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君当慨而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贼乙陛刚大你麦乎取为难过,七月初的几场雨还没淆”涟;之后便是连续的高温、炎(热rè)天气,消夏避夏、防暑抗暑是这个季节的主题,如果实在没地方可去,那最好的办法莫过了躲在家里吹空调,在这个季节,不管你步行还是乘车,走在几乎要被骄阳晒化的拍油路上,感受全(身shēn)四周汹涌而来的(热rè)潮,那罪可有的受了。

    座落在杏花岭区的九鼎休闲酒店,在今年这个理论上的旺季里也没有红火起来,远看已经稍显破败的楼宇,如果你知道它已经矗立了十年之久倒也可以理解,这个酒店也曾经风光一时尽领风(骚sāo),海归蒋九鼎先生为此还被评为省五一劳动模范成为当年民营企业的翘楚。不过后来传说省城头号文物走私案以涉嫌洗钱牵涉到了总经理蒋九鼎,虽然以蒋总的人脉勉强没有落个牢狱之灾,不过之后的所有荣誉便和这位蒋总无缘了。

    组织上不但看你钱,有钱人多得是。关键还要看你出(身shēn),要和刑事案件牵涉,恐怕没人敢提携你了。

    此时看去,稍显老旧的楼宇和现代的高层酒店比缺了气魄、老式的塑钢门窗和现在的玻璃整墙相比,又少了几分华贵;十年前流行的方形建筑现在看上要多蠢有多蠢,和后来兴起的园林式渡假山庄简直就没法比了。就像一位朱颜未改,而容华已逝的弃妇,再不复往(日rì)熠熠生辉的风采。更背的是,随着城市现代化建筑的扩张,越来越多的新兴楼宇建起在杏花岭这个原来较偏的区域,特别是工业园区入驻杏花岭区之后,引了楼盘的新一轮升值,金广捷酒店五部、唐庄酒店、云华酒店先后在这里淘金,一块一块蚕食着九鼎休闲酒店的市场,生意开始每况愈下了。

    倒没人担心九鼎要倒闭,只是现时遭遇的尴尬境地,比关门大吉还难受几分,地皮吧,是蹭蹭升值,而生意却一落千丈,融资吧,没人看得上你的生意;出售吧,可上哪儿找能消化了这么个摊子的主?更何况当年申凝霜以儿子命名的九鼎休闲酒店,到了这一代手里全卖了,名声也不那么好听不是?

    八月份的头一天,新一期的股东会议召开了,聚全乎的四家股东会议室里稀稀落落和九鼎的管理屋坐着,正听着何助理汇报。

    资料比汇报还吸引眼球,很奇特的资料,主要是围绕着大原市场上刚刚兴起的卤煮(肉ròu),剪报网络新闻、照片等等不一而足,看着资料让一干股东们交头接耳有点忍俊不(禁jìn)。

    第一页好歹还中规中矩的标题:历数美食三百年,最美不过卤煮(肉ròu),配着大幅的照片。认得出来是中西广场;接下来有个直白的报道:夫原美食奇葩卤秦(肉ròu)横空出世;再往下就标题就暧昧了:消夏解馋那里去,食尚(肉ròu)香最撩人;再再往下就开始扯淡扯到圃了:《卤煮(肉ròu)和西太后不得不说的故事》;丹再往下又来个牵强附会,传说是傅山先生明的卤煮(肉ròu),编了句头脑杂割卤煮(肉ròu),生生把卤煮(肉ròu)和大原两大特色名吃扯到一起了。

    经过商的都眼贼,差不多都看得出这是推手,先期的狂轰乱炸一番提高认知度之后,接踵而来的就是大面积推广,蒋九鼎和已经坐在会议室的张凯副总、何助理虽然没人知道他会怎么推广,不过种种迹像却让位个知道食尚为什么不合作了,原因很简单:他要自己干。

    照例宣读了一番经营报表,研讨了一番经营走向,检点了一番这数月经营滑坡的市场原因及管理原因,最终的话题还是回归到投资上,追加投资股东会通不过,这两年市场条件限制,盈利摊薄,旁边又虎视眈眈三个同行,谁也不想给这黑窟窿里扔钱;但要想整出售更通不过,地价在涨,涨到什么程度谁也没谱,谁也感觉这个时候买了有点亏。

