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粉墨齐登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别不信啊,简凡原来也不信小不过这次目睹新世界创立者楚诚然的葬礼之后,对这话是深信不疑了。

    不是清节不是鬼节,下葬地西郊公墓比赶集还(热rè)闹几分,鲜花堆积在墓室四周,花圈沿着墓室直摆到墓园之外。足足二三里地长,专业殡葬人员前后有二三十位在忙活着小逢着下车的人就指引到那里那里鞠躬、到那里那里默哀,光这架势就足够彰显死者的(身shēn)份了。

    如果这些还不够,看看来送葬宾客座驾就一目了然了,加长的大林肯、宾利、奔驰能数出好几个系列、没有公开销售的甲壳虫概念车、一溜霸气的悍马、还有和悍马长得差别不大的路虎,简直是富人荟萃、名车开会,简凡开着那辆皮卡行驶这里,顿有进入的高档小区不好意思泊车的感觉了。

    “耶”看人家的死法。我都不想活了啊”

    简凡下车伊始,千言万语感慨汇聚了一句话,把(身shēn)后的张芸和许岳山逗笑了,好在脸皮够厚,皮卡和几辆桑塔那和奥迫勉强凑到一起,不过就这车一看带“o”的牌照,那来头恐怕不比豪车差。

    一下车,顿被黑白世界淹没了,哀乐阵阵、哭声沥沥、即便是室外也觉得空气顿时沉闷和压抑了不少,待和张芸、许岳山走到墓室的不远处,也不由得咋舌了,这个(阴yīn)宅和个纪念碑的选址差不多,据说地皮钱花了二十万,连建带装修又花了三十万。算上殡葬费,差不多能在大原置一(套tào)活人住的房子了。

    据说墓园管理处现在紧跟时代潮流,傍着房价飞涨的(春chūn)风,把(阴yīn)宅的价格也炒上来了,坐北朝南靠山的黄金地皮,是埋有钱人的。动辄得十几万几十万的投入;至于地皮不太好的。是给中产阶级准备的,好歹能留块盒子在的地儿和树块碑,至于旮旯犄角呢。就是普通人的了;如果你是真连块(阴yīn)宅也买不起的穷光蛋,没事,大墓室的骨灰陈列架租个格子放吧,就跟活着时候租一辈子房一个样子。

    谁说在巨富中死去是耻辱呢!?真是扯淡。

    别置疑国(情qíng)啊,生前炫富死后摆谱相对于生前穷困死后潦倒,都是顺理成章的事,说来说去还是那句话,人分三六九等的,自古至今都如此生前死后一个样。

    简凡和张芸、许岳山一行来得不早不晚。差不多宾客到全时候来的,注意力先被吸引到了那张大遗像上,心脏衰竭告别人世的楚诚然。享年五十六岁,遗像上一头黑梳着中分式,悬胆鼻阔叶唇,目含微笑表(情qíng)亲和,不比那个领导人差了点。

    没看头,死人了,简凡心要念叨了句,眼光投向一旁侧立的家属,温婉可人后娘(身shēn)边站着四五岁的顽童,缟素的后娘看样倒比楚秀女还要有几分风韵。

    ”那是楚夫人李婉如,楚公子楚继业楚夫人比楚总只大两岁。

    在简凡一旁站着张芸轻声解释着。

    “长得不错啊,老楚(挺tǐng)有艳福的。”简凡回头正色说了句,把张芸下面的话噎回去了。不过话虽流氓,人却装相,领着张芸、许岳山上前给遗像鞠躬,接受家属的鞠躬,路过楚秀女(身shēn)侧,眼睛有点红肿、一脸凄楚的楚秀女轻声说了句:谢谢小拜托了。

