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酬志多轻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书欣 书名:黑锅
    ”凤白巫精品酒店在酒店甲是个另类,有此博彩文化心飞凶,而且这里没有金碧辉煌的大厅,没有了人来人往的客流,柔和灯光和精心布置的艺术元素,少了富丽堂皇的气派和冲击,不过红色的主色调和古色古香的前台让人顿有耳目一新的感觉,杨红杏被迫挽着简凡 侧眼悄悄膘了一眼,这货昂(挺tǐng)(胸xiōng)直进酒店,再看打扮是洁白的衬衫、笔(挺tǐng)的西裤和擦得程亮的皮鞋,直直(挺tǐng)(挺tǐng)一站,耍是脸没带疤,可比那门童还要帅气几分。

    很幽静,悠扬的萨克斯飘((荡dàng)dàng)在厅堂之内,透明的玻璃门一侧能看到餐厅的近景,烛光、西餐、音乐,一双一对的男女沉醉在彼此呢喃轻语中,悠然的宁静和低调的奢华演绎着一番独特的风韵,能让人顿时忘记(身shēn)后的繁华,极致、慵懒、悠长午后、(情qíng)人、周末这些椰愉的词或许都能在此时此地体现。

    走过酒店直进电梯,大出杨红杏的意料,稍一想又明白了,估计是早有预谋,早开好房了。

    蓦地杨红杏浅浅咬着嘴唇微微地笑了,(身shēn)边挽着的这货向来小气吝啬,有名的小抠,以前很讨厌他这(性xìng)子,等到慢慢接受之后现在又猛地这么大方一回,杨红杏到有点诧异了。接下来要生什么到让杨红杏有点期待了,会单腿跪着送一个钻戒?或者会营造一个浪漫的气氛求婚?会给自己一个什么样的惊喜?抑或者”不管生什么,杨红杏都不觉得奇怪,长长的数年一切都显得那么水到渠成,别说俩人彼此,就双方的父母也认为这是天作之合。

    长厅、回廊、寓意富贵吉祥的装饰图案偶尔可见;木梯、艺门,处处在营造尊贵舒适的氛围。俩人信步出了电梯,踏上软软的地毯,亮着房卡,服务员前领着路,杨红杏暗暗惊叹于这里的匠心独具,外部看夜晚的酒店像月光下透明、晶莹、清澈的颗颗露珠,静静低落。而内部却是层次分明,像置(身shēn)于一个世外桃源(身shēn)侧流转着灯光与夜的影子。

    房间不大,洁白的(床chuáng)垫、朦胧的窗纱、柔软的椅子、精致的矮几,服务员端着免费的矿泉水和立顿茶放到了桌上,笑着告辞出去了,眼神里透着一股暧昧,估计来这儿出轨的小资男女不少,已经见怪不怪了。

    简凡没有注意到服务员的眼神,直进了卫生间转眼端出一盘晶莹的冰块,冰块中间冻着一瓶红酒,中午就冻上了。瓶(身shēn)外面细细结了一层水珠,在这个大夏天里品这么一杯,肯定是惬意舒爽的感觉能霎时传遍全(身shēn),尽管简凡并不太喜欢洋酒。

    “咦”(挺tǐng)有品位的哦,拉菲”杨红杏眉眼笑着,看着简凡利索着开着瓶子,诧异了句。

    “九六年的拉菲,传说什么八二年的拉菲根本买不上。”简凡斟着红酒。

    “红酒能这样喝吗?”而且,还冰镇?”杨红杏看着简凡喝玉米黄一般直到了满满俩大杯,脸色怪异地动动,品位的优劣之别恐怕此处可见一斑,这丫不是高低问题,是根本不懂怎么喝红酒,这个喝法简直是牛嚼牡丹、驴饮名茶。

    “切,有什么呀?可乐还能姜熬呢,怎么舒服怎么来,这大(热rè)天,还是冰镇的好,”嗯,给简凡却是持着无所谓的态度,递给杨红杏一杯,感觉还不舒服,直接端着冰盘和酒坐到临窗的矮几边,斜斜地靠着,一大口抿了多半杯,砸吧着嘴,惬意地呵了口凉气。然后像咬了根冰棍般吐了个字:“爽!”