    七嘴八舌地一言,还是僵持不下的局面,蒋九鼎主持着会场,把这个和食尚合作的投资意向撂出来了,私下里早通过气了,只是还是通过股东会议形成一个决议,而在座的四大股东代表多少还是松了点、口,毕竟这个生意投资不算大,蒋九鼎今天极力保持着(春chūn)风满面志在必得的表(情qíng),谈笑风声的介绍着:资料大家看了啊,这种广告的事吧屡见不鲜没什么稀罕,不过接下来,大家肯定能看到这样小吃把市场怎么样撬起来。别小看一份小吃食啊,我给大家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咱们大原的十大名吃六味斋酱(肉ròu)大家知道吧,到现在是验多年的历史经久不衰,节假(日rì)的最高(日rì)销量是五吨,企业的市值现在是五个亿,直到现在桥头街你到总店买,那得排队呀…一份古方子挣起一座大企业事也是屡见不鲜啊,如果有一天我们九鼎休闲酒店能有这么一份特色的美食,何愁客源不来,何愁财源不进?”

    “可卤煮(肉ròu)和六味斋怎么比?”一位股东提着异议。

    这时蒋总不说话了,笑了笑,张凯副总接着茬道着:“秦总,半个世纪前罗家的卤煮(肉ròu)和六味斋酱(肉ròu)是齐名的,后来六味斋接受了公私合营,而罗家一门拒不接受,被打成走资派,一家灭门了,就接受了公私合营的六味斋在文草破四旧中也遭到了很大破坏,现在的六味斋是九十年中期经营股份制改造后重新成立的公司,主要依靠的还是老六味斋的配方。要说起了,罗家卤煮的历史,可比六味斋还要长一些。”

    “哦有人恍然大悟。

    也有人不锋:“蒋总,既然食尚有罗家配方,这可是奇货可居呀?又凭什么和我们合作。就即便我们股东都同意,有用么?”

    “有用。”蒋九鼎笑着答着:“这是意向,只要大家同意,利平的事我来办。咱们这休闲酒店和柳巷的酒楼基本就一直闲置着,大家想想,几年前蹭回来的那个假配方都作到了五百万的市值,要是真的,咱们现在恐怕得几个亿了吧?”这么说吧,如果合作成功,大家都有钱可赚;如果合作不成功对大家也没有什么损害不是?就即便经营失误,顶多也赔点设备钱…”来,大家表决一下,何助理你作好记录”

    “同意…”

    “同意”

    “我们也同意”

    第一次股东搭成一致,没有什么意外,都是权衡中觉得利益并没有什么受损,一致通过了。

    草草地开完了这个短会,何助理和张副总送着几位股东代表,蒋九鼎谈笑风声的出了会议室,脸色渐渐地没有那么好看了,扔下一摞资料手叉在(胸xiōng)前来回在办公室踱着步子,想了良久才拔通了一个电话,轻轻地说着:    妈…”方便让佳佳曰尔((逼bī)bī)么丫”双咐,这都什么时候了,您还记挂着那陈淤丁忧芝麻的事?现在竞争这么激烈,再拿不出点像样的东西来,迟早要卖酒店,最不济您儿子也坐不住这个位置了”妈,他早不是警察了,什么黑警察不黑警察?我倒经常见也没见个白的呀?您听谁乱嚼舌根?…“您要不是把人惹透了,说不定没后来那难堪…心

    记不清和家里是第几次商量此事了,这一次的结果好像也和先前一样并不如意,仍然是让蒋九鼎抚着前额哎声叹气。

    家家一本难念的经,不管富门穷户,好像都是如此。

    与此同时,在十数公里相隔之外的分水岭,这些天渐渐(热rè)闹上了…删

    上午来了五家,实地考察品尝后,有三家痛痛快快交了钱,签了协议,就等着晚上支摊开卖。还有两家在观望,依照食尚给出的条件,要卖卤煮(肉ròu)必须用食尚的商标,要用食尚的商标则必须交商标使用授权费用,费用不算很高,一年八千,一次**清,交清了就等着食尚的厢货把成桶的卤汤给你送上门,手把手教你熬出这锅美味,当然,汤也是收费的。