    这句话让简凡微微怔了怔。不知道糊里糊涂拜托什么,不过转念一想估计也就生意上的事,点点头,侧立到了一旁不远处。

    “这是谁呀?”简凡问着,上前来一位穿着警服的男子,四旬出头,模样还算周正。就即便是不周正,这(身shēn)衣服也显得周正了。

    “三分局分局长候啸勇,楚总的至交,“你们系统的,你不认识?”张芸诧异了句。

    “穿这(身shēn)皮的多了,我是谁呀我都认识?”简凡辨了句。

    “可他们都认识你。”张芸道。

    “切,简老板以前多帅,那是万千警花的梦中(情qíng)人,能不认识么?”简凡吊儿郎当地说了句,说得张芸直翻白眼。

    正说着,又来了个熟人,一群人好像都面熟,先是奇胖无比、起路几乎是挪着走的男人,简凡认出来了,那是陈主席,在乌龙店里吃过饭。还宰过他一百多块钱,和几年前相比更胖了;紧随之后的据张芸介绍是饮食协会的一干来吊唁的。不过其中的两人让简凡眉毛稍稍皱了皱。蒋九鼎和张凯,再往后是大恒律师事务所那位认识的大律师,景睿渊。

    一下子见了这么多人齐聚,倒让简凡突然想起了应该出现,但恰恰不能在这里出现的人,不过出现在这里话,肯定会成为众人瞩目的中 。

    是谁呢,那个人简凡不愿意想想,也不愿意提是

    “这是平安保全公司的申总申平安

    “哟!?这耳是个人物”

    又来了一拔,西装革履比黑社会不逞多让,领头的是个矮个子相貌有几分凶,嘴唇往处耷拉,一嘴牙飘着,绝对不像名字一样能给你安全感。不过这人简凡数次听唐大头说过,也算道上的一号人物,在这里偶遇了,倒让简凡对于楚诚然的真正出(身shēn)有点怀疑了。

    和新世界打了几个月交道多少有所了解,这个老楚总和大多数靠政策先富起来的人差不多,都有过贷压贷、债压债、坑得坑、赖得赖一段不光彩历史,如果不是最后在炼焦生意上栽了个大跟头的话,没准不会一厥不振,死得这么早。

    人最可怜的是晚景凄凉,人还在没钱花。

    比这个更可怜的是,人都走了。钱还没花完,给后人留了一堆烂事,比如楚诚然就是如此。

    福兮、祸兮还是福祸相依兮小简凡说不清了,不过看着一脸恻然的楚秀女。恐怕在场的所有人脸上的忧伤,只剩她一个人是真心实心地悲痛了。    人群里,又一次见到了楚喜峰父子,老子很(阴yīn)沉,儿子的(奶nǎi)油味重了点,不愧和楚诚然是兄弟,这兄弟俩相貌倒有几分相似。再往后第一次见到了传说中的袁副总袁纪兵,这却是个瘦高个子。看样过一米八了。鼻梁、颧骨、嘴俱是向外凸,许岳山介绍的时候,简凡心里感觉怪怪的。像小学课本上学过

    “哟!?她”

    简几的眼睛里又闪着狐疑,今儿邪(性xìng)了。又整出一熟人来,一出声一看张芸这个百事通的经理人。张芸轻声说着:“康士达精密模具公司总经理。刘胜…

    “我是说那女的。”简凡眼睛膘着问着,正在是火车站见过了月月,今儿更奇怪的是,带来的这个男人,好像不是在火车站啃的那位。

    丫的,男的有脚踩两只船。看来女人手握两把桨也正常啊。简凡奇也怪哉的想着。

    “是他女朋友于晓月。”张芸又来了个脱口而出。而且投向简凡的眼神很玩味,似乎有点不解为什么简老板的眼神,只看女人而不注意女人(身shēn)边更大来头的男人。

    简凡也诧异,笑着问张芸:“咦?张芸,你咋啥都知道?”旧!