    杨红杏坐到另一侧,强忍着没把抿的酒吐出来,暗笑着,要想在这个人(身shēn)上看出品位来,估计还得投一次胎。笑着说了句非褒非贬的话:“哟,像个暴户了啊。”

    “哪有,房子钱都没挣回来。”简凡摇摇头,转眼又补充着:“不过要把固定资产算上,换个大房子没问题了。”

    “那你还这么浪费,这好像不是你的风格哦。”杨红杏问着。

    简凡略略一诧异,看着夜色和灯光下杨红杏浅笑的样子,不由得几分动心,根据泡妞经验,如果某个妞开始心疼你兜里的钱,那说明她是真的喜欢上你了。杨红杏自不用说,一直如此。简凡一饮而尽杯里的红酒,照例咧着舒服的样子不在意地说着:“风格因人而异啊,从辞职开始熬了两三年了,我得好好放松一回,好好谈一回恋(爱ài),好好享受享受,否则就太亏待自己了。”

    “那,谈得怎么样?”杨红杏酒杯放在嘴边,笑着问。

    “咦!?不是和你谈嘛,怎么样你还不知道?”简凡愣神着反问。

    “是么?,我们谈了么?我怎么没有听到一句海誓山盟的(情qíng)话呀?”杨红杏故作不悦。俩个人这些天一块疯玩,就说吃说说风景,还真没说什么(情qíng)话。

    “哎哟哟”那都骗人的你都信呀?你想听什么,我立马给你说一堆”想听深沉点的:我这辈子只(爱ài)你一个。要不,文雅点的:执子之手、与子俯老行不?再要不直接点的:我(爱ài)得你要死,我(爱ài)死你了”嘿嘿哈哈”复古点也成,俺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这多有感(情qíng)?”

    简凡嘻嘻哈哈地说着,逗得杨红杏直喷,笑得前附后仰。

    俩个人说话已经习惯了你噎我呛,已经习惯了不假辞色,就像那种太熟悉的感觉,说什么(情qíng)话都酸,说什么好话都像掺假一样,玩笑似的把这些说出来,倒是别有一番味道,只不过让杨红杏觉得孰无几色庄重了,笑着脸一整,抿着嘴忍住笑后才问着:“哦,我明白了,花这么多钱,买这么贵的洋酒。然后再来一个这么奢侈的地方,是准备求(爱ài)?”

    “嗯,对”简几想了想,点点头。征询似地看着杨红杏。

    “那你总该准备一可玫瑰让我感动一下吧?”杨红杏故意问着,恐怕这货忙着开房,一准没有准备。

    “我给过你啦。”

    “哪有?”

    “晒,费胖子结婚时候,我萝卜给你刻的,你都吃了。”

    “啊?那也算?”    杨红杏脸上瞬间换了几换怪异的表(情qíng)。亏得简凡连那次也算上了,眼看简凡眼睛里闪着狡黯,明显在耍赖,杨红杏故意为难上了:“那其他呢?”

    “还有什么?”

    “喂,你有点品位好不好,求(爱ài)就靠嘴求呀?嗯”先单腿跪这儿,然后再捧一个钻戒,然后再说”你就再笨,看电视也学会了吧?”杨红杏在编织着心中的梦,教育着这个不解风(情qíng)的人,试图按着自己的意愿营造憧憬

    好容易说了这么一番,却不料简凡侧过头嘿嘿哈哈一笑,指着杨红杏笑话上了:“我就不看电视,不就钻戒么,明儿咱补上就行了,,这女人呀,都是重形式不重内容,那什么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什么的,整个就是哄小女生的,那玩意管用,还有这么多离婚的呀!?”

    杨红杏霎时被噎得无语了,试问那一个女孩不憧憬那么浪漫的一瞬?那一个女孩不期待有双含(情qíng)脉脉、眼深如水的双眸深(情qíng)的看着自己说一句:嫁给我吧。

    这倒好,期待了半天,期待了一番“那东西不管用,谁买谁离婚”的话。气得杨红杏差点就要作了,悻悻地剜了有点不解风(情qíng)的简凡一眼,耍着小脾气,生气地说着:“那你这算什么求(爱ài)?,哼!你(爱ài)谁谁啊?别跟我说。”

    哼了两声,杨红杏故作不理,抿着自己也品不出品个只能喝出冰味来的红酒,形式急转直下,却不料简凡眼珠一转,弱弱地看着杨红杏,很正色地说着:“咱们还是缺乏沟通和理解,你和我,对于求(爱ài)的理解上有”,有点误差,”

    “什么误差,”杨红杏不屑道。

    “我说的求(爱ài),那个”简凡很慎重的说着,眼神凝重,看着杨红杏,很深(情qíng),杨红杏不自然地被勾引注意力来,盯着面前男人,就听简凡慎重的解释着:“你把求(爱ài)理解成求婚,那不对。”

    “怎么不对?”