    没有盒饭可做之后,这大锅终于还是派上用场了。

    接近中午的时候又来了两家,一家是市区老酱坊六味斋的市场经理,实地来考察到底这卤煮(肉ròu)出处是个什么样子。另一家是市(肉ròu)联厂的一位副厂长,直接找在这里负责推广的徐青青,要见食尚掌舱人,这人当然是没见着,不过也不虚此行,十几样制品的味道打包带了回去,看样这俩大户的兴趣都很浓。

    大原人(爱ài)吃熟(肉ròu),川味京味、鲁味、陕味遍布全市,能愣生生的挤进这个市场就不简单,何况这味道并不错,这些天徐青青晚上忙着支应摊点,白天就在分水岭招待上门的客户,有熟食店的、有小饭店、也有就近的酒店零星要货的,按照简凡大小通吃的指导方针。倒也揽了不少客户。

    吃的生意嘛,好吃就是王道,再加上薛老大比谣言散得还多的广告,食尚这几味卤酱(肉ròu),还真是(身shēn)价见长了。

    熙熙攘攘来来往往的客户里夹杂着新世界的人,过了中午在这儿拉走当天配货的许岳山和张芸助理回到了新世界,自助餐才才开卖,张芸急匆匆地奔向楚总办公室,把这一新现要告诉楚秀女,一直不知道食尚会怎么样谋出小暑期的经营,现在知晓了部分实(情qíng),越想越让张芸这经理人有点脸色凝重了。蜘刚,(阴yīn)捻比8比…泡书昭不禅的体验!

    敲门进来了的时候,楚秀女一见张芸乐了,笑着把报纸一拍:气…来来,张助理你看看,这真是骗死人不偿命啊,把阎长官都拉出来给食尚做广告了,呵呵,亏他想得出幕…”

    张芸看了看,是份娱乐导报,这导报一多半是广告的花边新闻,食尚占了大半篇幅,粗粗一看,也有点怪怪的感觉,这枪手炒得忒离谱,据说什么军阀时期本省阎长官喜欢小姨子,小嫉子喜欢卤煮(肉ròu),捎带着阎长官(爱ài)嫉子不如卤煮(肉ròu),据说逃往台湾的时候对大原这吃食也念念不忘。大原人(爱ài)吃熟(肉ròu),要说起来这倒也无可厚非,只不过是瞎编乱扯的水平,让多少知晓内(情qíng)人看来,比看辫子戏还((操cāo)cāo)蛋。

    “他这是要干什么?”楚秀女奇也怪哉地问着,想不通。

    “要推广。”张芸弱弱地放下报纸。

    “那他得做得出来呀?”楚秀女想到了困扰食尚的那个瓶颈问题,新世界的自助餐、三家熟食店、再加上两上广场的卤煮(肉ròu),理论上食尚现在那十几个厨师开工已经满了。

    “他不是卖(肉ròu),可比卖(肉ròu)还划算。”张芸道。

    “什么?”楚秀女吃了一惊。

    “他做不出(肉ròu)来,可他买卤汤,现在已经安展十几家了,平南路两家、建南路一家、内环街三家、平阳路一家食尚的牌子挂了不少了。就现在的知名度,应该已经过咱们了。”张芸把这个让她惊讶的消息一说,果不其然,惊得楚总也有点目瞪口呆的感觉,不无几分紧张地说着:“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张芸一介绍,这一个月的功夫,以中西广场、五一产场啤酒摊为基点,不知道从那儿雨后(春chūn)笋般冒出来这么多的小广告,报纸上的吹捧、网络上的流传、满天飞的传单再加上尝过之后确实不错的口碑,在大原本来就附拾可见的卤(肉ròu)、熟(肉ròu)摊还真不少动心了,一察二看三谋算,算算这生意也划算,不到一万的投入能增加一味美食,一来二去,食尚边卖边推广,还真就展起来了十几家小户下家。