    “他是楚总国外读书时候的同学,回国几年了,现在应聘了康士达公司中国区经理,(身shēn)旁的于晓月,是咱们市委办公厅于主任的侄女。郎才女貌很般配吧!?”张芸解释着,而简凡没有听出张芸话里多少带了点讽刺味道,只是注意着这个刘总鞠躬完了和楚秀女那一眼瞥过的眼神。

    比苦楚多了一份释然、比忧伤多了几分尴尬。简凡眼一眨灵光一现,回头指着张芸:“你没说完小这俩货有(奸jiān)(情qíng)。”

    “难听死了,前男友不行吗?”张芸不无维护楚秀女面子的意思,剜了简凡一眼,现在对这个上司孰无尊重了。这货根本不懂尊重。不过让她暗暗诧异的是,简凡居然能一眼看出来俩人见面的不自然来。

    谁可知简凡经历的类似场面多了,这等心有戚戚要看不出那算是白泡这些年妞了,微微笑了笑,不置可否。

    这场面越来越壮观了,不光前男友,前朋好友,有嫌隙的、有恩(情qíng)的、有交(情qíng)的,来了足足一二百号人,工商界的最多,政府部门的也不少,那一溜悍马却是一群煤、矿小老板,看样和老楚总也有几分交(情qíng)。风云几十年,老楚积下的人脉着实不少,此时看是最清楚,简凡不由得暗暗庆幸和把袁纪兵绕进了司法程序里,要是和人家斗的话,万一这里头谁站出来个言,估计自己在大原就没有站脚的地儿了。

    弱弱地看过楚秀女几回,现在看这个富妞恻然一脸的样子,简凡不由得有几分怜悯,再看看楚夫人,风韵不减恰如姐妹般地站在女儿(身shēn)侧,还有那位怯生生看着来人的楚公子,再加上不远处虎视眈晓的小叔子楚喜峰、小叔子的儿子楚宇飞;还有和付雨霞站一块的袁纪兵,正和公司的其他几个中层支应着。

    越看越让简丹不由地替楚秀女担心了。这丫事多就缠麻、人多比骡杂,这可怎么过呀?

    “嗫,…简凡,他他,他他怎么来了。”

    张芸眼尖,又从来的人群里现了一个熟人,一瘸一拐,和一位女人相跟着,女的(身shēn)着一(身shēn)黑服也掩不住(身shēn)材婀娜,俩个人一个巨丑、一个巨舰,对比如此明显,一下子吸弓了大多数人的目光。

    是唐大头和曾楠。

    这下可让张芸奇怪了,要说曾楠和楚秀女有点交(情qíng)可以理解,可唐大头这货整个一市井流氓,在建南路食尚见了两次这人,第一次是穿个裤衩在喝酒,第二是喝多了小脱了裤衩在路边当街撒尿。这种人你想忘了都忘不了。

    “呵呵”倒退十年,他名气可比申平安大不少,小看他了吧?”

    简凡笑着说道,看着唐大头上前鞠躬。不过那别扭的样子搞得简凡心里有点好笑,鞠完了躬,曾楠一旁挽着楚秀女劝着,唐大头却是一瘸一拐,和申平安来个拥抱,和另外几位长相与他堪有一比的爷们寒喧了几句,又一瘸一拐往人群外走小这货看样学会低调了,要站到人群后头不招眼。

    “哟,没看出来呀?”张芸看着唐大头还真和这帮子小富豪拱手的拱手、拥抱的拥抱,暗暗吃惊了。

    “你没看出来的还多呢,这里头没几个好鸟,包括躺着的。”

    简凡信口说了句,朝着唐大头的方向走了上去。

    (身shēn)后的张芸和讷言的许岳山小诧异地互视了一眼,虽然没敢评价,不过这表(情qíng),倒是像同意简老板这句一针见血的话。

    “唐授淡,你的事犯了。”

    简凡摸了过去,猛地一惊一诈。

    唐大头一个激灵打了个趔趄。差点滚地上,一回头一看是简凡,呲眉瞪眼扬着不锈钢短拐就要来一家伙,简凡退了两步诈唬着:“老唐。你敢动哥们。信不信我直接招呼你第三条腿。”