    “咱们这婚还用求,你不嫁我,嫁给谁呀?”    “美得你”哼,那你觉得非嫁你不可了,还求什么(爱ài)?”

    “我的意思是呀?”包袱吊足了,这才抖了,就见简凡抿嘴笑着,轻轻说着:“我说求(爱ài),是请求你同意和我做*(爱ài)的意思。”

    “扑”一声,杨红杏喉咙里噎了一下,眼睛直愣,表(情qíng)僵硬,一半惊着了、一半气着了,跟着是嘴角细油流着红色的液体,不是血,是红酒。

    “哟哟哟哟,,你别紧张、别激动怀,”简凡不迭地伞着纸巾给杨红杏拭嘴角,被杨红杏抽手夺了去自己擦了擦,然后盯着一脸惫懒、一脸坏笑、一脸捉狭的简凡,先是闷声轻笑,跟着低着头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了,笑着抬头想说句什么话,再一看简凡正期待地等着自己的回答,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又是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捂着脸,笑得乐不可支。

    即便是再顺理成章,也没有想到会遭遇如此的直截了当,待杨红杏止住了笑再看简凡,微微怔了怔,那双眼睛像夜空里的星星那么明亮,正盯着自己,眼光聚焦的落点一会是四目相接,一会儿落在(胸xiōng)前那个若隐若现的地方,又一会落在自己束着的腰上,眼睛是如此的灵活多变,十足地色眼眯眯,盯得杨红杏坐立不安,生生地觉得自己的衣服已经被开始扒了一样。

    “哼!这么不要脸的话你也说得出来?”杨红杏嗔怒了句,眼光里仍然带着几分没有驯服的桀骜,像在示威,像在做最后的抗拒,像是对这种没有浪漫的直接说不!

    不过简凡知道,女人那怕一千个、一万个愿意,嘴上永远都不会愿意,轻轻地伸出来了手,伸过去。眼睛玩味地看着杨红杏,还真像执子之手、与子俏老的之势,杨红杏像玩着打手背游戏一般,弯着手轻轻一放,待简凡要握,迅地离开了,”再抓,再躲,还抓,还躲,,游戏持续了若干次,简凡终于握住了那只手。顺势一拉,把个半推半就的杨红杏直拉得起(身shēn),顺势抱着腰,杨红杏也顺水推舟,坐在简凡的腿上,揪着简凡的两个耳朵,也像欣赏这个请求做*(爱ài)的人自己满意不满意。欣赏的片刻,轻轻地、然后在接触的一刹那,又重重地吻在一起。

    其实终究要走到那一刻,其实谁对于此也有所准备,只不过简凡的表达稍稍过于直接了而已。

    在家里有过急色的吻、在晋祠观音树下,有过偷偷摸摸的吻;在绵山道教洞里,有过趁黑捉狭的快吻;在天龙山香案前,有被简凡搬着脸的一个强吻,,这段恋(爱ài)的(日rì)子有过多少吻杨红杏已经记不清了,不过那一次都不如在这幽静、浪漫、温馨和暧昧的环境里来一个忘(情qíng)的长吻。

    长长的吻,慢慢地燃起来肆无顾忌的(欲yù)火。罗衫轻解、抚过如缎如锦的肌肤,感受着带着惬意的质感。感觉着(胸xiōng)前被两团柔软轻轻顶着,感受着带着香甜酒味的香舌在轻动着,蓦地,简凡的手一紧,被某一只手握住了腕子。一睁眼,杨红杏微微离开了几寸,而简凡的手,在伸进腰里刚触到翘(臀tún)之后被捉住了。

    简凡要动动手,不料被杨红杏握得很紧,没说话生怕破坏好容易营造出来的气氛,端坐在自己腿上的杏儿前(胸xiōng)已开,一抹(胸xiōng)衣耸起,体香袭来,简凡想伸脸向前,不过杨红杏又朝后躲了躲。杨红杏眼神迷离着,玩味、调皮、怪异地盯着近在咫尺的简凡,问了句:“你蓄谋已久了?”

