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端倪始初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旨儿,别担心,没啥事    纂(情qíng)没杳清我暂时得留狄用给我爸妈打电话,说这段生意忙。又是添置什么设备,缓几天再回去,要问起你来,你也这样说啊”我怕他们担心不是?”喂,杏儿。再听么?”

    “在听……我知道了……很严重吗?”

    “没那么严重,要很严重我还有机会给你打电话吗?”

    “我……我想……我

    “怎么了?别问了,案(情qíng)暂时还保密着。”

    “那好,,我没什么事。你放心吧,早点出来

    “很快的”

    杨红杏呆呆地,两眼有点直,无关紧耍的几句寒喧和问候 悬着的心放下了,而听到声音,放下的心又悬起来了,脑子里突然闪过英姿飒爽的胡丽君,闪过贵气袭人的楚秀女,又想起(身shēn)姿玲珑的刘香苑,还有那个只听说过的蒋迪佳,虽然听说过,可那风华肯定不是自己能比拟的。

    刚刚听到声音放心之后。(胸xiōng)术升腾着浓浓的酸意那句质问差点就脱口而出,但直到挂了电话,才现自己什么也没说,又和从前一样要诌个瞎话来哄乌龙的俩老人了。

    “哎老大,说什么了?”粱舞云在一旁听了半天俩人腻歪,一句也没听着。凑上来问着。

    “什么也没说。就说没什么事,过两天就出来。”杨红杏手机扔过一边。    “耶”他说话你都信呀。以我对他的了解,只要不咋里咋唬,只说一说没啥事,那肯定有事了,事还大了。”粱舞云(床chuáng)上了跃跟着杨红杏编排着,现在越觉得老大要跳火海了。这事还真不能袖手旁观。唆着杨红杏说着:“哎老大,你现在怎么成了这样了?怎么还一点脾气都没了,出这么大事,一句话就完了?我咋没看出来你还有逆来顺受的潜质啊?”

    “呢,,你烦不烦,这时候他最需要安慰、安心和安静,骂他一顿能解决问题呀?再说什么楚秀女什么胡丽君不都是空(穴xué)来风的事呀?你真抓住现行了呀?    ,你回家吧,我困了。我要睡觉”

    杨红杏剜着闺蜜,此时的气势可出来了。了两句无所事事又返回(床chuáng)上钻进被窝里蒙上头不理粱舞云了,梁舞云看得张口结舌,半晌自己被忽视,得。气咻咻的甩门而去,悻悻地着牢(骚sāo):“哼,太过份了,没过门呢就把我扫地出门,谁碍着你了”我还不待管了,切”

    气。手哼地说着,不料眼一愣。丁伯母正坐在客厅看着自己,正耍说句道歉的话。不料丁伯母神神秘秘撮嘴“嘘”了声示意安静,拉着粱舞云轻轻进了卧室。

    得。居家事难断,又掺合进一个来……

    放下电话,简凡也同样地在犯傻,愣着眼回想着记忆中杏儿的样子,相比于以前那咋。有点骄蛮。有点盛气凌人的杏儿,更喜欢现在这咋。善解人意,晓理明义的杏儿,最起码不管生了什么事,她不会乱了分寸,不会一把鼻涕一把泪听得人肝肠寸断。更不会怨天忧人,从她刚刚虽然黯然可依旧冷静的话里刻听得出来,这多少让简凡有一份安慰在内。

    有个小鸟依人的女友是不错小可有个独立很强的另一半,有时候也不是什么坏事,比如这位就是。

    笑着,幸福地(淫yín)笑着,电话桌上一扔。立马有只手把电话收起来了,是那个黑不溜秋的小王坚,看得这么紧搞得简凡有点不舒服,瞪了眼:“出去,杵我眼前影响我思路。”

    “偶像哥。主任命令我寸步不跟着你。”王坚敬了个礼,笑着孰无几分尊敬,反正就是不走。

    “监视我呀?你就给我把微冲我也冲不出去呀?”简凡撇着嘴。

    “不是”你有什么需要。主任让我尽量满足。”王坚看样还算老实。

    “那好”去给找介,妞来陪着,一个人多没劲,加个你更没劲”简凡摆着手,把王坚说着讶色一脸。不知道可该咋办,网想了想,简凡又瞪眼催着:“快去呀?你不满足要求吗?”

