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瞬息有多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息一一一一一一不愧是重案队出县的。现场控制的不错一一一一一。 …

    透过车窗,后续赶来的刁主任、杨锋一行下车伊始的感觉如是,霓虹灯灯闪烁在徐徐的夜幕中,能听 西餐厅传来悠扬的异国音乐,周边的看不到警车,看不到成队的警察如临大敌的样子,先前对于保密方面的担忧顿时放下了,带着技侦画像描蓦的几位属于径直走向餐厅,边走边问有点怀疑地问着:“杨锋,连咱们的外勤带地方支援的民警、刑警,不到三十个人吧?这么快查出来了?”

    “这个人有点邪门,我还真不敢说

    杨锋快步紧追了两步,和主任并肩前行,的弱地回复了一句,先前这里按侦察的惯例只是对停车场周边以及沿途的监控作了排查,结果当然是没有什么现,也没有人会期待在这种商业闹市区还会留下的什么蛛丝马迹,毫无例外地都同意放弃。

    可恰恰在放弃的地方找到线索,这就让刁主任觉得有点尴尬了,踱步到了餐厅门口,有点怪怪地回头看看天龙大厦停车场的个妾,虽然看不到,可拐出行面就是,相距不到一千米。

    “不是邪门,是很邪门

    刁主任如是说道,门口迎着的王坚的带着刁主任一行五人直上了餐厅二层顶头的包间里,推门而入那位邪门的人正闲坐着品着咖啡,和一位胖胖的中午男人聊兴正浓,旁边还坐着三个服务员装束的人,一俟主任一行进来,相互介绍着这是餐厅经理、这是我们领导,往常一俟警察上门,这做生意的都是一张苦瓜脸,可今儿好像不同小胖老板(热rè)(情qíng)的厉害也客气得过份,直唤着服务员给领导端咖啡。刁主任心思自然是不在这上面,一问案(情qíng),简凡笑着一指仁服务员道:

    “基本确认,就等你们来录口供作画像描蓦了”昨天十一点到十一点半之间,确实有一个女客人到此就餐进入二楼劲包间之后晕倒,被一男一女俩人搀扶着下楼,上了一辆子弹头轿车离开,楼层的服务员记得很清楚,光点了没吃全额付款了还多给了一百块小费。吧台服务员也目击到了”记得最清的是这个,还帮着俩人搀了几步,七个服务员,都目击这一场景,这三个人能认出来楚秀女,,开始吧”

    大致一介绍,刁主任机械地指挥着同来的录口供,做特征描蓦,对着恢复的楚秀女当天的穿着以及面部特征,或许是过于出众的缘故,一男两女三个服务员果真是很直接指出来就是此人,两个成像描蓦的技侦人员(诱yòu)导着仁人回忆着细节,做着涉案俩人的描蓦,杨锋的反应也很迅,从叨上查询着道路信息,寻找着可能的出口,把信息汇总回反劫中心,按着时间段查询对照着经过的车辆,一切按部就班地进入了程序。

    这个过程就有点繁琐了,简凡可插不上手了,背着手踱着步,背着跟着那小尾巴王坚,出了门和笑吟吟的老板打着招呼,准备先回车上了。网出了门背后有人喊着,是刁主任和杨锋也跟下来了,边走边把王坚安排着上大队的中巴,拉着简凡上主任的那辆越野车,看样俩人的狐疑很重,杨锋追问着:“简凡,这,你是怎么查到这儿的?”

    “你不是还认为我有嫌疑吧?”简凡回头瞧着,站定了,刁主任笑着:“不是不是”我们谢都来不及呢,就是有点奇怪而已

    “再牛((逼bī)bī)的魔术拆穿了可都一钱不值了啊,你们听了会很失望的。真想听啊简凡笑着问,卖关子。

    “嗯,想听”,说说刁主任兴致来了,反正上的的描蓦还得一大会儿呢。

    “我用排除法啊,很简单的”第一点,你们看一下天龙商厦前后六公里的商业街,虽然是琳琅满目,吃喝用度服装电器什么都不缺,可能吸引楚秀女来的地方不是很多,楚秀女父亲新丧几(日rì),在这种(情qíng)况下我想她不至于有心(情qíng)逛街做美容吧?还有关键的一点,楚家虽然走下坡路,可好歹也算个亿万富家了,这女人用的都是奢侈品,咱们普通人在这里看到的千把块几千的衣服还真就不在她眼里,那么这样的话,是不是商业街楚秀女能来的地方就屈指可数喽?”