    “当然,蓄谋好几年了。”简凡直言不讳,要动,手还被捉着。

    “那这几年,为什么一直对我这么冷淡?”杨红杏似有一丝怨念没有解除。

    “那是因为,我一直以为你眼界很高。飞出去会越飞越高越远,我不想成为你的羁绊,更不想让你为难,”简凡这回开始深(情qíng)地说人话了,如果再直白点,那就是:不想瞎耽误功夫呗!

    只不过这一句,终于还是让杨红杏感动了手轻轻放了放,没有完全放开,眼睛眨眼,长长的睫毛,很有点依恋地看着这个牵着自己的手走到今天的人,委曲一时的化解心里升腾的是一份久违的感动,伸着纤指挑挑简凡的耳垂,口气换成了玩味:“那现在,为什么这么迫不及待呢?”

    “因为,因为我现你最适合当老婆,再不强行占有,万一出了茬子那我可就惨了

    简凡诡笑了句,猛地抽出了手,不客气了,抱着杨红杏直立起(身shēn),杨红杏惊呼了一声,下意识地搂着简凡的脖子,双腿成了一个夹附式,保持着这个暧昧的动作被简凡兴高彩烈地舞了一圈,大呼小叫着,呼通一下子扔在(床chuáng)上,然后还未省过神来,就见得简凡迫不及待地猛扑上来。

    黑影幢幢飞舞着,是衬衫、是罩罩、一声“哎呀,羞死了”杨红杏捂着脸,紧紧夹着(裸luǒ)着的腿,裤子却是已在简凡手上,简凡志得意满地一扔,三下五除二褪着衣服,清洁溜溜的支着肘,脸对脸,看着捂着脸的杨红杏,

    ,而(挺tǐng)、(娇jiāo)而小的双峰,纤而细的腰肢。看得简凡吸溜右回吸的口水,杨红杏侧侧(身shēn)子徒劳地要掩盖这点羞赧,却不料被简凡强行搬开捂着脸的双手,只见得脸上眯眼睛的笑意里尚余着几分为难的羞色,简凡(淫yín)心升腾到了极致,轻揽着吻了上去,长长地一个吻,再没有阻隔的肌肤相接中燃烧着**。

    嘤咛一声,杨红杏全(身shēn)一痉李,畏缩着,简凡却觉得一疼,是被咬了一口,咬在肩上,感觉到怀里的杨红杏在颤抖、在悸动、像有点害怕的样子,被袭的简凡抚慰着,耳鬓厮磨着,慢慢地、温柔地,进入了(日rì)思夜想的地方,瞬间感觉到了涩涩的火(热rè)包裹着的**在此时此刻勃出来了。

    “你轻点,我害怕,”

    杨红杏的声音像从地底传来。像期待、像抗拒、像梦呓一般的呢喃,伴随着声音的是(身shēn)体在起起伏伏的扭曲和悸动,是迎合?是疼痛?抑或是渐渐品味到了瓜是苦后甜的愉悦?

    呢喃声声、(娇jiāo)喘微微、汗迹漉漉,从生涩到熟捻几乎是勃自本能,滑腻腻充盈盈白馥馥的(身shēn)体在纠缠里厮磨、在厮磨中溶合,像与生俱来便是如此一般再也不能分开。

    “哦喔”,真美!”

    又一句梦呓般的轻叹从杨红杏嘴里轻吐出来了,偶而迷醉的眼睛稍稍睁开,能看到近在咫尺的简凡,如行云流水般的(爱ài)抚让她感到的是如此的迷醉,恰似如沐(春chūn)风般的惬意、又似夏凉袭来的舒爽、还似秋露般地圣洁,渐渐地感觉如同置(身shēn)于一个悬空的深涧中,渐渐地、渐渐地攀上了一个**的巅峰,那惬意、那舒爽、那酣畅、那淋漓霎时如同冬(日rì)的暖意从经脉中流过,直散向四肢百骸,忍不住让杨红杏紧紧地揽着心(爱ài)的人,闭着眼睛不停的呓语。

    又持续了不长的时候,感觉到(身shēn)上趴着的简凡喘着粗气,软绵绵的,像(身shēn)体里失去了什么一样失落,杨红杏闭着眼睛轻轻地问着:“你怎么不动了!?”

    扑哧一声,简凡再也忍不住,趴着咖乞笑着喘着气说了句:“我(射shè)了呗,男人盯你以为是永动机呀?”