    得王坚不知所以,大概也觉得自己在这儿碍事了,弱弱地往门外退着。竖了根中指骂了句什么。从外面闭上了门,想了想没地儿可去,更别说找妞了。干脆又杵到门口了。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着小刁主任把自己的办公室让出来了。反正这介,时候也没心(情qíng)坐这里了。而这里的微机和技侦连接着,随时汇总的案(情qíng)的进展。简凡一遍一遍看着看过的、没看过的监控记录,不是非看这咋”而是现在可看的只有这个,向前追查,”向后倒查,技侦剪辑出来的画面虽然不多,好歹已经证实了楚秀女于昨天上午十一时确实把车停在天龙大厦左前的停车场里,而停车场下午三时才有人去把这辆奥迪开走,那介。人从背影上看和楚秀女一模一样,不过通过技侦的鉴定。(身shēn)高相差4至6公分,从背影放大人物细节又现了疑点,这个人手上(套tào)着指环饰。而楚秀女上午留下的监控中却没有。

    也就是说,天龙大厦是楚秀女最后出现的地方,也是她消失的地方。

    “噬,,坏了,又是选择了最难查的公众场合

    简凡凭着记忆一想,知道那里是商业区。商场、店训、云店、酒楼以及宾馆大堆,又在这片找个目击者(热rè)攒”八海捞针还要难,更何况未必就有目击者。

    “是他妈谁呀?既想绑了楚秀女,还不忘让我背上这个黑锅,袁纪兵?,有这么大能耐么?可有这么大能耐,就鳃的股份,这不是给别做嫁衣裳么?”

    简凡吸着凉气,边看边想着。那个瘦高瘦高的袁纪兵,如果既绑楚秀女又和自己有仇怨,非此人莫属;作为了最小的股东,好像没有这么个必要这么干。那么是”李婉如?又浮现起那个风姿绰约,一点小不像孩***后娘,可一咋。妇道人家,要策划这大的绑架,要找该这么干的绑匪,那不是一般能办到的吧?更何况没有遗嘱,老头一死娘俩直接就成了千万寡妇了,至于冒这么大险么?不像”那是楚喜峰?叔叔占四分之一,理论上他应该和侄女联合起来,以防外人有机可乘,要是他这么干,他也没理由去谋夺剩下的股份,何必呢?那是恒益?恒益这个股东的成份得好好查查,

    简凡翻着孟向锐提供的背景资料,一个很陌生的名字:李英如。名字像个妞,不过(性xìng)别却标着男,粗粗一看是作煤矿机电和五交化的公司。在蛛炭占地方收入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省份,以煤矿周边的企业林立,大原里有一半企业和煤相关,所以像恒益这种企业也不鲜见,翻来覆去都是些企业资质类的东西。没看头。

    抬眼看了看墙上的表,整四点了,看了一个多小时了,除了打电话就是一直是梳理这些资料,估计6胖笑和秦队把简凡这个长处也告诉刁主任。刁主任就希望这个邪人从这些越来越纷杂的资料中找出点什么线索来。

    没有,还是什么都没有,简凡和这里的预审员一样眉头开始皱了,嘴唇一会撇着吸气、一会儿又长舒着气,把自己知道的和资料显示的这些股东挨咋,想了一遍。一点一点小地去掉疑点。最终还是归结到了一无所获上。

    当然,简凡不着急,磨叽(性xìng)子又出来了。又开始不厌其烦地从头看、从头想上了,不管那一件案子。去伪存真的难度都不算而这次,恐怕也小不了

    “简几,,简几小

    “嗯,”哦,杨”杨什么?。

    “呵呵,杨锋

    “什么职务。直呼其名太缺礼数了啊

    “哈哈”得,直接叫杨锋,亲切不是。有现么?”

    简凡摇了摇头,对着不知道时候进门的杨锋笑了笑,这个人能让简凡想起吴镝来,典型的书生气浓。人长得白白净净,即便是耍几下威风也是文雅得紧,不像重案队那帮哥们,一句不对就要问候你家人、三句不过就耍拔老拳了。

    “慢慢来,要有那么简单,我们也不束手无策了。”杨锋安慰了句,看样神态里有了点笑容,简凡突然怪怪地问:“看来你们有新现喽

    “呵呵”猜对了,看电脑编号馏微机,。盘,最新汇总里,有介。新现你斟酌一下”根据对楚秀女当天通话记录的排查,楚秀女是当天上午离开不久后接了一个电话,在停车之后的三分钟又拔打了这个手机号码,如果她给你打电话是被迫的话,那么这最后一个电话就可疑了”

    “不可能吧,绑匪不会给你留下这么明显的线索吧?”