    简凡侃侃说了个理由,一听一对照,刁主任和杨锋不约而同的点点头,感觉思路开始豁然开朗,如果有目标、有自的地排查,那就容易多了。

    “第二个更简单简凡笑着继续忽悠道:“这些天楚秀女深居简出,在来这儿之前之后都有一个电话,虽然有时候事(情qíng)不能想得太简单了,可也不能把它想得有多难”我想她突然出来,突然来到这儿,应该有人给了她一个不得不来这儿的理由,其实就可以把它看做是一介。约会,比如我一个小时前约杨锋,电话一打,喂杨锋,来天龙商厦这儿咱们边吃边商量个事,聊了几句约定了,用了三分钟”杨锋一个小小时后来了,拔我的电话说着:我到了,在哪儿呢,噢,看到了,,然后挂了电话,来了就,所以第二个电话更短,,所以约定的地方,应该离停车的位置,不算很远”那,就找到这儿了,” 简凡两手一摊,俱是市井爷们的口吻,听得俩位反劫特警大眼瞪小眼,敢(情qíng)这就是吃顿饭喝杯酒那么简单一般,可偏偏从这么简单的叙述和经过里,还挑不出毛病来。杨锋先是迷茫,尔后被简凡的例子听得一笑说着:“这,这么简单?。

    “那你怎么知道找晕倒被搀走的人呢?。刁主任愣神问着,邪(性xìng)了。

    “呵呵”从闹市中众目睽睽之下把人带走,肯定要用特殊的手段,总不能明目张胆地抢人吧?我想了很多,先他们需要解决的就是控制人质的意识,比如广东公安通报的**党、飞针党还有砍手党,都是利用麻醉在作案,我就想他们收拾楚秀女应该和收拾我的手法差不离,即便不是麻醉也是制造一个其他的意外。就像运走我一样,顺理成章。大摇大摆而且不引起别人注意,这么说的话,让她自动晕倒或者犯病怎么着,当然是最好的选择了”那,就是这样,要不是这片的民警随意问到了西餐屋,咱们就错过了,再过两天问他们没准都记不得了。”

    简凡笑着靠到了车门上,看着刁主任、杨锋脸上的惊讶和狐疑得到了这个合理的解释之后慢慢回复到了正常,一切想通顺了就像揭秘地小小伎俩一样,感觉还是:很简单。

    半晌,刁主任清醒过来,电话响着,摸着手机闪过了一旁接电话,主任一转(身shēn),杨锋几分赞许地看着简凡竖了一个大拇指,很诚恳。

    “什么意思?”简凡吊儿郎当孰无正经之色。

    “佩服杨锋吐了俩字。

    “得了呗,我在这街上转悠了五个小时才整明白,不值一提啊。”简凡说着,看着面前这个不无几分谦虚之色的杨锋,倒也蛮喜欢的,又忽悠着:“不过我接受你佩服啊,总比把我当嫌疑人强点,哎杨锋,我觉得你应该也想到了不少吧。说说。让刁主任也听听,别韬光养晦了,再养可没有升职机会了啊,给你个窗纱擦(屁pì)股露一手的机会。”

    刁主任扣了电话,难得地一脸笑意看着俩年青地人,论资历恐怕杨锋比简凡要差远了,不过论学历简凡可没法和这位刑事侦察专业毕业的高材生相比,风头都被简凡抢走了,此时一听简凡忽悠,也不冉得凑(热rè)闹上来了:“说说,你要真提不出一点见解了,别怪我给你穿小鞋啊。”