    杨红杏蓦地睁开了眼,明白了点什么。被支起脸看自己的简凡看得有点羞赧,头埋在简凡肩上,尔后朝着肩膀,重重咬了一口”       渐渐消退的**被蒸腾着(热rè)汽的(热rè)水澡冲得一干二净,简凡探头探脑地探在舆洗室的门口,偷窥着新浴的杏儿,女人嘛,再矜持、再独立、再强势的女人,你只要脱光她的衣服,矜持和强势也会随着衣服被褪得一干二净,当然,还保留了那一点点。比如现在,杨红杏虽然不闪不避,却也不时向门口偷窥的简凡投之以一个白眼,然后秀秀(挺tǐng)拔的(胸xiōng)、腰肢一扭,又秀秀修长、圆润和均匀的(身shēn)材,直看得耷拉着下嘴唇嘘嘘律律大惊小怪。

    不过很漂亮、也不是很(性xìng)感的杏儿,因为酷(爱ài)运动,这(身shēn)材绝对是一流了,而且要驯服这么个蛮劲颇大的妞。成就感还是相当强滴。

    没有更多的言语,抱着新浴出来的杏儿放在臂弯里,杨红杏轻轻躺着抚着他另一条臂上隆起的伤口,被子弹洞穿之后伤口愈合成了一个,隆起的圆形,抚摸着,对于他几分(爱ài)怜、对于他和自己走到今天几分庆幸。忍不住又看看仰面躺着的简凡,或许想说一句什么样(情qíng)意绵绵的话,却不料这货脸上带着泄后的舒爽,那得(性xìng)就像三九天叩了一口冰水似的,还美滋滋地在砸吧嘴唇。

    杨红杏怪怪问:“瞎高兴什么?”

    “提前把洞房花烛夜过了,我能不高兴么?嘿嘿”简凡一副人得志的样子,估计谁也不知道他在高兴什么。

    “美死你,”

    “哦哟”,别掐我吼       “掐你怎么了,坏死了,欺负我。”

    “嘿嘿”,再掐我插你啊

    “呀,”真不要脸,”

    俩个人又开始了你噎我呛,只不过此时再没有呕气的成份,反而说得是(淫yín)声(淫yín)笑,打闹着,推搡着,薄薄的被子揉得乱七八糟,不一会,俩人笑着,喘着气,杨红杏支着肘缓过气来了,又有感而。把简凡的胳膊撑开,直枕将上来,着感慨:“嗯,俩个人的世界是(挺tǐng)美的哦,要是一直这样多好。”

    “美什么美呀?光你美了简凡开始吃了葡萄嫌葡萄咯牙了。

    杨红杏笑眯眯的眼睛直凑到简凡脸前。不屑叱了句:“少来了,别口是心非,刚才敢说你不美?。

    “美什么呀?咬了我若干嘴,挠了我好几把,你看看”简凡利着(身shēn),炫着战果。

    “哟”对不起哦,我紧张杨红杏一看简凡侧(身shēn),后背还有抓痕,道了个,歉孰无诚意,捂着嘴咯咯笑了,笑着又悄悄凑到简凡耳边啐了句:“活该。你自找的

    “过来过来”这得给你说点正经事毛  ”简凡拽着杨红杏拉到怀里,杨红杏还以为要说婚姻大计,却不料这货嘴一吧唧小话来了:“我得给你上一堂(性xìng)教育课程啊,读书都把你读傻了,这事都不会,累死我了,”

    杨红杏咯咯地笑着,拳头擂着简凡,无语了。

    “第一点啊,不许咬、不许挠,再挠下回我得给你戴上了手镝口罩帆  ,”

    “咯咯,,就不

    “第二点,你刚才**有问题,半天哼哼就叫一句“真美。语言也太贫乏了吧?。

    “咯咯,死相,那你叫我听听

    “这还不简单,你得这样叫:啊!啊!?哦!哦哟!耶哦”反正都是象声词,你得通过升降调的变化表达你的感受?没看过那什么书么,有了快感你就喊,你得喊,”喊就是分贝得够高,越(淫yín)((荡dàng)dàng)越好;你总不能衣服都脱了,还这么严肃地装淑女吧,”嘿嘿哈哈

    “你死去吧你,”

    “别乱动,还没讲完了,第三点就是技术动作问题”算了。说不清,给你来个示范动作

    “啊呀!?,”

    说着说着估计要亲(身shēn)实践战术动作了,杨红杏猝然被袭,乱踢乱蹬着,咯咯吱吱地笑着,在这夜色撩人的二人时光,恐怕这无边的(春chūn)色要尽(情qíng)延展下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黑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