    而楚秀女一听食尚的手法,是收取商标使用费和卤汤的钱,一餐桶汤不过二百,煮上(肉ròu)就能变成两桶,差不多一百升的容量,怎么也能卖到七八百,只要卖得出去,这里面的利润还是相当丰厚的。

    “哦……这是提了挡次,不卖产品了,卖开技术了,要这样的话,那食尚这钱可有的赚了,核心配方在他们手里,想怎么赚都行。”楚秀女听得惊讶愈来愈甚,市场的倍增原理是很恐怖的,别说简凡手里有真货,就是现在没真货的炒作炒作,搞搞什么加盟连锁,几个月把蛋糕堆到百万、千万都有可能。

    张芸加着础码补充着:“再炒一炒,这个配方就炒成天价了。今天我和许经理到食尚,市(肉ròu)联厂、还有咱们市里的老字号六味斋也上门取经了,我还听说南郊边上几家酒店都开始订食尚的货了,九鼎酒店一直追着和食尚合作,可人家还不搭理他。”

    “必”对了,见了简凡了吗?”楚秀女问着,神色惊讶愈来愈浓。一个月不到,又是鲤鱼跃龙门了,而一个月以前,在楚秀女的眼光了,还担心这条咸鱼能不能翻了(身shēn)都是问题。

    张芸摇摇头,看楚总有点失望,弱弱地说着:“好多天没见人了。联系不上,现在他把事务交给个刚毕业的大学生,领厨的俩个都姓简,咱们根本说不上话……我估计呀,我的手机号早被拉到黑名单里了

    ”。

    楚秀女的脸色有点难看了,隐隐地觉得心里某个地方犯堵,似乎又一次上当受骗的感觉,看现在这(情qíng)况,恐怕摆着的那副急于合作的态度,根本也是试探。

    “楚总…”咱们在考验人家。人家也在考验咱们,六月份如果答应合作,他得利;如果没有合作,那么就让咱们现在也张不开口了。”张芸看着楚秀女的脸色,职业(性xìng)提醒着:“我现在倒揣摩度、一边扩大卤酱(肉ròu)的影响力,真正赚钱的,还在他这份配方上,不管过段时间他把卤煮(肉ròu)生意铺遍全市,还是坐等时机把配方抛给合适的买家,都会狠捞一幕   我现在有一种感觉,他是不是根本就没准备和咱们合作,整个就是来把咱们当跳板,沾点便宜就跑。”

    “这个小贼,算得可真够精了啊”不能让他这么好过了。”

    楚秀女眉眼笑着,有点被捉弄了,气笑了的样子,忿忿说着,惯有的双手叉在(胸xiōng)前的姿势,两眼迷离,思考上了。对于简凡每次引起了意外,总是楚秀女觉得很不可能,可偏偏每次事实摆到眼前的时候,又是实实在在的可能。

    “可现在咱们没有能掣肘的事了,后院盒饭生意这两个月不景气,他连咱们人也不用了。”张芸提醒着表面上看食尚的生意滑坡,实际的(情qíng)况上,出几个厨师和大学城近百人的配送队伍被整合留下了三分之二。一部分拉到广场开摊、部分留到了新世界封装盒饭,没有给新世界员工按小时支付的人工,理论上食尚的成本降了不少,虽然盒饭的销量不乐观了,可东方不亮西方亮,现在张芸丝毫不怀疑食尚在卤酱制品上要大捞一笔。

    “联系一下简凡,看来他又要反客为主了,手里有好东西,不怕没人买呀我也看明白了,想沾他便宜没那么容易,不过跟着他好像也不会太吃亏。他是个有利就图的人,卤煮(肉ròu)生意稳定之后,肯定又要回过头来拉动快餐生意…”你说得对,他是走一步,前后都看几步,看似冒险,其实最稳妥,即便卤煮生意不行,他还能退回来,如果行呢,那么他就要上个台阶了

