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亦色亦纯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广,不敢干;老”不甘;越看心越乱,越瞧眼越馋

    或许有人能抵御住玉体横陈的(诱yòu)惑,但简凡恰恰不属于此类人等;或许有很多人能保持坐怀不乱,可简凡恐怕这辈子也达不到那个高山仰止的水平。更何况这个媚眼如妖的楠楠,早在简凡独处的时候不知多少次成为鼎的对象。原本想着就是此生匆匆的过客,谁可知苍天呐如此不公,又给了简凡一个触手可得的机会。

    怎么办?办小不办?

    办了肯定后悔,不办会更后悔;平生早在这种后悔和更后悔之间徘徊的的凡一般会选择让自己后悔的决定,一直就在不断地犯错误和不断改正错误的路上行进着,那句话叫什么来着,江山易改、本(性xìng)难移”看着醉卧香(床chuáng)的曾楠,简凡开始蠢蠢(欲yù)动了。

    此时无声胜有声,风姿万千睡美人,曾楠保持着那个(诱yòu)惑的姿势,能听到微微的斯声,能看到一侧的脸。白哲如玉,嫩色如脂;能看到倾泻一枕的长,如波平浪翻;能看到(裸luǒ)着的双肩,如裁如削,如璧如翠;沿着掩着双峰向下平滑着,花边蕾丝的丝袜,包裹着修长、紧实、玲珑的腿,没有了那双妖异的媚眼搭配着,此时看上去是如此的静谧、如此地迷人、如此地,,让简凡兽血沸腾。

    ,不知道睡得死不死?

    简凡蹲在(床chuáng)边,心里泛着恶念。恶念骤起压抑住了心里本来就不多的坚守,伸着右手,手伸着,人悄悄地起(身shēn),直触上了那张静谧的脸,轻轻地,轻轻地抚着,又轻轻地叫了一声:“曾楠,,曾楠,,睡正点

    这是当贼的投石问路,还好,睡的蛮死。

    没有回声,只有斯声,那张脸如此如此地冰凉,触手感觉有点特异,简凡悄悄凑近了,看了看,睡梦中的曾楠很安详,脸很端庄,比记忆中成熟和妩媚了不少,不过也苍白和黯淡了不少,看着人醉成这样。突然间有股隐隐的不忍升腾起来。又压过了兽血的沸腾。

    母亲早亡、父亲罹难,还是小姑娘的时候就守在晋源分局门口见人就跪,乞求着有人来帮帮她,前前后后十四年,恐怕是那份挂念在支撑着她活着,曾国伟回归,凶手伏法、恶枭授,或许对于这个执着的女人,也未必是什么好事,就像报仇一样,快意之后是漫长的孤寂和永久的失落,心里如果再没有那份不舍的牵挂,那么也意味着失去了生活的目标,,否则,她就不会这么醉生梦死了,否则她的脸上就不会带着这么多哀愁,一个幸福的女人应该带着甜笑入梦的”

    是孤独!?是寂莫!?是迷茫!?在这个女人的脸上都能看到。

    妈了的,我是不是太卑鄙了,趁着人家酒醉炽凹”简凡的手顿住了,轻轻地缩了回来,那张苍白的脸和这个家里的细节告诉了他很多。多得让他不忍下手。这是一个遭人恨又惹人怜的女人,万一和她那样了,恐怕愧疚不止于男女(奸jiān)(情qíng)。

    妈的,要做也得你(情qíng)我愿,要偷也得光明正大,不能这么下流无耻!

    简凡站直喽,终于给自己找了一个忍住的理由,或许说心里还残余的那份恻隐之心,让你不忍、不敢也不愿对着这个醉酒熟睡的女人下手。

    哎”,算了,要这么干,她认了。我也不忍,,

    简凡悻悻然地次弟伸缩着有点僵硬地右手五指,心里暗道着,终于开始恢复了常态,眼睛有点不舍地从睡美人(身shēn)上移开来,咬咬牙,扭过了头。

    扭过了头,闭上了眼,不过一片黑暗中闪过的影子,还是(床chuáng)上那人。如此地清晰一直就在瞳孔里晃悠,这只迷途的羔羊呀,还是只半**的羔羊,可让人怎生舍得!?