    “当然不会,但是和楚秀女通话的这部手机,在楚秀女停车后口分钟,又拔出去一个号码,然后就销声匿迹了,估计是卡被毁了”。

    “哦,找到了关联人,那有什么价值?。

    “你先浏览一遍咱们再讨论,反正绑匪不来电话,咱们也没有什么新线索,不妨讨论一下

    “哦哟,”逮了人物出来啊,”

    简凡找到了目录,打开了手机关联号的机主资料,吃惊地叫了一声:“商亚军?”聚众滋事拘役、伤害罪服刑四年零四个月、敲诈勒索缓刑一年,并处罚金口万,嘿哟,这可是久经考验的老同志了啊。”

    杨锋也笑了,笑着递给简凡一杯水解释着:“我网了解了一下,商亚军绰号商大牙,就因为长了俩大板牙的缘故,有过滋事、伤害以及敲诈勒索前科,据四分局提供的资料,此人在南城一片是个小有影响力的大哥。聚盘开赌、收债放水,干得坏事不少,,你觉得这个人有可能和此案有关联么?”

    照片,服刑中的照片,剃个大光头,嘴合不拢,确实露着俩大板牙。简凡凝视了良久,弱弱地摇摇头:“不像,线给的太明显了。”

    “不像,因为太明显?,这之间好像没有因果和逻辑关系吧?”杨锋置疑子一句,眼盯着坐在主任位置上却穿着特警作服的简凡。那眼神里很玩味,像在说:别把自己当根葱了啊,知道你自己是谁吧?

    简凡一笑置之,对于这种学院派出(身shēn)的警察对于社会的(阴yīn)暗层次恐怕永远了解不到了骨子里,笑着解释道:“我只能给你几个不能信服的理由,像这种收债放水,聚盘开赌的流氓混混,正因为他们经常违法犯罪,所以对于法律熟知要更甚于普通人,这也导致他们的做人底线比普通人更清晰明了,弄点钱无所谓,可要拿脑袋去换,就划不来了

    确实无法信服,杨锋表示着几分怀疑,不过刁主任也再三叮嘱对于这位前小警客气三”人的位置相差悬秣,倒也没有什么可争执的,杨锋笑 ,端着水抿了口道:“试试看吧,两个外勤组已经抓捕去了

    “呵呵”我保证你肯定会失望的。对了,杨锋,我有个要求

    “您说。”

    “给我一组外勤怎么样?。

    “干什么?”

    “在楚秀女最后出现的炮方排查一下。我想总会留下点蛛丝马迹吧?。

    “啊?你”,你知道那是哪里吗?”

    “知道,商业区,人口穆密,没有排查价值

    “那你还查?。

    “和你一样,总样试试呗。”

    俩人几句对话,简凡无所谓的态度,而且表现的对此案有点过于积极了,这点就让杨锋更看不懂了,诧异了半晌,盯着简凡看了看。没有答应外勤排查,却是怪怪地问着:“你把剪辑出来的录像全看完了?”

    “是啊,看了好几遍。”简凡道。

    “那”那吓,从兴华小区运电视机的画面?你看了?”杨锋怪怪的问。眼里透着几分难以置信。

    “哦”这哼,我猜的你看对不对,在对我三番五审现疑点越来越大的时候。你们又把前后的监控查了一遍。除了拍下了一个黑影。一个白影上了我的皮卡,一起离开兴华小区的监控,原本怀疑是我和楚秀女,而现有疑点之后你们又反查,查到了当天口时冯份,有标着索尼电子的送货工从驴栋往下搬电视机包装箱的画面,对吧?”

    简凡说着,手动着,调试着嘴里说的那个画面,画面上也是几秒的剪辑光景,俩介,戴帽子的搬运工小穿着o凶的服装,标着(日rì)本鬼子的商标。搬着大型壁挂电视的包装箱扔到车上,匆匆离开”想了想说着:“然后你们殷勤地给我安排洗澡换衣服。应该是检测衣服里证物残留吧?”我刚才一直搞不清我是怎么被运走的,看这样,恐怕箱子里装的是我。对不对?”