    楚秀女想了半晌,安排着张芸约简凡出来看看几个选中的地方那里合适,而张芸脸上微微露着难色,有点难以启齿的样子,楚秀女再一问,张芸才道出了实(情qíng):“楚总,一个月前人家要签约,我挡回去了,现在我再开口,人理都不理我,这

    “我来吧,你抓紧时间把几个选址拍一下照片备用。”

    楚秀女安排着,张芸喏喏应声出去后,保持着托腮思考的姿势,楚秀女想了良久,才摸着精致手机,一个多月来第一次拔那个号:

    “吧  …简先生啊,我楚秀女,听不出来了呀?干嘛呢这一个多月也没联系?我忙了几天就回来,找不着你人,我有什么办法?…“什么?你谈恋(爱ài),呵呵,那恭喜你了啊”我是说,你抽个空,咱们一起看块场地去…“什么,没时间?那等你有时间过来看看怎么了?马上九月份了,你要把大学城的生意扔了,那我可要捡便宜了哦……呵呵,你白给我?你说我敢要么?…“好了,就这样,说定了啊,明后天我联系你……拜拜…心

    勉强地答应了,楚秀女扛了电话,眉目间的笑意有点勉强,感觉自己像在曲意奉承,奉承的有点窝火,怎么也想不出他能绕来绕来轻轻松松地绕过了市场风险,不过让她更确定的是,食尚有没有新世界这棵大树都会成长起来。

    这小贼,给你个大便宜,看你来不来!?

    楚秀女暗暗笑着,似乎吃了亏还(挺tǐng)高兴,谁也不知道她这心里究竟打算着什么……

    “和谁通电话,瞧你捍 “…哟?手机还没换呀?”

    矮几前杨红杏正玩着笔记本电脑,看看(身shēn)侧简凡懒洋洋地把比一句,这手机,还是自己送的那一部惠普肋,已经好多年了,边角磨得逞亮。

    “美女呗,和一个心怀叵测的美女总经理通电话”嘿嘿,这手机,也是个美女送的,怎么?你不认识呀?”

    简凡懒懒地躺在临窗的塌塌米上,吹着惬意的空调,享受着午后的时光。

    幸福已经持续了快一个月了,恰如蜜月般绞着,穿着花裤衩,头已理、胡子已刮,慵懒地躺在塌塌米的简凡说多潇洒就有多潇洒,看来这些天疯吃疯玩疯狂作(爱ài)的生活,过得实在是惬意之至。一旁杨红杏不时地膘着懒的简凡,现在倒领教了这个懒汉的(胸xiōng)无大志了,每天变着花样吃、喝、玩、逛,不说吧看不过眼,你说吧,他又满嘴是理,说什么苦熬了三年,放松几天又怎么了?杨红杏干脆不说了。

    比如现在再听到简凡这么着没皮没脸,只是剜了这货一眼,眼睛又落回了电脑屏幕,电子(日rì)报昭、,处处可见卤煮(肉ròu)的软广告,看着看着杨红杏扑哧一笑:“简凡,你们这不瞎掰吗?还西太后和卤煮(肉ròu)不得不说的故事……咯咯…我怎么觉得你们合伙骗人呢?”川删,田8比8比…泡书昭不样的体验!

    “这有什么。政策都是三天一变脸,何况这东西。现在这广告你看看有真的么?连新闻都给你编一溜瞎话,咱们这算什么?何况咱这卤煮(肉ròu)确实好吃,这是公认的…“呵呵  …广告的威力确实大啊,今儿上午签了两家。”简凡得意洋洋的躺着,慵懒地说着。

    “那找这么多推手?”

    “房地产公司的,平时就养这么一帮子专挣这钱的托。”

    “你们宿舍那薛老大干的?”