    科学研究表明,外界的影像在人眼中可以保留三至五秒钟的残影,比如刑侦学上就有过类似的表述。不过简凡闭上眼全是(床chuáng)上那人的影子。足足持续到再睁开眼、再闭上眼,还是同样的影子”

    “完了”我(淫yín)到骨子里了,今儿是邪了”

    简凡揉揉眼睛,摆摆脑袋,从来没被酒醉过,现在被(床chuáng)上这人看醉了,又一次徘徊开始,想走,腿像灌了钦,走不动;想上(床chuáng),腿也像灌了铅,上不动。

    “对了,,这丫揍过我,不能便宜了她

    简凡恶狠狠地给了自己第一个理由,而且脑海里(淫yín)光一现,看着白格生生的玉体横陈,又看看自己修长的神厨之手,眼睛亮了,想到了一个曲线救国的办法。

    “对了,,反正我模过了,丫的再过过瘾,,既不算出轨也不算卑鄙。既保持了俺的贞洁,又可以聊以自慰,总不能白来一趟吧!?。

    简凡心里暗道着,给了自己第二个理由,这个全新的途径让简凡两眼(淫yín)光四(射shè),腿和胳膊加上那颗扑通扑通还在跳的心脏,终于找到最佳的平衡了。    俺不看光想、俺不干光摸,不能算很卓鄙吧!?

    于是,咸手开始行动了,悄悄的伸到了曾楠的颈项上,狼眼色色的欣赏着,浅浅的肩窝,像粉雕像玉琢。细腻而白嫩”手轻轻地往下,迫不急待、急不可耐,戈 着环形直抚着浑圆、柔韧、弹(性xìng)十足的峰房,摩娑了良久,手指跨越过浅浅的沟壑,把另一个也着实抚了遍、摸了遍、揉了遍,捎带着捏了捏细细小硬硬地头头,,

    科学研究表明,男人的(性xìng)感在眼中。其做*(爱ài)基本是和自己的脑子在做*(爱ài),这也能解释为什么美女能给男人(性xìng)快感乎寻常一样,其实在没做以前,在脑子里已经做了无数遍了。

    千以就有别,其实别的快感更其千实战六传说(身shēn)咀删谋

    比如现在,这份摸着的剁让简凡失落的脸上开始阳光灿烂,灿烂的一笑眯住了眼,灿烂得想起了黄老三教过了小调 獭”摸我娘子(胸xiōng)啊。娘子(胸xiōng)脯坚(挺tǐng)(挺tǐng),好似两坐小山峰啊”摸我娘子手啊,娘子小手似葱白,十指尖尖香柔胰啊”摸我娘子腰啊娘子腰儿如水蛇好似杨柳风中((荡dàng)dàng)啊,我摸娘子腿啊,娘子小腿细又长,三寸金莲下面长啊”

    脸上得意的看着,心里得意的哼着,手上得意地动着,从颈摸到了(胸xiōng)、摸到了腿、摸到了最后愣了愣,噢,不是三寸金莲,不过(挺tǐng)漂亮。像一双纤纤弯月儿。

    此时已经从(床chuáng)中到了(床chuáng)尾,简凡轻声叫过几次曾椎都没应声,现在更确定睡死了,胆子开始愈地大了。又回到了(床chuáng)边中央,轻轻地,轻轻地,脸上带着促狭的笑容,掀起了裙摆,,

    “哦喔,,蓝色的,没错”

    简凡轻咦了一声,对于自己这个色中老手,这地方倒不稀罕,上大学时候当时一室四友把这个当做专业课题研究过,黄老三是专家,费胖子是空谈家,而简凡是实干家,薛老大呢,怎么抄袭大家的研究成果。话说着这最大的(诱yòu)惑和最大遗憾是那一次没有真正确定是不是传说中的白虎,现在的假货太多,就艺术片里看到的差不多都是剃了的,那是

    货。

    真货就在眼前,岂能不瞻仰一番!?

    想着、鼓着勇气,在即将接近的时候,又缩回手来,活动活动因为紧张而有点僵硬的手指,然后。沿着缝隙轻轻地,伸进了咸手”    “哇,货真价实噪,”

    小腹以下、大卓交叉的地方,白馥馥、软绵绵的地方果然是清洁溜溜。浑然天成,简凡心里惊呼着。

    “哇,真”

    揉捏着如同入手白(肉ròu)的那种质感,简凡心里又惊呼了一声。

    “哇,”真小真嫩,极品暧”

    简凡一不做二不休,轻轻地扯下了裤边,愣眼瞧着,手轻触着,心里惊讶和惊呼更甚了。

    “妈的,那次真上了她,别说挨几个耳光,挨他娘一枪也划算”哇,哇哦,”真他娘长得鬼斧神工

    简凡咬着牙,眼如针,目如箭,手指轻弹,瞬间判断出了这是自己讫今为止见过的极品,所谓十大名器中的极品,排在九曲回廊之后,名列第二的极品:啮根白虎。

    传说中九曲回廊有九进褶纹、九重潮喷,能让爷们(欲yù)仙(欲yù)死,即便是级猛男也支持不过一刻钟;而啮根白虎的传说就更玄乎了,所谓嘴。就是咬,一咬没根而入,据说能让爷们死去活来而却甘愿就死、死而无憾。