    现在倒成了一上司一外人联合挤兑自家人了,不过挤兑得让杨锋觉得舒服,给了介。莫大面子一般地舒服,就听杨锋斟酌了片刻说着:“之前咱们中心放弃对这里的排查是出于时间紧迫和警力不足的综合考虑,我认为是正确的,而嫌疑人也恰恰利用了我们这个思维盲点,联合他们在兴华小区的所作所为,我想此人的反侦察意识很强,甚至可有前科的可能(性xìng)比较大;而且敢闹市区和高档小区作案,堂而皇之地带走人,足见此人的自负,根本没有把公安放在眼里;再有一点,从经济因素的考虑,光现在动用的人员,(诱yòu)的一个,实施作案的两到三个,出现的嫌疑车辆两辆,策戈 和组织这个案子,所耗费的人力、物力、财力也不少了”这点也证明了简凡先前的推测,肯定不是个随机或者流窜绑架案,应该有组织有预谋而且有黑金支持的案子,怎么看也不像介。穷极了绑票勒索的主。”

    刁主任频频点头,越来越倾向于这个观点,听完了,没吱声 还等着简凡点评似的,不料简凡也依法施之,竖了一个大的拇指吐了俩字:“佩服。”

    “呵呵”吹捧完了,该干正事了,商亚军带回支队了,你们俩坐我的车回去,老孟正等着,看看这家伙(身shēn)上有没有疑点”两个小时后汇总(情qíng)况,”

    刁主任说着,叫着司机,自己返(身shēn)回了餐厅,估计是心里焦虑着描蓦和车辆追查的进展,边走边拔电话。杨锋笑着看着简凡一眼,做了个请的姿势,上了车,返回支队。

    “简凡,我现在也考虑商亚军这里我们恐怕不会有什么收获了,这条线也确实太明了。”

    行进的中车里,杨锋弱弱地征询了句。

    “既然已经抓回来了,就得想法子用上,要不还坠了商大牙威名了不是?”

    “怎么用?”

    “先审审吧,我还没想好,不过绑匪既然把祸水往他(身shēn)上引。总该有点理由吧?”

    “你越说我越迷糊了,这理由对案子有帮助么?这可是出了名的烂人。” “呵呵,,我还怕他不够烂呢,聪明人经常干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那蠢事,说不定这个烂人能当块大石头砸人脑袋。”

    一路神神叨叨,惯于逻辑思维的杨锋无法从只言片语理解简凡这号市井长大的散型思维方式,只不过对于这位如此简简单单挖出线索来的行径,再也没有小觑之意了,,

    ,

    商大牙这个绰号果真名副其实,监控屏幕上简凡看着这人的长相就乐了,披散着头有点楚狂士赵猛人的味道,一脸胡茬、两颗暴牙、三角眼满是凶光、远看四肢达,近瞧五官不正,全(身shēn)散着造物主的创意。俩人刚刚回来孟向锐就介绍着,这家伙可不算老实,外勤组摸了四五个地方最后在小官庄一赌场才把这货摁倒,捎带着抓了一窝推牌九的赌徒,收获不赌资收了十二万。

    简凡可没有预审资格,看着杨锋和孟向锐进了预审室,自已个就坐到会议室里,观察着这次预审,甚至于可以想到这种秀才警和流氓比的可乐场景。

    场景开始了,,

    “商亚军,抬起头来,知道为什么抓你吗?”杨锋开始了。

    “不知道。”商大牙在摇头。

    “知道这什么地方吗?”

    “不知道。”

    “商亚军,你自己有多少案底你自己清楚啊,你干了些什么我们也了解,抵赖和隐瞒对你没有门川你想清楚了。萎向锐明老一(套tào)来了。绵里布引洲佩着

    不过用错地方了,商大牙这家伙扬长不理地听着,吸溜着鼻子。一吸连嘴一起歪了,然后呸地地上吐了一口浓痰,看得屏幕上杨锋和孟向锐略略露着不悦之色,简凡心里笑着,没戏了,这流氓在表达自己心里强烈的鄙视呢。

    “昨天上午十一点到十二点之间,你在什么地方?”

    “睡觉

    “睡觉?谁能证明?。

    “小兰

    “个兰是谁?”