    “呵呵  ”猜对了。”杨锋笑了,促狭似地笑容,笑着道:“你的衣服有里聚乙烯也就是塑料泡沫的残留,还现了木纤维,量很少,不过当证据足够了你不但装在这个箱子里被运出兴华小区,而且路口还拍到了换了箱子,是个木箱拉在皮卡车后”你看到的那辆送货车,我们已经查了。假的,(套tào)牌了。”

    “王八蛋,亏他妈想得出来小呵呵”还好没要了我的命啊,要了命我都不知道找谁伸冤去简凡不怒反笑,傻乐了,不知道被逃过一劫傻乐了,还是被这种匪夷所思的想法逗乐了。乐着的时候杨锋就说出自己的怀疑了:“哎简凡,我就有一点小小的怀疑,你能为我解释一下么?。

    “你是说,我其实已经洗脱嫌疑了,看到这个应该悖然大怒是吧?最起码不该这么卖力是不是?”简凡笑着回道。

    “嗯,对”和聪明人说话不用费口舌。刁主任一直生怕你有怨言,消极怠工,毕竟我听说你好像”好像和我们市局伍书记关系不错杨锋点头称是。

    “这咋。呀,呵呵”天下警察和天下乌鸦道理一样,一般黑,比你们再卑鄙的我都打过交道,比如伍辰光”不过这次我是心甘(情qíng)愿。你们留我,我巴不得呢简凡歪着嘴笑着,有点得意。

    “怎么讲?”杨锋奇怪了,有点理解不了这位的笑从何来。

    “福兮祸所依。有祸就有福,真找到这个富婆,对你们来说不过是件案子,不过万把块奖金了而对我来说,万一在强大的警力协助下找到人。那好处可就大了,我还没顾得想怎么宰她一笔呢”呵呵。你知道当警察很郁闷了吧,事主将来真给你十万二十万谢金,你都不敢收,还得口是心非地说:我们是人民警察,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哈哈。满意了吧?别怀疑了,请示一下刁主任,既然用就放手用,得去现场,闭门我可造不出车来。”

    简凡斜斜地坐着,斜忒眼看着小人得志一般地哈哈笑着,还是一副嫌疑人的得(性xìng),这解释让杨锋有点出乎意料,点点头,说了句你等一会儿。

    然后,很郁闷地出去了

    “四点三十七分”注意了啊,以天龙大厦为中心,向左向右行进各五人。你们各自分工,重点询问门童、保安、街边摊点”重点询问昨天上午十一点十二点之间。有没有见过照片上这个妞”任何可疑可能的蛛丝马迹都不要放过,都客气点,问仔细点”开始”    简凡挥着手,民用标识的中巴里,哗拉拉下去了十个人外勤队员,穿着各式各样的普通服装。一俟下车迅消失在这里的人流中。

    巍峨的天厦大厦就在不远处,一看周边的场景又让简凡不由得皱眉头了商厦,楼宇,一座接一座;人流;男男女女摩肩擦踵。中巴根本开不到地点就停下了,那车流走走停停,比人走得还慢,看这景像,你不得哀叹一句:“咱国家,就是人多呐

    “哎偶像哥,你咋叹气涅?”左边一声。又是(阴yīn)魂不散的王坚。一直跟在背后。简凡剜了一眼:“别说话行不行,影响我思路。”

    “咦”这有啥思路,这比山坡上找粒羊粪蛋还难。”小特警王坚咧着嘴。

    “切。我要是找到了呢”别跟着我啊。”简凡也下车来了。扬长就走。后面的王坚可不理会。奔着下来不离不弃地跟在左右,振振有词地说着:“你嫌疑人,你跑了咋办?主任说了,有(情qíng)况要随时汇报。”

    “有(屁pì)(情qíng)况,你不说了吗?这比找羊粪蛋还难。”简凡学着王坚的口气。

    “咦”你不说能找到吗?“王坚又跟上来了,拿简凡的话说事了。

    并肩着,消失在如潮的人流中。

    走走,停停,看到了进出商厦衣着光鲜的男女,蹲下来,细细地看着。侧着头看着,似乎要透过衣服看穿男人的钱包和女人的裙底风光,小王坚跟着简凡伸脑袋,不过伸了半天。什么都没看到,一愣神,简凡却又起(身shēn)走了。