    失魂与落魄的感觉再起,犹如珍宝美璧陈于前而不可得的失魂落魄。简凡看呆了、看傻了,看得全(身shēn)(骚sāo)(热rè),几乎就要忍不住想尝尝死去活来的滋味了

    怜在这时,曾楠嘤咛地哼了一声。很不舒服地扭着(身shēn)体,翻着(身shēn)。背朝向的简凡。

    简凡的失魂落魄又被吓去了三魂六魄,一矮(身shēn)一蹲,生怕(床chuáng)上的醒来。不料越急越乱,一矮的功夫恰恰撞上了(身shēn)后的(床chuáng)头小柜,柜头放着相框当咖响着摔下来,估计是简凡此时肾上腺分秘极其旺盛的缘故,一伸手捞到了要摔碎的相框,手僵着、人如石化般不敢稍动,正揣度着,她耍是醒了咋办?,一闪念,不怕,咱啥也没干,咱是清白的”

    转念又在心里哀叹着:嗫,,(诱yòu)惑这么多,这清清白白活个人真难呀!?

    过了很久没有什么声音,什么也没有生,就是翻了个(身shēn)而已,良久简凡才把相框放到柜头准备脚底抹油,心里暗道着:算了,妈的,爷不摸了,心脏承受的压力实在太大。

    话说贼不走空路。简凡这小贼沾了偌大的便宜,心里早偷着乐开花了,而且呢,敢(情qíng)摸摸揉揉捏捏的给他带来异常的快感足够慰籍那颗失落的心了,放好了相框,正准备爬着出卧室,眼睛的余光落到了相框上。一下子把简凡又看愣了

    不太熟悉这张照片,不过猜得出来,是一家三口的照片,夫妇俩(身shēn)前站着稚气未脱的山女孩,那男的认识,是曾国伟。另外俩个不用说。是曾楠和曾楠妈妈了,而照片上的女人,也和现在曾楠脸型有几分相似。

    不由自主地又拿起了照片,老旧的照片是手工裁的花边,应该”应该有二十多年了吧?

    泛黄的照片表明着它的年代已经是如此的久远,照片的俩人都已作古”简凡看着。不由得回忆着曾经在脑海里萦绕了一年的悬案,落雨深深的夜里,这咋。可怜、可敬的警察毫无防备随着心怀叵测的唐授清下楼,上车,然后被埋伏着的全孤山一击敲昏,再被这伙人弃尸荒坟,”罪恶的雨夜里,这宗罪恶延续了长长的十四年,现在依然回忆得起黄沙弥漫的石楼路,警车在呜咽;回忆起赫连坨台的荒冢,战友在呜咽。

    那轮昏惨惨的落(日rì)像世界的末(日rì)来临一般,百十刑警的脱帽致敬,哭声在风沙中警笛丰呜咽了一路。

    简凡记得自己那天为这个素未谋面的警察前辈号陶大哭,那天很多人为照片上这个人哭了。

    长长一年的案子让他了解这个未谋面的前辈比他的后人还清楚,上一辈曾居安矢志文物掘和保护,被打成右派关了十年,渍然而去在平反不久之后。几万补的工资交了党费,儿子曾国伟又把珍藏的几十年字画古玩捐给了愕“施馆,甘心作一位普普诵诵的警察,而老天有时候像为唬邯“的恶人,偏偏不眷顾这可怜的一家,妻子早亡,父女俩相依,最终连曾国伟还是没有逃过那一劫。

    就像张英兰在追悼会上说的:两代烈士,喘嘘不已;父女之(情qíng)、感天动地,,

    也像伍辰光在下葬时候的鞠躬悲恸:生以国名、死为家国、蒙冤昭雪、兄弟走 ”,

    “啪”地一声重响,是简凡重重的扇了自己一个耳光,骂着自己卑鄙、无耻、下流,有点想朵了自己手指的冲动。

    一声不够、啪,啪,啪连续几声响起,是简凡自己左右开弓,扇着自己的耳光,尔后恭恭敬敬、端端正正地把这一家的照片放在桌上,站起(身shēn)来,长舒了一口气,看着曾楠依然沉睡着,此时再没有什么亵渎之心了,轻轻抱着放正了,拉拉揉乱的裙子。找了(床chuáng)凉被,给睡梦中的曾楠覆上。