    “嗯,是呵  …想当年薛老大是农村来的,满宿舍就他老实,看,上了四年大学又混了几年,就成这得(性xìng)了,别说人了啊,鬼都骗得倒…酬  “历数美食三百年,最美不过卤煮(肉ròu)”哈哈,听听……还有啊,“食尚(肉ròu)香最撩人”哈哈”这货拉皮条是个好把式,以前就没看出来,我是想不出这酸溜溜的玩意来。”

    得意洋洋笑着的简凡,一直在幕后看着事态的进展,渐渐(热rè)起来的名吃让简凡愈自得之意浓了些,究竟挣了多少,恐怕只有简凡才知道,实际上是:不少。

    杨红杏从来不关心这些,不但不关心,而且对于实践((操cāo)cāo)作的这些鬼域伎俩还是颇为不屑,此时怀疑着成本收支,问着:“简凡,连推带报道再加上小广告,这都花了七八万了,划算不?我怎么算着你是勉强够本呀?这十六家一家交八千,连广告费带你这几天挥霍,可差不多完了啊。”

    “咦哟?账都不会算,还研究生呢?”

    “怎么了,算错了?”

    “八千是白赚的,对吧?”

    “对呀。”

    “每桶卤汤一百八到二百不等,这个成本相当低廉,也就是几味中药、调料、冰糖、蜂蜜配制熬的,一煮(肉ròu)一混合,泪个…出承,以后他则只妥昼约,母奕一桶,我就挣洲曰一,嘿嘿。这账你算了有多少吗?”

    “哇,这倒是,细水长流就厉害了。”

    “还有更厉害知道不?”

    “什么?”

    “南郊的三个屠宰场,下水我包圆了,批和零售每斤有三到五毛钱的差价,这么多人都在卖卤煮(肉ròu),我除了自己做还能给他们提供一部分食材,你说我赚不赚,还不敢算把猪耳朵割了、口条去了卖高余 嘿嘿,”不懂了吧?别看你学历高啊,实战不一定管用,南郊那几个猪场屠宰场老板,你到里头找个初中毕业都难,可那个没有百把十万(身shēn)家知道咱们现在为什么还没有成为富人吗?书念得多了,把时间都浪费了,”

    “切”歪理。”

    简凡牛气哄哄地摆活了一回,倒把杨红杏说住了,这些歪歪道道全部来自于实践的生意经岂是书本知识中能有的?说话着简凡侧头看看一袭轻衫、满意容光,(殿diàn)垃着人字拖玩电脑的架势,说多休闲就有多休闲。这些天俩人除了每天去一趟分水岭看看生意,回家看看丁伯母,差不多就这样过着二人世界,过了极致成什么样子了呢。

    噢,有点烦了,这不,杨红杏侧眼看了看正洋洋自得的简凡又来了:“哎简凡,差不多就行了啊,咱们名不正言不顺,搁这儿都快同居一个月了,传出去多难听,舞云她们打电话问,我都不好意思说我在哪知  ,再说这么贵,瞎折腾不是?”

    一眼看过杏儿似有撒(娇jiāo)的样子,简凡就心疼也不在乎,大大咧咧说着:“哑,没那么贵,我包了一个月,三点七折,你别看标价,他们这房间很少客满,急火了三折都能入住。”

    “那也不便宜,住一晚上就千把块,这也太奢侈了吧?”杨红杏撅撅嘴,有点不太乐意。

    “呵呵  ,我觉得花得值就行,总不能亏待俺家杏儿不是?住一个月,干脆把蜜月过了拉倒。咱们不能光受罪不会享受你说是不?”告诉我,你享受不?”

    “得(性xìng)  ,”

    杨红杏虽然有点心疼,不过还是觉得暖暖地,看着简凡斜眼忒忒肯定没想好事,又剜了一眼,忍不住笑了。这一颦一笑一剜眼。已经成了俩人之间默契的动作,杨红杏先前一剜,简凡肯定会紧张,这会儿脸皮厚了,你一剜,他在呶着嘴飞吻,连这一剜也觉得风(情qíng)无限。

    “哎,杏儿”简晃突然轻声、柔声喊着。

    “怎么了?”杨红杏侧过眼,俩个人隔着不远。

    俏生生的脸、(挺tǐng)直直的鼻梁,水灵灵的眼,端端正正的坐着从来不会在眉眼和言语中挑逗的杏儿,此时让简凡看着那个部位都像挑逗,砸吧着嘴,简凡开始了:“我问你,对你选的白马王子,还满意不?”