    “一小姐,南城宝丽莱洗浴中心的,你们一问就知道,不算((嫖piáo)piáo)娼啊,我们老相好了,睡都不付钱,”

    “把名字、地址、联系方式详细说出来,我们要查证

    杨锋有点厌恶地看着,而商大牙见问到这个,应该不是自己的涉案,在这点上可没什么隐瞒,这边消息传着,估计外勤里就要开始查证的了。

    “昨天十一点二十七分,你接一个电话,是谁打来的。”孟向锐持着商大牙的着:“你的手机以及通话记录我们已经排查到了,通话时间是不到十秒,说得什么内容?”

    “那么多电话我那记得?你这不难为我么?”商大牙一听,愣了。

    “你想好啊,商亚军,配合我们调查。查清你的案(情qíng)对你只有好处,非((逼bī)bī)着我们对上手段是不?就你拒捕判你半拘役都问题。”杨锋恐吓着。

    “等等”我想想,十一点半那半,老子”噢,我网起(床chuáng)穿裤子”对,是有个电话,,小商大牙咬着指头,一指终于想起来。

    “什么内容,谁打来的杨锋追问着,压抑着心里霎时升起来的喜悦。

    不实商大牙一句话如冷水泼来:“打错了。

    “什么?打错了孟向锐被这个结果听得哭笑不得。

    “是啊,打错了,他说你是那谁的小舅子么?哎我一听火了 这不拐着弯骂人(日rì)我姐么?我当时就火了,我说你妈你谁呀,砍你个王八蛋”嘿,那王八蛋还真骂上我了,骂我什么来着,拔哥们这俩颗大牙,**”这还行?我又骂了句什么来着,这小王八蛋居然关机了,真他妈孙子,”

    商大牙侃侃解释着,那睥睨一切,恨不得将对方砍成十八段的得(性xìng),说得是手舞足蹈,听得的凡胳膊支着脸在嘿嘿直乐,这人要和唐大头站一块才像一对兄弟。可预审里这俩位脸色就不那么好看了,听得这杂七杂八的市井粗话,杨锋拍着桌子示意安静,听不下去了。

    俩预审互视了一眼,点点头,看着被这事气得兀自砸吧嘴的商大牙,孟向锐抽着楚秀女的照片一亮,认识么?

    这也预审里的一个小伎俩,不管嫌疑人说什么,预审可以从突如其来的事件中观察嫌疑人的表(情qíng)、动作,并籍此来推断嫌疑人的心理变化,毕竟把人质照片一亮,如果真涉案的话,最起码会有点细微的表(情qíng)差异。

    差异倒是有,只不过差得太远了,商大牙三角眼瞪成了等边三角。手指不自然地放到了嘴唇边,下嘴唇耷拉着,眼里不用说,放着(淫yín)先,,等孟向锐收回了照片。才恋恋不舍地坐好喽,摇摇头。很失落地说着:“不认识 “你看清楚了,真不认识。”杨锋追问着,不过心里觉得这货恐怕真不知(情qíng)。

    “真不认识”哎我说俩位警爷,不是那儿的小姐被杀了,找哥们头上了吧?这么水灵的娘们,要上过肯定忘不了?见过都忘不了,不信你问问我兄弟们,王八蛋才见过,咱哥们自从服刑出来,早脱胎换骨成良好市民了啊,不能什么屎盆子都往咱脑袋上扣吧,”

    商大牙嘴合不拢,一说话唾沫飞溅,不但交待,还额交待了一翻捎带辨白自己的词,说得是唾沫星子横飞。俩预审下意识地躲、躲、躲”干脆起(身shēn)不审了,撂了句,再好想想,还有什么问题没交待”一每冷言冷语,把这货撂在询问室里关着不理会了。

    ,

    两个小时连审了三次,说辞差不多,而且外勤找到了这位花名小兰的小姐,证实了商大牙的话,还别说,连骂人那几句也说得清清楚楚,俩人当时一夜缠绵正自心旷神怡着冷不丁生了这事,估计都记忆深匆。

    四西餐屋的描蓦出来了,扶走楚秀女的俩人,一位是中等个子,相貌平平的男人,没有什么很鲜明的特征,服务员回忆这个穿着西装,提前来订的包间,和人来人往的餐厅过往的食客没什么大的差别,要指望这些每天迎来送往的服务员记住更多细节明显是不可能的。