    “别再喝了,你喝成这样,爸爸看了会不高兴的,我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不敢面对你了,是你爸爸的生平,一直让我觉得我自己是个无耻卑鄙的小人,我不过是做了份内的事还向你索取了这么多,我是没脸见你”

    简凡轻轻的拢齐了枕上秀。抚着曾楠雪白的额头,秀美的面宠,轻声自言自语着,蹑手蹑脚地关了灯。门声开闭着,轻轻地,走了”,

    良久,楼下车声已杳,楼上房间里的黑暗中,静静的黑暗中,响起了轻轻的啜泣声音。

    ,,

    车轮滚滚,急地行驶占环城路上。四窗洞开,呼呼的风声灌进车厢里,酒味、香水味慢慢地消散了。脑袋慢慢地清醒了,而下(身shēn)随着脑袋的清醒也慢慢地冷静了。

    刚刚经历的旖旎香艳,记忆中的血腥惨烈,交织着,让简凡的心里充斥着一种异样的感受,从来不愿意看什么仁人志士和励志故事。因为看那些东西简直是控诉自己。可偏偏还要知道曾国伟这么一家子。好容易下定决心做个好男人,可今天差那么一点点又犯老错误,偏偏准备把错误加诸的对方,又是自己最敬最佩也最不愿谈及的曾国伟的女儿。

    嘎”,然一声,车刹住了,停在环城路的边上,一望无际的城市灯火在眼前,浩翰的夜空中挂着星星点点,微微凉意袭人的夜风吹拂而过。长舒着气的简凡安安静静地靠着座位,慢慢地驱赶走了脑海里香艳得忍不住让自己再犯错的(情qíng)景,想着分水岭的大锅、厨房、想着接下来的生意、想着得尽快把寇庄场地整修一下,马上大学城开学,学生一来,财源也跟着来了,耽误不得”想了很多,想得最终心里恢复到平常的时候,又想起多少有几分愧意的杏儿。

    看看手机上的图像,是杏儿照片做的桌面,时间指向了二十三时”这个时候,睡了?还是没睡?

    想打电话再行问候的简凡止住了,划着短信,沿袭着俩人以前的交流方式,如果”如果没睡肯定会回信,如果睡了,那明天早上她就能看到”这一晚神魂颠来倒去让简凡心有所感,出去的短信是:杏儿。我们结婚吧,我想成家了,,

    想,确实想,真的想”这么多年在大原仍然是孑然一(身shēn),看到(挺tǐng)着大肚子的香香、看到娶妻养子的费胖子,看到今天孤独凄然的曾楠,简凡真的,想有个家了,有个自己的家了,即便没有生意、没有什么钱。也想成个家了,

    叮铃铃一响,的凡拿着手机便翻看短信,居然没睡,一看短信乐了:

    “你神经了呀?洞房都提前过了。你大半夜拿这个感动我呀?。

    简存嘿嘿笑着,得意之色出来了。这口气,如假包换的杏儿口吻,对于一切可能存在的(阴yīn)谋挑逗,杨红杏都会做出理智和理(性xìng)的判断。

    刷刷又 了一条:杏儿,我(爱ài)你。

    眨眼间短信回复过来了:酸死你哟”,

    一看简凡又乐了,杨红杏那时常的你一句剜你一眼的样子浮现在眼前,说我酸,我就更酸点,简凡想着刷刷划着:杏儿,我要认认真真(爱ài)一回,只(爱ài)你一个人,,    这下,总该被感动了吧?简凡的意的摁了送键,只等着后来的(情qíng)话绵绵,其实早想说一句,不过要是当面说的话,又要被杨红杏当成开玩笑或者别有居心了,而现在,简凡有点不得不说、非说不可的冲动。

    短信没来、电话来了,一看是杨红杏,简晃接了起来,还没说话电话里连珠炮的问就来了:

    “你是简凡么?噢,是啊。我还以为谁拿你的手机调戏我呢?这不像你会说的话呀?”是你短信?不对呀,没出什么事吧?”怀疑你?我能不怀疑吗?能不担心吗?你要不是有什么事。或者良心受到严重谴责,这话你憋不出来呀!?”别(骚sāo)扰了啊。我明儿陪妈去体检,下午面试

    摁了电话,苦着脸、咧着嘴。这丫的好容易纯(情qíng)和真(情qíng)了一回,倒被杨红杏一语戳破了心思,还真有点良心谴责的意思,本来就没事了,又惹得解释了半天才好歹把杏儿安抚住了。

    “妈的,女人这第六感觉太敏感,以后得小心点

    简凡塞回了手机,悻然一脸,暗道了句与先前心很矛盾的话,动着车,直回分水岭了,还是那没女人的地方安生。,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6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