    再走走,又停下了,却是歪着脑袋对差一栋楼看,王坚随着偶像哥的眼光。却见得是间美丽妆园美容的地方。进进出出些个不怎么美丽的女人,看了足有十几分钟光景。看得王坚都没心劲了简凡还在看,稍一愣神却现月才简凡站立的位置没人。赶紧地追、赶紧地找,走了不多远却现偶像哥盯着电子城的门厅呆。仔细地看看,却又现不是电子城,而是标着一溜洋码字的西餐咖啡厅,门前站了个足有一米九高的老外,女的。

    “哇,看来偶像哥的口味很生猛哦,和咱看过西方艺术片的有同好”

    王坚捂着嘴笑着,不糕简凡回头剜了一眼,没说话继续向前走着,王坚又是不迭地跟上去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还在走着走走停停。俩侧六公里的街面还没有走被…

    两个小小时过去了。又重头开始了,”

    三个小时过去了。还在走着,有点腰酸腿软的王坚现在知道偶像哥的厉害了,就这逛街的水平过了街上任何一个娘们”

    天黑了,特警们归队上车,不过都不疲惫,平时难得逛一次街。今儿是连玩带逛把天龙大厦周边溜遍了,虽然个个不疲惫,可并没有带回来那怕一点好消息,简凡挨着个问过都摇头之后,沉思了片刻 又安排着:“重头再来一遍,改换一下方式,询问昨天有没有突然晕倒、病或者其他原因导致被人搀走、扶走、或者救护车带走的人”嗯,你注意一下街头的监控,凡是监控可以覆盖的位置,可以放弃或者不加盘问。重点询问咖啡厅、餐厅、饮料屋,以及街道两侧监控的死角”吃饭问题自己解决。回去找你们主任报销,,就这些,开始,”

    这一次,简凡不下车了。看着这帮练有素的特警们毫无怨言。踢踢踏踏赶羊出圈一般又下了车,上了街道,和渐稀的人群溶为一体。有点讪笑,似乎自己当年也是这个样子,堵在一队的大门口要主动请战上抗洪一线。    讪笑着眼眶里有点酸,那咋,(热rè)血沸腾的年代虽然有点傻,可又是那么得值得怀念,即便是能数出一堆这样那样的不是来,可还是忍不住地怀念。

    怀念着,又忍不住想了,安排着王坚:“王坚,通知刁主任。请求刑警、民警和这条路段的巡警协查,反正大家都闲着,死马当活马医吧。

    王坚有点怀疑,不过还是依照偶像哥的安排汇报了刁主任,不多会,6续闪过了警灯带来了简凡最怀念的这群人,步话里听着对排查对象的要求,巡梭在这几公里的长街上”派出所两辆、刑警队两辆、重案队来支援的一辆,十几个人分散在街头。迅扩大了排查力量”

    又过了一斤小时。依然是杳无音讯,偶而的通话询问,没人知道是谁在指挥着这一频道,只是按部就班地在对讲里汇报:报告指挥车。没有现

    在这种纠结和线索里煎熬的简凡手抚着前额,像在小憩,王坚本来就说说话,不过怕遭骂没敢吭声小还以为偶像哥逛累了,不过冷不丁听到步话里传来:报告指挥车,青龙电子城边上的玛美雅西餐厅有点(情qíng)况。请来确认一下,,

    枯坐着的简凡一跃而起。奔着就下车。一省得好远一段,又回头奔回车上,指挥着:“开车,开车,赶紧去”

    (情qíng)急之色溢于言表,车动着加着油门直朝咖啡屋驶去

    时间,指向了二十一时二十九分,王坚揣着对讲看着火急火燎的偶像哥。本想汇报来着,不过又怕是空欢喜一场,别让主任再骂划不来了,想了想,暂没汇报。不多会就看到了夜幕中霓虹闪闪几个大洋字,停靠着一辆派出所的小长安警车,简凡整整有点不伦不类的作壬服,大大方方踱步上前。一个片警拦着要问,简凡大拇指朝后一指指挥车,嘴里说着,特警支队反劫中心的,这儿归我指挥,什么(情qíng)况?

    “哦”昨天这儿晕倒了一位客人,女的,不知道是不是”请”

    俩名片警看这位无标识的作服,带疤的脸,不芶言笑的冷血眼神,果真是传说中的反劫特警。不敢怠慢。手做着请的姿势直把简凡往楼上请。

    “我靠,”这样也行!?这派出所的也太不长眼了

    门厅口上,站着的真正特警王坚倒没有搭理了,肚子里悻悻骂了一句。快步跟了上来”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