    而另一位就有说道了,简凡尚且怀疑着第二位女人和在兴华自己粗粗瞥过一眼的应该是同一人,可描蓦的差异就大了,画像上是卷波浪式的女人,五官有点像,可型变化太大,一时间让简凡看着画像都说不准了。

    不论是人工描蓦还是警星,败的成像设备,一直是作为刑侦的输助手段使用的,因为这种方式受目击者的认知、感官以及其他外界因素的影响较大,虽然有时候能显出奇效来,可大多数时候的差异也是蛮大的。

    比如现在这种(情qíng)况,谁也不敢把侦破重心用在查找描蓦的嫌疑人画像上,如果万一差异太大,那可就南辕北辙了。

    会议室里,刁主任在本子上写着什么梳理着已知线索,被商大牙搞得有点气愤兼郁闷的杨二,二向锐时坏没有回讨神来。外勤各组只经休息,只待 来马上开拔,不过指挥者下命令的就愁了,特别是监控追踪到子弹头轿车集了东站路出城之后就愁了,过了不久查到这辆车用的也是假牌照,就更愁了,虽然查到了案现场,可露出来的几条线索,又断了”

    “怎么样?都说说,绑匪七点、午时十三点来过两次电话,除了索要赎金之外没有说别的,估计今晚上咱们是没休息时间了”星月别墅区咱们的人在守着等电话,四组正在全力追查子弹头轿车和另一辆送货车的下落,不过我估计难度不时间也会很长,咱们都别坐着,大家想想,哪儿还可能有绑匪留下的讽漏

    深深褶子锁在几个人的额头,刁主任忧心重重地说着,不时地看着时间,已经接近零点了,一天过去了,离交赎金时间还有三十多个时,后天的凌晨七时,就是这个案子的大限,而这时候还是一无所获,或者说收获有点微不足道。

    杨锋、孟向锐,不由地把眼光投向来对面一个人坐在刁主任下的简凡,很镇静、笃定、一副处变不惊的态势,赞赏么?肯定不,人家是个局外人,破得了破不了这案子,都无所谓,当然是这种无所谓的态度喽。

    半晌无语,刁主任点将了:“简凡,你来说说,冲你今晚找到案现场,你在这里就是权威了

    仁人一笑,简凡倒不好意思了,笑着摆摆手谦虚着:“那是因为我了解人质而已,没什么稀年的。刁主任小我想提个小小的要求

    “说嘛,还客气什么。”

    “现在总能给我和外界联络的权力了吧?我保证不透露案(情qíng)啊,我这又有生意、又有爹妈、还有女朋友,总得安置声吧

    “哟,把这事忘了,一手散会让王坚把你的手机还给你,已经充好电了,放心吧,即便你现在想回家也没问题。怎么样?用人不疑我们还是做得到的

    “呵呵,说得我都不好意思走了。那谢谢了啊

    简凡笑着,好似根本没有生过以前的诸多嫌疑和不快的事,笑着指摘着:“其实我们已经知道的很多了。嫌疑人的作案手法、行为特征以及从很多细节里反映出来的他的习惯。有很强的反侦察意识,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不排除有涉黑的可能。因为普通人找不到这么多敢动手绑架的,而如果是普通劫匪的话,又不可能设计这么复杂和精巧”我觉得现在我们已经有足够的多的细节来梳理这个案子的生和展

    渐渐地,被这咋。前警察的话吸引住了,三双目光若有所思地倾听着此人偶而会夹个动作的说话,听着这人解释着细节的展,也是推测

    “这个案现场我原本怀疑是在街头巷边不为人注意的地方下得手,可实际还是出乎意料了,居然是直接(诱yòu)到了西餐屋里动的手,,,那么大家想想西餐厅虽然不大,可正宗意大利西餐在中产里还是蛮有名气的,我做餐饮生意对这个很了解,这儿吃饭一碗板面四十八、一份烤牛(肉ròu)一百多,就俩人吃饭没有大几百出不来,来这儿的,大部分是都是收入偏高的中产,地方大家见过了,装修条件很上档次,也很有异国(情qíng)调,大家想想,为什么耍选择这儿作案?就为了(诱yòu)进包间掩人耳目?”

