喜色,撇撇嘴无可奈何地说着:“没办法,事(情qíng)这么急,我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什么时候抓到他什么时候为止。我就不相信,等抓到 孔宾强,他也会什么也不知道?”

    “刁主任,我说句不好听的话你别泄气啊,上午简凡他们在民爆仓库勘察现场,他后来给我汇报过几个疑点,他觉得咱们抓不住孔宾强。”秦高峰一副当面不怕揭家丑的口气,声音很低。

    “为什么?”刁主任奇也怪哉地问。“因为,他知道的太多了。”秦高峰给了个似是而非的答案,补充道:“简凡说的,不过我也同意。”“我正信心百倍抓人,你给我泼凉水,你让我怎么同意啊,怎么,停下来?”刁主任不以为然道。“好,还是我说的,拭(日rì)以待………”舂高峰不再深言了,有些话,只能点到为止,多说无益。小声耳语了几句,中 午饭也没来得及吃,一个人安安生生地寻着突审结果和再一次的接触,

    半个小时过去了,外勤围捕人员汇报着,这俩货还在喝,追踪的电子信号源就在屋内……

    一个小时过去了,外勤的汇报,喝完了,信号源成了俩个,确实分赃了,不过是俩个人分……两个小时过去了,星月别墅区杳无音讯、市局梁局长几次追问案(情qíng)进展,又一次陷入进退维谷的刁主任在接到外勤汇报俩 个嫌疑人准备离开这个 窝点带着赃敕出走时,终于按捺不住下了一个命令:“抓!”

    镜头,沿着大原的交通路线、绕过曾经消失过一个美丽女人的作案现 场 一 一 一 一 一r一 一 一

    或者说此时正有一辆奥迪车正经过着这里,不经意地会回头望一眼NAN(2NIA西餐厅,纯粹的意大利口味,不过此时更回味的不是曾经在这里品尝过的美味,而是和自己一起品尝美味的佳人,像所有浪漫肥皂剧的开场一样,约会、送玫瑰、听音乐会、驾车郊游,不过最终却不像肥皂剧那种皆大欢喜的大团圆结局。

    好像记忆中那是他唯 一一 次觉得像(爱ài)(情qíng),唯 一一 次有过结婚成家的念头,不过都成了肥皂泡沫早已经破碎得找不到踪影了。原因是她很高傲,那种天生的高傲丝毫不带骄矜,会让他这么一位出(身shēn)并不高的 男人感到自惭形秽、感到无所适从,直到有一天他鼓着勇气半跪着求婚被她笑着委婉而拒的时候,那一刻的他,几乎从她的笑里看到了这个世界的毁灭,看到了他一生最大的绝望,几乎悖起了想杀人的冲动。

    很多年前的事了,不知道究竟是长是短他已经记不清楚了,后天的勤恳弥补了先天的不足,从一个寂寂无名的涟归披荆斩棘,坐到了总经理的位置,在这个位置,想让谁上位、想拉谁上(床chuáng),都已经是随心所(欲yù)的事 了,不过仍然是无法挽回那位婉拒过他的女人。

    事实上,在他看来那个家族生意已经是穷途末路,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便是穷途末路的家族也胜过他迳位职业经理人许多,虽然挂着 CEO的名头和百万年薪的噱头,依然和她的位置相去甚远。现实就是如此,你再精明的商人和经理人,也比不过那些钻了政策空子发横财的暴发户。

    “哼……想装纯,被人轮……哼……什么富家女,都他妈有钱的婊子 一 一r一 一 一

    此人忿忿地骂了 句,回眼望着NAN(2NIA的大标识,恐怕那是自己此生唯 一一 次真心的付出却遭到惨败,至今让他难以释怀,只不过此时YY着那位很傲很拽的萃女如果被人撕破衣衫、被人骑在(身shēn)上、被人强×掉0的时候,会给他带来异样的快感,就像在国外欣赏金发美女和黑人的艺术片一样,把最高贵和最卑劣的俩个插一块,那对比和快感将是何等的让人血脉贲张!?在人面前,大家都是人。不过奋人后,很多人就不是人了。

    学历和修养、水平和素质、地位和道德,很多时候应该成正比的,恰恰都是反比,比如这位衣冠楚楚的人物,在等着绿灯亮起的时刻,脑子里萦绕的净是下流和龌龊的东西,而且这东西让他隐隐觉得某一个部位在膨胀,接下来看看时间已经午后四时了,又开始寻思,在能共渡良宵的女人当中,今天……应该约那个呢!?

    铃…铃…铃……手机短信的声音,伸手摸着手机,还以为又是那位妞发嗲**,不料短信的一句话惊得他手机差点拿捏不稳,揉揉眼睛看看是个陌生的号码,又看看内容,霎时间脑海里所有的(欲yù)念全部烟消云散,内容是:刘先生,我有楚诚然最终遗嘱文本,不知道您想不想出价买下。

    霎时间全(身shēn)一(热rè)一凉、心里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地一沉,浮起的第一个的念头是:不可能。第二个念头是,不理他。可第三个念头霎时而来,万一是真的呢?

    想了片刻,手指飞快的摁了条回信:楚诚然先生没有留下遗嘱,不管您是谁,不管您有什么目的,我保证您一定会失望。

    后面的车龙排着,短信刚发绿灯已亮,有点心下惶然的÷主驾着车驶了不远缓缓靠在停车城里,片刻之后第二条短信已经来,再一看,心凉的温度接近了冰点:

    刘先生,真正的内容是楚公子和李婉如都没有继承权,您要是真不感兴趣,那我只好找其他人喽……

    这是一件很少人知道的秘辛,霎时间车主做了个决断,直接循着号码拔了过去,持着手机听着接通:“喂,您是哪位?”

    “电话里,您看不刹我是哪位。”俏皮的女声回应着。

    “那……方便面谈吗?”车主问着。

    “好啊,我也正有此意。”电话里的女人很痛快地答应 了。

    “五点,海洋大厦我定个位置,可以么?”

    “NO,不可以,地方我逸,南郊太星酒店吧……嗯,对不起刘先生,我还是小心点,别无缘无故人间蒸发就麻烦 了……”

    “好……那我也得小心点喽……”

    电话通毕,人越来越凉、心越来越慌的车主,想了半天想不出所以然来,中午得到了消息是一切都已经安排就绪,却不知道那里要杀出这么 位女程咬金来?想了很久,又拔着电话,一接通无奈的口气哀叹着:“叔,你怎么安排的,遗嘱到底有几份,我现在天天做噩梦,这么大的事出了纰漏,你让不让我活了…………

    电话里,详细地说着几分钟前这个奇特的遭遇,俩个人耳语了良久,对于此事委实难以决断,不过结果是宁信其有,不敢信其无,车停了一会儿,直接驶向南郊的太星酒店………(未完待续,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陆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