    “我…欺负老子个残疾人,什么东拜  ”

    唐大头悻悻放下了拐,认栽了,估计自打成了这得(性xìng),学会谦让了。

    “我问你什么东西呢,人家死人了你也来蹭顿吃的。”简凡叱着。

    “蹭个毛呀,花了好几耳买花圈呢。”唐大头怏怏不乐了。

    “那你认识楚诚然?”简凡问。

    “楚诚然是谁?”唐大头愣模眼问着,很无辜。

    ”我反过来o。你不认识你送什么花圈。”简凡刮了这傻一句,这货有时候办事,办得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嗯嗯”唐大头哼哼叽叽几下没吭声,半晌找了个站得住的理由:“那胖妞长得水灵,我来联络联络感(情qíng),不行呀?”

    “呵呵”简凡(奸jiān)笑着,侧头看了看唐大头,眉一皱,眼一瞪,瞪得唐大头有点心虚,这一虚,简凡轻声诈道:“李威让你来的吧?”

    “不是…不是”这那儿跟那儿呀?,,你怎么又提起他来了?,”

    唐大头矢口否认着,不过简凡保持着僵硬的姿势,眼如箭、目如针似地。刺着唐大头。在和简凡相处这几年,一个太精、一个太憨,唐大头不是了两句一看简凡的眼神也明白了,越这么说,越是”干脆撇嘴。耍卜天赖!,“看看一看我长得灯背,看个(屁pì)么?看也不是

    “嘿嘿,”老唐你是有长进,我非常佩服你这个守口如瓶的本事。”

    简凡绕了弯子逗着,拍拍老唐的肩膀,一把揽着,诈改骗了。玩味地问着:“虽然你竖贞不屈,可曾楠就不如你了”那天她喝醉了,跟我说了不少,后来又喝醉了。又跟我说了不少,要不我怎么会知道呢。”

    “噢”这丫头,喝多的嘴就漏”哦哟,你这人好是好,就是那个那个,过去的事咱别提了,我姐夫说,你这人作朋友最铁,可也肚鸡肠小心眼、有仇必报。他不让我告诉你这不。什么个老朋友不在了。让我代他来送个花圈呗唐大头一听瞒不住了,干脆直说了。

    而简凡一听原因居然在此。听得肚子隐隐作痛,暗暗骂了句王八蛋,不过脸上却堆着笑问着:“过去就过去了,咱们现在过这么好,谁还在乎那玩意不是?,”曾楠说,你姐夫好像在”在在那儿叫什么地方来着”哎我问问曾楠,”

    “美国唐大头憋得急不可耐了,迸出来了。

    “对,美国,啥地名来着?曾楠”。简凡一作势。

    唐大头一摸脑袋:“卖什么蜜”

    “迈阿密州吧?”简凡也脱口而出。旧一口始…8。酬泡书凹不样的体脸!

    “对,迈阿密,我第一回听成卖什么了。”唐大头正色道。

    “哎,对了老唐,卓楠说好李叔过段时间要回来,是不是啊?。简凡继续捉弄着这冤大头。

    “不可能,”唐大头眼又愣着,紧张兮兮,看看四下没人注意俩人,撮着手凑上简凡耳朵说着:“有案子,洗不清,他不敢回来。”

    “小是陈久文那案子吧?”简凡问。

    齐家兄弟一伙里面死得最早的就是陈久文和一位司机,而车里的古玩最后出现在李威留下的别墅里小虽然最终这案子怎么定(性xìng)的简凡不清楚,不过对于李威挟私愤而杀人取货的可能根本不怀疑。