    简凡笑着看着仁人,反应最快的杨锋一拍前额:“你是说,熟人作案?。

    “对呀,打电话(诱yòu)这儿,再绑走”也不对呀?那熟人岂不是暴露了?”刁主任一闪灵光,又否定了。

    “还有一点大家注意到没有,楚秀女给我打电话说她在家,而她根本不在家简凡(诱yòu)导着。

    “哦,对对对,这个熟人。或者不算熟而楚秀女认识,他给了楚秀女一个不得不来的理由,然后此人并不在餐厅,仅仅是为了用这个理由把楚秀女(诱yòu)到作案地点,对吧?”杨锋分析着。

    “应该是这样,电话号码登记(身shēn)份证是假的,楚秀女只要不开口,我们就无从知道这个人是谁,或者即便开了口,他也可以抵赖,就一个电话而已,和他有什么关系呢?”简凡补充道。 “那你的意思是?”刁主任听得越来越难,直接问上了。

    “我建议现在把侦破重心转到楚秀女以及新世界的内部,所有股东以及和新世界来往密切的人,加上楚秀女(身shēn)份的朋友,或者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人,查一查谁有可能把楚秀女约到那个地方,,这一点我建议找我们食尚的一个人,叫张芸,先前一直是楚秀女的助理,和她谈谈说不定有什存收获,而且这个人,能不能给我。”简凡说着,指到了屏幕上还关着的商大牙。

    “你要他?干什么?”刁主任不解。

    “放了,送他个人(情qíng)。这么个烂人迟早要放,关着也不起什么作用,既然有人把火引到他(身shēn)上,没准他自己能想起点什么来,不过他即便知道是谁,也不会和警察合作的。我不是警察,我有办法让他合作。

    “那好吧”新线索出来之前,暂且这样吧,杨锋,你和老孟把新世界股东以及楚秀女的社会关系梳理一下”简凡,人交给你了。需要出去的话,让王坚给你开车,”

    利索着安排着,各自忙去了,刁主任回头看了一眼精神甭好,一点也不着急的简凡,却是无暇说话了,径自下技侦室追问进度去了。

    电话,送来了,王坚揉着惺忸的眼睛着牢(骚sāo)送来”芯讨弄机第个典话拔的是个熟悉的号码! ※

    “喂,老唐。哟,没睡呀?(床chuáng)上运动着呢”哈哈”问你什么呢?南城有个大痞子商大牙,你认识不?开盘设赌收烂债的,你同行”

    ,,

    “嘭”声问再开的时候,简凡进了询问室,把正点瞌睡的商大牙吓了一跳,一个激灵瞪起眼来了,简凡坐到了对面挑着眉毛问着:“老商。认识我吗?。

    商大牙一愣,仔细盯盯简凡,半天才确认:“不认识

    “噢,我也不认识你,呵呵”简凡坐着逗了句,商大牙有被人玩了一把的感觉,撇撇嘴唇,不屑一顾的样子。

    “怎么样,想不想交待?”简凡吊儿郎问。

    “我交待什么呀?我没犯事,你们乱抓人呢?咱是守法市民。”商大牙不屑一顾答。

    “哟,你要守法,外面的非法和不守法的,那可就多喽。”简凡道了句,气得商大牙翻白眼,脏话好歹没出口,可眼神里俱是鄙视,简凡也不当回事,继续问着:“不交待算了,反正你的烂事也多,忙不过来,那我问你,想出去么?”