    “哼,,还白马、还王子?猪头(肉ròu)王子还差不多,,不对,猪头厨子,”咯幕  ”杨红杏笑啐了句。

    “嘿嘿哈幕  ,那娶回来的不成猪(肉ròu)娘子了,哈哈过来,娘子,让厨子摸摸”

    简凡笑得打颠,杨红杏伸着腿要踢一腿,不料脚被简凡捞到手上,轻轻一拉一拽把杨红杏拽得离座,不知是有意轻薄还是无意温存,杨红杏轻轻松松地被简凡拽着拉到了(身shēn)侧,来了个倒骑。就见这货毛手毛脚不老实了,边搂着杏儿边得意地说着:“想想我矢志不渝,坚韧不拔,我都有点佩服自己,我现在就有点奇怪,你当年怎么就慧眼识英雄,看上我了涅?”刻删,田8比8比…泡书昭不禅的体验!

    “咯幕  ,死相,谁看上你了,就你,还矢志不渝,还坚韧不拔?”杨红杏不那么羞了,骑着简凡,拧着这货的脸蛋,后半句再说就要说花心萝卜了。

    “嘿嘿,,这个你最有切(身shēn)体会,不是光我说。”

    “哪有?”

    “我说的是(床chuáng)上,我是又坚又韧又不拔,敢说你没体余  ”。

    “呀,讨知  ”

    简凡说了句流氓话,招致了杨红杏更猛烈地蹂躏,不过就即便空手道跑拳道练过几天,也快不过天天((操cāo)cāo)刀的简凡。打闹的结果是衬衫的扣子被解了一半,贴(身shēn)的亵裤被拉一边,生怕这货又要白(日rì)宣(淫yín),杨红杏左绌右躲着,不迭地求着:呀!不要”大白天多难为(情qíng)晚上还没乱够呀”

    “又不是没来过,还难为什么(情qíng)呀简凡使劲拉着杨红杏的手,新一轮索(爱ài)又开始了。

    恰在俩人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茶几上的电话响了,杨红杏咯咯笑着,趁势脱(身shēn)了,快快,有人买猪(肉ròu),王子,快接电话呀!?

    简凡一下子没如愿,悻悻地拿起了电话,看着号码是大栊的,还以为有什么事了,一听之下,连一边坐着的杨红杏也感觉简凡的神色没有戏让了。草草嗯嗯两声,放下电话顾不上玩了,整着衣服,穿上鞋子,看样要走,杨红杏惊问着:“怎么啦?”

    “江师傅去分水岭了,肯定有事了,大槐说还去了几个警察。”

    “哪个江师傅?”

    “一队大师傅呗。你忘了呀?这老头真倔啊,我请了好几回想让他来食尚帮忙,谁可知道人家守着那一千块工资,就是不愿意我就想不通,都退了吧,还这么忠诚于党的事业,邪了门了。”

    简凡说着穿着整齐了,说了这么几句回头看杏儿忽灵灵的眼睛正看着自己,也跟着一愣眼,不解了,杨红杏却嫣然一笑道:“你这点就(挺tǐng)讨人喜欢的,很有人(情qíng)味,你是想帮帮江师傅吧?应该的,他那时对咱们刚入队的年青人可都不错。”

    “嗯,一半是帮师傅,一半也帮咱自己个,,现在帮工手脚不干净的太多,有师傅这么门神给我看着门帮着忙,我不去都没问题。”简凡点着头,一说,说得杨红杏脸色怪怪地,手指着简凡的鼻子叱着:“啊?你让江师傅给你看大门去?亏你想得出来?”

    “有什么不行呀?不但看大门,还能做饭熬汤,我又亏待不了师傅怎么了?别人想去我还不要吧  ,,再说江师傅儿媳妇又不待见他,一个人住地下室,不给他找点干的,将来非郁闷病了不成。”简凡打掉了杨红杏的手,转(身shēn)急匆匆要走。

    “我也去。”杨红杏一听,追上了。

    “那快点,”简凡门口催着。

    不一会儿,奔出来的杨红杏挽着简凡,俩人下了丹凤酒店,此时又换了辆车,直驶着去分水岭总部。

    车,是借唐大头的。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