    一说到案子,唐大头那无赖的得(性xìng)又出来了,不吭声,手指弯曲着挠挠并不痒的下巴,像是在想什么应对之策。

    “你挠个(屁pì)呀?你以为我不知道是李威干的,给我说实话,你参与了没有?”简凡正色问着,一把打掉了唐大头的手指。唐大头紧张地摇头说着:“没  没有  ,撞车、杀人、取货,那技术难度太大呀。我就会用西瓜刀嗫。流氓这词(挺tǐng)好,总不能成了流窜犯不是?。

    唐大头虽然混赖,可有些话还是中听的比如这句简凡就相信。做人都有底线,像这号当流氓、收烂债、混混人等,还是很坚守自己的底线的,那就是:伤人可以,害命不干。

    虽然相信了,可简凡还是不放过唐大头,揪着继续追问着:“老唐,你们是不是还有其他案子压着?偷鸡摸狗就不说了,你可别老婆娃都有了,再来个要命案子啊。”

    “没  没有  要有我也不敢回大原混呀?顶多就是些收烂债的事,大不了谁捏我我给他俩钱得了,  ”唐大头极力辨白着,看着简凡的目光缓和。这才舒了一口气,不过越想越不对了,反过来揪住简凡:“不对呀?李威要回来能不告诉我?”哎你小子是不是什么都不知道。诈我呢?”

    “那,现在知道了,你告诉我的。

    简凡一耸肩,作了个把唐大头嘴气歪的姿势,一想还真是,都是自己主动说的。这回是作也作不起来了。气得直眉瞪眼剜着简凡。恨不得咬一口似的。

    原来一捉弄完别人就一脸诸笑的简凡此时却很正色,掰掉唐大头揪着自己的手,很慎重地说着:

    。咱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疼,也不能谁事前当小人、事后扮好人,还要求咱宽宏容忍吧?我建议你啊,忘了李威、忘了你那个什么本家姐,忘了过去那些事”这是为你好,你他妈要是再出什么事,王八蛋才管你闲事呢

    “我,((操cāo)cāo)”唐大头霎时唾沫星飞溅,指着简凡:“的卜子也忒绝(情qíng)了吧,这话都说得出口,我哪里惹着你了

    “你没惹我,我是怕你再惹一(身shēn)烂事,你这智商比你儿子高不了多少,没准掉坑里还以为谁给你弄着玩呢  ”简凡教育着这货。今儿一看来来往往不少的熟悉的人就有点怀疑。此时还真就证实,一证实让简凡觉得颇有点不爽了,申平安、蒋九鼎、三分局那位还是林林总总的社会名流一出现,简凡就觉得死去的那个不寻常,而唐大头一出现,又给带来的更不爽的名字,这个名字给他留的记忆太深了,几乎磨灭不了,甚至于这种场合简凡生生觉得就应该有李威这种人出现似的,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场面很让他不舒服。

    唐大头一瘸一拐跟在简凡背后,站到了人群之后,隔了一会儿,差不多就该忘掉俩人之间的不快了小而且唐大头(性xìng)子从来不记谁的仇,不一会下葬的仪式开始,哀乐的声音更大了几分,安静着的吊唁人群里只能听得到亲属和故朋旧友的哭声小还有楚秀女悲痛(欲yù)绝地趴在墓前看着植土,被曾楠和那个叫月月的搀着,场面,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心碎,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人活着,就是草木一秋,几十年一眨眼光景过得如此匆匆,说不定今天是别人,明天就是自己,”

    唐大头可死活挤不出泪来,眨巴着眼,早忘了简凡说得难听话,捅捅简凡问着: “哎,我听说死了这家伙年青时也是把好手,捞得不尖,大了”申平安当时都是人家手下混的小兄弟,我真没其他事,就来送个花圈,”

    。但愿吧”是把好手又怎么样?大了又怎么样?”简凡轻声说着,看着这个黯然的场面,黯然地叹了句:“金山银山,填不满(欲yù)警;草(穴xué)土墓,埋得了世人呀,,谁也逃不过这个宿命。”续,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6 心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