    “哟,这位警爷,拿我逗乐子玩呢?。商大牙吓了一跳,以为警察耍(阴yīn)招了。

    “看看,你自己心里有鬼,知道自己进来就出不去了是吧?是不是刚才在想,哎我他妈到底那件事犯了?是不是干得不少,揣不准呀?。简凡摆了一道,谴笑着逗着。

    商大牙不吭声了,不敢乱说话了,三角眼瞪着心里暗揣着:这丫面前这位真够损的,猜到老子心里的小九九了。

    半晌没敢吭声,简凡也暗笑了,这货估计和唐大头那得(性xìng)差不离,一(身shēn)事抹都抹不清。笑着打破了沉默:“哎老商,还没回答我呢,想不想出去

    “想啊,王八蛋才不想”。商大牙正面回答了,说着很不相信地问简凡:“这么警爷,您在这儿说话算数么?不是玩我吧?”咱没啥交(情qíng)呀,那个那介”要不,我出去咱那个,”

    商大牙隐隐晦晦说着,暗示着,咱哥们之间的出去好说,这不用说是要给点好处了,简凡知道刁主任在看着,摆摆手打断了,笑着道:“噢,咱们没交(情qíng),可我有个兄弟认识你。”

    “谁?”

    “唐大头,认识么?”

    “不认识,听说过,不被人扔河里喂王八了么?”

    “呵呵,他可比王八命大多了,活得结实呢

    “哎不对呀,我和唐大头没啥交(情qíng)呀?。

    “哎,他对你仰慕已久啊

    简凡终于把话题绕过来了,要攀交(情qíng)只有这同类能攀,你要是警察,恐怕没有交(情qíng)可攀了,就听简凡胡诌着:“你的(情qíng)况我问了问唐大头,他说呀,你大牙兄弟赌品绝对是这个,童叟无欺,做人呀,那是豪爽加义气,赌品人品都这么好,怎么可能干绑架杀人的事呢,肯定是有人陷害你,”

    “那是”道上混就得有点义气”啊?杀人、绑架,**,那个王八蛋黑老子了商大牙被捧得一喜,跟着又一怒,跟着又是惊讶和怀疑不知道简凡是不是在蒙人,表(情qíng)端得是丰富之极。

    立见分晓,简凡一起(身shēn),说着:“得,走,相约不如偶遇,送你一程,别说我不够意思啊,车都给你备好了

    说着拉着商大牙起(身shēn),这货是个横主,被特警钙上了,眼见着简凡真的开了镑子,揽着肩,商大牙有点不相信,有点怀疑、有点战战兢兢地跟着简凡,出了询问室,又出了支队大楼,看着荷枪实弹的岗哨商大牙不由地打个了趔趄,生怕自己挨了黑枪似的。

    战战兢炮直出到大门口,车停在门口,唐大头抱着拳嘿嘿乐着攀交(情qíng),这下才把商大牙搞得惊喜交加,差点就要来个纳头便拜了,简凡请着商大牙上了车,敲着车窗开着安慰着:“放心,聚赌的事哥们给你了了,不会有人找你茬了”不过有一点啊我得提醒商大哥您,您得注意点,您是不是惹谁了,要不人家绑架杀人的主,干嘛还给你打个电话,这不摆明了往死里整您吗?”

    “妈的,我想想,找着非扒了王八蛋的皮 ”商大牙一提这茬,恶相毕露。

    “对了,商大哥,给你打电话的人,是那儿口音,找着我一准通知您简凡(诱yòu)着。

    “就咱这儿人,说话带着(奶nǎi)逑,一听就是大原生的土鳖商大牙说道。

    “那您要是有现了,一准告诉我啊,一来帮帮兄弟我破这个案子,二来,您的事就是我的事,这口恶气我帮你出,整死他个(奶nǎi)逑,是吧?”简凡煽风点火着,唐大头咧着嘴在笑。

    “放心吧”自己人,我知道你的意思”商大牙很上路。拍着(胸xiōng)脯。

    这下,简凡乐了,招着手殷勤安排着唐大头把人一定要送到家,眼见着车启动了才往支队里返,车走了不远,又听到了商大牙那破锣嗓子在深(情qíng)的呼唤着:

    “兄弟呐,您叫啥来着”一定到小官庄来找我,哥不谢你过意不去啊

    车声淹没了声音,车影已杳,简凡被这人的真(情qíng)露白逗乐了。直笑着进了支队大楼,灯光通明的楼里,估计这是一个不眠之夜,或者说,是很多人的不眠之夜了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